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唐逍的這句話,車楊頓時身上一顫,藏在袖口中的雙拳也同時緊握起來,一股殺氣從身上緩緩升起。

唐逍的話正中車楊的內心,這次金秋佳節從軍隊回到皇城后,聽說了自己父親與弟弟同唐逍的爭執,又從各個方面聽說唐逍的神秘且強大的背景,讓想要報復的車楊一度內心受挫,對於唐逍的憎恨也是越來越深。

而當著自己一直心怡對象左師魅兒如此諷刺自己,更是讓車楊變得惱羞成怒起來,一時間那種沙場上的殺氣頓時有些控制不住的泄露出來。

「夠了!」這時,魅兒一聲嬌喝,打斷了車楊散發出的強烈氣勢。

「今日金秋佳節,更是我的生日,我不希望有任何差池!」說罷,魅兒眼中紫芒一閃,警告的看了一眼車楊,隨後轉身對唐逍眾人說道:「魅兒還有些事情,先行告退了!」

隨後便轉身,裊裊離開。

雖然魅兒已經走遠,但是車楊依舊是不敢有半分異動,只是冷冷的看了唐逍一眼,說道:「原來大名鼎鼎的唐逍只會躲在女人的身後!一會再見!」

說罷,與奧南頭也不回,轉身離去。

「唐逍,沒想到你還認識魅兒公主!」沒有人打攪后,柳熙兒便好奇的問道,顯然是沒有預料到平時幾乎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唐逍居然還是魅兒公主的老相識,並且聽魅兒的口氣,兩人似乎還是交情不淺的那種。

「嘿嘿,公主算什麼,信不信我連太子左師夙維都認識!」唐逍一副我很牛掰的樣子,臉上寫滿了「浮誇」兩個字,說道。

「切,我打賭你肯定是在吹牛!」一直沒停下嘴吃東西的妙萱聽到唐逍的話,咽下嘴中的食物,不屑的說道。


「哦?你是在挑戰我嗎?」唐逍俯下身子,與妙萱面對面,突然壞笑道:「你人都是我的了,你還拿什麼跟我賭啊?」

「你!你……」被唐逍說的一陣語塞,急的小丫頭不禁團團轉,最後實在是沒有了辦法,一把拽過一遍看戲的柳熙兒說道:「你要是贏了,柳熙兒就是你的了!」

「打住!要賭你去賭,可別拉上我!」見妙萱這小丫頭要拉自己下水,柳熙兒連忙制止道,通過妙萱的經歷,柳熙兒深刻的意識到,千萬不要與唐逍打賭,否則最後會輸的血本無歸的。

「可是……可是人家真的什麼也沒有了啊……」妙萱眼淚汪汪的拽著柳熙兒裙擺,橡皮糖一般的扭來扭去。

「陛下駕到!」

就在兩個少女嬉鬧之間,突然一聲讓全場都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大廳盡頭的樓梯盤旋樓梯之上,樓梯的盡頭是一個平台。

緊接著,一道身影緩緩走到平台之上。

來到平台之上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披九龍金色大袍,頭戴金冠,面容儒雅,雖然相距甚遠,但是唐逍依舊能夠清晰的看清這中年男子眼中那深邃的瞳孔,彷彿是一片小型黑洞一般,只要與之對視一眼,就能夠將人深深的吸引其中。

隨著這名中年男子的出現,一股強大的氣場也籠罩了整個大廳,皇者的威嚴,強者的霸氣,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有一種想要跪地膜拜的感覺。

這人正是當今天靈帝國皇帝,也是一名神玄境強者——左師舜!

而左師舜身後,則是跟著三個人,兩男一女。


正是左師夙維與左師寰宇這兩名宿敵,再加上左師魅兒三人。

「吾皇萬歲!」隨著左師舜的出現,在場的所有人同時下跪喊道。

而唐逍也隨著人流單膝跪下,但是膝蓋依舊是距離地面有著一指之差。

「眾愛卿平身!」隨著左師舜儒雅的聲音,眾人們又再次站立起來。

雖然這左師舜的聲音讓人聽起來很是溫和儒雅,但是唐逍可絕對不會相信這等表象,畢竟是一國之君,沒有一些手段,怎麼可能坐上這個位置?看看如今左師夙維與左師寰宇的爭鬥,便足以說明了一切問題。

「今日金秋佳節,同時也是我女兒左師魅兒的生日,同往年一樣,將由魅兒挑選一位青年才俊與之共舞,作為宴會的開端!我倒要看看,幾年是哪個年輕人這麼幸運,能得到魅兒的青睞,哈哈!」

隨後,左師舜微微向一旁側步,將魅兒露了出來,說道:「接下來,就把選擇權交給魅兒吧!」

!! 魅兒上前兩步,微微一笑,環顧了一圈四周的貴族子弟們,魅兒的眼神所到之處的所有青年才俊們無一不面帶熾熱,眼中透露著渴望的目光,希望自己是那個陪同魅兒跳第一支舞的人。

而貴族青年一輩中,又以奧南與車楊兩人的呼聲最高,畢竟兩人無論是從才學方面還是武學天賦方面都是各持一方,有著相比同輩眾人無法企及的一面,同時兩人也是追求魅兒最熱門的兩個人選。

儘管魅兒一直是對這兩個人不冷不熱,但是除了這兩個人外,所有人都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夠與之相爭。

站在一起的奧南與車楊兩人相互對視了一下,一絲火花從兩人的眼神之間迸發而出,互不示弱,對於這第一支舞的殊榮,都是志在必得。

而唐逍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在唐逍的心裡,無論是誰陪著魅兒跳著第一支舞與自己都沒有半分關係,還是專心同妙萱搶吃的比較好。這個小丫頭別看身材嬌小,可是搶吃的這方面可是令唐逍都有些束手無策,面對唐逍都絲毫不落下風。

「喂喂!你一個女孩子家的,能不能注意點淑女形象!」在全場安靜的情況下,唐逍也只能壓低聲音,對緊攥著一個美味獸腿不放的妙萱說道。

「呸!跟你淑女,那老娘今晚就什麼都吃不到了!」絲毫不被唐逍的話所動,妙萱將手中的獸腿拿到離唐逍遠一點的地方,防止這個壞傢伙突然伸手搶奪,今晚可是被這個壞傢伙搶走了好多好吃的。

見獸腿與自己無緣,唐逍只好無奈的嘆了口氣,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樣子,轉身拿起另一個類似雞腿一樣的獸肉大快朵頤起來,完全沒有收到周圍緊張氣氛的影響。

而就在左師魅兒環顧了一周之後,平靜的美眸中閃過一絲壞笑。如果唐逍看到后,一定會感覺到這種壞笑,簡直與左師夙維捉弄自己時的壞笑就是一模一樣。

在萬眾矚目之下,魅兒伸出一根青蔥般的玉指,指向大廳的一個方向宣佈道:「第一支舞,我想請唐逍來陪我跳!」

頓時,全場的所有人都明顯一愣,隨後所有的目光「唰!」的一下,都順著魅兒手指的方向看去。

完全沒有注意到究竟是什麼事情降臨在了自己的頭上,只是在那麼一剎那間,全場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自己的身上,其中也包括天靈帝國的皇帝左師舜!

於是,唐逍這麼一個滿嘴油漬,手上拿著一個獸腿的形象立刻落在了全天靈帝國的貴族眼中。

見到唐逍這副模樣,站在平台上的左師舜不禁微微皺了皺眉,心頭暗自想道:「這就是那個唐逍?好奇怪的一個小傢伙。」

一直對唐逍抱有怨恨的車楊,在魅兒宣布的一瞬間,看向唐逍的目光中,更是多了幾分殺意,臉色陰沉的近乎能夠滴出水來。

而在其身旁的奧南,依舊是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彷彿是對於這一切都是看的非常淡,但是,其微微顫抖的袖口已經說明,奧加藏於袖中的雙手已經因為握的太緊而顫抖不已。

「這麼一個傢伙!怎麼有資格跟魅兒條第一支舞!」雖然不敢大聲吼叫,但是車楊還是從牙縫中低聲擠出這麼一句話,彷彿是一隻野獸的低聲嘶吼一般。

在場的大多數貴族們都是只聽說過唐逍的傳聞,但是卻從未見過唐逍的本人,可是卻沒有想到見到唐逍的第一面卻是這個樣子,不禁都是一愣。

此時正在所有人目光注視下的唐逍,似乎是剛剛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在眾目睽睽之下,若無其事的放下了手中吃了一半的獸腿,隨意拿起一個手帕,抿了抿嘴,擦掉手上的油漬,向著遠處平台上的魅兒微微一欠身子,說道:

「能與魅兒公主共跳著第一支舞,唐逍榮幸不已!」

隨後,在所有人怪異的目光中,唐逍一路向前,在人群分開的一條道路中,來到舞池中央,而此時左師魅兒也從二樓的平台上走了下來,來到舞池中央。

走進后,唐逍已經明顯能夠看出左師魅兒眼中的那一抹得逞媚笑,不禁內心無奈到了極點,沒想到自己當初無意識中,居然惹到了這麼一個小姑***存在。

「且慢!」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第一支舞定然是唐逍陪同左師魅兒共跳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出,劃過整個大廳,在這靜靜的宴會上空回蕩著。

「什麼人!居然敢如此大膽?」居然敢公然在皇帝面前阻止這第一支舞,唐逍疑惑的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隨後臉上出現恍然之色。

出口阻止的人正是二皇子左師寰宇!

「哦?寰宇,為何口出此言?」左師舜微微回身,依舊是面容溫和的問道,但是神玄境強者的聲音卻是根本不用荒力的擴音,就傳遍了整個大廳。

在左師舜開口的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頓時再次感受到了那股皇者的威壓。這就是神玄境高手的實力!

看向左師舜,唐逍一直對於任何事情都毫無在意的眼中,終於閃過了一絲熾熱的目光。

距離左師舜最近的左師寰宇,彷彿是沒有感受到那股無形中的威壓一般,而是微微一笑,昂首闊步向前踏出一步,隨著這一步的邁出,左師寰宇本身便具有的那一絲皇者威壓無形的散發而出,像是游魚入水一般,完全化解掉了壓在身上的威壓。

見到這一幕,就連左師舜的眼中的不禁閃過一絲讚賞之色,不愧是王靨血脈,年紀輕輕,對於皇者的氣勢和威的運用就已經達到了如此地步。

「父皇,唐逍剛剛來到皇都不久,所以魅兒對於其了解定然不是很深,就這樣冒然選擇,恐怕也會我們天靈皇都的青年才俊們不服啊!」


聽道左師寰宇的這句話,在場的所有天靈帝國的青年才俊們頓時都爆發出一陣高聲附和的聲音,表示贊同。

雖然唐逍名義上是屬於天靈帝國,但是卻是出身神秘,就這樣冒然來到皇都之內,定然會被皇都內的青年才俊們划作外人的範圍之內,而這就是這樣一個外人,在短短的幾天內,便在天靈帝國內名聲大噪,更是讓他們心中的女神左師魅兒傾心,怎麼能讓他們就這樣接受這個事實?

「呵呵,老二,難道你的意思是,魅兒挑什麼人還要經過你的同意嗎?」見左師寰宇開始將矛頭對準了唐逍,左師夙維也站了出來,一身素衣,歪著腦袋,這副模樣倒是和唐逍平時弔兒郎當的模樣有幾分相似。

早在遺迹之後,左師寰宇便已經清楚的知道唐逍是屬於左師夙維的陣營,並且在左師寰宇心中,唐逍是一個絕對不容小覷的人物。

所以,如今左師寰宇出口打壓唐逍,絕對是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

「難道不是嗎?」面對著左師夙維的問話,左師寰宇毫不示弱,直接霸道的回道。

這句話一出,頓時整個全場都震驚了,沒想到在太子左師夙維大病初癒的第一次出現,身為二皇子的左師寰宇便對其充滿了攻擊性,在語言方面,比較之前更是強硬了幾倍,絲毫沒有半分示弱,而且還是當著皇帝左師舜的面,簡直可以說的上是公然宣戰了。

聽到左師寰宇的話后,左師夙維出奇的沒有回擊,而是收起了自己那懶散的笑容,眼中的那兩道精光逐漸變得凝實起來,身後的空氣慢慢的變得虛幻起來,熟悉左師夙維的唐逍知道,左師夙維已經開始認真起來了。

而對面的左師寰宇依舊強勢,迎著左師夙維的威壓,昂首挺胸,霸道相迎。

在兩人的鬥爭當中,沒有絲毫因為左師舜在身旁而有所收斂,因為事情已經到了現在,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如果臨陣退縮,那麼只能證明自己是一個畏手畏腳的人,定然是不會得到左師舜的認可。

所以,寧可拼的受到責罰,左師夙維與左師寰宇兩兄弟也根本不可能停手,一縷勁風已經在兩人只見颳了起來,兩人的衝突一觸即發。

「咳咳!」

就在兩人的氣勢馬上就要相拼的時候,突然一聲輕咳傳了過來,輕咳聲雖然不大,但是卻如同一把利刃,從天而降,在不傷及兩人的情況下,瞬間將兩人糾纏在一起的氣勢一刀兩斷,乾脆利落。

突然間失去了力道,兩人像是一拳打在空氣中一般,紛紛失控的向後倒退一步。

輕咳一聲之後的左師舜並沒有理會身後的兩人,而是饒有興緻的看向唐逍。

在左師舜看向自己的同時,唐逍也在看著左師舜,兩人四目相對的瞬間,唐逍頓時感覺左師舜的瞳孔彷彿是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瞳,將自己無限的向其中吸引,一時間唐逍竟然還些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無法逃離這無盡的黑洞。

唐逍狠狠一咬自己的舌尖,隨後精神力狂涌而出,在自己迷失的最後一刻,果斷讓自己意識脫離出來。

在脫離出來的一瞬間,唐逍感覺到自己的手腳已經開始變得僵硬,而背後也被汗水浸濕了一片。

此時唐逍的內心一陣驚駭,在面對天玄境強者的時候,自己還有堅定的戰意,但是剛剛左師舜僅僅是一個眼神,便讓唐逍產生一種從未有過的無力感。

神玄境強者,果然不愧是天靈帝國的最強戰力!

而左師舜顯然也沒有預料到唐逍居然能真的能夠擺脫自己的眼神,眼中閃過一絲讚歎之色,對唐逍問道:「年輕人,寰宇的意思無非就是只有最強的青年一輩才有資格接受魅兒的邀請,你要接受挑戰嗎?」

!! 在左師舜問出這句話后,全場的所有焦點都聚焦在了唐逍的身上。

對於唐逍的了解,所有人都僅限於當初天靈拍賣會的曇花一現,而在此之後,唐逍並沒有如同半斤那般鋒芒畢露,而是徹底隱居在血霧府之中,偶爾出行也都是比較低調。

所以, 炎之帝尊

而在一旁人群中的奧南與車楊眼中也迸發出點點星火,看著唐逍,充滿戰意。

因為在場的所有青年才俊中,只有這二人有資格與唐逍爭奪與魅兒共跳第一支舞的資格。

這時,左師寰宇也從左師舜的身後走了出來,居高臨下,目光中透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問道:「唐逍!你可接受!」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清楚的看出,二皇子左師寰宇完全是將矛頭指向了唐逍,再結合上左師夙維的態度,很明顯,唐逍應該是屬於太子一派。

在場的另外兩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則是屬於左師寰宇一派,不知不覺間,左師魅兒挑選舞伴的這件事,再次成為了夙維和寰宇這兩兄弟的爭鬥戰場。

而隨著事情的發展,已經是如同一艘開動的巨輪,根本無法停下來,如果誰先認輸,那麼將立刻會在氣勢上輸了一籌,當著這麼多貴族的面認輸,那絕對會是對自己一方的巨大打擊。

所以,這一戰,無論唐逍願意與否,都必須接下!

將目光移向左師夙維,只見這個傢伙直接對著唐逍聳了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同時眼角劃過一絲笑意,一副「交給你我很放心」的樣子。

「老子幫你,你居然跟我玩甩手掌柜……」見到左師夙維這幅氣人的模樣,唐逍頓時有些氣節不已,無奈的將頭轉向左師舜,恭敬的開口道:「唐逍接受!」

「嘩!」全場一片嘩然。

雖然唐逍接受挑戰乃是預料之內的事情,但是當唐逍真的出口答應后,在場的所有貴族們還是輕呼出來。

於是,在場的所有貴族們都迅速避開,將偌大的舞池全部露出,而人群中,只有兩人留了下來,正是奧南與車楊兩人!

「呵呵!看來我的對手就是你們兩人了?」略微歪著頭,唐逍按了按雙手的關節,毫不在意的說道。

「唐逍!你不要太囂張!」車楊陰沉著臉,對著唐逍低聲喝道。

隨後,奧南、車楊兩人同時跪地,雙手抱拳,異口同聲的說道:「今日車楊(奧南),願代表天靈皇都的青年才俊,挑戰唐逍,請陛下恩准!」

「准!」左師舜大手一揮,一道勁風呼嘯而出, 豪門情人:做你女人100天

此時的整個舞池,已經完全清空,在場的上百名貴族們都靠在一旁,靜靜的等待著挑戰的開始。

「既然你們要比,那比什麼?」轉過身,看了看自己對面的兩人,唐逍依舊是那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對著奧南與車楊說道。

聽到唐逍的話,奧加瞳孔微微一縮,隨後眼中一縷精光閃過,眼角微微挑起,一絲得逞的笑意浮現出來,彷彿是早有對策,就在等著唐逍這句話一般。

之前奧加與車楊雖然未曾表現出對唐逍的敵意,但是自從左師寰宇開口后,所有人都猜到今日一定會有一場比斗產生在這三人之間。

但是作為挑戰者的奧加與車楊兩人一直都沒有說出挑戰的項目是什麼,而是一直保持沉默,因為他們知道,誰先忍不住問出挑戰的項目是什麼,那麼就相當於給了對方一個開口選擇挑戰項目的機會,也就是失去了這場比斗的主動權。

而被問到的一方,便可以堂而皇之的說出自己想要進行的挑戰項目,從而搶佔先機。


所以,剛剛那看似普通平靜的場面,氣勢依舊是暗藏玄級,沉不住的那一方,必然會在還為開始比斗之前,便落入下風。

「既然唐逍兄問了,那不如這樣吧!」

計謀得逞的奧加微微向前一步,先是對左師舜鞠了一躬,隨後面相唐逍,面帶微笑,對唐逍說道:「魅兒公主乃是我們天靈帝國的一顆明珠,能有資格與其共舞的人,必須是青年一輩頂尖的存在,說成文武雙全也不為過,鄙人善文,車楊善武,所以……」

說到這,奧南轉向左師舜,恭敬的說道:「奧南認為,唐逍只有在文武兩個方面共同勝了我與車楊,才有能有這個資格!」

「對!不是文武雙全,怎麼可能有資格與魅兒公主共舞!」

「不愧是奧南公子,果然有智慧!」

「好辦法,我們支持!」

頓時,台下屬於左師寰宇一派的青年才俊們都紛紛應喝起來,一方面是為左師寰宇造勢,而另一方面則是他們真的不希望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子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弄到手。

聽到台下眾人的歡呼聲,左師舜也不阻止,而是微微一笑,對著唐逍身邊的魅兒說道:「我是沒什麼意見,不過說到底,還是要看我的寶貝魅兒是否同意啊,畢竟今日魅兒才是主角。」

見父皇提到了自己,魅兒微微一笑,嫵媚中帶著一點嬌氣,對左師舜回道:「既然父皇沒有意見,魅兒當然也是同意。」

說罷,魅兒將臉微微側向唐逍,聲音用荒力控制成一條細線,帶著一絲威脅的語氣說道:「唐逍,你要是敢輸,那你的那點小秘密也別想保得住了!」

雖然語氣中夾雜著陣陣殺意,但是魅兒此時的面容依舊是笑靨如花,落落大方,一副我很淑女的樣子,絲毫沒有與語氣相符的猙獰表情。


被魅兒這麼一說,唐逍頓時想起來,魅兒可是目前除了淇淇之外,唯一一個知道自己所有秘密的人啊,魅兒對自己的了解,可是從地傑鎮便開始了,比左師夙維對自己的了解還要多上不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