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樣的情況下,獨孤無心還是輸了,慘敗的輸了!

於是他也就從此消失了……

這一消失,又是近百年的時間!百年的時間之後當他再次出現時,那些據說是他祖墳的地方,多了小山一般的冥界武者的腦袋。

他,更強大了!

只可惜也是這時候,他找不到了對手——太古龍一,隕落了!炎黃帝國太祖的時代已經結束,太古烈早已登基!

面對這一切,獨孤無心據說長哭了三天三夜,最終留下了一句話便最後一次消失了。

這句話便是……

……

「霸劍已死,無心再戰!」

此刻想到了這一切,金步英本能地念出了這句話!

在他手裡的長槍彷彿也黯淡了幾分,不再閃爍著金黃-色的狂霸鋒芒!

四周其他的武者同樣獃滯了一般,無數人都是喘息著卻腦海里一片空白……

「多少年了?狂劍……還在我炎黃大陸!」

「她……她是狂劍獨孤無心的……孫女……」

「獨孤無心出現了!」

……

面對這一切,獨孤薇薇很滿意。畢竟所有的後生晚輩都會因為自家的長輩是個大英雄而驕傲和自豪!

獨孤薇薇就是在驕傲,就是在自豪。


她的爺爺,就是狂劍!

是曾經為炎黃大陸立下了赫赫戰功的絕世強者之一,是曾經數次獨闖冥界世界滅殺了無數冥界強者的大英雄!

更是現在整個炎黃大陸公認的九絕強者之一!

哪怕當人們將獨孤無心列入九絕強者之一的時候幾乎無人知道他的下落,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炎黃大陸,甚至不知道他會不會已經隕落在了冥界世界當中,但他終究還是所有炎黃大陸武者心裡公認的九絕強者之一!

此刻獨孤薇薇很驕傲,於是笑臉更甜:「喂喂喂,你們誰還要向我的恩公動手嗎?有的話,就出手吧!我獨孤薇薇已經不能藉助這柄破劍的力量了!你們不要怕喲!」

她說過自己只能使用身邊的短劍三次,而且已經用完了三次的機會!

但是……

那是破劍嗎?

當所有人知曉了她的身份來歷,想到了那叫做狂劍的傢伙,誰還敢繼續向她動手發難?

相信現在要是山本家的那名長老還活著或者是在天有靈,必定也已經是哭得淚流滿面了:娘蛋啊,你早說你爺爺的名字別扯你爹娘啊……要是早說你是狂劍的孫女,老夫給你跪舔都可以啊……

是的!

如果獨孤薇薇早點說出自己真正的身份,這裡還有人敢於向她發難嗎?

答案是,沒有!

……

「恩公……」

終於見無人敢於再次向前半步,獨孤薇薇卸下了自己在這裡算不得強大的魂力,急忙轉身蹲下,從懷裡摸出一枚丹藥送入了韓靖的嘴裡。

她的面色直到現在才沒有了驕傲和自豪,換做的,正是無盡的擔憂。

「韓長老!」

「長老大人……」

與此同時,雷家二長老、三長老等人也來了,急急地圍在了韓靖身旁。

「多謝姑娘!」

望著獨孤薇薇,二長老掙扎著不用弟子攙扶,認真地抱拳一拜。

這一拜,姿勢很沉很深,因為他拜的不僅僅是獨孤薇薇,更是獨孤無心!

「不用客氣,先前在什麼什麼魂煉千里當中,是恩公先救了我的!」微笑著,獨孤薇薇揮了揮手,稍顯豪爽洒脫。

接著收起笑容,她擔憂地說道:「你們是一家的嗎?先送恩公回家好嗎?」

「嗯!」

回答著,三長老趕緊上前試圖扶起韓靖,但一道劍氣赫然從天而降,毫無預兆下直接洞穿了三長老的背心。

「噗……」

「雷家勾結冥界武者,其罪當誅!」

來了!

又有人來了!

… 這一次來的人更多!

先是一道驚鴻破空而來,等到懸停之後,正是炎黃帝國的國師山本多!

看他現在依舊是神采盎然,但只要細細觀察,很多人很容易就看出了他的面色和平日相比有了幾分蒼白。在他那歷來都是圓胖紅潤的臉上,原本蓄著的鬍鬚似乎也凌亂了很多,如同雜草一般。

這一切,彷彿是他在不久之前跟誰戰鬥過似的。

之後便是越來越多的驚鴻破空而來。

金步英濃眉皺著,看到了自己麾下的一些將領,看到了他們身上的血跡和傷痕。


還有就是山本家的數百尖銳,大京七雄其他三家的尖銳,此刻也來了。

至於最後出現的便是雷家的人……雷破天昏厥著,雷平陽和雷鳴左右守護著他。但他們又都跟雷家其他的關鍵弟子一般是被囚禁著的,身體四周都是一道道特殊法器構築出來的囚牢。

「拜見國師大人!」

「恭迎國師大人……」

看到了這一幕幕,下方一些炎黃帝國的世家長者紛紛抱拳,做鞠長拜。

至於南星帝國、東華帝國,世外狂刀梁家以及其他帝國來的長者和賓客,則大多都是抱拳一拜就可以了,不必做鞠!

「國師,你剛才說什麼?」

直到這時,金步英望著上方冷厲懸停著的山本多,問道:「我家將士,為什麼受傷了?」

「哼!」

聞言,山本多冷哼一聲,身上煞氣瞬間更重,所形成的威勢立刻蔓延散出,使得天地變色。

不過,回答金步英的卻不是山本多,而是山本秋。

緩緩落下,山本秋不敢凌駕於金步英之上,直到同樣站在了地面上,他才抱拳道:「金將軍,當你們走後,你們可知道雷公城發生了什麼?」

「什麼?」

「哼,雷家果然勾結了冥界武者,所以當你們離開之後,冥界隱魅死士突然出現,試圖救走雷家上下一干人等!甚至於其中還有一名天尊境中段巔峰水準的傢伙,差點將我等全部滅殺!」

回答著,山本秋冷冷地掃過了四周其他雷家的長老和弟子,繼續說道:「好在蒼天有眼,危機時刻我家祖爺爺恰好趕到,擊退那名冥界強者后才救下了我等眾人!」

「這……這是真的?」

金步英覺得自己的心真的亂了:雷家到底是不是真的勾結了冥界武者?

見他懷疑,山本秋看上去儒雅一笑,望向了那些同樣已經落地的第一神將府的將士們:「金將軍若是不信,可以問問他們!」

等他話語落地,一名金家將領果然上前,抱拳道:「啟稟大將軍,山本秋少主所說的句句屬實!」

說到這裡,他回望了一下雷破天等人,繼續說道:「冥界武者親口說要殺光我們幫助雷家脫困!同時,我們的很多兄弟都是死在了冥界武者手裡!還有……雷小伊在最後依舊被冥界武者救走了,目前下落不明!」

「什麼?」

「小伊……」

「天哪……」

四周,安靜了!

看到了自家老祖和家主都被禁錮了起來,想到了落陽戈壁內那麼多的各家弟子都不見了,於是在場的二長老等人全部面色黯淡起來,甚至露出了毫不掩飾的絕望之色——雷家,亡了!

就算是金步英,也已經再次憤怒了起來,猛地望向了獨孤薇薇,喊道:「丫頭,今天的事情與你無關,本將念你年紀還小,所以只要你讓開道路,本將絕不為難於你!至於韓靖,本將必須將他拿下,詢問那些孩兒們的下落!」

他,要動手了!

但是因為他已經知道了獨孤薇薇的身份,所以只能以如此客氣的話語說出自己的決定——叫獨孤薇薇讓路,不要再護著韓靖!


這一幕和這些話語,頓時叫後來的武者感到了天大的意外:韓靖身前的女子是誰?憑什麼堂堂第一神將也對她如此客氣?

聽到這一切,獨孤薇薇的面色也越來越凝重了。

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濟,至少是在這裡絕對不是那些神將什麼什麼的對手。

她也知道自己的小劍真的不能再守護自己了,所以她開始越發擔憂了起來:韓靖,一旦被他們帶走,難說就是必死的結局。

只是……她也沒有看到韓靖的劍眉微微地顫抖了幾下,彷彿即將醒轉一般。因為……他聽到了某個名字!

……

果然,山本秋笑了:「小丫頭,看你長得俊俏,不如就讓出路來吧!回頭只要你乖乖聽話,本少難說收你做過偏房,那樣的話你這輩子可就有了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了!」

「額……」

「山本少主……你……」

只等山本秋話語落地,原本就在這裡並且私底下跟山本家關係絕對密切的一些武者真的已經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他們可都是早就知曉了獨孤薇薇的身份了,所以他們知道,山本秋剛剛說的話語或者就是自己在招惹一場死劫啊!

只可惜不等眾人繼續提醒山本秋,山本秋已經獰笑了起來:「哈哈哈……怎麼樣?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本少難說就跟對雷小伊那個賤人一樣,直接扇死你算了!哈哈哈……」

什麼……

雷小伊被他扇了耳光,在所謂的被冥界武者「救走」之前,還受了山本秋如此的羞辱!

二長老、三長老等人怒了!

只是比他們更怒的,還有一人!

「你……」

是韓靖!

或者是因為獨孤薇薇餵給他的丹藥真的是逆天的好丹藥,又或者是因為他的靈魂聽到了雷小伊被人羞辱並且被冥界武者帶走了,所以逼得他立刻醒轉,總之……他醒轉了!

此刻緩緩地艱難地站了起來,只見韓靖的染血白衫咧咧翻飛著,四周早已是他凌亂而狂暴的殺氣!

「我韓靖發誓,你會為此付出代價!同時……若是小伊有什麼不測,我韓靖定要你山本家九族滅絕!」

轟隆隆……

這是……

血誓!

才聽到了這一切,四周所有人又一次地全部睜圓了雙眼:韓靖,挑戰了整個山本世家,甚至揚言自己極有可能會滅了山本世家的九族!


這……是真的嗎?

山本世家的山本多,那可是炎黃帝國的國師,更是炎黃大陸九絕之一啊!

韓靖,瘋了?

於是依舊還在天際之上的山本多也笑了。

他的笑容帶著絕對的冷酷和陰寒,聲音更是帶著如冰的殺意:「哈哈哈……小子,你以為老夫會給你活過今天的機會嗎?」

他,要殺人了!

… 山本秋笑了,因為他知道韓靖必死無疑,而且他相信雷家也應該在這裡結束了。之後,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獲得雷家的雷葬邢台以及「明月十方」那些島嶼下的雷家礦脈!

還有……

傳說中的鳳女雷小伊,或者依舊會是他的菜,只要山本多幫他跟冥界武者說點什麼,雷小伊依舊會是他那大床上的玩物!

而山本多其實也是這樣算計的!

當初設計這場局,他所求的便是挑起兵家這一派系的內鬥,又或者,至少是分化一下兵家這一個同盟。

同時,他更希望這場局之後使得炎黃帝國和南星帝國以及其他類似於東華帝國等等強國交惡,到時候內憂外患,他的某個野心才能更快地實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