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鳴長嘶,下落途中,邪骨蛇的蛇身再度緊緊捲住了狄嘯雲身體,大力擠壓,一隻碩大的蛇頭,則從遠處迅急探來,要享受這頓飽含龍味的美食!

「啊!」狄嘯雲痛吼一聲,直感覺自己的胸圍被壓縮到了不足原來的三分之一,肋骨斷折錯位,內臟擠壓成了一片,然後暴裂!

他的呼吸、心跳,都已被迫停止。

但狄嘯雲那雙明亮的眼眸里,依舊閃爍著堅定、不屈,還有殺氣!

大寒劍已然沒了,他身體被邪骨蛇緊緊包卷,只露出來一條胳膊,想要幹掉這條三階中期的邪骨蛇,單靠這支胳膊,顯然是不夠的。

狄嘯雲立即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另一件武器,他迅速調動丹田中那一份邪氣,唯一能活動的胳膊探向腦後,從那裡抽出了一柄骨劍,煞龍骨劍!

雖然這柄劍品級只有凡階下品,但他意識中不知為何便有了這樣一道信念:煞龍骨劍,一定可以!

就像是煞龍骨劍,在引誘狄嘯雲使用它,幹掉這條邪骨蛇!

「要死,老子也拉你墊背!」狄嘯雲暴喝一聲,手中高舉煞龍骨劍,對準卷在他胸前的蛇軀,一劍狠狠捅了下去。

一條三階中期的邪骨蛇體表堅硬的鱗片,人階下品兵器根本都破不了防,但這柄凡階下品的煞龍骨劍,卻輕而易舉地刺了進去,直至沒柄!

就在這一刻,那張碩大的馬上就要將狄嘯雲吞下的蛇口,突然張大成了直角,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吼!那張鋪滿了厚厚鱗片的蛇臉上,竟也顯示出了一副極其痛苦的表情!

就在狄嘯雲眼下,煞龍骨劍深深刺入的位置,邪骨蛇的身體,竟然開始迅速地乾癟下去,就像是放快了無數倍的屍體晒乾的過程,蛇軀中的水分與生命精華,迅速消失,被煞龍骨劍盡數吸走。

乾癟很快開始蔓延,不久后,卷著狄嘯雲的那一截蛇軀全部干化,直徑也萎縮大半,狄嘯雲從其中掉了出來。

狄嘯雲立即服下了兩顆四品寶丹,強忍著劇痛,一隻手伸入胸腔中擺正了內臟位置,然後又將斷裂的胸骨肋骨接回,閉目團坐在空中,開始煉化寶丹療傷。

看到煞龍骨劍此等恐怖威力,狄嘯雲知道,這條邪骨蛇,已然完了。

十幾個呼息之後,這條三階中期的邪骨蛇,二十餘丈長的身體,全部乾癟了下去,而後,就像是從擰過的毛巾里再擠出些水來,煞龍骨劍猛得發力,將邪骨蛇身體中全部生命精華吸食一空,整條蛇軀又細了幾分。

強勁的風自下而上刮著邪骨蛇的身體,突然間,這碩大的蛇軀,就像捏碎的餅乾般,在強風中化成了一大片碎末。

在裂谷中急速墜落的,現在只剩了煞龍骨劍與狄嘯雲。

狄嘯雲一把將煞龍骨劍抓進了手中,他突然發現,這柄劍的等級,竟然已經到了凡階中品,而在他手握劍的這一刻,自劍中突然有一大團邪氣沖入他丹田中,使他丹田中那份邪系元氣迅速壯大,轉眼便到了紫府境第二層的水平。

煞龍骨劍升級與丹田中那份邪氣晉階的途徑,原來是這樣,依靠煞龍骨劍吞噬刺中目標的生命!只是,一條三階中期大蛇的全部生命,竟然只讓煞龍骨劍凡階下品晉陞到凡階中品,這消耗未免太大了些!

對於這一重大發現,狄嘯雲卻沒有心思喜悅了,他立即一記天沖劍打出,借著反衝之力,使身體在空中滑翔,一把將大寒劍撈入手中,然後他收了煞龍骨劍,再用同樣的方法,打出遠攻武技使自己獲得水平速度,移到了裂谷內的山壁近前。

緊接著,狄嘯雲雙手發力,將大寒劍重重刺入到了山壁上的石頭裡,這一瞬間,巨大的下墜力量,卻使得狄嘯雲拽著大寒劍切著石頭,在山壁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裂痕,劃了上百米后,狄嘯雲的身體才穩穩地停在了山壁上。

之所以不用煞龍骨劍,是因為煞龍骨劍太過鋒利,不容易划著山壁停下來。

隨後,狄嘯雲又從儲物戒指里翻出不知是殺了哪人之後得來的兩柄人階下品短匕,收了大寒劍,以短匕刺著山壁上的石頭,一點點往上爬。

斬殺邪骨蛇的過程,並不太長,前後也不過一分鐘時間,但狄嘯雲在裂谷中落下的距離,已然百丈不止,花了足足小半天功夫,他才從裂谷中爬出來。

「二哥!」狄嘯雲心裡一直惦記著鹿岳,三階中期的邪骨蛇雖掉入裂谷中,但上面還有幾頭三階初期的妖獸,鹿岳不過武魂境第九層修為,待在上面,十分危險。

可狄嘯雲爬出裂谷一看,卻見到上面的情況已然大變,鹿岳不知了去向,而那原本數量上千的一群妖獸,則已變成了滿地的鮮血碎屍,狄嘯雲很快從裡面找到了,那群妖獸中二十多頭三階初期妖獸的全部屍體,這才放下心來。

鹿岳身上穿著一件人階中品寶甲,手中長刀也是人階中品,他這身裝備紫府境中期強者都未必能有,兵器上的巨大優勢,使他完全不懼同階的妖獸,三階初期的妖獸全死了,那其他的妖獸,便奈何不了鹿岳。

那二十來頭三階初期的妖獸,狄嘯雲知道有一大部分是在被自己的龍威嚇癱之後,鹿岳一頓狂砍殺掉的,另外一部分,也死在這裡,則有兩種可能,一是有一位或多位紫府境的天雲宗弟子碰巧路過,救了鹿岳,二則是鹿岳自己在戰鬥中突破到了紫府境。

不過第二種可能的機率並不大,因為狄嘯雲知道,鹿岳此前的修為尚未在武魂境第九層圓滿,這種情況下,即使有了契機,也很難突破。

但奇怪的是,那些人既然救了鹿岳,為何沒有收走地上的妖獸屍體,尤其是那二十一頭三階初期的妖獸,其身上材料可是很值錢的。

狄嘯雲隱隱覺得不妙,「莫非,救下鹿岳的是龍獸等七峰的弟子,鹿岳見到是他們,立即逃走,而這些七峰弟子因為急著趕去追殺他,才沒來得及收拾地上的妖獸屍體。」

這一猜測中固然有許多不合邏輯的地方,但心中關切鹿岳安危的狄嘯雲,還是寧願相信了這種最壞的猜測,他立即離開裂谷邊,遁著地上間或才有的模糊足跡,尋找鹿岳。

路上,到處可看到散落在地的妖獸屍體和大片的血跡,但對這一反常狄嘯雲根本沒有深思,直到大半個小時后,在一大片屍體與血跡中間,他突然看到了地上躺著一個人。

「二哥!」狄嘯雲喊了一句,立即朝此人跑過去,沒有任何邏輯地,狄嘯雲希望,躺在地上的這個人一定是鹿岳,他跑過去一看,頓時滿臉喜色,此人,果然真得便是鹿岳!

狄嘯雲立即將鹿岳扶起,先給他服下兩顆寶丹,然後開始仔細檢查鹿岳的身體。

「二哥竟然突破了!」狄嘯雲面露驚異之色,第一時間,他便得知了鹿岳的修為,已經到了紫府境,而且,已是紫府境第一層巔峰。

但鹿岳的身體也極為糟糕,他渾身是血,體表皮膚布滿了裂痕,就像一塊被重擊打得滿是裂紋的鏡子,在他體內,無論大小經脈,皆已受損嚴重。

狄嘯雲立馬推斷明白了,鹿岳一定是使用了什麼特殊手段,強行提升修為,突破到了紫府境第一層巔峰,殺光了這裡的妖獸,而這一行為造成的嚴重後果,就是突然暴漲的元氣,損壞了他全身經脈。

狄嘯雲的推斷完全正確,鹿岳在殺光裂谷上的妖獸之後,便開始瘋狂追殺四下逃散的妖獸,殺了幾百頭后,體內經脈再難支撐,轟然暴裂,他直接就昏倒在了地上。

幸運的是,因為鹿岳之前一通大殺,將附近大小妖獸都遠遠嚇走了,他的身體倒在地上,一直沒有妖獸來打擾,保存完好,狄嘯雲爬出裂谷也不算慢,及時救下了他的命。

喂鹿岳服下寶丹后,狄嘯雲便在他身旁盤坐下來,守護著他,等待他醒過來。

趁這段時間,狄嘯雲開始靜下心來,研究意識中突然出現的一大串文字。

這是一篇白骨顏色的字,最上面,是四個長滿骨刺的大字:「煞龍骨劍!」

沒錯,這篇文字就是狄嘯雲剛剛得到煞龍骨劍時在他意識中出現過的那篇文字,只不過當時狄嘯雲只看完個題目,意識就陷入了幻境當中,沒再看到後面的內容。

略過題目,狄嘯雲從這篇文字的正文,開始讀下去。

首先,又是居中的一行文字,不過字體與正文一樣大小,字數同樣是四個:「萬劍無生」。這四個字之後,是兩行句:

龍有犯我,憎我,不服我,一率殺之!

人有違我,逆我,不從我,一率屠之!

好霸道的兩句話,不過,狄嘯雲很喜歡!

狄嘯雲繼續讀下去,再後面的文字,竟是劍譜,而這劍譜的名字,想必就是那四個字,萬劍無生!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 細讀下去,這門劍譜中的玄奧與神奇,讓得狄嘯雲的神色越發充滿了驚嘆與狂喜。

萬劍無生,一共有一萬劍,也即一萬招,但現在出現在狄嘯雲意識中的,只有最開始的三劍。

劍譜中描寫這三劍的文字很奇怪,每一個字都是戰武大陸上的通用字,狄嘯雲都識得,但這些字串聯在一起,卻是完全沒有任何語法,完全就是一堆胡亂拼湊起來的字,字面上也看不出任何的意思。

但狄嘯雲在意識中默念這些字時,他的腦海中,便會開始出現這三招劍技的運行與使用方法,更詭異的是,他將這三招劍每一次讀過時,腦海中產生的這三招劍技的具體形式,都完全不同!

還有更詭異的一點,狄嘯雲將這三招劍讀過一遍之後,便已將其修鍊到了大成境界!

這與狄嘯雲的武道天賦並無沒有半點關係,因為狄嘯雲自己也根本沒有這個本事,這完全是因為這劍譜本身,任何人只要讀過一遍,便都已將修鍊到了大成境界!

將劍譜讀過三遍之後,狄嘯雲開始實地施展,這是狄嘯雲修鍊武技的習慣,先讀三遍,將武技中的文字描述全部記下,再開始修鍊,但顯然這種方法並不適用於這門神奇的劍譜。

要施展萬劍無生,只能使用煞龍骨劍,而且只能調用那份邪系元氣!

專用的邪系元氣,專用的劍譜,越發現示出了這柄骨劍的尊貴與強大。

這門劍技,既不像是近戰劍技,也不像是遠攻武技,狄嘯雲也說不出它像什麼,它好像什麼都像,也好像什麼都不像,它每一次施展出來,都有不同,有時是近戰劍技,有時是遠攻武技,還有時兩種風格兼備。

施展出來一劍,是一招,施展出來兩劍,還是一招,施展出來三劍,依然是一招!但運行三劍施展出來的一招,根本也不是分別運行三劍所施展出來的劍招融合而成,因為施展三劍的一招與施展一劍的一招,根本沒有半點相似之處,根本沒有半點關係!

施展出三劍的威力,遠在施展出一劍之上,而且威力懸殊絕不止三倍,三劍合一,威力大致相當於一門三段武技,但施展三劍所花的時間,卻並不比施展一劍多多少。

狄嘯雲突然有些明白了,萬劍無生這一萬劍,並非是一萬招,而是這劍譜有一萬個等級,施展越多的招式,其等級便越高,威力也越強大。

三劍齊發,狄嘯雲手持煞龍骨劍,在原地練起了這門劍譜。這門劍譜的招式沒有固定的形式,每一次施展出來都有不同,但漸漸地,狄嘯雲發現,劍譜施展出來劍招的具體形式,似乎與自己的心境有關。

這並不是一種直接的關係,而是一種極玄奧的莫名的關係,有時狄嘯雲想施展一招遠攻武技,運行萬劍無生施展出來的就是一招遠攻武技,但在少數情況下,運行劍譜施展出來的具體形式,也會與狄嘯雲心中所想相反。

練著練著,狄嘯雲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想通了這門劍譜的奧秘。

劍譜沒有固定的招式,隨施展而變化,豈非正是對應著狄嘯雲不久前剛剛學會的戰鬥模式:心中無招,手中也無招!

在打鬥之時,狄嘯雲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招將是什麼,他也很少去想自己的下一招應該施展什麼,但真到了施展下一招的時刻,這一招自然而然就出來了!

就好像這一下招具體是什麼,並不是因為施展者的控制,而是根據實地情況以及對手的出招,自動變化出的最合適的一招!

「好劍法!」狄嘯雲哈哈大笑,豁然開朗。

《萬劍無生》,就是萬劍無生!它是用煞龍骨劍施展出來的,用來殺人的劍法,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去探求它的招式,只要在心裡深刻地記著,這門劍法,是用來殺人的,滅生!無生!

隨心所欲地用劍,隨心所欲地殺人!

狄嘯雲隨即便收起了煞龍骨劍,因為這劍中的劍法,根本不需要練習,它只是用來殺人的,只能在實戰中,通過殺人來錘鍊!

鹿岳依舊未醒,狄嘯雲便坐在他對面,開始逐磨一些事情,有時候,靜下心來想一想未來該怎麼做,比一味地盲幹,要有用地多!

首先是煞龍骨劍,本來這柄劍狄嘯雲還打算隱瞞的,但這柄劍本身是可以吞噬生命的大殺器,劍法又那麼強大,那麼對狄嘯雲胃口,若是瞞下去,這兩者都不能在人前使用,實在是一種浪費。

很快地,狄嘯雲便想到了應對之法,「這柄劍來歷非凡,我要隱瞞它,是為提防有心人認出來,那麼,就只需要改變這柄劍的外形。聽說煉器師那裡有一種專門給兵器上色的染料,強度極高,耐火耐寒,等下了山,我便去找袁大哥要一些給煞龍骨劍塗個顏色,再說它這白骨森森的樣子,也實在有點嚇人。」

但煞龍骨劍染了顏色之後,再插進自己脊柱里,是否會將自己的脊柱也染了?想到這裡,狄嘯雲不禁脊背一寒。


但隨即他便一笑置之了,煞龍骨劍肯定並非是真得插進自己脊柱里了,因為自己的脊柱遠沒有這柄劍大,而且抽劍的時候脊柱中也沒有太多的感覺。煞龍骨劍,應該是處在脊柱里一個奇妙的空間中。

就像是武者的識海,誰都知道識海就在腦袋裡,但若是內視識海,會發現這裡是個遠比腦袋大了無數倍的空間,其中的武魂動不動就是幾丈大小,識海若真得是位於人的腦袋裡,那這些東西根本就不符常理,而且歷史上有無數學者切開了無數死人活人的腦袋研究過,武者的腦袋裡,只有一團腦漿,根本沒人從其中找到過識海。

這些東西至今都沒有人給出過確切的解釋來,是戰武大陸上的幾大奧秘之一,狄嘯雲也沒那個閑心去研究它,他只要知道怎樣變強就好了。

就好像地球上懂得相對論的沒幾個,但大多數人都活得好好的,該工作工作,該吃飯吃飯,相對論是宇宙的基礎原理又怎樣,關我屁事?

煞龍骨劍的外形琢磨清楚了,然後是另一件事,狄嘯雲想到了邪風谷。


天雲宗歷代祖訓,萬骨山上邪風谷乃是死禁之地,萬萬不可靠近,一旦被其中邪氣所染,便自行沖入邪風谷中,再不出來。

天雲宗歷代不小心迷入邪風谷的人,也有不少,但邪風谷中風停以後,狄嘯雲與鹿岳一起走過了邪風谷中大半谷底,卻根本沒有見到任何屍體的遺迹。

還有緊在狄嘯雲與鹿岳之前跳進邪風谷的那幾個七峰弟子,不難推測,那幾人肯定都死了。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紫府境前期武者也得摔個半死,就算這幾人身體強悍,比狄鹿二人先一步醒過來,那他們首先要做的,肯定是宰掉狄嘯雲與鹿岳,但事情的結果卻是,狄鹿二人健在,那幾人卻完全消失了。

本來這件事一直疑惑狄嘯雲心頭,但在見到煞龍骨劍一把吸幹了一條三階中期的邪骨蛇后,狄嘯雲終於想明白了其中所有。

那史上所有被邪風迷惑,沖入到邪風谷中的人,應該是全被煞龍骨劍吞噬掉了,就像那條邪骨蛇一樣,最後都化成了一把粉末,被風吹散,屍骨不存!

那些邪風,就是煞龍骨劍故意放出來的,被邪風迷惑的人,便衝進邪風谷中,跑到煞龍骨劍所在,主動為其吞噬。

狄嘯雲猜測,當年煞龍骨劍被那名雷族強者擊毀,應當不僅僅是掉落等級,劍本身也受到了很大損傷,數萬年來,煞龍骨劍吞噬無數強者的生命,終於將損傷修復,本身等級則堪堪回到了凡階下品。

當然天雲宗霸佔了萬骨山,並留下警告不嚴禁門人靠近萬骨山,這毫無疑問地,使煞龍骨劍的修復過程,被大大拖延。

狄鹿二人與那幾個七峰弟子從邪風谷頂掉進了邪風谷里,落地的地方,正巧便是煞龍骨劍所在,先跳下來的幾個七峰弟子,先後被煞龍骨劍吞噬,煞龍骨劍吸干一條二十多丈長的三階中期邪骨蛇也只用了十幾個呼吸,吸干一名紫府境前期的武者,估計只要一瞬間。


然後,就輪到了狄嘯雲,但很不巧,狄嘯雲是一名雷系武者,雷系元氣是邪氣的剋星,使煞龍骨劍無法吞噬狄嘯雲,更不巧地,狄嘯雲還是一名擁有真龍武魂的武者,而煞龍骨劍只認真龍與真龍武魂人族武者為主,所以狄嘯雲便收了煞龍骨劍。

鹿岳在狄嘯雲之後掉入谷中,但煞龍骨劍已被狄嘯雲收入體內,當然不可能再吞噬鹿岳了,所以他只是被摔成重傷,然後一直躺在狄嘯雲旁邊。

一切的一切,終於水落石出。

那一百二十幾位七峰弟子想害死狄嘯雲,卻陰差陽錯之下,給了他一場大造化,煞龍骨劍與萬劍無生劍譜,單看其品相就知道絕對不是凡物,甚至還有可能,是戰武大陸上最頂尖的幾樣寶貝!

又等了一會兒,鹿岳仍不見醒,狄嘯雲再檢查了一遍他的身體,發現他身體內的損傷依然很重,而且修復得很慢,但狄嘯雲趕著要去救雷龍連,無奈之下,只好將他背起。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 「他們還是什麼都不肯說,貝拉,我們該怎麼辦?」

「不要著急,小巴蒂,我們有的是時間。」

「……那邊的是他們的孩子?他叫什麼名字?」

「好像是叫……」

「納威!」

像是一道驚雷在耳邊炸開,納威突然從迷濛混沌中驚醒,耳邊細碎的低語聲驟然停歇,眼前的景象變得清晰真實起來——他正在一輛很尋常的巴士里,身邊是盧娜,正歪著頭一臉不解的看著他。

「我沒事。」

納威略微鬆了口氣,而後一臉歉意的對盧娜說道:「對不起,我又走神了,剛才我們說到哪裡了?」

「快到站了,準備下車吧。」

盧娜指了一下窗外逐漸放大的國王十字車站,今天是1993年9月1日,霍格沃茨學生返校上課的日子,也是納威他們三年級學生生活的第一天。

「哦,好的。」

納威應了一聲,他從座位上起身,幾近一米八的身高和壯實的身軀完全不像一個才剛滿十三歲沒多久的學生——很多成年巫師都沒有他這麼高大健壯。

待到巴士到站停穩,納威拎著沉重的行李箱和盧娜一起下車,然後去排隊買票、檢票入站。

今年,無論是納威還是盧娜,他們的家人都沒有前來送行,但兩人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事,一切都很順利,只是在檢票入站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小插曲:一個看起來很是有些年歲,鬚髮皆白的老人,正對著車站的機器一籌莫展,而從他手上拿著的魔杖來看,他顯然是一名巫師。

由於長期與麻瓜社會缺乏接觸導致的脫節,確實有很多巫師對於機器之類的設備缺乏常識性的了解,這種事情並不算稀奇,特別是對於那些上了歲數的老巫師,他們很少出遠門,而且飛路網和門鑰匙也是一種很便捷的手段。

於是,納威就朝著老人那邊走去,打算幫一把。而在他看到這老人把魔杖的一端隱蔽的指向一名火車站的麻瓜工作人員之後,他的腳步更是加快了許多,只是三五步就衝上前去,擋在了那名麻瓜和老巫師之間。

「呃,先生,請收好魔……那根棍子,我可以幫助您過去。」納威說道,同時隱蔽的對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魔杖。

「哦?」

老巫師偏過頭看了納威一眼,他的個子很高,比納威還高一些,而老人該有的特徵,比如老年斑什麼的,他也全都有,卻唯獨沒有那份行將就木的暮氣。

如果不考慮死於非命,巫師的平均壽命要比麻瓜強許多,這還是依靠現代醫療科技水平提高后的結果,否則差距更大。

而納威一年級那會兒接觸到的魔法石,也算證明了一些傳說,比如長生不老葯確實是有事實根據,只可惜更多的傳說即便是現在的巫師也無法確定真偽,比如說《詩翁彼豆故事集》當中的那些膾炙人口的故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