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悟道境界上,陳汐也已從小成地步蛻變,臻至大成地步。

若再算上陳汐那帝皇級祖神的無上潛質,如今的陳汐,足可以在祖神境中叱吒風雲,碾壓絕大多數同輩存在了!

當然,若是施展爆氣弒神功拚命的話,陳汐甚至敢和尋常的一星帝君鬥上一斗。


像永恆世家葉氏的「南渡帝君」,便是一位一星帝君,可最終卻是被陳汐和小寶聯手滅殺掉!

這般彪炳逆天的戰績若是傳入上古神域,可想而知會引起何等一場轟動。

總之,如今的陳汐,正在發揮出屬於一尊帝皇級祖神的威勢,當他臻至祖神圓滿境,徹底釋放出屬於帝皇級祖神的潛質時,絕對可以冠蓋群雄,傲視同輩任何人!

到那時,只怕連封神之榜祖神境排名前百的存在也只能黯然失色,無法與陳汐對比。

這就是獲得帝皇級道根的妙處,所謂帝皇,本就是獨一無二,冠蓋天下之意!

不過,陳汐並不會因此而自滿了,在這一場大追殺之中,他的對手太強,不少都是帝君境存在,哪怕他在祖神境中再強,可是和帝君境一比,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故而陳汐根本就自滿不起來,其實換做任何一名祖神強者在被一個又一個帝君境存在追殺之後,只怕都會擁有和陳汐一樣的心境了。

「當務之急,還是爭取抓緊時間把修為臻至祖神圓滿境界,只要抵達此地步,便可以去尋覓那位娘娘所言的『混亂遺地』,開闢一方域界,為衝擊帝皇境做準備……」

寶船中,陳汐一邊靜修,一邊在心中默默推演籌劃。

一晃眼,時間變過去了七天。

這一天,陳汐心中泛起一絲波瀾,霍然睜開了眼眸。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在寶船外響起——

「道友,冒昧打擾了,在下欲借貴寶船躲避一個人,事成之後,會給予一筆報酬作為酬謝,還望海涵一二。」

聲音中透著一絲焦急,不等陳汐答應,一道身影便猶如一抹流光似的闖入寶船中,倏然來到了船艙。

這讓陳汐不禁眉頭一皺,心中更是有著一絲凜然,這寶船雖非什麼至寶,可四周也密布禁制,而這身影竟能夠如此隨意便闖進來,可著實有些驚人了。

不過,當陳汐看清楚來人的模樣時,不禁微微一怔,怎麼是他?

——

ps:抱歉,今晚沒第三更了,卡文的厲害,欠下的會補。 這名男子一襲黑衣,身姿挺秀,烏黑長發披肩,肌膚晶瑩白皙,面部輪廓稜角分明,宛如斧鑿刀刻般,英俊之極。

尤其是那一對眼眸,若萬古長夜,給人一種靜謐、曠遠、淡然的味道。

他並無多少驚世氣勢,平平淡淡,簡簡單單,渾身上下充盈著一股大道至簡的韻味。

陳汐記得對方,印象還很深刻,那是在琳琅寶市中,陳汐在一個攤位上看中了一塊金瀾神石,但後來卻是轉手賣給了這黑衣男子。

陳汐卻未曾想到,此時竟會在這漫漫星空中再次碰到對方。

並且看其模樣,似頗為有些狼狽,似在躲避著什麼。

「道友認得我?」

黑衣男子敏銳注意到陳汐神色的變化,不禁微微一怔,一對眸子里驟然泛起一片奇異的暗黑色漣漪,若一片永夜在其中映現。

旋即,他目光驟然一亮,大笑道:「哈哈,原來是你!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當年與道友匆匆一別,誰曾想竟會在此刻謀面,這世上之事還真是奇妙,妙不可言。」

陳汐心中一凜,他可是改容易貌過,更以禁道秘紋的力量遮蔽了渾身氣息,誰曾想,對方竟是一眼就窺破了他的真容!

這在以前,可從未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顯然,對方必然掌握著某種無上秘法,足以窺破一切偽裝!

「的確很巧。」

陳汐很快恢復冷靜,淡然點了點頭,旋即他忽然道:「你如今正在被人追殺?」

黑衣男子頓時斂去臉上笑容,苦惱嘆息道:「談不上追殺,只是一個瘋婆娘在苦苦痴纏我罷了,打也打不走,罵也罵不走,簡直是陰魂不散,著實讓人頭疼。」

陳汐怔了怔,倒是沒相當對方竟會說出這樣一個理由了。

黑衣男子卻似找到了傾訴對象,朝陳汐大發牢騷:「道友你說,所謂男歡女愛,不就是講一個你情我願么,可那瘋婆娘倒好,把其長輩許下的婚約奉為金科玉律,一直糾纏著要和我成親,可是我這輩子根本就不打算成親啊,偏偏她聽也不聽,一味要履行婚約,簡直……簡直就是個不可理喻的瘋子!」

陳汐頓時愕然,又是婚約,不過看情形,眼前這傢伙似乎已被逼的開始逃婚了……

「甚至,為了和我成親,這女人居然一路追到我家了,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簡直氣死我了。」

越說,黑衣男子越是惱火,聲音中儘是無奈。

「然後……」

陳汐忍不住道。

「然後我就只能逃了,沒辦法,連我家人都很贊同這瘋婆娘的做法,若再不逃,非生米做出熟飯不可。」

黑衣男子聳肩,一副鬱悶無比的樣子。

說到這,他忽然眉毛一挑,似察覺到什麼,臉色頓時變差,咬牙道:「該死,這瘋婆娘又追上來了!道友,你可得幫幫我,待會若那婆娘追來,你就當做什麼事情也不知道便好,等逃過了此劫,咱們再一起好好聊聊。」

他語速極快,動作更是不慢,說話時身影一閃,整個人竟是化為一縷縷宛如夜色般的光澤,倏然憑空消失不見。

這一剎那,就連陳汐都竟是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存在,就好像他整個人在世上的蹤跡、氣息全部被抹除,憑空蒸發了一般。

這等潛行匿蹤的法門,可著實稱得上是驚人了!

但幸好,僅僅一瞬,陳汐的禁道秘紋就捕捉到,在身體一側的空當位置,正有一絲及其難以察覺的晦澀波動,顯然就是拿黑衣男子了。

這讓陳汐暗鬆一口氣,若是這傢伙想要對自己不利的話,起碼不至於被這種潛行匿蹤的法門打一個措手不及了。

忽然一陣清冽若冰,淡幽似麝的香味若有若無地飄蕩在空氣中,沁人靈魂。

陳汐頓時心中一凜。

也就在此時,一道清冷低沉的聲音從寶船外傳達而來——

「這位道友,可曾見過一名黑衣男子從此經過?」

伴隨聲音,一道綽約修長的身影踏步寶船上,徑直來到了船艙中,自始至終根本就未曾經過陳汐的同意,便不請自來。

這讓陳汐不禁又皺了皺眉,抬眼望去,卻見那女子帶著一種飄逸的氣息,白色裙帶飄舞,像是要超脫而去,沒入九天之上。

她容顏極為清麗、絕美,青絲如瀑,櫻唇紅潤,眉眼如畫般空靈明凈,不染一絲世間煙火,那種蓋代風姿,絕世風華,有一種驚艷無比的震撼力。

連陳汐都不得不承認,這女人很美,有一種獨特而超然的氣質,令人甚至生不出一絲褻瀆之心。

但很快,陳汐就眯了眯眼睛,注意到這女人舉手投足所流露出的氣息,竟是深不可測,晦澀強大之極!

陳汐敢確定,對方修為名為臻至帝君境,而她能夠擁有這般強大氣息,想來也是一位了不得的絕艷人物。

其實無論是之前那黑衣男子,還是眼前這擁有絕代風華的女子,皆都擁有著蓋世之姿,曠世罕見,陳汐以往所見的祖神境強者和他們一比,完全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經過短暫的沉默后,陳汐忽然一笑,道:「姑娘,不請自來可有些不禮貌。」

「這是補償。」

那白衣女子清麗無匹的容顏上波瀾不驚,素手一揮,就拋給陳汐一個儲物袋。

陳汐怔了怔,拿起儲物袋一看,其內竟裝著十萬塊神晶,這可絕對一筆不小的財富了,起碼可以購買一件中階六品後天神寶!

而這僅僅只是為一個「不請自來」所做的補償,就愈發顯得這女人底蘊不凡了。


但陳汐清楚,這女人之所以如此做,倒並非真的是財大氣粗,而是懶得和自己爭辯和道歉罷了。

如此一想,他不禁又笑了,指著一側虛空,然後認真說道:「我很不歡迎不請自來的客人,所以趁現在,你帶著你的未婚夫趕緊走,走的越遠越好。」

此話一出,那白衣女子不禁微微一怔,旋即清眸中就泛起一抹冷厲亮澤,白皙如玉的素手抬起。

嗡~

一縷縷燦然金色電弧交織,耀眼奪目,流溢在她的掌指間,倏然朝陳汐所指的位置狠狠按去。

這一擊看似輕描淡寫,但卻有一種絕代無敵之姿,所造成的威勢令陳汐眼眸也不禁一眯。

嗖~

不過,就在那白衣女子出手之前,一道虛無若夜色般的影子倏然憑空浮現,搶在之前一閃衝出了船艙。

「陳汐,一些破神晶就把你收買了,你可讓本公子太失望了!」

寶船外傳來那黑衣男子略帶氣急敗壞的聲音。

這傢伙居然認得自己?

陳汐心中一凜,旋即便笑道:「不好意思,你在被人追婚,而我則在被追人殺,以免波及到你們,我也只能如此做了。」

「你……被人追殺?」

黑衣男子似有些驚詫。

「夜辰,都到了這等時候,你還有心思理會別人的事情?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躲到什麼時候!」


不等陳汐回答,那白衣女子便已身影一閃,猶如一抹驚虹似的,衝出寶船外。

「雪晴歌!你這個瘋婆娘簡直就是個死心眼,這世上哪有你這樣逼婚的!可惡,實在是可惡!」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若是個男人,就跟我回去!」

「笑話!本公子是不是男人還用你說了算?」

「在我看來,在你逃避這一場婚契的那一刻,就已配不上男人這兩個字。」

「你你你……」

激烈的爭執聲在星空中響起,且伴隨著震耳欲聾的戰鬥聲,場面顯得很混亂。

當陳汐走出寶船時,就看見這一男一女正自在星空中追逐戰鬥,儼然一副生死仇敵般的模樣,看得陳汐都一陣咂舌。

「怪不得,原來這傢伙就是夜辰……」

陳汐若有所思,夜辰,當年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排名第一的蓋世天驕,帝域夜氏後裔,儼然如同帝域年輕一代第一人!

早些年在琳琅寶市時,陳汐就聽聞,這夜辰和另一位絕代人物雨九岳在一天之中齊齊晉級,一舉跨入祖神之境,在晉級時甚至引起了宏大無比的天地異象,一時之間成為整個上古神域津津樂道的話題。

只是陳汐萬沒想到,這個夜辰就是自己眼前這個正在逃婚的黑衣男子,心中不禁有些荒謬的感覺。

至於那個名叫雪晴歌的女子,他卻是並未曾聽聞過,但是看她能夠把夜辰追婚追到這般狼狽不堪的地步,顯然也是一位極為了不得的存在。


「啊啊啊,受不了了!」

驀地,正在遠處星空中戰鬥的夜辰發出一聲悲憤無比的大叫,旋即猛地一閃身,就朝遠處逃遁而去。

「陳汐,用不了多久,由『帝域五極』發起的論道大比就將拉開帷幕,你這卑鄙的傢伙可千萬別不參加!一定要記住,本公子可是很早之前就想和你一戰了,希望你別讓本公子失望!」

聲音遠遠傳達而至,讓陳汐不禁一怔,由帝域五極發起的論道大比?

「你居然還有心思惦念這些事情,著實可惡!你若不履行婚契,就別妄想這一切了!」

雪晴歌冰冷的聲音傳來,而她的人早已追著遠遠遁去的夜辰消失在茫茫星空中。 天還沒有亮,羅羽他們終於來到了昊天城內,馬車在一條安靜的小巷內停了下來。

在付過車馬費之後,江風直接帶着羅羽進入到了一個小院之中。

“江管事,您回來了!”江風帶着羅羽剛進入小院,迎面便走來的一箇中年男子。羅羽看得出來,這男子絕對不是普通人,雖然氣勢收斂,羅羽也可以看出,這男子絕對是個天階武者以上的強者。

“這江風到底是什麼人?怎麼一個下人都是天階武者。”羅羽對江風的敬畏又多了幾分。連天階武者都甘心聽候江風的差遣,可見江風的厲害。

天階武者即使在昊天帝國,那也算是一方強者了。如果是在蜀國,那更是了不起的存在。比如蜀城當初的三大家族,也只是因爲家族有個地階武者。由此可見,天階武者的身份之高。

“我讓你準備的事情,都準備好了嗎?”江風一邊帶着羅羽朝裏面走去,一邊對着那中年男子問道。

那中年男子點頭道:“江管事,一切都按照你走之前的吩咐,所有的儀器我都已經調節好了。隨時能夠做測試。”

“很好!”江風滿意的點點頭,轉眼帶着羅羽來到了一間房子前。

羅羽走進房間才發現,這根本不是一間居住的房子,裏面很寬闊。而且,裏面擺放着很多羅羽從未見過的儀器,中間還有一個巨大的平臺,猶如比武臺一般。

“羅羽,你做好測試的準備了嗎?”江風這時候對着羅羽鄭重的問道。

羅羽點點頭道:“江前輩,你放心,我已經做好準備了!”一路上,江風一直強調讓羅羽最好測試的準備,羅羽當然不敢大意。

“那好,我現在就把測試的詳情告訴你。”江風看着羅羽的表情,看的出來,此刻的羅羽有些緊張,當即笑道:“羅羽,你也不用這樣緊張,只是測試,你當做是普通的練習罷了!”

羅羽微微點頭,面對不知名的測試,而且還不知道這測試的結果關係到什麼,羅羽當然緊張。

“你需要做的事情只有簡單的三件!”江風說着指着不遠處的一個古怪的儀器(其實這儀器看上去有點類似於超大號的跑步機!)說道:“第一件事,你站到體感機上測試,但是不要運用體內的玄氣。”

說着,在江風的帶領下,羅羽站到了體感機上。而那中年人來到了體感機的另外一端,在那裏有着幾個不同顏色的按鈕。


江風看着羅羽,說道:“你對着前面的鋼板,用盡全力的攻擊,但是,記住千萬不能夠運用玄氣!如果上面的數據顯示爲500,你便算通過!”

羅羽當即點頭,握緊了拳頭,全力朝着身前的鋼板快速的擊打了過去。

“嘭!”

羅羽定睛看去,只見那體感器上顯示的數據爲1080。

燃眉營救 ,微微一愣,隨即笑道:“羅羽,很不錯,你過關了。1080這個數據,根據你高階武者的修爲判斷,身體素質是A等。”

“好,接下來是第二個測試!”江風說着,一旁的中年男子隨即按動了另外一個黃色的按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