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天繼續問道,神色顯得很是平靜,但手中端著的茶杯已然放了下來,一雙目光緊緊地盯著雪楓親王。

「天少,請你見諒!」

見到這些事情的確有些瞞不下去,雪楓親王很乾脆的起身,朝吳天微微躬身道,「我以前的確不知道天少與華晨拍賣場的關係!明日開始,我會吩咐下人不再有所動作!」

「好,我相信你!我想你也不希望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吧?」

吳天淡淡一笑的點了點頭,而他話語中的『其他人』,自然指的就是赫連洪南這位大長老了!

「不會,一定不會!」

雪楓親王不斷地點著腦袋,他的這番舉動倒是令徐若晨他們萬分訝異,什麼時候雪楓親王這麼好說話了?

連帶著看向吳天的目光都不禁有些怪異起來……

「很好,我也希望是這樣!」

吳天點點頭,可就在這時,那徐若晨驀地出聲,「十三年前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十三年前?什麼事?」

雪楓親王忽的表情一愣,而吳天,徐珊以及錢老都是面色大變,尤其是錢老,十三年前救援上官鴻華的事情,依舊如同一塊大石死死地壓在他的心底,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一直都很是自責!

霎時間,錢老的氣勢鋪天蓋地的朝雪楓親王壓了過去,讓這個如今已是皇階巔峰之人面色在瞬間變得無比蒼白,甚至連他身下的座椅都開始搖搖晃晃,那桌面上的茶杯更是不斷地搖晃著摔在地上,登時化作碎片。

「錢老……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雪楓親王勉強出聲,斷斷續續的聲音那般艱難,吳天忽的起身,輕聲道,「錢老,請您息怒!我想,這件事情應該與他無關!」

「哦?」

錢老眉毛一挑,看了吳天一眼后收回氣勢,再次如同普通老者似的坐在那,可雪楓親王卻是一下子軟了下來,渾身冷汗依舊不斷,短短片刻間就彷彿渡過了一場生死邊緣似的……

「吳天,你……」

徐珊的俏臉也變得極為冷厲,徐若晨則揮了揮手,「丫頭,聽小天怎麼說!」

「相信我!」

吳天緊緊地握著徐珊的小手,彷彿將安定的情緒傳遞給她一般,讓沉浸在憤怒當中的徐珊稍微穩定了一些下來,吳天這才緩緩道,「如果他真是那件事兒的主謀,根本無需等到現在,我想應該是另有他人!」

「是啊,是啊!真的不關我的事!」雪楓親王不斷地點著頭。

「閉嘴!」

吳天冷聲喝道,「就算那件事與你無關,最近這幾個月來的事情你最好給我處理好!把拍賣場所有的損失都給我補回來!」

「是,我知道了!」

堂堂雪楓親王,在吳天的如此直接呵斥中,竟不敢有絲毫反對,再次讓徐若晨他們對其刮目相看,就連錢老此刻看向吳天的目光,也顯得有些驚異。

他們可都知道,這雪楓親王身後赫連家族的強大!

可為什麼,他偏偏對吳天如此恭敬呢?

似乎看出了幾人心中疑惑,吳天微微一笑道,「這其中有些緣由等晚點再和你們詳加解釋!」

頓了頓,吳天轉頭看向雪楓親王,淡淡的繼續道,「王爺,我想請你幫個忙,相信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不,不會!天少有什麼吩咐儘管直言!」

別看雪楓親王在這飄雪帝國中的地位很高,可放在赫連家族,卻根本不值一提,否則的話,又如何會被放在這裡不管不問?

需知,那些對赫連家族重要的人,都會被接入內門修鍊,根本不會放在世俗中管理這些俗事。

「很簡單,我想請王爺幫忙調查一下那件事情,一切都已徐姨為主,不知王爺以為可否?」

「可以,可以!」

雪楓親王不斷地點著頭,「只要有什麼消息,我會立刻通知夫人和錢老的!」

「很好,希望你說話算話,否則的話……」

吳天接下來的話並未說完,但他卻不敢有絲毫不滿……

威脅的差不多了,又旁敲側擊了一會兒,這才在吳天的揮手中,雪楓親王如蒙大赦般的快步離開,他要趕快回去準備對華晨拍賣場的補償,這可不能耽擱!


「哼,臭吳天,你快點給我老實交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雪楓親王快步離開后,徐珊直接拉著吳天的手,一副『我很生氣』的樣子逼問道。

徐若晨與錢老也紛紛將視線投了過來,吳天訕訕一笑,隨即將那九紋長老令拿了出來,「喏,就是這個東西才讓他這麼聽話的!」

「這是什麼啊?赫連?」

徐珊拿到手中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卻是不滿的撅著嘴,輕哼道,「你又騙人!這東西怎麼可能讓一個親王這麼聽話?」

「給我看看!」


錢老面色瞬變,將九紋長老令拿了過去,看了一會兒后,複雜的看向吳天,「小天,沒想到你竟然有九紋長老令!」

「呵呵,這是別人送給我的!」

吳天笑了笑,可錢老卻是無語的直接翻了一個白眼,沒有相信也沒有多問什麼,這種神態讓吳天很是無語,為什麼偏偏說真話就沒人相信呢?

「既然有了這東西,想必那雪楓親王也不敢不聽話!」

錢老深吸一口氣,將九紋長老令重新還給吳天,這才繼續道,「這次還要多謝你了!」

「咱們都是一家人,哪用這麼客氣?」

吳天笑了笑,隨即肅然道,「對了,小四,徐姨,錢老,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 兩日後,吳天獨自一人踏上了回去天星帝國的路途,不過說是獨自一人,但也有徐姨給他安排的一輛馬車,至於徐珊,則決定現在家裡陪一陪母親與錢老,至於雪楓親王在這兩天時間中已然將他的補償送到了華翠莊園,也得到了徐若晨與錢老的認可,至於那十多年前上官鴻華的事情,他也正在努力的調查當中……

「吱吱吱……」

小火狐在馬車車廂內跳上跳下,開心的不行,時不時的更是從車窗伸出小腦袋去打量著路過的風景,宛如機靈活潑的小孩子似的……

而吳天則百無聊賴的坐在車內,馬車的速度很快,用日行千里來形容也不為過,而駕車的六子雖然才二十多歲,但卻經驗豐富,是從小在華翠莊園中長大的下人,值得信任!

「姑爺,我們今晚只能在前面的樹林暫時休息!」

一天的時間就在趕路中緩緩過去,在夜幕漸漸垂臨之時,六子停下馬車,指著前面的樹林朝吳天說道,「以前我們都是這樣的,這片樹林很安全!」

「呵呵,行!你說行就可以!」

吳天沒有擺出絲毫架子,抱著小火狐從車內一躍而下,六子這才將馬車趕到一旁,讓馬兒去自己找一些草料吃,他又拿出準備好了的帳篷和一些乾糧,「姑爺,你先吃點乾糧,小的去給你紮好帳篷!」

「嗯!麻煩你了!」

吳天笑眯眯的接過乾糧啃了一口,倒是讓原本以為吳天不會吃這些的六子微微有些錯愕,他笑了笑之後便熟練地在一處空地上扎著帳篷,倒是讓吳天對他很是滿意。

約莫十來分鐘后,兩個帳篷紛紛出現,在吃了一點東西后,兩人相繼進入帳篷休息,畢竟明天還要趕路,他們到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夜色逐漸完全黑暗下來,在這靜謐的樹林中只能聽到一陣陣輕輕的蟲鳴,然而吳天卻是把玩著脖頸上的項鏈,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鸞兒那可愛俏麗的容顏,嘴角也不禁流露出一道淺淺的笑容與堅定……

算起來,鸞兒和他已經分開三年多的時間了……

一聲聲的『天哥哥』似乎現在依舊迴響在耳邊,吳天一手枕在腦後,一手拿著項鏈在眼前輕輕晃悠,久久不能成眠……

唰唰唰……

就在這時,忽然間周圍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吳天眉頭一皺,陡然身體一躍而起,豎起耳朵靜靜地聽著……

「姑爺……」

六子的聲音忽的在外面響起,很是警惕的低聲道,「姑爺周圍有人!」

「我聽到了!」

吳天點點頭,沉聲道,「聽這些腳步聲,應該是朝著咱們來的!六子,你等會兒自己留在帳篷里千萬不要出來,知道么?」

「姑爺……」

六子一臉的不願,再怎麼樣他現在也是一個大武師,雖然只是三階的。

「這是命令!」

吳天沉聲輕喝道,「來人至少都是五階大武師,你出來也沒用!就憑這些人,還傷不了我!」

「是,姑爺!」

六子很憋屈的應了一聲,隨即在吳天的目光示意下,老老實實的重新鑽入了帳篷中……


「走吧,小傢伙,咱們去接一下這些客人!」

吳天拍了拍小火狐的頭,在這小傢伙興奮的雀躍神情中,吳天緩步從帳篷中走了出去……

前方的一片空地上,吳天雙手負在身後,嘴角一抹冷笑劃過,聽著周圍那聲音的逐漸減弱,他隨即輕笑道,「既然都來了,就別藏了!本少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如此針對本少!!」

一片安靜,連呼吸仿似都變得那般輕微……

「怎麼?不出來?」

吳天彎腰撿起腳邊的幾塊石子,雙眼微眯的寒聲道,「既然敢來,那還害怕現身嗎?」

咻咻咻……

說話間,只見吳天右手猛然一甩,那幾塊石子便立時朝四周拋去,隨即很快的聽到陣陣悶哼與痛吟之聲,很快的四周十餘人從黑暗中現身出來……

「總算是出來了!」

吳天環視這些人,一個個的臉龐都是那麼陌生,不過實力倒也還算是不錯,最低的都是五階大武師,而最高的則有著八階大武師的實力。

「你們是什麼人?」

吳天面無表情的冷聲問道,而小火狐也站在他的肩上不斷的齜牙咧嘴,似乎在警告著這些人一般。

「殺!」

沒有任何回應,這些人同時朝吳天沖了過來,顯得那般冷厲,充滿著殺機。

「找死!」

吳天雙目一寒,天龍掠影身法瞬間施展出來,在後面帳篷中那六子驚詫的目光下,不退反進的朝這十多人沖了過去……

而小火狐此刻也從吳天的肩上躍了下來,彷彿化作一道火紅色的流光,與吳天施展出的身法並肩同行,直直的朝著十多人攻去,顯得那般詭異與兇猛……

吳天如今已是七階武王,而小火狐又不是一隻簡單的魔獸,就連吳天本人都根本分辨不出這小傢伙到底是什麼品階,但唯有一點,小傢伙的實力很強,至少現如今的吳天,根本不了解這小傢伙的底細。

猶如兩道光影不斷晃閃,整個平地上頓時傳開一陣陣金屬交鳴的聲音,夾雜著那些人的悶哼與痛吟,幾分鐘后好幾道身影猶如斷了線的風箏朝後倒飛,直直的撞到了好幾棵大樹這才堪堪停住,簡直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砰砰砰……

接連的聲音不絕於耳,吳天宛如魔神降臨一般爆發出恐怖的實力,讓六子看的雙目放光,摩拳擦掌好似恨不得衝出去好好地打上一架,可有吳天之前的話,他再怎麼激動也不敢不聽吩咐。

終於,在又過去了十來分鐘,吳天身體四周已經沒有了能夠站立的人兒,一個個哀號倒地,空氣中瀰漫著陣陣血腥氣息,而小火狐卻是吱吱叫著,不斷地在這些人身上跳來跳去,那靈動的人性化小眼睛中滿是鄙視與不屑……

「姑爺……」


六子一臉崇拜的來到吳天身側,「姑爺,您到底是什麼實力啊?這些人最低的都是五階大武師,您竟然這麼乾脆的就將他們擊敗了!」

「呵呵……」

吳天笑著沒有回應,眸子環視周圍,而後猛然好似射出兩道精芒般,直直的朝著右後側的荊棘中射去……

「出來吧,他們都不能再動手了,你難道還想看著?」

吳天忽然的出聲,將六子嚇了一跳,而小火狐也瞬間朝吳天所說的方向望去,吱吱吱的叫個不停。

安靜,一片安靜,彷彿連蟲鳴逗我完全聽不見了一般。

「姑爺,還有人?」六子疑惑不已。

「小傢伙,你去!」

吳天拍了拍小傢伙的頭,隨即便看到一道紅芒朝那右後側陡然射去,片刻間傳來一陣痛嚎,六子皺眉狐疑道,「這聲音怎麼好像很熟悉?是……」

唰……

小火狐回來了,而那荊棘之中卻是陡然彈射而出一道身影,面色無比難看的死死盯著吳天,好似恨不得將吳天薄皮抽筋一般。

「表少爺,怎麼會是你?」看清來人的相貌,六子不由得驚呼出聲。

沒錯,此人正是徐珊的表哥上官雲!

上官雲隱匿之法十分之妙,之前就算吳天都沒有任何察覺,可偏偏在吳天將那十多人徹底擊敗之時,這上官雲的呼吸急促了不少,讓吳天立刻抓住了那一瞬的變化。

「嘖嘖……不是他還能有誰?」

吳天冷笑道,「這幾個月拍賣場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的吧?哦,對了,或者我應該叫你小王爺,對么?」

小王爺?!

此言一出,六子頓時瞪大了雙眼,而上官雲也是瞬間表情直接愣住,不過吳天卻依舊淡淡笑著,「雪楓親王已經告訴我了,他早在三年前便將你秘密收為義子,最近一段時間的事情,都是雪楓親王和你搞的鬼!上官雲啊上官雲,你真是狼子野心!!」

「吳天,你給我閉嘴!你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說我?」

上官雲怒聲道,「我從小與表妹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從小便決定今生非表妹不娶,沒想到你竟然橫插一手,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