此時,距離林烈來到這冥龍淵,已經半年過去了。

仙魔葬場真正開啟的日子也是愈加的逼近。

仙魔戰場中心之處,盤旋著的烏雲更加的濃厚了。

來到這裡的所有武者,無論是仙道之地,還是魔道之境,他們都非常清楚,是時候該前往真正的戰場了。

仙魔葬場,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神葬場,因為這裡才是真正的戰鬥之地,所以埋葬了無數的仙道高人與魔道大能!

而環繞著仙魔葬場之外的一些冰川,荒原,密林,皆是仙魔兩道之地用來駐紮休息的地方。

原本的仙魔戰場有著一道海天一線的屏障相隔,將這裡分成了兩個地界。

東面為仙道之地,西面則是魔道之境。

只是,在數百年前,這冥龍淵成為劃分仙魔兩道之地時,帷幕便徹底的消失,而這個被稱之為仙魔戰場的地方,則是成為了仙魔兩道武者共通之處!

林烈與慕凌雪在離開了骨龍之界后,一路朝著中心之處狂奔而去。

他們的目的地,也是直指仙魔葬場!

在這十日之中,骨龍也是施展秘法幫助他們二人成功的恢復了自身的靈氣之力。

所以此刻的兩個人,狀態皆是處於最佳的時刻!


骨龍之地距離仙魔葬場的中心指出,有著數百公里的路程,兩個人速度破快,一路之上,少不了與諸多上古妖獸大戰,但是因為林烈擁有著能夠與龍相戰的肉身,所以絕對起來這些妖獸,也是非常的輕鬆。

一路疾馳,倒也算是安寧。

此刻在仙魔葬場的最外圍,那片殘破不全的狼藉之地外,有這一處密林。

穿過密林,便是真正的仙魔葬場的主戰場。

這裡,正齊聚這諸多仙道的武者。

其中,名儒宗的李帆,天元宗的端木磊皆是彙集於此處。

只是,這兩者之間,似乎並不愉快。

雙方對視,目光之中皆是有著傲然,劍拔弩張間,似乎有一場大戰隨時可能發生。

「李帆,你不要欺人太甚,就算你是名儒宗的世子那又如何,我端木家族之人也不是好欺負的!」端木磊望著李帆,甚是憤怒的說道。

「端木家族?很牛嗎?呵呵,也不過是一個為虎作倀的家族罷了!告訴我林烈在何處,我自然會放過你!」李帆望向端木磊的眼神之中,滿是傲然與鄙夷。

「你要我說幾遍?我不知道林烈那個小崽子在哪兒,我也正在找他,他能夠來到這冥龍淵,是搶了我一個好兄弟的名額,我正愁找不到機會治他呢,倒是你,堂堂的名儒宗第一大弟子,竟然在一個名不經風傳的小人物手中吃了大虧,真是可悲!」端木磊望著李帆,字字珠璣,毫不客氣的回應道。

林烈大敗李帆,這件事已然傳遍了仙魔戰場的每一個武者耳中。

無論是仙道之人還是魔道之人,林烈已然成為了他們心中的一匹黑馬!

「哼,如果不是因為我輕視,三招便可以解決了他!

我現在就是要找到他,一雪恥辱!

他與你乃是同一個宗門的弟子,我就不信了,在這仙魔戰場之中,他不去找你們,還能找誰!」李帆冷哼一聲道。

「那你怎麼不去找石磊?偏偏找我?怎麼?認為我好欺負?哼,如果你不信,那麼就一戰吧!」端木磊亦是毫無畏懼的說道。

眼看著兩個人的大戰就要開始,圍觀的眾人也是越來越多。

有的人在議論著這兩個人的大戰,有的人則是在議論著這一屆冥龍淵試煉的黑馬,林烈!

「喂,你知不知道林烈是誰?」

「廢話,林烈現在可是紅人啊,大敗李帆,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到的!」

「真的假的,他真的打敗了李帆?不可能吧。」


「哈哈,那還有假?我可就是就在旁邊看著呢,那傢伙就是個瘋子,就是個妖孽,不僅大敗了李帆,而且還是同時擊敗了妖域窮奇,龍家龍子,羽銘宗聖女!甚至就連方氏皇朝的方刀,亦是出言挑釁,毫不畏懼!」

「天吶,簡直是太牛逼了啊,連方刀都敢挑釁,那他肯定是要倒大霉了啊。」

「那可不一定,可不要用尋常人的目光去審度那個小子,我告訴你,他大敗李帆時,不過就灼骨四重境罷了!」

「什麼!灼骨四重境的武者,竟然大敗了李帆!這……」

「而且,他可是在挑釁完了方刀之後,安然離去了,雖然不知道是用了什麼辦法,而且還是搶到了出現在東門之境的唯一一把上古寶刀。」

「黑馬,這絕對是一匹黑馬啊!」

「不是,這是一頭已經瘋了的黑馬!」

……

「林烈,他們是在議論你嗎?」慕凌雪指著他們,望著一旁的林烈說道。

林烈聳了聳肩,無奈的點了點頭。

一路狂奔,林烈與慕凌雪二人也是感到了這密林深處。

只是,沒想到一到這裡便看到了兩個老熟人,而且都有著並不怎麼友好的回憶。

「哎,有時候人長得帥也是一種苦惱啊,怎麼走到哪都有人嫉妒老子呢?就不能讓我做一個安安靜靜的美男子嗎?」林烈甚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暗自說道。

「呸,不要臉!你仇人太多,我還是遠離你比較安全。」慕凌雪白了林烈一眼,一臉嫌棄的走開了。

林烈繼續無奈搖頭,數秒后,徑直的朝著李帆與端木磊走去。

「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暗戀哥哥我啊,怎麼這麼急著想要找到我?」林烈走到二人面前,笑著說道。

「小子,你倒還真是敢出來,還從來沒有人敢挑釁了我李帆之後能夠活著離開,你也一樣!」李帆望著林烈憤怒的說道,眼神之中儘是仇恨之色。

「等等,你說錯了,我不是挑釁你,是大敗你,你沒聽到他們說嗎?」林烈聳肩無謂的嘲諷道。

「你,放肆!」李帆大聲喝道,健步朝著林烈衝來。

林烈望著李帆,深沉的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怎麼那麼長時間,你還是這麼衝動呢?就這麼想找虐?我還真是第一次碰見這種人。」

林烈無奈的搖了搖頭,望著急速掠來的李帆,身形未動,但是全身卻留意除了一股絕對傲然的霸道之氣。

這抹氣勢,比起之前在東門之境的玩世不恭,完全不同。

事實上,林烈也是特別討厭被人惦記的感覺。

老子第一次來仙魔葬場,可不想到裡面發生被人背後偷襲,暗中惦記的事,既然你想找死,那麼我就在這仙魔葬場之外先解決了你把。

林烈望向李帆的眼神之中,湧現出玩味之色。

就好像是一個獵人望著獵物一般。

「小子,看劍!」已然臨近林烈的李帆,突然間停下,他好似是想到了什麼,峰迴路轉的瞬間,右手之處,劍光閃爍,一柄無極之劍瞬間朝著林烈襲取。

林烈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搞了半天,你就這點能耐?我還以為你能夠玩出什麼新花樣呢,合著又是這個什麼爛劍?你就不能換個攻擊嗎?」

林烈望著瞬間襲來的無極劍光,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直接深處右手,猛地拍去,只聽「鏹」得有聲劍鳴之音,那無極劍光,瞬間就被其一巴掌給拍了個粉碎!

這一刻,密林之中,原本的糟亂瞬間消逝,一片死寂!

下一秒,當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便是此起彼伏的驚嘆聲與倒吸涼氣的聲音。

「這……我不是在做夢吧。」

「喂,快捏捏我,告訴我這不是幻覺!」

「天吶,沒有任何靈氣的肉身攻擊,竟然直接破碎了李帆的成名之劍,無極劍光!」

「這傢伙,是體修者嗎?」

「就算是體修者,也不能這麼變︶態吧!」

「妖孽……純屬妖孽啊!」

所有人望著林烈的眼神,瞬間便從好奇疑惑變成了崇拜,敬佩!

… ps:日後章節早上更新時間會有所變動,暫定時間為凌晨0點,中午與晚上更新時間不變。

「這……這真的是林烈?」此刻一旁的端木磊望著林烈,亦是一臉的驚詫。

雖然在宗門之內,他也曾聽過林烈的名號,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一個總是能夠製造奇迹的少年!

但是身為天才的他,自然不會將一個才入宗門一年不到的人放在眼中。

甚至就連他能夠打敗龐龍,也是認為這傢伙有著極為逆天的運氣罷了。

但是,今日真正望見林烈的戰鬥能力,卻是嚇了一跳。

自問,李帆的這一劍,雖然看起來平淡無奇,卻是擁有著破碎虛空的毀滅之力,不說靈氣凝成的盾也無法抵擋,肉身怕是稍加觸碰便會被切成兩半吧。

但是,林烈,僅僅是一巴掌!

李帆望著林烈隨意的一巴掌,破碎了自己的全力一擊,面色難堪到了極點,甚至隱隱得有有些后怕。

這傢伙,似乎比起前段時間,還要更加的可怕了!


「小子,莫囂張,你所能仰仗的不過就是肉體罷了,哼,今日,我便用我的最強劍道,斬斷你的肉身!」李帆望著一臉嘲諷的林烈,感受著周邊所有人的驚嘆與指指點點,他異常的憤怒,他感覺自己的尊嚴遭到了踐踏,他必須要施展出最強大的力量,狠狠的羞辱林烈!

硿!

只見李帆的右手之上,那抹無極劍光,赫然從乳白色變成了黃金色!

金色劍芒充斥著令人膽戰心驚的凌厲之氣!

這一劍,如同夢魘一般,能夠瞬間斬碎虛空,能夠一劍將在座所有人的性命徹底的收割!

「小子,瞪大眼睛好好瞧瞧,此乃我名儒宗最強劍意,金茫照天涯!」

話罷,在其周邊,道道黃金色之光爆射而去,將正片空間完全的照亮,浩瀚劍意環繞其身,每一道劍意皆是凌厲刁鑽,充斥著刺破荒古之意,極為強大!

李帆僅是揮手,其中數道劍芒衝天而起,隨後嗖嗖嗖的幾聲,朝著林烈轟擊而去!

砰的一聲巨響,林烈的身體在瞬間便被轟腿出了數十步!

噗!

林烈一口鮮血飆撒出來。

好強!


只是,還不夠!

剛剛的那一道劍芒,林烈自然是望在眼中,但是他並沒有絲毫的閃躲,因為他想要試試,自己的肉身到底能夠承受多強的劍道之力!

「這劍芒天意乃是聖山最強的劍意,僅有長老一輩的人才有資歷修鍊,沒想到這劍仁在聖山的地位竟然如此高!」

「不過這林烈也真是變︶態啊,灼骨之境的肉身承受一道劍芒,竟然僅僅是口吐鮮血!要是換做我,怕是已經成為劍下亡魂了!」

「呵呵,名儒宗最強劍意?哼,今日,我便用我的劍,來會一會你的劍!哈哈!!」

林烈揚天大笑道,面容瞬間猙獰,雙手在空中環繞,砰砰砰!!!

三聲爆炸之音想起,在其身後,赫然爆射出三道火焰光柱!

此刻的他,已然將火系靈氣徹底釋放了出來。

林烈雖然僅僅是灼骨五重境的武者,但是火系靈氣的濃郁程度,卻是絲毫不下於一名灼骨之境巔峰的武者!

渾厚而磅礴的火系靈氣在翻滾的瞬間,便令圍觀眾人忍不住的後退數步。

這抹火焰,太強!

林烈抽出天龍劍,劍身火系靈氣緊緊環繞著,他望著此刻金色光芒大方的李帆河道:「這是我的劍,八荒焚日月!」

這是林烈在晉級灼骨五重境的時候,無意間觸動了天龍劍,所領悟的第二種天龍劍劍技!

這是林烈第一次施展此劍,雖然無法確切的知道它的毀滅力量到底有多強,但是聽名字,便知道此武技,絕非凡物!

既然這李帆說老子除了肉身之外,便一無是處。

那麼,我便用你最擅長的劍道之力打敗你,既然已經踐踏了你的尊嚴,那麼,就讓小爺我踐踏到底吧!

只是,這一件,不試不要緊,一試可真是嚇一跳!

僅僅一件,自己體內的劍道之意便被徹底的抽空,就連命珠之中的火系靈氣,亦是耗損了大半!

僅一劍,自己便感覺有些虛弱了。

就好像當初第一次釋放炎帝印一般,這一刻,林烈不禁有些後悔了。

媽的,將這一劍釋放在你身上,真是他媽的浪費!

林烈望著李帆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悠遠。

他緩緩的將天龍劍高舉於空,劍身之上,赫然升起一輪明月,而且是一輪被火焰淹沒的明月,此刻應該稱它為火月!

在火月之上,汩汩荒古之氣傳來,籠罩四周,任何元氣,任何力量在荒古王者之威下,皆是立於臣服之位!

就連劍仁此刻釋放出來的劍芒天意,也在荒古劍意下,恐懼的陣陣顫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