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也就是在光線斷裂的那一霎,古諺柳璃盤坐之地的一片黑暗樹蔭中,兩道黑芒猛然暴掠而出,以一種極為狠辣的速度,暴刺向兩人後腦勺!

嗡!

黑芒涌動的瞬間,那早就如臨大敵的柳璃眸子中頓時有著碧綠光芒涌動,玉指彈動,兩道綠色光芒自其指尖暴掠而出,將那兩道凌厲黑芒盡數擊碎而去。

「沒膽子的鼠輩,終於是忍不住了么!」

閉目假寐的芊寒,冰清美眸也是在此刻陡然睜開,那張清冷精緻的臉頰,卻是攀爬上了一絲冰冷之色,目光偏轉,最後鎖定了右側方向的一顆巨樹上。

「給我滾出來!」

芊寒玉足前踏一步,璀璨劍光在夜色下爆發開來,直接是以一種無可匹敵的威勢,對著那巨樹斬了過去。

轟!

隨著劍芒劃過,那顆參天巨樹頓時爆炸而開,漫天木屑飛濺,一道詭異的黑光,也是從中暴掠而出,最後落至遠處的地面,黑光蠕動,竟是化為了一道黑影。

「嘿,你這丫頭果然隱藏的深……」黑影凝聚,一對蘊含著無盡陰森的目光,從中射出,最後鎖定在了芊寒嬌軀上。

芊寒靜靜而立,微偏著頭,冰清雙眸盯著那道黑影,淡淡的道:「你應該早就在落蒼城了吧?但你卻始終不敢暴露,但如今一進入這核心地帶就迫不及待的動手,看來這裡少了什麼落蒼城沒有的人……」

「讓我想想,那人應該是落蒼城的黃岳吧?」

黑影並沒有答話,但那愈發陰冷的目光似乎是暴露了什麼。


「報上名來吧,我對無名鼠輩沒太大的興趣……」芊寒璀璨銀髮輕輕飄動,玉手持劍,那副慵懶的姿態,倒是別有一番風情。

「嘿嘿,死者沒必要知道什麼,不過,你可以稱呼我為死亡使者!」

黑影蠕動,森森的聲音,帶著令人頭皮發麻的殺意,在這片林間悄悄的散發而開。

篝火在林間升騰,但那焰火跳動間,卻彷彿沒有絲毫的暖意,一絲絲陰涼而邪-惡的氣息,盤繞在這片林間。

從那道詭異黑影之中滲透出來的氣息頗為的怪異,有些類似殺意,但卻更為的陰沉,而且死氣沉沉,似乎沒有半點的生機涌動。

但面對著這般古怪一幕,柳璃與柳奎皆是如臨大敵,從那道鬼魅黑影上,他們能夠察覺到一種極為危險的波動,那種波動,比任蒼更為強大。

柳奎對著柳璃使了一個眼色,後者也是輕輕點頭,隨時準備著抽離封印,驅動體內那股龐大的力量,經歷過今日那一番大戰,她那原本柔弱的性子也是稍稍改善了不少,至少不會再出現怯場的事。

如今的古諺則是處於養傷狀態,受不得太大的驚擾,他們這邊的主力戰鬥人員便只剩下了芊寒與柳璃,雖然面前暫時出現的敵人似乎僅有一人,但他們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死亡使者?看來是踏入生死境了啊!」芊寒美目在那道黑影身上緩緩掃動,突然笑道。

「你眼光倒是毒辣,不過,你仍舊得死!」

黑影之下,那對陰冷的目光顯然是凝了一下,顯然芊寒那彷彿能洞察一切的目光,讓他有些不安。

「在我面前說這話,你資格倒是欠了不少,想保住小命,趁我還沒動手慾望之前,自己滾吧。」芊寒唇角掀起一道誘人的弧度,倒是有些興奮起來,不過那番模樣,卻彷彿是在驅趕著一隻討厭的蒼蠅一般。

「嘿,我坐山觀虎鬥看了一場難得的好戲,眼下你們這群傷兵殘將,竟然還能作出這般姿態?」黑影冷笑道。

芊寒微微低頭,白皙雙手持劍,然後一點點將那透著寒意的劍鋒拔出,道:「既然如此,那你還是永遠的留下吧。」

「好大的口氣!」

那自稱死亡使者的黑影聞言,卻是森然一笑,一絲絲黑色的能量在其周身遊動,滲透著一種陰冷之感。

「你們看好古諺。」芊寒目光看向柳璃等人,輕聲道。

「嗯。」

柳璃與柳奎皆是重重的點了點頭,他們這批人馬,現在古諺因為傷勢暫時無法動手,戰鬥力的確是最為虛弱的時候,不過不管怎樣,他們也必須將古諺護著,想來以古諺的恢復速度,很快的便是能夠再度回復戰鬥力,到時候也不用再擔心眼前這神出鬼沒的傢伙。

「憑他二人,恐怕還守不住!」死亡使者一聲怪笑,旋即眼神陡然陰寒,五指探出,猛然一彈,五道瀰漫著那種死氣的黑光便是對著芊寒暴掠而出。

嗤嗤!

黑光掠過,空氣彷彿都是被劇烈的腐蝕著,那地面上,更是直接出現了五道印痕,顯然,這死亡使者的靈力比起普通的靈力,殺傷力更為的強大。

「在我面前玩這套,你還嫩了點!」

芊寒雙眸此刻變得深邃猶如夜空,她彷彿不再是那單純的少女,而是歷經輪迴的強者,劍芒劃過夜空,而那五道黑光直接被震成了虛無。

唰!

而在那五道黑光爆炸間,芊寒的嬌軀,也是快若鬼魅般的出現在那死亡使者上方,一劍斬下,劍刃席捲而出,直接是化為一片劍雨,毫不留情的對著那死亡使者籠罩而去。

劍芒鋪天蓋地而下,其中瀰漫的可怕威勢,也是令得那死亡使者眼神有些變化。

咚!

劍芒轟然落下,那片本就在崩塌的地面更是直接爆裂而開,而那死亡使者的身影也是在這一劍下爆裂而開。

「死了?」

柳奎等人望著這一幕,卻是一怔。

不過在他們錯愕間,芊寒身形再度消失,一道劍芒,凌空斬出,而後快若閃電般的對著右側某處暴掠而去。

「嗤!」

紫黑光芒掠過半空,而後狠狠的轟中一片陰影之中,當即便是有著一道悶聲傳出,而後一道黑影狼狽的倒射而出。

「這點把戲,也有臉在我面前施展出來?我縱橫這片天地時,這世上還沒你這等貨色呢!」芊寒冷笑的望著那倒射而出的黑影,這傢伙的手段倒也算是奇特,如果換作其他人與其對戰的話,倒還真會有些措手不及,不過這在她看來,卻是相當的稚嫩。(未完待續……) 死亡使者腳尖在虛空急速點動,最後方才略顯狼狽的穩下身形,那對目光當即便是變得陰冷許多,他死死的盯著芊寒,也不廢話,印法一變,便是有著澎湃的黑芒從其體內爆發而開。

黑芒帶著那種死氣沉沉的味道,閃電般的在林間蔓延而開,最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將芊寒所籠罩,隱約間,在那黑幕中,彷彿是見到道道鬼影閃掠,陰森陣陣。

這些鬼影極為的邪異,一出現,便欲瘋狂的對著芊寒體內侵蝕而去,不過每當這些鬼影侵蝕到芊寒的身體時,便是會被一道劍芒震開。

「還不動手!」

而在見到自己施展的招式竟然對芊寒沒有太大的作用時,那死亡使者眼神終於是掠過了一抹驚色,而後低沉的喝道。

咻!

就在他這道喝聲落下時,那陰暗的森林中,又是兩道黑影暴掠而出,他們也不理會暫時被死亡使者拖住的芊寒,磅礴靈力涌動,直接是化為大手,狠狠的抓向正在閉目養傷的古諺。

柳奎一直都是保持著最大的警惕,因此當這兩道黑影陡然出現時,他雖然驚了一下,但卻並沒有慌張,體內靈力呼嘯而動,急忙施展靈訣相迎。

「滾開!」

不過柳奎的實力與這兩道黑影差距顯然極大,靈訣攻勢剛剛施展而出,便是直接被那兩道兇悍的靈力大手所震碎。

「大哥,讓我來吧。」

而就在柳奎被震得狼狽後退時,一隻纖細玉手卻是抵住他的後背。將其扯開。碧綠能量如同翻滾的樹海涌動而出。化為一片光幕,矗立在前方。

轟!

靈力大手狠狠的轟在那片光幕之上,頓時爆發齣劇烈的漣漪,但卻並沒有立刻崩潰,而是在堅持了一會後,方才咔嚓咔嚓的爆裂而開。

砰!

而也就是在這短短的霎那間,那包裹著芊寒的黑暗光幕,已是徹底的被震散而去。芊寒一臉冰冷的掠出,眼中有著令人心悸的殺意涌動,長劍刺出,劍芒便是洞穿虛空,狠狠的刺穿了那死亡使者的身體。

不過,劍芒洞穿身體,但那死亡使者的身體中卻並沒有鮮血流淌而出,顯得極為的怪異。

「嘿嘿,我的身體早就被死氣侵蝕,你殺不了我的!」死亡使者抬頭。森然笑道。

「不過剛踏入生死境,也敢口出狂言?」芊寒冷笑一聲。五指翻轉,白皙玉指一指點出,一道奇異力量閃電般的對著後者眉心之處暴刺而去。

見到這一次的凌厲攻勢,那死亡使者眼神也是一變,掌心舞動,濃郁的黑光在其面前形成道道黑色光幕,而其身形也是在此刻暴退。

砰砰砰!

面對著那重重防禦,芊寒施展的能量直接是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速度盡數將其摧毀,而那死亡使者也是被逼得險象環生,極其的狼狽。

「周易,你們還在磨蹭什麼!」

而在拚死著抵禦著芊寒攻勢的死亡使者,在狼狽倒竄時,嘴中也是猛的大渴道。

「殺了她!」

聽得死亡使者的喝聲,那兩道黑影明顯也是一顫,旋即眼中殺意暴涌,澎湃靈力席捲而出,竟也是達到了半步生死的層次。


兩人實力盡數催動,那等狂暴壓力,也是瞬間令得柳璃俏臉一變,顯然也是沒想到,這突然竄出來的兩人,實力竟然也是絲毫不比任蒼等人弱!

「不會讓你們打擾到古諺哥哥的!」

壓力瀰漫而開,柳璃銀牙一咬,撩起衣袖,指尖血跡滲透而出,然後閃電般的點在皓腕處的封印之上。

「二段封印,解除!」

在柳璃的皓腕之上,隱約能夠見到三道封印的存在,而此時,她的指尖,則是落到那第二道封印處,一聲輕喝,澎湃的碧綠光芒,也是從其體內,瘋狂的席捲而開!

轟!

磅礴的碧綠能量,在此刻如同濤浪一般,猛的自柳璃體內席捲而開,那等強悍程度,竟是不遜色面前周易蔣徹任何一人!

周易二人,顯然也是因為柳璃體內突然爆發的強大力量驚了一下,在白日古諺他們與雲震谷開戰時,他們也見到了柳璃擁有著不弱的實力,不過那與他們相比依然還有著不小的距離,但現在,柳璃的實力,卻是在他們眼皮底下,迅猛提升,直接追上了他們,這一幕,即便是他們都是忍不住的暗感震驚。

磅礴力量涌動,柳璃玉掌揮動,碧綠能量宛如晶瑩翡翠般在其掌心凝聚,最後蘊含著驚人的波動,與那周易二人狂暴的掌印正面相撞。

砰!

狂暴的靈力在這一霎那爆發而開,周遭地面的枯葉當即爆成一地粉末,而後被那狂風勁風吹散而開。

柳璃嬌軀也是被那股狂暴勁風震得連退數步,碧綠光芒急速的閃爍著,將那等侵入體內的勁風盡數化解而去。

周易二人同樣是被震退了一步,他們畢竟是兩人聯手,即便柳璃實力突然暴漲到與他們持平的地步,但畢竟他們依舊佔據著上風。

不過雖說事態並沒有脫離掌控,但柳璃爆發的力量也是令得周易二人-大為的驚訝,目光飛快的看了一眼遠處狼狽不堪的死亡使者,眼瞳都是忍不住的狠狠縮了一下,對於後者的實力如何,他們再清楚不過,沒想到即便是以其之力也是在那少女手中落得如此狼狽之局。

「速度解決!」

強行壓抑住心中的驚濤駭浪,周易二人對視一眼,皆是狠狠的一點頭,原本他們以為藉助著死亡使者出手,必能輕易的收拾掉古諺等人,但誰都沒想到那一直都是未曾怎麼認真出過手的芊寒,竟然擁有著如此可怕的實力。

再眼下。他們也必須儘快的解決掉出手的柳璃。不然一旦等待古諺退出深層次的養傷狀態。那時候局面便將會立刻逆轉。

在見識了今日古諺的戰鬥力后,就算是周易以及蔣徹,都沒有把握能夠將他們擊敗,而且,他們原本請來的幫手死亡使者也不僅沒有取到絲毫的效果,反而被深藏不露的芊寒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

所以這局面,必須速戰速決啊!

轟!

凶光從周易二人眼中閃掠而過,他們幾乎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猛然一步跨出,極為默契的同時出手那等強大壓力,直接是將柳璃盡數籠罩。

「死魔印!」

黑光自兩人手中瀰漫而出,最後竟直接是化為兩尊黑色巨印,巨印之下,瀰漫著鬼臉符文,一股股充滿著死氣般的侵蝕不斷的散發而出,而後當頭便是對著柳璃狠狠的轟了過去。

那種黑光極其的詭異,那種黯淡的死氣雖然不是正統的生死境的生死之氣,但也是極為的難纏。被侵入體內也會極其的麻煩。

柳璃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那種詭異能量的難纏,當即俏臉也是凝重許多。玉掌之上碧綠能量凝聚,令得她的手掌看上去猶如晶瑩剔透般的翡翠。

砰!

翡翠玉手閃電般的探出劃破空氣,短短瞬間便是化為十數道掌印,狠狠的落在那鬼印之上。

轟轟!

翡翠般的掌印落至鬼印之上,磅礴的能量,也是將那兩道鬼印震得劇烈的顫抖著,隱隱有著崩潰的跡象。

「哼!」

見到柳璃的攻擊也是如此凌厲,而且似乎並不懼怕他們那種生死之氣的侵蝕,周易二人也是一聲冷哼,一拳狠狠的落至鬼印之上,澎湃靈力呼嘯而出,在那等靈力灌注下,兩枚死印也是變得如同山嶽般沉重,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道道翡翠掌印壓爆而去。

陡然大增的壓力,也是令得柳璃額間有著汗滴滲透出來,雖說體內那種神秘的力量她如今能夠掌控一些,但畢竟還沒有徹底的煉化,與八轉乾坤境的強者對戰時,這種弊端或許這並不顯露,可一旦遇見類似周易等人這種真正的半步生死強者,特別還是以一敵二,那等劣勢頓時便是顯露了出來。

不過雖說壓力大漲,但柳璃倒卻也是咬著銀牙不肯後退,她能夠感覺到身後古諺體內迅速恢復的力量,想來進入深層次養傷的他們也是隱隱察覺到了什麼,只要她再堅持一揮,或許古諺便是會蘇醒過來,那時候,也就不用再忌憚對方了。

嘭嘭!

而在柳璃咬著銀牙拚死的抵禦著周易二人狂暴兇狠的攻勢時,那另外一處,芊寒卻是將那死亡使者逼得異常的狼狽,如果不是後者身軀格外的古怪,恐怕早便是徹底的被芊寒所斬殺。

在這種極為不對稱的交手下,那死亡使者顯然也是終於明白了過來,眼前的黑衣少女實力比他還要強悍,想要將其擊敗已是不可能的事,不過他倒是能夠將其拖住,等待著周易二人的得手。

他的算盤打得挺不錯,但芊寒顯然沒給他這個機會。


那不遠處,正將柳璃逼得步步敗退的二人,眼神卻是一變,旋即猛的一咬牙,一口精血直接從他們嘴中噴射而出,黑色靈力同時呼嘯,包裹著那團精血閃電般的蠕動起來。

嗚嗚!

黑光蠕動,陳風陣陣,竟是有著鬼嚎般的凄厲聲音傳出。

「殺!」

黑霧蠕動,最後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黑色鬼爪,鬼爪之上,布滿著無數猙獰的人臉,一道道凄厲得震人心魄的尖叫嘶鳴聲傳出,讓得人體內靈力沸騰。

鬼爪成形,直接是帶起一股極其驚人的防冷波動,閃電般的撕裂虛空,然後當頭對著苦苦堅持的柳璃爆抓而去,在那鬼爪抓下間,空氣都是生生的爆炸開來。

望著這等兇狠的攻勢,柳璃俏臉也是掠過一抹蒼白之色,但她卻依舊沒有後退的跡象,銀牙一咬,便是打多解開那第三道封印,按照芊寒所說,以她現在的實力,若是動用第三道封印的話,對於她的身體,恐怕將會造成一些傷勢。

但這個時候,似乎也是沒辦法再考慮這些了。(未完待續……) 柳璃銀牙輕咬,修長指尖也是落到了皓腕處第三道封印之上,然而就在她即將將其解開時,一隻手掌卻是突然從其身後探出,然後將其玉手抓住,一道並不壯碩,但卻令得她有盡安全感般的身影緩步走出。

「古諺哥哥!」

望著那道從身後走出的身影,柳璃清麗的臉蛋上頓時湧現一抹驚喜之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