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何會不知道,呂陽吃不準藍乙鶴的性情,不敢隨意開價,所以把這個麻煩推給自己。

不過,他也不好再次把它推回去,因為他頂著一個煉器宗師的名頭,還真就是最適合開價的人物,如果換成呂陽自己,或者藍乙鶴,對於雙方,都難以取信。

當然,這也不是讓他胡亂開價,說出一名極低價錢,然後強行收購呂陽手中的所有星核,如果這是在寶船外面,而旁邊也沒有聖女在場,他倒不介意以大欺小,仗著自己是前輩高人的身份欺壓呂陽一把,最多到時候給他幾十萬靈玉的甜頭,隨意打發便算了。

「修雲前輩,您老就開個價吧,我這朋友,對這煉器材料不太熟悉。」白蓮聖女見場面有些僵,不由委婉地提醒了一聲。

「星核的價值一般都在百萬上下,不過,鑒於其極其罕見,許多人慾求其而不得,這些年行情已經見漲許多,就算作是一百八十萬枚如何?聽說你手中有一百零五枚星核,再加上我手中鑒定的這枚,一共便是一百零六枚,我和藍兄一人各要一半,折去零頭免計,各自付給你九千五百萬。」修雲已知此事推諉不過,索性便乾脆把自己的底價報了出來,約一百八十萬靈玉,老實說,遠遠超出了呂陽的心裡預計。

星核雖然值錢,但也正如他所說,就值百萬靈玉,再加上行情看漲,最多就是一百二三十萬而已。

「很合適的價錢,前輩果然是痛快人,那我也沒有什麼要說的了,就這樣成交吧。」呂陽思索了一下,立刻便說道。

「我沒有這麼多靈玉。」藍乙鶴的面色卻是突然一沉,有些陰沉地說道。

「嗯?」呂陽心中微微一驚,這才發現,修雲此人,報出如此高價,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

「藍兄,你看,我們都是前輩高人,總不能為難小輩不是?這星核的確價值這麼多靈玉……」修雲略帶尷尬地笑了笑,暗含隱喻地提醒道,「對了,你該不會是錢不夠吧?那真是太可惜了,不夠錢買,不如就少買一些好了,何苦與我對半分呢?」

「放屁!修雲你個老不休,不就是知道我為煉製極品法器,剛剛耗盡積蓄,購買了那些天材地寶嗎?要不然,你也不會把本來價值百萬的星核說成一百八十萬,寧可多花大半的錢財,也要把我擠兌下去。」藍乙鶴不是與他極熟,便是與他有仇,直接開口便罵。

「嘿,藍兄,話可不能這麼說,你說這星核價值百萬,可不見呂陽小友臉都變黑了嗎,換作是我,我也不答應啊,憑什麼不是物以稀為貴,賣不出百萬以上的價錢?而且,如此寶物,又正好是在萬寶大會期間出現,你猜呂陽小友把它們交到聖女手中,讓聖女幫忙交付商會,能夠拍賣出何等的天價?老實說,我開價一百八十萬,已經是厚著老臉佔便宜,就怕讓聖女和呂陽小友見笑了,你還嫌這價錢太高!」似乎是被罵作老不休,有些微惱,修雲也索性拉下老臉,和他據理力爭起來了。

開玩笑,星核如此罕見,說不定錯過這次機會便沒再難遇到了,真的想要的話,是買是搶,都得把它弄到手中,老友情面也沒得講。

* 第399章金甲巨靈將(下)——

第399章金甲巨靈將(下)

看著這兩位老前輩在這裡爭論,呂陽眼中不由得泛起一絲奇異的色彩,看了一下聖女,卻見聖女微微搖頭,心中頓時便瞭然。

他也樂得閉嘴,就在一旁看著兩人明爭暗搶。

「呂公子,你能不能向我透個底,這些星核,多少靈玉才出手?」就在兩位老者吹鬍子瞪眼,互不相讓之時,白蓮聖女突然傳音問道。

「聖女何出此言?」呂陽報之以疑惑的目光。

「好奇問問而已。」聖女道。

「修雲前輩提出的價錢,我已經很滿意了,就按他所說,一百八十萬吧。」呂陽說道。

「你真要以一百八十萬賣出?」白蓮聖女有些驚訝,不過想了想, 妖尾之時間零 ,「這倒也是,雖然星核只值百萬以上,但近些年來罕有流出,也是物以稀為貴。」

「聖女,我知道你是擔心我得罪藍前輩,不過,藍前輩應是通情達理之人,想要買我的星核,就不能不拿出靈玉來,如果他沒有足夠靈玉的話,還是免開尊口為好。」呂陽不冷不熱地說道。

其實白蓮聖女一開口,他就猜到她想說什麼了,無非就是怕與兩位前輩鬧僵不好,主動降低些許價錢,還可以贏得好感,不過,他藍前輩是什麼人,自己又何嘗認得他,為什麼要主動降價以迎合?

要搞清楚,現在是自己手中有珍稀材料,他要找上門來求購,而不是自己積壓了一批沒有人要的孬貨,哭著喊著求他買去。

早在這兩人找來之前,呂陽早已下定決心,如果開價太低,不論誰來,也是兩個字奉送:免談!

呂陽自以為猜中了白蓮聖女的心思,卻見白蓮聖女目光一眼,帶著些許高深莫測的笑意,悄然傳音道:「公子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既然物以稀為貴,何不利用此次機會,換取更大的利益,比如,和這兩位前輩攀一攀交情?」

「聖女真是高看我了,我呂陽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哪怕經過此次交易,也難入這兩位前輩法眼,何來的攀交情?老實說,我現在只想靈玉和實在的好處,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豈不快哉?」呂陽有些不以為然地回答道。

「那,我聖教欲與這兩位前輩攀交情,那又當如何?」白蓮聖女似乎笑了一眼,明媚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隱秘的笑意。

「聖女是說……」呂陽聽到這裡,不由得心中一動。

「你把星核全部賣給我,我來轉賣給他們,如何?你可以放心,我是決不會出低於修雲前輩所說的價錢的,就按一百八十萬靈玉計,一百零六枚星核,總共一億九千零八十萬靈玉。」說到這裡,白蓮聖女彷彿著重提醒呂陽一般,頓了一頓,然後才道:「這個價錢,剛好在我能夠動用的職權範圍之內,想要完成交易,直接在這寶船上調取靈玉便可,如果公子你不打算全部換成靈玉的話,想要什麼天材地寶,奇功秘法,也都可以跟我說,我可保你在這萬寶大會上滿載而歸!」


「原來聖女竟也在打這些星核的主意,哦,不,是在打這兩位前輩的主意?」呂陽有些詫異,不過,想到她若不是想要招攬這兩位前輩,就根本沒有必要帶著他們來看星核,又不由得釋然了。

正如她當初與自己結交一番,作為白蓮教聖女,交遊必然是十分廣泛的。

不得不說,白蓮聖女提出的條件,還是極為豐厚的,而且正好撓到了呂陽的癢處,令他十分心動。


呂陽略為沉吟,不由得開口道:「如果聖女私下跟我開口的話,我又豈有拒絕之理,何必到現在才說。」

白蓮聖女與呂陽相交不深,但也對他有所了解,自然知道他說的是客套話,不由微微一笑:「若是我早先向公子索要,就太不夠朋友了,而今,一百八十萬是修雲前輩出的價錢,公子你對這價錢也很滿意,我再開口,才算是真正的在商言商,不會令我們交情受損。」

「既然聖女都說到這份上了,我還能再說什麼,就依你的意思好了,不過我真的有些好奇,你等這時才開口,也不怕拂了這兩位的臉面?」呂陽還有一絲最後的疑問,不由得好奇問道。

聖女道:「我買下這些星核,並不是為了賺錢的,到時候折價賣與兩位前輩,他們有何理由來怨我?」

「好,那就請聖女向兩位前輩說明吧。」呂陽當機立斷,說道。

其實說到底,他只是想把星核賣出去,由誰來買,買去幹什麼,都不關他的事。

聖女默默點頭,便向仍然還在爭執不休的修雲和藍乙鶴兩人說道:「兩位前輩,我有一言,不知兩位前輩願不願聽?」

「聖女勿要多言,我不與這老不休爭個明白,他還覺得我認慫了!不錯,我是拿不出這麼多錢,不過,我也不是好糊弄的,明白了這就是乘人之危,想要把這些星核搶到手,還說成是替我著想,真真氣煞我也!」藍乙鶴這時候也痴勁上頭,渾然把呂陽這個貨主和引薦他們相見的白蓮聖女拋在一邊,氣急敗壞地瞪著修雲,與他激辯起來。

「藍兄,可不是老弟我故意和你作對,實在是星核太難得了,別說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就算你是我親爹,我也照樣是寸步不讓,你明白不?話說回來,你一個劍修,也從來不沾煉器這一行當,何必盯著這些星核不放?還不如做做好事,多讓一些給我得了。如果你擔心你的那件法寶品階不高,我在這裡向你保證,一定能幫你把它煉成通玄靈器,這樣可好?」修雲顯得有些納悶,非常不解地看著他。

「少來,煉成通玄靈器,這是你早就答應我的,和這件事情無關!至於要這些星核幹什麼……你就不要問這麼多了,又不關你事。」

藍乙鶴似乎想起了什麼,老臉突然一紅,竟是突然變了面色,帶著一絲諂笑,轉身對呂陽道:「呂陽小友,你看,修雲這老傢伙忒是討厭,連一半星核都不肯讓給我,你不會像他一般小氣吧?我這趟來參加萬寶大會,所帶錢財不多,只剩下五千萬靈玉了,小友你看,能不能……」

堂堂前輩高人,修為連呂陽也望不到頭,不是虛境修士便是圓滿境界的絕頂高手,竟然對著一名中乘境界的後輩露出如此諂笑,呂陽還真是寒戰了一下,隨即,啼笑皆非,連忙說道:「打住,打住,藍前輩,你可是想說,一百萬靈玉一枚賣與你?」


「正是如此,若能再附送三枚,那就更妙了,小兄弟你放心, 甜妻來襲:君少,放肆寵 ?」

「老不要臉!老不要臉!藍兄,你也真是太給我們這一輩人丟臉了,一百萬靈玉一枚,還要附送三枚,虧你能說得出口!」不等呂陽答話,修雲氣極反笑,打斷了他們,「呂小友,你不必理他,區區一名通玄修士,連圓滿境界都沒有達到,面子能值幾枚靈玉,想空口白話就把人情當寶貝賣,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嘿,老不休的,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在小輩面前打我臉是不?」

「我就打你臉怎的,枉我還稱你一聲藍兄,你卻如此死皮賴臉,連欠人情這種話都敢說出來,不要讓人笑掉大牙!」

「誰死皮賴臉,你才死皮賴臉,你全家都死皮賴臉!」

「藍兄,你……你……」

呂陽和白蓮聖女對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的,都是深深的無奈。

不過直到這時,他們也總算弄清,這名叫做藍乙鶴的前輩,乃是通玄高人,說實話,在修雲口中是不值一提,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那是因為他身為煉器宗師,縱是圓滿高手,甚至道境的高人,也有求到他的地方,早已養成了眼高於頂的心氣,而呂陽和白蓮聖女,卻是無法把他當作普通人來看待的。

更何況,剛才修雲也透露出了,這人是一名劍修,如此高階的劍修,實力肯定不俗。

「聖女,你還是趕緊勸一勸吧,把你的打算說出來,或許他們就不會吵了。」呂陽連忙對白蓮聖女說道。

誰知道他們交情深厚到何等的程度,如此爭執,會不會真的動火翻臉?如果他們真的在這裡鬧翻,那才是真的麻煩大了。

「修雲前輩,藍前輩,還請聽我一言。」白蓮聖女也知道,這樣下去不行,聲音之中不由得透露出一絲道蘊,似乎是運用起了神通。

這話在呂陽聽來,卻是腦中嗡的一聲,彷彿一根琴弦撥動,不停地震顫起來,虛空之中,彷彿有無數佛陀端坐,現身說法,空中天花亂墜,地下金蓮湧出,無比的繁複。

而在這繁花似錦的佛陀說法異象之中,隨著她的最後一個「言」字出口,彷彿又有一道天雷落下,彷彿晴空霹靂,驚醒了爭執中的兩人。

修雲和藍乙鶴皆是一震,有些驚異地回過了頭。

「兩位前輩,請聽我一言,你們這樣爭來爭去,終究也不是個辦法,還是快停下來,大家好好商量商量吧?」白蓮聖女驚醒兩人之後,也不敢託大,連忙託了神通,委婉地勸了起來,「兩位都是多年的知交好友,若為星核而傷了和氣,本來是一樁好事,反而變成壞事了。」

「誰說的,這老不休別說多年的交情了,就是親爹來了也寸不步讓,傷不傷和氣他怎會在乎!」藍乙鶴眼睛一瞪,說道。

這回輪到修雲道人不樂意了,但總算他還克制,看到呂陽和聖女無奈的神情,又不由得忍了下來。

「藍兄,你就不要胡攪蠻纏了,就算是我錯了,我錯了,行不?」修雲道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連連告饒道,不過,眼中卻閃動著一抹狡黠的光芒,似乎打定主意,要他嘴上服軟可以,但暗地裡,還是堅持不讓。

「哼。」藍乙鶴顯然對他非常了解,冷哼了一聲。

「兩位前輩,如果你們實在為難的話,不如這樣吧,我忝為聖教聖女,也是伽藍商會的在世行走,握有收羅天下寶物,人才之責,就由我代表商會,把這些星核買下,然後,你們向商會購買如何?」

「嗯?聖女,此話何意,難道說,你也要來與我們爭奪?」藍乙鶴面色有些不好。雖然對方是白蓮教的聖女,但他只是與修雲有交情,並不需要看白蓮教的面色行事。

「藍兄,你先別著急,聽聽聖女怎麼說。」修雲皺眉道。他卻是比常人更加了解白蓮教,知道此教四處收買人心,積蓄實力,斷然不會做輕易得罪他人之事。

或許,真的會有解決的辦法。

「還請兩位前輩不要誤會,反正你們在此爭奪也無益,我打算斥資從呂公子手中買下星核,然後,在大會賣出,你們看這樣可以不?兩位前輩若是有心的話,到時候就可以投標競買了。」白蓮聖女解釋道,「這樣一來,呂公子可以把此物賣出滿意的價錢,而兩位前輩也可以從容協商,直到商量出一個雙方都滿意的辦法來,這樣就不必在此爭論不休了。當然,我買下這些星核,決不是為了轉賣賺錢的,所以無論我和呂公子以多少價錢成交,最後轉到你們二位手中,都超出一百五十萬,如何?」

「在這大會上賣出,你是說拍賣會嗎?這聽起來似乎不錯,不過,你又如何保證會由我們所得?」藍乙鶴本來就正缺錢,聽到白蓮聖女說出一百五十萬這幾個悅耳動聽的字,不由得眉頭一挑,有些心動地道。

「把這些星核投在暗標,無論外人出價幾何,最後都由你們兩位得手便好了,而且,我們可以把它裝進普通法寶之中,總不會有人花費數千萬靈玉巨資,去買一件價值不到一萬的普通法器吧?」

「這倒也是個辦法,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多出十幾天時間湊錢,至不濟,也可以買下大半了。」藍乙鶴眼睛一亮,高興地說道。

白蓮聖女所提之事,對呂陽有益,對他也有益,當然是無限歡迎。

修雲卻不怎麼開心,因為他本來可以憑藉手段排擠藍乙鶴,但卻被白蓮聖女破壞了,但就在這時,白蓮聖女突然對他傳音一陣,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竟是很快便妥協了。

「好吧,我也同意,就按聖女說的去做吧。」

他並不擔心聖女會欺騙他,因為他為白蓮教供奉多年,基本的威信還是有的,也不相信,白蓮聖女會為了這些星核與他鬧翻。

無論如何,一半星核能夠保證,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保住這個戰果了。


最終,這兩位麻煩的前輩聯袂而去,終於還了呂陽府上一個清靜,而呂陽和白蓮聖女也不由得對視一眼,彼此都是長鬆了一口氣。

「還真沒有想到,這兩位前輩,竟然如此難纏。」

「方外之人,不拘俗禮,倒是讓公子受驚了,早知如此,我便不帶他們來這裡的。」白蓮聖女略帶歉意地道。

「聖女也是幫了我的一個大忙,何必說這樣的話。」呂陽道,「對了,現在兩位前輩也同意了由你經手,我們如何進行交易?」

「這個不急,我還要把你的星核帶到修雲前輩處,讓他一一檢驗,為了安全起見,我到時候也會請出其他教中護法看著,決不會出現差錯。不過,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訴你,其實我手中的現錢也不多了,只有九千五百萬可以立刻兌現,剩餘的一億,以一件重寶抵價可行?」

「一億……以重寶抵價?」呂陽眉頭皺了皺,萬萬沒有想到,白蓮聖女在這最後關頭,竟然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公子請放心,我說過,我們是朋友,而我是決不會讓朋友吃虧的,你難道就不想聽我說說,這件重寶到底是什麼嗎?」面對呂陽的質疑,白蓮聖女淡然說道。

「是什麼?」呂陽好奇地問道。

「金甲巨靈將,不知公子聽說過沒有?」白蓮聖女說道。

「金甲巨靈將……你們白蓮教,竟然連此等重寶都擁有?」當呂陽聽到白蓮聖女打算交出的抵價之物時,不由得怔了一下。

巨靈將,遠古仙庭驅役的戰將,乃是「天兵天將」的存在,每一尊,都是純粹的戰鬥機器,擁有無邊法力的偉力巨神。

傳聞之中,仙庭大軍除了各階仙人之外,剩餘大半,全都是由這種「天兵天將」組成的,而巨靈將,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每一尊都擁有著道境六重高手的實力。

雖然隨著時間推移,時過境遷,這些仙庭戰將的法力已經所剩無幾,甚至有的已經徹底腐朽破敗,但各大仙府之中,還是能夠發現一些被古仙用來看家護院的巨靈將,這些巨靈將,保存得完好,有先天上乘的虛境實力,保存得一般,有中乘實力,最差的也有結丹以上實力。

這種戰鬥傀儡,無疑是擁有極其巨大價值的。

「等等,聖女,你剛才所說的是,金甲巨靈將?這和一般的巨靈將有何不同?」突然之間,呂陽又發現了這一名稱之中的異樣。

其實他也有些奇怪,若以巨靈將而論,雖然實力強大,價值高昂,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好物,但卻還是遠遠不及億萬靈玉的,最多就是一尊價值千萬而已,而白蓮聖女提出的這一尊,卻似乎價值過億。

* 第400章強悍傀儡——

第400章強悍傀儡

「公子有所不知,遠古仙道雖然昌盛,留下無數遺寶,但卻大多業已殘破,變成了無用的殘骸,而少數品相較好,保存得完整的,也因道紋消退,法力流失,喪失了原本的境界和威能,這等光陰消磨的效果,縱是修得正果的仙器,也是無可避免的。」

「然而,今人有道,修成神通,自然便可以在古仙的基礎上,滋養遺寶,使一些遠古法寶重新煥發出生機,若是投入的心血與精力足夠了,甚至能夠使其更上層樓,變得比當初出爐之時還更完美。」

見呂陽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白蓮聖女不慌不忙,為他講解起來。

「巨靈將本是戰鬥傀儡,也屬法寶的一種,自然能夠重新修復。」

「這些我都知道,不過,我有一事不明,巨靈將大多境界滑落,罕有道境以上了,難不成,這一尊價值過億的巨靈將,擁有道境實力不成?」呂陽疑惑地道。

「道境實力?這自然是沒有的,漫說道境傀儡極少有在世間流通,就是我現在有,也不可能低於十億賣給你,不過,這尊億枚靈玉的傀儡,具有先天九重通玄境的實力。而且,此巨靈將仍然留有道境肉身,本身便已水火不侵,刀槍難入,不懼怕任何道境以下的神通手段攻擊,若是有人操控,更是能夠具備相應的戰鬥智慧,可以發揮出遠超普通修士的實力來,同樣的通玄高手,甚至先天圓滿高手,也不見得會是它的對手。」

「真有如此厲害?」聽到這裡,呂陽終於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色。

原來,這金甲巨靈將,價值並不僅僅在於如今的境界,更在於具有道境肉身,擁有道境以下,難以擊破的特性,如果呂陽只是把它用於一般戰鬥的話,便是先天絕頂的高手前來,也要非常頭疼的。

這樣的傀儡,價值已經遠遠超出本身境界了,哪怕它只有先天九重的實力,發揮的作用,也是遠遠超出同階的。

呂陽突然想到,自己有了赤月魔刀,本已可以撼動虛境高手,使虛境高手感受到威脅了,若是能驅使一尊虛境頂峰的戰鬥傀儡,直接就連虛境高手也敢挑戰,實力能夠得到極大的增長。


當然,這於修鍊無益,卻不是平常參禪悟道之用。

「口說無憑,不如現在就去親眼看看如何?」白蓮聖女也理解呂陽的懷疑,當即提議道,「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們便可再請修雲大師,當場鑒定,成交。」

「好。」呂陽略為想了想,覺得憑藉天音仙子和丁靈的眼力,神識,應該足以探明戰鬥傀儡的真實情況,再說,聖女也沒有必要欺詐自己,還是足以取信的,於是,點頭同意。

寶船之上,猶如巨洲島嶼,所有城池,亭台,樓閣,一應俱全,自然也不乏清幽無人的空地,白蓮聖女很快便帶著呂陽前往後山,準備驗看她所說的金甲巨靈將。

呂青青也聞訊趕來,想要親眼看看,這金甲巨靈將,究竟值不值得這一億靈玉。

「如果真的按她所說,先天九重的巨靈將,還是值這價錢的,這不單隻等於一件通玄靈器,還是擁有晉陞潛力的遠古道器,如果不惜錢財消耗,各種天材地寶和煉器手段齊下,遲早也能恢復到道境以上。」

「如果真的恢復到道境,恐怕我已先破產十回了,不過, 種田吧貴妃 ,我便已滿足。」

呂青青聞言,不由得點了點頭。

呂陽說得沒錯,只要那巨靈將能發揮通玄境的實力,便等於是招募了一名通玄境的高手侍衛,而且忠心耿耿,極為可靠,比一般的客卿有用多了。

如今呂陽招惹寒霖,無故置於被人刺殺的危險之下,如果能有如此傀儡防身,自然再好不過。

想到這裡,呂青青突然一擰眉,卻是不知想到了什麼。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座如小山丘般的巨大石頭,這並不是普通的石頭,而是玄石殘渣煉製而成的試劍石,傳說,擁有級高的硬度。

「這是九品試劍石,堅固程度,大致等於一名通玄修士運起護體罡氣,如能在石上擊出裂紋,也就相當於使通玄修士受傷。」白蓮聖女向呂陽介紹了這一樣東西。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