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天同走了進來他看著青山皺著眉頭說道:「師哥,青陽師哥這幾天老被欺負。」

「怎麼回事。」青山恍然明白,因為今天太忙了居然忽略了青陽的事情,所以他問道。


「今天青陽師哥被打了,不對,這幾天他經常被打,我們去黑風洞的時候,他去打水路上就被那個三個胖子欺負,聽說有時候還來一些女孩子打青陽師哥。」天同憤憤不平的說道。

「青陽說的嗎?」青山知道青陽是不會說這樣的話的。

「今天他沒有和我還有小婉說話,我就覺得不對勁,出去問了一下其他弟子才知道的這個消息。」天同對著青山說道。

「那幫傢伙真是欺人太甚了。」青山說著站起來,是要好好的教訓那三個胖子一下,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厲害,但是轉念一想現在自己的能力去找他們也是自取其辱,所以還得忍著。

「天同現在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我向你保證這個事情很快就會過去,我要讓那三個胖子跪在我們的腳下給我們道歉。」青山握著拳頭對著天同的說道。

天同看著青山眼眸裡面釋放出的自信和決然,似乎已經明白他的心思,點了點頭說道:「大師哥有什麼吩咐,天同一定謹遵師哥的命令。」


「明天我去找那三個胖子。」雖然青山知道自己不是胖子的對手,但是他是不會這麼忍氣吞聲的,明天他要光明正大的向他們下戰書。

「師哥我也去。」門外傳來了小婉的聲音,原來小婉來找青山看到了天同便一直在外面等著,這時聽得他們說到這裡所以也應聲說道。

「不,明天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青山可不想讓自己的師弟和師妹冒險,那三個胖子的作風十分的狠辣霸道,明天的事情不可預測,所以青山決定自己去。

天同和小婉拗不過青山,最後只能作罷!

第二天清晨,青山早早起床便朝著天蠶香門走去,一路之上看到諸家弟子打水採藥,修身練武,飛騰雲端三五成群各有所做,在這整個仙峰之中也倒是一道獨到的風景。

第十三章魔毒風波

青山走了半個時辰的路就到了天蠶香門的正陽堂,他知道這裡是20級到23級這個段位的修鍊道場,所以三胖必然在這裡面,不過這一路之上他見到的人都躲躲閃閃的,好像在避諱著什麼。

將近走到正陽堂的時候,兩位執事弟子攔住了他,其中一位年齡少長的尖嘴猴腮少年對他說道:「你來這正陽堂幹什麼?」

「我來找那三個胖子,好像其中的一個叫什麼姜大衛的。」青山看著他說道。

「找姜大衛,好,那你在這裡等著,羊師弟,你去把大衛找來,就說鳳婆院的人來了。」執事的少年回頭對著另一位姓羊的少年說道。

「是。」姓羊的少年答應了一聲便進去了。

過了不多時,果然見到裡面衝出三十幾個人,為首的正是姜大衛。青山看的他們人多急忙向後讓到了一個空曠地方,三十幾個人一過來便把青山圍住了。

姜大衛拖著肥胖的肚子,瞪著眼睛笑道:「哈哈,上次不是那個怪婆子攪了我的好事,讓你這小子跑了,今天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了。」說完以後姜大衛放聲大笑起來,隨從他來的人也一起笑了起來。

青山聽得到是好笑,上次明明是他自己被嚇跑了,現在反倒是說自己跑了,不過對於他那張肥胖的嘴臉,青山無意於和他說太多,在他的眼裡他也只是待宰的羔羊,所以冷冷的說道:「今天我來只是和你下戰書的,我希望我們可以光明磊落的戰鬥一場,就看在眾位師兄弟的面子上,我希望你可以代表你們天蠶香門可以像一個漢子一樣和我來一次生死決鬥。」

「代表我們天蠶香門和你,你也配,今天來這裡,小爺我讓你有來無回,你還真以為我把你當成了人物了,還大言不慚的來和我約戰,真他娘的笑話。」姜大衛看著青山罵罵咧咧的說道。

「你。真不是個男人,我敗了我也不服你。」青山看著他叫道,同時小退了一下,然後喚出了自己的麒麟劍。

姜大衛確然一聲冷笑的說道:「兄弟們準備好了,這次一定不能讓他跑了,他身上有魔物,殺了他到是為我們無極宗門除害了。」

「是,是···」眾多弟子應聲說道,然後紛紛亮出寶器把青山團團圍住。

青山聽得他說這話很是氣惱,原本想的利用眾人激他一下,那裡想到這小子就是一個愣頭青,吃硬不吃軟,而且什麼男子漢,大丈夫在他這裡倒也反倒沒有什麼影響力度,看來只能硬拼了。

「降魔陣。」姜大衛大聲吆喝著,弟子們便開始移動自己的腳步。

「慢,誰讓你們啟動降魔陣。」突然一個銀鈴一般的聲音傳入大家耳朵裡面,在這聲音的吆喝下,大家急忙停下了腳步,方才看到遠處走來三名女子,為首的正是阿綠,她的身後還有兩名女子,穿著白色青衣,都極是好看。

青山認識阿綠,確不知道她叫什麼,這時見她來了,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不由得暗想這個女孩子定然也是他們一夥的。

「你,你,你是阿綠。」姜大衛看著阿綠一步步的走過來,張大嘴巴吃驚的說道。

「是啊,怎麼了,不認識本姑娘了,唉,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人家一個人,丟人不丟人啊!」阿綠看著他們提高了嗓門說道。

「阿綠師妹你是不知道,這小子身上帶著魔毒,你是知道的,咱們這無極宗門可不能讓這等魔胎進來,以後他被魔毒侵蝕定要危害咱們呢?」姜大衛指著張青山說道,而且說得很是圓滑,所以阿綠看著他不由得斗轉眼珠子,突然轉過臉看著青山說道:「喲!沒瞧出來,你居然身上帶著魔毒,厲害的呢嗎?」

「哼!我的魔毒已經被控制了,不要在這裡妖言惑眾。」青山向後退了一步看著他們大聲說道。

「阿綠師妹,他說你妖言惑眾。」姜大衛看著阿綠說道。

阿綠瞪著眼睛,看了一眼姜大衛叫道:「肥仔是誰在妖言惑眾,這小子膽大妄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阿綠說道最後瞪著眼睛,叉著腰看著青山。

「我已經說了,我的魔毒已經被控制了。」青山再次強調。

「好吧!肥仔你說怎麼辦。」阿綠看著姜大衛說道。

「現在就辦了他。」姜大衛正是求之不得,所以向前走了一步笑著說道。

「那可不行,咱們怎麼多人欺負人家一個人,我看你就可以,而且光明正大的就更可以了,到時候還能給咱們香堂留個好名聲呢?」阿綠看著姜大衛笑道,一臉支持和信任的神色。

姜大衛看著如此美麗的阿綠師妹這般的看好自己,這麼大的高帽子戴上不知不覺已經飄飄然了。

「哼!這人只會以大欺小,欺軟怕硬,怎麼會有種和我決鬥。」青山看著他說道。

「好,我便和決鬥!」姜大衛大聲叫道,心頭確想上次自己祭拜這小子是那麼的輕鬆容易,現在他來下戰書,自己要擊敗他也是易如反掌,而且可以通過這件事情在東邵陽那裡邀功,還可以挽回天蠶香門的面子,同時還可以羞辱一下東平,這真是一箭三雕的事情,所以他大聲的喊道心裡確歡喜無比。

「我們定好了約定,你便不能在欺負我師弟,如果你在欺負他你便不是這天蠶香門的男子漢。」青山也挑高了嗓門說道,為了讓所有的人聽到。

「哈哈,那必須的嗎?我什麼時候欺負過弱小者了,我一般都是很愛護我們的小師弟的嘛!」姜大衛張開雙臂大聲說道。

「這樣極好。」阿綠笑著說道。

「那我就告辭了。」張青山說著轉身便要離開。

「等等。」阿綠突然叫道。

「呵!怕我失約不成,再有十天神武大會擂台戰就會開始了,到時候你擺擂台,我第一個去打你。」青山指著姜大衛說道。

「好!」姜大衛朗聲答道:「你可是第一個,我可記住了,十天以後。」

「喂!我還沒說讓你哩。」阿綠看著他噘著小嘴叫道。

「你要做什麼?」青山問道。

「和我走。」阿綠說完了,便拉著青山的手臂朝著外面走去。不回頭的走了。

姜大衛站在那裡看著他遠去了,心頭有些歡喜,但是也有一些隱隱的害怕,他十天能戰勝自己嗎,自己會是第二個東平嗎?不,絕對不會的。但是看著青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他的心還是有些懸。

青山和他約完以後,倒也鬆了一口氣,便輕輕鬆鬆的走出了天蠶香堂,想到了幾天沒有和星雨見面了,便又順著西邊小道朝著梅林香堂走去。


… 青山走了半個時辰的路就到了天蠶香門的正陽堂,他知道這裡是築基初期這個段位的修鍊道場,所以三胖必然在這裡面,不過這一路之上他見到的人都躲躲閃閃的,好像在避諱著什麼。將近走到正陽堂的時候,兩位執事弟子攔住了他,其中一位年齡少長的尖嘴猴腮少年對他說道:「你來這正陽堂幹什麼?」「我來找那三個胖子,好像其中的一個叫什麼姜大衛的。」青山看著他說道。「找姜大衛,好,那你在這裡等著,羊師弟,你去把大衛找來,就說鳳婆院的人來了。」執事的少年回頭對著另一位姓羊的少年說道。「是。」姓羊的少年答應了一聲便進去了。過了不多時,果然見到裡面衝出三十幾個人,為首的正是姜大衛。青山看的他們人多急忙向後讓到了一個空曠地方,三十幾個人一過來便把青山圍住了。姜大衛拖著肥胖的肚子,瞪著眼睛笑道:「哈哈,上次不是那個怪婆子攪了我的好事,讓你這小子跑了,今天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了。」說完以後姜大衛放聲大笑起來,隨從他來的人也一起笑了起來。青山聽得到是好笑,上次明明是他自己被嚇跑了,現在反倒是說自己跑了,不過對於他那張肥胖的嘴臉,青山無意於和他說太多,在他的眼裡他也只是待宰的羔羊,所以冷冷的說道:「今天我來只是和你下戰書的,我希望我們可以光明磊落的戰鬥一場,就看在眾位師兄弟的面子上,我希望你可以代表你們天蠶香門可以像一個漢子一樣和我來一次生死決鬥。」「代表我們天蠶香門和你,你也配,今天來這裡,小爺我讓你有來無回,你還真以為我把你當成了人物了,還大言不慚的來和我約戰,真他娘的笑話。」姜大衛看著青山罵罵咧咧的說道。「你。真不是個男人,我敗了我也不服你。」青山看著他叫道,同時小退了一下,然後喚出了自己的麒麟劍。姜大衛確然一聲冷笑的說道:「兄弟們準備好了,這次一定不能讓他跑了,他身上有魔物,殺了他到是為我們無極宗門除害了。」「是,是···」眾多弟子應聲說道,然後紛紛亮出寶器把青山團團圍住。青山聽得他說這話很是氣惱,原本想的利用眾人激他一下,那裡想到這小子就是一個愣頭青,吃硬不吃軟,而且什麼男子漢,大丈夫在他這裡倒也反倒沒有什麼影響力度,看來只能硬拼了。「降魔陣。」姜大衛大聲吆喝著,弟子們便開始移動自己的腳步。「慢,誰讓你們啟動降魔陣。」突然一個銀鈴一般的聲音傳入大家耳朵裡面,在這聲音的吆喝下,大家急忙停下了腳步,方才看到遠處走來三名女子,為首的正是阿綠,她的身後還有兩名女子,穿著白色青衣,都極是好看。青山認識阿綠,確不知道她叫什麼,這時見她來了,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不由得暗想這個女孩子定然也是他們一夥的。「你,你,你是阿綠師姐。」姜大衛看著阿綠一步步的走過來,張大嘴巴吃驚的說道。「是啊,怎麼了,不認識本姑娘了,唉,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人家一個人,丟人不丟人啊!」阿綠看著他們提高了嗓門說道。「阿綠師妹你是不知道,這小子身上帶著魔毒,你是知道的,咱們這無極宗門可不能讓這等魔胎進來,以後他被魔毒侵蝕定要危害咱們呢?」姜大衛指著張青山說道,而且說得很是圓滑,所以阿綠看著他不由得斗轉眼珠子,突然轉過臉看著青山說道:「喲!沒瞧出來,你居然身上帶著魔毒,厲害的呢嗎?」「哼!我的魔毒已經被控制了,不要在這裡妖言惑眾。」青山向後退了一步看著他們大聲說道。「阿綠師妹,他說你妖言惑眾。」姜大衛看著阿綠說道。阿綠瞪著眼睛,看了一眼姜大衛叫道:「肥仔是誰在妖言惑眾,這小子膽大妄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阿綠說道最後瞪著眼睛,叉著腰看著青山。「我已經說了,我的魔毒已經被控制了。」青山再次強調。「好吧!肥仔你說怎麼辦。」阿綠看著姜大衛說道。「現在就辦了他。」姜大衛正是求之不得,所以向前走了一步笑著說道。「那可不行,咱們怎麼多人欺負人家一個人,我看你就可以,而且光明正大的就更可以了,到時候還能給咱們香堂留個好名聲呢?」阿綠看著姜大衛笑道,一臉支持和信任的神色。姜大衛看著如此美麗的阿綠師妹這般的看好自己,這麼大的高帽子戴上不知不覺已經飄飄然了。「哼!這人只會以大欺小,欺軟怕硬,怎麼會有種和我決鬥。」青山看著他說道。「好,我便和決鬥!」姜大衛大聲叫道,心頭確想上次自己祭拜這小子是那麼的輕鬆容易,現在他來下戰書,自己要擊敗他也是易如反掌,而且可以通過這件事情在東邵陽那裡邀功,還可以挽回天蠶香門的面子,同時還可以羞辱一下東平,這真是一箭三雕的事情,所以他大聲的喊道心裡確歡喜無比。「我們定好了約定,你便不能在欺負我師弟,如果你在欺負他你便不是這天蠶香門的男子漢。」青山也挑高了嗓門說道,為了讓所有的人聽到。「哈哈,那必須的嗎?我什麼時候欺負過弱小者了,我一般都是很愛護我們的小師弟的嘛!」姜大衛張開雙臂大聲說道。「這樣極好。」阿綠笑著說道。「那我就告辭了。」張青山說著轉身便要離開。「等等。」阿綠突然叫道。「呵!怕我失約不成,再有十天神武大會擂台戰就會開始了,到時候你擺擂台,我第一個去打你。」青山指著姜大衛說道。「好!」姜大衛朗聲答道:「你可是第一個,我可記住了,十天以後。」「喂!我還沒說讓你哩。」阿綠看著他噘著小嘴叫道。「你要做什麼?」青山問道。「和我走。」阿綠說完了,便拉著青山的手臂朝著外面走去。青山被她這麼一拉倒是一些措手不及,這時阿綠回頭對著自己的兩個姐妹說道:「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說著兩人已經快速的走入了迴廊。「你要幹什麼?」青山掙脫了她的手看著她問道。「我等著你不感謝我啊,牛脾氣。」阿綠笑盈盈的說道。「確實應該感謝你。」想來這個女孩出言唆使姜大衛讓他和自己定下決鬥之約,所以應該感謝她,但是她這麼幫助自己又是為了什麼呢? 一覺醒來激活了白富美系統 喲,沒看出來還會說點軟話,那你怎麼感謝我呢?」阿綠說道。「你說。」青山對著她說道。「嗯!」阿綠摸著下巴看著青山遲疑了一會笑道:「要麼你帶我去鳳婆院看看吧,聽說那裡很好玩。」青山一聽不免有些驚訝,第一次聽到這無極宗門的弟子主動要去鳳婆院,但是此時帶她去好像又有什麼不方便,鳳婆此時還在修鍊,她不喜歡外人進入,所以帶她進去倒是不大好了,所以婉言說道:「你去那裡恐怕有些不方便吧!」「哼!為什麼呀!爹爹不讓我去,你也不帶我去,難道我幫你解圍這點小小要求都不可以嗎?」阿綠生氣的說著。「不好意思,真的是恕難從命,今天你對我的好我會記得的,有機會我會還給你,今天我有事,先回去了。」青山拱手對著阿綠說道然後轉身便要離開。「哼!呆木頭,牛脾氣,誰稀罕去你們那個鳳婆院,真是自以為是的傢伙。」阿綠看著青山的背跺著腳說道。青山沒有理會徑直朝著山下走去,看著他遠去的身影,阿綠痴獃的站在那裡,這個男人居然看都不帶看自己一眼,在這無極宗門自己可是頭一遭遇到這樣的事情,而且自己從小長這麼大,那裡受過這般冷落,所以心頭生出許多怨氣來,自言自語的說道:「你不帶我去,我自己也能去,一個鳳婆院有什麼了不起,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那裡稀奇古怪。」原來阿綠向來天不怕地不怕,膽識過人不亞於尋常男子,她喜歡冒險和探尋新的事物,每每聽人說起這鳳婆院她就豎然起敬,這次和爹爹來到這裡等神武大會完了才走,身邊的師兄弟們常常聊起青山大戰東平的事情,所以她對青山有些一知半解,上次見到他以後又聽別人說那人就是鳳婆院出來青山,所以對他多了一份留意,沒想到青山脾氣倔強,居然沒有把自己太當回事,所以心頭的傲氣冉冉升起,讓她非得和他掙上一掙。此次又被青山冷落,反倒不是很生氣,雖然心有怨氣,但是內心的一股較勁讓她打起了勇闖鳳婆院的念頭。青山來到了鳳婆院,剛剛邁進大門便看到一個大胖子站在鳳婆的門口說這話,他的心頭一震那是封魔堂的堂主半步長者,數月不見他神采依舊,所以快速的走了過去,然後對著半步長者恭敬的說道:「青山參見堂主。」半步長者轉過臉看著青山微微笑道:「你來了,你的魔毒鳳婆婆已經和我說了,看來你來這裡是來對了。」「是,都是婆婆相助,要不然恐怕我是不能活的了。」青山對著半步長者說道。「恩,最近流言四起,說你中毒極深,所以我來看看,只要沒事就好,不過以後要多加註意。」半步長者說道。「注意什麼,不就是一點點魔毒嗎?居然還想取消他們參加比武的資格,這豈不是太瞧不起我們鳳婆院的人了嗎?」鳳婆的聲音冷冷的傳了出來。青山的心頭一驚,這句話讓他明白堂主原來是取消自己的參賽資格的,還有就是看看自己的這魔毒到底什麼情況了,如果自己中毒極深,難道真的會被殺嗎,想到了這裡青山的心頭一種說不出的不快。「呵呵,鳳婆言重了,我也是來看看,如果他有什麼事情也好援手相助,別無他法,至於這參賽不參賽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身體。」半步長者眯著眼睛微笑著說道,他不想得罪鳳婆所以說起話來十分客氣。「哼!那也是不成的,讓那些四處傳口風的小兔崽子們都閉了嘴,要不然別怪我出去縫了他們的屁股,鳳婆院便是鳳婆院,什麼妖魔鬼怪也不能來此撒野。」鳳婆的語氣極是沉重。「好,好,好,有你老姐姐在這裡我便是十萬個放心了,照樣參加比賽,照樣在這裡好好的生活,如果老姐姐有什麼需要我的儘管說,我一定盡我所能為老姐姐服務到底噢!」半步長者笑道,然後微微的移動腳步朝著外面走去,他知道在這裡和鳳婆耗著也不是辦法,而且內心知道鳳婆的能力在這封魔堂恐怕也是數一數二的,既然她說了沒事,自己在這般強求反倒沒有意義,所以說笑著緩緩移動腳步,離開了這裡。看著半步長者離開了,青山走近了一步對著內門說道:「師父現下怎麼做。」「好好修鍊你的能力,別給我丟人現眼就可以了。」鳳婆的聲音冷冷的傳了出來。「是。」青山點了點頭便退下了,他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修鍊,因為他要擊敗姜大衛,他要證明自己,所以他決定再闖黑風洞。

… 第二天天色蒙蒙發亮的時候,張青山便踏上了趕往黑風洞的路途,此次天同的修鍊將要突破築基期不能隨行,小婉和青陽的等級太低,所以只能自己去黑風洞了,小婉為此心情不快只能暗下決心加速修鍊,在突破一個等級就可以和青山一起去黑風洞了,修鍊起來倒是很用心。

經過這一些時日的修鍊,青山的身形矯健,氣力充沛,神元蕩漾,氣質大變,走起路來迅捷無比,不一日已經到了黑風洞洞穴,因為上一次的經歷,他直接去了第二層,洞穴之中光亮無比,而且這洞穴極大,遊走了半天居然沒有碰到半個怪物,海馬人的屍體倒是見了幾隻,腳下加快步伐想要探的深一些。

剛剛繞過一個迴廊聽得前面有爭吵的聲音:「這怪物是我先看到的。」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

「但是它是我殺的。」又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

「你們都靜一靜吧!你們的師父去了多半天了,沒有回來,你們居然為了這個破東西爭吵。」一個女子的聲音說道。

青山走的近了,看到兩個眉清目秀的少年,一位稍稍胖了一些,個頭都在一米七五左右,他們旁邊站著一位紅衣少女,身材高挑,十分俏麗,雙目發亮,青絲卷卷的垂到到了腰際,頭頂還插著一個木製的發卡,居然是阿綠,此時皺著眉頭對他們兩個進行訓斥,青山感到了驚訝,真是冤家路窄。

青山感知兩位少年的等級都在築基初期一階的等級,他走過來也不答話,看著一個男子手上拿著一枚閃著金光的戒指,不知道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它是金的這個確認無疑,倒是能多買幾個神幣。

在阿綠的呵斥下兩個男子還在瞪目相視,另一個男子急忙把戒指裝到了自己的口袋裡面。

微胖的男子怒道:「你還是師哥,確這般的不曾相讓,如果不是我看到它怎麼能有你的份,若然師父在了也定然不會讓你逞強。」

「那就等師父來了再商量這個事情。」收了戒指的男子理直氣壯的說道。

「喂,怎麼也在這裡。」阿綠看到了青山在看熱鬧,驚訝的說道。

「我路過這裡,看到你了你們。」青山對著他們說道,心頭想來這幾個來這裡修鍊,走丟了師父,然後為了一枚金戒指爭吵。

「唉!你有見他們的師父沒有。」阿綠問道。

「沒有,我獨自來這裡,沒有見到任何人。」青山說道,近來他也知道這無極宗門的修鍊者每到了坐照初期一階就都有機會獲得修武聖使的稱號,然後分配到各個宗門的香堂授業小弟子們技藝,實際也就成了他們的師父,想到此處是修鍊的好地方,所以他們的師父帶他們來這裡修鍊了。

就在這時遠處發出震蕩的聲音,大家急忙靜耳傾聽。

轟隆隆···

「什麼聲音。」阿綠叫道。

「聲音是從那裡發出來的。」微胖的男子說道。

四人急忙朝著那個方向跑了過去,順著聲音不多時便發現一個洞口,從上向下看台階順著洞口蔓延下去。

「下面就是這裡的第三層了。」阿綠說道。

「不能下去吧!」微胖的男子叫道。

轟隆隆···地下發出震動,剛才的聲音果然是發自這裡。

青山躍步跳了下去,他想看看究竟,心頭想來自己不往深處走便是,所以小心翼翼的順著台階走了下去。「怎麼辦。」他聽到身後的人還在議論。

「我們也下去瞧瞧。」阿綠道,她本和青山分開了一個人獨自無聊,正好碰到他們來這裡修行所以跟了出來,那想到他們的師父讓他們在這裡等著,結果就走散了。

「下面很危險。」

「膽小鬼。」阿綠說著也跳了下來。

「哼!聽到了嗎,她說你膽小鬼。」微胖的少年說著也跳了下去。

三人下來了,這樓梯還是很長的,走了約有一炷香的聲音還沒有到底,下面變得越來越黑了,完全不是上面的這個光景。

後面那個少年在上面遲鈍了幾分鐘,終於還是跳了下來,他的腿不住的顫抖,顯然是害怕極了。

「下面有什麼?」他壓低了聲音又問道:「師傅說達到入境初期的人才能到這裡。」

「不要說話。」青山說道,他們已經到了地面,這裡很潮濕,蹬上去濕漉漉粘粘的。

青山彎腰摸了一下地面發現那些黏黏的東西還熱著。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小心一點,它剛走,這裡面有什麼你們知道嗎?」青山問道。

「不知道。」阿綠乾脆的說道。

「咱們還是上去吧!」瘦子少年說道。

「風師哥你害怕你就上去吧!別在這裡給咱們丟人。」微胖的少年說道。

「哼!誰丟人了,你想找打是嗎?」姓風的少年說著抓住了他胸口的衣領。

「你要幹嘛,就會對著自己人逞英雄。」微胖的少年叫道。

「你們兩個閉嘴,想要命就老實點。」阿綠呵斥的說道。

青山聽著幾人熙熙攘攘,在這裡多有不便,他加快腳步想要甩開他們,獨自向前走了十幾米,然後繞過了一個洞口進入了另一個通道,這裡的通道比先前的要狹隘了很多。

「喂!等等我們,你走的這麼快乾嘛。」阿綠追上來說道。

「你們這般叫嚷我們遇到情況怎能逃走,難道你不知道這裡的怪獸的級別不是我們可以輕易制服的嗎?」

「他們兩個就這樣,一路上吵吵鬧鬧的。」阿綠對青山說道,然後回頭叫道:「喂!你們兩個快走。」

兩個少年聽了以後不在爭吵快速的跑了過來。

此時前方突然又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接著就是一聲嘶吼。

「什麼,有人。」阿綠叫道。

「它來了。」青山睜大眼睛叫道。

只聽得一陣腳步聲快速的朝著這裡沖了過來,順著隧洞的影子四人看到了一個龐然大物,托著一條長長的紅尾巴向這裡跑了過來。

「快跑。」姓風的少年叫道,轉頭便要逃走,就在這時他發現有兩隻怪物擋住了路口。

「那是什麼?」微胖的少年叫道,只見兩隻宛若獵豹, 女扮男裝:囂張閒王

回頭再看朝著他們跑來的火石獸,嘴裡還叼著一個人的手臂,那手臂卷在衣服里尚自流著殷紅鮮血,剛才嘶吼的聲音就是這條胳膊的主人發不出的聲音。這隻火石獸是一隻雄性的,全身通紅且高大無比,在它的皮肉之間釋放著紅色的烈焰,它的尾巴很長,此時目帶凶光看著他們。

「那是師父的胳膊。」姓風的少年叫道,語言之中滿布驚恐。

「大家不要驚慌。」阿綠強自鎮定的說道。

「他殺了師父,和它拼了。」微胖的少年怒不可遏的叫道,他拔出自己的寶劍護在自己的的胸前。

青山也不示弱,快速的喚出了自己的麒麟劍,劍光微微催動,發著吱吱聲響,看來今天是凶多吉少了,幸好還有幾個人相助,不過他想要去探查一下這幾隻靈獸的等級,確怎麼也察覺不出來,每次他的意念和它們的身體相交的時候便被一股強大的意念擋了回來,試探了幾次終究還是不行的。

「不要輕舉妄動,我們不是它的對手。」青山冷靜的說道。

「現在怎麼辦。」阿綠靠緊了青山低聲問道。

「後面是兩隻,前面是一隻,我在這裡吸引前面的,你們三個分擊後面的,我們從後面的逃走。」青山看著阿綠說道,他在想如果自己從後面的口子逃到二層還有保命的一線生機,如果在這裡面和他們決鬥倒是必死無疑,首先這隻靈獸的等級深不可測。

火石獸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它把啃著的胳膊吐到了一旁,猛地抬頭朝著青山撲了過來,它的腦袋在前,嘴巴猛地張開露出一嘴燃燒著火焰的黑牙,青山頓感烈焰的氣浪撲面,一股強大的氣息讓自己熾熱難當,嘴上叫道:「快走。」腳下加力喚出自己的麒麟劍朝著火石獸的嘴巴刺了過去。

「土刺。」

「風刃。」

「天劍斬殺。」

只見阿綠和兩個師兄弟嘴裡都是念念有詞,他們都已經學了初級戰技在這為難當頭的時候,優先使用了自己的戰技。他們三個都是攻擊戰技,風姓少年使用的是土刺,技能一發動,只見四周的牆壁猛地竄出一根根石刺朝著後面的兩隻火石獸刺去,紅衣少女使用的是風刃,只見她揮動手臂寒光閃動,一道大的風波暗藏一道殺機,朝著兩隻火石獸衝擊過去,而天劍斬殺的招式就是一把長劍懸空而出,朝著敵人的眼睛直刺,三人的攻擊技能一出,登時殺氣騰騰,逼的整個洞庭都是冷風颯颯。

兩隻火石獸看到了這樣的陣勢,猛地向後移動,它們的速度很快轉身回頭再目視他們一氣呵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