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老高看李某了,李某雖為仙人,也只不是名真仙罷了,又有何得何能能救出諸位?再說李某在來之時,已觀察多時,此地並無仙氣,只怕李某這點微末修為,不久也將散盡!」

李越說完,也是苦笑連連,反倒顯得幾分無奈!

沙老與其子沙里飛聽完,不但是沒有感覺驚訝,反而是點了點頭,這讓李越更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看著李越疑惑的眼神,沙老微笑著說:「仙長是有所不知啊!仙長你可不是第一位進入這沙漠密境的第一人了,在萬多年前,更有仙君來個,後來也陸續有金仙等等來過!」

「這些大事,本族都有記錄下來,幾年前,老朽再次翻閱記錄之時,卻偶然發現了個驚天秘密,那就是修為越高的仙人,一進這裡,修為消失得更快!」

「而始祖代代相傳出去的辦法,就是需要將土元仙帝留下的本源練化,不過前面的眾仙之中,只有三人到達,卻都沒有將其練化,根據老朽分析,不是前面眾仙修為不夠,而是時間不倒,便是以是無仙氣維持而隕落!」

「哦..!」李越眉頭一緊的輕哦了一聲!

然後又向沙老問道:「沙老,難道要從這裡出去,就一第要將那土元仙帝的本練化嗎?」

沙老點了點頭,認真說:「不錯,要不時間一長,仙長將變得與我等無異!最終老死這裡!」

李越沉思了一會,道:「既然如此,那李某便試上一試!只是不知道那土元仙帝的腿屬性本源又在哪裡?」

聽李越這麼一說,沙老與沙里飛,父子兩人,也是頗為高興,滿臉笑容,不知道改如何表達!

李越當然沒有這麼輕易相信他人,要是果真如此輕易信人,還能活到今天?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了聲音!

「報族長!」一道洪亮的聲音,瞬間傳的了幾人的耳朵里!

沙老與沙里飛一見,皆是一怒,不過看李越沒有生氣,臉色還算好看!

「何事驚慌?難道不知有李仙長在此嗎?」沙里飛大手一揮,不悅的說到!

來人撲通一聲跪下,並且是連忙磕頭!

沙里飛這才說:「沙鹿,到底何事?」

沙鹿這才抬卻頭來,說:「秉族長,少族長,外面又來了位老仙長,而且…而且是被沙蟲追到這裡來的!」


「啊…!」沙老父子兩人,異口同聲的驚訝到!

李越也是一愣,雙眼之中瞬間閃過一絲殺機,不過又馬上恢復正常,猶如沒事一般!

「李仙長,這…這…!」沙老看著李越,難為情的說著!

不過李越卻微微一笑,道:「無妨,說不定還是李某的老熟人呢!」

沙老父子見李越臉色不變,還真以為是李越的熟人,這才放小心來!

「沙鹿,你快去將老仙長請進來,我與父親到門口迎接!」沙里飛揮著手說接,便站起身來!

站起身來的沙里飛,又對李越抱拳說:「李仙長稍微等候片刻,我們父子這就去迎接老仙長!」

李越也不反對,反而是微笑的點了點頭!

不一會,就聽到沙家父子正著來人客氣的說著,更是來人引了進來!

「仙長上坐,只是不知道仙長可否認識李仙長?」沙里飛毫不知情,正給黑彰介紹著李越!

而李越早已經看到了黑彰,只是沒有想到,一天之前,還是滿頭黑髮,精神抖擻的黑彰,此刻已是滿頭銀髮,臉色有點虛弱!

見此情況,李越便想到了沙老說的,越是修為越高,在這裡面,修為散起來也是越快的話!

「啊…!居然是你個賊子!」黑彰仙君一見李越,便是伸手指著李越,驚訝的喊了出來!

居然絲毫沒有點仙君的風度,此時,沙家父子是驚訝的看著李越與黑彰,不知所措!

「怎麼,這才幾日不見,難道黑殿主就不認識本少了嗎?」李越卻是微微一笑,站起身來,帶有幾分譏笑的問!

黑彰真是氣急敗壞,對著李越,怒道:「賊子,你怎麼會沒事?」


「那就只怪你沒有本少那麼好運氣了,據本少估計,你現在的修為,只怕是退到了金仙六層左右吧?如果你與本少現在站上一場,只怕你這把老骨頭是活不過今天了!」

「賊子….你….你…!」黑彰氣得渾身哆嗦,一急之下,居然只是一連說出幾個你字!

而沙老父子,這才知道自己兩人上了李越的當了,什麼老熟人,原來是老對頭仇家!

父子兩人,只得連忙退到一邊,看著兩人,他們可有自知知名,自己兩人,除非是出了這密境,否則永遠也不可以與仙人爭鬥!

「別賊子賊子的叫了,本少若不是看在你年邁體衰的份上,本少一定現在就將你滅殺!哼!」李越說完,更是冷哼一聲,袖子一甩,坐回原地!

黑彰這也忍無可忍,原本以為來到了個好地方,卻不知道李越居然也在這裡,而且他的修為,似乎沒有散去丁點!

一想到被李越如此侮辱黑彰便是大聲怒道!

「看本仙君現在就滅了你!替我兒子討回一個公道!」黑彰手一揮,手中瞬間多出了一柄短劍!

李越卻是站起身來,道:「慢著!」

「小賊,現在知道怕死了嗎?」黑彰臉上布滿恐怖的笑容,對著李越問到!

李越卻是不屑一顧,冷冷一笑,道:「笑話,本少是怕你打壞了本少在這裡的唯一住所,要打去外面!」

黑彰一聽,臉上更是滿臉通紅!

而旁邊的沙家父子,尤其一聽老者是名仙君,也為李越捻了把汗,雖然李越騙了他們,卻也證明了李越的機智!

一想到這裡,父子兩人都是十分看好李越!

只見李越身影一閃,瞬間移了出去,而黑彰不知道是沒有看清楚李越,還是故意讓其出去的!

幾人見李越出去,黑彰也在瞬間閃出,追了上來!

給讀者的話:

做為新人,烽火長不奢望有人打賞,只求收藏與推薦,也好讓自己有寫下去的動力,拜託諸位道友,給力收藏與推薦啊 「哼!狗膽包天的小子,現在你就安心受死吧!」黑彰追上李越,大聲怒道!

而沙里飛父子兩人,也是跟了出來,不過只是遠遠的看著兩人!

而沙族的其他男女老少,一見這邊有動靜,也是連忙跑了過來!

珍惜一看,這才知道,原來是新來的有位仙人,更是準備隨時大戰!

「老匹夫!別以為本少不會罵人,就你那狗雜種的兒子,死了也就死了,日前強搶本少的往生殿,本少現在正好討回,你就受死吧!」李越也是怒指著說道!

黑彰更是暴怒,手一揮,一柄長槍在手,手心一翻,便是提槍刺來!

李越也是眉頭一緊,同樣一揮手,數十柄仙劍瞬間出現在了李越的周圍,正圍著李越打著轉!

「哼,小子,看你的仙氣能維持多久!」黑彰臉帶笑笑容的說完,殺了上來!

「無須你多管,龜元劍陣!殺!」

李越話一落音,龜元劍陣瞬間凝成,並且朝著黑彰迅速殺去!

「哎…!」

「父親,為何嘆氣?」沙里飛不明白的看著嘆氣的沙老問!

沙老搖了搖頭,道:「李仙人與那位黑仙人雖然在外面有仇,但是,在這密境之中,如果兩人還這麼一斗,只會相互消耗兩人的仙氣,時間一久,就會兩敗懼傷,這樣誰能練化本源救我們離開?」

「哎!」沙里飛一聽,這才明白,但是,也只能無奈的看著兩人掙斗!

只見李越的劍陣,瞬間殺向黑彰!

而黑彰也是絲毫不似弱,只見其雙手緊握長槍,左右幾擋,上下幾撥,便是將龜元劍陣擋住!

「金剛劍訣!殺!」

「霸劍訣!劍裂天地!」

「霸劍訣!風捲殘雲!」

黑彰剛剛將劍陣打退,李越卻又是幾招殺來,而且一招強過一招,出手毫不留情!

此刻的黑彰,卻是氣喘噓噓,臉色又白了幾分,而且失去的仙氣得不到補充,更讓黑彰的修為有所下降!

『不好!修為下降如此之快!只怕真要隕落在這小子手中了!』黑彰一見李越來勢不減,便心中驚訝道!

自己剛剛的修為還在金仙七層左右,這才破了人家一個劍陣,居然就只有金仙層,而看李越,卻是猶如沒事,這豈能叫他不驚訝?

「休要猖狂!」黑彰凌空一個轉,躲避了兩招,槍破一招,怒喝著朝李越的面門刺來!

「混元土盾!給我擋!」李越連忙左手一揮,將混元土盾放出,剛好抵擋住黑彰的一槍!

『叮噹..!』

不過李越雖然叮噹了,但是還被擊退十餘丈,這才勉強站住,更是體內翻騰!不過李越心中卻甚是歡喜,因為黑彰的修為,正如自所,的確下降了不少!

」「老匹夫!你不是堂堂仙君嗎?怎麼就點能耐嗎?」李越見黑彰又是追殺上來,便高聲喊到!

一聽此話,黑漳更是大怒,心裡恨不得立馬將李越大卸八塊!

「呀…!」

「獨龍穿心鑽!」

黑彰話一出,長槍的槍頭,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龍頭,正在張牙舞爪的朝李越撲來!

「來得正好!萬劍齊飛!」李越所以的劍,世間朝著黑彰的龍頭殺去!

而李越自己,卻是凌空一躍,退到了百餘丈開外,並且是連忙吃下了一顆血丹!

『叮噹…!』

只是數個呼吸,黑彰便將李越的數十柄劍一一打落在地!

「小子,現在你沒有兵器,你還不受死!」黑彰冷笑著說到!


李越卻是嘴角一揚,道:「老匹夫,看看你後面的是什麼?萬劍齊飛·!」

『咻….咻…!』

「啊…!」黑彰這才大吃一驚,自己的身後,剛剛被打落的數十炳仙劍,居然再次一齊朝著自己激射而來!

黑彰見眾劍來的迅速,只得滿臉怒容,一連刺出數十槍,一邊怒道:「小子,你還會御劍?」

「怎麼?現在才知道?不過晚了!」

李越說完,雙手一揮,瞬間將滅天與巨劍放出,兩柄巨劍,一左一右!·

「霸劍訣!橫掃千軍!」

「霸劍訣!劍裂天地!」

此刻的沙族族人,也是全部吃驚的嘴巴大張,不趕置信!

黑彰更是感覺背後又有殺氣襲來,便是連忙雙手一掌接著一掌劈去,這才勉強將李越的飛劍破去!

「又是偷襲!」黑彰回過頭來,這才看到李越殺來的兩招,只得恨恨的說了一句!

見此情況,黑彰連忙手一揮,將自己的長槍朝著李越的兩柄巨劍射去,而本人卻是連忙倒飛了數是丈,這才落在了地上!

『轟隆..!』

巨響過後,李越的兩柄劍與黑彰的長槍,皆是各自返回!

這時的李越,卻是雙手一飛,將所有落在地上的仙劍,全部收回,而仙劍也形成一條劍龍,一一被李越收起!

「怎麼樣?老匹夫,你現在應該已經只有不到金仙三兩層的修為了吧?本少雖為真仙,不過仙滅你,那也是處處有餘!」

李越說完,更是凌空而起,迅速朝著黑彰殺來!

黑彰是氣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見李越殺來,便也只得強行應戰!

「無恥小賊!」黑彰大喝一聲,同樣一飛而起,雙手一連忙結了十幾個手結,在半空之中,瞬間凝成了一個通天巨掌!

「這….!」

「李仙長危險!」沙里飛更是大聲喊了出來!

李越也是這才發現,自己的頭上,居然有著掌朝自己的頭頂襲來!

「混元盾!出!」

李越連忙暴喝一聲,迅速將混元盾朝著頭上一舉!

『轟隆….!』

『啊….!』

『那位仙長完了…!』

『完了..!』

『可惜了..!』

….!

沙族的一干老小,皆是看著李越被黑彰一掌打進了土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