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悶哼之聲先後傳出,對方的拳頭轟在林楓身上,想要看著林楓死亡,然而,這一拳落下,林楓的身體只是狠狠的顫抖了下,隨即林楓的身上,一股可怕的陽火真元瘋狂的躁動了起來,彷彿他這一拳不是在轟殺林楓,而是在引動林楓體內的可怕真元力量。

「轟!」

一股可怕的火焰順著林楓的手臂蔓延出去,那強者突然感覺渾身一痛,低著頭,他便發現自己的胸口處,一團火焰在那裡燃燒,而且很快,就將他整個身體都籠罩在了其內。

原來,林楓的一拳不是沒有傷害到他,只是因為一拳將他轟得麻木了。

「啊……」


凄厲的慘叫之聲傳出,那人也同樣在火焰中消亡,被徹底的焚殺至虛無。

林楓站在那,渾身可怕的火焰力量在身體上流轉,強、而且是越來越強,林楓整個人,都沐浴在火光當中,猶如火焰之神。


「真元的力量,復甦了。」

雲飛揚在身後看著林楓,目光中鋒芒閃爍,剛才林楓似乎是刻意在賭,讓對方的拳頭轟擊在身上,讓真元激蕩,此時,林楓身上的真元力量,恢復到玄武境四重了,而且,似乎還能夠繼續攀升。

心神微動,虛空當中出現了許多酒壺,都是林楓從唐幽幽的儲物戒指中取出的焚元烈酒。

「咔、咔嚓……」

酒壺碎裂的聲響此起彼伏,一大片的焚元烈酒之酒壺全部裂開,林楓張開猛然一吸,頓時裂開的酒壺中的焚元烈酒沒有絲毫往下灑落,而是全部朝著林楓的口中湧入,林楓的身體宛若一無底洞,不停的吞噬著這極其烈的焚元之酒。

「轟、轟隆……」

隨著焚元烈酒下肚,林楓身上的火焰都彷彿燒得更旺盛了起來,他體內的真元和血液,隨著焚元烈酒下肚,在一起沸騰。

「阻止他,殺了他。」

那些太叔家族的人見到林楓身上恐怖的火焰真元在不斷的變強大,不由得怒喝出聲,身體朝著林楓殺過去。

「來吧。」

林楓深吸口氣,身上的火焰飄渺,不停的搖曳著。

「殺、殺、殺……」

一道道身影朝著林楓撲來,林楓身上透著無窮無盡的殺意,這一刻他的氣息再也沒有去刻意掩飾,而是瘋狂的釋放出來。

一團團可怕的火焰化作火龍朝著那些人群捲去,將妖獸捲住,將那些強者身影捲住,只要被火焰焚燒,無論是人還是妖獸,身體立即起火,再也無法撲滅,直至他們整個人焚燒至死,化作虛無灰燼,那火焰才會緩緩熄滅掉。

「痛快。」

林楓眼眸無比鋒銳,火焰衝天,他身上的火焰氣息瘋狂的攀升,直至天空上的太陽照耀而下,灑落在他的身上,與天地交相輝映。

林楓整個人的氣息,也在不停的攀升著,爽、非常的爽。

就好像是被封印了許久的人,突然間得到釋放,渾身都擁有無窮無盡的活力要去釋放出來,此時的林楓就是這種感覺。

太陽照耀在林楓的身上,讓林楓的身體沐浴著太陽之光,極其的璀璨奪目,無比耀眼,他的氣息,在不停的攀升。

「咔嚓……」

一聲輕響,彷彿是什麼碎裂的一樣,林楓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淺笑,燦爛的淺笑,原來他的境界早已經到了,之所以修為不突破,只是真元被禁錮,被塵封,如今,藥效被徹底的激發,真元力量再無任何束縛,突破,水到渠成,是那麼的自然,彷彿就本該如此。

而且,林楓能夠感覺到,這次的突破和以往不同,前段時間差點喪命,後來修為被禁錮,他在山峰之上獨悟自然,心有所感,后發現使用火焰之時,他的火焰,似乎發生了質變,以前他的火焰不可能輕易焚殺玄武境五重的強者,但現在,只要被火焰所觸及,立即燒死,這是大日焚天經的質變,陽火真元的蛻變。

恢復力量的感覺,太爽了,飄然若仙,此刻林楓恨不得仰天長嘯一聲。

身後不遠處,唐幽幽看著林楓的身影,目光凝固。

「是他!」

嘴中吐出一道聲音,唐幽幽此刻哪裡還會不明白,此林楓,正是以前的林楓!

ps:七更奉上,心卻冰涼,請假一天想要找到丟失的激情,但心卻拔涼拔涼的,貌似一天只有三四朵鮮花,零打賞,哎,不知道怎麼整了。。 一夜狂風,將這個城市徹徹底底的送到了冬天。

晨間,徐先生電話過來,告知s市即將收尾,大抵過兩日便能回了。

安隅聞言,心有小喜。

許是晨間心情好,以至於早餐都比往日多用了些,徐黛見此,笑意悠悠問道;「太太今日心情很好。」

安隅稍有驚愕,只道、自己表現的如此明顯?

磨山的白狗,活的是好還是壞,全然取決與太太的心情。

比如今日,徐黛將白狗放了出來,放白狗跟黑貓一起蹭到安隅腳邊時,這人也沒嫌,反倒是伸手撩了撩,看的出來,心情是及其不錯的。

2007年十一月,臨近年關,季度完結,各大公司忙綠不停,

用不可開交來形容不為過。

這日上午,安隅進公司開了場會,這場會持續時間良久,九點進會議室,在出來,已是臨近十一點半的光景。

臨了散場之後,安隅也好,唐思和也罷,面色都有些凝重。

大抵是年關將至的那種壓迫感,讓二人都稍有壓力。

走廊過道里,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響異常清脆,安隅的話語聲響起將這清脆聲壓了下去,她說;「我覺得我們可能需要一個合伙人。」

「我也覺得,」唐思和應允。

在來一個合伙人,她們最起碼也不會忙成這樣,多個人多份力,這話、總沒錯的。

「交給你了,」安隅徹底將這個艱難的任務甩給了唐思和,且不待人回答便直接推門進了辦公室。

不給這人反駁拒絕的機會。

走廊里,就剩唐思和望著緊閉的辦公室大門,無奈搖了搖頭。

一臉無可奈何。

狂風暴雨來臨之前的前夜,總是異常平靜,這夜,安隅歸家,與徐先生通了一通長達半小時的電話,二人話語間聊的無非是些家長里短之事,偶爾,徐先生問及工作,徐太太告知近期可能會很忙,而後者,,同為管理層,表示理解。

這夜,首都又起了一場大風,妖風呼嘯,吹完了樹枝,讓整個磨山都沉浸在恐懼與陰森中。

夜半,安隅被這如嬰兒啼哭般的風聲鬧醒,在也睡不著。

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雖說安隅並不信鬼,但今日的天氣,著實是駭人。

輾轉反側之際,她拿起手機給徐先生去了通電話,那側接起,許是沒睡,嗓音異常清明。

夜半三更來的一通電話,足以讓徐紹寒提心弔膽,問道;「乖乖、怎麼了?」

而安隅,伸手拉了拉杯子將自己捂在裡面,話語悶悶道;「睡不著。」

「怎麼了?」難得有夜半不睡覺的時候,徐先生不多想怕是不行。

「妖風太大,」她說,帶著些許無奈。

到底是年歲小,徐先生如此想。

徐紹寒自幼生活在這座四方城裡,對於首都天氣的變幻也是知曉的,他年幼身處總統府也被這山林妖風嚇過許多次。

如今想起自家愛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感受著妖風的嚎叫,心裡頭稍有些不是滋味兒。

總覺自己這個丈夫,做的並不好。

「不怕,我在,」他說,話語盡顯溫軟。

且還帶著些許輕哄。

這夜,徐先生起了興緻,伸手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報紙,給安隅讀起了睡前故事,而那方,徐太太除去好笑之外,更多的是內心深處平添了一分溫暖。

徐先生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很標準,更甚是輕重緩急之間運用的異常到位。

只是安隅想,這內容實在是不堪入耳。

讀的什麼?


讀的國家經濟政策方針與扶貧項目的開展。

安隅無言許久,但好在,自己自動過濾了。

她也知曉,這人床頭上除了報紙什麼都沒有了。

與其聽他瞎謅還不如聽點這個。

萬籟俱寂之時,最顯心底溫軟。

安隅在許多年之後在回想起徐先生對她的寵愛與呵護,以及那無底線的包容時,總會想起這夜的讀報聲。

聲響不大,但足以將安隅一顆內心擊的的潰不成軍。

她所有的堅強與強勢在徐先生跟前早已經消失殆盡。

遇強則強,遇愛呢?

這輩子要有多幸運,才能碰到有一個溫柔的人?

趙家人的陰暗被徐先生的陽光悉數蓋了下去。

昨夜的狂風一直持續道次日清晨,清晨伊始,首都大街小巷都被流言蜚語掩蓋了。

而流言的中間點,是安隅。

事實如她所想,一場車禍,將她拉上了檯面。

全國第一家事律師的名聲在無形中受到了質疑。

【柯松之死,與某律師有關?】

【法律到底是正義還是某些人賺取利益的工具?】

【業界第一到底從何而來?】

一條條的頭版頭條將安隅送上了輿論制高點,清晨伊始,徐黛看見報紙時驚駭的將晨間的報紙都收了起來,可到底是抵不住公司人的電話,

一早,唐思和電話便過來了。

安隅彼時尚未起身,聽聞唐思和的話語披著外披去了書房,按開電腦時,只聽唐思和道;「到底是你有先見之明。」

柯松現在已經火化了,輿論大眾說他死於非命也你即便在有底氣的去爭辯也無用。

一個聰明人是爭不過一群瞎子的。

且還是一群裝瞎的人。

對於這種事情,安隅從來不過多辯解。

只因無任何辯解之意。

」防的就是這一手,「她開口言語,話語較為平淡。

打開電腦看新聞時,網路上鋪天蓋地的新聞早已經將她形容成了一個未賺取利益不惜謀謀害他人的劊子手。

她靜看數秒,視線較為平淡,面容也無多大起伏波瀾。

「安隅、鄧英一人是沒這個本事的。」

唐思和片面的提醒了一句,敢將毒手伸向徐家的人,只怕是沒幾個。

而近段時間,徐紹寒關門打狗架勢無疑是激怒了某些人,夠不著徐家,夠一個安隅還是綽綽有餘的。

這件事情的始末,或許又是一場政治鬥爭。

而唐思和,有義務讓安隅知曉這其中利害。

「我知道,」她說,話語沉穩。

對於網上這種抹黑的新聞是瀏覽不完的,於是,安隅伸手關了電腦,將瘦弱的背脊靠在椅背上,而後話語淡淡;「讓陳宇負責帶頭搜集證據,以公司名義發聲明,集體寄律師函。」

「你放心,財狼野豹也好,小蝦小將也好,我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她不去插手政治鬥爭,但若是誰敢將髒水潑到她身上來,拼盡全力也要拉著他一起下地獄。

有些人,欲要困難是退縮,而安隅呢?

她素來是迎難而上,高山也好,天空也罷,只要她想,便沒有登不上去的。

晨間下樓,徐黛面色不大好,帶著些許打量之意,安隅見此,簡言道;「莫擔心。」

簡短的三個字,代表了太多。

徐黛望著她,張了張嘴,許多話語止在喉間,難以言明。

「我自幼比別人多受了許多苦,心理也好,身體也罷,早就是金剛不壞之身,外界的輿論與言語,都傷不得我半豪,莫擔心,」她做出解釋,那平靜的話語好似在訴說什麼會淺顯的事情。

可徐黛知道,這哪裡是淺顯啊!

這是名聲,是事業。

更甚是一個人的一聲。

世人總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安隅將陰狠毒辣的輿論引向趙清顏時,便做好了準備。

只是來的稍晚了些而已。


人生,從來就不是一個光明正大的路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