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燁發現自從剛剛那個命運之預判的技能出現後,他自己即便不使用,也能對與自己有關的事情作出很快的判斷,他認爲這是自己本身靈魂不在這個世界的靈魂之網內,因此距離自己靈魂越近的其他靈魂將要發生的事情,就越容易判斷,而自己其他幾個神的靈魂碎片,可謂是零距離的,那更容易判讀與它們有關的事情。

因爲這時候他已經大概知道莉莉婭的目的了,而且西莉亞要做的事情,從表面上看來,惡魔們還會歡迎,起碼會報着一個微不足道的希望。

估計這本來目的是想要誘惑自己進入深淵的女人,此時是想借着自己讓諸神替她解開束縛,想要直接殺死她是不行的,趙燁此時能感應到她的靈魂與她姐姐莉莉婭有極深刻的聯繫,而莉莉婭又與自己的其他靈魂部分有很深刻的聯繫,一旦殺掉她,自己未來的路就很不確定,只要一想,就可能弄巧成拙,比起按部就班的發展,諸神不會愚蠢到那個地步。

這應該就是莉莉婭會這麼幹的原因,這女人作爲第一個與自己來到這世界上發生深刻聯繫的,不是其他人能比較的,是無可替代的,正如生物幼仔第一眼看到的生物一般。

“哼,你們幾個沒有良心的傢伙,雖然我知道你們靠不住,不過算了,戰場也不是每個士兵都會替他的長官擋子,槍口,何況你們,”趙燁想罷,有些意氣消沉地說道,結果險些說了錯話。

他說這番話倒不是他迂腐,或者善良之類的,而是他一直以來受到的教育就是沒有人能強迫另外的人去獻出生命,當然自願的那就是極爲偉大,可以說用什麼來補償都不夠的,誰的命也不比誰珍貴多少,哪怕一個乞丐和總統之間,在平時的情況下遇到大火等等天災,也沒有理由讓對方替他擋災。

所以雖然他心中難過一陣,但也是很快回復過來,別人平時幫忙那也許算是一些義務之類的,但真要他們獻出生命,就得是他們完全自願。當然那真正的戰場上,必須要靠一致的命令才能損失最少,贏取勝利。戰場是特殊的地方,很多平時的道理就不能適用,正如牛頓定律都有自己的適用範圍一樣,沒有絕對正確,可以通用到一切地方的道理,哪怕是真理也一般。

“那又怎樣,之前我不過以爲你是個神眷英雄而已,神眷英雄自然由他的神去操心,平時我自然會聽從你的命令,但剛纔的情況,我可不認爲自己被拉入深淵後,我的神就會費力氣把我靈魂拉回來,你倒是不用擔心,”林舞似乎也有些愧疚,眼神沒有直接看向趙燁,但還是硬着口氣說道,不過怎麼聽都覺得有一股悲涼的意味。


趙燁沉默了,他知道百年戰場上,戰死的靈魂會被大陸和深淵同時牽扯吸引,各有一半機率投向一方,投向大陸的自然很好,如果是英雄,一般轉生後要麼直接就是英雄,要麼只需要十幾年後就能重新具有英雄的資格,投向深淵的就得靠他的神,或者其他神出手拉扯回來;但如果不是英雄,是其他的追隨者戰死,如果靈魂潛質不強,或者戰後諸神消耗太大,那諸神就不會浪費神力了,反正每年還是有一些新靈魂分裂出來,彌補這些空缺。

所以自己來的時候後,纔會把自己的名字都刻上,爲的就是保證英雄們這中堅戰力不被削弱。而一旦進入深淵,要麼是永久的死亡,要麼就得投靠惡魔,在無邊的孤寂中度日。

其他幾個人也是沉默不語,包括藍斯在內,他們選擇這條路本身就是想要變強,想要控制自己的命運,因爲即便是平民,雖然生活大都平安,但壽命一是短,要受到各種疾病等折磨,以及衰老等等,而且每當百年戰爭,平民死亡的機率也不比在戰場上的他們少,因爲那時候就是墮落怪物們興風作浪的時間,由於大部分英雄都被調去百年戰場,雖然絕大部分平民由於就在大陸上,被直接拉進深淵的可能性很小,但也有相當數量會被誘惑成墮落怪物的。

當然也不是單方面,墮落怪物也會被淨化,靈魂重新恢復成大陸上的靈魂,但那個就是要消除全部記憶和意識的,與死亡沒有絲毫分別。雖然這樣的話,大陸的智慧種族人數是相對平衡的。

這些願意走英雄之路的人,都不想被當成隨意可以殺戮的對象,雖然進入百年戰場是很危險,但一則這是責任和榮譽,二則也是唯一一條可以控制自己命運的路。 高塔裡面.出乎意料的.並沒有多少灰塵.也許因為這裡有許多散發著惡臭的水的緣故吧.

「呃啊.」我自然的發出了慘叫.這股臭味是水很長時間不流動而散發出來的.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嗚嗚..」米婭也連忙捂住了鼻子.不過這股味道就算是捂住鼻子也會從嘴巴里進來:「好臭唔.這.這是什麼啦.」

拉邦後退了一步.示意我們先退出來.讓空氣流動.並且同時跟我們說道:「這是水塔.用來控制下水道系統的水壓的.還真是奢侈的建築啊…不過看起來真的是停用了不少年了.」

我們足足等了好一會.才讓那一股惡臭稍微減輕了一點.

「進去吧.」科瑞特如此說道.然後先行走了進去.裡面的氣味依然不好.但是可以忍受了.而裡面很是昏暗.一架長長的爬梯通向頂層.其他的便沒有什麼可以值得一提的了.

這讓我有點擔心.畢竟.我還期待著水塔裡面會有什麼複雜的魔法陣之類的呢.不過也有可能都在頂部.

「嗯…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也沒有什麼魔法流動的感覺.」科瑞特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啊啊.總不能好不容易來了之後又無功而返吧.我向前走去.然後準備登上爬梯爬上頂端一探究竟.但當我的手剛剛接觸到梯子的時候…….

【塵封的就應該繼續塵封.逝去的也應該保持這樣.不管你在追尋什麼.陌生人.三思之後離去吧.】

這樣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面.突兀無比.而如果說蔓藤的聲音是溫柔的環繞在耳朵之中.這個聲音就是略微粗魯的鑽入了我的腦袋.讓人暈眩.

「怎麼了.」拉邦看到了我的表情.如此問道.但是他的表情也變了一下.和科瑞特對視了一眼說道:「剛才有輕微的魔法流動.」

「啊…啊.啊.」我迷糊的回應著.過了一會才說道:「剛才我一碰到這個梯子…一道聲音就直接蹦到了我的腦子裡.」

維羅妮卡看了看四周的昏暗環境.打了一個顫:「咦..幽.幽靈.對不起幽靈大人..」

科瑞特則是明白這當然不是什麼幽靈.他也立刻走過來摸了摸那個梯子.一瞬間.我看到他也愣了一下.

「啊…我也聽到了…這似乎是一個高級的心靈感應.」科瑞特如此說道.

而我卻露出了高興地神情.至少.這代表了我們來對地方了啊哈哈.

想到這裡.我就接著爬了起來.我接觸到梯子的時候.聲音再次出現.不過這一次我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爬了起來.但是當我爬到第三個階梯的時候……

【既然你選擇繼續.那麼代表你對於你所追尋的事物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請記住.事情永遠不會完全如你所想.】

新的心靈感應傳了過來.這讓我再次一愣.而我僅僅是一愣而已.接著.我又爬了起來.可是.就當我再爬了三個階梯的時候.又一條心靈感應如期傳來:

【我不能阻止你追尋真理.因為我也信仰著真理的存在.可是有時候.真理並不是如此容易接受的.仔細考量.】

這些心靈感應似乎都是預定留言一般的存在…設下這個的魔法師.正在嘗試勸阻任何來找尋他的人回去.

「每過三個階梯就會有一道心靈感應…啊啊.看起來這個魔法師還真是不想讓別人打擾他啊.」我說著.低下頭看了看其他人.

拉邦聳了聳肩.然後也爬了上來:「別管怎麼說.我們必須去探尋.」

「抱歉.也許前面真的會有危險.嗯…你們已經幫助我到了這裡.之後的我應該可以搞定了.」科瑞特真誠的說道.

我有點不爽的看著他.然後一手扶著梯子空出一隻手向他揮了揮拳頭:「喂.你這傢伙怎麼總是這麼客氣.我們當然會幫助你到最後.」

科瑞特有點臉紅的撓了撓頭:「再次抱歉…這也是我的一個不好的習慣啊.是啊.我在客氣什麼.你們可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朋友了.」

聽到科瑞特這麼說.我還真是有點高興.於是我看了看四周壓抑的氣氛.有看了看其他人.大喊著鼓舞著氣勢:「好.那麼我們就一起上啦.別管什麼危險什麼真理的.總之得到了復活魔法之後復活科瑞特的父母然後大家一起吃莎柏林娜的巧克力.」

「你還真是成長了許多啊.」拉邦欣慰的看著我.然後笑著說道:「老爺子也來了精神啦.不過我這一條胳膊有點費勁.所以你們這群年輕人可得爬慢點.」

「唔.巧克力會讓人家發胖啦~」米婭如此說著.但是身為可愛吃貨的她還是舔了舔粉紅的嘴唇高興地開始攀爬.

於是.我們就按著我、拉邦、科瑞特、維羅妮卡、米婭的順序爬開了梯子.雖然那魔法師留下的勸阻心靈感應留言接連不斷.但是.這可勸不住我們的決心啊.

【思考上的打破規則是好事情.但是行動上的打破規則卻不一定是.】

【離開吧.趁你還沒有得到被毀壞的夢想之前.】

【你的堅定和當初的我一樣.但是我希望你不會和現在的我一樣陷入深深地後悔當中……】

【既然到了這裡.你一定是知道了大部分內幕的人.可是.依然有許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而你也不會想要知道.】

【一切都需要代價.如同人們說的.事物需要等價交換.代價也許不是實質的.但也許會比實質的代價更加讓人絕望.】

【如同規劃魔法的迴路一般.你有時候需要轉頭.】

【回去吧…回去吧…】

【再走幾步.你就真的會見到真相了.這與你聽聞的還有幻想的絕對不同.】

【最後的警告…如果我還活著.我也許會親自告訴你.如果我沒有.那麼你也就自然會得到最好的警告了……………】

一條又一條的心靈感應不斷的干擾我們.魔法師不厭其煩的設下了整整一爬梯的魔法留言來勸阻我們.而且那些警告的內容又是如此的耐人尋味又讓人感到不詳.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們已經不能半途而廢了.

我想起了當初在南部大陸的遺迹所接受的那個所謂追求真理的考驗.那個教會我追求真理要先學會忍受孤獨的考驗.和這一次有些相像.卻有也有不同..這一次的魔法師試圖告訴我們.真相併不容易讓人接受.

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卻突然發現爬梯中斷了.我已經來到了最高端的一個小平台上面.而那通向高塔外的大門就在眼前.

其他人也爬了上來.這小小的平台僅僅夠我們站的.挪一個地方都有可能掉下去.所以我把手放到了那幾近腐朽的木頭門上.回頭看了看其他人.

「對不起…維羅妮卡準備好了.」維羅妮卡強做堅強的說道.

「請開啟吧.」科瑞特也點了點頭.

於是.我推開了大門.

繼而.如同一個世紀之前的強烈閃光又出現在了這個塵封已久的高塔上面.整個安德菲爾城的人都被吸引了目光.

…………………………….

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宅邸.

就在安德菲爾城的正上方.但是下面的人如同看不見一般無視了這宅邸.但是我們確確實實的站在了宅邸的玄關裡面.順著門的窗戶往外邊看去.那是高高的天空.甚至有幾隻高空飛鳥飛過.

「這…」拉邦嘗試著打開門.可是門卻被鎖上了.

毫無疑問.這裡就是魔法師的居所了.而魔法師果然就如同我們所想的一般.就住在安德菲爾的下方.可是他每天看著自己的家園.為什麼不下去呢.

【請過來吧…順著走廊一直走.終於有人來了呢.這也是那所謂的命運吧.】

心靈感應毫無徵兆的再次響了起來.但是這一次不像是留言.而是確確實實對著我們說的.

我和其他人對視了一眼.然後決定就按那很有可能是魔法師的人說的做.

這宅邸就如同普通的貴族宅子一樣.有著一些藝術品裝飾.但是並不是十分的華麗.整體色調溫暖而普通.擺設的風格也很古典.而四周都是一塵不染的.

但是有一些東西普通的宅子絕對不會有..比如說用小翅膀飛翔著的掃把、正在跟著掃把到處跑的長腳的垃圾桶.還有擁有會動的眼睛的油畫…這些似乎都是經典傳說中的魔法師家裡的必備設置.不過事實上.這樣的魔法可絕對不簡單.單單是讓掃把飛起來就是一些魔法師的極限了.更別提讓他自己執行清掃了.

這個魔法師的確有夠強.他強到了能夠讓這樣一座魔法之屋真實存在.

而我們就要見到這個魔法師的本人了……

「走廊的盡頭.是這個房間吧.」我說著.然後打開了房門. 氣氛陷入一陣令人難堪的沉默中,牆壁上搖曳的光輝仍舊在頑固地照亮着這片地方。

很快有人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時一個,接着是兩個,最後大廳內只剩下趙燁以及莉莉婭姐妹兩個。

“呃,我忘了問你們,爲什麼她又變得和你一樣?”趙燁不想再提那個有些沉重的話題,就算自己那個世界,要想平安活的好,也得頗靠一些運氣的,誰也不能否認這點。

“這是一項每天都要消耗大量信仰力的技能,可以壓制深淵帶來的氣息,與淨化之光有些類似,不過沒有它的效果那麼徹底,只是儘量讓她的靈魂靠向原來的一面,但這種技能我也支持不了多久,最多一年吧,”莉莉婭正在替懷裏的妹妹西莉亞整理頭髮,那種細心,讓趙燁簡直以爲她是對待女兒,又或者一個寵物一般。

“是嘛,如果我沒有想錯,你應該想讓諸神幫助她徹底解決這種束縛吧?但不知道有沒有前例?諸神的能力我還不完全清楚,雖然他們的確足夠強大,”趙燁想了一下還是問道,他對西莉亞還沒有什麼惡感,對方只是嚇了他一下,不過這姐妹靈魂上的聯繫可真夠深刻,居然可以直接壓制住黑暗深淵的誘惑和束縛,想必西莉亞就是莉莉婭分裂出的一部分,正如母子親情往往可以做出很多難以思料的事情,他對這種情況,倒也不太奇怪。

“沒有那麼簡單,你肯定以爲諸神非常看重你,所以就可能出手幫助你身邊的人,是嗎?”莉莉婭看向趙燁,不過倒沒有什麼諷刺,語氣卻有些沉重。

“呃,是這樣,”趙燁一下子被她看穿心思,感覺有些尷尬,看來自己的預判還不是完全準確。

“不過,你想的也差不太多,起碼諸神是不會對付你身邊的人,起碼不會主動替你對付,只要還在你的應付範圍之內,並且不對你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就不會隨意出手,溫室中是出不來神的。我讓她留下來,也就是這個原因,因爲將來很可能就需要你來把她救出來,雖然這會消耗很多,就算主神也會感到可惜的信仰力,要將已經進入深淵轉生過的靈魂,重新回覆原狀,這個方法雖然不復雜,但消耗卻很大,”莉莉婭說着。

“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你白白幫忙的,”西莉亞離開了姐姐的懷抱,站起來說道,幾乎一樣的面孔上卻有另外一股神色。

“作爲同時擁有大陸和深淵技能的我,戰鬥力可是超過一般的追隨者,甚至姐姐在很多時候,都不會比我好用,不過話說回來,剛纔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姐姐爲什麼會走出那沉悶的教會,”西莉亞帶着一些自豪說道,最後居然還向趙燁拋去一個令他感覺有些奇怪的眼神。。

“西莉亞,看來我要加強對你另外一面靈魂的壓制了,”莉莉婭嘴上有些生氣地說道,但趙燁卻能感覺到她似乎有些羞澀,也許西莉亞就是她內心中的另一部分。

“好好,我親愛的姐姐,你的一些事情我是會保密的,爲了維護你神聖牧師的形象,”西莉亞倒是並不怎麼害怕似的,帶着揶揄的口吻說道。

“那好,你們先談談吧,不過我希望你的技能有效,萬一被其他英雄發現她身份,恐怕很麻煩,”趙燁起身要回到自己房間,但還是斟酌兩句,把一些擔心說了出來。

“除了神和著名英雄,是沒人能感應到我的不同,在姐姐的技能之下,何況我現在的靈魂之強,也不比很多一般的英雄差,”西莉亞卻不擔心。

恰恰相反,我就認識兩個著名英雄,不過看起來這大陸上還在活躍的著名英雄倒是不多,危險應該不大,趙燁安慰着自己,走進了原來的房間。

一身疲累,在趙燁躺到牀上才發作起來,剛剛都在心情緊張中,現在稍微放鬆下來才感到痠疼無比。

當趙燁剛剛合上雙眼,想要睡一會的時候,他身邊一直跟着的六個光精靈,卻飛到房間一處角落頭碰頭地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蘭蘭姐,你知道命運主神是什麼東西麼?”一個光精靈問道。

“那好像不是東西,應該是個神吧,我好像有些印象,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她們的頭頭,光精靈蘭蘭皺着小眉頭說着。

“哦,那麼說,我們跟着他以後也能封神?”另外一個光精靈有些興奮地說道。

“這個,可能吧,好像是有一些例子,光輝主神手下的淨化之神就是一個光精靈出身的,”蘭蘭似乎想起什麼,同樣有些興奮。

шшш◆тTk ān◆¢ ○

“嘿嘿,嘿嘿,”其餘幾個光精靈轉頭看向快要睡着的趙燁,然後狡黠地笑了起來,此時她們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孩子的樣子。

趙燁正感到迷迷糊糊地要睡着,突然臉上傳來一陣涼風,腿上不知道還有什麼小東西在捶着,只是力道太小,幾乎感覺不出來,但隨後就感到肌肉上一陣清涼的感覺出現,白天那些疲勞一下子消散了許多。

他睜開眼睛,一看卻是很久都沒怎麼理過他的幾個光精靈們,自從他勤於鍛鍊,對廝殺也慢慢習慣後,這些光精靈雖然仍舊圍在他身邊,不過明顯就消沉了許多,今天能這麼主動服務還是頭一次。

“咦,你們幾個平時都遊手好閒,什麼都不幹,怎麼今天這麼勤快,”趙燁看到幾個上下飛舞的光精靈,心裏有點慰藉,心道還是這些純真的小傢伙可愛,不用那麼多心思。

“嘿嘿,主人,以後我們每天都會幫你消除疲勞,您也要快點進步啊,”光精靈蘭蘭飛到趙燁臉上,幫他揉了揉眼眶,還小心地向他眼睛上吹了幾口氣,趙燁立刻感覺眼睛一陣清明,被白天瀑布沖刷造成的隱隱痠疼感也沒了。

“那好,這樣倒是真的很舒服,”趙燁在幾個光精靈的服侍下,發現睏意更重了,連對方的稱呼改變也沒有留意。

“不過,主人啊,等您以後將來成爲神,可不要忘了我們姐妹,您將來可是主神之一,一定會有很多空位置的,我們不要多,給六個就行了,”孩子就是孩子,她們不可能把自己的目的掩飾多久,只有得到對方的承諾纔有動力繼續做下去。

啊,趙燁聽到這裏,冒出一陣冷汗,看來這神的誘惑,真的太大,連這純真的光精靈都經受不住誘惑。

這裏的民衆們平時對神不屑一顧,因爲神大多數時候都對他們沒有直接強制力,不過心裏肯定也是非常羨慕神氏們。也是,在自己那個世界,大多數人口上也都很看不起官僚,但多數心裏還是羨慕對方的權力和待遇,都是一回事。


趙燁明白得很快,不過也沒有產生什麼牴觸心理,小孩子更容易被各種好處誘惑,不過她們不會有多少心思掩飾。

“好好,只要你們平時多聽我的話,不要整天只顧着玩鬧,我會在以後給你們那些位置,”趙燁剛剛經過那場算是衆叛親離的一幕,不由自主地就想拉攏些可靠的,隨口也就許下這個承諾,反正在他看來那事情還不得幾百年後才能兌現,對目前沒有什麼關係,先享受一下再說。當然最主要的是她們不會掩飾什麼,這讓他感到不用費心思,有一種難得的輕鬆感。

“嘿嘿,主人,您真是慷慨啊,連光輝之神那裏,我們也只有一個姐妹成神,我們以後一定會全心全意爲您服務的,”蘭蘭本來是順口說得,只是爲了不讓其他五個失望,沒想到趙燁一口就答應下來。聽完後,其他光精靈更是高興,比剛纔更加努力地用自己的能力給趙燁鬆筋骨,差點讓趙燁舒服地立刻睡過去。

如果其他幾個人聽到這裏肯定後悔不及,不過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能雪中送炭,就算你動機不算良好,也會得到別人大力回報的。不過以後他們自然會改變態度,但那效果如何,就不是一回事了。

“光精靈受到您的激勵,靈魂強度上限第一次得到突破,上升一點,當靈魂強度上限上升超過十點時,將由四階晉升到五階”這時腦中傳來一個消息讓趙燁稍稍清醒過來。

他清楚,不考慮神的特殊,只有英雄他們的靈魂強度才能直接一比一轉化成相應的攻防數值,其他戰力就不行,這是由於靈魂特性的不同。比如那些低階兵,就算有運氣升了二十級,進入上一階,靈魂強度上限已經提升了十點,但也只能增加兩點攻防,合計四點數值,連一半都達不到,追隨者們就好得多,基本上就接近一比一。

不過這些對光精靈無用,趙燁看到她們能力中,攻防仍舊爲零,只是幾個技能和特長效果有所增強。 魔法師就坐在房間正中的紅木搖椅上.他的身旁還有一個背對著我們而正對著他的搖椅.而他本人正在看著我們.

這就是那個掌握了復活與永生之術的魔法師啊.他沒有沒有鬍鬚、沒有頭髮.甚至也沒有眉毛的臉上看起來只有四五十歲.身上的長袍並不是傳統的魔法師法袍.而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大睡袍.他正用很是睏倦的表情看著我們.

而當我們踏入了這房間的時候.不要說拉邦和科瑞特.就連我還有米婭維羅妮卡都感覺到了十分明顯的魔法元素流動..那是一種如同面臨不會觸碰到你身體而直接穿過你的風的感覺.

【你們好…請原諒我.不能起身歡迎.】

我們雖然已經面對面了.但是老魔法師依然沒有開口說話.似乎他能夠移動的只有他的眼睛了.而這時我也注意到了.那個搖椅的移動是因為同樣有魔法在推動它.

「您…請問您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魔法師.」科瑞特似乎想說出魔法師的名字.不過他突然發覺自己一直沒有關注過這個魔法師的真正名字.只知道他姓懷而特.


「發生了什麼.」而拉邦則直白的問出了問題:「你的身體上面有著超乎想象數量的魔法元素在運動.這可真是新奇.」

【我知道.你們需要答案.你們不顧勸告執意上來的行動已經告訴我這一點了.所以.請坐下來.然後再繼續這場談話.好嗎.】

心靈感應還未結束的時候.房間里的五張椅子就緩緩飄浮起來然後落到了我們身後.

我點了點頭.然後坐了下來.雖然我心中充滿了問題.不過這時候還是應該有點耐心為好吧.

【很好.而接下來.是最後的警告了.真相併不是那麼容易讓人接受.你們真的想知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