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薩拉親自接卡去,插上機器一看,倒吸了一口氣,裡面竟然有九千七百一十八萬五千的金幣。

「科恩公子還真是大手筆。」艾薩拉苦笑道,即使他自己也無法拿得出這麼多的金幣,這個年輕人真的讓人震驚啊。

丹納斯在一看到厲天竟然將所有金幣壓上去了,笑道:「科恩兄弟,這次你又要大賺一筆了。」

然後,丹納斯將所有的拿出來,遞給艾薩拉道:「我沒科恩那麼富裕,只能下一千萬的賭注了。」

作為龍王國大王子,艾德華十七世心中的繼承人,又是前來聖城祝壽,他身上自然是準備了一筆金幣的。

旁邊的人時都傻傻地看著厲天和丹納斯,心想難道這小子真的這麼自信么?

聽到天自己竟然下了近一億的金幣買自己贏,一陣陣的驚呼聲響起。

坐在那裡的雪瑤先是愣了愣,隨即臉上的笑容越發地開心了。

很快,眾人便都下完注。

艾薩拉站到前面來,問道:「科恩,埃衛,你們準備好了嗎?」

「好了。」埃衛惜字如金。

厲天騎在小灰背上,問道:「閣下,這樣的戰鬥,是不限手段的吧?」

艾薩拉點了點頭,「那是當然,各憑手段,生死勿論。」

厲天便放心了,「那就開始吧。」他的手中,已經握著五顆拇指大小的石子。

見兩人都已經準備好,艾薩拉大喝道:「開始!」

他的話音剛落,埃衛便快速地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捲軸,迅速撕開,頓時一圈綠光將他籠罩了起來,從他頭頂直到腳底下,形成了一個綠色的光罩,將他保護得嚴嚴實實的。

「啊,生命守護!」有識貨的人發出一聲驚呼。

旁邊的人趕緊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這是木系十級的守護魔法啊,他竟然有這樣的捲軸。」

旁邊的人聽到這裡,全都倒吸了一口氣,十級的守護魔法,那只有魔導師以上的人才能夠發出,至於要做成捲軸,只怕最少要木系的大魔導師才能做到啊,而且成功也會很低。

這樣的捲軸,只怕得數百萬的金幣才買得到啊。


艾薩拉的臉色一沉,他想不到哈波特竟然還有所隱瞞,早知道自己就應該問清楚的。

厲天也吃了一驚,想不到哈波特竟然早有準備,一個十級的守護魔法將埃衛護住,換作一般人來講,是根本無法打破的,那埃衛就已經處於不敗之地了。

即使是厲天自己,也沒有信心將魔導師級別的守護打破,當然了,他胯下有小灰在,只不過伸伸爪子就能搞定的事情。

只是,厲天並不想暴露小灰的身份啊。

一時之間,厲天便為難起來了。

看到厲天的神色,斜對面的雪瑤神色也擔心起來,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一些買了埃衛贏的人,便紛紛驚喜。而買了厲天贏的人,臉色就難看起來了。


丹納斯焦急地道:「科恩,拖時間,魔法捲軸的效果是有時效的。」

厲天一喜,這倒是個辦法,只要拖得這小子的保護罩失效,自己的機會就來了。

「哈哈哈,做夢吧。」哈波特狂笑起來,「這個魔法的效果可以持續一個時辰,而埃衛也已經是劍士了,哈哈哈,科恩,等死吧。



似乎是配合他的話,埃衛把劍一揮,劍上頓時現出一條數寸長的劍芒,他瞪著厲天道:「小子,你死定了!」

「啊——」

四周的人發出一聲驚呼,有買了厲天贏的人紛紛叫罵:「靠,太無恥了,這樣子還打個屁啊。」

在他們看來,埃衛已經和厲天一樣是劍士了,而他卻根本就不用擔心厲天的攻擊,不用守,只管攻,這樣的戰鬥,哪還有不贏的啊。

丹納斯的臉色一下子變白了,形勢對厲天很不利啊。

「科恩,你可別這麼快就掛了啊。」雪瑤低聲道,竟然為厲天擔心起來。

兄弟們,本書上架了,請大家繼續支持哈,小歌五體投地感激啊…………】 埃衛,給我打啊,將他剁成肉漿!」哈波特站起來,舞著雙臂嚷道,得意非常。

他囂張的樣子,頓時引來了一大片憤怒的目光,那些都是買了厲天贏的人。

眼看就要引起眾怒,哈波特趕緊坐了下來。他自己僅僅只是個高級戰士,如果等下有人來挑戰他的話,那就麻煩了。


不過,他坐在那裡,都還是表現得很得意,嘴巴笑得歪了起來,看起來很是欠揍。

知道埃衛身上的保護罩可以持續一個時辰,也就是兩個小時的時間,厲天倒也不是很擔心,即使不暴露小灰的身份,自己也能夠拖他一個時辰。

經過這段時間斷地修鍊,厲天的內力又有了不少的提升,已經差不多將兩條腿上的經脈打通了,算起來,已經快要突破劍士級別,達到劍師了。

「啊——」

埃衛雙手舉著劍,快速地向厲天,他身邊縈繞著一圈綠色的光罩,跟本就不用防禦,只需要全力攻擊就行了。

灰快速:跳躍,輕鬆地躲開了埃衛的攻擊。

厲天右手拿著一顆石子,屈指一彈。

「哧——」

尖利地嘯聲中。那石子極速射向埃衛胸口。

綠光一閃。「波」地一聲。那石子便被彈在地上。

「哈哈……」哈波特囂張地笑道。剛開始還有些擔心。這下放心下來。

埃衛地劍上吐出數寸長地劍芒。惡狠狠地劈著。可是厲天坐在小灰地背上本不費勁。小灰便帶著他輕易地躲開了埃衛地攻擊。

「可惡!」埃衛氣憤地揮劍向小灰劈去。

不過,小灰可不是一般的熊,雖然按照厲天的命令要隱藏實力,但是動作比起一般的熊敏捷了許多,在埃衛的劈砍中,雖然看起來險象環生的是每每堪堪避過,卻是有驚無險。

「咚!」

厲天猛地一腳踢在了埃衛的胸口,綠光閃爍間埃衛踢得飛了起來,咚地倒在地上。

不過,十級的守護魔法確實不錯,埃衛一點傷痛也沒有,迅速地躍起,狂怒地衝上前。

同為劍士,又有十級的守護魔法在身果這樣都搞不定厲天的話,對埃衛來講,確實是一件恥辱事情。並且直到現在,厲天都沒有用劍,反而還將他踢了一個跟頭。

「埃衛加油,將那小子劈了。」波旁王朝的人在哈波特的帶領下,開始大聲地呼喊起來,一些買了埃衛贏的人也紛紛跟著叫起來。

丹納斯一見站起來振臂吼道:「科恩加油……」

那些買了厲天贏的人,也紛紛應和。

戰鬥中,厲天聽到雪瑤竟然也嬌聲為自己加油,這是怎麼回事?

忽然間,厲天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道這丫頭竟然把賭注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愣神間,埃衛的劍忽地一下從耳邊劃過天吃了一驚,這傢伙真的是在拚命啊。

四周的場面非常的熱鬧前大家都下了大注,這時紛紛在為各自的支持對象助威。

「這小子竟然這麼難斗嗎?」歐度鬱悶地道。

肯尼盯著厲天胯下的小灰只覺得這隻棕熊比一般的棕熊聰明敏捷多了,竟然在一個劍士的奮力劈砍下,毫髮無傷,而且它的背上還帶著一個人啊。要知道,一般的熊是三級魔獸,就是一個高級武士也能輕易搞定了的。

雖然心中疑惑不解,但是肯尼怎麼也想不到這是一隻九級上位魔獸大地之熊。

埃衛雖然看起來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可是打鬥起來,不停地呼喊,不時地縱身而起,倒像一隻兇猛的豹子。

只可惜,他面對的對手實在比豹子難纏多了,打了這麼久,他竟然連厲天一根頭髮也沒有砍斷,就是那隻棕熊,也是毫髮無傷,現在還精神十足地蹦蹦跳跳呢。

「主人,要不要我把他拍了?」小灰的聲音在厲天的心底響起。

「不行,你暫時不要暴露身份。」厲天斷然拒絕道。

「哦,主人,那你可以試試用精神力攻擊一下,應該可以穿透那保護罩。



「對呀,你怎麼不早說。」厲天一聽,頓時驚喜地道,這倒是個好辦法,那綠色保護罩雖然不錯,但是肯定不能擋住無形的精神力啊。

灰委屈地道:「主人,我也是剛剛想起來的啊。」

四周的人見厲天忽然露出了笑意,全都大為不解,現在他雖然看起來沒受什麼傷,但是卻一直被埃衛壓著打啊。

「嗆——」厲天伸手拿出了七星佩劍,揮劍迎向埃衛的劍。

「當」的一聲大響,埃衛手中的劍只剩下半截了。

他一愣,隨即怒吼聲著,

半截劍往前沖。

反正他有生命守護,武器短點也一樣可以拚鬥。

「好,科恩加油。」那些買了厲天贏的人,見他一出劍就斬斷了埃衛的劍,紛紛精神大振。

厲天運轉內力,怒吼一聲,「去死吧!」

巨大的聲音震得眾人耳朵一陣嗡嗡響,許多人不由自主地捂上了耳朵,心想這小子發什麼神經啊。

而這個時侯,厲卻發動了精神攻擊,早已經準備好的精神力猛地射出去,無聲無息地擊向埃衛的腦袋。

被厲天吼得一愣的埃衛,時腦袋中忽然「嗡」地一聲大響,似乎被大鐵狠狠地砸了一下。

他臉色迅發白,身形晃了幾下,手中半截劍也掉在了地上。

「啊……」

「這……」

眾人一陣驚呼,紛紛站了起來。

厲天見他還沒有倒下去,從小灰的背騰升而起,在半空中出腿,連續不停地蹬在埃衛的胸口。

「咚、咚、咚……」

綠光閃耀間,埃衛被蹬得飛了起來,前面觀眾席上飛去。

「啊,快……」

那一桌的人頓時亂,所有人慌亂地站起來避讓。

「嗵——」一聲大響,埃衛直直地撞在了前面一根石柱上,綠光一閃,他又被彈了回來,在地上滾了幾下,然後躺在地上不動了。

這時候,埃衛身上的生命守護效果已經沒有消失,那個淡淡的綠色光圈依舊還在。


只是,無論哈波特等人怎麼呼喊,他都躺在那裡不動,估計已經被撞昏了。

「啊……」

「這……」

「靠……」

「……」

一陣陣驚呼聲傳來。

有人高興,有人鬱悶,可是大家全都震驚地看向厲天。

這也太猛了吧,一聲大吼,然後幾腳就將一個劍士踢得飛起來,直接給撞暈過去了。

有幾個自以為實力不錯,先前還準備挑戰一下厲天的人,這時心中一陣后怕,也暗自慶幸有人在前面當替死鬼了。

「爽啊。」厲天拍了拍巴掌,腳尖在地上一點,縱身騎在了小灰的背上,對驚呆了的邁爾森道:「邁爾森大人,是不是可以倒數了。」

「這個……你們不是生死之斗嗎……」邁爾森愣道。

厲天笑道:「我今天心情不錯,又不想殺人了。當然如果閣下堅持的話,我倒不介意等一會兒,等那守護光圈消失以後,一劍割了他的腦袋。」

其實,就算不管埃衛,他也是難以醒過來了。剛剛厲天可是全力用精神力攻擊了一下,埃衛就算醒來,只怕也要成為傻子。

當然,如果能夠找到一個精神力高手來的話,估計還是有辦法將埃衛治好。不過厲天的精神力強得有些變態了,要將埃衛的精神傷害治好,至少也要找個精神力和厲天差不多的人來吧。

對於這一點,厲天倒是不擔心,除非他們能夠請到神明下凡,不然這比斯大陸,又有誰的精神力比得上自己?

哈波特和一幫人圍著埃衛,奮力地呼喚了一陣,見他一點動靜也沒有,估計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了,他鬱悶無比地對邁爾森道:「邁爾森大人,我們願意認輸。」


如果不認輸的話,厲天就只能等著將埃衛滅掉。這對哈波特來講,一點好處也沒有,埃衛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天才,能夠將他保住總比帶回去一具屍體好。

邁爾森點頭道:「那好,我宣布……」

「等等……」厲天舉手止住了他,嘴角帶著一絲壞笑,「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啊……你怎麼能這樣?」哈波特憤怒地道。

「嘿嘿,我為什麼不能這樣?我和埃衛說好了的是生死之戰,現在他只是暈過去了,還沒死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