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了幾塊河邊的石子,加上用繩索投入河中,至少現在聶宇可以確定此處並沒有奇怪的重力變化,也沒有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怪魚,但僅憑這些他的探測肯定不會結束,那條魔鬼河就是依照時間有著眾多變化的。事關眾人的生死安危聶宇必須竭盡所能的做到萬無一失,眼前的觀測也要維持一天一夜的時間,也許還會更長,儘可能的去排除所有可能造成危險的意外情況。一位偉大的科學家曾經說過,知識越是淵博就越能感受到自己的無知,也就是「江湖越老,膽子越小。」

聶宇和尤利夫人等人觀察河水變化的時候叢林中已經開始有樹木的倒下,在伯爵的帶領下,大家即使臨時客串伐木工看來也是頗為稱職。倒下的那些樹木都有著相當的直徑與寬度,要用來來抗衡湍急的水流,而有伯爵和范海辛在,選材上不會耗費大家太多的腦筋,一切聽指令行事就足夠了,從目前來看這項工作的進展還是很順利的。

「除了流速較快之外,表面上很難看出別的危險,不過根據經驗河中心肯定會有礁石的存在,我們要坐木筏渡河的話一定要規劃出最為安全的線路。」片刻之後聶宇的眼光看向了身旁的尤利夫人和哈德森博士,後者很了解對方目光之中的含義,很是認真的說道,聶宇在觀察的同時他也沒有閑著,一直用望遠鏡觀察河流中央的情形。

「我的意見和博士一樣,還有,如果一定要下水的話請讓我先去,這些水流和礁石應該不會成為威脅……」尤利夫人考慮了片刻之後很是慎重的說道,出於安全的考慮,下水確定暗礁的方位是最為穩妥的策略,哪怕有著五公里的寬度和湍急的水流對於尤利夫人的水性而言的確不會有太大的困難,十八公里寬的英吉利海峽她也能輕鬆度過,但這片空間不一樣,像那種詭異的重力現象或是兇猛的食人魚就不在此列了,可也正是因為危險夫人才更覺得應該由自己去現行探路。

「……一起吧夫人。」考慮了有五分鐘之久聶宇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十分清楚尤利夫人言語之中的未盡之意,說起對團隊起到的作用夫人肯定覺得他會更大,因此面對這樣的探路不應該讓他承擔更多的危險,這是一種同伴之間的信任與理解!對尤利夫人的水性聶宇不會有任何的懷疑,相對她碩大肥胖的身軀而言她的靈動與水性簡直就是一個奇迹,可這片空間!沉思有頃之後他的語氣也顯得十分肯定。

「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真的有危險會危及到你的話,千萬不要顧及我!」聶宇的話很是簡單,但言語之中的堅定是毋庸置疑的,尤利夫人對此也沒有太多的異議,只不過有些話她必須要明確。

「放心,小黑說過,有困難找聶宇嗎,再說照顧女士也是男人風度的體現。」輕鬆的笑容再次出現在聶宇的臉上,聽在別人的耳中這些話可能會有些狂妄,可尤利夫人與哈德森博士卻都報以會心的微小,說實話聶宇的外貌並不出眾,可經過相處他卻成為了自己最相信的夥伴,這種輕鬆的笑容也能給他們帶來最大的信心!

「聶,這件是xi公司最新的專利泳衣……」說完話兩人就開始做下水的準備,尤利夫人從背包中取出了一件黑色的光滑泳衣對聶宇問道,而xi公司則是當時世界上最為著名的泳裝裝備公司,類似於ttk在安保行業之中的地位,而能在尤利夫人手中出現的更是精品。

「謝謝,不過我還是這樣更合適。」幼時隨馬老習藝,古城的江水對聶宇而言是有著極為深刻的印象的,他的水性就算不能和浪里白條張順這樣被神話的人物相比但也絕對相差無幾,單論水性他未必在尤利夫人之上,可加上一身的修為他應對危險的能力肯定要勝過對方,再說天蠶衣在身肯定要勝過那些現代尖端科技的泳衣。

尤利夫人沒有再多話,對聶宇沒有這個必要,二人收拾停當便跳入水中,哈德森博士則為他們準備了足夠長度的繩索,一旦遇到危險這些堅硬的繩索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 和聶宇熟悉的長江不同,這條河流的河水是十分清澈的,那是一種真正純粹的原生態,沒有受到任何工業手段的污染,也許只有在這片空間之中才能見到如此清澈的大河,假如將沿途所遇的那些危險忽略不計的話身處其中暢遊絕對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尤其是經歷了幾天的叢林穿梭之後。當然聶宇和尤利夫人只會很有限的帶上一些享受的心情,他們絕大部分的精神和注意力要放在可能出現的危險之上。

尤利夫人和聶宇二人一躍而入大河便消失在哈德森博士的視線之中,他們兩的目標是探路,探明那些潛在的危險,自然就不會停留在水面上暢遊,真正的威脅多半是來自水下的。而就兩人的水性而言比起一般的游泳愛好者憋氣的能力是要遠遠超越了,聶宇不知道尤利夫人能夠做到什麼樣的程度,在古門總綱之中有一位前輩留下了利用全身毛孔呼吸的法門,可能攝入的空氣量沒有正常呼吸那麼大,可以聶宇如今的修為一點點的氧氣就能支撐他在水下很長時間的行動,當年受玉虛道長邀請潛下碧寒潭那種水溫他還支持了兩個時辰之久。

水滸傳中施耐庵先生描寫浪里白條張順的水性用過「入水三日三夜,可與水底生食魚蝦。」的語句,這在現代人看來肯定是一種藝術化的誇張,畢竟人體是有著自己的極限的。但聶宇並不這麼認為,尤其是隨著修為越來越高之後,人的潛力不說無窮無盡但一生之中能夠開發出來的也寥寥無幾。其實像中華武術,印度瑜伽包括其它很多的法門都是對人體潛力的一種開發,古德安可以在地下密封七天七夜那麼張順在水中三天三夜也不難理解,他肯定有著更為特殊的法門。

河水_很深加上此時已然接近傍晚潛入水下大約十五米之後能見度就非常之低了,對此尤利夫人用的是深水探照燈,而聶宇就比較奢侈了,他用的是一顆鴿子蛋大小的夜明珠,比起探照燈的強光夜明珠的光芒更為圓潤通透,範圍也更加廣闊!這顆夜明珠可是馬老密室之中的珍藏,說起價值還真不好用現在的貨幣來衡量,用它作為水下照明恐怕在很多人眼中都是暴殄天物之事,但聶宇卻沒有半點這方面的覺悟,東西就是拿來用的,他可干過比這還要敗家十倍的事情!

人類有記載的不藉助任何設備的潛水記錄大概在二十米左右,稍微有一些物理學常識的人都知道在這個深度身體已經要承受極大的壓力,就算外部還能吃得消可肺部將會有著更大的負擔!不過水中的聶宇可不在此列,小時候馬老為了鍛煉他的力量和靈活度還專門讓他在深水之中修行,且不斷增加深度,因此潛到二十五米左右的河底對聶宇而言絕無任何的壓力,河底則有著一定傾斜的角度,按照一般的常理推斷,配合上河底的角度河中的水深應該會在六十米開外。

在聶宇和尤利夫人之間有著一條五十米的繩索將兩人連接在一起,繩索的中斷則連接著另外一條由哈德森博士來掌控,類似於洞穴潛水愛好者使用的安全繩。對於經常在外冒險的眾人而言,堅固耐用的繩索是必不可少的裝備,當然一根繩索不可能有兩千五百米的長度,哈德森博士是將所有人的裝備集合在一起使用的。 青梅甜如蜜︰竹馬翻牆來

憑藉手中夜明珠發出的光芒和自己超強的視力,聶宇在河底大約可以看清方圓二十米之內的情況,這已經是很可怕的一個數字了,足見那一顆夜明珠的價值,像尤利夫人的探照燈很難與之相比,且後者的照明更多是在一個方向之上而並非全方位的。在河底行進了一段時間之後聶宇沒有發現太過異乎尋常的危險,不是說水中沒有暗漩和激流而是針對它的流速和寬度這些還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無論聶宇和夫人的水性及身體素質如何遠超常人,他們在水中的靈活度也是要大受影響的,絕不會像陸地上一般,因此當妮娜忙完手中的營地之事來到哈德森博士身邊的時候聶宇和夫人才在離岸有一公里多的地方冒出了水面換氣!對他們而言就算潛過這五公里的河流也不是不可能,但為了最大的安全這樣的謹慎是必須具備的素質。

此時聶宇和尤利夫人的距離有三十米,浮上水面換氣之後兩人之間交換了很多的手勢,那是潛水者的一種通用語言,多半用來在水下對話,而在這樣的距離風又比較大的情況下卻也很是實用。別看二人的手勢頗為簡單,但其中蘊含的信息量可絕不簡單。經過這一段的探索之後兩人得出的結論也相對一致,這段距離沒有太大的危險。

就在聶宇深吸一口氣準備繼續潛入水中繼續探索的時候,他的目光卻被遠方的城堡所吸引了,看尤利夫人停頓的動作她肯定也和聶宇一樣發現了什麼!在城堡後方的山谷之中忽然有兩個身影飛了上來,它們身軀龐大飛行的矯健而又有力,聶宇可以肯定自己沒有在現實生活之中看見過這樣的飛行生物,可它的形象對自己而言卻絕不陌生。

狹窄細長的尖利嘴喙,翼展目測十餘米,與之對比顯得短小但卻充滿力量感的雙爪,這個形象和很多科幻片中和博物館內出現的翼龍何其相似?雖然離著城堡還有七八公里的距離但聶宇相信自己絕對不會看錯,難道真的是翼龍?可按照現代科學的說法恐龍的滅絕是六千五百萬年之前的事情,史密斯的推算此處則是一萬五千年前左右,難道史密斯的計算錯了又或者翼龍因為特殊的原因存活了下來?

和尤利夫人交換了一個眼色聶宇更加確定自己不會看錯,夫人最為擅長的是在植物方面,但觸類旁通之下說她當得起古生物專家這個稱號則無人會加以質疑。他也不會去懷疑小黑的計算,事實已經多次說明了這個天才的天賦,那麼可能性只會有兩種,因為某種特殊的地理與自然環境將這種史前生物保存了下來,又或者這片空間還有著大家說不能理解的神秘力量,正等著他們去探索並加以解釋。

「哈德森博士,那真的是翼龍嗎?」幾乎和聶宇及尤利夫人同一時間,岸上的眾人也發現了這一異乎尋常的景象,用手中的高倍望遠鏡詳細觀察之後妮娜用對身邊的哈德森博士問道,語氣之中驚訝的成分並不太多,經過了那麼多次詭異的行程大家的免疫力非常之高。

「上帝啊,那是……恐龍?難道說我們還真的能碰見噴火龍不成?」森林的邊緣正揮動手中的鋼斧與一顆大樹做著不懈鬥爭的小黑顯然也發現了正圍繞著城堡打轉的翼龍,顯得很是誇張與興奮。

隨著二人的言語整個隊伍都為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了,畢竟他們最多只看見過這種動物的化石,能夠看見活生生的實物對大家而言都是一種幸運。而看起來似乎那座城堡之中有著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兩隻巨大的翼龍,使得他們圍繞盤旋卻久久不去。看到這個景象的眾人心中都產生了這樣的感覺,而那座城堡也正是他們此行的目的所在。

盤旋了大約有數十圈,兩隻翼龍同時發出了高亢的嘶鳴,即使遠隔幾公里眾人也能聽得清清楚楚,而隨著這陣鳴叫之聲叢林中又發生了一些騷動,很多野獸或是鳥雀被嘶鳴之聲所驚起,都在朝著叢林的深處高速移動。看來翼龍發出的鳴叫讓他們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那應該是一種存在於天性之中的畏懼,難道翼龍會是他們的天敵?

「伯爵,醫生,我要沒記錯的話似乎翼龍是草食類動物吧?為什麼這些野獸和飛禽那麼怕它們?要麼就是那些科學家的推斷有錯誤,你們說它們會不會來攻擊我們?」在隊伍之中小黑一直有著一個十萬個為什麼的外號,那是聶宇給他起的,對於未知事物他總有著強大的興趣和求知慾,在玩笑的同時這也是大家很是欣賞小黑的地方。

「哼,可能真被你不幸言中了,大家準備。」這一次沒有任何人接上小黑的話茬對他加以調侃,因為在彼得剛準備出言的同時那兩隻原本圍繞著古堡打轉的翼龍卻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向著眾人所在的方位飛撲而來,伯爵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大家發出了警告。

伯爵的話音未落所有人都開始了行動,最為敏捷的應該要數蘭度夫了,幾乎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到了自己的背包面前,似乎被藤蔓植物拉傷退步肌肉的並不是他!看兩隻翼龍的體積肯定不是一般武器能夠對付的,在他的背包中有著小型火箭筒的存在,北極熊可不是什麼動物保護者,倘若兩隻翼龍襲擊的目標真的是他們,他下手絕不會有半點的猶豫!

… 身在河水之中的聶宇並沒有聽見岸上小黑與同伴們的對話,可對於翼龍帶來的危險他卻比所有人都提前有所感應,原因就在那陣巨大的嘶鳴之中。總綱內有一篇奇文名為鳥獸異聞錄,乃是古門一位前輩所記載的鳥言獸語內中含義,其中雖然沒有包括像翼龍這樣的史前生物,可觸類旁通的效用還是有的,那陣嘶鳴之中飽含著一種對外來侵略者的敵意,而聶宇他們相對於這片空間而言無疑就是入侵者。

六七公里的距離對於身長十米左右翼展還要超過不少的翼龍可以說是轉瞬即至,而當兩隻翼龍飛臨河流上方之時其中的一隻已然對著身在河水之中的聶宇與尤利夫人俯衝而來,其勢快如閃電!另一隻則毫不停留的沖向留在岸邊的伯爵等人,與此同時可能是受了它們嘶鳴之聲的召喚,城堡上空又出現了十幾隻巨大的翼龍,很顯然它們的目標也是聶宇一行,數量的增加使得其發出的吼聲更是響徹天地。

「夫人快回岸上,小心水下。」原本飛快的速度加上俯衝的勢頭,史前生物的全貌很快就細緻的展現在聶宇眼前,尖利的喙不與雙爪看上去閃動著令人生寒的光芒,離著還有數百米便能感覺到一陣勁風撲面,那猶如燈泡大小的雙眼之中閃動著殘忍貪婪的光芒!魚腸劍瞬間拿在手中,聶宇做好準備的同時對著遠處的尤利夫人喊道。

即使面對這樣的史前生物突襲,聶宇心中可不會有半點恐懼的情緒,翼龍的確是龐然大物,但比起黃金湖通道之中的那隻巨型蜈蚣卻又是小巫見大巫了,不管這隻翼龍的目標是自己或是尤利夫人聶宇都準備先行出手,在這樣的環境下面對巨獸的威脅,他的把握顯然要比夫人-大上許多,對方再如何皮糙肉厚相信也敵不過魚腸的鋒利!

原本身在水中憑藉二人的水性即使面對翼龍他們只要潛入水中應該就是最安全的方法,畢竟就算對方也能像鸕鶿一樣入水捕食,可如此龐大的身軀在水中肯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問題在於這兩隻翼龍嘶鳴著撲來的同時聶宇已經感覺到了河流中也有著某種生物在向自己二人迅速逼近,現在他還不能肯定這種生物到底是什麼,但絕對不是來友好相處的,直覺之中那種危險的感覺是十分強烈的。

尤利夫人沒有任何的言語,她的回答就是轉身潛入水下向岸邊游去,有著多年在外冒險的經歷她對危險的察覺也是極為敏銳的,相對於已經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翼龍,那些水下不知名的生物才更加令人擔心,對這個空間之中的很多生物是不能以常理來猜度的。一旦轉身她已經直接將身後的翼龍忽略了,聶宇絕對是那種你能將後背託付給他的隊友,當然她不會立即回到岸上,還要探查水下生物的詳細。

僅僅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數百米之外的翼龍便盡在眼前,且忽然之間就有著一個轉折,撲向了尤利夫人入水的地方!動物的感覺也是相當靈敏的,無論是聶宇這個人還是他手中的魚腸劍都讓這隻翼龍察覺到了危險,相對而言尤利夫人就成了它的第一攻擊目標,這一瞬間巨大的身軀還有著一個顯而易見的加速,快如閃電絕不過分。


就在翼龍改變目標的同時聶宇也動了,他的整個身軀浮出並緊貼著水面向著史前生物滑翔而去,就像是有一隻速度飛快的汽艇在拉扯著一樣,速度的比拼聶宇絲毫不在翼龍之下!要知道身在水中的聶宇可是沒有任何借力的地方,除了高超的水性之外,高明身法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手中的魚腸劍在滑翔之中脫手而出,一道閃光便沖著翼龍的眼睛而去,這隻史前生物此刻已經成了敵人,而面對敵人聶宇絕對不會有半點的留情,出手便選擇了巨獸最為脆弱的眼部!

草上飛加浮光掠影,這兩種高深的輕功身法此時被聶宇完美的糅合在了一處,師門心法提升之後他對於兼容包並融會貫通有了越來越為深刻的理解,兩門絕學糅合而出其威力也不會等於單純的相加,原本聶宇與尤利夫人之間還有著三四十米的距離,但在這樣的緊貼水面滑行之下竟是眨眼便到,同時魚腸的出手也是如同行雲流水一般。

聶宇快翼龍的反應卻也不慢,就在魚腸劍快要及體的一刻它也展現出了和巨大身軀絕不對稱的靈活,細長的頸項稍稍一低便在刻不容緩之間躲過了飛速襲來的魚腸劍,身體劃出一個弧度緊貼水面轉向的同時雙翼還帶起巨大的勁風夾雜著漫天的水珠對著聶宇撲來。

魚腸劍出,不見血絕不歸鞘,從聶宇得到這件神兵利器之後就沒有打破過這個規矩,鋒利無比的劍身擦著翼龍頭部的凸起而過便迅速的在空中一個倒轉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再次襲擊對方碩大的眼部!此時聶宇的視線已經為巨大的勁風和四濺的水珠所覆蓋了,他所處的方位也很難看見翼龍的眼睛,可魚腸劍的襲擊目標卻依舊是無比精準,有了精神領域這個利器,能否看清並不能影響聶宇出手的判斷!

兔起鶻落之間一片血光閃現,翼龍的身軀迴旋之後立刻拔高,當然還夾雜著它的一聲嘶鳴,相對於疼痛而言憤怒的感覺更甚。它很難想象這個看上去如此渺小的生物竟然會這樣的扎手,甚至還能對自己造成傷害,那更加微小的寒光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能鋒銳到如此地步,自己引以為傲的堅硬皮膚在它面前也起不到任何的保護作用。

隨著翼龍的迅速拔高,一蓬紅黑色的血液伴著河水灑落河面,仔細觀察的話在他頭頂凸起的部位有著一道深達十餘厘米的傷口,血液正是從這裡飛濺出來!或者對於他巨大的身軀而言這樣的傷口很不起眼,可在魚腸劍刺的那一瞬間伴隨著疼痛的是一種油然而生的畏懼!

這一切發生只在頃刻之間,翼龍拔高的同時聶宇也不在水面滑行而是迅速落入水中,心中惋惜的同時對這隻史前生物飛快的反應和靈巧的身軀也是暗暗稱奇,很難想象在自己魚腸劍突然變向的二次攻擊之下它竟然還能閃過要害部位,並且還能利用各種條件做出反擊,在那一刻聶宇都不禁有自己的對手是身手高超的人類的感覺。

假如方才自己能夠腳踏實地,聶宇相信即使是這隻靈活無比的翼龍也無法抵擋魚腸劍的攻擊,就算它可以躲過第二劍,但接踵而來的襲擊卻能給它帶來更大的傷害。可身在水中無論你的水性如何高超終究不能像陸地上那般借力,翼龍擺動雙翼造成的巨大陣風也許不能在陸地上對聶宇造成影響,可在水上千斤墜根本無法施展,就算可以憑藉身法硬抗但出手的位置和借力總是受到了影響,難以一戰成功。

一人一獸的身影乍合即分,翼龍撲動著雙翼就在聶宇頭頂幾十米的地方不斷盤旋,不斷的用勁風帶起浪花襲擊對方,但卻是再不敢貿然加以撲擊了,動物的天性使他察覺到了這個對手的厲害,但立刻放棄而去卻還是心有不甘!它在等待著最佳的機會來做到一擊必殺!

這隻翼龍可以一心一意的對付身在水中的聶宇,但聶宇卻不能將所有的精力都擊中在它的身上,一邊感應著水中不停接近自己的生物一邊觀察尤利夫人水中的動向,同時還要注意岸上夥伴在翼龍攻擊之下的反應。有過上一次的交手經驗他不會再給這隻史前生物任何的機會,只要它敢撲擊而下聶宇就有很大的把握能夠給與其重創!

此時又是一陣巨大的悲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從岸邊傳來,聶宇在與翼龍搏鬥的同時另外一隻翼龍已經對岸上的妮娜和哈德森博士發起了撲擊。而在那之前蘭度夫手中的小型火箭筒也迅速的出手了,天性中躲避危險的能力讓空中的翼龍面對火箭彈有著一個明顯的躲避,但很顯然它對這樣的武器並不熟悉,試圖用右翼將它扇開的同時火箭彈在半空中爆炸開來,對這隻翼龍巨大的右翼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長達七米寬有四米左右的翼膜被炸出了一個恐怖的大洞,爆炸的威力還在它的身體上留下了數十處傷痕,黑紅色的鮮血如同雨點一般自半空之中灑落下來,那一聲高亢的悲鳴即使巨大的爆炸聲也難以掩蓋!在這一刻人類的先進武器展現出了它巨大的威力,當然這也是在蘭度夫的手中才能有如此效果,換個人肯定很難準確命中!

不過令北極熊吃驚的是如此的傷害竟然也沒能讓這隻翼龍喪命,除了翼膜之外它身體其它地方的堅硬程度遠遠超出了自己的估計,也許眼前這隻重傷的翼龍暫時無法對他們構成威脅,可接踵而來的十餘只光從鳴叫聲中也能聽出憤怒之意,更為關鍵的是他攜帶的火箭彈只有三枚,根據眼前的情況是絕對無法做到消滅所有的翼龍的。

… 有過與翼龍的一次短暫交手之後,聶宇對這些史前生物的威力有了一定的了解,假如手中有著足夠威力的武器去和翼龍一對一的話,他自己,拉達曼迪斯,伯爵與古德安三人肯定沒有問題,伯爵手中的那把類似日本刀的武器鋒銳程度怕是不在魚腸之下,而拉達曼迪斯也有著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刀,且論起刀法這個神秘的男人應該還在伯爵之上。至於古德安,經過黃金之城后他的實力也得到飛快的增長。

此外范海辛的身手雖然比這三人稍遜,可他手中那把開天神弩卻是絕對的利器,在叢林中更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藉助現代化的武器蘭度夫自保估計也沒有問題,其他彼得小黑妮娜等人就要稍差一些了,不過有著同伴的照顧面對十幾隻翼龍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實在不行他們還可以退入叢林之中,眼前他要做的是保護尤利夫人。

這個想法只在一念之間,當遇見突發危險的時候迅速做出判斷是極為必要的,方才的一擊已經對在半空中盤旋的這隻翼龍產生了足夠的威懾,自己也要儘快回到岸上和大家匯合對付剩下的史前生物,它們的嘶鳴還不知道會惹來什麼不知名的怪獸!就像是水裡這些迅速接近的鱷魚一樣,根據水流的變化聶宇已經可以感受出他們的形狀。

主意一定,聶宇再度展現出方才在水面上滑翔的身法迅速向尤利夫人所在的方向接近,水中至少有不下於二十條的鱷魚,且每一條的長度都在五六米之間,如此的長度絕度可以稱得上巨大了。也不知道它們剛才到底躲在了什麼地方,此時趕來的速度極為驚人!

聶宇的身體剛剛滑翔到了尤利夫人潛泳的上方,一隻巨鱷便從水中冒出頭來張開大口咬向了他的小腿,那一顆顆尖利的牙齒在夕陽照射之下閃動著令人生畏的寒光!不過在聶宇眼中這些利齒倒並不能令他畏懼,巨鱷張嘴的同時一股令人作嘔的噁心氣味也傳了出來,仔細看在他的口中似乎還殘留著某些不知名動物的殘肢碎肉!

「你該刷牙了。」雖然巨鱷的出擊迅捷無比,但聶宇想要躲閃絕不是問題,一時興起的他猛然探出右手搭住了巨鱷的下顎,身體緊貼水面以腳為軸劃出一個弧度,說話的同時單臂發力硬生生將長達五米的多的巨鱷提出了水面,肚皮朝上扔到了另一側距離十幾米的水面之上,巨鱷凌空落下砸入水中激起的水花高達數米,場面十分震撼。

五六米長的巨鱷重量可逾千斤,聶宇單臂一振便能將之拋出十幾米似乎已經有了當年隋唐演義中天下第一條好漢李元霸的風采,這個鏡頭假如被探索雜誌拍到一定可以賣出大價錢,尤其他的雙足還在水中!當然也只有聶宇自己清楚他能做到如今的程度除了必須的力道之外,如何借力如何運用才是關鍵,假如是在陸地上全憑自身力量現在的他恐怕還不是李鐵牛的對手,那個金剛巨漢是真正的天賦異稟,看見他你就能相信類似霸王項羽,武神關羽這樣的人物絕不是誇張。

可憐那條巨鱷可能是經歷了自己生命中從未有過的經歷,一時間竟是肚皮朝上飄在了水面上看不出動靜,好像是被聶宇這一摔拍暈了過去。但剩下的鱷魚們並沒有因為同伴的遭遇而有任何的遲疑,一時間七八隻巨鱷接二連三的從水中冒出頭來又對聶宇展開了攻擊!

剛才面對翼龍的俯衝聶宇用出了魚腸劍,攻擊之時毫不留情,那是因為對這種史前生物缺乏足夠的判斷,此時面對這些鱷魚他倒沒有刻意的去傷害他們的生命,身軀稍稍拔高在其中一隻巨鱷的嘴尖一點,接著那股力量轉眼便飄出了十餘米,而此時冒出頭來的尤利夫人已經距離他有著兩百米的距離了,這一切筆墨形容起來極為費事,但從翼龍凌空下擊倒鱷魚探出水面也就是半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此短的時間夫人在水中就能游出兩百米的距離足可見她水性的高強。

看見這一幕聶宇已經不再為尤利夫人擔心了,有著她的水性和速度在水中這些巨鱷很難對她造成威脅!其實根據科學家們的分析,一個熟練的游泳愛好者在水中全力遊動速度是可以超過鱷魚的,但冰冷的數據是一回事,現實就完全不同了,面對這樣的怪獸試問還能有幾人能夠心情平靜的發揮自己的全速?恐懼造成的手軟腳酥一定會影響他們的速度,再加上往往是事發突然缺少準備才會有很多人葬身鱷魚之口!水性速度尤利夫人無一不具備,心理更是過硬自不需擔心。

這時後續的十幾隻翼龍已經飛到了河流上方,其中兩隻又開始對著聶宇俯衝下來,另外的繼續撲向了岸上的眾人。看起來這些巨大的生物還有著不錯的智商,知道互相之間應該如何配合。或者說這並不是智商問題,而是它們在捕獵之時一種本能的盡情體現!

得到了同伴的支援,那一隻在聶宇頭頂不斷盤旋的翼龍也是信心大增,再度加速對著自己那個難纏的獵物飛撲過來。以聶宇的身形大小三隻翼龍是不可能在同一時間對他發起攻擊的,可看在眼中他們的進攻卻是連續不斷的,猶如海浪一樣一浪高過一浪,而且那一隻與聶宇剛才交過手的翼龍還顯的十分的小心沒有將速度放到極致。

「靠,不會吧,還會用兵法?我都不捨得下殺手了。」眼睛的餘光瞟了一眼岸上,在蘭度夫擊傷了翼龍之後伯爵等人已經迅速的來到了妮娜和哈德森博士的身邊,范海辛開天神弩在手,拉達曼迪斯寶刀在握,所有人已經做好了抵抗翼龍進攻的準備,再有伯爵加以現場指揮,此時的聶宇已經不用對其餘的夥伴有太多的擔心,可以專心致志的對付眼前凌空撲擊而來的三隻翼龍,他的手段就是針鋒相對。

口中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長嘯,聶宇的身軀迅捷一個反轉,以極快的速度迎著對方正面而上!這一次他不一定會下殺手,但一定會全力以赴的讓對方感受到深深的恐懼!長嘯聲切金斷玉,比之方才翼龍的悲鳴還要高亢,聶宇已經用上了厲音奪魄的音攻之法,聲波的攻擊不會太受形體大小的限制,而且在以少對多之時會顯得更為有效。

果然在聶宇的長嘯之下空中三隻翼龍的身軀有著一個明顯的滯留,速度也因此稍稍降低,就是趁著這個機會,聶宇在空中迅速移動的身軀又有了一個加速,轉眼便到了翼龍的面前。此時沖在最前的翼龍從那陣長嘯聲中稍稍緩和了過來,見獵物已經到了眼前,尖利的喙部也迅捷無比的啄向了聶宇的胸膛,反應算得上是極快了。

如此鋒銳的尖喙加上俯衝帶來的速度,這一下要是啄實了聶宇的十三太保橫練外加鐵布衫都抵擋不住,或許只有李鐵牛的龍吟金鐘罩和虎嘯鐵布衫才能硬接如此的攻擊!在煉體訣的修為山聶宇達不到李鐵牛的境界,可論起身法的靈動和攻擊的威力卻絕不會遜色,厲音奪魄讓三隻翼龍的身軀略微一滯,就是這短短的一滯已經足夠了。

飛速前進的身軀在翼龍尖喙快要及體的一刻靈巧無比的倒翻閃過,足見已然發力踩中了它的頭頂凸起部位,右手下探,分金斷玉的魚腸劍在翼龍細長的頸項間留下了一道長達一米的傷口。這一次的對方承受的傷勢可比第一次要重了很多,熟悉的悲鳴聲再度響起。

收回魚腸借著足尖點在翼龍厚實的背脊之上,聶宇速度分毫未減的殺向了第二隻翼龍,可能親眼所見同伴受到傷害讓它感覺到了畏懼,原本直衝聶宇而來的身軀開始向著右翼滑去。不過這一切聶宇在出手之前就已經算好了,腳底螺旋真氣噴涌而出,他的身軀也在空中轉折追上了第二隻翼龍,這一次魚腸劍攻擊的目標選在了它的背脊。

第一隻翼龍被聶宇一腳踩在頭頂,空中巨大的身軀失去平衡一時落到了水中,那些失去攻擊目標的巨鱷們又重新找到了獵物,再度圍攏過來對落水的翼龍發動了襲擊!身在水中頭腦又是一片暈眩,翼龍沒了剛才迅猛如電的反應,三四隻巨鱷的利齒咬在了它的身周,使得口中的悲鳴變得更為大聲,但同時那種劇痛也讓他清醒過來。

似乎今天這些水中的霸主們註定要吃癟,翼龍撲閃雙翼的力量恐怕比起聶宇剛才還要巨大,一時間又有三四隻鱷魚被它甩出了水面,遭受到了和第一隻巨鱷同樣的下場,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利齒也在翼龍身上留下了印記,尤其是相對薄弱的雙翼,看對方飛行的姿勢已經有了一絲不穩了!而就在這隻翼龍掙開巨鱷的撕咬再度飛到空中的時候,它的另一隻同伴又帶著猛烈的風聲掉入了水中!

… 幾乎與第一隻翼龍相同的軌跡,聶宇又將第二隻打入了水中,不過它的運氣顯然要好過自己的同伴,方才的那些巨鱷已經被扔的七零八落,並沒有再給它造成更多的傷害!但不得不說這些翼龍絕對不像它們的身軀看上去那般笨拙,恰恰相反它們有著極快的反應和應對危險的能力,目睹了兩個同伴被這個看上去極為渺小的獵物擊落,第三隻翼龍立刻做出了最為正確的選擇,雙翼一振高高凌空而起!

這一下拔高速度非常之快,快到了聶宇也無法繼續對它施加打擊,當然這也是他沒有存了殺心,否則魚腸劍凌空出擊配合天蠶絲的長度那隻翼龍飛快的反應和速度也未必能保證他的安全。落下的身軀藉助此時尚在水中的翼龍為落腳點,聶宇再度一躍而起向著岸邊撲去,而當他一躍十餘米落在水面之後便又開始了剛才出現的滑翔!

以聶宇目前的修為在一公里寬度的水面上不藉助任何工具想要登萍度水還是極為困難的,像現在這樣緊貼水面滑行看上去極為輕鬆且姿勢曼妙順暢可內息與體力的消耗都是巨大的,之所以這樣做還是在於時間,他要儘快回到岸上和同伴一起面對未知的危險,對於伯爵等人對付剩下的翼龍他有足夠的信心,但在這片空間之內誰知道下一刻就會出現怎樣的生物,腳踏實地終究要比身在水中好的多。

對於自己的眼光和判斷聶宇一向有著充足的自信,事情的發展和他判斷的的確沒有太大的差別,雖然攻擊岸上眾人的翼龍增加到了十三隻,可在伯爵的率領下眾人團結一處更顯的遊刃有餘!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惡魔獵手范海辛了,他手中的開天神弩就是對付這些史前生物最好的利器,那些帶著尖銳風聲的箭矢甚至在速度上還要超越蘭度夫的火箭彈,有著開天神弩的催發就是翼龍也要加以趨避。

伯爵的東洋長刀與拉達曼迪斯的彎刀雙刀合璧,配合古德安的權杖會讓那些好不容易躲開箭矢俯衝到近前的翼龍們無功而返,而一旦它們選擇回退范海辛和蘭度夫的遠程攻擊便又能如影隨形的跟進,小黑、妮娜、彼得等人各自挑選趁手的現代武器加以輔助,此外還有阿甲門德不斷通過超能力影響翼龍的方位,這一切使得那十幾隻身心巨大的史前怪獸不但難以對他們造成傷害更要小心自身的安全!

再過片刻聶宇和尤利夫人也自河中上岸加入了眾人的圓陣,本來就算以聶宇的身法也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橫渡將近一公里的水面,可那些四面而來的巨鱷卻成了他們最好的落腳點,而有了同伴的協助,原本輕身功夫就極為出色的尤利夫人也不再在水中潛行。

「聶,你替我一下。」等到二人加入圓陣,范海辛立刻將手中的開天神弩交了過來,方才與空中翼龍群的交手惡魔獵手就是最大的主力,而想要對付這些皮粗肉厚的巨大生物,發射的箭矢就一定要具備更快的速度,且他要對付的對手還不止一個,就算有開天神弩在手這對他的體力也是極大的消耗,隊伍中除了他之外聶宇是唯一一個能夠發揮弩_弓作用的人,此時自己雖然還有餘力但交給他卻是眼下最正確的選擇,誰知道這十幾隻翼龍身後會不會還有數十隻的後援?

「歇一會兒。」將在背包中順手拿出的竹筒遞在范海辛手中,聶宇接過開天神弩便對空中那隻最近的翼龍展開了攻擊,現在可不是謙虛的時候,在之後的行程中這把開天神弩可能還會發揮更大的作用,趁著現在的機會好好熟悉一下也算是為將來做好充足的準備。

剛才在飛身而來的同時聶宇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岸上的同伴,范海辛的射術更讓他有眼前一亮的感覺,吃過了蘭度夫小型火箭筒的苦頭,後來的十幾隻翼龍在攻擊上做的十分謹慎!他們會在數十米的高空盤繞選擇時間,然後在同一時刻分幾個方向撲向眾人。

原本這樣的動作是為了躲避那不知名武器的殺傷,也的確對蘭度夫的攻擊起到了一定的遏製作用,可不幸的是它們又遇上了范海辛,無論他們的動作如何快捷,方位如何分散,但只要俯衝下來最先迎接它們的肯定是帶著尖銳嘯聲的弩箭,且選擇的攻擊處一定是它們較為脆弱的雙眼,激射,移動射,背射,盲射,此時的范海辛為大家做了一場頂級水平的射術表演,在一個同伴被射瞎了左眼之後它們不得不在高速之中移動身體來躲避這不起眼卻充滿威力的小箭,如此一來俯衝的速度就降了下來,伯爵等人出擊時機的掌握便不會有所偏差。

聶宇做不到范海辛那樣花樣百出且威力十足的射術,也無法像他一樣讓箭矢在空中走出詭異的弧度,畢竟開天神弩范海辛自幼便帶在身邊,連睡覺都不會離開。論起對這把弩_弓的熟悉與掌控他肯定遠有不如,就算總綱中出現過這樣的神器他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做到純熟,身為夥伴他更不可能在路程中借人家珍如生命的武器來加以研究。

面對俯衝而來的翼龍,聶宇就是老老實實的一箭而出,接下來再對付下一隻,但在他手中射出的箭矢雖不如范海辛那般華麗靈動卻更具備速度與力量,且能將自己的螺旋真氣附著在箭矢之上使它能夠對翼龍造成更大的殺傷!還有一點就是聶宇剛才和翼龍交過手,他知道除了雙眼之外翼龍頭部的凸起更是它們的要害,出手精準無比!

第一隻弩箭是擦著那隻俯衝而來的翼龍頭部凸起而過的,假如開天神弩在范海辛手中這樣的擦過很難對巨大的史前生物造成傷害,但聶宇的螺旋真氣卻可以做到這一點,弩箭飛速而過的同時翼龍的頭部凸起便似乎經歷了一場小心的爆炸,造成的傷痕也足有十厘米左右!這樣的傷勢讓那隻翼龍凌空一個迴旋直栽在河邊的沙灘之上激起了數米高的塵煙,可以說聶宇是在用威力來彌補他射術上的不足!

「好樣的聶。」眼見聶宇接過開天神弩便將一隻翼龍射落塵埃范海辛激動的高聲喊道,一是為了自己的同伴鼓勁,二來也是從聶宇對開天神弩的運用有了一些領悟!假如這一箭讓自己來射恐怕不會擦身而過而是直接命中目標,對於射術他有著極強的自信,但那樣是否就能做到一樣的效果呢?如果自己也能像聶宇一般將箭矢的威力增強再加上更為精準的射擊,那個困擾家族多年的夢魘也不是不能擊敗。

「我還差點。」腳步動作不停聶宇還回應了范海辛一個微笑,心中卻暗暗遺憾,如此快的移動射擊,對方速度更是驚人,自己在準頭上終究是差了不少,這第一箭還有時間觀察才造成如此效果,第二箭雖然也延緩了翼龍下沖的速度但偏離的就更遠了十公分,這一指的距離說起來不算什麼可卻難以對對方造成傷害了,想要在保證威力的同時保持精確,這絕非時日之功,看來以少敵多之時還是范海辛更能發揮開天神弩的威力,不要忘記他還沒有動用上方的金屬小箭。

十六隻翼龍兩隻落水三隻受傷,被蘭度夫火箭彈擊中的那一隻傷的尤其嚴重,這在史前生物們的聯合捕獵行動中還是第一次出現,那些在它們眼裡顯得那麼渺小的獵物竟是如此的難纏,再嘗試了一輪進攻無效之後一隻體積最為碩大的翼龍發出一聲嘶鳴,所有的同伴包括那隻跌落塵埃的也搖搖晃晃飛了起來向著河對岸撤退了。

「不要浪費彈藥了蘭度夫。」看見翼龍群的動作大家都不由鬆了一口氣,眼前的威脅已經度過了,更重要的是看現在的情況他們擔心之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北極熊舉起火箭筒想要給那隻飛的搖搖晃晃的翼龍來上一炮卻被曼因斯坦醫生所阻止了,翼龍攻擊他們出於一種本能,此時既然無法對他們造成威脅就沒有趕盡殺絕的必要了!況且火箭彈作為蘭度夫的利器在以後的行程中還會有更大的作用!

「阿甲,你來監視城堡那裡的動靜,其他人都來幫忙,我想我們還是應該儘快將木筏完成!」這些翼龍來得快去得也快,在眾人的目送下很快就消失在了山頂城堡的後方,又仔細的觀察了片刻之後伯爵說道,眼下儘快渡河才是最為穩妥的辦法,否則會夜長夢多。

「兄弟這一回看我的,你陪著阿甲門德先生。」將手中的開天神弩還給范海辛,聶宇稍稍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便跟上了伯爵的角度,他很是贊成對方的判斷,必須要儘快渡河,而說起觀察瞭望隊伍中肯定不會有人比精神力超群的阿甲門德更為合適!

… 經過了一番與翼龍群的搏鬥之後再度開展伐木工作的眾人都加快了手中的進度,蘭度夫和彼得都脫下了上衣露出一副堪比健美先生的身軀揮動著手中的巨斧,看樣子兩人對伐木這項工作都有著足夠的經驗和不錯的天賦,下手狠,動作快,準確有力,一根根巨木便在他們有力的揮動雙臂下倒地,不時激起一陣陣的塵煙與枝葉飛揚。

「聶,這兩個可以去為健美先生拍攝封面了。」捆紮木筏不僅僅需要堅實粗壯的樹木,更需要對原始的材料進行加工,將之切割為長度大致相若的木料並去掉上面的枝葉,為了更好的提高效率加快進度,聶宇和小黑都被編入了加工組,一邊忙著手中的活計小黑還不忘對身邊的聶宇說道,蘭度夫和彼得的身材也的確稱得上線條完美。

「蘭度夫,這次回去之後我給你介紹一位朋友,我想你一定會喜歡他。」看見北極熊高大的身軀和健壯的肌肉聶宇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形象就是李鐵牛,他的那身筋肉虯結只會在蘭度夫之上,現在他不知道的是歐陽月兒曾經將這個巨漢帶到過京城一家著名的夜總會,李鐵牛可是受到了無論同性還是異性的巨大歡迎,絕對的陽剛大漢!

「呵呵,你介紹的朋友肯定不會有錯,我很高興認識他,不過之前我們要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對聶宇的話蘭度夫報以了友善的微小,和彼得的陽光帥氣不同北極熊更多了一份兇悍的意味,線條堅毅的臉龐上有著許多的傷痕,那是地獄訓練營和紐約地下黑拳給他留下的印記,頗有點終結者的意味。自從聶宇將身受重傷的他從亞馬遜叢林中一路背出來的時候,在北極熊心中這已經是一個同生共死的戰友。

「這地方不錯啊,至少我們能夠見到恐龍,之後還不知能出現什麼?說不定真有噴火龍也不一定。」小黑的性格之中有著一種天生的樂觀開朗,加上他從不缺乏的幽默感使得他很容易就能感染身邊的同伴,此時說話也是一臉期待的神色,對這片空間他有極大的興趣。

「哎,你說歸說,手上不要停,想偷懶嗎?」聶宇笑著催促道,不得不說在分配人員上伯爵有著天生的領導力,手中魚腸劍飛速的在樹榦上來回移動,很快一根合格的木料便出現在聶宇手中,無論速度還是準確他都要超過處在憧憬之中的小黑,很是遊刃有餘。

「聶,想不到你也很有從事這一行的天賦,以後你可以和彼得蘭度夫兩個傢伙合夥開一座伐木場,嗯,這是一個不錯的辦法,你難道對這一切就不期待嗎?」小黑直接無視了聶宇的埋怨,他自認手中的工作從來就不慢,只不過聶宇這個傢伙的動作太快了而已。


「好的,聶,我倒不介意,不過我們一定要帶上史密斯,公司的賬就由他管了,這傢伙在數字的方面也能利用一下!」聶宇還沒說話正在伐木中的彼得已經接上了口,他們三人是這樣笑鬧慣了。

三人的互相調侃很容易調節稍有緊張的氣氛,當然一切都是建立在不影響手中工作進度的前提下,眾人齊心合力,在太陽徹底落下了地平線之後已經擁有了足夠捆紮兩隻巨大木筏的六十六根木料,這個效率對於純手工操作的眾人而言絕對算得上了不起的速度了。

這個空間之中的月光是十分明亮的,可能和它沒有受到任何的污染有著一定的關係,而且聶宇他們自從來到之後還沒有遇見過什麼惡劣的天氣!接下來的綁紮工作大家便藉助著明亮的月光來進行,大家很一致的沒有選擇生火或運用其它的照明工具!晚間的氣溫很是宜人更重要的是他們不想火光亮光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百味素佳人 !這兩者之間的度是很難把握的,當然伯爵、醫生、尤利夫人包括妮娜在內都是此中的專家,到了這個時候聶宇也只有在周圍看著同伴們的行動了,他不是不想幫忙只不過在眼前這種抓緊時間的條件下他可不想給大家添亂,一個人再如何強大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團隊中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長處。

「聶,剛才我看你使用弩_弓的時候能夠很好的把自身的力量運用到箭矢上,如果可以的話能教教我嗎?」范海辛走到聶宇身邊輕聲說道,語氣之中有著一些猶豫的意味,這次行程是他和聶宇第一次相識,雖然之前相談甚歡一路上又共同經歷危險可這樣的問題總是有著一些尷尬,不過身上背負的家族使命還是讓他做出了這個決定。

「你知道我們各自有著自己的特點,互相交流肯定沒有問題,可以先跟我說說你操縱它的心得。」古門向來不會敝帚自珍,否則聶宇也不會將白駒過隙這樣的絕學傳給肖天,當然某些小矮子民族是一定例外的。此時的范海辛來歷頗為神秘,但不說雙方已經建立了不錯的交情就沖著開天神弩和古門之間的聯繫交流一下絕不是問題。

聶宇的出言語氣很是真誠,他能夠用開天神弩射出那般威力的弩箭更加依靠自身強大的螺旋真氣,他不可能知道範海辛的修鍊法門更不可能用自己的內息去加以探測,因此之間的切磋便很是重要了,其實伯爵尤利夫人包括范海辛等人體內都有著類似華夏內息的東西,只不過聶宇並不了解西方的修鍊途徑罷了,眼前也是一個了解的機會。

感受到了聶宇言語之中的誠意,范海辛之後的話語也顯得十分坦誠,他的話既讓聶宇驚奇卻又在意料之中,惡魔獵手的內修之法和古門心法很是相像,只是其中少了不少精華,尤其是在關鍵部分,而在這種情況下范海辛還能練到這樣的地步已經極為不易了。考慮到開天神弩的關係這個情況是可以接受的,兩人之間一定有著某種淵源。

「你的修行法門和我的有很多相通之處,我想大家之間肯定能互相幫助,但現在並不適合,短期之內也不會有很大的提升,等我們離開這裡之後再好好的交流吧。」聶宇可以為范海辛補全他的修鍊之法,此外配合開天神弩還有一套專門的腳步身法,但這些都不是可能速成的,現在身處的環境條件也不允許他們做過多的交流。他所互相幫助亦不是謙遜,范海辛的射術與很多手法也是聶宇大感興趣的,古門傳承之人不光要繼承前人的精華,更要盡自己的能力去完善總綱。

「非常感謝聶,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今後你有任何需要我都會全力以赴。」看上去聶宇的話可能有一點敷衍的意味,可范海辛對他卻是完全的信任,能夠得到對方的指點學到他的那種出手,困擾自己家族幾百年的難題說不定就能在他手上得到徹底的解決,親愛的妹妹也可能回到身邊,想到這些一向沉穩的范海辛也有著很大的激動。

「呵呵,我現在越來越相信我們之間一定有著某些共同之處。」范海辛說話的同時右手擺出了一個手勢,聶宇知道這代表著一種尊敬和承諾,那種手勢是他也十分熟悉的,口中說話的同時右手也比出了一個手勢,看樣子對方也了解其中的意義,相視一笑很是融洽。

剛才在伐木進行到最後階段的時候伯爵和拉達曼因斯坦醫生已經開始去叢林中採集堅硬的藤蔓來作為捆紮木筏的工具,輔以堅固的繩索能夠起到更好的作用!先從河中取水將藤蔓浸泡,然後再用高溫加以烘烤,再將其三股編成一道,所有的程序大家都做得極為認真。一旁觀看的聶宇也十分的專心,這些野外生存的技能電視中可是學不到的,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他也在伯爵的指導下嘗試起來。

所有的工作延續了四個小時的時間,兩隻寬六米長達十米的木筏已經大功告成。面對眼前這條河流的具體情況,木筏的大小是極為合適的,此處就是伯爵等人經驗的體現,聶宇絕不會去懷疑這一點。

「過河的時候大家分乘兩隻木筏,彼得來操縱皮划艇,聶宇和夫人就像剛才一樣在水中接應,大家有什麼意見?」完成了工作的眾人圍坐一圈,考慮了片刻之後伯爵緩緩的說道,這番話他說的很慢,不僅要考慮渡河時水流的衝擊更要兼顧可能會遇到的威脅,之前眾人能夠很好的對付翼龍是因為腳踏實地,身在木筏上他們還能做到嗎?

「嗯,應該還有四個小時天亮,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回復體力,我和拉達守夜。」伯爵的話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一直在考慮最為穩妥的方案,此時做出的安排也十分周詳,對此眾人都沒有什麼異議,各自很快的進入了休息狀態,傍晚的戰鬥他們還是有不小的消耗的。

… 深夜,除了伯爵和拉達守夜之外所有人都在抓緊時間好好休息來恢復日漸消耗的體力,營地之中一片寂靜,原本小黑和蘭度夫彼得等人都有打鼾的習慣且那種鼾聲是此起彼伏讓人不厭其煩,但今天這種聲音卻沒有出現,聶宇的丹術牛刀小試就拿三人做起了試驗品。順氣丹是一種最為基本的入門丹藥,功能在於調節人內部的呼吸與循環系統,目前看來聶宇的實驗還是成功的,彼得等人用過之後不僅不再打鼾而且每次醒來都有神清氣爽的感覺,當然聶宇可沒有告訴他們這些丹藥是自己的半成品,反正就算沒有它的成分也不會有害!

煉丹向來與神仙術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它的作用也被傳的神乎其神,最明顯的成功例子就是漢朝的劉安,之所以能有雞犬升天這個說法是因為那些家禽走獸們吃了他煉丹之後的殘渣!當然失敗的例子也不少,秦始皇同志更為突出一些,終其一生花費了無數人力物力也沒有煉出可以長生不老的丹藥。另外如三國時期的鬼才郭奉孝,他的英年早逝令曹操扼腕長嘆,這和丹藥之中汞元素失當有很大的關係。

到了近代煉丹更是和封建迷信緊密聯繫在了一塊,這當然也很正常,一般不解丹術精髓的門外漢最多有著一星半點的見識,如此經他們之手練出來的丹藥吃死人並不意外!丹術可是一門極其高深的學問,不光需要多年的學習沉浸更和煉丹者本身的修為密切相關,像丹術之中提起過的三味真火就是如今的聶宇也無法達到那個境界。

其它像是各種輔材的搭配,丹爐的品級包括某些密不外傳的頻率可以說是五花八門千變萬化,簡單一些所想要成為一個丹術大師比起武林高手要困難的得多,這門學問對於一個人各方面的能力與知識要求都太多了!師叔古風今年九十有六但望之確如六旬老者一來依靠精湛的修為,二來便是一身極高的丹術,便是師傅比之也有所不如。

按馬老的說法師叔古風的丹術足以排進天下前三之列,在這一領域內他有著極高的天賦與才情,不過也正是這一點限制了他其他方面的修為,和馬老以及冷老夫人比起來實力方面就有很大的差距了。前番師叔在與自己提到丹術之時表現的極為謙遜,他的修為按丹術所載也不過剛剛達到登堂入室的地步,至少那些天級丹藥就是眼前的他也無法煉製,聶宇手中用來療傷的碧靈丹不過是人級上品,便是能夠用來洗毛伐髓的聚靈丹亦只是地級的中品,由此可見天級丹的珍貴。

所謂人級丹是指能夠調整人類身體的種種功能,例如療傷,治病都屬於這個範疇;地級丹則能開發人體的潛力,使之發揮遠超常人的功效;至於天極丹便超越了這兩個層次,和探索天地宇宙,走上前所未有的修真之路有著很大的關聯,聶宇所知有一種天級丹被稱為頓悟丹,在古門有記載的歷史上這是被煉製出成功率最高的丹藥,大概十爐出一,而每一爐不管配藥要極費時日,光是煉製就維持一年!但對於將修鍊之路走到了極致的人來說,頓悟是多麼難求的事情。

仰望著這片空間顯得更加浩瀚明晰的星空,聶宇一邊恢復體力的同時心中也在思考著一個個丹方,對他而言現在這種情況就是一種修鍊的方法。師門心法進入第三層之後總綱中出現了很多先輩在這個階段的心得,按照這些心得去加以修鍊肯定會有事半功倍之效,可馬老卻為聶宇建議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那便是拋開所有前人的經驗走出自己的修鍊之路,因為他的目標是能夠「奪天地之造化。」

對於師傅的說法聶宇深信不疑,在他看來修鍊一途是沒有捷徑可走的,有時候一時的順暢說不定就會為以後的路帶來更多的障礙,既然那些經驗都是前人摸索出來的那麼自己也能走出獨創的道路,尤其是心法到了第三層之後他有著充足的自由度。也許這樣會讓他在短時間之內無法迅速提升可一步步沉澱下來他可以走的無比紮實!


放鬆心情,多加歷練,取長補短,重在感悟是聶宇現階段為自己定下的修鍊法則,心境要在有意無意之間,身外之物不需太過看重,有時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這些話說來很是奇怪,命都沒有還拿什麼修鍊,但到了聶宇現在這個地步眼中所見心中所想都會與旁人有著很大的不同,當年老子提倡清靜無為說不得也是這種含義,只不過到不了那種境界光從字面上去解釋的話得到的答案自然也就似是而非了。

營地中大多數人此時都進入的夢想,而聶宇卻是身軀挺立仰望星空,真氣不斷流轉全身之時腦海之中也在思索著總綱之中的各門絕學。另外一個比較獨特的便是印度老者古德安,他採用了一個盤腿而坐的姿勢,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右腳的拇指之上,用一根拇指來支撐身體這還是休息嗎?但看古德安閉目入定的神情卻似乎對這樣的方法很是享受,偶爾微風吹來他的身體也會隨之擺動就像沒有重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