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之門是太古十大超神神格,排名前三的法則神器,力量之強是毋庸置疑的。

當初,玄夢利用這件法則神器,不僅重塑肉身,得到輪迴,還不費吹灰之力的秒殺了千年蓮花精,硬生生的將神級強者的虛身打回了神界。

在輪迴之門的力量碾壓下,連龍界神意都沒有抵抗之力,何況區區一個神體者。要是真正的龍界神意降臨,或許可以逆轉戰局。畢竟這道輪迴之門只是虛影,力量不及全盛時期的千億之一二,在真正的龍界神意麵前,力量小如滄海一粟。但眼下的龍界神意,是方威召喚而來,如果把真正的龍界神意比喻成手掌,那現在降落在這裡的力量,僅僅是一個指甲蓋。

可惜的是,方威的價值還不足龍界神意傾儘力量去解救他。


而這一小部分龍界神意,輪迴之門的虛身對付起來確是綽綽有餘。不過以卓一凡現在的力量,雖然可以憑藉六道魂術艹控,卻無法發揮真正的威力。

如果是化神境的強者利用這道虛影,那威力才是恐怖!

境界越高,靈力催動神術法器也能相應的發揮出極限,這個道理四海皆知。

「你竟還有這張底牌!輪迴之門的虛影!簡直太兇猛了,竟把龍界神意碾壓回去!如果真身降臨,那該強悍成什麼樣子?」此時此刻,黑龍化成蛇形,纏在卓一凡脖子上。輪迴之門威力太盛,令它無法維持人形。

卓一凡自己也很吃驚,他看見這道小小的門框投出去后,在幾個照面之間無限放大,那混沌之氣溢出,茫茫小世界,無盡神曦如漩渦般旋轉,霎時間將威不可動的龍界神意,轟擊的支離破碎,甚至還吸收了部分神意的力量,加長虛身的維持時間,這簡直出人意料。

「輪迴之威果然不可一世,如果是全盛力量,只怕不止是古城,連人地兩域都要被毀滅掉。我原本想脫離大阿修羅的掌控,但如今借用輪迴之力,只怕又要纏上一段因果了……」卓一凡輕語。他動用魔瞳禁術,不僅自廢了一顆魔瞳,同時還遭受詛咒。如今他又越級動用逆天神力,勢必會有一段難纏的因果關聯。

這段因果,也許是一個詛咒,也許是一場浩劫,又或者是一場災難。

但是他已顧不了那麼多,如果一個詛咒,可以讓大仇得報,那麼也是值得的!

神門飛出,神光射放,轟擊龍鎧。。

這件龍鎧為龍氣所化,可以輕易的抵抗住萬星法境大圓滿的力量,在人地兩域中,當為絕對防禦,無人可以近身,但是卻扛不住輪迴之門虛影的一個撞擊。

「好!好啊!一凡,我們瞄準機會出手,收集神體者的血液,這裡面流淌的神血是絕世的粹體神葯!適合任何體質服用,像你肉身力量本身就很強大,如果服用下去,絕對能更上一層樓!而且,血液中殘留的龍氣,或許可以修復魔瞳!」

「神體者血液?有點噁心,不過裡面神能很足,的確對你還有奶黃包卻有大作用。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收集回來,至於我……還是算了吧。」

卓一凡自然知道方威體內血液非凡,能幫他淬鍊**,但畢竟要喝人血,令他有點接受不了。

「哈哈哈哈!卓一凡,你少惺惺作態!當年三宗滅你一族,你一定對我恨透了吧?我看你巴不得對我剝皮抽骨,吸干我的血液精氣!我一死,第一個對我下手的人,一定是你!」眼見輪迴之門撞來,方威心頭一跳,撕聲大吼起來。

「不錯,我恨你!從進入血獄開始,我並未招惹你,而你卻處處心機算盡。我無數次想將你剝皮抽筋。但很可惜,我有我的道!我一身修為皆由己成,不需要任何人介入!你的血液可以助我用來粹體,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不!需!要!」

卓一凡最後一字一頓說道:「因為,我與你們這些卑劣的偷盜者不同!永遠不會拿偷來的榮耀去炫耀!」

在他話音剛落之際,整個人也飛身而出。

饒是經過龍界神意補充能量,那輪迴之門的虛身也開始淡化了,即將消失。

那龍鎧在輪迴之門的破壞下,徹底瓦解,方威面容扭曲,一咬牙,猛然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似乎要進行祭祀。

「祭我鮮血!神意降臨!」

方威一聲狂吼,居然要祭出體內精血呼喚龍界神意。這對他本源消耗極大,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就是成功活下來,他的神威也將不如往前。

然而,卓一凡哪裡會給他翻盤的機會,口中咒語一念,霎時間,輪迴之門嗚嗚作響,一團團混沌之氣噴射而出,鎖住空間,使得方威的意念無法傳遞出去。

「召來!」卓一凡揚手,一隻玉瓶飛出。

方威噴射出的精血一滴也沒浪費,全部收容在玉瓶里。

足足半個玉瓶的神體者精血,約莫二十滴左右,這是神體者全身血液的精華,擁有無盡的神能。黑龍欣喜若狂。卓一凡卻是面色冷靜,他蓋上瓶蓋,貼上封符,揚手一擺,將玉瓶收回。

「不!我不能死!」方威驚叫,臉色蒼白如紙,意念傳遞不出去,他真正的恐懼了,感覺末曰降臨,整顆心都在狂抖。

他拚命祭出精血,甚至狠命自斷一臂,祭獻手臂呼喚神意,希冀龍界神意能聽到他的呼喚,再度降落

龍界神意是他唯一的救命符,如果再不了,那麼他必死無疑。事實上,倘若他一早就狠下心這般獻祭,那麼戰局就不一樣了。

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神意降臨!」

「龍界神意!給我降臨!」

「降臨啊!!!」

方威不斷嘶吼,這一次發威,神意終於有了點回應,不過被輪迴之門緩住腳步。

卓一凡面色平靜,在神意降臨前,不徐不疾的將方威獻祭的血肉搶去——一共一條手臂和五十滴神體者鮮血。

龍界神意降臨后,看不到獻祭的東西,居然直接打道回府了。

「世間種種,生死相隨,不如一滅,待到輪迴!輪迴之術——十死無生!」

卓一凡這一出手,絕不留情,直接施展出六道奧義!把方威的神體一下擊潰,扯進輪迴之門。

「啊……」方威大叫,看到自己的**一點點瓦解,臉上恐懼難掩。就算他是孤傲的上蒼之子,在面臨死亡的那一刻,也無法淡定。

他是上蒼的寵兒,天生的奇才,擁有龍戰神體,本想進入血獄后,能有一番大作為。

卻沒想到,自己最後的下場如此凄慘。也沒料到,卓氏與三宗跨越了百年的恩怨,竟以這樣的結局落幕。

「不!我不想死!我是上蒼之子!天地的寵兒!怎麼會死!」他的肉身已經毀滅了,靈魂的聲音在天地間哀嚎,猛力的掙扎,但面對輪迴之門,卻沒有任何辦法。

呼啦!

一串神焰飛來,侵染上他的靈魂,他的靈魂頓時炸開了,開始燃燒。

「我不甘!我不甘啊!我堂堂上蒼之子,竟落得如此下場……」

方威哀嚎,在將死的剎那,目光忽然射向卓一凡,似乎看到了什麼:「哈哈哈哈!卓一凡……你……你居然身中龍咒?反正我要死了,不如我在死之前,再送你一份大禮!」

他怨念滔天,一聲暴吼過後,自毀了靈魂,竟然以自身靈魂為代價,化成一道龍咒。

「不好!」黑龍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那道龍咒已經與九冥龍咒結合在一起。


頓時間,卓一凡感到神魂鎮痛,唰的一聲,一張臉變得蒼白起來。

他可以看到,九冥龍咒的威能增強了,漆黑的符籙如死神的烙印,爬滿了他的神魂,抑制他的力量。


在壓制之下,輪迴之門破散,小世界開始土崩瓦解。

卓一凡落在崩潰的大地上,感到力量消退,天地都在這一刻寧靜了。

漆黑的領域突然消失,讓無數關注這場戰鬥的人面面相覷,看著這個方向:「分出勝負了?」

「誰勝誰負?」

所有人帶著疑問,朝那個方向激射而出。當他們看到那風沙之中的少年後,一個個目瞪口呆,帶著極大的震驚!

只見抓著一條鮮血淋漓的肉臂,正不斷喘息著……

所有人震撼,那不是那神體者的手臂嗎?竟被凶才撕了下來?

少年仰躺在地,負傷極重,那魔威卻絲毫不減,淹沒八荒,震驚天下。(未完待續。) 破碎的大地,一個少年仰躺在地上,屏氣凝神,似在汲取天地靈氣,四周靜謐無聲,身下五彩道蓮不斷閃動,閃現出微弱的光芒。在他手裡,捏著神體者的一條肉臂,上面密布的龍鱗,正好證明了它的主人是誰。

神體者的肉身何其珍貴,即便死亡,肉臂內也有一股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神能波動,令人心悸。

幾個尊級強者遠遠看著這幕,皆是心頭一震,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幕。神體者啊!堂堂上蒼之子,而且還是號稱神體者之中,最狂暴的「龍戰神體」,肉身無敵的存在,最後身軀竟被人活撕了,這簡直是一種諷刺。

四周一片死寂,盯著這條肉臂,喉嚨一陣滾動,眼神中驚駭難掩。

卓一凡盤坐原地,好一會,傷口才開始凝合。不過他發現自己恢復的度比以往慢了許多,天地靈氣的吸收速度遠不如從前了。他心裡清楚,這絕不是虛弱造成的,因為就是再虛弱,也不可能感應不到小世界的存在。

他能感覺到,體內有一種古老的規則,削弱他的恢復速度和感應能力。不僅如此,還斷絕了其小世界與自身的聯繫。

最為恐怖的是,卓一凡發現自己的靈基在一點點削弱,有種境界倒退的感覺。

「方威強化了九冥龍咒,融合進我的靈魂中……」卓一凡仔細探查,終於明白了情況。他已中了詛咒,雖然暫無姓命之憂,但這種詛咒卻會蠶食他的壽元與境界。

若不解去,至多九年,他將徹底失去修為,成為凡人,並且加速老去。這是一種衰老的詛咒。

原本他施展禁術,雖龍咒加身,但詛咒之力並不強,可以尋找古方破解。而現在方威獻出靈魂,將之強化,詛咒之力比原先強悍百倍,斷他生機,要將他徹底抹殺掉。

三宗之人面色很難看,誰能想到,號稱肉身不敗的神體者,最後不僅屍骨無存,還被人擰下一臂!

「不可能!威兒怎麼可能會輸!」青袍子老道被這幕驚呆了。

另一邊,一個老嫗雙手拄拐,如死水般的老眸中有難以言明的深邃。

「這條手臂是的確是神體者的,其中蘊含龍氣精華,非常難得。而且,此子神魂不妙,似乎中了詛咒,若要出手,現在是最佳時機。」老嫗說道。

「好! 在乙女遊戲中當紅娘 ,要他命!」身旁的中年男子以密語傳音,時刻準備動手。

一塊橫插在大地的青石板上,一名男子屹立頂峰,四周無數碎石懸浮其旁,神光閃爍,猶若萬界星辰懸浮,一雙眸子俯瞰四方:「老四終於按耐不住,準備動手了么?」

「贔先生準備動手嗎?神體者一臂難得,必須搶佔先機。」在其身後,一個妖族的純血生靈開口。

「不急,既然他們要出手,便讓他們先吧。這凶才雖負了傷,卻也不是那麼容易拿下的。」這位「贔先生」笑說道。

最強少年之戰,雖以神體者的慘敗而落幕,但場中卻沒有一人離去。皆是目光灼灼的盯著那條肉臂。這是絕佳的血肉寶葯,比太古聖葯都要貴重幾萬倍,讓很多人起了心思,想要趁火打劫。但面對凶才的魔威,愣是沒一個人,敢做出頭鳥。

卓一凡依舊盤坐,半晌后,左瞳張開,空間一卷,把肉臂收入視界之中。他知道有不少人覬覦這件東西,所幸將它收回了。

「東西呢?」


幾個強者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駭然的睜大了眼睛,具體什麼情況他們也沒看清,只覺得那條肉臂在一陣螺旋狀的扭曲后,陡然間消失了!

這絕非空間法寶所為,因為就是再高級的空間法寶,也無法存入生靈,不論這生靈是生還是死。現在手臂忽然消失,卻是讓許多人悚然。

可是,他們驚駭的還沒完,只見那凶才把手一招,取出一隻酒罈子,底朝天一倒,無數金色玉液傾注進他嘴中。

「這……佛髓啊……」很多人瞪大眼睛。

風捲殘雲般掃完佛髓,卓一凡舔了舔唇角,說道:「很甜,很好吃。唔……我的靈力已經恢復**成了,不愧是聖葯啊。」

無數人石化,瞬間安靜下來。

「太糟踐東西了啊!」一名老者無比心痛:「這是天地神珍啊!你……你居然……」居然拿來恢復靈力?有沒有搞錯啊!

他們以為凶才這時吞下佛髓打算衝擊境界,沒想到對方居然拿來補充靈力,這個舉動令無數人吐血。

要恢復靈力,通過汲取天地靈氣再加以時曰絕對能恢復過來……而對方居然用了如此奢侈的方法……

事實上對卓一凡而言,補足靈力,也許只能靠吃藥了。因為九冥龍咒已經徹底將他與天地隔絕,連天地靈氣都汲取不到了。

「五成不到……」他心中一嘆,沒想到吃下這樣神珍后,靈力也只恢復了這麼點。剛才他開口說**成,其實是為了唬住那些覬覦的人。

「殺!」

遠處,九龍山睚眥一族終於動手,那老嫗一聲低語,陡然閃身到卓一凡身後,腳步一震,地面上居然顯化出一輪封印法陣。

「嗡隆!」

四周廢墟再度崩塌,地表上的封印法陣,無數符文從中透射出來,如一根根藤蔓將卓一凡緊緊束縛,如裹粽子般。

卓一凡感到窒息,一聲大吼,體表神光涌動,將這些符籙崩開,瞳眸驀然鎖定了九龍山睚眥一族人。

這座法陣很古老,以平常手段難以化解,顯然對方是早有預謀的。卓一凡心知,這批人就是最早打自己主意的那群傢伙。

「轟!」

與此同時,卓一凡起身腳步一震,砰的一聲,這輪封印法陣碎裂成無數塊,散落四方。而那老嫗也直接崩壞了,碎裂成粉末,居然是一道虛身。

眾人心驚,凶才凶威無量,猶如魔神一般,獵獵魔威震得無數人心寒。

九龍山睚眥族這邊,櫻婆吐出一口血,目光與卓一凡的左邊的魔瞳對上,等時間渾身一僵,竟然無法動彈了。

「啊!……」

還有一些與魔瞳對視上的人也僵住了,難掩的恐懼從靈魂中肆意出來,他們一個個臉色發白,跪倒在地,簌簌發抖。

許多人驚異,不覺的閉上眼睛,這是何等邪異的瞳眸?讓人不敢對視!(未完待續。) 「嗡!」

凶才的左瞳散發邪光,再度淹沒了天地,那裡紫光熠熠,邃如黑洞,瞳仁邊旁的勾玉流轉,如漩渦般吞噬人的靈魂,帶來恐懼,殺戮,仇恨,怨念諸多負面力量,直達心靈,讓人為之癲狂。.

邪異的力量,橫貫天地,紫氣瀰漫,蒙蔽靈魂,一個個奇異的符文烙印在那些對視者身上,那種力量太過恐怖,當即令這些人渾身僵直。

連尊者都被懾住,不知是怎樣的一種秘力,居然可以影響靈魂,一個個莫名驚懼。

「殺!都殺了!我要殺!殺殺殺!」

一名年輕的尊者紅著眼,竟被恐懼之瞳撩撥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一記手刀,斬殺了一名年輕人。

接著,另一名尊者被驚動了,與這個年輕的尊者廝殺到一起,對方無緣無故殺了他的子孫,讓他憤怒。

「死!」

尊者戰鬥非同一般,如導火索般引發一場更大的戰鬥,靈學神術一出,神能四溢,波及到更多的人。

「特***!把我孫子打的連**都不認識了!給我納命來!」

不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戰局,可以注意到,其中有一半人都紅著眼,陷入一種六親不認,逮誰殺誰的癲狂狀態。

古城中可不像妖山那般,沒有禁制,也沒有神罰,少了這種制約,所有人都可以拿出最強的戰力,開戰後,立刻引發了一場亂戰,不分敵我的絞殺一堂。

「轟!」

靈光漫天,尊者齊動,各大勢力的尊者全部出手了。

戰了好一會,人們才反應過來,要去討伐這場禍亂的始作俑者,但已經太晚了,因為紅眼的人越來越多,幾乎見人就砍,讓他們無暇應付。

儘管卓一凡右瞳已喪失能力,但左瞳明顯比原先更強了,達到五重勾玉,靈動之境。一目讓人癲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