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自言自語,也是爲了壯壯膽,劉歡始終不吭聲,我問他話他也就是嗯嗯的回答,偶爾還發抖。

又走了不多時,我發現左手邊的金屬牆面上好像有字,於是走近牆壁,劉歡也跟了過來。

字兒還不小,而且是外星文,也不知道是走到這裏纔開始有字,還是之前就有過我倆沒注意。

“人腦宇宙論:每個人的腦都是一個宇宙,我們的宇宙是外面世界的一個人腦。”我一邊看一邊讀了出來。

“窩靠。”劉歡拍拍我的肩膀,“這是地球人的理論還是高級文明的理論?”

“誰能知道……”

“難道是我們不是實體?”

“意識?”我盯着牆上這句話,“你要說意識理論的話,我倒是想到了虛擬宇宙論,我們的世界只是被設定的一個程序,周圍人都是模擬出來的,只有你一個實體。”

“你扯遠了,這個說的是人腦,”劉歡分析着,“要是按這個說的話,那我們的世界說不定是人家宇宙外一個生命體的一場夢?”

我張大嘴說不出話了……

因爲周邊不再有其他文字於是我們便繼續往前走,同時開始注意兩側的牆面,看還有沒有類似訊息,我儘量讓自己打起精神,而這一會兒星空球也又恢復了強光。

大約走了不到200米,同樣是左手邊,又出現了文字。


“粒子宇宙論:空間的大與小是相對的,時間的快與慢是相對的,空氣中的每一個粒子都是宇宙,對於裏面的生命來說,這個粒子就是他們遙不可及的巨大空間,而我們的碩大宇宙,也只是外面世界一個微不足道的粒子,他們要想毀滅一個粒子只需幾毫秒的時間,但這個時間對於粒子裏的世界來說可能是數萬億年。”這回是劉歡讀的,看來面對這些腦洞大開的文字,他已經忘記剛剛害怕的情緒了。

“這不是地球曾經有過的猜想麼,說我們的宇宙也許是個外面世界的原子……”我拔脖看着牆上的一大片文字。

“但並不排除高級文明也這麼猜想的,沒準這高級文明在宇宙中也僅僅是個小小的嬰兒。”劉歡認真起來像是變身了似的,一改剛纔慫貨的架勢。

“感覺腦子有點轉不動了。”我搖搖頭。

“我在想這些文字出現在這裏是怎麼個意思……”劉歡撓着腦袋。

“輕點撓,裏面是一個宇宙。”混亂的我索性開個玩笑。

“反正這些都是假說就是了,這一會兒都出現兩種理論了。” 劉歡皺着眉頭想着。

“繼續看看前面還有沒有了吧。”我託着星空球讓其在手裏旋轉,好緩解已經變得複雜的心裏,然後和劉歡一起向更黑暗處走去……

(第四十章完) 整個別院內只有葉辰和玉玲瓏,而他們所在的房間也被陣紋隔絕,別院外守著的幾個老者根本不會有半點察覺,

這裡屬於他們的二人世界,不會有任何人前來打擾,最危險的地方此刻此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此時此刻只有我們兩人,姑姑你說我們該做點什麼呢,」葉辰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將玉玲瓏攔腰抱起,緩緩走進卧室,

玉玲瓏以玉手輕輕撫摸葉辰的胸膛與頸部,依偎在他的懷中,呼出溫熱的誘人的香氣,道:「辰兒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反正姑姑在你面前從來都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看似幽怨的話語,然而卻充滿了挑逗意味,這就是玉玲瓏,在葉辰的面前毫不避諱地表達自己的心聲,一股火焰頓時在葉辰的體內升騰而起,熊熊燃燒,感覺整個人瞬間變得如被火烤,

分開數百年,當年的情況是生離死別,本以為此生難以再相見,不管對於葉辰還是玉玲瓏來說,再次重逢是何等的不易,

尤其是玉玲瓏,這數百年來都沒有葉辰的消息,他幾乎是帶著心中僅有的一線希望與不甘而活著,是她對葉辰的至深的愛在支撐著走到了今天,

此刻終於重逢了,直到現在她依然有種置身於夢境的感覺,但她知道這並不是夢,葉辰是真實的存在,如果是夢,她也希望自己永遠都不要醒來,

「姑姑,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是磨人的妖精,」葉辰附在玉玲瓏耳邊低語,口中噴出的熱氣扑打在她的耳朵上,暖暖的、酥酥的、痒痒的,嬌軀酥軟得像是沒有了骨頭,如絲媚眼彷彿能滴出水來,肌膚泛起淡淡的粉色,

這個時候,有淡淡的粉色霧氣自玉玲瓏的體內溢出,帶著一種特有的體香,聞之讓人血脈憤張,yuwang沖頂,讓葉辰體內的火焰瞬間旺盛到了極致,

「你竟然釋放內媚之氣,這可是你自找的,希望你不要哀聲求饒,」葉辰的兩隻瞳孔中都能看到兩團火焰,此刻的他渾身滾燙,呼出的氣息灼燒得玉玲瓏的肌膚微微生疼,她的臉上也湧上了潮紅,呼吸變得紊亂起來,並且有誘人的體味瀰漫開來,鑽入葉辰的鼻間,

這一瞬間,葉辰終於是控制不住自己了,面對玉玲瓏,他早就完全敞開心扉,完全釋放自己的七情六慾,不會用至尊道心來穩固心神,所以此刻的他在玉玲瓏的誘惑下徹底爆發,瞬間將她的身體擺正,抱著她的雙腿彎,以站立的姿勢讓她懸空,兩人身上的衣衫在嘶啦聲中崩成了碎片,

玉玲瓏一聲嬌呼,臉紅得能滴血,眼神充滿了羞澀,同時也充滿了渴望與期盼,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那將是數百年都未曾體會過的歡樂,

這些年在她夢境中,這樣的畫面呈現過無數次,此刻終於真實地發生了,那是久違的快樂即將再次體驗,想到葉辰的神勇,她的嬌軀就軟得跟一灘泥似的,

「啊……」玉玲瓏緊緊換著葉辰的脖子,痴狂地吻著他的脖頸,呢喃著:「辰兒,姑姑愛你,姑姑真的好愛你……」

「姑姑,我的好姑姑,我也愛你,我比以前更愛你了……」葉辰回應著她的吻,回應著她深情的話語,說話間呼吸低沉而粗重,像是在喘息,

「真……真的嗎,」

「真的……難道你此刻沒有感受到么……」

「我……唔……」

玉玲瓏想回應,可是卻語不成聲,緊接著便發出近乎哭泣般的嗚嗚聲,她瘋狂搖著頭,青絲在空中飛舞,神情似極度愉悅又似極度痛苦,口中時而發出婉轉嬌吟,

房間徹底淪為了戰場,香艷而纏綿悱惻的戰場,雲雨漸狂時發出的各種聲音交織成美妙的樂章,帶著濃濃的春情,妙不可言,

這場屬於男女間的戰鬥斷斷續續持續了兩日,最後在玉玲瓏的軟語哀求中偃旗息鼓,她完全酥軟得沒有半點力氣,癱軟在葉辰的懷中,手指頭都不想動彈一下,

「辰兒還說愛姑姑呢,可是卻不懂得憐惜,差點要了人家的命了……」玉玲瓏喘息著,充滿了幽怨,然而眼眸卻無比痴迷,

葉辰聞言,臉上露出一抹壞笑,道:「誰讓你釋放內媚氣息的,當時我就說了,你可不要求饒,況且,你釋放內媚之氣的目的不就是要我不憐惜你么,」

「你……」玉玲瓏羞澀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嬌嗔道:「辰兒你壞,誰讓你說出來了,你就喜歡當年羞姑姑,」

葉辰笑了,笑得很溫馨,這些年來一直都期待著這樣的畫面,而今總算找到了玉玲瓏,沒有比這更讓他開心的了,

「你還笑……」玉玲瓏恢復了些許力氣,伸手摟著葉辰的脖子,將玉般的臉貼在他的臉龐上,道:「當年大宇宙崩塌時你到底是怎樣的情況,為何數百年來才來尋我……」

提到這件事情,葉辰嘆了嘆,道:「我何嘗不想早些找到你,自從我重新擁有了肉身,我的腦海中時時刻刻想的都是你們,而活著就是為了找到你們,因為我曾經許下過承諾,要永遠和你們在一起……」

「到底是怎麼回事,當年你是不是傷得很重,」玉玲瓏從葉辰的話語中得知了他當年的情況非常不好,幾乎身死,連肉身都失去了,

「一言難盡,大宇宙崩塌,我被整個宇宙的本源秩序絞殺,不朽金身千瘡百孔,破敗不堪,若不是有天心仙株護住了我的元神,恐怕永遠都難以再見到你們了,或許是天心仙株帶著我來到了這個宇宙,在星空中整整漂浮了五百年,最後到了飛仙星域,落在了飛仙古星上,在天心仙株的幫助下成功重塑肉身並回復了意識……」

「也就是說你醒來並沒有多少年……」

「是的,我醒來以後發現自己身負大道神傷,最後以斬盡本源的方式修復道傷,這些年來我奮力修鍊,不放過任何能讓自己強大的機會,就是為了早日能找到你們,后來偶然中,我得知飛仙古星上的至尊仙聖傳承北冥家有這個東西,否則我恐怕還找不到這天狼古星,」葉辰說著將心形古玉取出,輕輕放在玉玲瓏的手心中,

聽著葉辰說的這些事情,再看到手心中的心形古玉,玉玲瓏流下了晶瑩的淚水:「當年我只是太過思念你,所以才會在這枚古玉上刻下思念你的話語,並且將古玉拋向了星空,以此來寄託對你的相思之情,卻不想竟然因此而讓你得到了我的消息,或許這就是冥冥中註定的,我們的緣分未盡,註定要永遠在一起……」

「對了,我要告訴你一些好消息,清雪也在飛仙古星,而且我還找到了后雨和楠兒,如今他們都在我創建的天庭等著我,」說到這裡,葉辰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眼中帶著期盼,道:「姑姑你知道其他人的下落嗎,」

「我……」

玉玲瓏欲言又止,嫵媚的臉上沖了愧疚與無奈,看著她這樣的反應,葉辰心中猛地一沉,急聲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快告訴我,」

「我……」玉玲瓏張了張嘴,輕聲道:「辰兒,接下來姑姑要說的事情可能會讓你很憤怒與焦急,但希望你不要衝動,」

「快說,」葉辰有些怒了,他知道玉玲瓏肯定有其他人的下落,這種事情應該立刻告訴他,不管有多麼嚴重,都不應該這般支支吾吾的,

「辰兒,你不要生姑姑的氣,姑姑說就是了,」葉辰的態度讓玉玲瓏嬌軀微顫,繼而沉聲道:「爹和娘都在天狼古星,還有雅妃娜和櫻子妹妹以及沃斯……」

「你說的我的父親和親生母親都在這裡,他們五人現在何處,是不是情況很不好,」葉辰既激動又擔憂,從玉玲瓏的話語中可以聽出來,他們都沒有生命危險,但是肯定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爹在這顆古星的魔土中的熔炎深淵內,是被萬魔海峽中的那些古魔生物逼入其中的,而母親則被困在萬魔海峽中央的極魔海眼中……」

葉辰聽到這樣的消息,眼神瞬間冷冽得能凍僵人的血液,瞳孔中怒火熾盛,他極力壓制著心中的殺意,道:「萬魔海峽中的古魔生物什麼來歷,母親又怎麼會被困在極魔海眼內,」

「聽說是……是萬魔海峽中的魔尊對母親有非分之想……母親沒有辦法不得不進入恐怖的極魔海眼中,而父親與萬魔海峽的古生物連番血戰,最後終是不低裡面的強者,身負重傷,逼不得已進入了熔岩深淵……」

葉辰深深吸了口氣,沉聲道:「雅妃娜和櫻子以及沃斯的情況想來也不好吧,否則你在這裡,他們不可能不來這歸來城,」

「嗯,」玉玲瓏點了點頭,心情沉重地說道:「他們不知道為何被邪魂附體,雖然大多數時候能壓制,但偶爾卻會受到影響,五十年前恰好傷了西狼州的幾個僧侶,后來被西狼州梵高寺的高僧鎮壓了起來,雅妃娜與櫻子被鎮壓在梵高寺的封魔塔,而沃斯則被鎮壓在焚魔煉域,受盡業火焚燒之苦……」

PS:前兩章的章節名寫錯了,是殷瑤花不是姬瑤花,已經改過來,抱歉, 可能是星空球的光變得越來越暗,亦或是此時周圍的牆面有強力吸光的作用,現在幾乎只能看清微弱的亮光,兩側的牆面都變得有些模糊不清,更不用說前方和後方了,能見度也就三米左右。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又足足前行了近二十分鐘,可能是忽上忽下的這像是怪坡的地面搞得,現在兩條腿發軟,加上週圍漆黑的環境,已然身心疲憊,可恐懼的心裏卻讓我們無法放鬆下來。

“又一個岔口……”劉歡指着前面剛剛看清的方向。

“這次走右邊吧。”我回一聲便走了進去。

不知從哪條路開始,岔口便多了起來,每隔個百八十米就有兩個甚至三四個岔口出現,弄的我和劉歡暈頭轉向卻沒什麼辦法。

當然,牆上再沒出現過文字,白費一路上還分散精力往牆上看。

但就像有人在逗我們玩一樣,在我們決定把接下來的精力都放在前面的時候,又有文字出現在牆上了,不同的是,這回是右側。

“平行宇宙論,我們的宇宙由無數個可能性時空構成,無數個宇宙中每個宇宙彼此互爲平行宇宙。”

“額,平行宇宙竟然出來了。”我快沒了力氣,看着牆面無精打采說了句。

“之前有個教授啊,說不僅存在,表示發現他們之間還存在互相作用,其實我覺得就是爲了解釋量子力學的理論,所以平行空間理論在我們地球越來越火。”劉歡甩了一下頭髮。

“霍金老先生也支持平行空間吧。”我想了回憶道。

沒作過多停留我們便繼續往前走了,也就兩分鐘左右,右側牆壁再次出現文字,而我們一看,竟然是之前出現過的“粒子宇宙論”。

“走重了嗎。”劉歡指着牆面。

“好像是的,但也不能排除有同樣的牆面吧。”

結果當我們在前面再次看見“人腦宇宙論”的時候便知道了,我們應該是不知什麼時候走上了回去的路。

於是轉過頭,憑記憶於下一個岔口重新選擇了另一個方向。

不可否認的是,我們迷路了。

……

“太陽系盒子一直沒什麼反應?”我側過頭問劉歡。

“沒有啊。”劉歡貓着腰小心翼翼地。

“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連個活物也沒有。”因爲長時間處在黑暗之中,我也變得有些焦躁。

“我是快受不了,我想回飛船!”劉歡突然嚎一嗓子,空曠的聲音傳的老遠。

“你還想回飛船?我想回地球!”從前在電視或者小說上看人探險只是大呼過癮,實際體驗這也太煎熬了,多麼希望前面出現一個門,走進去之後是我們的學校的寢室,那個外面寫着田彩大學物理系的男生宿舍樓。

就在我們抱怨的時候,突然周圍變成了一片白,兩顆星空球瞬間熄滅,劉歡緊緊環住我的右胳膊。

只見側面的牆變成了白色磚瓦,底部被刷上綠色油漆,左右兩排出現了棕紅色的門,上面寫着號碼,“6311”、“6312”……我看見前面左側那個是“6314”。


劉歡張開嘴,指着6314那個門,有點結巴:“我……我們宿舍!”

我瞪着眼睛,一動不動,因爲現在周圍的一切都和當初在大學宿舍並無二樣,雖然有些詭異,但這熟悉的感覺還是讓我不由得感到一些親切。

而雖然這時的星空球不受我控制失去了亮度,但周圍並不是漆黑一片,和大學宿舍晚上情境一樣,走廊掛着一排昏暗的小燈,給半夜上廁所的同學指引方向,但現在倒是一個人也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們回到了地球?”劉歡敲了敲旁邊的消防栓的玻璃,竟然真的發出了清脆的玻璃聲!

“不會吧,這應該只是仿真投影吧。”

劉歡搖搖頭:“這個情景是和此時地球那邊的咱們宿舍一樣嗎?”

“說不定是呢……”

但不管怎樣我倆現在倒是不知不覺少了一些之前擔驚受怕的感覺,可能是心理因素,看到熟悉的景物便下意識地感到踏實。

就在這時,我倆身後一道強光射了過來,我們馬上回過頭:誰?!

結果定眼一看,是一個人提着手電筒,我倆長舒一口氣。

“是樓管宋大媽……”我小聲說。

看着她走了過來,劉歡還不自覺地打了個招呼:“阿姨好。”

而大媽應該是完全看不到我們也聽不到我們說話,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倆不禁讓開一條道,她提着手電筒從中間走了過去,嘴裏還特別小聲地哼着京劇小曲——《臉譜歌》,她的這個習慣我們老早就知道,她只會唱這一個歌,我還記得那次我們一起回宿舍樓聽見宋大媽唱這首經典名作之後,劉歡回了屋就翻唱了起來:“藍臉的竇爾敦脫ku衩啊,紅臉的關公爆ju花……”

當時我雖然罵他低級庸俗但這梗確實讓我笑了很久,也致使在那之後每次聽宋大媽唱這個歌時都會不受控制的笑噴,搞得大媽一臉匪夷所思。

我站在這裏回想起當初的情景又樂了出來,但當我再回過神來,卻皺下了眉頭,感覺自己是不是有點精神恍惚了,什麼情況都不知道竟然還能樂出來。

前面的“大媽”已經提着手電筒走遠,我看着那模糊的身影心裏的詭異感再次油然而生。

就在我有些恍惚的時候,劉歡卻走近6314曾經我們的宿舍門口,趴在門洞偷聽,接着皺着眉頭向我招手。


我喘了口氣拋掉剛剛的回憶,嚴肅了起來。

“怎麼,能聽到?”

(第四十一章完) 葉辰怒了,怒不可遏,

親人、愛人、僕人都遭遇大難,這些年來他們受盡了苦難,可是他卻不知曉,想到這些,心中便陣陣抽搐似的痛,

沖霄的殺意自葉辰的心中騰升而起,滿頭黑髮都倒豎了起來,他從來沒有似現在這般憤怒過,體內有股暴戾與殺戮在瘋狂肆虐,如野獸般橫衝直撞,

房中的溫度驟然猛降,空氣都凝結成了冰渣,刺骨的寒意在瀰漫,

感受到葉辰那暴戾的殺戮之氣,玉玲瓏緊緊抱著他,道:「辰兒,你不要擔心,他們都還活著,我們遲早能將他們救出來,現在我們的實力恐怕還不足以與萬魔中的古魔生物抗衡,更別說還有梵高寺的那些的神秘僧人,」

「萬魔海峽與梵高寺的實力有多強,這些年來想必你已經打聽得很清楚了吧,」

「姑姑了解得並不是很多,畢竟內部的秘密,就算我花再多的心思也無法知曉,但可以肯定的是,萬魔海峽與梵高寺都不弱於殷家,殷家雖然是大陸上的超級勢力,但是萬魔海峽與梵高寺很特殊,並未排列進來,它們非常神秘,尤其是梵高寺,」

葉辰微微沉默,臉上充滿了冷意,道:「這顆古星沒有出過至尊仙聖,再強的勢力也不過是有聖人為底蘊而已,不管萬魔海峽有多麼勢大,梵高寺有多麼神秘,他們敢仗勢欺人,對我的親人和女人出手,那就得付出代價,」

「辰兒,我們現在要靜下心來,想盡辦法尋找高階血源道液,盡量提升境界,只有這樣才能在儘可能早些將爹娘和姐妹們救出來,你千萬不要因為此事而亂了道心,影響了修鍊,」

葉辰搖了搖頭,道:「放心,我不是當年那個尚需要你出手才能保護的小子,雖然沒有了無敵至尊的修為,但經驗與見識以及陣紋造詣都還在,」

玉玲瓏沉默不語,葉辰的確不是當年的小修士了,他曾經可是無敵的至尊,而今雖然沒有了至尊的手段,只有仙尊境界的修為,但也絕對是可怕的強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