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黑沂州本就混亂不堪,需要實力強勁,底蘊雄厚的家族,所以本次的大比,為了展現出真是的實力,除了世家子弟和望族子弟,其餘的人都可以殺!」

楊寧恍然大悟,但心裡卻又開始疑惑起來,帝國怎麼會忽然想整頓這個被遺棄的地方?何況為什麼會有這麼世家子弟和望族子弟爭著參加這次的大比。在楊寧的認知中,以前帝國出錢給幾大世家,讓他們派人打理黑沂州,他們都不幹。

說實在的,黑沂州資源匱乏,混戰不已,人口眾多,想要管理好,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所以沒有一個世家或是望族想要沾惹上這個麻煩。

可是如今的幾大世家和望族對黑沂州的控制權好像都勢在必得的樣子,這著實就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秦夜月對於帝國的用意也不是很清楚,她揮揮手,說:「鬼知道帝國那些老傢伙心裡又在打什麼主意,也許是他們閑著沒事做了,想弄出點事情來做做。」

對於秦夜月的話,楊寧感到無語。

「好了,帝國想幹嘛,這都和我們無關。我現在和你說說有關爭奪這次大比最後的軍功的分配。第一名,五千軍功,第二名,四千軍功、第三名,三千軍功,第四名,兩千軍功,第五名,一千軍功。我們只要隨便拿個第四名,就超過我那不成器的大姐和三哥了。」

秦夜月眯笑著說。

楊寧苦笑一聲,暗想隨便拿第四名,哪有這麼容易?

畢竟前來參加大比的可都是世家和望族的優秀人才,這些人從小就受到嚴格訓練,不管實力還是計謀,都要遠遠超出常人一籌,人人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至於本次大比的詳細規矩只有等魏候爺到了才知道,不過從他身邊的人我也得知了一點小道消息,此次參加大比的世家和望族,每一方只能帶七人參加。我們這邊有最近挑選出來的六名侍衛,加上英劍正好是七人。」秦夜月已經將人員都安排好了。

楊寧相信,她做足的準備絕對不止這些,不然怎麼敢信誓旦旦的揚言,隨意的拿個大比第四名。

……

時間流逝,天空上再次升起一輪彎月,已經是晚上時分。楊寧心裡笑了一聲走出房門,又是該收穫靈石的時候了。

兩個時辰后,他回到房屋,化血神石中已經多了將近一百枚靈石。加上他昨晚得收穫的靈石,化血神石中的靈石將近有兩百枚。

楊寧心神迫不及待的進入化血神石中,白茫茫的世界中,那道和他一模一樣的影子巋然不動。

楊寧苦笑一聲,看來還是靈石的數量太少了啊。

在接下來的三天中,楊寧的房屋中一直很平靜,沒有人過來打擾他。

這三晚上他都出去收穫靈石,現在,他化血神石中已經有了將近五百枚上品靈石。

這些靈石應該能演練一部武技了。

楊寧大喜正想將心神沉浸到化血神石中,忽然房門被人敲響了。

在關鍵時候被人打擾,楊寧有些不耐煩,喝道:「誰?」


「是我。」門外傳來的是王地動的聲音。

「怎麼是他?」楊寧心裡微微詫異,當下打開房門,讓其進來。

「小侯爺深夜造訪不知有什麼事?」楊寧盡量表現的冷漠一些,好讓小侯爺能趕快離開,自己等著這麼多天,終於等到機會了,還要忙著研習武技呢。

豈知小侯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從桌子上抓起一個酒壺就往杯子里倒酒,臉上有一層淡淡的憂傷。

「小侯爺你這是?」楊寧真想過去提著他扔出去,他喝酒怎麼喝到自己房裡來了,自己現在是「寧浩」,不是「葉璇」,好像和他不熟悉吧?

王地動一杯酒下肚,輕輕嘆了一聲,說道:「寧浩,我在這秦家宅院中沒有一個熟人,和你還算有點熟,所以今晚過來坐坐。」

楊寧有些詫異,這腦子裡只要一根筋的傢伙也會有什麼煩心事?

王地動指著對面一張椅子,說道:「坐。咱們聊聊。」

楊寧耐著性子坐下。


「哎,真是沒有想到她竟然嫁人了。」王地動自言自語。

楊寧眉頭輕輕一挑,這傢伙原來是為想好的人傷心啊,只不過楊寧向來鄙夷王地動這種世家子弟妻妾成群的陋習。不禁輕輕說了一聲:「嫁得好。」

王地動眼睛立即瞪得像是牛眼睛一般,最後哼了一聲,「你不知道。」

楊寧不屑的瞧了一眼王地動,暗想這時候陳亞楠怎麼不趕快出現,將王地動這貨弄走。

「哼,寧浩,我和你說,你要是遇上她,他也會喜歡上她的。」王地動腦海中回憶著,說道:「她和亞楠一樣,都是很豪爽的女人,只不過她身上還有種亞楠沒有氣質,冷漠、冷酷。」

楊寧看著王地動微微憂傷的樣子,心裡忽然有些爽,不禁調笑著說道:「小侯爺你位高權重,她即使嫁人了你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將她搶回來啊。」

王地動忽然從椅子上跳起,叫道:「寧浩,我看你是個男人,也是光明磊落之人,怎麼心裡也有這樣的齷蹉思想。我雖然是小侯爺,有很高的權利,但在很多方面從來不仗勢欺人。」

楊寧愣了愣,隨後輕輕一笑,看來以後得重新認識下這小侯爺了。

「我和你說笑的。」楊寧將一壺酒都推到小侯爺身邊,希望他能儘快醉成一頭豬,倒在桌子下面睡一覺。自己好去研習武技。

王地動重新做回椅子上,果然自己倒酒自己喝起來。喝了幾杯之後,才踉踉蹌蹌的走出房門。

隨後楊寧大鬆一口氣,盤膝坐在床上,開始將心神沉浸到化血神石中,果然看到那道影子又動了。

這次,影子施展的是一門凡品武技「披星劍法」。他在高興的同時難免有些失望。高興的是有能研習到一些深奧的武技和心得,失望的是影子竟然沒有施展他最擅長的「游龍身步」和「大yin血河訣」。

在楊寧修鍊的同時,小侯爺剛剛踏進房門,就一頭栽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起來,他口中念著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兩個字「葉璇」。 楊寧的意識沉浸到化血神石后,看著影子施展「披星劍法」,立即屏息凝神,認真的看起來。

這「披星劍法」是他在十歲的時候學習到的一門入門劍法,劍招變換很少,對於初學者來說,的確是一門不錯的劍法。可是到了後面,難免會覺得太簡單了,劍招沒有變化,很容易被人一眼就看出,在你尚未刺出去之時,對方就已經知道你想刺哪裡了。

所以這門劍法在很早以前就已經被楊寧遺棄了。

然而這化血神石几乎有逆天的作用,無論什麼樣的平凡武技,經過改良后,被影子施展出來,都會成為一門威力極大的武技。

這點毋庸置疑,楊寧先前學到的巧勁已經很好的證實了這點。並且,那些巧勁只是影子從一些極簡單,簡單到人人都會的搏鬥招式中變換出來,教給楊寧的。

如今,影子施展的這門「披星劍法」要比那些簡單的搏鬥招式高級一些,楊寧相信,其改良出來的劍招威力肯定也會比巧勁要大許多。

「咻咻!」

影子中由靈力聚會成的一柄短劍不斷的揮舞著。

令得楊寧大為吃驚的是,這影子施展「披星劍法」的招式,順序和原來書冊上的完全不一樣,僅僅只是裡面裡面有九成的些動作一樣,剩下的一成要麼均是右影子自己添加上去的。

楊寧眼瞳漸漸的收縮起來,這些劍招看似簡單平凡,但是每一招的鏈接是那麼自由,隨心所欲。實可說已經到了一種不為萬物所動的境界。

而且,劍招招招連貫,渾然天成,根本沒有一點生澀的意思。所以從頭到尾根本找不到一點破綻,堪稱無懈可擊。

楊寧可以想到,他一旦將這些劍招學會,和敵人對戰時,完全可以將敵人籠罩在劍招的攻擊下,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除非對方有也有大能,將這些劍招盡數攔下。

看完劍招后,楊寧按照慣例和影子交手。他施展的也是「披星劍法」。

「咻!」

楊寧手中的短劍一劍刺出,刺向影子的面門,影子剛剛開始沒有動,知道楊寧的短劍刺到了他眉心不足一米出才忽然動起來。

靈力匯聚成的短劍忽然上撩,隨後又是平平一劍橫掃而出。接下來讓楊寧苦笑不已的事情就出現了。他手中短劍連影子都沒沾到,影子手中的靈力短劍就已經刺在了他咽喉上。

這一劍來無影,找不到絲毫的軌跡。

還好影子最後將上撩和橫掃的動作放慢了無數倍,楊寧才終於看清。看清之後,楊寧更加變色,因為短劍在上撩和橫掃的過程中,所經過的地方均對應著人體的各個脆弱地方,無論落向哪裡,最終都能輕鬆奪取敵人性命。

接下來是影子來攻擊他,他用剛剛學到的上撩和橫掃來格擋。

前三次的時候,他刺出去的速度過慢,以至於沒有機會刺到影子,在第四次的時候,他速度快能趕上了影子,影子手中的靈力劍落在他咽喉上時,他手中的短劍和影子的咽喉也只有一巴掌的距離了。

「咻咻!」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中,楊寧均是練習這上撩和橫掃,楊寧清楚記得,當然最後一劍刺出,也就是他刺了一萬三千七百下,才和和影子的速度同步起來。在靈力短劍落在他咽喉上時,他手中的短劍也落在影子的咽喉上。

接下來,楊寧學習的是下劈、上挑、點刺,閃刺、斜掃。

這些看似簡單的劍招,到了影子手中都能轉化為無比神奇的招式,楊寧花費足足有五個時辰才將這些劍招學會。

但也僅僅只是學會劍招而已,這些劍招組合在一起的花樣極為繁雜,不同的組合又將形成不同的攻擊套路。

沉浸在化血神石中,如痴如醉的學習著「披星劍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一聲輕靈的劍嘯聲在化血神石白茫茫的世界中回蕩起來。

能看到楊寧手中的短劍舞成一團,劍招形成一張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將他身子身子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隱隱的還能短劍上有星辰的景象不斷變換著。

「喝!」楊寧一聲大喝,手中的短劍忽然橫掃而出,劍鋒所過的地方,立即有五顆模糊的星星閃現出現,圍繞在短劍周圍。

如今楊寧已經完全將「披星劍法」學會!

那道影子再次歸於平靜中,靜靜的站著。

心神從化血神石中退出來之後,他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喜悅,單單一本凡品武技「披星劍法」都能有如此威能,楊寧現在很期待影子施展「游龍身步」和「九陰血河訣」。

但是他也知道,想要催動影子施展這兩門武技,恐怕需要上萬的上品靈石。

他現在一個月的酬勞是一百上品靈石,即使能收穫一點秦家宅院里的靈石,但是也總不能經常這麼搞啊,不然遲早被精明的管家發現。

「咚咚!」

這時,房門忽然被瞧向,楊寧應了一聲,兩個侍女走了進來。

「大人,這是小姐讓奴婢送來的,讓大人穿上,一個時辰後到碧水閣。」侍女恭敬的將手中的托盤遞到楊寧手中,一個托盤上放著一套極為華麗的貴族服飾,一個托盤上放著一塊巴掌大小的玉佩,上面有隱隱有一道道溫潤的光芒流轉而過。

看這玉佩的品質雖然比不上秦斯遠和秦楠他們腰間懸挂的玉佩,但是卻也比楊寧所見到董秋水腰間懸挂的那枚玉佩的平品質要高了。

兩個侍女走出后,楊寧開始換裝。一個時辰后準時到了碧水閣。

秦夜月穿著和平時一樣,是一件藍色的廣袖貴族長裙,只是在脖子懸挂了一條看上去品質不知道不楊寧腰間玉佩高出幾個檔次的玉石吊墜。


在秦夜月身邊,王地動和陳亞楠也在,兩人身上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唯一不同的是,陳亞楠將腰間隨時攜帶的那隻酒壺摘下了。而王地動頭髮也比平常要整齊一點。

楊寧一出現,秦夜月眼睛里就有按捺不住的佔有慾,眼睛直勾勾的盯在他身上,搓了搓手說道:「我的小男人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好討人喜歡啊。」

王地動和陳亞楠臉色微微一變,暗想秦丫頭你要調笑小美人也要看看時間,分分場合啊。

「好了,我們走。」秦夜月伸手在楊寧肩上狠狠揉了一把,才算是勉強盡興,帶著眾人走出秦家宅院,乘上馬車往南面的而去。

走出宅院的時候,楊寧正好碰到秦斯遠和秦楠兩人,他們眼神陰冷,神情極為不友好,他們不敢怎麼得罪秦夜月,自然是將心中的怒火牽引到了楊寧身上。

楊寧英俊冷漠的臉上沒有絲毫變化,只當兩人是空氣一般存在。

馬車上,通過和秦夜月交談,楊寧知道,他們要去的是「城主府」。今日,帝國高高在上,位尊權重的魏候爺將會抵達靈陽城。同時,參賽的各大世家弟子和望族子弟也會隨著魏候爺一同到來。

楊寧和秦夜月他們正是去參加為魏候爺接風洗塵的酒宴。

秦夜月收起以往的輕佻和傲慢,臉色有些鄭重,對著楊寧說道:「此次參加爭奪黑沂州控制權的大比中,有兩個人你需要特別注意下。」

楊寧點頭。連秦夜月這種一向不怎麼把別人看在眼中的人都表示看重的人,絕對不會是尋常的角色。

「東陵白氏一族的白成慶和咸安的南宮一族的南宮婉如。在所有的參賽人員中,白成慶的實力最為強悍,在感靈境後期的巔峰。比我都要強上一線。南宮婉如實力倒是一般,以你不憐香惜玉的性格能輕鬆搞定他。但是她擅長的不是武力,而是計謀。她軌跡多端,向來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坐收漁人之利。被她坑過的人不在少數。」

只是秦夜月不知道,現在同樣有參賽的貴族在評價他,秦夜月這女人表面上放蕩不羈,行為不檢點,但是心性狠辣,一旦到了危急關頭是個什麼事情都能幹出來的瘋女人。

「白成慶,南宮婉如,嗯,這兩個人我記住了。會小心對待他們。」楊寧點點頭。

秦夜月補充道:「還有,董秋水那個討厭的女人,以她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在大比中肯定會利用白成慶的威給你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大比中一旦有機會就要幹掉她。」

她說這句話語氣很是悠閑,好像經常說的樣子。

楊寧現在終於知道秦夜月能從秦氏一族的一名無名小人物走上今天的位置上,絕非運氣和命運使然,這些都是她精心策劃,一個一個剷除絆腳石換來的。

不一會兒,秦夜月的馬車在莊嚴雄偉的城主府停下。

楊寧跟在秦夜月身後下車,再次因為秦夜月的緣故收穫了很多的異樣的眼光。

其中從好幾道眼光中,他明顯的感受到了殺意,不知道是出於嫉妒還是出於許多他不知道的原因。 秦夜月走下馬車,立即有不少貴族子弟上來攀談。

漸漸的秦夜月就開始展現出了強大的貴族外交手腕,和她攀談的貴族子弟,她向來的來者不拒,和他們有說有笑。

楊寧在面對這樣的情況時,一時間難免有些不適應,和這些貴族交談本來就不是楊寧所擅長的。並且,他也不想和這些自詡比別人高出一等的貴族子弟有過多的交集。

這時有一個貴族子弟問起楊寧來,楊寧面無表情,淡淡回應道:「寧浩。」

秦夜月則是笑吟吟的在楊寧的話後面加了一句話,「他是我的我貼身侍衛,很不錯的一個人。」

隨著秦夜月此言一出,立即有不少視線堆在楊寧身上,想看看她憑什麼本事竟然能贏得秦夜月的這樣的讚揚。

楊寧依然面無表情,異常的平靜。

這平靜在貴族子弟中立即掀起不小的猜疑和驚異。

平靜代筆著什麼?代表著異樣強大的自信!自身有超人的實力!

這時,一聲冷笑聲忽然從一旁的馬車上傳出來,隨後只見一臉高傲的董秋水掀開車帘子,就走了下來。

今天,她沒有穿金箭軍團的軍用軟甲,而是換上了一件藍色的貴族長裙,長裙下擺點綴著無數的寶石,看起來路來,裙子上半空發微微擺動,發出一道道精明的寶石光芒。

董秋水出現,立即在貴族子弟中掀起不小的騷動,她的受歡迎程度竟然隱隱能和秦夜月比肩。

本來,論身材和容貌,董秋水自然要遜色秦夜月許多,但是卻因為秦夜月在私人的事情上名聲不太好,兼之她性子太張揚,難免會不太被被這些貴族子弟好評。

秦夜月眼睛都懶得瞥一眼董秋水,而是望著她身邊的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男子。

楊寧的注意力也放在那男子身上,男子穿得的是一件修身的貴族長服,看起來並不是很華麗,但是卻給人一種極為勻稱合適的感覺。

但是注意觀察就能發現這樸實中彰顯著無比高調的奢華。

他胸前的那個胸章做工精美而優雅,用的材料也是帝國極為稀少的材料上菱何玉。要是能用用上品的靈石來衡量這塊上菱何玉的話,少說也值十萬。

這讓楊寧的確有些無語,同時暗嘆世家貴族弟子奢侈成風的不良嗜好。要知道,他當秦夜月的貼身侍衛,辛辛苦苦的一個月才賺一百的上品靈石,其中,這還算是酬勞比較可觀的了。要知道,葉萋萋以前在村莊里幫人做些事,一年的酬勞也才一枚上品靈石。

並且,還不得不強調,帝國很多地方的酬勞的還是按照下品靈石為單位來計算的。


秦夜月慢慢悠悠的走到男子身邊,鳳目微微上揚,說不出的嫵媚和風情十足,她笑著說:「白公子,自上次大梁城一別,我們已經有兩年未曾見面了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