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你問的是其他的事情。」歐彥皓小聲的嘟噥著,只是他跟林魅的距離很近,再小聲,林魅也聽得到。

「其他的事情?」林魅稍微一想就明白過來,好笑的瞅著歐彥皓,問道,「你想什麼呢?你以為我會覺得你跟她晚上發生點什麼事情?」

歐彥皓沒有表明態度,但是他臉上的表情已經證明了他的想法。

「我還真的沒往那邊想。我覺得你應該不會跟她發生什麼。」林魅伸手食指勾住了歐彥皓的衣領,危險的半眯起眼眸,說道,「你要想清楚自己的情況,既然選擇跟我在一起,就不要做其他的事情,不然會出事的。」

「絕對不會的。」歐彥皓立刻保證,「我不是擔心你多想嘛。」

「放心,我不會多想的。」林魅笑著說道,「我不會輕易懷疑,只要證實。」

歐彥皓挑眉,湊近了林魅,在她的耳邊低語:「你永遠都不會有機會去證實什麼的。」

林魅笑,隨後,笑容僵在了臉上。

誰能告訴她,她耳朵上的熱乎乎的東西是什麼?

歐彥皓輕輕的咬了一下林魅的耳朵,在她發飆之前快速的離開。

林魅脖子僵硬的轉頭,抬手。

歐彥皓起身,噌的一下展開輕功就躥了出去。

動作太快,將在營地里巡邏的小兵給嚇了一跳,元帥這是怎麼了?

見到眾人看向他詫異的目光,歐彥皓呵呵的笑了兩聲,假裝無視的撣了撣衣服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溜溜達達的回到了自己的帳篷。

幾個小兵面面相覷,元帥這是怎麼了?

短暫的驚訝之後,繼續的巡邏,等到碰到岳辰的事情,將這個奇怪的事情稟告給了岳辰。

岳辰一陣的無語,對著那些小兵,擺了擺手:「沒事,以後你們就習慣了。」

岳辰的話讓那些小兵更是驚訝,這是什麼情況?

次日,歐彥皓還沒有起身,就有將士衝進了歐彥皓的帳篷:「元帥、元帥不好了!」

「怎麼了?」歐彥皓被直接的嚇醒,還迷迷糊糊的呢。

「那個如煙不見了!」將士急匆匆的說著。

歐彥皓一聽,又躺了回去:「不見了就不見了。」

「元帥,不是還要調查她的嗎?怎麼就這麼算了?」將士奇怪的問道。

「本來就是讓她跑的。」歐彥皓一轉身,背對著將士擺擺手,示意他出去。

昨天晚上太興奮了,一時沒有控制住,快天亮才睡著,現在正困著呢。

將士只得退了出去,既然是元帥的意思,那就沒有問題吧。

將士出去之後,又去了關押如煙的地方,連枷鎖都是被撬開的,這手法真是高明。

看來這個如煙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另外一邊,逃走的如煙一直跑到了中午,才停下來休息休息。

靠坐在樹榦上,長出了一口氣,憤憤的盯著歐彥皓帳篷的方向,啐了一口:「無恥的傢伙!」

「幸好姑奶奶留有一手,不然的話,就真的栽那裡了。」如煙萬幸自己撬鎖的痕迹,還有自己的發簪之中藏著的強烈迷藥。

對付太多的人不行,但是對付幾個看守她的小兵,還是綽綽有餘的。

如煙是萬分慶幸,同時也深深的嘲諷著歐彥皓。

以為他自己真的是天下智謀無雙嗎?

可笑至極!


如煙一路上不敢耽擱,快速的逃回蠻夷,她還有很多密報要向大汗稟報。

而歐彥皓這邊,一路絕對是勢如破竹的前行。

「呸,什麼殺神?不過就是那些人為自己失敗找的借口。」赤弩將軍不屑的怒斥道。


「一群沒用的廢物!」

赤弩將軍皺起雜亂粗糙的眉毛,滿臉的鄙夷:「若不是他們的話,我的弟弟怎麼會死在

怎麼會死在那裡?」

真是可笑。

當初若不是大汗聽信那個如煙的鬼話,怎麼會派她過去當細作。

現在好了,一年多的時間,什麼事情都沒幹成,反倒是讓他們損兵折將,就連他的弟弟都死在敵軍之手。

這個仇他一定要報!

「大哥,外面都巡查完了。」赤嚓將軍走了進來,對著自己的大哥說道,

「嗯,就等著歐彥皓大軍一到,咱們立刻將他們全部擒拿。」赤弩將軍冷笑道,滿臉的恨意。

「嗯。」赤嚓將軍重重的點頭,他們三兄弟一直都是一起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想不到,這次就因為如煙那個小賤人的餿主意,讓他們的三弟跑去截斷歐彥皓大軍的糧草。

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大哥,讓如煙那個小賤人平安過去幹什麼?直接殺了她,豈不痛快?也好為三弟報仇!」赤嚓將軍憤憤的說道。

「她身上可能有大汗需要的東西,讓她先多活幾日。咱們打贏了歐彥皓之後,再回去請大汗殺了她。」赤弩將軍自然是有他的打算,總不能讓自己的弟弟白死。

「萬一大汗若是保她呢?」赤嚓將軍皺眉,這個可能不是沒有。

「那還不簡單?」赤弩將軍大笑著,隨後壓低了聲音,冷冰冰的說道,「那就找個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她。」

赤嚓將軍終於有點笑意,點頭:「還是大哥聰明!」

「今晚小心些,按著歐彥皓他們行軍的速度,明日他們的大軍就該抵達了。」赤弩將軍低語道,「咱們外面的那個山坡要仔細的巡視,別讓他們的人潛伏進去。」

「放心吧大哥,一會兒我就帶人去那裡布置一番,等到明日,歐彥皓的大軍經過那個山坡樹林的時候……我保證讓他們有來無回!」赤嚓將軍大笑著,起身抱拳道,「大哥,我先過去了。」

「嗯,小心點!」赤弩將軍囑咐了一句,這才琢磨著等歐彥皓來了,他們要如何的對付歐彥皓他們。

夜已深,赤嚓將軍帶著一千多名親兵,在山坡的樹林里開始布置埋伏。

等到歐彥皓他們來了,大軍一踏入樹林,立刻就會深陷其中。

不讓他們全軍覆沒,至少也是大半的人馬淪陷喪命。

赤嚓將軍想著,身體里的血液就興奮。

尤其是經由自己的布置,悄無聲息的便可以收割人命,真是痛快。

「誰?」一名親兵陡然的呵斥。

「怎麼回事?」為了布置陷阱,赤嚓將軍並沒有讓眾人點起太多的火把。

萬一要是歐彥皓派了前鋒過來查看情況,一見到樹林裡面燈火通明的,傻子也知道這裡有問題了。

是以,只不過在樹林的內部,才有這麼一個火把,不會透到外面去。

至於樹林的外圍,那幾百個親兵全都散了出去,就是在黑暗之中偵查看看,有沒有歐彥皓的人。

若是有的話,直接的截殺。

所以,赤嚓將軍這裡,不過就一百多人來布置陷阱。

但是,這一百多人也足夠了。

「將軍,那邊好像有人。」剛才說話的親兵指了一下旁邊的樹。

赤嚓將軍立刻讓人舉高了火把去看,什麼都沒有,只有樹枝在輕微的搖擺。

「哪裡有人?」赤嚓將軍皺眉,「不過就是風聲而已。咱們這裡這麼多人了,若是有人的話,早就發現了。」

被赤嚓將軍一罵,親兵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他可能是太緊張了。

也是,外圍八百多親兵守著巡邏,他們這裡又有一百多人,怎麼會發現不了呢?

看來自己真的是太緊張才眼花的。

「其實,我覺得你真的應該相信自己的眼睛。」幽幽嘆息的女聲讓赤嚓將軍整個人都差點跳起來,轉頭,怒瞪向聲音的發出方向。

其他的親兵也高高的舉起了火把,瞬間將這一片地方照亮。

只見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一個身材纖細的女子立於樹枝之上,白皙的小手扶著樹榦,樹皮的粗糙黝黑與女子皮膚的白皙細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好像是黑漆漆的墨石之上,盛放著一塊兒溫潤的羊脂白玉一般。

最讓他們驚奇的是女子的衣衫,這樣的夜色之下,她竟然穿著著一身紅衣。

在夜空之下是如此的鮮明,如火的衣裳宛如沉沉夜幕下熾烈燃燒的火焰一般,可,如此熾烈外放的顏色,卻全都被她的美色所壓制。

那精緻絕色的容顏,不僅沒有被身上衣衫強烈的顏色所掩蓋,反倒讓人覺得,這樣的傾城容顏自然該穿上如此濃墨重彩的衣衫。

一瞬間,一百多親兵心神恍惚,全都被林魅的美色所惑,完全忘記了,這個時候,這樣的一個女子,是怎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距離他們如此之近的樹上的。

「你是殺神?」赤嚓將軍到底比一乾親兵冷靜得多,很快的就回過神來,盯著林魅意味不明的問道。

「殺神?」林魅黛眉輕挑,唇邊泛起了一抹笑意,驚心動魄,「這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稱呼。」

不管林魅的笑容多麼的顛倒眾生,美得多讓人如痴如醉,赤嚓將軍都覺得不對勁,相當的不對勁。

「殺了她!」赤嚓將軍立刻命令道,自己也揮刀沖了過去。

林魅微微的一笑,人就好似鬼魅一般在原地消失……

親兵驚呼一聲:「人呢?」

「她是人還是鬼?」

「當然是人!」赤嚓將軍怒斥道,「只不過是動作快了一點,都給我好好的找,別胡思亂想!」

赤嚓將軍壓下心頭的慌亂,帶著親兵去找。

突然的一聲慘叫,響起,讓赤嚓將軍急忙的轉身,怒問道:「怎麼了?」

「將軍,他突然死了!」


「怎麼死的?」赤嚓將軍幾步上前,叱問著。

「不知道啊!」旁邊的親兵緊張的說著。

「沒有人在他身邊嗎?怎麼會不知道?」赤嚓將軍說話的速度情不自禁的加快,話里有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恐慌。

旁邊的那個親兵更加的緊張,說話都磕磕巴巴的:「將、將軍……我、我、我就是在、在他身邊……」

「在他身邊你不知道?」赤嚓將軍直接的拔高了聲音怒斥道。

那個親兵都快哭出來了:「真的沒看到啊!」

他才是最害怕的那一個,明明那個人就在他身邊一起走的,突然的就這麼直挺挺的倒下了,再一看——死了!

還有比這個更嚇人的嗎?

「找!她一定就在附近!」赤嚓將軍高聲的喊道,「全都三人一組,別讓她有機可乘。」

親兵們立刻的自己的分好了隊,開始搜索起來。

就算是三個人一組,組與組之間也不敢距離太遠,誰知道那個殺神是什麼時候會冒出來。

微乎其微的可能,若是落在自己的頭上,那就是絕對的死啊。



誰都不敢冒這個險!

一聲慘叫響起,驚得赤嚓將軍快速的奔過來,只見地上躺著兩個死屍。

只有脖頸間一道深深的血痕,直接的割斷了他們的腦袋。

除了滿地噴洒的鮮血之外,這兩具死屍再也沒有發出其他的動靜,就連驚呼都沒有來得及喊出來。

若是殺一個人的話,還有可能,但是,殺了兩個人,兩個人都沒有發出半點動靜,這樣的手段已經不是用厲害可以形容的,完全就不是人能幹的出來的!

「你沒看到你的同伴被什麼人給殺了?」赤嚓將軍盯著那一組之中唯一倖存的親兵質問道。

那個親兵都已經嚇傻了,臉上還有自己同伴的鮮血,只是這個時候已經冷卻,被夜風一吹,直接的冷到了骨子裡。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親兵上下牙齒不停的打架,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在這樣的夜晚之中,旁邊躺著兩具詭異的屍體,讓人覺得分外的恐怖。

「你們也沒有看到?」赤嚓將軍用憤怒的質問來掩飾他的慌張跟恐懼。

這些親兵都距離這麼近,不會一個看到的都沒有吧?

旁邊的親兵們臉色慘白的搖頭,他們是真的沒有見到。

赤嚓將軍雙腿微微的發顫,手也開始發抖。

這一半是嚇的一半也是氣的。

若是說殺一個,林魅的工夫高,動作快也說得過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