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封印結界各方面都符合第二種可能,誕生出大量元素生物是必然的。

之所以誕生出的並不是大量的海精靈,而是冰精靈,則與其中充斥的大量海精靈精靈之核碎片,有著直接關係。

這些低等元素生物的精靈之核是非常脆弱的,別說是已經粉碎性的爆開,就算是沒有破壞,直接暴露在普通環境中,用不了多長時間,它們便會被失去活性,化成了普通元素,可偏偏在這個時候封印空間和時間的海神封印結界啟動了,將周圍的一切恆定,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裡面的元素濃度持續增加。

當周圍的元素濃度已經高過精靈之核碎片的濃度的時候,奇迹便誕生了。

這些精靈之核碎片便重新激活了活性,開始本能的吸收周圍的元素,重新凝聚補全自己——只是這些精靈之核完整狀態的時候,思維都單一的如同三四歲的頑童,更別說是出於粉碎狀態,說是單細胞都不為過,根本沒想到重新聚集起來形成一個整體。

當然了,環境也不允許,海神封印結界的封印,就算是那些位於凡俗力量最巔峰的海妖士兵和海獸戰兵都無能為力,一個個小小的精靈之核碎片又怎麼可能做到呢?

所以,一開始的那幾個月所有的精靈之核碎片都是各自為政,只是單純的吸收元素強化自身,但是等到他們聚集的元素足夠多,自身的體積足夠大的時候,不可避免的事情便發生了——相遇。

相遇之後並不是直接融合,情況還要複雜一些,因為在這段時間裡這些精靈之核已經吸收了足夠的元素,補完了自己,雖然不一定形成了完整的新個體,但是相遇后,也不會立馬出現融合的現象,更多的是像以前那樣各自匯聚各自的元素。

在外圍的那些精靈之核碎片還好說,他們還有縱向發展的空間,但是位於重重包圍中的精靈之核碎片縱向發展已經完全被堵死,他們只剩下了兩個選擇,一個就是排擠其他精靈之核碎片,另一個便是繼續壓縮自己,讓自己發生質的蛻變——由水元素轉化成更加凝聚的冰元素。

這兩個選擇並不是單項進行的,而是同時進行的,當以精靈之核碎片為中心發出來的新的精靈之核碎片發出碰撞的時候,融合成為了必然也是唯一的選擇,因為他們本來就源自於一體,然後眼前這個奇異的元素生物便誕生了。

這種奇特的元素生物絕對不能夠用看待普通冰精靈的目光來衡量,因為他們並不是單精靈之核,而是多精靈之核,它們身體的構造絕對比任何一種元素生物都要複雜,這一點並不是展現在個體實力上,而是展現在智慧上。

羅蘭他們先前看到這些冰精靈處於殺戮狀態不假,卻更多的是一種視覺錯覺,很多東西是在他看到結果之後,自動腦補上去的,實際上,這些冰精靈們雖然誕生於海神封印結界中,卻並沒有獲得移動的能力。

你問沒有移動能力怎麼進行殺戮?

這就是所要說的這些冰精靈所展現出來的智慧上面。

她們自身確實不具備移動的能力,但是那些還沒有被他們吸附固化的遊離元素能。

她們沒有辦法操控已經匯聚固化的身體移動,但是它們可以調控自己吸收遊離元素的主要方向。

她們不同的姿態,不是移動調整出來的,而是長出來的,她們的攻擊不是刺出去的,而是長出去的。

至於那些看起來的撤劍動作,不過是她們完成了致命一擊后,將自己多餘武器那一部分放棄了,轉向了其他目標,那些失去了吸附和凝聚力的冰元素,重新化為了遊離的水元素,再次為她們所用。

那些哪怕是咽喉或者心臟被戳出一個大窟窿來的海妖士兵和海獸戰兵,並沒有死亡——它們身體本來就處於絕對靜止狀態,沒有心跳、沒有血液流動、自然也不會出現血液噴涌的場景,身體沒有死亡,靈魂意識自然不會消散。

當海神封印結界解除的那一刻,才是他們死亡真正降臨的那一刻。

海神封印結界只是一道封印結界,並不會將一切全部還原到封印的前一刻。

所以,對於那些受到了致命傷害的士兵來說,海神封印結界反而成為了他們的生命維持儀。

這不純粹是猜測,而是眼前展現出來的一切告訴他們的——由於個體之間的不同,冰精靈的發展階段也各不相同。

有的還處於分散階段,呈現出一團團模糊的、不規則水元素球。

有的已經處於初步融合階段,交織在一起,組成了一個更大的水元素球。

有的已經處於中度融合階段,處於半冰半水的狀態。

有的已經處於高度融合階段,不僅處於冰狀態,並且開始有意識的凝聚出自己的輪廓。

再有的便是已經進入了有意識的殺戮狀態,開始了漫長的殺死自己身邊敵人的過程。 隨著不停的深入,見到的冰精靈數量越來越多,自然能夠見到各種各樣形態的,就連冰精靈個體之間的實力,也是各不相同的。

最常見的冰精靈就是他們一開始見到的那種,體型只有七八歲小女孩大小,倩細小巧,背上生著即似翅翼又似魚鰭的淺薄冰凌,凝聚的常規武器是兩柄與她們體型十分匹配的刺劍,實力勉強邁入了三階,就算沒有動手也知道,其屬於那種近戰高速兵種,或許還能夠凝聚低級單體魔法進行攻擊,她的身體組成部分基本上來自於一名海精靈——事實上,冰精靈在體型模樣上與海精靈有著四五分的相似。

問題來了。

當初海神封印結界啟動的時候,亞特蘭斯正處於戰爭狀態,很多水精靈和海精靈是扎堆的,它們自爆的時候,碎片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當再次聚合的時候,自然不可能分出彼此來,好在它們都屬於純粹的元素聚合物,雖然個體之間有著一定的排斥,卻沒有血肉之軀那麼強烈,經過一陣融合妥協之後,便有了全新的姿態。

若是當初扎堆的水精靈和海精靈的數量在一個小隊之下的話,還好說一些,他們調整的只是自身的體型大小,模樣基本上是相差無幾的,當然了,隨著水漲船高的還有他們的實力,像他們的這種融合,可不僅是1+1=2那麼簡單,而是呈階梯性的。

比如由兩隻海精靈精靈之核碎片融合在一起的冰精靈,已經擁有半個成人大小,實力則是達到了三階巔峰。

三隻融合的,則已經如同體型比較嬌小的女性成年人,實力也跨出了高級炮灰行列,邁入了四階。

以此類推,基本上每增加一名海精靈精靈之核碎片,他們的體型便會增加二十公分左右,實力也會相應的提升一小階。

到目前為止,羅蘭見到的體型最大的那個冰精靈,身高已經超過了三米半,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巨人,稱之為冰巨人更加合適,實力更是踏足傳奇。

傳奇位階的冰巨人!

就算是在水元素人中間,這樣的存在也是一頂一強者。

羅蘭並沒有被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給誤導,雖然這段時間一照面,見到的都是成群結隊的神聖位階,不是神聖位階都不好意思出門一樣,這不過是因為局部頂端衝突引起的特殊現象,是沒辦法以其當做標準衡量一個國家的軍隊實力。

真正上了戰場,作為最頂級主力兵種的還是傳奇。

並不是否認神聖位階的強大,正是因為他們的強大,到了戰場上,他們往往會第一時間便遭到敵人不顧一切的集火,最重要的是,神聖位階數量太過稀少,很難集結成隊,像卡索里恩大公爵這樣的瘋子,只怕沒有幾個。

這也是為什麼被稱之為終極兵種的是傳奇位階,而不是神聖位階。

而且傳奇位階並不是頂線。

羅蘭和英格麗德海王面前現在就橫著一隻神聖位階巔峰的寒冰怪獸。

也只能夠用怪獸這個名字來稱呼它,因為它的造型實在太過獵奇了,遠遠望去就像一個巨大的圓形冰球,最起碼有一個大隊的海精靈精靈之核碎片,才會凝聚出它的龐大體型。

等到近處才發現,它是有手臂的,而且不是一隻,只是它的手臂比起它的龐大體型,簡直微不足道,它也是有面孔的,同樣不是一張,而是八張,朝著八個截然不同的方向,整個圓球既是它的身體,也是他的頭顱,它的面孔上眼睛的位置有兩個凹洞,深不見底,兩道幽藍寒芒在深處閃爍,下面則是一張大的驚人的大嘴,八張面孔,八張大嘴,它的龐大身體中已經吞下了不下於一個小隊的海妖士兵。

或許這個寒冰怪獸長成現在這副德行,並非它自身意願,而是為了殺掉它周圍的海妖士兵,因勢而導,演變成現在的形狀,因為在不遠處的另一名神聖位階寒冰怪獸模樣根本沒有半點相像之處,其就像一柄造型獵奇的六叉戰戟,六個殘次不齊大的戰戟頭上,都貫穿了一名海妖士兵。

「就算是海神封印結界現在解開,這支海妖大軍對七海的威脅也沒有想象的那麼大。」 總裁的貼身情人 ,「據說伊莎貝爾女皇啟動封印的時候,亞特拉斯擁有數十億的水精靈和海精靈,若是整個結界中都現在這個狀態的話,到時候咱們將會擁有一隻龐大的超乎想象的冰精靈軍隊,更別說那些已經被提前幹掉的海妖士兵。」

數十億的海精靈,這是一個何其龐大的基數,若是全部轉化成三階冰精靈的話,就算是一名冰精靈射一支冰箭,也能夠將整個海妖族給滅族了,若是按比例轉成傳奇位階,那也擁有恐怖的千萬。

當然了,理論數字是不能夠當真的。

但就算是只有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完成了轉換,到時候也是一支過百萬的冰精靈大軍。

「情況只怕沒有你想想的那麼簡單,你沒有發現那些海妖士兵和海獸戰兵的實力同樣有些不對勁嗎?」英格麗德海王面色陰沉的道。

「實力怎麼都這麼高?」剛剛羅蘭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冰精靈身上,沒有太注意那些海妖士兵們,現在仔細一看,頓時嚇一跳。


海妖士兵竟然沒有一個低於黃金位階的,海獸戰兵沒有一個低於白銀位階的,傳奇位階雖然不敢說是比比皆是,但是比例高的驚人,差不多每個小隊長,都擁有傳奇位階初級水準,就連神聖位階,這一回的功夫,他已經注意到了不下於四名。

見亡靈了。

海妖族的軍隊什麼時候精銳到這種程度了。

「不對!不對!」羅蘭連連搖頭道,「這裡雖然是海妖族最精銳部隊,但絕對不可能精銳到這種程度,要是當初海妖王塔克手中真的掌握這麼一支軍隊的話,當初根本不用搞什麼陰謀手段,直接一路輾壓過來,七海中無人能擋。」

說到最後的時候,羅蘭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乾巴巴的道,「出現這種可能的原因只有一種,他們被強化了,被海神封印結界中充裕的水元素自行強化了……到時候咱們擁有一支全新的大軍,同樣也需要面對一支更加精銳的敵人……從目前的情形看,結界中的所有生物的實力普遍提升了半階到一階。」

這個推測讓羅蘭和英格麗德海王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當初進攻亞特蘭斯的海妖軍隊可是海妖軍隊精銳中的精銳,高端戰力的比例本就十分高,若是普增半階到一階,他們的終極戰鬥力就會達到一個駭人的數量,就算是被冰精靈們的消滅了一部分,哪怕是有幾分之一的倖存,到時候他們手中真的掌握了上千萬的冰精靈,羅蘭都沒有半絲獲勝的信心。

沒有什麼事情比眼前這種自認為找到了反敗為勝的轉機,一轉身突然發現自己的敵人同樣變的更加強大更操蛋的事情。

因為這個打擊,羅蘭和英格麗德海王半天無言,只能悶著頭趕路,各自盤算各自的,直到與從一個岔道中鑽出來的身影撞上。

「帕特里克!」這一路上,羅蘭想過他們第一撥遇到的對手是誰,按理說,他們最先遭遇的是他們的前一波,那位野心勃勃的陰影海妖副首領和他的部下,不過當通道變成迷宮之後,便一切皆有可能了,結果還是有點出人意料。

不過驚喜多過於驚訝,帕特里克是緊跟著捷希貝爾鑽入通道中的,兩人很可能是在一起的,就算是分散了,相互之間的距離也不可能太遠,遇到了他,說明他們距離捷希貝爾更加進了一步,要是能夠第一時間找到捷希貝爾,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好消息,他們便可以先行撤退,從長計議。

「暗夜軍侯!英格麗德海王!」看到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兩人,同時出現在這裡,帕特里克臉上湧出了抑制不住的驚訝,心中湧起了一連串的疑問,「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在一起?難道說一切都是陷阱?還是他們一直都跟在自己身後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心中雖然驚訝,帕特里克第一時間作出了一個象徵著友好的手勢,大聲招呼道:「東北海王閣下,我是西北海王卡索里恩海王的御前近身侍衛長帕特里克,奉命護送公主殿下前往東北海域交給海王閣下,現在公主殿下遇到了危險,急需要你們的幫助,你一定要相信我……」

羅蘭和英格麗德海王這才發現,帕特里克的模樣頗為狼狽,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很多傷痕還在往外溢著鮮血,在海水中化開,讓他看起來好像帶著一圈紅色光暈。

「不用說了,本王都知道。」英格麗德海王直接打斷了帕特里克的解釋,「背叛……卡索里恩先前與你的對話,本王都聽見了,公主殿下呢?先前你不是緊跟著公主殿下進來的嗎?難道沒有追上?」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保密的意義,直接點名她已經知道了對方的目的,如此一來,他們便具有了合作的可能。

論起來,在他們之前進入通道的六波人中(卡索里恩算一波、卡索里恩的白鰭海豚騎士算一波、捷希貝爾算一波、帕特里克算一波、陰影海妖首領算一波、陰影海妖副首領算一波),除了捷希貝爾外,帕特里克是唯一一個有和他們合作可能的人。

第一個便遇到他,當真是幸運到家。

唔。

貌似幸運對於羅蘭來說,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他現在可是能夠稱的上幸運女神的新一代使徒。

「他們果然是在全程監視我們。」這個明悟讓帕特里克長長鬆了一口氣,如此一來,他省卻了解釋和贏取對方信任的麻煩,長話短說道:「追上了,但是剛剛我們遭遇了敵人,又被衝散了。我將大部分敵人引開了,還有一小部分去追趕公主殿下了,咱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將他們解決,前去幫助公主殿下。」

「敵人?你們遭遇的是哪一波陰影海妖?」羅蘭一邊問,一邊將自己的靈魂戰旗招了出來,分出了兩道靈魂之火,一道射向了英格麗德海王,一道射向了帕特里克,「使用它。」

卡索里恩大公爵的部下似乎都有一種名為愚忠的屬性,帕特里克也不例外。

若是這種愚忠對象是他們敵人的話,這是一個非常遭人厭惡和痛恨屬性,若是愚忠對象是他們的人的話,這個屬性絕對是一個美妙的存在,即便是初次見面,也值得給予一定的信任。

至少值得接受他的英雄庇護,無論帕特里克遭遇的是哪一撥陰影海妖都不是善茬,實力能夠增強一分是一分,等一下打起來,只怕還要依仗對方,他也就是在後面使用魔法打打輔助的份,不到逼不得已,他不準備動用定濤符文魚雷——天知道,這種大威力攻擊,會不會引來海神封印結界的連鎖反應。

「陰影海妖?什麼陰影海妖?」聞言,帕特里克一愣,隨即臉色狂變道,「難道你說的是死神之影的陰影海妖嗎?難道那些卑劣的嗜血者也跟進來了?」

「追殺你的不是陰影海妖?那你的敵人是誰?」羅蘭與英格麗德海王面面相覷,突然發現他們剛剛說的完全不是同一個敵人,可是不陰影海妖,還能有誰?卡索里恩的那些騎士們可是親眼看到卡索里恩命令帕特里克護送捷希貝爾前往東北海域的,按照他們愚忠的性子,就算是遇到了捷希貝爾他們,也不可能動手才是。

但是下一秒,這個問題不再是問題了,因為追兵已經到了——赫然是一個小隊的海妖士兵,為首的那兩名海妖士兵更是擁有神聖位階初級中級實力。

「海妖士兵,這裡怎麼會有海妖士兵……」羅蘭驚呼了一半,便明白怎麼回事了,當通道被打通的時候,通道周圍的結界雖然沒有解除,卻已經鬆動了,通道周圍十米八米內的那些高級海妖士兵是能夠憑藉自己的實力掙脫。

雖然這種巧合的事情非常小,但是通道足夠的長,海妖士兵的數量足夠的多,總會有一些幸運兒恰恰就在附近的。

快穿︰妖孽男神纏上身

能夠從海神封印結界中掙脫的海妖士兵沒有一個善茬,除了那兩名神聖位階外,剩下的全是傳奇位階,難怪能夠將帕特里克逼的狼狽逃躥——光是那兩名神聖位階就讓他疲於應架,更別說在有九名傳奇位階在旁幫襯。

接過靈魂之火后,帕特里克倒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頓時上面出現了一道代表著羅蘭的銀月印記,一股玄妙的鏈接以其為中心,瀰漫開來。

「這是!」帕特里克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不是沒有接受過英雄的庇護,但是這一次的感覺和以往的和人一次都不同,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以銀色印記為中心瀰漫開來,不對,那更像是點燃的火藥桶,在一瞬間爆發,隱隱約約的,竟然有中讓他壓制不住的錯覺,最後化成了一聲怒吼,噴薄而出。

轟!


帕特里克面前的海水化成了一道有型水浪,向周圍蕩漾開來。

但是比那道有型水浪更快的是帕特里克,他現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快到了竟然不遜於聲音在海水中傳遞的速度。

快到了超過了海水的回涌速度,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見的白線。

快到了即便是號稱七海中最快的生物白鰭海豚都要遜色三分——帕特里克並沒有騎乘白鰭海豚,他的坐騎,已經被他讓給了捷希貝爾。

那群剛剛從通道中拐出來的精銳海妖士兵們,還沒等到明白過怎麼回事來,先前那個被他們追的倉皇逃命的海皇美人魚戰士已經近在咫尺,隨之而來的還有重若千斤的戰戟。

不愧是身經百戰的精銳戰士,海妖士兵的反應絕對是一頂一的,雖然猝不及防,但是他們的身體本能已經做出了反應。


沖在最前面的那名神聖位階海妖士兵揮手便在自己身前布了三道尺余厚的葵水鬥氣護盾,並且擺出了無懈可擊的防禦姿勢。

而帕特里克在衝鋒的過程中,一道道顏色各異的光環在他的周圍瀰漫開來。

白色的強擊。

綠色的荊棘。

黃色的專註。

藍色的輝煌。

青色的耐久。

灰色的不潔。

紅色的吸血。

靛色的深水。


橙色的侵蝕。

九種顏色,九種光環,按照特定的序列排列旋轉,讓帕特里克如同下凡的戰神。

事實也是如此。

那名同為神聖位階的海妖士兵布下的三層防禦,在九大光環加身的帕特里克面前,如同紙糊,一捅就碎,三叉戰戟重重的轟在了海妖士兵的戰戟上。

鐺!

一聲劇烈的勁金戈撞擊聲。

那名海妖士兵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從戰戟上傳來,虎口當場碎裂,自己的戰戟帶著不可抵擋的動能,重重的轟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咔嚓!

那名海妖士兵清楚的聽到了胸膛傳來的骨骼碎裂聲,他的身體不可抑制的以一種恐怖速度倒飛了出去,就像一顆出膛炮彈,竟然比他自己游泳還要快三分。

「怎麼可能?」那名海妖士兵心中湧起了濃濃不敢置信,不敢相信已經擁有神聖位階實力的他竟然被人用蠻力擊飛了,更加不敢相信對方突然擁有了輾壓自己的實力。

這種連人帶武器的擊飛,只有形成絕對力量上的輾壓才會出現的,他先前才和對方交過手過,他承認對方在個人戰鬥力方面比自己強一些,但僅僅是強一些而已,絕對形不成輾壓,尤其是在力量方面,由於種族原因,他在這一方面,或許還有些許的優勢——海妖在力量方面比海皇美人魚強,這是七海中公認的。

現在一轉眼的功夫,對方竟然擁有了輾壓自己的力量,對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對方先前絕對不是隱藏實力,否則的話,他先前根本不用跑。

海妖士兵的目光落在了帕特里克胳膊上那道散發著柔和微光的銀月印記上——難道是因為英雄加持?

也只有得到眾神眷顧的英雄們,才擁有讓一名士兵在短時間中獲得強大力量的能力。

可是對面那個英雄加持的能力也實在太強大了吧?

難道對方像海妖王塔克一樣是一名專攻進攻的傳奇英雄?

力量可以用這一點解釋,但是那暴增的速度又是怎麼回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