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姚正一的問話,心中尊姚正一為神一般存在的骷髏門大長老立馬起身面對著姚正一,微微躬身說到:「姚宗主,聖位面在七年前確實發生著一件數百萬以來的大事件!詳細的情形弟子已經記錄在這塊玉碟中!請宗主過目!」

大長老言罷,他的右手中就出現一個充滿著無上生機的小小玉碟,朝著姚正一的方向飛去!短短几息的時間中,饒是以姚正一這般的不世存在,都為自己獲知的情形而臉色驟變!他顯然沒有想到萬萬紀元前的七彩事件竟然會再次降臨天聖位面!

這個消息無疑就是如同一個平地驚雷般在他的腦海中狠狠炸響!整個聖堂也同時由於姚正一的激烈情緒波動而出現一股濤天的強者威壓!至陽至剛的大能境修者威壓,卻是使得整個聖堂都不由得發生著陣陣的破裂聲!

顯然這是殿中的一眾沒有著能量防護的座椅因為承受不住大能境的可怕能量衝擊而硬生生地破碎了!看著堂上幾個由於座椅破碎而只能帶著幾分尷尬神色站在原地高階修者,就是堂上的樓劍生與夜靜軒都不由得相互苦笑不已!

良久過後,好不容易接受著七彩事件的巨大衝擊的姚正一,此時他看向王旭眾劍宗弟子的目光中,已然不再是之前的那種帶著七分不滿與三分敵意的神色。(book.相反的,這時的他都不由得為王旭眾修者的表現而有著幾分發自內心的感激!

他這時完全明白著王旭此行前來骷髏門的一系列表現,都是對骷髏門發出一個善意——那就是身為肩負著此行位面大比重任的他們,無意於因為一個恩怨分明的事情而得罪著骷髏門的這樣的地頭蛇!

但是,王旭他們敢如此光明磊落的將姚兆明與黃臉漢子帶到骷髏門總部,更是隱隱表達了兩層意思,那就是他們欲要斬殺姚兆明與黃臉漢子二人確實是他們有著取死之道!二則是他們更是用這樣的方式說明,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無懼於骷髏門這樣的地方勢力!

是以,他們才敢一眾人一人不留地深入虎穴,欲要與骷髏門高層當面鑼對面鼓的解決掉這一個恩怨!面對著王旭眾人的可謂是堂堂正正的陽謀策略,姚正一立馬在心中下了一個結論,他顯然知道如何最好地處理著眼前的爭端了!

姚正一相信今天既然身為典城的三大勢力的樓劍生與夜靜軒甘願做中間人,來處理著骷髏門與劍宗之間的恩怨!那也必然是獲得了劍宗高層一定程度上的默認,這樣的情形下若是姚正一還不會藉此機會好好了結此事,那也就是他太不會做人了!

畢竟通過剛剛骷髏門大長老的玉碟中,姚正一更是詳細地知曉著姚兆明幾人與王旭間的衝突,特別明白著真正引起王旭幾人對姚兆明的殺心地的,赫然就是因為姚兆明一向的貪婪而得罪著東方千雨這麼一個劍宗的女弟子!

想到這裡,哪怕是一向因為某些原因而使得姚兆明才會沒有著絲毫武修天賦而感到幾分愧疚的姚正一,心中都不由得對姚兆明起著幾分的殺機!畢竟,以姚兆明在這短短几十年中的所做所為,每一件事都是在給整個骷髏門埋下一個個的禍端!

而他這次的下場也只是應了一句話天理循環、報應不爽而已!心中息掉了僅餘下的對姚兆明的愧疚之心的姚正一,有著決定的他再次目光堅定的抬頭掃視著整個聖堂一眾修者!

欲要說出決定的姚正一,當他的目光掃過王旭所在的一方小小空間時,姚正一瞳孔不由得微微一個收縮!心中再次為王旭所擁有的莫測實力而感到震驚!

整個堂下,之前端坐著的八位準聖境的高階修者,現在也僅僅只有著師丹韞、紫一晴與王旭能夠依然如故在坐在原處!而其他幾位萬古巨頭境修者的座椅已然被姚正一剛剛的失控能量碾碎!

目光如炬的姚正一更是清楚地發現,僅餘下的三個座位上赫然是王旭座下的椅子的完整程度是三個當中位居第二位!僅次於師丹韞這樣的一位已然進階半步大能境上百之久的老牌修者之後!甚至隱隱能夠與師丹韞並駕齊驅!

如此一般的逆天神通不得不讓姚正一心感駭然!深深地明白著王旭在整個劍宗無上地位的姚正一,更是進一步堅定著自己的決定!

「無故挑起宗門與聖宗的矛盾者姚兆明與姚天生,當誅!從此將其二人從宗門弟子名錄上抹除!」

姚正一的決定如同一個巨大的驚雷,整個聖堂的一眾修者均是為姚正一的這個決定而感到震驚不已!姚正一的果斷與狠辣大大地出乎著眾修者意料! 昏暗陰沉沉的天空下,大小不一高低不等的巨石屹立於無邊的海灘上,那巨石上的道道流紋靜靜地述說著無盡海浪的殘酷衝擊力!廣闊的海灘後方則是一望無際的荒蕪地帶,遠遠不同於一般的海邊近地的那種生機盎然的情景!


整個海灘後方方圓數十萬平方公里內的生機有如被一隻無形的巨獸貪婪地吞噬了一般,處處透發著一股若隱若現的死氣!這種微乎其微的死氣卻是有如針刺一般深深地扎入生靈的靈魂深處!讓眾生靈生出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不適感!

渺無人煙的無邊海岸上,這時卻是傳出一聲天籟般的抱怨:「采宜姐,不走了,不走了!本姑娘不想再朝前走了!這簡直不是人應該出現的地方,真的是活受罪嗎!」

冰肌玉骨、靜如處子的雙十芳華的少女聽到身側女子的報怨,雙目中有著些許憐惜與些許無奈的回頭說到:「沁星,你既然準備出來參與此次的無上機緣,那就應該有著吃苦頭的準備!在外頭畢竟不同於你我在家裡的情形!」

出現在無邊海岸中的赫然就是時隔三個月後終於離開典城來到無盡海域外圍的王旭一行人!不同於王旭之前的情形,此次的他們十五少尊中赫然多出了五人一獸!他們就是已然在兩個月之前就清醒過來了的東方千雨、青龍世家當代首席聖女紫一晴、藏劍樓傳人樓采宜與望月軒當代傳人夜沁星!

不過,多出的五人中最引人注目的卻是此時不安分地在東方千雨一行人中四處跑動的一個小丫頭片子,她就是之前東方千雨口中所挂念的名叫晴兒的孩子!而看著眼前的這個叫費晚晴的小女孩,王旭一行人眼中均有著一抹掩飾不住的憐愛!

天真無邪,憨狀可掬的費晚晴無疑就是眾修者漫長無聊路途中的一道別有風趣的風景線!給眾人帶來了莫大的生氣與活力!眾修者看著這時似乎也為四方空間中的死氣而倍感不適的夜沁星,再轉過頭看著此時此刻似乎依然對外在氣息毫無所察的費晚晴,師丹韞、公儀子珊與紫一晴三女都不由得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

熟讀宗門經典的她們可不同於對這方面知之甚少的王旭,她們可是明白著眼前這個對外界的環境沒有著絲毫異樣反應的費晚晴,這會是一種多麼怪異的情形!要知道,自從進入這一方充滿著死亡氣息的無邊無際海岸時,他們這些修者都已然不自覺地玄功運轉以抵抗著外來死氣的侵襲!

不想,這位一路上已然給了他們幾次驚喜的怪異女孩,此次卻是再次用著鐵一般的事實證明著她的不同凡響!根本無懼於外界的死亡氣息!心中放心不下的師丹韞不由得朝前兩步,來到這時已經不想走路而整個小身子掛在王旭身上的費晚晴!

「小晴兒,你現在有沒有覺得難受啊?」

聞言看著師丹韞的費晚晴,不解地眨動著率真可愛的大眼珠微微歪著小腦袋瓜子說到:「師姑姑,沒有啊!晴兒覺得很好啊!不過,王旭小爹的身上最舒服了,不像剛剛的那些黑不溜秋的小傢伙,很是讓晴兒討厭!他們剛剛總是想要與晴兒打架!」

「黑不溜秋的小傢伙?打架?」

費晚晴那還有些奶聲奶氣的話語卻是讓場中的一眾剛剛還只是含笑地看著她的修者,瞬間都呆若木雞地愣在原地!想來,就是以他們那一身身鬼神莫測的神通下的見識,都絲毫不能理解著此時費晚晴所說的話語!

場面沉默幾息后,還是一貫與費晚晴相處最好的王旭最為了解她。百度搜索,王旭若有所思地轉頭看了看這時不安分地在費晚晴肩頭擺動的小松鼠模樣的小小妖獸,回想著不久前在路途中發生的一件事,王旭突然心領神會地說到:

「晴兒,你是不是又看到了之前的那些張牙舞爪的黑傢伙啊?就是不久前你在小灰子身上所發現的那些傢伙!」

王旭的一番話語如同醍醐灌頂一般地喚醒了眾修者的記憶,他們均是回想起了眼前這隻整天膩著費晚晴的小松鼠的來源!

兩個月前的一日,當時的眾修者在小心翼翼地經過一片巨大的原始森林時,途中突然聽到呆在王旭懷中的費晚晴帶著一個哭腔斷斷續續地說到:「王旭小爹,好可憐哦!他快要死了,那些黑傢伙真討厭!小傢伙快死了!」

玉錦春 !是以,一聽到費晚晴的傷心哭泣聲,他們都不由得停下前進的步伐轉頭看著王旭懷中此時焦急地舞動著一雙小手的女孩兒!

「晴兒,你是說誰要死了?討厭的黑傢伙又在哪呢?」

輕輕地抱住費晚晴的王旭,不由得輕聲問到。同時,王旭那比肩於二步大能一重天的逆天神識朝著四方空間洶湧而去!瞬間籠罩著方圓十里空間中的萬千生靈,一方空間剎那間如同一方烙印於王旭靈魂深處的圖景一般!

仔細地察看了片刻的王旭,並沒有著發現著周圍空間的任何異常!有的也只是千奇百怪的各色生靈而已,並沒有著任何人類的影子,更加別說是什麼小傢伙了!畢竟,在王旭等人的想法中,費晚晴所說的要死了的小傢伙就應該是一個人類!

不想,僅僅是幾息時間,費晚晴似乎在發現王旭眾人根本就沒能明白著她的意思時,她竟然詭異般地整個人從王旭懷中跳出!就在王旭突然失手而擔心費晚晴會摔壞時,卻發現這時脫離王旭懷抱的費晚晴,竟然整個小小的身子就那樣凌空靈巧地翻了一個跟斗后穩穩地小腳兒著落在地面上!

眾修者還來不及為費晚晴突然間表現出來的逆天身姿而震驚,就發現此時剛剛落地的費晚晴就那樣朝著西北方向的叢林跑去!擔心著費晚晴安危的眾人,立馬拋開了心中的震驚思緒,緊隨著費晚晴越過了數百米的密林!

片刻后,王旭一行人終於看見了費晚晴所說的生命垂危的小傢伙了!那赫然就是一隻小巧玲瓏松鼠模樣的妖獸,那散發的淡淡的能量氣息足以顯示著這隻小傢伙僅僅只是有著一階人級實力的小小妖獸!這樣的實力在王旭這般的半步大能境的修者眼中,只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無怪乎剛剛王旭根本就沒有將注意力投在他的身上了!

畢竟在王旭的眼中,遵循著弱肉強食的自然世界中,生老病死本是一件稀鬆平常不足一提的自然現象!是以,王旭怎麼也不會想到費晚晴所說的奄奄一息的小傢伙會是這麼一隻微不足道的小妖獸!

不過,當王旭看著這時傷心欲絕地輕輕捧著小松鼠的費晚晴時,王旭的心中隱隱被觸動著!他似乎回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在紫荊山莊時那隻從小到大陪伴著他的實力弱小的赤兔!僅僅是一個愣神,王旭不由得彎下身子對著費晚晴輕輕說到:

「晴兒!不要哭了!小爹保證你的小傢伙死不了!」

王旭說完,他的右手所在空間出現一陣小小的能量波動,而後一股充滿著澎湃生機的乳白色能量彷彿跨越萬千空間而至地降臨在小松鼠的小小身子中!

感受著這股突然出現的乳白色能量,場中不明其理的茹夢子與樓采宜眾修者,僅僅是覺得這股乳白色的能量有著起死回生般的無上偉力!而見多識廣的師丹韞、公儀子珊與紫一晴三女則是面色驟變!

她們自然明白著這道匯入小小松鼠身中的乳白色能量,那赫然是一股蘊含著王旭自身武修感悟氣息的神識能量!這樣的一股來源於半步大能境修者的精純神識能量,已然足以讓一個一腳進入鬼門關的半聖境修者撿回一命了!

不想,王旭竟然會為了這麼一隻對他一無所用的小小妖獸,浪費著這麼一股精純的神識能量!看到這裡,三女看著費晚晴的目光中都不由得有著幾分的羨慕。她們明白著王旭這都不過為了不讓費晚晴傷心才會有著如此舉動的!

海岸中回想著之前費晚晴在數百米之外發現小松鼠怪異之處的眾修者,再次思量著她現在的表現。她們臉上都不由得有著幾分異樣的神色!

顯然,儘管他們現在也沒能完全知曉著費晚晴身上的神奇之處,但是這不妨礙他們明白著眼前的這個小女孩身上,著實有著種種詭異的奇特之處! 死氣沉沉的無邊海岸上,膩在王旭懷中的費晚晴身子不由得搖動著似乎欲要掙脫王旭的懷抱!感到訝然的王旭看著懷中不安分的小女孩,溫聲說到:「晴兒,你怎麼了?覺得很不舒服嗎?」


出乎意料的是,這時的費晚晴朝著前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奶聲奶氣的說到:「王旭小爹,那邊有好多好多的好朋友哦!晴兒喜歡那種地方,那裡好舒服哦!」

直至此時終於對費晚晴所說的壞傢伙或是黑傢伙所指何物有著幾分猜測的王旭幾人,聽到費晚晴這時的所說的好傢夥時,心中有著幾分猜測的王旭不由得輕聲問到:「晴兒,你告訴小爹,你所說的那些很多多的好傢夥,是不是都穿著白色的衣服啊?而且,他們都不會與你打架,是不是啊?」

「王旭小爹,你真聰明!猜對了,她們都是穿著潔白無暇的衣裳!她們都很好客呢,剛剛如果不是她們先與晴兒打招呼的話,晴兒根本就沒有發現她們呢!」

顯然費晚晴那天真活潑的性子中對王旭能夠猜測出那些好朋友的模樣,而有著莫大的歡喜!或許在她那幼小而純真的心靈中,王旭這赫然就是對她的好朋友的承認吧!

不同於費晚晴的反應,得到確認的王旭、師丹韞、公儀子珊與紫一晴四個准聖境境界的強者,均是驀然神色一變!他們終於能夠肯定眼前的這個神奇的小女孩兒的確是有著他們現在都沒有弄清楚的無上天賦神通!

身具這種天賦的費晚晴,她赫然有著一種天然地發現天地靈氣本源能量的逆天手段!如同之前她所說的黑不溜秋的黑傢伙就是代表著死亡規則的氣息,而現在她所指的白色好朋友則就是蘊含著無上生機之力的生命氣息!

死亡氣息與生命氣息,這種在一般修者中只能感覺出來的能量,在費晚晴的眼中卻是顯化為一個個的本質不同的小元素!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恐怖的天賦神通,擁有這般神通的費晚晴究竟能夠意味著什麼,場中的四位萬古巨頭修者自然是心照不宣!

四大強者中感觸最深的卻是三個前剛剛與劍宗代錶王旭一行人正式結盟的紫一晴,她神色複雜至極地看著此時一隻小手被王旭握住的小女孩,內心中卻是不由地感慨萬端:

「真是時也命也!骷髏門的修者陰錯陽差之下帶回了這個神奇的小女孩,卻還是沒能發現著她的真正逆天手段!反而為此而付出了一個少門主、一個準聖境強者與四個半聖境修者的巨大代價,方才了決了與劍宗這般頂級聖勢力的怒火!

不想,眼前的這一眾劍宗弟子卻不過是在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裡,就已然窺探到了這個無形而逆天的寶藏!相信有著這樣的一個小女孩的存在,劍宗一眾弟子在接下來的宗門較量中,更是能夠有著幾分勝算了!」

雙眼中有著兩股湛湛神光閃過的一代青聖女紫一晴,此時此刻更是堅定著與劍宗門下王旭眾人的結盟決心!她相信自己的判斷,擁有著王旭與這個小女孩兩個巨大變數的劍宗弟子,必然能夠在位面弟子賽事中佔領先機!

身為半步大能境的不世修者,紫一晴可是清楚地明白著擁有著洞察一切天地靈氣本源之力天賦神通的費晚晴,會對整個局勢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不過,這時的紫一晴目光同樣投在王旭與費晚晴這兩個怪異的父女身上!

王旭朝著費晚晴胖乎乎的小手所指的一方距離他們有著一里之遙的小小海島看去,同時用著半步大能境境界的神識將前方百里內的海域籠罩其中!片刻后,沒有絲毫髮現的王旭不由得微微有些發愣,畢竟王旭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兒能夠發現著他這樣的一位半步大能境強者所沒能發現異常的空間!


是以,心下有著些許懷疑真實性的王旭,身子半蹲著看著費晚晴的一雙活潑的大眼說到:「晴兒,你真的確信在那個海島的地方看見了那些身著白色衣服的好朋友嗎?」

似乎有些不高興著王旭對自己的懷疑,費晚晴竟然絲毫不給王旭這個半步大能境修者面子,當場掙脫了王旭握著她的手快步來到身後東方千雨的跟前!奶聲奶氣的在東方千雨面前告狀著、訴說著她在王旭那裡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東方媽媽,王旭小爹他不相信晴兒又有很多好朋友了!王旭小爹壞,晴兒不跟他好了!東方媽媽,你也不要跟王旭小爹好,好不好啊?」

費晚晴告完狀后還回過頭來,示威性地看了王旭一眼,而後在沒有馬上聽到東方千雨的肯定回復時,她的一雙小手緊緊地抓著東方千雨的衣袖,不住地搖晃著催促著東方千雨的承諾!那一種憨態可掬的模樣著實讓人有著一種發自內心的憐愛!

面對著費晚晴如此明目張胆的告惡狀,不說是王旭本人覺得哭笑不得,就是場中本對費晚晴所說之事而心事重重的師丹韞、公儀子珊與紫一晴三女,看著這時臉色尷尬異常的妖孽少年王旭,她們都不由得嘴角露出一抹赤誠的笑容!

尤其是對王旭了解甚深的公儀子珊,內心中更是湧起了幾分極其怪異的感覺,她看著王旭這時略微幾分束手無策的模樣,內心暗自好笑著:「沒有想到一向所向無敵的小師弟,竟然會有朝一日被一個年僅三歲出頭的小女孩逼在這個尷尬地步!這還真是滷水拌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東方千雨聽著費晚晴的大膽告狀,抬頭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曾經的修為弱小的憨厚師弟、這個在時隔近七年之久的時間后陰錯陽差下救下自己的師弟、這個即熟悉又極其陌生的師弟,東方千雨目光中閃過萬千思緒!

在兩個月前她剛剛清醒過來時,得知王旭一切的她若非身側有著王玉漱這位熟悉師姐在一側的證明,東方千雨根本就不敢將眼前的這個有著半步大能境的不世強者的絕世少年與她記憶中的那個小小男孩聯繫起來!

畢竟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著任何的可比性,一個是年僅九歲出頭的胎息境低階修者,一個剛剛步入真正武修世界的小小修者!一個則是十五、六歲的有著准聖境九重天巔峰境的高階修者,一個一腳已經邁進無上大能境的不世強者!

好不容易消化著這個信息的東方千雨,卻是在每次真正的面對著王旭時,東方千雨都會有著一種極其不真實的感受!畢竟,不說是整個劍宗就是整個天聖位面相信也找不出幾個足以與王旭一爭高下的同齡強者!

是以,面色神色複雜的看了看幾步開外的王旭,東方千雨不由得輕輕擰了擰費晚晴不高興的小臉蛋,輕輕笑罵到:「晴兒,王旭小爹怎麼會不相信你呢?他是想要晴兒再次確認一下,是不是真的在那一座海島周圍呢!好晴兒,你最乖了,你告訴王旭小爹,你的那些好朋友真的是在那個海島周圍嗎?」

還是東方千雨這個准媽媽的信譽要高些,完全不同於那個時常會捉弄他的王旭小爹,因此,仔細衡量之後費晚晴還是準備給准媽媽一個面子。book./top/小說排行榜是以,她微微歪著小腦袋瓜子說到:「王旭小爹,晴兒的好朋友就是在那個地方的下面!」

看著費晚晴如此信誓旦旦的表現,王旭幾個萬古巨頭境修者不由得相互交換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顯然,他們都明白著剛剛無意中所忽略了的因素! 股股強大的神識威能籠罩著前方海島的王旭四個萬古巨頭境強者,明白這一方海島勢必是別有天地的他們,有意識地將神識覆蓋著海島下方空間中!

果然不出所料,不過是片刻的時間后,四人中的紫一晴首先開口說到:「好一個妖孽般存在的小女孩,其中果然是別有洞天啊!好大的一個手段,那裡是否會是某一位不世巔峰強者的修鍊洞府所在呢?」

目光同樣投在前方的師丹韞頭也不回地介面說到:「紫師妹所言甚是,或許也只有著躋身於位面巔峰層次的不世修者,方能開闢著這麼一方足以瞞過准聖境境界修者的巨大洞府!」

師丹韞說到這裡,語氣中明顯蘊含著無上的敬畏之意接著說到:「不過,這還不是最讓我感到震驚的,真正可怕的卻是我們現在能夠用神識感應到的或許不過是整個洞府的外圍!而洞府的核心部分還被一層層無上的禁制籠罩著!」

經由師丹韞的提醒,紫一晴、王旭與公儀子珊三個同階修者都是微微一愣,而後當他們再次細細地察看著神識所及的一方天地時,他們同樣發現了其中的異常之處!

「師師姐果然慧眼,這裡確實不應該是整個洞府的全他明顯缺少著修者洞府所應該具備的煉丹房與靜坐室!煉丹房與靜坐室可是任何一個修者尤其是高階修者都必不可少的兩個條件!但是,我們所看到的不過是一方小小的異寶種植地而已!」

王旭看著師丹韞的目光中有著幾分的佩服神色,緩緩地說到。話音方落,王旭轉身看著身側的公儀子珊問到:「公儀師姐,以你在陣法上的不世造詣,你覺得以我們目前的修為境界,可有望破解這一方不世修者所布下的禁制呢?」

聽到王旭的話語,怪異的是這時不僅師丹韞神色凝重的看著公儀子珊,就是一側還在苦思冥想而似乎不得其果的紫一晴也是一幅茅塞頓開般的轉頭,翹首以待地注視著公儀子珊!發現這一點的王旭,內心中不由得一震,暗自思量著:

「果然如同母親所說的,任何一個高階修者都不會是浪得虛名之輩,都會有著一種足以傲視群雄的無上神通!公儀師姐在陣法上的不世造詣,其名顯然不僅僅只是在劍宗宗門內素有威名啊!就是眼前的這位遠在天元大陸青龍世家中的青聖女,似乎也對之了如指掌啊!」

不察於王旭的感慨萬端,在三個同階修者或者確切的說是三個實力均遠遠超過自己的高階修者的枯苗望雨般的目光注視下,公儀子珊略微調整著自己的狀態而後整個人陷入深思中!看著公儀子珊秀眉緊鎖的模樣,場中的三個同階修者心中均是感到幾分的凜然!

到了他們這般的修為層次,如若不是果真遇到了極其棘手的問題,他們向來是很少會有著這般的反應的!公儀子珊的模樣則是恰恰說明了眼前的這一方不世修者下的禁制,確實有著巨大的名堂!否則,他們相信一般的禁制哪怕是大能境修者下的中等禁制,也不應該會使得眼前這位在陣法造詣上名滿天下的不巨奇才如此困惑!

整個場面沉寂了近半個時辰,在眾修者如坐針氈、如芒在背的等待下,微微閉著眼睛沉思默想的公儀子珊終於睜開了雙眼!

她環視著眾修者中修為最高的三個半步大能境強者,緩緩說到:「眼前的這一方洞府中的禁制,看上去似乎只有一個完整的高級禁制。實則不然,這才是這一方禁止制真正可怕之處,那就是他從表面上看僅僅只有著一個禁制,但是,一旦你果真把他視為一個單獨的禁制進行破解,那麼結果只會是自己深陷於這一方禁制之中!」

公儀子珊的話語顯然讓王旭眾修者倍感不解,深思片刻后王旭介面問到:「公儀師姐,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我們是把他視為一個單純的完整禁制進行破解,那麼極有可能觸動著整個真正的禁制從而將破禁者籠罩其中!」

「沒錯!王師弟所說的正是這一方禁制的可怕地方之一!這也是我所沒有把握的地方,畢竟一旦破解禁制第一層出錯,那麼可能將我們全數困於此處!畢竟,現在的我們根本不知道這一方禁制真正的輻射範圍有多大!是以,不敢輕易涉險!」

公儀子珊面色嚴肅至極地一字一頓地道出了其中的要害之處!

不過,公儀子珊顯然是遠遠地低估了眼前三個半步大能境不世奇才的心理素質!對他們來說,任何的困難都不過是他們漫漫武修大道上的一個個挑戰、一道道看得見摸得著的小坎而已!他們又豈會因為公儀子珊的寥寥數語而放棄著近在咫尺的未知機緣!

是以,僅僅是幾息的時間后,王旭、紫一晴與師丹韞彼此間交換著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而後作為劍宗眾少尊領頭人的師丹韞下了最後的決定,緩緩說到:

「入寶山空手而回,尤其是這種知難而退的行徑,絕對不是我們劍宗門下弟子的習性!因此,師姐決定現在由蘇葉彤蘇師妹帶領著眾同門,退出此地百里之外!相信這樣的一個距離足以脫離著這一方禁制的輻射範圍!

同時,由師姐與公儀師姐、王師弟三人會同青龍世家的紫師妹三人,一探這一方無上的禁制!或許,這也將會是本宗此次賽事的一個轉折點!當然,考慮到我們已然在真正較量場地的外圍,有著遭遇上其他宗門弟子的風險,是以,師姐同意蘇師妹在必要的情形下動用著宗門賜下的求救信號,拼著戰績受損也必須退出此次的弟子賽事!」

師丹韞一連串的決定,不但讓王旭眾修者深深地愣住,就是身側的深知著此次位面弟子賽事內幕的紫一晴都不由得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紫一晴不敢相信師丹韞竟然會為了眾劍宗弟子的安危而放棄著整個賽事所帶來的巨大利益!


如此的魄力,就是身為青龍世家當代聖女的紫一晴都不得不自嘆弗如!紫一晴相信在同親的情形下,她勢必不敢讓青龍世家的參賽同門為了自身的安危,而放棄著整個宗門的巨大利益!畢竟她心裡清楚,哪怕是以她封號青聖女的名義,都沒有著那種置世家利益於不顧的權力!

不過,這時的王旭、公儀子珊與紫一晴都沒有注意到師丹韞雙眼中那一閃而逝的異樣目光!而這時的師丹韞則僅僅是別有用意地看了看同樣為自己的決定而發愣的小師弟!似乎為自己能有著這般讓小師弟都目瞪口呆的機會而感到怪異!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

無邊的海岸上,只有著四道周身威能浩蕩的不世強者目光炯炯有神的注視著前面的一方天地!他們就是已然將其他一眾沒有著自保能力的修者摒退的王旭、紫一晴、師丹韞與公儀子珊四位修為最高的萬古巨頭修者!

神識散開籠罩著整個天地的師丹韞打破著一方寧靜,天籟般的聲音回蕩一方:「公儀師姐,現在蘇師妹他們已然退出了一百五十里之外!相信已然絕對的安全!以我們四人的實力,相信能夠在這一方禁制下自保了!公儀師姐,你也大可放手一博,無須過多的擔心!」

目光掃視著躍躍欲試的王旭三人,公儀子珊不由得嘴角浮現一抹苦笑,她明白著現在的她絕對無力阻止著王旭三人的決心!是以,沒有著猶豫的她,雙手赫然在空中劃過數以萬道玄之又玄的軌跡!

一股帶著一方跨越無數空間的無上偉力,驀然間降臨著這一方天地!整方天地頓時如同點燃了導火線的軍火庫般,隨之驟變! 蘊含著一種生生不息大道至理的能量,瞬間如無邊的海浪般朝著一方海島覆蓋而去!僅僅幾息時間,將整個海島全數籠罩其內的神秘能量,頓時使得前面一方空間發生巨變!空蕩蕩的海島此時有如被人硬生生地扯去面具一般,露出了本來面目!

數以萬計的複雜陣法!那赫然就是能夠讓公儀子珊這般的不世陣法大家都忌憚三分的鋪天蓋地般交錯存在的無上陣法!僅僅是以王旭、師丹韞與紫一晴三人外行修者,都能夠看出眼前的一方陣法中,至少有著上百種是足以做為一般的二流勢力的宗門守護大陣!

宗門守護大陣級別的陣法,此時此刻卻只是做為眼前這一方神秘洞府的第一層外圍禁制!看著這一層外圍禁制中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大小陣法縱橫交錯的情形,就是王旭三人也明白著其中明顯是將攻擊、守護陣法相輔相成!

以他們的修為,儘管由於業術專攻的原因而對陣法方面與公儀子珊相比之下是小巫見大巫!但是,憑藉著他們半步大能境的不世修為,卻能夠直截了當地從陣法中所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與生命氣息中,判斷中陣法的基本類型!

原形畢露的一方海島,此時四方空間籠罩著陣陣充斥著凜冽殺機的氣息,這是一股股足以幾息間湮滅任何半聖境境界以下修者的死亡之吻!周身玄功護體的王旭四人,感受著殺氣騰騰的陣法氣息,均是不由得對視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驚之意!

畢竟, 修真超級兵王 !現在的他們,也都沒有著之前的那種信手拈來的處之泰然的氣勢!

有的只是對眼前一方險象環生的神秘洞府的三分警惕與更多的七分的期望!風險越大則是往往機緣越高,這般淺顯易懂的道理他們自然瞭然於胸!

尤其是看著眼前這一方海島到目前為止所透露出來的信息,他們更加相信著這赫然就是某一大能境不世強者使用過的一方無上洞府!

大能境不世強者的修鍊洞府!這般的無上聖地相信不說是他們這樣的非大能境修者會欣喜若狂,就是一般的一步大能境絕世強者尤其是那些還處於一步大能人級境界而久久不能突破的不世修者,也同樣會明知山有虎而偏向虎山行的!

漫漫變幻莫測的武修大道,越是高階的修者要想更進一步就越發的困難重重!那已然與所謂的武修天賦關係甚少了,而是與每位強者的財、氣、運息息相關!其中的氣與運,更是高階修者最為重要的因素!

氣運也就是指修者的機緣!機緣來則福至心靈,機緣不到則徒勞無功!是以,面對著一方疑是大能境絕世強者的洞府,即使是任何一個的一步大能境修者都不會輕易放過的!更何況是王旭他們四個一腳踩在大能境門檻的不世修者!

是以,壓下心中僅有的一縷忌憚之意,全身心戒備著四方空間的王旭用著堅定不移的口吻說到:「公儀師姐,你現在就全力以赴的破解眼前的這一方洞府禁制,其他的就交給我們三人!師弟不相信憑藉著我們四人之力,會對這麼一處經久不用的洞府束手無策!」

王旭一番斬釘截鐵的話語卻是如當頭棒喝般讓剛剛還有著幾分猶豫不決的師丹韞三女面色一整。book./畢竟,王旭所言極是,他們這四個萬古巨頭境修者可遠遠不同於一般的同階修者!

不說王旭、師丹韞與紫一晴三人已然是一腳跨入大能境的半步大能修者,單單是憑藉著他們均能夠成為此次頂級聖勢力位面弟子賽事的負責人,就足以說明著他們自身實力的不同凡響了!

相信以他們四人之力,就是一般的一步大能人級修者都不見得能夠輕鬆獲勝,更別說若是欲要使得他們四人殞落的話,相信一般的一步大能境修者也勢必要付出自己都承受不住的恐怖代價!精神氣一振的公儀子珊,徹底地拋棄了自己僅存的一縷自我防守心神,整個人沉浸在眼前那交相輝映的無數大陣中!

一個時辰過去了,這時的公儀子珊終於表現出了名副其實的陣法大家的不世造詣,隨著公儀子珊雙手劃出的數不勝數的特殊印記,之前籠罩在海島四方的外圍禁制已然在陣陣的響徹雲霄的巨響中煙消雲散!

與此同時,無數大陣掩飾下的海島也進一步地顯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看著前方那散發著陣陣衝天威能的龐大宮殿,站在海岸上的王旭四人,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了驚喜交集的神色!

喜的是他們之前的猜想果然不錯,這個洞府絕對是某一位遠古的大能境不世修者的修鍊道場,前方那座巍然屹立的巨大宮殿就是一個證明!而驚的則是他們赫然發現這一座巨大宮殿的四方,竟然被一個黑白分明的巨大陰陽魚所籠罩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