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紫涵聖女能來我段家,也算是稀客啊!」就在古雲與紫涵目光掃視著這浩大的宮殿之時,一道大笑之聲忽然響起,在那聲音之中有著一絲喜意湧出。

「神之遺迹出現,這次可是你們段家帶隊,我們黑蓮池自然是不會放過這麼一個絕佳的機會不是嗎?」聽到段家少主段樂之話,紫涵輕聲應道。

而隨著段樂的身形閃現,又有著幾十道身影從那浩大的宮殿之中走了出來,這幾十人都是玄冥界之中各大勢力的天之驕子,實力與地位並不會比各大神族少主低上多少。

「咦,竟然是你!」一道驚異之聲忽然從段樂的嘴中傳出,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異樣的目光閃現,而此時,站立在段樂身旁的鄧家少主鄧濤也順著段樂的目光望去,瞳孔之中有著一絲少許的驚訝之色閃現而出。

見到鄧濤二人投來的目光,古雲卻是輕笑了起來,向著二人點了點頭,顯然古雲並不想讓自己得到了異神晶的事情讓太多的人知道,畢竟,這異神晶太過的顯眼了。

「怎麼,難道你們認識?」見到兩大神族世家的少主都用著驚訝的目光望著古雲,一旁的紫涵卻是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

「嘖嘖,何止是認得,就算是他化成灰,我也能夠人認的出來。」就在紫涵向著段樂二人詢問而去之時,一道極為凌厲的話語忽然在那幾十道人群之中響起,讓紫涵眉頭輕微的皺了起來。

只見一位少年一步橫跨而出,望著古雲眼眸之中竟然有著一絲瘋狂之色閃現而出,就像見到了本就屬於自己的獵物一般。

「左家少主左虛!」望著那踏步而出的左虛,紫涵的目光忽然凝了一凝,看著左虛這般模樣,似乎與古雲有著極大的仇怨一般,只是讓紫涵想不通的便是,古雲怎麼會和這玄冥界的幾大神族少主扯上關係。

「紫涵聖女,這古雲在葬神谷之時可是奪得了我四大神族本該得到的異神晶,最後還導致著我四大神族差點對戰起來,難道他是你們黑蓮池的人嗎?」左虛掃了掃一旁的紫涵,而後有著一絲怪異的問道。

「呵呵,是我們先晚一步而已,怎麼能說是古雲將我們神族的異神晶搶奪走了呢?」用著淡淡的目光掃了一眼古雲,顯然是已經覺察到了古雲周身流淌的氣息比上次強大了幾倍之多。

「的確如此,雖然那異神晶被古雲兄所奪,我們心中有著一絲不爽,但世間奇物歸世間之人所有,誰能夠拿到手便就是誰的!」一旁的段樂也應聲道。


「嘖嘖,你們二人說的這般好聽,難道你們就不想奪得他體內的異神晶嗎?」就在此時,又一道質問的聲音忽然響起,只見吳天身形忽然從人群之中閃現而出,站立在左虛身旁,用著絲絲懷意的笑容望著古雲。

見此,一旁的紫涵眉頭忽然微皺了少許,沒想到古雲得到了傳說之中的異神晶,但卻得罪了左吳兩大神族世家。

場面有些僵持,段樂的聲音忽然響起:「各位,這次前來我段家乃是為了神之遺迹,所以我們不必在此lang費時間,因為還有半個小時,這神之遺迹便會開啟,到時候我們便只能看各自的本事了,聽說那神之遺迹之中上古秘術無數,法寶萬千,只要有著機緣,想要得到神器也未曾可知!」

段樂的聲音在整個仙山頂峰響起,也的確如他所說,神之遺迹的確有著諸多的寶物,但那卻是要有著機緣才能夠得到的。

若是讓一個勢力無意中得到一把無上神器的話,那這個勢力以後必然會趕上現在的神族世家之中的一家,畢竟各大勢力的整體實力並不弱,但威懾力沒有神族世家大,就是因為沒有神器坐鎮,若是有著神器坐鎮的話,那他們便不用太過的忌憚於現在的神族。

雖然各大勢力都有著一絲忌憚各大神族世家,但黑蓮池卻是恰好相反,對於神族各大世家並沒有太大的忌憚,因為黑蓮池池主青梅散人乃是一名達到了聖級層次的人物,這樣的絕世高手,縱然是神族,恐怕也沒幾位。

隨著時間的推移,幾十道身形紛紛御空而起,跟隨著段樂等人極快的離開了段家所屬的仙山。

在半空之中飛行了片刻,眾人才在段樂的帶領之下停了下來,目光之中有著一絲異動。

「葬身淵!難道那神之遺迹在這葬身淵之中?」一道驚訝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有著一絲疑惑之色,而此時站立在一旁的古雲臉上也是有著精光閃現。

「各位,這葬神淵雖然是一處禁地,但經過我段家大能者判定,神之遺迹就在這深淵之中!」見眾人眼眸之中有著一絲驚訝的神色,段樂解釋道。

「怪不得這深淵之中有著異神晶存在,原來是神之遺迹中的!」古雲心中暗暗的道,顯然是沒有想到神之遺迹會出現在這葬神淵之中。

「葬神淵之中危險重重,就連老一輩高手對這葬神谷都非常的忌憚,段樂兄你確定這便是神之遺迹出現的地點?」一位其他勢力的年輕一輩忽然向著段樂問道,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凝重。

「當然確定,相信用不了多久,神之遺迹便會浮現而出,那時候我們便同時進入其內,不過神之遺迹之中向來危險,所以進入了神之遺迹后,一定要格外的小心!」段樂的聲音響起,語氣之中有著一絲沉穩。

嗡!

就在段樂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道轟鳴之聲忽然從葬神淵深處傳出,讓眾人臉色忽然有些變動起來。

「怎麼回事?難道是神之遺迹已經現身!」一道疑惑的聲音響起,而就在這疑惑的聲音響起的瞬間,在葬神淵的深處,忽然有著一道氣勢極為龐大的虹光爆射向天際,氣息極為的龐大,就連各大勢力的天驕身形也有著一絲顫動起來。

「虹光閃現,神跡必出,各位,這葬神淵之中必然是有著神跡出世,而此時葬神淵的禁制也有所壓制,相信憑藉著各位的手段,到達這深淵之低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吧?」段樂輕聲道。

… 隨著段樂之話,其他各大勢力的天之驕子都輕微的點了點頭,只是眼眸之中有著一絲微皺,畢竟這葬神淵之中可是極度的危險,縱然他們是這神域中的天之驕子,但對於這葬神淵卻還是有著一絲忌憚.

段樂身形向著這葬神谷之下跳躍而下,其他各大勢力的天之驕子也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便向著這葬神淵之中躍去,身形極為的縹緲。

「古雲,等下到達了下方之後,你便跟隨在我身後,我發現左虛看你的眼神不對,莫非想要對你出手?」還未躍下的紫涵忽然向著古雲道,話語之間有著一絲沉重,左虛的實力乃是劍尊三重天,憑藉天賦卻是已經能夠媲美劍尊四重天的強者。

「呵呵,紫涵師姐不必如此緊張,如今我之實力已經達到了劍尊級別,縱然那左虛想要對我出手,恐怕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古雲淡然道,對於那左虛,卻是沒有絲毫的忌憚。

古雲之所以會這般的自信,就是因為這左虛憑藉著自己的實力不一定是古雲的對手,若是那左虛使用神器對付古雲的話,那古雲也決然會使出血煞魔劍使出強勢一擊,血煞魔劍,乃是上古第一魔劍,古雲能給個感知到,血煞魔劍的威力比神器的威勢還要強橫。

二人在交談之中,身形也緩緩的向著這葬神淵橫躍而去,但就在身形躍出的那一剎那,紫涵的身形忽然不由自主的向著這葬神淵之中橫倒而去,身形極為的穩,眼眸之中竟然有著一絲恐懼感產生,因為此時的他似乎失去了重力一般,身形不斷的向著葬神淵深處猛砸而去。

「調動體內鬥之氣,使出全力,不然身形會把持不住的!」見到紫涵身形猶如一塊巨石,向著這深不見底的葬神淵,猛砸而下,古雲忽然大喝道,同時身形也瞬間躍起,向著這葬神淵之中跳了下去。

就在身形剛剛躍起的瞬間,古雲便瞬間感應到了一股無窮的壓力正源源不斷向著自己蓋壓而來,讓自己體內的斗之氣瞬間變得極為難運轉,不過此時的古雲卻並未有太過的驚慌,而是不斷的強行調動著自己體內的斗之氣運轉著,讓自己的身形能夠保持穩固的降落趨勢。

而身形猛砸向那深不見底的紫涵此時體內的斗之氣也是瘋狂的運轉,待到那斗之氣運轉到極致之後,身形才漸漸的穩固著,向著葬神淵之底而去。

葬神淵猶如一道深不見底的黑洞一般,幾十道身形猶如黑點一般的向著下方降落而去,臉色極為的謹慎,顯然是已經體會到了這葬神淵的厲害。

不知道在這深淵之中漂浮了多久,眾人才緩緩的見到深淵之底,只見在深淵之底中竟然火光漫天,大片的火光已經將整個深淵給籠罩著。

「怎麼會變成這樣,記得我們上次前來這葬神淵之時,並沒有這個大的火光閃現!」懸浮於深淵之底的段樂望著那漫天的火光,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微皺,將目光望著其他幾大神族少主。

「的確是有所變化,看來這葬神淵之中果然有著一絲變化!」鄧濤目光凝視著這葬神谷的四周,有著一絲精光湧現。此時,幾十道身影已經來到了這深淵之底,但看著這漫天的火光,卻沒有一人下去,顯然,對於這葬神淵底部還是有著一絲忌憚之色。

「這隻不過是普通的火焰而已,你們就這般的忌憚了,真是丟我們天之驕子的稱號!」就在眾人皺眉的懸浮於這深淵之底時,一道譏諷的聲音忽然響起,讓眾位天之驕子的眉頭輕挑了挑。只見在這深淵之上,左虛的身形緩緩而下,望著眾人有著一絲傲意閃現。

「這葬神淵底部火光衝天,其中必有蹊蹺,所以變得謹慎一些,這難道有錯嗎?若是你覺得自己非常厲害的話,可以直接進入這火光之中一試!」鄧濤見到那左虛一臉的狂妄,有著一絲不屑的道。

「切,一群鼠輩!」聽到鄧那不屑的話語,那左虛卻是嘴角微翹,而後身形直接便向著那火光漫天的深淵之底而去,同時周身有著淡淡的光輝涌動著,顯然這光輝應該就是抵禦這漫天火光所用。

「呼…….」隨著左虛的身形進入了這漫天火光之中,左虛那高傲的眼眸忽然有著一絲輕皺起來,發出一道輕微之聲,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沒想到這不起眼的火光竟然能夠讓自己感受到一絲威脅之感,周身的皮膚像是在灼燒一般,最讓左虛皺眉的便是,這漫天的火焰之中竟然蘊含著諸多的煞氣,讓他瞬間陷入了危險之中。

然而,就在此時,左虛的身形驟然一亮,一道精光忽然從其體內閃現而出,散發著祥瑞之光,將這火光與煞氣都抵擋在左虛體內外一米之處,形成了一道保護結界一般,而此時在左虛的頭頂之上,正懸浮著一道三角青銅鼎。

「左家神器玄武鼎!」望著那道神鼎散發出的龐大威壓,眾人發出了一陣驚呼之聲,就連此時的紫涵臉色上都有著驚容閃現,神器,只有各大世家都掌控著一把,其餘的各大勢力不管有著多麼的龐大,都未曾有著一把神器,所以縱然是各位天驕見到神器,也會有所驚訝。

「這左虛還真是丟我們神族世家的臉,抵禦不住那火光便直接使用神器,若是使用神器,誰又會懼怕這火光呢?」 我懷了男主的孩子[穿書] ,周身光芒涌動,一道極為古老的青銅古境便懸浮於其頭頂之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將周圍的火焰直直的逼退了兩三米,顯然鄧濤此時的威勢已經穩穩的超過了左虛不少。

鄧濤本就是神王之體,加上使用家族內的鎮族神器陰陽鏡,顯然比左虛的氣息要龐大幾倍,而隨著鄧濤之後,其他兩名神族少主也紛紛使出自己的神器,踏入了這火光之中,眼眸之中有著一絲淡笑,他們有著神器在手,進入這火焰路,沒有絲毫的問題,但還懸浮於深淵上空的幾十位天驕此時卻是有些麻煩了。

「看來這神之遺迹果然是不容易得到,若不是師尊賜我虛無聖紗,恐怕就連這道火焰路都過不了了!」見到四大神主少主進入了這火焰路,紫涵淡淡的道。只見此時的紫涵身形緩緩掠出,化作一道倩影,向著那火焰路掠去,只是在他腳底之上有著淡淡的聖光湧現,在那聖光的照耀之下,那充斥而來的火焰也有著一絲避退。

「嘖嘖,虛無聖紗,看來紫涵神女成為黑蓮池的主事者已經不遠了,沒想到連虛無聖紗都已經被你得道了!」望著紫涵倩影踏著那透明如紙的虛幻之紗,左虛忽然輕聲道,只是語氣之中另有一番意味。

虛無聖紗乃是青梅散人以性命相修的寶物,已經達到了聖器級別,所以相要抵禦這火焰之光並沒有絲毫的問題。

而隨著紫涵身形向著火焰路踏去之後,其他各大勢力的天之驕子也紛紛使出自己的底牌,向著火焰路踏去,只有古雲依然站立在原地,沒有絲毫的動靜,似乎並不著急一般。

待到眾人全部踏上這火焰路之後,古雲的眼眸池有著一絲精光涌動,這火焰之中蘊含著煞氣,若是沒有寶物護體的話,必然是受到威脅。「古雲,若是你無法進入這火焰之路的話,便先回黑蓮池吧!千萬不要逞強!」見到古雲的身形依然盤旋在半空之上,在火焰路上的紫涵忽然有著一絲擔憂的道。

古雲乃是唯一一個能夠引動三道聖池之光的人,所以不管如何,紫涵都不能夠讓古雲有著任何的危險,而去紫涵也知道,左虛對於古雲有著一絲敵意,若是暗中使用神器對古雲出手的話,恐怕那就算麻煩了。

「嘖嘖,真是鼠輩,連這火焰之路都不敢踏入,你又有何用?」就在紫涵的話語剛落之際,左虛那凌厲的話語忽然響起。

「左虛,你這是何意?你有著神器護體,當然不會懼怕這火焰路中的煞氣火光,但古雲卻沒有,若是你覺得你很厲害的話,將你頭頂之上的玄武鼎收起來讓大家看看,你到底有著多厲害呢?」紫涵不滿的道。

聽到此話,左虛的臉色忽然變了變,臉色上有著一絲難看之色湧出,顯然也知道自己能夠矗立在這火焰路之上,完全是因為自己有著神器護體。


就在左虛臉色有著一絲難看之色湧出之時,古雲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坦然自若的從半空之中橫踏而下,沒有絲毫的懼意,反而有著淡淡的微笑湧現於臉龐之上。

待到古雲身形將要接觸這火焰之光時,古雲周身忽然有著一絲氣體湧現而出,將這火焰之光完全的吞噬了,而將這火焰之光吞噬的正是古雲背後的血煞魔劍。

血煞魔劍乃是上古魔器,煞氣極濃,而這火焰之光之中也有著煞氣,所以直接被血煞魔劍吞噬了。

… 「怎麼可能!這火焰之光竟然直接被古雲給吞噬了!」望著那被吞噬的火焰之光,一道驚呼之聲忽然響起.

「不對,這火焰之光內含煞氣,怎麼會被吸入體內呢?那不是自尋死路!」

一道否定的聲音忽然響起,讓眾人一陣的疑惑起來。

「快看他背後的黑色劍體,竟然有著流光不斷的運轉著,看來這火焰之光應該是他身後的黑色劍體所為!」

隨著這道驚呼之聲,眾人的目光都紛紛的向著古雲身後的血煞魔劍望去,眼眸之中有著一絲驚訝之色,就連此時的紫涵眼神之中也有著一絲精光閃現。

見到眾多天之驕子都將目光匯聚於自己,古雲卻只是輕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身形極為的飄逸,來到了眾人的身前,只是此時古雲周身圍繞的黑色氣體卻是讓周圍的眾多天驕有著一絲忌憚之色湧現而出。

「黑氣繚繞,這莫不是魔器!」見到古雲背後的血煞魔劍極為的煞人,左虛的一道聲音忽然響起,眉頭微皺了起來。

「有可能,早便聽聞我們神域之中又出現了魔器的蹤跡,沒想到原來這個身懷魔器之人竟然是他!」一旁的吳天此時正用著凌厲的目光望著古雲,與一旁的左虛緩緩交談著。


「各位,這火焰路之中煞氣極重,縱然有著寶物護體,恐怕也會有害處,還是趕快離開,前往神之遺迹的入口處,這樣一來,我們便能夠早些得到遺迹中的東西了。」見到眾人都用著目光望著古雲,一旁的鄧濤忽然輕聲道,望著古雲眉頭有著一絲微皺起來,因為就在剛才,鄧濤想要使用陰陽鏡探查古雲背後的血煞魔劍本體,但讓鄧濤沒有想到的是,陰陽鏡竟然被古雲背後的血煞魔劍給瞬間震退,若不是他反應快的話,恐怕現在已經被古雲給發現了。

而此時的眾人雖然有些懷疑古雲身後的黑劍到底是否是魔劍,但由於這火焰路之中煞氣太過的濃重,所以並未太過的在意,眾人的身形便直接向著這火焰路的深處而去,只是四位神族少主望著古雲卻是有著異樣的神色閃現而出。

幾十在身形在寶物的保護之下緩緩的向著這火焰之路的最深處而去,速度也加快了不少,因為眾人已經感應到了這火焰之中的恐怖,若是待的太久的話,恐怕會陷入危險之中。

「古雲,你這背後的長劍難道真的是傳說之中的魔器?」紫涵身形在古雲身後,腳踏這虛無聖紗,認真的向著古雲道。

「嘖嘖,魔器與神器對我來說難道有什麼區別嗎?手持魔器行正義之事與手持神器行妖邪之事,這兩件事又有著什麼區別呢?」面對著紫涵的問話,古雲淡然道,雖然血煞魔劍乃是上古第一魔器,但古雲卻並未用血煞魔劍做一件壞事,所以對於自己手中有著血煞魔劍古雲沒有絲毫的避諱。

「也就是說,你背後的黑色長劍就是魔器!」見到古雲親口承認,紫涵的臉色有著一絲難看,雖然他大概已經知道這黑色長劍應該是傳說之中的魔器,但聽到古雲親口承認,心中還是有著一絲沉重之色。

沉思了片刻,紫涵再次的道:「你現在趕快前往黑蓮池,將這魔器交給我師尊青梅散人看管,而後你便直接在黑蓮池內閉關修鍊,不然的話,你就有可能遭來殺身之禍。」

紫涵之所以會這般的說,就是因為魔器乃是被神族禁止使用的如今玄冥界四大少主都在懷疑古雲背後的血煞魔劍,恐怕等出這神之遺迹,便會直接對古雲出手,到那時,就算自己想要出手幫忙恐怕也沒有絲毫的辦法了。

「哼,我並未使用魔器行兇,又有誰會對我出手,若是真的要對我出手,那我也不會讓其好受的!」古雲輕哼一聲,語氣之中有著一絲少許的傲意閃現而出,如今古雲實力大漲,已經有著劍尊級別的實力,古雲自然便不會懼怕神族的那幾位少主。

而一旁的紫涵聽到古雲那堅決的話語,眉頭也是微微皺起,若是四大神族世家少主都要對古雲出手的話,那紫涵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畢竟,黑蓮池雖然勢力極為的龐大,但卻不可能是四大神族世家的敵手,而古雲是黑蓮池唯一能夠引動三道聖池之光的人,青梅散人必然會極力維護,這樣一來,黑蓮池將會與其他四大神族對抗!

知道古雲不會就此離去,所以紫涵也沒有在過多的去勸解,只是心中有著一絲擔心之色閃現而出。

隨著眾人的身形不斷的在這火焰之光內行走,前面忽然有著一道祥和之光閃現,讓眾人臉上有著一絲喜意涌動。

「前方祥瑞之光極盛,看來便是這神之遺迹的入口,大家加快速度,進入這神之遺迹之後便不用承受這火焰之光的侵入了!」段樂臉色有著一絲蒼白的道,顯然是因為這火焰路上的煞氣太過的濃重,導致著他體內的斗之氣運轉過大。

其他眾人也是如此,甚至比段樂的臉上更加的蒼白,所以見到前方的祥瑞之光,心中有著一絲喜意涌動。

只是當眾人的目光望向古雲之時,卻是有著一絲怪異之色閃現而出,因為古雲此時不但臉色一陣的精神,而且還就連髮絲一絲極為的飄逸,沒有絲毫的壓力可言。

來到那祥瑞之光的入口處后,眾人的身形便直接踏入了進去,瞬間感覺到體內的斗之氣正在源源不斷的恢復著,讓眾人煞白的臉龐變得有些紅了起來。

就在眾人身形進入這祥瑞之光的瞬間,眾人那淡笑的眼眸忽然一僵,感覺到這祥瑞之光之中竟然有著一絲異動,瞬間將眾人包裹了起來,只見一道散發著龐大氣息的鐵籠憑空而現,帶著無比的氣勢,直接將進入了這祥和之光的眾人給籠罩在其中,在那鐵籠之中,竟然有著道道神光涌動,讓眾人臉色微微一沉。

「鎖天籠!望著這將眾人困住的鐵籠,一道驚呼之聲忽然響起,眉頭之中有著一絲微皺。

「鎖天籠!這不是極陽界神族戴家的鎮族神器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被困在鎖天籠中的鄧濤心中暗暗的道,眉頭有著一絲微皺。

戴家,乃是神域極陽界中的其他四大神族之一,本來神域八大家族都是同氣連枝,但經過多年的演化,各大神族世家都變得極為的勢力,所以導致著矛盾不斷,而因為極陽界與玄冥界兩大界域不和,所以兩大界域之中的神族都各自的抱成一團,導致著八大神族世家分為兩大團體。

但讓鄧濤不解的是,這戴家的鎖天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

“哈哈,真是一群廢物,沒想到這般容易便上當了,進入了我鎖天籠中,我看你們誰能夠逃脫!「就在眾人一陣驚訝之間,一道大笑之聲忽然響起,只見一位臉龐極為英俊的少年憑空閃現,身形化作道道殘影,瞬間來到了被困在鎖天籠中的鄧濤等人。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三位神族的少主竟然被困在我戴家的鎖天籠之中!」那位英俊的少年發出淡淡的虛笑之聲,言行舉止極為的猖狂。

「戴家少主,戴震,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玄冥界之中,這又是何意!」左虛望著那英俊的少年,眼神之中有著一絲凌厲的鋒芒涌動,他怎麼也想不到,極陽界中的戴家少主怎麼會出現在此。

而此時的鄧濤卻並未去質問,而是在橫掃著被關押在鎖天籠之中的眾人,眉頭忽然大皺起來,因為這被關押著的眾人之中竟然少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正是段樂,神之遺迹出現,乃是段家傳出的,而進入這葬神淵也是段樂帶入的,此時段樂卻是忽然不見了,這讓鄧濤不得不懷疑了。

「嘖嘖,段兄既然他們已經被關押在這鎖天籠之中,你出來又何妨呢?」發出了一聲輕笑之聲,古雲的戴震的聲音忽然向著暗中的一道虛空緩聲的道。

「戴兄,這鄧左吳三大少主都在此,而且都身藏神器,這樣一來,我們便得到了三件神器,離我們的計劃也不遠了,不過你還是儘快的將他們手中的神器奪出,以免出現什麼意外!」一道輕柔的聲音忽然從虛空之中響起,只見段樂的身形緩緩而出,出現在眾人眼前。

「段樂!」望著段樂出現的身形,眾人眼眸之中一臉的不可置信,沒想到段樂竟然會聯合戴家,將他們困在這鎖天籠之中。

「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鄧濤陰沉著眼眸,目光直視著段樂,眼眸之中有著一絲煞氣閃現而出。

他剛才可是聽的很清楚段樂與戴家少主交談的話題便是神器,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戴家與段家似乎在醞釀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怎麼回事?你身為神族之人難道會不知道嗎?面對這鄧濤的質問,段樂忽然反問道,只是語氣之中有著一絲凌厲。


… 隨著段樂的反問,鄧濤臉色有著一絲微沉,而後將目光與左虛還有吳天對望了一眼,顯然,他們都知道段樂與戴震為何會做出如此之事.

整個神域之中,神族世家有著八大家族,而八大家族中每個家族都掌控著一把神器,互相牽制著,若是這八大神器齊聚於一大家族,或者是兩大家族之時,那兩大家族必然會成為這神域之中巨無霸的存在,同時掌控四把神器的家族,又有哪個勢力敢與他們爭鋒。

「你故意散播出有神之遺迹出現,而後讓我們與你一同前來這葬神域,又拍戴震使用鎖天籠等候在此,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營造好的?」鄧濤身形有著一絲微顫的道。

「嘖嘖,各大神族一盤散沙,獸界逐漸變得強大起來,我聚集各大家族的神器也只是為了震懾獸界而已,你們若是自願交出神器的話,我可以讓你們免受這鎖天籠之苦,若是不願的話,那我只能使出強勢手段了!」段樂淡淡的道義正言辭。

「休想!我便不信,我三人同時使用神器,這鎖天籠能夠困住我們!『聽到段樂之話, 首席別玩我 ,氣勢極為的浩大。

隨著左虛的玄武鼎打出,整個鎖天籠之中也是精光爆閃,兩道神器激烈的對峙了起來。

轟轟轟!

一陣轟鳴之聲響起,讓被困在這鎖天籠中的眾人臉色一陣的慘白,顯然,兩大神器對撞的氣勢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抵禦的。

見到眾人臉色一陣的慘白,鄧濤眉頭也是微皺了少許,而後手中的陰陽鏡直接打出,將兩大神器餘波給反震了回去,若是鄧濤不如此做的話,被困在這鎖天籠之中的眾人恐怕會遭受到無以倫比的重創。

而一旁的吳天此時也是瞬間出手,一道無極劍被施展的出神入化,不斷的有著神光涌動,向著那鎖天籠內部鐵籠攻去。

轟轟轟!

一道道轟鳴之聲在這鎖天籠之中響起,以左虛為首,吳天為輔的向著這鎖天籠攻去,而鄧濤卻是使用著陰陽鏡抵擋著這撞擊產生的餘波,只是眉頭有著一絲微皺。

「哈哈,我這鎖天籠最大的能力便是強硬,只要你們被困入了我鎖天籠內,就休想出來,縱然你們手中有著神器也沒有絲毫的可能!」見到鄧濤三人同時出手,戴震忽然發出了一絲狂笑之聲,聲音之中充滿著得意之色,鎖天籠乃是用於鎖住萬物所用,所以戴震並不懼怕鄧濤等人使用三大神器聯手逃出。」

經過一段時間的轟擊之後,鄧濤的臉色終於變了變,顯然是知道了這樣的攻擊對於鎖天籠沒有絲毫的作用,因為經過這短暫的攻擊,鄧濤發現沒這鎖天籠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這也就是說明,三大神器聯手,都休息離開這鎖天籠。

「戴震,快速解決,將三大神器奪得后再將他們帶回你們極陽界,用來威脅他們神族各大世家之中的高手,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就在左虛駕馭著玄武鼎使出全力之時,段樂冷漠的聲音忽然響起,在聲音之中有著一絲冷漠,聽到此話,戴正邪笑道:「他們是來尋找神之遺迹的,忽然消失了,就讓他們家族中人認為他們葬送在神之遺迹之中便可,這樣一來,我們便可以謀划奪得其他神族的神器,只要有著其他神族的各大神器,我們段家與戴家便能成為這神域之中的霸主了,到時候我們二族聯手,就連獸族恐怕也要避讓了。

聞言,段樂那平淡的眼眸之中忽然有著一絲波濤涌動,成為神域霸主,這不但是他的目的,更是他們段家的目的,當年他們段家老祖出世之時,震懾著整個神域,無一門派敢與段家爭鋒,如今隨著時光的流逝,段家也逐漸的沒落,若不是有著神器在手,恐怕都已經被其他各大勢力給反超了。

此時被困在鎖天籠之中的眾人望著段樂與戴震,臉龐之上有著凌厲的鋒芒涌動,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假象,什麼神之遺迹閃現?分明就是段戴兩家的陰謀所在。

「嘖嘖,手持神器又如何,還不是做出如此齷蹉之事,哼,神族世家滿口的為天下蒼生,如今還不是為了一己私慾而自相殘殺!」鎖天籠中,古雲聲音極為的平淡,沒有絲毫的波動,但這話語卻是讓神族三位少主臉色一陣滾燙。

「哼,我神族內部之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三道四?」聽到古雲那刺耳的話語,左虛直接冷哼一聲,雖然對於這段樂所作所為極為的不爽,但身為神族世家少主又怎麼會讓別人說三道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