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詭異氣氛,讓雲逸是渾身不自在,他只好裝作沒看見幾個女孩的眼神,裝作欣賞著宿舍的景色。

「嗯,這個白色的內內挺好看,上面印的是蠟筆小新,估計應該是這娃娃臉女孩的,她應該喜歡動漫……..嗯,這個粉紅的也不錯,質地輕柔而透氣,式樣也挺性感的,看樣子應該是長發瓜子臉女孩的,她應該喜歡打扮,富有浪漫幻想…….」

這一看不要緊,雲逸注意到了宿舍里晾著的幾個內內上,看著內內的款式和顏色,推算著是哪個女孩的內內。

看完了兩個掛在上鋪的內內,雲逸注意到了自己坐著的這下鋪床邊也掛著一個白色的內內,這內內是寬邊三角形的,這樣的造型會將女孩子的秘處遮擋的很嚴,不像細三角那樣偶爾會有側漏。

「有這樣內內的女孩,肯定是內心沒有安全感,且為人比較傳統,性格堅貞的女孩!這樣的女孩子,一旦認定了對象就不會叛變,是結婚生子過一輩子的好姑娘。」

雲逸推算著這內內女孩的心性,不僅感嘆著宿舍里竟然還有這樣好心性的姑娘,不知道以後便宜了那個混蛋了呢…..

看著這些內內雲逸內心獸血沸騰,不知不覺間忘記了偽裝的雲逸,頓時其盯著一個內褲的樣子被一眾雖然互相聊著天,可是注意力全在他身上的女孩子看見。

見雲逸看著宿舍里的小內內,陳月圓三人不僅暗中啐了一口:這個色胚子,到女生的宿舍這麼直盯盯的看,都不知道掩飾一下么?

尷尬的做了一會兒后,雲逸看著桌上擺著的水果,忽然心中一動找到了一個借口,於是連忙告訴雲嫣,他在車後備箱里放著幾袋子有機水果,去拿來給雲嫣吃,這菜找了個借口逃出了宿舍。

「呼,可算是解放了!」出了宿舍樓,雲逸坐在車裡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平靜了好一會兒的情緒後年,他才走到後備箱那裡。

四下瞅瞅確認周圍沒人後,雲逸打開車後備箱,手伸進後備箱里,卻是暗自的打開空間,從裡面拿出了十多斤空間大桃子,而後裝進袋子里便提著袋子,硬著頭皮向宿舍里重新走去。

「嫣嫣,你這老哥還真是夠色的,盯著咱們的內內就沒轉過眼睛!」宿舍里三個女孩笑的前仰后翻,抱著雲嫣調笑著,還不時拍打著自己的大腿。

「別笑了,死丫頭!」雲嫣無奈的抱著頭,傷腦筋之時注意到了陳月圓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心思轉動之下猜出她不高興的原因呢

,眼睛一轉便計上心頭。

….ps:感謝『深*海*魚』大大的再次傾情打賞……..求推薦支持,咱沒有官方推薦,希望大家能多投幾張免費的推薦票,讓小莫有碼字的動力…許個諾..周推薦若是當天超過兩百張,則第二天加更一張….; 雲嫣走到陳月圓身邊,將一塊海苔薄餅放到陳月圓手裡,微笑著道:「月圓姐姐,怎麼從來沒看見你男朋友啊,貌似月圓姐姐是七班的班花吧?」

「咱們學校哪有什麼看的過去的男生,一個個幼稚的像小孩子一樣!」陳月圓撇撇嘴,本校追求過她的男生真不少,可是她一個都看不上。

「就是,學校里那小小男生一個個幼稚的和小孩子似的,又怎麼能比得上成熟的大哥哥么!!」雲嫣也是輕輕嘆氣,一副對學校里男生不滿意的樣子;只是,貌似雲嫣一直就沒有在學校里談過戀愛,又怎麼談得上對男生滿不滿意呢。

東拉西扯幾句話,雲嫣將話題拉到了自己家裡,說起爸媽對哥哥雲逸的憂愁事情。

「我家現在除了我和我哥哥外,就沒什麼讓我媽媽發愁的事情了,」雲嫣輕輕擺弄著手裡的海苔餅包裝袋,有意無意的道:「我媽媽經常說,只要我哥哥和我結了婚,她也就沒有心事了;只是我現在還小,只有我哥哥都二十六了,可是還沒有結婚的對象!」

「那是你哥哥太挑了吧,搞不成低不就的!」聽著雲嫣說到雲逸的事情,陳月圓豎直了耳朵認真的聽著,不時的回上一句兩句。

「也有那麼點原因吧,我們家以前雖然經濟條件不好,可是也有我哥哥不喜歡年紀太大的女孩子,他經常說希望找個比他小五六歲甚至以下的女孩子,哪怕是等上兩年在結婚也行。」

雲嫣裝作無意的道,只是偶爾偷瞄一下驚喜的滿面發紅的陳月圓。

「呵呵….是嗎,」陳月圓心中激動的小臉紅的發燙,她期期艾艾的看著雲嫣道:「那..你哥哥有沒有說喜歡什麼樣類型的女孩子?」

「那倒沒有太多的要求,只要不是太潑辣就行,」雲嫣凝眉思索道,想了想后又道:「還有就是不能太小氣,不能太善妒。」

雲嫣自己可是很喜歡粘著哥哥,要是新嫂子太善妒可不行….雖說,她忽悠陳月圓只是為了等下讓陳月圓向哥哥示好,用來讓宿舍的姐妹轉移剛才哥哥看著自己內內的注意力…..哥哥這個死壞蛋,竟然那麼不掩飾…

雲嫣在心裡如是的想著,只想著讓陳月圓為自己避免流言做犧牲品,卻渾然不顧她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呵呵,大家都來吃桃子,這是山村特有的品種,個大味甜!」推開門,雲逸笑呵呵的將桃子放在桌上,介紹著桃子的優點;只不過,這桃子是他空間和小院專有,而不是村裡都有的。

「呀,哥哥這桃子真甜!」雲嫣自然是毫不客氣的先抓起一個桃子,很是不像淑女的啃了一口,那甜蜜的桃汁就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她不禁驚訝的道。

「嗯,是啊,這桃子怎麼會這麼甜呢,比我買的那六塊錢一斤的桃子強出不知道多少倍!」娃娃臉女孩吳韻大眼睛驚奇的看著手裡的大桃子,小嘴上還有甜粘的桃汁,讓她小嘴唇顯得特別誘人。

「雲、雲哥哥,這桃子是你自己種的,還是你買的?」陳月圓羞答答的看著雲逸,挪到他身邊道;為了以後能常伴心上人身畔,她豁出去不怕害羞了。

「是我自己種的,這桃子之所以好吃,是因為從來沒有用過化肥和農藥,全是土家肥和山泉水澆灌的,況且山村裡沒有什麼污染,景秀麗,種出來的桃子自然好吃!」雲逸有些不自然的往旁邊挪了挪,要是周圍沒有旁人在他說不定很高興的和陳月圓『交流交流』。

只是礙於周圍一圈人,還有自己妹妹在,他不敢太隨便。

「那裡的風景真的很好嗎?」陳月圓猶豫一下,繼續借著問話的掩飾貼近一點。

「嗯,風景很秀麗!」雲逸頜首道,將山村的風景如實描述一遍,著重講了山上的兔子、野雞以及小溪和蘑菇等。

聽著雲逸的描述,幾女心中對山村都升起了一陣的嚮往,有了到小山村去玩一玩的想法,連剛才陳月圓一直靠近雲逸的舉動都沒有在悄悄議論。

「那雲..哥哥,等放假的時候我們能不能去那小山村玩啊?」娃娃臉吳韻一臉嚮往的神色看著雲逸道。

「呵呵,當然歡迎…」雲逸輕輕點頭笑道,而後又和這群女孩子聊了一陣后,同宿舍的另外四個女生也回到了宿舍,隨即在雲逸的邀請下品嘗了雲逸帶來的桃子,小小的驚呼一下。

聊了好久,當管宿舍的大媽上來,提醒女宿舍快到熄燈時間后,坐立不安的雲逸趕緊起身告辭,落荒而逃的離開了女宿舍。

「呼,原來女宿舍的風景這麼好,只是在場的人太多了,要不然肯定有艷福了!」

出了女宿舍門,雲逸長出了一口氣,以前上學那陣他們宿舍的牲口經常想進入女生宿舍而從未得逞,想不到今天願望竟然得以實現;尤其是那陳月圓小妹妹靠自己很近,只是人太多,只能遺憾的帶著釋放的心情駕車離開了學校。

….

…………………………….

不提雲逸駕車離開學校,女生宿舍里熄燈后,每晚必行的卧談會準時召開。

「桃子真好吃,可惜只剩下一個了!」躺在新搬到這裡的床鋪上,陳月圓小心翼翼的啃了一口甜甜的大桃子,仔細的允吸著桃子上的汁水,看著越來越小的桃子嘆息道。

原來陳月圓不是這個宿舍里的,只是因為雲嫣在這裡住,她便和這宿舍里一個女生換了宿舍。

那女生沒有反對,很高興的就搬到了陳月圓那邊去,至於原因嘛………..四人六十平米的宿舍,換八人三十平米的宿舍,換誰誰不換?

而後見大姐陳月圓搬過來了,程璇和李旭玢也跟著搬了過來,她們三個將這宿舍里那四個女孩換了過去,剩下的是今晚在一起玩的那三個。

這桃子實在是太好吃了,雲逸拿過來的十來斤約莫三十個桃子當場就被吃掉八.九個,剩下的被大方的雲嫣一人分掉一個后,只剩下了十二三個。

宿舍里的人都忍不住將分給自己的桃子吃完了,只有陳月圓因為幫著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加上要做出樣子,所以雲嫣分了三個給她。

「就是啊,這桃子真好吃,可惜雲嫣哥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帶來。」躺在被子里,露出雪白藕臂的程璇也是嘴裡回味著那桃子的酥軟天香,忍不住看著側上鋪的陳月圓道:「大姐,我的好大姐,你讓我再小小的吃一口好不好嘛?」

宿舍里雲嫣那裡還有十個桃子,只不過她不好意思再去要了,剛才已經吃了人家三個了;再說,雲嫣也委婉的說了,這桃子是留給班裡幾個要好的同學的。

「少來啊璇璇。剛才讓你『一小口』咬掉四分之一的桃肉,你還想再來一口咬掉『一小口』嗎?」陳月圓氣哼哼的沖著斜下鋪的程璇道。

剛才在程璇左一個大姐,右一個好姐姐的央求下,她忍著心疼讓程璇咬一小口,結果那『一小口』足足咬掉四分之一的桃子,讓陳月圓大呼上當,在宿舍里『追殺』程序足足五分鐘才算是饒了她。

「玢玢,你讓二姐咬一小口行不行,就一小口!」見陳月圓不上當,程璇再次看著老三李旭玢道,平時李旭邠文靜溫柔,在三姐妹里最好說話。

「呵呵,二姐你還是去問大姐吧,這桃子畢竟是大姐未來老公帶來的呢!」李旭玢躺在被子里,輕聲笑著道;分給她的桃子被她留著,還剩下一個散發著誘人的清香。

「小玢玢,不許胡說,人家..人家還上著學呢!」陳月圓雖然嘴上叫的很兇,可是那一股甜蜜勁兒誰都聽得出來,並且沒有直接否認自己的打算。

「人家..人家還上著學呢!」程璇躺在被子里學著陳月圓的話,讓宿舍里其他幾人笑的花枝亂顫….

只有兩個人躲在被子里,笑的有點勉強,兩雙眼睛在黑暗中輕輕閃爍著…………ps:感謝『深*海*魚』大大的打賞支持…..慣例求推薦票,沒有官方推薦位置的孩紙傷不起……. 早上六點多鐘,雲逸就在漁民出海的馬達聲中醒來了。

在院子里轉悠一圈后,雲逸便琢磨著自己回家已經三天了,家裡照看過了,妹妹也關心過了,短期內家裡不需要自己牽挂,是到了改回去的時候了。

畢竟,山村那邊的空氣和環境比這裡要好得多,也有自己的產業在那裡。

吃早餐的時候,雲逸在餐桌上向父母提出了自己要回去的打算,並且希望父母跟著一塊過去,那裡的環境能讓兩位老人生活的更好一點。

雲逸父親沉默的端著碗,輕輕喝著碗里的小米稀飯沒有說話,而雲逸母親聽了后略一猶豫,看了看丈夫的神色后,輕輕嘆口氣,對雲逸道:「雲子,貴省那裡的環境雖然好,可是我和你爸不捨得走,這裡畢竟是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地方。」

說完,媽媽端起小碗,準備喝的時候想了想,嘆著氣又放下碗,接著道:「再說了,嫣嫣還在念高三,周六要回來一次,我和你爸怎麼可能捨得下嫣嫣自己在這裡。」

「要不然等嫣嫣上了大學,你們過去住怎樣?」雲逸看著父母臉上的皺紋,心疼的道:「那邊的環境真的很好,怎麼說也能讓您二老不會像現在老的這樣快!」

最後雲逸父母同意了雲逸的提議,一頓早餐在沉悶之中吃完了。

收拾著東西,將一些海邊的特產放到後備箱里的時候,雲逸忽然想到了昨晚上從空間里拿出桃子給雲嫣她們的事情,連忙拍拍腦袋,暗道自己真是太容易忘事了。

左右看看周圍沒有人,雲逸心思一動便閃身進了空間。

空間里還是一曾不變的樣子,老菜地的地方几株蔬菜生長的很旺,掛滿了西紅柿的枝椏壓彎了西紅柿棵子,一個個大青辣椒三十多厘米長,一個個茄子四十多公分,還有俺一個個的大西瓜,一個個圓滾滾的。

銀狼在空間的角落裡爬著,身上的傷早就好了七七八八,看到雲逸進來它從空間角落裡跑到身前,很友好的沖雲逸打個響鼻以示友好。

「你這傢伙,身上的皮毛是越來越柔順,還變得很白很白了,和羊毛似的!」雲逸順手在銀狼毛上抹了一把,在銀狼很是不滿的哼哼聲中笑道:「以後,叫你白羊吧,反正你的毛和白羊的毛差不多。」

白羊自顧自走到了一邊去,雲逸從空間里那顆桃樹上摘了足足二十斤桃子,而後又帶著二三十斤空間蔬菜,準備出去的時候注意到了空間泉池那裡,一條白花魚猛地躍出水面,心中一動準備撈兩條新鮮的白花魚給父母。

只是,走到空間泉池的雲逸又搖頭取消了這個打算,小城這裡並沒有白花魚這種高山溪水魚,弄出去恐怕會有問題。

「白花魚不能弄,讓父母多喝點空間泉水應該不要緊吧?」咕噥著,雲逸出了空間,回到了廚房裡。

「雲子,你從哪裡買的菜,這麼新鮮水靈!」廚房裡雲逸媽媽正在刷完洗盆,看到雲逸提著幾大袋子蔬菜進來,注意到那蔬菜的新鮮水靈後年,便奇怪的問道。

「媽,這是我在貴省種植的,放在車後備箱保鮮箱裡帶來的,前兩天只顧山貨忘了拿,今天才想起來!」雲逸笑笑,將這些蔬菜放到了桌子上。

「嗯,這些菜真是不錯,有菜香,不像現在街上賣的菜看著不錯,吃著卻沒啥滋味。」雲逸媽媽拿出一個西紅柿放聞了聞,高興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忍不住就咬了一口這西紅柿。

「這西紅柿真不錯,沒有一點催化劑,也沒有化肥!」雲逸媽媽回味著嘴裡西紅柿的甘甜清香,摸摸雲逸的腦袋,用小時候表揚雲逸考第一名的語氣道:「我家雲子真是乖,幹什麼都是最好的!」

「媽,您歇著去吧,我幫您收拾碗筷,今天走了就沒機會幫忙了!」雲逸乖巧的一笑,隨即將媽媽輕輕推著送出了廚房,殷勤的刷起碗筷來。

「雲子長大了,媽很高興,只要你結了婚,媽就沒有什麼發愁的了!」看著兒子勤快的在廚房裡忙著,雲逸媽媽在廚房門口欣慰的笑著道。

「媽,您出去玩會兒吧,我在這裡保證給您收拾的乾乾淨淨的!「雲逸伸著腦袋對站在廚房門口的媽媽道。

支走了欣慰笑著的媽媽,雲逸聽聽家裡沒有了動靜后,便將自來水管旁邊的大水桶蓋子擰開,費勁的把裡面的水全部倒進了下水道里,而後在裡面放了滿滿一大桶空間泉水。

「雖說這泉水不能包治百病,可是改善下身體機能應該沒問題的吧!」雲逸抹了臉上因為搬水桶流出的汗,而後順手從空間里放出一點水,澆到了廚房窗台上擺著的幾分月季花里。

這幾盆兒月季花,是雲逸勸說下媽媽才養的;雲逸記得小時候媽媽有喜歡養花草的愛好,只是雲逸大學畢業后,因為雲逸生活的不如意而心情變得很差,讓養了很多年的幾盆花全部枯死了。

現在雲逸有出息了,除了媳婦還讓媽媽稍微擔心點外,也沒有什麼需要擔憂的了;妹妹雲嫣那樣一副算不上禍國殃民,也是花見花開的小臉,加上不錯的成績和性格,絕對是不愁沒有好女婿的。

或許,這幾盆花兒就是雲逸家生活的一個縮影,興旺時葉繁枝茂,衰敗時枝葉凋零…..

.這花,以後會非常興旺的繁盛下去……….


.雲逸一會兒揮舞著抹布,一會兒舞動著掃把和拖把,足足在家裡忙活了三個小時,從早上七點多一直到中午十點多,終於將家裡全部清掃了一遍,變得乾乾淨淨。

家裡此時看起來,要比不擅長收拾家務的媽媽收拾的乾淨多了。

收拾完了家裡,媽媽估計也快回來做午飯了,雲逸琢磨著下午就要回貴省了,便想著給小叔送點空間里出產的東西過去,只要不是很多估計沒什麼問題。

從空間里拿出一些蔬菜和風乾野兔野雞,加上用五斤油桶裝了一桶空間泉水,又拿出幾包空間蔬菜結出的種子,雲逸便向小叔家裡的方向走去,他要將這些東西給小叔,讓小叔家裡吃點好的蔬菜。

小叔的家在蔡倫村的東南角,是村裡靠海最近的一家,從家裡離海邊只有區區一百米左右的距離;那處院子是當時二十六歲的小叔自己花錢蓋得,那時候爺爺早就死了,雲逸家正好雲逸上大學,沒能幫上忙,其他幾個兄弟………

手裡提著幾個塑料袋子,沿著村中略微帶著點彎曲的碎石街道向小叔那邊走去,雖然自家與小叔家的支線距離不遠,可是因為蔡倫村獨特的街道布局而比直線遠了足足一倍。

蔡倫村據傳是在明朝初年,由蔡倫的後人在這裡修建了一個莊園;萬曆年間,石、田兩姓先後遷此,為今成山鎮蔡姓大戶看管莊園,蔡家莊便由此得名。

清順治年間高姓世祖由今夏庄鎮圈楊家村遷此定居,后又有王世祖思學由本市青安屯村遷此繁衍成村。約在康熙末年孫世祖九明由今本市亮甲村遷此定居成為蔡家莊原三大姓氏之一。


這些都是記載在村碑上的事情,只是當年最先遷入的石、田兩姓早就消失了,具體原因不為可知。

自己推開院門,雲逸喊了一聲便進了小院,一條很瘦的黃毛老狗搖晃著尾巴迎了上來,顯然這條年齡不小,吃的也不是很好的狗還記得曾經經常來玩的雲逸。

小院不大,約莫六七十平方,地面沒有打水泥而是開了一小塊菜地,種著十幾顆茄子、辣椒、西紅柿,長相很旺盛的狀態似乎說明院子的主人很善於種菜。

坐北朝南的三間海茅草屋頂的磚石牆,加上院子里一輛陳舊的破摩托車,昭示了小院的主人經濟不算很寬裕。


「吆,你小子還不回京城啊,這次公司給了幾天假?」見到雲逸進來,正忙著做中午飯的小叔放下手裡切菜的刀,一邊笑著問道,一邊接過了雲逸手裡提著的東西。

只是那一小桶水卻是讓小叔有些納悶,他看著雲逸,將水桶提到眉頭的高度,疑惑的問道:「你送點山野味挺好,送點蔬菜啥的也算過的去,但是這水什麼意思?」

「呵呵,小叔以你那低於七十九的智商水平,肯定看不出這是特有級礦物泉水,比法國那什麼依雲要好處不知道少倍!」雲逸一臉得色的笑著,和小叔開著玩笑。…….

….ps:求推薦支持,每天兩百張推薦票加更……; 「你小子,這水就算是礦泉水,也沒必要幾千裡帶來吧?」有些不以為然的放下水桶,小叔繼續切著菜道。

「不是簡單的礦泉水,這是青雲山一個小泉眼流出來的,據說泡茶最好了,知道你喜歡喝茶,所以特意給帶來這麼一水桶!」雲逸笑笑,隨便扯了個瞎話;隨意將風山雞野兔放在地上后,將兜里的蔬菜種子拿出遞給小叔,道:「小叔,這是我搞來的新品種有機蔬菜種子,這種蔬菜吃著口感很不錯,你種在院子里,以後估計買菜能省不少錢!」

這蔬菜種子是空間蔬菜結的種子,要比一般的種子活性要好上很多,估計就算是沒有空間泉水的澆灌,這些蔬菜種子至少在第一代肯定是比一般的蔬菜優秀很多。

雖說這些蔬菜不能讓小叔賣錢改善家境,可是讓身體好點兒,應該是沒問題的。


「雲子你來了,還千里迢迢的為你小叔帶桶水來,真是不嫌累啊你!」聽到雲逸的聲音,小嬸從裡面炕上做起來,隔著薄薄的牆壁笑著道。

「小嬸子,您在床上躺著就行了,不要起來!」走近裡屋,雲逸看著臉色微微蒼白的小嬸子從炕上肥力做起來,便連忙上前道;小嬸子因為生小侄女的時候落下了病根,見風見涼就會生病,所以顯得體弱多病,經常在炕上休息。

雲逸小嬸子今年才三十歲,比雲逸小叔小兩歲,比雲逸大四歲,無論從年紀上還是和雲逸關係上,都是雲逸不折不扣的大姐姐;而雲逸則是因為和小叔臭味相投的原因,和思想開明的小嬸子關係也很好。

「呵呵,這幾天不小心叫冷風吹著了,所以在炕上躺了一天。」臉色微微蒼白的小嬸子輕輕笑著,用手理了理微微發黃有些亂的秀髮,細長瓜子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這不,讓你小叔又忙上了…」

雲逸小嬸子剛嫁給小叔的時候,是多麼的漂亮,讓村裡一直準備看小叔、看雲家笑話的人跌碎了眼睛,讓小叔風光一時。


誰知道天有不測風雲,那年冬天,懷孕才八個月的小嬸子散步時卻不小心摔著了,一個人在雪坑裡坐了足足四個小時才被四處尋找的雲家人找到,送到醫院之時很幸運的母女平安。

可是小嬸子卻因為凍了四個小時落下了病根,小侄女也是從小多病……

看著小嬸子病怏怏的樣子,雲逸心中不禁很是難過,暗暗的在心裡想著,有了錢的他絕對不會不管和自己關係好的親人、朋友…..

安慰了小嬸子幾句話,和小叔又聊了這幾年的事情后,臨走和小嬸子打過招呼之後,便告辭離去,沒有在小叔家裡吃飯。

吃完午飯,雲逸收拾著準備帶著的東西,在一邊看著的父母雖然捨不得雲逸,可是算是有學問的夫婦二人都知道那句著名的諺語:

若是不忍心面對孩子走向未來的背影,那麼孩子就要背對未來…….

蔡倫村村北頭,村北三岔路口的地方,一條筆直的水泥路一直通向遠方;雲逸站在寶馬車旁邊,和非要前來送行的父母說著話。

「爸媽,我帶來的那水是很好的礦泉水,經常喝對身體很好;還有那些蔬菜、水果,都是大山裡一等一的好東西,比那些特供中央的菜還要好,你們自己放著吃,別給別人…」握著二老的手,雲逸看著父母兩頰已經斑白的頭髮,忍著自己心中的酸楚道。

「雲子你放心吧,我和你媽會照顧好自己的,倒是你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記住凡是應該三思而後行,不要衝動….」握著兒子堅強有力的手,雲正道看著兒子堅強的面孔,欣慰的拍了拍雲逸的肩膀,而後揮揮手。

「爸媽,我走了,過年我會回來的…」上了車,啟動發動機準備離去之際,雲逸腦袋伸出車窗看了看父母之後,隨即回過身子掛上檔絕塵離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