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澤濤想了一下說道:「馬上調集二十萬直屬集團軍,另外要輔以後備民團四十萬,實行戰時管制,隨時準備出發。」

各個安排全部下達,眾人紛紛領命出去,昊君沉吟道:「攝政王,難道你真的想打?」

葉澤濤冷笑道:「現在,摩瑪星球就算是不想打也不行了。不打一架,誰知道昊天國新的皇室是哪根蔥呢?如果不殺一敬百,這天界還有誰從心底里服從昊天國的指揮棒?」

昊君是絕對理解葉澤濤的想法的,在天界這樣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沒有鐵血的手腕,是別想著震懾四方的。

不過,昊君有些擔心道:「攝政王,摩瑪星球據我所知,可是有千萬的正規軍,如果加上後備的民團等一些武裝力量,估計有幾千萬,你就帶著二十萬正規軍還有四十萬民團,有些託大了吧?」

葉澤濤笑道:「帶著些人我都覺得多了,蛇無頭不行,鳥無頭不飛,只要拿住了首腦,下面的人,不過是土雞瓦犬而已。」

昊君一咧嘴道:「攝政王,你知道摩瑪星球有多大么?就算是你實力逆天,難道你能把摩瑪星球的所有首腦全部拿下么?只要是有一個漏網之魚,那就是眼中之釘,肉中之刺啊。」

葉澤濤神秘笑道:「無妨,我有一個神秘的情報系統,摩瑪星球所有的一切,都逃脫不了我的掌控。」

事已至此,昊君也不好說什麼,他命人抬著自己去看看音兒,這個名義上是女皇的妹子,現在正在保胎,所有的事情都是葉澤濤一手操辦。

葉澤濤等昊君走後,秘密聯絡上了曾經拜服自己的域外生命的高級諜報人員曼尼。

曼尼可是手裡掌握著天界所有域外生命的情報網,葉澤濤指令它馬上徹查摩瑪星球的一切事宜,而且,務必要查清楚摩瑪星球有影響的勢力首腦都在什麼位置。

葉澤濤給出的期限是一個月,在這一個月中,葉澤濤要進行強大的攻心戰,要裝模作樣給摩瑪星球無辜的人一個機會,這樣,等到動手的時候,就可以無所忌憚了。

正如丘文和所料,攻心戰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本來摩瑪星球鼓動了周邊的星球一起參與到所謂的討伐奸人的行動中來。在昊天國強大的輿論攻勢面前,被鼓動起來的勢力先後都找借口不來了,最差的也在觀望,想看看摩瑪星球最後會是怎麼樣的。

本來是摩瑪星球製造騷亂的,可是經過了昊天國的輿論攻勢,摩瑪星球反而是出現了許多截然不同的聲音,還沒等昊天國這裡怎麼樣,摩瑪星球那裡先出現了小規模的騷亂。(未完待續~^~) 這個時候,曼尼那邊的情報也都源源不斷傳遞迴來,葉澤濤將曼尼的情報和逃回來的三個宰相一脈的人相互印證,發現曼尼的情報基本上屬實。

另外,還有不少摩瑪星球的勢力派人過來聯絡葉澤濤,表示自己實際上是絕對擁護昊天國女皇陛下還有攝政王大人的。只不過因為周圍的環境太險惡,不得已才跟著叛黨瞎混的。

葉澤濤再次找來了叛逃回來的宰相一脈的人,對應這些聯絡自己的人,最後確定,一個落魄的皇族昊世傑,恐怕是真心要跟昊天國走到一處的。

摩瑪星球的情況基本明了了,在這個星球上,總共有三處要害,一個就是摩瑪星球最大的王國域支國,大部分的摩瑪星球的嫡系皇室都在域支國的首都廣賢城。第二個要害部位就是宰相一脈扶持起來的流漣城勢力。

而最後一個要害,連葉澤濤都沒有想到,就是昊世傑所在的庶子宮。昊世傑雖然被排擠,雖然在夾縫中生存,但此人頗有英雄之氣,網羅了不少的強悍手下,所佔據的庶子宮雖然當初只是一個宮殿規模的小地方,但被他一番折騰之後,竟然成了一方勢力。

宰相一脈當初也想著拉攏他,但因為昊世傑跟本土的勢力結怨太深,所以就沒有刻意拉攏。在宰相一脈的餘孽到了摩瑪星球后,邀請昊世傑加入到討逆陣營中,昊世傑表面上答應,卻是出人不出力。一切都是敷衍了事。

葉澤濤詳細把這些信息整合起來,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馬上派人聯絡昊世傑,如果有誠意的話,昊天國平亂大軍就會在庶子宮附近登上摩瑪星球。請昊世傑給予地面上的接應。

緊接著。葉澤濤給摩瑪星球下了措辭嚴厲的最後通牒,昊天國是本著慈悲的心態對待摩瑪星球的騷亂的。但摩瑪星球的一部分人,卻把這種慈悲當成了軟弱,依然我行我素。

發完這份最後通牒。葉澤濤僅僅過了三天,就命令沙行平統帥的皇室直屬集團軍上路,用最快的速度趕往摩瑪星球。後備的民團部隊,遲緩兩天出發。

過了幾日,葉澤濤和沙行平率領的二十萬大軍就到了摩瑪星球的外空間,一般來說,每一個星球的外空間都會有陣法結界的保護,不然。天空飛來的隕石還有心懷不軌的侵入者就能夠輕易闖入星球,從而造成巨大的麻煩。

葉澤濤沒有把二十萬部隊全部帶上,就帶著一萬先鋒部隊落下,等看到昊世傑帶領著自己的手下穿著便裝徒手沒有帶兵器過來迎接,葉澤濤才斷定昊世傑是真的投靠自己。

於是,葉澤濤讓沙行平帶領其餘的大軍落地,選擇了一處要地紮營。葉澤濤則是和昊世傑一起。進入到了庶子宮。

這昊世傑的外貌長相,跟昊天國里的皇室嫡親血脈相比,確實是稍顯差了一些。甚至在昊世傑的臉上,多了幾分木訥的神情,給人的第一感覺就像是一個鄉巴佬一樣。

不過,從昊世傑眼中偶然間一閃而逝的精芒,葉澤濤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忠厚老實的人一樣。

再看昊世傑的一干手下,葉澤濤不覺暗暗稱嘆,都是人才級別的人物,昊世傑能夠駕馭這麼多的人才。也算得上是個豪傑級別的人物。

賓主落座之後。昊世傑只是一味讓茶,說一些恭維的話,並沒有提及其他的什麼,這讓葉澤濤感到好笑。這傢伙心機未免也太深了,自己先不說。先看看對方的底線是什麼。如此說來,昊世傑也算是一個談判的高手了。

葉澤濤也沒有觸及自己的真正目的,到昊世傑這裡來,做的最壞的打算就是昊世傑設圈套引誘自己上當,這樣的預案都做好了,還怕你玩什麼別的花樣么?

輕輕品著茶,葉澤濤莞爾笑道:「沒想到昊世子還是這樣的雅人啊,好茶,好茶,只有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情趣。對了,昊世子所居的庶子宮,這個名字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昊世子能否為本王解釋一二啊?」

這純粹是揭人揭短的行徑,就從庶子二字上,就能夠知道是什麼意思,還這樣明知故問,擺明了就是打臉。葉澤濤也是因為昊世傑這楊裝悶葫蘆一個而有些惱火,說白了,對於摩瑪星球來說,昊世傑就是一個叛徒,一個叛徒你神氣什麼?

昊世傑被問及這個問題,臉色明顯變了一下,不過,好世界馬上就隱藏了自己的不快,恭敬笑道:「攝政王,讓您見笑了,我乃是庶子出身,在家父不幸亡故的時候,沒人理我,最後是母親力爭,才把父親用過的一個廢棄宮殿扔給我,還取名庶子宮。」

葉澤濤冷笑道:「庶子?也就是說庶出之子了?摩瑪星球上的頭面人物,在正統皇室眼裡,恐怕連庶子的身份都比不上吧?一個旁支,還敢在正統皇室的面前耀武揚威,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這話隱隱有譏諷的味道,非但是昊世傑心中不快,連昊世傑手下都有些慍色了。

葉澤濤把手裡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頓,傲然說道:「不管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都不要忘了一點,那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昊天國給你們的恩賜,如果沒有昊天國給撐腰,哼,你們什麼都不是。」

饒是昊世傑這樣城府極深的傢伙,也被葉澤濤的態度給激怒了。

「攝政王,說話還是留點口德,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昊天國老祖的血脈,而你只不過是駙馬,位高權重倒是不假,可是,別在我面前論什麼血統。」

葉澤濤冷冷看著昊世傑,看來這個傢伙也是個桀驁不馴的主兒,算準了自己來摩瑪星球要用到他,就敢出言頂撞。這個人的心計智謀,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這個人,要麼就是徹底收服,要麼就是永遠抹除掉,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選擇。

「嘿嘿嘿,沒想到昊世子竟然還有這樣的高論啊。不過,你有沒有想過,說什麼話做什麼事,得首先看看自己有沒有實力說話辦事。」葉澤濤的神情異常冷峻。

昊世傑嗤笑了一聲說道:「攝政王莫非以為在摩瑪星球可以為所欲為么?在這裡,可是沒有女皇給你撐腰,而且,我手下奇人異士多得很,攝政王還覺得我沒實力說話辦事么?」

葉澤濤沒有想到,一個誠懇向自己投誠的人居然會這樣強硬,想了一個,葉澤濤忽然明白,昊世傑這樣強硬,實際上是有其特有的目的的。

對於叛徒,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被使用完以後被無情的拋棄,很顯然,昊世傑最怕的就是這個。而不被拋棄,就只能是表現出來自己的價值。只有在對方眼裡有價值了,才不會被拋棄。(未完待續~^~) 所以昊世傑以這種特別的形式表現出來的強勢突出自己的與眾不同,為的就是讓葉澤濤重視自己,為今後的發展打下基礎。

應該說,葉澤濤已經有些欣賞昊世傑了,不過,葉澤濤是非常討厭別人在他面前耍心機。如果開誠布公談一談,葉澤濤未必就不會扶持昊世傑,可對方這樣玩心計,讓葉澤濤很不爽。

葉澤濤冷冷笑道:「天界是一個講求實力的地方,本王能夠做到今天的這個位置,那是一刀一槍拼出來的,誰要是想被人高看一眼的話,在我這裡,是沒有門第這兩個字的,拿出本事,本王就會給予你相應的位置。」

昊世傑一聽,知道葉澤濤已經看出了自己的意圖,不由得眉頭緊鎖,但是,不表現出來點實力,等用完了你,誰會把你當盤菜啊。昊世傑沖著自己的手下微微使了個眼色,示意自己的手下做出點事情來。

一個身高一丈多的健碩大漢站了出來,對葉澤濤一拱手道:「攝政王,在下愚鈍,就是不知道你所說的拿出本事是什麼意思,還請您明白示下。」

葉澤濤淡淡笑道:「看你這樣子應該是有十星力的星空列兵的實力吧?如果你能在我手下堅持十個呼吸的時間而不討饒,就算是你有本事,怎麼樣?」

這個壯漢馬上躬身施禮道:「攝政王,您要是這麼說的話,那小人胡悍可就要領教了。請大人出手,看看小人能不能堅持十個呼吸的時間。」

葉澤濤看了一眼昊世傑說道:「昊世子,就由你來負責數數吧。胡悍,在我攻擊的時候你可以使用任何的手段!如果能夠傷了我,我保你做大將軍,如果能夠殺了我。嘿嘿,估計你能坐到我的位置。」


眾人臉上均浮現出了不忿的神色,均把眼光看向了昊世傑。昊世傑眉頭狠狠一皺,對葉澤濤說道:「攝政王。那就要得罪了,請您做好準備,我開始數數了,一……」

還沒等昊世傑這個一字落下,就見葉澤濤的身體如清風一般飛到了胡悍的身前,就聽見葉澤濤一聲輕喝道:「金芒鐵線拳!」


就聽見咔吧吧的聲音不絕於耳,胡悍那崔巍的身體,竟然像麵條一樣軟了下去。葉澤濤一拳之下,胡悍竟然是渾身骨骼寸斷,掛掉了!

「大恢復術!」就在眾人狐疑的時候,猛聽見葉澤濤大聲喝道。

一道黃燦燦的光芒瞬間籠罩住了胡悍,幾乎是一瞬間,胡悍竟然一翻身爬起來了,剛才明明是身體骨骼寸寸折斷的人。現在竟然像是一點事沒有的樣子。

這可比一拳擊斃胡悍更有震撼力,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昊世傑才剛剛喊出了二。

「烈焰焚天!」葉澤濤對著胡悍使出了火技能,頓時,整個的胡悍身體被熊熊烈焰包裹起來。胡悍倒也真是硬朗,在烈焰中不斷發出了慘嚎,就是沒有說出求饒的話來。

在昊世傑喊出三的時候,呼喊已經被燒成了一團焦炭的樣子,眼看著就是剩下一口氣了。就在大家以為胡悍鐵定沒命的時候,葉澤濤再次施展出了大恢復術。

到了第四個呼吸的時候。胡悍已經從焦炭的樣子又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葉澤濤笑道:「不錯。是條漢子,接下來,可就真正到了考驗你的時候了。我的水技能釋放出來的水元素,可是能夠把你身體所有的部分全部融化掉。你要堅持住喲,水溶萬物!」

頓時。在胡悍的周圍,出現了朦朦朧朧的水影,這些水影接觸到胡悍的身體表面后,馬上就開始溶解掉胡悍身體表面的東西。

衣物,皮膚,肌肉,在朦朦朧朧的水影中一點點消失,身體上的劇烈疼痛已經是在其次的了,這些對於視覺上的衝擊,以及對心理上的打擊才是致命的。

「攝政王大人,饒命!」胡悍終於堅持不住了,這才道第五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嘗了三種極致的酷刑一般,而且對方是不管死活的,把你弄得快死,馬上給你恢復,就是讓你活受罪。

昊世傑就感覺自己的手腳冰涼,看著葉澤濤想要笑一下,卻是無法笑出來,因為整個臉部的肌肉有已經僵住了。好不容易擠出一點笑容,昊世傑自己都覺得,恐怕比哭還要難看。

不過,昊世傑能夠在摩瑪星球以一個破宮殿發展成這樣,也是有他的獨到之處的。昊世傑穩定了一下情緒,馬上雙膝跪倒大聲道:「好世界對攝政王大人無理,還請降下責罰,昊世傑願帥手下,誓死追隨攝政王大人,如違此言,天誅地滅!」

呼啦啦,所有昊世傑的手下全部跪倒在地,顫巍巍不敢抬頭。

葉澤濤笑道:「剛剛只不過是開了一個玩笑,大家都是血里火里滾打過的男兒,豈能為了這點事情而傷了和氣?昊世子,你能在紛亂的時局下主動向昊天國正統皇室靠攏,就證明你這人還是很有立場,很有眼光和智謀的。」

昊世傑趕緊躬身施禮道:「多謝攝政王大人稱讚,我一定不會辜負攝政王大人的傾心栽培的。」

葉澤濤微微一笑,卻又馬上面色無比鄭重大聲喊道:「昊世傑接旨!」

昊世傑帶領著原本都站起身來的一干手下馬上又跪拜在地,恭聲說道:「臣昊世傑恭迎聖旨。」

葉澤濤帶著無比威嚴的神情說道:「昊天國女皇陛下恩旨,昊世傑為我昊天國皇族後裔,在摩瑪星球暴亂之際,上感祖宗教化,下思皇室恩典,殊為道德典範。為表彰其忠勇,特命昊世傑為摩瑪王,統率所部協助攝政王平叛。」

昊世傑咚咚咚連磕了三個響頭,幾乎是聲淚俱下道:「謝女皇陛下天恩!臣萬死難報天恩萬一!」

葉澤濤呵呵笑著把昊世傑扶起來說道:「昊王爺,從此以後,你我就是昊天國柱國之臣了。此次摩瑪星球之行,女皇陛下恩准我便宜行事,只要平叛成功,昊王爺和貴手下的功勞會一併下來恩旨,那個時候,昊王爺才知道什麼是皇恩浩蕩啊。」

昊世傑幾乎有種想要把心掏出來的衝動,一時間,昊世傑驚喜交加,也是感嘆不已。他馬上就把葉澤濤請到了庶子宮的密室,其實昊世傑早就有了自己的進身預案,經過葉澤濤這樣的嘉獎,馬上就拿了出來。

詳細聽了昊世傑的預案,葉澤濤點點頭道:「昊王爺果然是為皇室殫精竭慮啊,我看這樣,昊王爺派出本部人馬執行方案,我會派我的部隊予以協助,但是牽扯到參與叛亂的人,一個不留。」

這就有點驅狼吞虎的意思了,不過,昊世傑也明白,人家既然給了你那麼高的地位,不付出點犧牲也是不行的。跟著這位深不可測的攝政王,想輸都難啊。(未完待續~^~) 昊世傑聞言大喜:「攝政王,其實我剛剛也是這麼想的,不打流漣城,那麼,流漣城就不會顧及到廣賢城的死活,這樣即便是有了消息也不敢輕易插手,畢竟,二十萬天軍威脅著它。按照這個方案,我們足可以把他們一個個收拾掉。」

葉澤濤卻是凝重說道:「話雖如此,我們也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昊王爺,以後,摩瑪星球就是你的地盤了,這是個樹立個人威望的絕好機會啊。」

昊世傑十分贊同葉澤濤的說法,他在發展壯大的時候,可是飽受了白眼和排擠,現在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就在眼前,昊世傑能不拚命么?

正是因為在底層掙扎了太長時間,昊世傑知道沒有鐵血的手腕是不會有人服你的。或許這太血腥,但卻是血淋淋的現實。

一方面樹立自己的權威,一方面也是給葉澤濤納下投名狀。在亂局當中,所有的仁義道德都是要不對的,你不想看見流血,那麼有可能流血的就是你!

昊世傑說干就干,在葉澤濤命令沙行平大張旗鼓向流漣城進發的時候,昊世傑馬上挑選了百十個絕頂高手作為前部先鋒,命令胡悍帶領大隊人馬隨後接應,和葉澤濤悄悄離開庶子宮,奔著廣賢城的方向疾馳而去。

葉澤濤和昊世傑跟隨著這一百多前部先鋒一起行動,路徑是昊世傑精心挑選的路段,即便是有突發的狀況,也都有相應的預案。一路上雖然也有軍隊布防,但卻是被這些高手組成的前鋒部隊頃刻間就解決了。

到了第三天的頭上,昊世傑找到葉澤濤說道:「攝政王,咱們快要到了廣賢城了。您看我們該如何行動?」

葉澤濤早就已經想好了該怎麼行動,因而笑道:「只要被我們到了這裡,對方就已經是敗局已定。我們等大部隊上來,把廣賢城圍住。然後來個瓮中捉鱉。」

昊世傑答應一聲是,馬上命令先頭部隊停下,等待胡漢帶領的大部隊上來。

等胡悍統領大軍壓上,連喘口氣的功夫都沒給,葉澤濤馬上命令圍城,然後帶領著昊世傑和那一百多個高手從半空中直接就飛到了廣賢城中。

昊世傑對於這裡簡直是太熟悉了,因為這裡的高官,都曾是蔑視過他的人。你可以不記住恩人,但絕對不能忘了仇人。

在昊世傑的指引下,葉澤濤很輕易就找到了廣賢城的軍政要員,一些好對付的,昊世傑和他手下就能夠擺平,稍微棘手一點的,葉澤濤動動手指就給拿下了。

控制住了這些首腦。整個的廣賢城就成了一盤散沙,昊世傑馬上發出通告,告訴廣賢城的軍民,昊天國大軍過來平叛,只問首犯,余者不予追究。誰要是還敢冒犯天顏,那就是死路一條。

廣賢城本就有腳踩兩條船的人物,一看風聲不對,馬上紛紛倒戈,表示願意接受昊天國平叛的大軍。跟昊天國天軍一起。鎮壓叛亂分子。

一時間,廣賢城裡風雨突變,剛剛還是一派祥和的景象,馬上就變成了血雨腥風。不管在什麼地方。總是有姦細的存在。這些軟骨頭馬上就向昊世傑和葉澤濤告發廣賢城裡的叛亂分子。

昊世傑已經解除了原來軍隊的武裝,現在。胡悍率領的大軍就是廣賢城裡唯一的武裝力量了。

殺!昊世傑在平叛的過程中,多少有些公報私仇的意思,飽受了太多的白眼生長起來,那一雙雙白眼是他無時不刻要報復的對象。

不到兩天的時間,廣賢城中已經有四萬之眾人頭落地。葉澤濤覺得殺得也差不多了,便以攝政王代為行使女皇陛下的權力的名義發布通告,加封昊世傑為摩瑪王,所有的摩瑪星球的一切事宜,都由昊世傑處理。

頒布完通告,葉澤濤馬上就離開了昊世傑那裡,他最關心的就是流漣城那邊的動靜,摩瑪星球的土鱉,只不過是廯芥之患,而流漣城宰相一脈的人,才是心腹之患。

昊世傑在摩瑪星球或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戡亂才能坐穩位置,那其實正是葉澤濤想要的結果,摩瑪星球亂,就不會給昊天國帶來威脅。

葉澤濤很快就找到了沙行平,沙行平把最近一段時間的詳細情況彙報給了葉澤濤。按照葉澤濤的吩咐,沙行平就是對流漣城進行威懾,圍而不打,保證沒有人能夠從中溜走就行了。

沙行平很好貫徹了葉澤濤的意圖,把流漣城各個方向全部都控制住了,就等著最後發起一擊。

流漣城可不同於廣賢城,這是一個依託山勢地貌而修建的城市。從外貌上看,與其說是個城市,還不如說是個山寨比較好。

不過,外表山寨的流漣城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沙行平曾經派人偵查,卻沒有想到折損了一個小隊的斥候。

這樣的情況,早就在葉澤濤的意料之中了,這裡畢竟是宰相一脈的人在這裡苦心經營的,那可都是天界中頂尖的存在,小小的流漣城,恐怕不是那麼好打的。

想了一下,葉澤濤決定還是自己親自動手,對付宰相一脈的高手,靠人多是沒用的。

葉澤濤命令沙行平原地待命,自己悄悄潛入到了流漣城的裡面。等到了流漣城裡,葉澤濤很慶幸,沒有帶著大軍進來,流漣城裡根本就不適合大部隊展開,而且到處都是設下的陷阱,如果大隊人馬進來,搞不好會吃大虧。

曼尼的情報十分精細,甚至把流漣城的重要設施都給標註出來了。葉澤濤一面按照這些標註進行偵查,一面把自己的神識釋放出去,探查自己要追尋的目標。

葉澤濤現在已經跟宰相一脈的人,甚至獨孤擎天都不是一個量級的了,葉澤濤還是暗中伏擊,所以,在流漣城中,葉澤濤找到了一個個的目標,全部斬殺掉了。

讓葉澤濤大為驚喜的是,在一個宰相一脈的高級人員那裡,葉澤濤獲得了獨孤擎天的下落,要知道,獨孤擎天可是葉澤濤心腹大患啊。

得到了這個消息后,葉澤濤馬上出來,讓沙行平帶領著大軍進去清場,葉澤濤十分果決,給沙行平下的命令是雞犬不留。(未完待續~^~) 天界一個邊緣地帶是充滿了神奇的一個地帶。據說,有很多路過這裡的人都在這裡看到了神一樣的存在。這個地方詭異之處在於,方圓幾十萬里,就只有一顆孤零零的星球,這顆星球旋轉奇快,幾乎沒人可以登上去。

因為遠遠望去這顆星球就像是一個人的眼睛,因此這顆星球也被稱為天界之眼,而周圍這一片廣袤的空曠之所,被稱為是天眼虛空。

也有一些天界古籍記載,天眼虛空的附近,很可能就是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通途,不過,在無盡的歲月里,無數的才華驚艷之輩來這裡探險,想要找到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途徑,全部都是無功而返。

獨孤擎天把藏身的地點選在了這裡,也算是明智之舉,因為天眼虛空的廣袤空間實在太大了,無論是誰接近,都能夠在第一時間裡偵測到對方,從而採取下一步的行動。

葉澤濤為了避免驚動獨孤擎天,把自己所有的神識氣息全部收斂起來,在自己的身體周圍布下了隱身陣法。

茫茫的天眼虛空,讓葉澤濤見識到了什麼是廣袤無垠,一個人飛行在其中,就好像是一粒塵埃那樣渺小。

忽然,葉澤濤感覺到了一股能量的漣漪。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因為葉澤濤就在這股能量漣漪的主人手下,隕落過一次。

葉澤濤心頭一緊,不由得把身體停了下來。就在此時,一股極為強烈的能量波動猛然從四面八方向葉澤濤衝擊過來。

啵的一聲,葉澤濤布置在身體外面的隱藏陣法被這股猛烈的能量波動給衝擊成了漫天的能量碎片。

「哈哈哈。葉澤濤,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你果然找到了這裡,既然來了。那咱們就該做個徹底的了結了。」

伴隨著一陣狂笑,獨孤擎天在虛空中陡然浮現出來。這個已經成了孤家寡人的宰相,沒有半點的頹喪之氣,相反的。倒是一臉的寫意神情。

葉澤濤淡淡笑道:「獨孤擎天,果然是好設計,你故意在流漣城留下線索,把我引到這裡好動手,是不是?都已經是喪家之犬了,還敢這樣,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膽氣啊。」

獨孤擎天搖頭笑道:「此言差矣,還記得你我二人在昊天國皇城深夜論英雄么?我說過。天界英雄,唯我和你而已。到了今天這個地步,並不是你把我弄成這樣的,而是昊君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莽撞行事造成的,這一點,你該承認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