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嘴巴微微一動,想說什麼,

黃如常卻是哈哈一笑的說:「祖爺爺,看來李越還真是我們黃家的福星啊!這下看他們陸霍兩家還有什麼辦法?」

「如常,陸霍兩家不是那麼對付的,你可知道你祖爺爺我的毒是誰下的?」黃家老祖問著!

黃如常臉色一變,陰沉道:「您不是在尋神葯的什麼中的嗎?」

「錯,就是那陸戶下的,要不是他不想與你祖爺爺我死磕,我這把老骨頭哪能活到現在?」黃家老祖自嘲的道:「可是也得多謝那老東西,現在我這把老骨頭不但不會死,而且還會更上一層樓!」

「什麼?難道祖爺爺你…你要突破到主神了?」黃如常臉色明顯是被震驚到了,要知道,數十萬年來,這千刃城也沒有出過一個主神,真神到主神,是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若他祖爺爺能突破到主神,他黃家的地位,絕對是水漲傳高,前途一片光明。

主神,在一般的地方,也是小高手了,尤其是在這大荒大陸,更是不得了的存在,要知道,大荒大陸荒蕪無比,就是神君也沒有幾個!

黃霸天與李越也是如此,想不到這老頭子竟然還有這麼點機緣,若真是如此,陸霍兩家又算什麼?

「不過現在還是不容樂觀,老夫也只是感應到了突破的契機,但是陸家與霍家哪會給老夫足夠的時間?」黃家老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的說。


的缺,現在還不到高興的時候,真神頂峰就是真神頂峰,還沒有突破成就主神,說什麼都是白搭!現在最主要的是眼前這件大事,陸家與霍家!

「黃前輩,晚輩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講!」李越臉帶微笑,抱拳道。

「有什麼當不講的?你救了老朽,就是我正個黃家的救命恩人!」足以見黃家老祖對李越的氣重了,與李越說話,他就自稱老朽!

黃如常也是點頭微笑,非常贊成他祖爺爺的話,而且還道:「霸天,小瑩,你們先出去,我與祖爺爺還有李越有話事要商量!」

這樣一來,更是可見對李越的看重了!要知道,現在的李越,才初神三層而已!


但黃如常卻是將自己的兒子與女兒趕了出去,單獨留下李越!

不過黃霸天與黃瑩倒也沒有二話,便是轉身走了出去!

「李小友,有什麼話儘管直說!」黃家老祖揮揮手,意識李越落坐,畢竟讓李越站著,可不是待客之道。

李越也是恭敬不如從命,坐了下去,笑道:「陸家不是要與霍家聯手才有希望嗎?但是,若是霍家不再存在,或者說是霍家的真神隕落了,那麼他們陸家還有什麼希望嗎?」

「不錯,不過要霍家那老東西隕落又談何容易?難道李小友還有什麼好主意?」黃家老祖當即明白了李越說的,但也深知霍家的強者,雖不如自己的修為,只是真神八層,但陸家會給他時間?所以這才有此疑問!

說實在的,他們祖孫兩現在是越來越看不透李越了,李越剛剛來到千刃城,難道他真有辦法對付他們霍家?

李越微微一笑,道:「如果霍家的族人大片被殺,不知霍家家主會不會發狂?」

「這….!」聞言,黃家祖孫兩皆是大驚,要真如李越所說,霍家主還不得拼了老命?

「李越,此事不可,若是激怒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黃如常臉色大變,連忙說。

李越卻是站了起來,笑道:「此事當然不需要兩位前輩出手,兩位前輩只需要提前埋伏在指定位置,就由我來當這個惡人!」

「這不行,你太過危險!」黃家老祖臉色一正,當即拒絕!

黃如常也是搖頭道:「不錯,李越,雖然你天資綽越,但也不能冒這個險!」

聞言,李越怎麼也想不到,這黃家祖孫兩個,竟然還會為自己著想,不過李越卻就是調查清楚霍詹與這霍家是不是有什麼牽連,而且也是真心想幫黃家一把!

若是真等到三天之後,等陸家與霍家三位真神集結在了一起,倒時候黃家就是真的危險了!

「兩位前輩儘管放心,找死的事,我李越是斷然不會去做,而且事成之後,我要他們兩家的所有資源!」李越滿臉自信的說。

兩人見李越斬釘戴鐵,十分堅定,也是一陣震驚。

他們雖然都有聽黃霸天說起李越的戰力,但要是在霍家的真神家主手下逃跑,還得引到指定地點,這得冒多大的危險?李越這麼有把握,他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到了此時,他們也知道李越已經決定了,而且這也是他們黃家破局的唯一辦法,至少現在他們祖孫兩個沒有更好的辦法!

「好,李小友你若真決定了,事成之後別說霍家與陸家的資源,就是我黃家,也願意拿出一半的家產!」黃家老祖沉思了良久,還是站了起來,再次問著李越,並且也承諾李越自己還出一半的家產!

「祖爺爺,這…這太危險了!」黃如常臉色一急,還是想要勸阻,畢竟不風險太大!

「黃伯,放心吧!」說著,又與黃家祖孫兩商量好指定地點與怎麼在兩家弟子的包圍下神不,鬼不絕的出去。

不過這倒不難,真神強者,做到這點還是小意思/。

而李越更是絕了,直接讓小鸞栽著自己,大搖大擺飛出了千刃城,在外面一無人的角落,他便是改變了容貌,再次大搖大擺了進到了千刃城。

而且還找人領著路,朝著霍家趕去。

霍家家主,與諸多的初神八九層強者,都是包圍著黃家大院,家族之中,也是少有強者了,連初神九層,也只有兩人在了! 李越一到霍家大院的外面,便以落雁宗弟子的身份,直接強闖霍家!

「什麼人?膽敢強闖我霍家?」兩把閃者寒光的長刀,竟然橫在了李越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兩名守衛,橫眉怒目的對著李越!

李越卻是不屑的一笑,道:「本人李越,落雁宗弟子,你們不會不知道吧?」

落雁宗弟子?兩人相互看了一眼,明顯震驚,他們兩人也是霍家弟子,也有聽說過落雁宗,雖然落雁宗離此地有點遠,但好歹也是聽說過,而且聽說數萬年前,好象他們霍家還有人進到過落雁宗。

雖然李越的修為,看上去只有初神三層,而面前這兩位初神七層的守衛,卻不敢得罪,竟然另眼相!

「原來道友是落雁宗弟子,只是不知道道友來我霍家有何事?我也好去稟報一下!」兩人齊齊將刀一收,其中一人微笑的客氣說。

「哼!」李越根本不屑的道:「本少前來,自然有大事,你們還不配知道,速領本少進去!」

兩人見李越強橫,頗感為難,但一想到是落雁宗的弟子,便有點無奈,他們根本不敢動手。

「這…!」但手卻還是攔著,想說什麼。

可李越卻是不管不顧,直接奮力一震,將兩人齊齊震開!直接大步走了進去!

「哪裡來的野小子?敢強闖我霍家?難道要找死?」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來,只見兩人手持長槍,看上去頗為威武,而且修為,竟然是兩位初神九層的存在。

若是放在之前,李越倒還有幾分忌憚,可是現在,別說李越藉助本源力量就能將其輕易擊殺,而且還有混沌塔,真神五六層都不懼,李越還真不放在眼裡!

「兩位長老,這位道友是落雁宗的弟子!」在外面一路跟著李越走進來的弟子,生怕兩位初升九層的存在,得罪了眼前這不知名的少年!

兩位初神九層聞言,連忙將自己的長槍收起!

他們可是活過數萬年的老怪物,自然早就知道落雁宗!

其中一人更是哈哈一笑,一副輕鬆的模樣,笑道:「想必這麼多年以來,霍詹老弟已經是成功成就了真神了吧?你可是霍詹老弟派回家族報喜訊的?」

不待李越說什麼,他又道:「來人,帶這位小道友去領賞,哈哈….!」

李越不知道,當初霍詹離家,便是在眾人面前保證,不到真神,絕不回來打擾家族,除非是家族有難,而且也沒有在家族留下神魂玉簡,生死不知。

他們只知道霍詹進入落雁宗之後,便是再無音訊。

「不,你們錯了,霍詹背叛師門,宗主派本少來是滅你們族的!」李越聽聞霍詹真是出自此霍家,心中怒氣早已經橫生,殺意凜然,這才冰冷的喝道。

不說那兩位初神七層的守衛,就是這兩位長老,竟然也是感覺到溫度陡然下降。

幾人一驚,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滅門?一位初神三層的人,能滅得了他們霍家一族?

「小子,你說什麼?」其中一位長老臉色一沉,厲聲喝道。

李越卻是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什麼叫踏破鐵鞋無覓處?這不就是?

「死!」李越手一翻,屠神劍瞬間出現在手中,轟然殺向說話的初神九層。

而且神魂斬同時襲去,不待初神九層的長老反映,屠神劍已是刺進了他的腦袋之中!

瞬間,只見一團血霧爆開!

「什麼?」另一人與其他兩位初神七層大驚,竟然傻眼了,想不到這名初神三層的少年,竟然一劍就殺了他們一位長老!

「找死!竟然敢殺我霍家的人!」另一位長老大聲一喝,直接手一抖,長槍出現在手,一槍快來。

李越同樣輕喝一聲,神魂斬斬出,一劍劈下,不待他長槍刺來,李越已是將他劈成兩半!


「魔……鬼….!」兩位初神七層見此,其中一人早就跑了,另一人卻是吃驚的傻叫著!

這下,整個霍家都被驚動了!

只見數百人不出十餘過呼吸,全部奔了出來!

不過也只是將李越團團包圍,無一人敢上前,但卻各個都是憤怒無比,其中也有人沒有失去理智,竟然去通知自己家主!

「殺了他!」霍家之中,不知是誰一聲大喊!

可李越卻是放出十劍,不過此刻十劍之中,已是七柄是神劍了,但還是差了三柄,即使是這樣,但一萬子劍去是幾翻折損,早就不足過半,現在再說是萬劍陣卻是很勉強了!

不過威力卻與先前大為不同,現在的李越修為提升,劍陣之威,同樣提升了一大截。

只見李越運轉渾身混沌之力,瘋狂催動十劍萬絕陣,而且十柄主劍護住自身周圍,密不透風!

只見霍家弟子一各個倒下,而李越的那些子劍,自然也是不斷的被打得破碎,不過李越卻是絲毫不在意,反正到了神界,也不怕子劍找不來?

在陸家大院的外面,一位霍家弟子,竟然狼狽的沖了過來。

「快..快…,快去稟報家主,說落雁宗來人要滅我霍家,已經在大開殺戒了!」霍家的弟子,看見同為家族的弟子,在陸家的大院之外,便是連忙說道。

當然,他也沒有用傳音,導致陸家的弟子也是聽得真切!

什麼?霍家正被一宗門滅族?

他們也不敢怠慢,竟然也是跑了進去,要去稟報家主與老祖,要是他們陸家卷了進去,還不一樣被滅族?

果然,陸家的弟子與霍家的弟子是同時來到了大殿稟報。

陸家主與其老祖聞言,臉色大變!想不到自己找來霍家,卻沒有想到霍家竟然得罪了這大荒的霸主,落雁宗!

陸家兩位真神的臉色,皆是難看,萬一要是牽扯到了自己家族,還談什麼覆滅黃家?只怕還沒有覆滅黃家,他陸家就被落雁宗除明了,要知道,落雁宗是有主神的存在!

霍家主心中無比憤怒,真是恨死那報信的家族弟子,這麼大的事,竟然不知道傳音,要不自己也能拉陸家下水,這樣一來,總會多一點生機,可是當聽說只來了一位初神三層的少年,霍家主的臉色陰沉得可怕,一副明顯就是藐視自己的樣子!

「我霍家突發驚變,就先回去處理家事,至於黃家之時,來日商量!」霍家主站了起來,尷尬一笑,到現在,他可怕陸家兩位真神為了洗脫自己與霍家交好的嫌疑而對自己動手!

在弱肉強食的世界,又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有時候為了一場機緣,就是父子兄弟,也會大打出手!

別說兩家本就沒有什麼牽連,只不過是合作罷了。

不過陸家兩位真神,卻是沒有反映過來,竟然讓霍家主跑了。

不過陸家為了防備落雁宗來襲,竟然將包圍黃家的弟子,是盡數撤了回來!為此怎麼擺脫落雁宗的嫌疑,竟然在家族之中為此煩擾。

霍家真神強者,距離霍家老遠,就看到不少人在圍觀著,而且有濃郁的血腥味與慘叫傳來。

「霍家要完了!」

「你知道這是什麼?還不是惡有惡報?」

「霍家暗中做了多少壞事?你以為就沒有強者能收拾他們了?現在只不過是報應來了!」

在周圍的人,卻是在議論著霍家的事非。

這時候,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們後面襲來,竟然一下就滅殺了好幾人。

圍觀的眾人回過頭來一看,只見是霍家家主正是怒視著自己!

不少人皆是膽寒了,霍家主難道要先殺自己等人?

但霍家主沒有接著下殺手,因為他已經聽到了一聲聲慘叫,那是無比絕望與悲痛的聲音!

「啊!在賊,去死!」只見霍家凌空一越,竟然出現在了霍家大院之中,見李越瘋狂的斬殺自己的族人弟子,雙眼通紅的一槍刺出。

速度之快,威力之大,都不是李越能比擬的。

而且還是含怒一擊,可是殺出了十二分威力!而且加上偷襲,李越還不死?當然,這只是霍家主的想法。

其實在霍家主在外面殺人之時,混沌塔器靈就早早的提醒了他,李越早就準備好了。

不過即使是如此,李越也是爆退而去,但卻依舊被震傷,嘴中一甜,竟然大口咳血!

「小賊,我霍家到底得罪了你們落雁宗什麼?竟然要滅我全族?」霍家主見李越受自己一擊沒有死,便也是停了下來,打量了周圍一翻,這才發現自己留在家族的弟子,竟然到此刻已經是隕落了十去七!又見李越沒死,便是怒喝著問。

其他跟隨著霍家主去包圍黃家的弟子,也是盡數趕了回來,見到此等情況,無不憤怒無比。

「要怪就要怪那霍詹,殺妻之恨,本少就用你們全族人的性命來賠葬!」李越聞言,眉毛一豎,冷冷的喝道。

聞言,霍家主突然倒退了幾步,一口血噴了出來,他想不明白,自己的兒子,在外面做了什麼?為什麼一個初神四層的少年,竟然殺了這麼多的族人,而且自己偷襲還沒有被斬,要是這少年有背景,他霍家多半真要毀滅在此。< 「家主...!」不少霍家弟子全部跑了過來,關心的喊道。

要知道,現在霍家主,是他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不管怎麼樣,不管你是誰,你都得死!」霍家主將周圍的弟子震開,手中長槍一翻,陰沉著臉,冷冷喝道。

李越冷哼一聲,將所有餘下的劍是全部收回,厲聲道:「本少也不管你有什麼修為,你都得死!」

說話間,李越竟然再度使出神魂斬,將一名初神四層的霍家弟子斬殺!

「啊…..!」霍家家主幾近瘋狂,想不到李越竟然還當著自己的面殺人。

走見他手中長槍一晃,便是刺向李越。

不過只見李越腳踏神行百變,轉眼便是到了幾名霍家弟子的身後。

霍家主無奈的將長槍一收,但李越的屠神劍卻是配合著神魂斬,在短短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已是斬殺了數人!

「小賊,你….!」霍家主氣得臉色發紫,但卻很是無奈,想不到這少年如此無恥,竟然用自己家族的弟子都擋箭牌,而且他還在瘋狂的殘殺自己的家族弟子。

李越卻是冷笑著回道:「本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老東西,要是不服,你儘管出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