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唐崢沒好氣的咒罵!

「你……」張妍扭動著身體,有些害怕,

「笨蛋,把你的內衣穿上,這個島上肯定有監視器,你想被其他男人看光光嗎?」唐崢大罵了一句,單手伸進了睡袋中,摸索了幾下,扯出了一條還帶著溫熱的衣服,幫她穿上后,無奈地罵了一句,「你注意點影響行不行?」

「還有監視器?」張妍雙手抱著胸口,四下里亂看。

其實唐崢多慮了,島嶼很大,再加上雨淋日晒的殘酷環境,舉辦方不可能每個地方都安裝監視器,只能選擇固定區域監視,而補給箱大多數也被空投到這些位置,除此之外,這些地方也是布置好的廝殺場,就像是古羅馬的斗獸場一樣,舉辦方也是會揣摩人心的,總不能讓玩家一直在密林中廝殺吧,看久了也會失去興趣的。

「我去周圍的陷阱看看有沒有獵物上鉤。」唐崢取回了他製作的簡易露水收集器,倒進空掉的礦泉水瓶后,大概只有二百毫升,喝了一口,沒有其他的味道,於是擰上瓶蓋,裝了起來。

「水不多了,難道去喝溪水?」檢查著幾個陷阱,唐崢也開始為今後考慮,因為多了一個張妍,背包里準備的礦泉水多消耗了一倍,現在只剩下三天的分量,一想到要喝那些露水和溪水,他就感到胃部不適。

「凈水片是有,但也不能天天喝吧,不行,今天必須要搶到補給箱,不容有失。」唐崢下定了決心,隨即又覺得有點自豪,估計整個密林中,能像他這麼奢侈的做一日三餐的絕對屈指可數。

唐崢自謙了,總覽整個島上,他是過的最滋潤的一個,就算那些搶到補給箱的幸運兒,也僅僅是吃上了兩頓管飽的盒飯。

早上11點,再次向著東北方向行進的唐崢發現了一座廢棄工廠,看著龜裂的水泥地面,百米外的那幾排三層樓房,他趕緊看向了掌機雷達。

「沒有人。」張妍也踮著腳觀察了一番,什麼都沒有發現。

「不可能,這麼好的宿營地,怎麼會沒有玩家佔據。」唐崢搖了搖頭,現在有點進退兩難,如果退出去,必然被對方察覺,在發起什麼攻勢,都要引起對方的注意,失去突然性,如果繼續前行的話,是可以麻痹對方,但是己方戰鬥力行嗎?

瞄了毫無緊張感的張妍一眼,唐崢下定了決心,邁出了步子,踩上了水泥地面。

「這裡是做什麼的?」張妍像個好奇寶寶,指著一個鐵架子問道。

「是一架廢棄的簡易油井,這裡應該開採過石油,當然,現在也可能是某些勢力加工違禁.物的地方吧,畢竟誰會閑著蛋疼在孤島上建立一個工廠?」唐崢大聲地說著,也四周亂看,看上去是好奇周圍的一切,其實是在搜索那些建築中可能隱藏敵人的位置。

「石油?違禁物?」張妍滿臉的疑惑,沒辦法將這些辭彙構成一條線索。

「好,就是這表情,在表現的迷茫無害一些。」唐崢面無表情,心底卻是滿意的,「對方肯定就躲在暗中觀察著我們,如果看到張妍這幅神態,應該會失去戒備心態吧?」

「唐崢,你怎麼不說話?」張妍發覺唐崢似乎在想事情。

「哦,這座島上肯定不安全,不防備敵人也的防備兇橫的野獸,所以咱們很有可能找到一些工廠保安遺留下的槍械。」唐崢其實有點糾結了,該不該把女孩推出去當誘餌呢,「不行,如果對方開著雷達,我沒辦法從後面跟蹤保護,那麼誘餌戰術必然失敗。」

「槍械?」張妍眼睛一亮,人身在危險之地,對這些可以保命的東西總是很敏感的。

「對。」唐崢其實很想告訴她,就算有槍械,也早爛的不能用了,再說舉辦方估計也搜查過這個地方了,怎麼可能留下這種破壞遊戲平衡的東西。

同一時間,躲在一排樓房二樓某個窗口的男人只露著眼睛,正觀察著唐崢和張妍,因為寂靜的密林再加上唐崢故意大聲說話的緣故,他們兩個的聲音傳進了這位玩家的耳朵中。

「雖然聽不真切,但是看他們臉上平淡的表情,應該還沒有發現我。」這個穿了一身灰色運動服的男人是位體育老師,因此他相信自己的視力和聽力,看了看手中的雷達,臉上露出了一個自傲的笑容。

「每天11點到13點的時間段打開雷達,果然是個正確的決定,既省電又能監視敵人,不過我該怎麼辦?是殺掉他們,還是等他們離開?空投補給箱的時間要到了呀。」體育老師第一天就是降落在這個廢棄工廠的,就算找食物和水,他也沒離開過這裡百米遠,果然謹慎收到了回報,昨天中午,一個補給箱被空投了這裡,讓他飽餐了兩頓。

「如果發動攻擊,一個小時能解決戰鬥嗎?我可不想讓別人搶走我的補給箱。」體育老師難以抉擇,他很希望那兩個人離開,畢竟這是自己的自留地,但是看著那個身材不錯的女孩,體育老師吞了口口水,「我有槍,沒什麼好怕的。」

……….

感謝北冥妖,墨水很多,woxinyin三位書友慷慨打賞!

求幾個推薦和收藏! 龍驕陽隱藏身影,以時空域門之術,快速飛馳遠離這個區域。他向一個山上打獵的獵人詢問之後,才知曉這個地方是中州的邊界。

陰陽河,被這裡的人們,稱為邪靈河。因為許多人都曾經見過鬼怪從裡面走出來,加上陰陽河流轉的區域,還包括鬼州的幾座山。所以更加讓這裡無人敢靠近。

龍驕陽在半日之內,跨過大片中州的城池,進入到了中州有名的十萬大山之中,這裡群山匯聚,覆蓋了小半個中州區域。而傳說這裡面隱藏著一些稀世種族,各大勢力的人,都不會輕易進入其中,怕引起大戰。


龍驕陽不知其中詳情,沖入到這一片樹木參天的十萬大山之中。龍驕陽會選擇這偏僻的區域,是因為他需要先替凌藏鋒與凌仙王療傷,他可不想搏命救出的二人,斃命在他的乾坤仙鏡中。

十萬大山的大山無盡,全部是怪石的山峰也有,龍驕陽降臨在了一處怪石嶙峋,沒有生靈存在的石山處,隨後從乾坤仙鏡中放出了楚玲兒與凌藏鋒。

楚玲兒出來之後,從她的乾坤仙鏡之中放出了凌仙王。

凌仙王傷的沒有凌藏鋒那樣重,他還是清醒的狀態。龍驕陽取出九世長生竹,欲先替凌仙王療傷。凌仙王忍著巨疼道「龍驕陽道友……你……你先救我老祖……」


龍驕陽點了點頭,將九世長生竹上的長生水滴,滴落在凌藏鋒的身上。這是這一株九世長生竹上的最後一滴長生水滴,這也是凌仙王拒絕龍驕陽救治,讓他先救凌藏鋒原因。

凌藏鋒身體表面上的傷勢在九世長生竹逆天的藥效下,很快恢復起來。但是他的情況還是非常的糟糕,他被八面玲瓏鏡折磨了太久,加上以前的道傷又未曾痊癒。

「靈藥只能救治凌藏鋒老前輩的表面傷勢,你先吃下這一枚丹藥,抑制身上的傷勢,我要試一試看能否替凌藏鋒老前輩解除道傷?」

龍驕陽取出一顆療傷丹藥給凌仙王,當著凌仙王的面,龍驕陽可不會暴露隨時攜帶著的聖葯葯田。

凌仙王吃下丹藥,無比感激道「龍驕陽道友,你救了我老祖與我的性命,我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未來,你要是有所驅使,我必定赴湯蹈火。」

「行了,你先自己療傷。」龍驕陽沉聲道


凌仙王吃下丹藥,卻沒有運作靈力療傷,他需要看到老祖恢復才能有心思療傷。

龍驕陽沒有再勸,他催動正魔道心,形成正魔太極圖,深入到凌藏鋒體內,去吞噬他體內的道傷。龍驕陽能清除八面玲瓏鏡形成的道傷,可是凌藏鋒體內根深蒂固的仙紋道傷,他卻無能為力。因為龍驕陽發現,這種道傷已經深入到凌藏鋒的五臟六腑與白骨之內。

龍驕陽如果貿然去吞噬,極可能直接殺死凌藏鋒。龍驕陽的心中一嘆,凌藏鋒這位仙紋強者,看來是要廢了,而且命不久矣。

「啊……啊……」

凌藏鋒開口,在說什麼,可是他的舌頭被斷,發出的只能是讓人無法懂得的話語。凌藏鋒這等絕世人傑,連元神傳念都無法施展,可見他的道傷多麼可怕,元神都已經被重傷。

「老祖……」

凌仙王熱淚流下,他心中充滿了悲戚。

「我無能無力。」龍驕陽黯然收回道心力量道

凌仙王神色絕望,龍驕陽都束手無策,仙魔界無人能救凌藏鋒。

楚玲兒看著凌藏鋒,輕聲道「驕陽哥哥,我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讓他恢復過來。」

龍驕陽驚訝的扭頭看著楚玲兒道「玲兒,你有什麼辦法?」

「他的傷勢只有自己能醫治,而我能幫助他暫時化解元神與氣海丹田處的道傷,讓他能恢復過來。只是他最終能不能活下來,要看他是否能壓制道傷?」楚玲兒認真道

絕望的凌仙王,聽到楚玲兒說有辦法,心中燃起了希望。可是聽了楚玲兒所說的辦法,他再度絕望,因為這個辦法想要成功,難於登天。

「玲兒,你有把握化解凌藏鋒前輩體內的道傷嗎?」龍驕陽沉聲問道

「這並不難,但是持續的時間不會太長,畢竟這是幫助外人化解不同的道紋,並非給我自己化解道紋。」楚玲兒想了想道

龍驕陽望著凌藏鋒沉聲道「凌藏鋒老前輩,你自己的意思如何?假如你同意這個辦法,就舉起一隻手。」

凌藏鋒雙眼被挖,舌頭被割,已經無法表達情緒,他聽到龍驕陽的話,過了半響才緩緩舉起手。

「楚玲兒道友,假如你的辦法失敗,會如何?」凌仙王擔憂的問道

「如果失敗,他還會跟現在一樣。」楚玲兒道

龍驕陽知道凌仙王的擔心,他看了眼凌仙王道「凌藏鋒老前輩,被道傷纏繞的話,還能活上數年,可是這種痛苦一刻也不會消失。所以你該支持凌藏鋒老前輩搏一搏,一旦能成功,凌藏鋒老前輩將重返昔日之威。」

凌仙王痛苦點頭道「無論成功與否,你們的情義,天辰人族與我都不會忘記。」

龍驕陽點了點,看向楚玲兒鼓勵道「玲兒,放心大膽的救治,我會在你身邊,一旦情況不對勁,我來替凌藏鋒老前輩保命。」

「嗯。」

楚玲兒點頭,她其實一點都不緊張,她的一顆心現在只會因為龍驕陽而波動。楚玲兒在催動道心力量,以此進入凌藏鋒體內,化解他眼神與氣海丹田之中的道傷。

這其實不是化解,而是道心通玄的力量,讓萬道融成一體,讓道傷暫時不再是道傷。

凌藏鋒痛苦悶哼,他的一生修為在回歸,仙紋強者可以輕易的再生肉身,凌藏鋒被挖的眼睛與被割的舌頭,在他暫時復甦的一會兒后,恢復了過來。

「楚玲兒道友,龍驕陽道友,你們帶仙王遠離五百米,本尊要逆天搏命!」凌藏鋒睜開雙眼厲聲道

「我一離開道傷的力量就會複發,你剛恢復一些,能壓制嗎?」楚玲兒顰眉道

凌藏鋒銀髮飄飛,洒脫一笑道「道傷已經深入骨髓,除非有天仙出手,要不然無人能救我。如今唯有化道傷為己用,捨棄這一世,煉己為星辰。」

「煉己為星辰?這是什麼意思?」龍驕陽震驚道

凌仙王眼角滑落眼淚,哭喊道「老祖,千萬不可用這一招,這是絕命之術,一旦施展出來,日後您成為地仙也無法活命。」

「痴兒,到了這一個地步,還想什麼成仙?如果不如此,老祖只會被道傷折磨的癱瘓,而後日日靠人服侍而亡。與其這般痛苦,不如自我抉擇。以最巔峰的狀態屹立十年,殺滅仇敵!」凌藏鋒洒脫超然道

「可是……這一招不一定成功,如果不成功,老祖你會爆裂的魂飛魄散的。」凌仙王凄聲道

凌藏鋒大笑道「男兒何懼魂飛魄散,你們速速退避,我不說話千萬不可靠近。」

龍驕陽被凌藏鋒的氣概所折服,他對楚玲兒喊話道「玲兒,既然凌藏鋒前輩要如此,我們尊重他的選擇。」

話落之時,龍驕陽如蒼鷹撲下來,將凌仙王抓起飛退。楚玲兒收回道心力量,快速遠遁。

楚玲兒一離開,凌藏鋒的身上,就浮現道傷之紋,他整個人的氣勢弱下來,身上的道力在與道傷之紋糾葛對決。

「宇宙星空下,何人不是一點星辰?」

凌藏鋒身上湧現無盡星辰之力,蒼穹之上忽然間星光斗沖,全部從飄渺宇宙之中俯衝而來,灌注向凌藏鋒。凌藏鋒的肉身在眾人眼前一點點石化!

「九字太歲劫!」

龍驕陽忍不住驚呼,凌藏鋒的這個狀況,與當年龍驕陽在梵界見到老祭祀遭遇九字太歲劫,被石化而亡的過程太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讓凌藏鋒石化的是星辰之力,而不是滅道力量。

當龍驕陽否定這一門功法與九字太歲劫有關係之時,滅道力量忽然產生,直接讓凌藏鋒滅絕!

「這……」

龍驕陽徹底震驚了。

「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星辰戰決絕己之命,換星辰之體的過程。其實星辰戰決是開創者渡過九字太歲劫之後,創出來的。所以它的確與九字太歲劫有莫大關聯。」凌仙王給龍驕陽解釋后,非常擔憂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地方,老祖無法成功獲得星辰之體,就會真的應劫而死。」

龍驕陽聽得是目瞪口呆,用九字太歲劫滅絕過程創出功法,這一位開創星辰戰決的祖師,真是讓人佩服。

轟,轟,轟,轟,轟……

忽然間,石化氣絕的凌藏鋒身上,星辰之光狂暴肆虐,虛空與時空在瞬間彷彿消失,龍驕陽感覺自己已經身在宇宙之中,他見到了一顆一顆璀璨發光的星辰。

這些星辰散發的精光,長虹貫日般灌入到凌藏鋒體內,讓凌藏鋒重獲新生。

這一種感覺只是一霎間,龍驕陽忽然間有些明悟星辰戰決的道則,這是以己身為星辰,萬物皆為宇宙的秘術。己身化為星辰,即刻獲得萬物宇宙的力量。

「生與死,重生與滅道。」

凌藏鋒歷盡死劫,心中有無盡感悟,但是他註定只有十年性命,這樣的領悟,讓凌藏鋒的內心苦澀無盡。因為這一刻,他觸及到了,邁入地仙境的門檻。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來到島上兩天多了,體育老師的運氣不錯,只有昨天才碰到了五個參賽玩家,不過他們都沒有發現躲在大樓某處的他,而是在廢棄工廠的水泥地面上廝殺一番,留下了兩具屍體后離開。

其實體育老師很想出來殺人,他也知道規則是收集到八塊圖騰印章才能離開,但是每次看到外面那兩具被炸彈炸的殘缺不堪的屍體,他就開始打退堂鼓,他不認為自己能贏,但是現在不同了,他昨天晚上從一個廢棄的倉庫中找到了一支槍械,雖然這支槍有點缺憾,但是糊弄人應該沒問題。

「你不能在這麼逃避下去了,男的殺掉,女的可以留下來解解悶。」體育老師默念著,給自己打氣,一想到抓住女孩后可以肆意的虐待,他就感覺充滿了鬥志。

「待會如果出現麻煩,你就往密林中跑,躲起來。」唐崢警告著張妍,他不相信這笨妞的戰鬥力,除了擔心她受傷,還怕她擾亂戰局。

「我也可以戰鬥。」張妍不服氣,嘟著嘴反駁,結果唐崢直接轉身,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

「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

衛梵命令。

「我全聽你的。」張妍趕緊做出了保證,膽顫心驚地看著唐崢,深怕他再打。

「怎麼還沒出現。」唐崢偷瞄了幾眼雷達,他這番作為完全是為了誘惑可能隱藏在暗處的敵人,在島上,食物和女人可是最誘人的兩樣戰利品,「對方有幾個人?難道對方也是個女人?或者男女混搭?」

唐崢的大腦急速地轉動著,盡量表現地很輕鬆,他走在了前面,故意和張妍拉開了十米的距離,他不是沒想過進幾幢樓房查看,但是太危險了,除了炸彈陷阱,逃起來也比較受限制。

唐崢已經距離第一排三層樓房不足五十米了,可惜還是沒有動靜,張妍卻是沒事人似的,四下亂瞅,如果沒有唐崢,她早跑過去看那個油井鐵架了,這玩意很稀罕。

「嘿,我的雷達沒電了,把你的給我。」唐崢大聲的招呼張妍,用眼角掃視樓層的各個窗口,「難道真沒人?還是說對方的耐心已經磨練的這麼強悍了?」

如果是後者,那必然是個棘手的對象,不值得冒險,正當唐崢準備離開的時候,雷達上出現了反應。

「呵呵,看來是我多慮了。」唐崢裝作沒有察覺,卻是把兩顆撞擊式炸彈攥進了手中,給張妍使了一個眼色,做了一個『退後』的口型。

張妍停了腳步,不明所以,剛想問為什麼,一句『不許動』的喊話就響徹在廢棄工廠的上空。

「你是傻子嗎?我憑什麼聽……你的。」張妍怒氣沖沖地罵了出來,她相信唐崢可以幹掉任何一個玩家,可是當看到那個突然從樓房中竄出來的玩家拿著一支突擊步槍后,她的後半句話被堵回到喉嚨中。

「槍械對炸彈?對唐崢不利呀。」張妍開始擔心了,難道大家要交代在這?

不同於張妍的杞人憂天胡思亂想,唐崢半側身,用眼角觀察敵人,一個大概二十七八歲的男人,看樣子身體很結實,而且面色很好,衣服上幾乎沒什麼污漬和血漬,顯然沒挨餓,也沒經歷過廝殺,他的白色腰包纏在肚子上,拉鏈沒有的打開,但是手裡卻拿著一支槍械,雖然上面有些銹跡,保養的不太好,但是整體看上去似乎還能使用。

「麻煩了,居然有槍!」唐崢的眉頭輕微地皺了一下,他叫不上型號,沒辦法,百年後的槍械他沒見過,向張妍看過去,希望得到一些提示,可惜這笨妞卻傻傻地呆在原地,滿臉惶恐地看著那個體育老師。

「很好,就這樣,不許動,然後雙手抱頭。」體育老師很滿意這個局勢,尤其是女孩臉上驚恐的表情,讓他體驗到了暴力壓迫的快感,看著女孩青春的身體,體育老師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

「你,面沖著我,別想耍小聰明,還有把腰包丟在地上。」體育老師抬了抬槍口,慢慢地往前走了幾步,「還有你的背包也丟下來。」

張妍猶豫了,看向了唐崢,希望得到指示。

「你不怕我們藏炸彈嗎?你應該讓我們把身上的所有口袋都翻出來!」唐崢沒理會張妍,開始反擊。

「用你插嘴嗎?我還沒說完呢。」體育老師明顯沒想到這點,臉色尷尬,看了張妍一眼,以為自己出醜了,狠狠地盯向了唐崢,罵道,「混蛋,沒聽到我的話嗎,快扔。」

似乎只有這樣,體育老師才能發泄掉心中的鬱悶。

「是個好面子的男人,一般來說,在絕對控制下,應該給與我警告才對。」唐崢沒在乎對面男人的叫囂,在臉上露出了一絲惶恐,看向了三十幾米外的兩具屍體,裝作害怕地問道,「那兩個人,是你殺掉的嗎?」

剛說完,唐崢愣住了,暗罵自己蠢材,這個時候表現什麼演技呀,自己身上可是帶著四個白色腰包的,這就是殺過人的最好證據,怎麼可能還會露出惶恐害怕的神情。

正當唐崢焦急地思考如果被對方識破后怎麼補救的方法,沒想到卻聽到了對方誌得意滿地答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