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六十歲,六十而耳順,這個壽辰可該大辦才是啊。」又轉臉對同桌的官員們,康熙笑著說:「今天,暢春園的酒宴上的官員,也少不得要到明珠的壽宴上喝酒。等到明珠辦六十歲壽辰的時候,你們可要送上一份大禮。」

康熙拿起酒杯,對著明珠:「來,朕提前敬你一杯,祝賀的你六十大壽。」

「臣,謝皇上!」明珠一口飲盡杯中的酒,面色激動得向皇帝謝恩。

這些情景,在座的大臣們看了,心中也都十分激動,紛紛羨慕的看著明珠。

只又索額圖卻覺得心裡不是滋味,眾人的議論,他宛若未覺,冷笑的拿起桌上的酒杯,自個兒一飲而盡。

阿哥桌上的大阿哥胤禔見狀心中是別提多高興了,要知道明珠可是他的親舅舅,宴會上皇上單獨與明珠敬酒,那是的多大的恩寵啊!

「二弟,是不是這菜不合口味,我看著你好像不是很高興。」看著一旁臉色不怎麼不好的太子胤礽,胤禔笑著問道。

胤礽牽強勾起嘴角:「怎麼會呢。孤只不過最近忙於戶部公務,有些累了。」

「為皇阿瑪分憂是好,二弟可要好好注意身體啊!」

「大哥說的是。」

兩人狀是一對相互關心的兄弟,卻是隱藏著各自不同的心思。

同桌的幾位阿哥皆是眼觀鼻關心,對於太子和大阿哥暗中的波濤洶湧也不過靜靜觀望。

看著遠處滿面春風地明珠,只見他面色紅潤精神煥發,顯然身體硬朗氣色不錯。

他頂上有著絲絲的青紫色雲氣,青紫雲氣濃郁光華大放,只是氣運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著,看到這胤禟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

直到夜晚亥時宴會才剛剛結束,除了太子和已經成年說完阿哥,其它人都回到了阿哥所,只是九阿哥胤禟的寢殿內卻是突然多出一人。

「九爺,奴才打聽過了。那位董鄂氏的小姐年十三,正是這一屆的秀女。她的父親是正紅旗都統、一等公彭春,祖父一等公哲爾本,曾祖和碩額駙和碩圖。」

跪在地上的人稟報,這人是宜妃安排給他的心腹,也是個可信之人。

「辦的不錯。」胤禟聽到彙報,桃花眼眸中露出思索。

聯想到那個導致自己穿越的系統,以及那個曾被系統附身的穿越女陳晨,胤禟一時也無法確定這個有靈氣的少女,到底是什麼底細了。

不知她是否也是帶有系統的穿越者,還是和他一樣是無意中穿越而來的修真者。

如果她和陳晨一樣來自所謂的二十一世紀,那麼想必在言辭之中定會路出馬腳。

「打聽一下她的具體姓名,還有我想知道她是否有什麼異於常人的舉動。」

那人飛快抬頭看了少年一眼,恭謹的答道:「爺,董鄂小姐的閨名還沒打聽到。至於異於常人的舉動,….」

胤禟也不理會他眼中的不解,沉聲吩咐:「我想知道她從出生以來的所有事情,這個董鄂家的大小姐,你派人監視她,事無巨細我全部要知曉。「

「是…..,爺,那個帶回惡霸,不知您要如何處置?」

「派人將他送回到任伯安府上,這個任伯安我要將他收服。」少年輕描淡寫的說道,畢竟這個任伯安只是一個比較有實力的商人,而宮中眼線眾多,根本用不著胤禟親自出馬。

此刻夜色靜謐,圓月高懸一片寧靜隨著銀霧般的月光灑在大地上,整個紫禁城皇宮都被月色浸成了夢幻般的銀灰色。

少年彷彿被月光浸染成了淡紫色精靈,似乎不屬於這個世界。

「退下吧。」良久后,胤禟淡淡吩咐。

語音剛落,那人恭敬的跪拜,身形一閃便消失了。

兩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十月十七日正是九阿哥胤禟的生辰。

一般幼年的皇子生辰時,由負責撫養的嬪妃一類的在自己的宮裡熱鬧下就可以了。

而像胤禟這種還未成年有沒有被封的阿哥們,也就是在自己的居住的阿哥所內邀請幾個要好的兄弟或者其他人在一起簡單聚會一下,並不隆重。

和他比較要好的自然是胤禩和胤礻我了,不過今日胤禟放假了,胤禩和胤礻我卻還要在無逸齋讀書,所以這個簡單的生日宴也就安排在了晚上,而白天的時候胤禟自然去了宜妃的翊坤宮。

胤禟剛給宜妃請過了安,一旁的桂嬤嬤就樂呵呵的說道:」九阿哥,今兒個您生辰,正好可以多陪陪娘娘,娘娘心裡可惦記您了。「

」好了,嬤嬤你也別說了,胤禟剛來還沒坐下呢。」宜妃笑著嗔了一句桂嬤嬤,拉著胤禟的手就讓他坐下:「今天怎麼來怎麼早?」

重生之將門嫡女:第一毒妃 兒臣想額娘了,自然要早些過來。」

「你啊!就是嘴甜。」宜妃聞言明艷的臉上揚起笑容,輕輕點點少年的鼻子笑道:「算額娘沒白疼你,今兒就陪額娘一起用午膳吧。額娘正好讓小廚房準備一些您最愛的吃食。」

「好啊。兒臣也真有此意。」胤禟知道宜妃特別寵他,自然不會拒絕,更何況翊坤宮這邊有個小廚房,做的菜可比御膳房送到阿哥所的好吃很多。

兩母子其樂融融,邊吃邊聊,宜妃時不時的給胤禟夾菜,問問飯菜可不可口,一時室內滿是溫馨。

晌午時分,尚膳監太監還上了杏仁酥、南瓜子酥,豌豆黃等好多些細軟點心和吃食,宜妃讓桂嬤嬤將點心裝進盒子里,對著胤禟笑著道:「這些個是我讓御膳房特地做的,你撿一些帶回阿哥所,正好等到晚上的時候和八阿哥、十阿哥慶生辰時一起吃。」

胤禟看了眼那些點心卻是微微皺了眉頭,這的確是按照『胤禟』的口味,只是其中好多點心卻是胤礻我平日最愛的吃食。

「額娘,可是最近經常到貴妃那?」

胤禟望向宜妃問著,宜妃聞言一愣,掃了眼屋內伺候的宮人,淡淡吩咐他們退下。

宜妃沒想到胤禟一下子猜到,也不隱瞞:「前幾日,我去永壽宮看望貴妃時,她卻是說要和我做筆交易。」

「她把這些年來在宮內安排的眼線和人手交給了我,只是希望我能在她死後好好照顧她的兒子。額娘也答應了這個交易…..」

見胤禟桃花眼眸一片澄澈,宜妃鬆了口氣接著說道:「貴妃已經是時日不過回天乏術了,她知道十阿哥平日和你還有八阿哥關係最好,所以才會想到了我。」

「十阿哥能有個這樣的額娘的確是他的福氣….」

良久后,宜妃長長嘆了口氣,似乎惋惜於貴妃的命運,也感慨於一個母親的良苦用心。

果然,鈕鈷祿氏的氣運早就崩潰了,如今更是油盡燈枯,只是沒想到她會胤礻我將託付給了宜妃,而這些那個有些性格大條的少年並不知曉。

胤禟心中也是微微感慨,更何況在這個冷漠的皇宮中,這樣的付出更是難得。

夕陽懸挂在半空中了,就像玉盤一般,將它照在人的臉上,人的臉就彷彿鍍上了一層金;下了學后,胤禩和胤礻我趁著落日的餘光回到了阿哥所。

胤禟早已讓人備上了美酒佳肴,其中更是有從翊坤宮帶來的吃食,胤礻我早就盼著下學了,此時看到桌上的好多都是自己愛吃的食物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九哥,你真是太夠意思了。吶,這是我給你的生辰禮物。」胤礻我笑嘻嘻的讓奴才呈上一卷字畫,胤禟接過打開畫卷一看,的確是價值連城。

胤禟挑挑眉頭:「我記得這是皇阿瑪送給你的,鼓勵你好好學習來著….」

胤礻我乾笑幾聲,打著哈哈說道:「我再怎麼努力都學習不好,這個字畫我又看不懂,九哥你上次不是說你喜歡的嘛,所以我就把它送給你好了。哎呀,八哥你也快點把你的禮物拿出來,然後我們就用晚膳吧,我快餓死了。」

邊說邊看著桌上的美事,偷偷咽了咽口水,兩人好笑的看著他的饞樣。

「小九,生辰禮物。」胤禩看向少年,溫潤一笑,從懷中抽出一木盒遞給了他。

胤禟伸手接過,打開小木盒,裡面靜靜躺著一通體細膩晶瑩,如凝如脂,似有波光流動的和田玉佩。

做工精細,雕刻精美、栩栩如生,其上的圖案為一瓶、鵪鶉、如意。以瓶寓平,以鵪鶉寓安,加一如意,而稱平安如意。

這份禮物不算貴重,卻是用心極深,「謝謝八哥。」胤禟望向眼前這個淡雅笑著的少年,回以一笑。

「你喜歡就好。」胤禩眸中閃過溫柔,兩人相互對望,一時間空氣彷彿凝結,屋內多了一絲曖昧的味道。

胤礻我在一旁,有些憋不住了:「八哥,九哥,我們先用膳吧。 鬼不朽 ?」

「好。先坐下吧。」胤禟好笑了胤礻我,三人便坐下來一同用餐,只不過剛剛一絲的曖昧氣氛也消失無蹤了。

胤禩坐下後有些鬱悶的看向胤礻我,胤礻我吃的正歡,神經大條的還問了一句:「八哥,你怎麼不吃?這菜真的很好吃,肯定是九哥讓御膳房特地做的,你快嘗嘗。」

說完自個夾了一塊鴨腿,啃了起來,看他吃的津津有味,胤禩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看了一眼紫衣少年也只好動起了筷子。

看著埋頭苦吃的少年,胤禟不由想到了下午在翊坤宮於宜妃的對話,心中微微嘆氣,相比其他的十幾個兄弟,這個有些笨笨的少年胤禟還是挺喜歡的。

雖然有時候神經大條,不如其他阿哥精明,卻是個有福氣的。

三人正吃著,門外卻是突然傳來了通報聲,「九阿哥,奴才是毓慶宮的太監方全,奉了太子的命令給九阿哥,送來了生辰賀禮。」

「讓他進來。」三人聞言也放下了筷子,胤禟對著室內的奴才淡淡命令道。

門一打開,就見一清秀的小太監利落的打了個千:「九阿哥吉祥!」

說完起身上前,雙手奉上了一個金絲雲錦蓋著的托盤,胤礻我也立馬停止了啃鴨腿這樣不雅的舉動,盯著這個托盤兩眼中全是好奇。


「九哥,你快掀開吧!」說完還有一雙渴望的眼睛,緊緊盯著胤禟。

胤禟也有些好奇,便上前將雲錦挑開,可是看到托盤上的物件之後,三人卻是全部愣了一下。

太子送來的以一柄普通的如意,不過卻是康熙欽此之物,相比胤礻我送的字畫,這個禮物卻是包含了不同的意義。

「公公,你回去帶話給太子,就說這個禮物太過貴重,我不能收。」

方全嚇得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連連叩頭:「九阿哥,奴才是奉命送禮物來的。若是太子殿下知道奴才,辦事不利…..」

「小九,太子二哥也是一片心意,收下吧。」

胤禟回頭看向胤禩,終是收下了禮物。

方全見胤禟肯收下,哪還敢多話打了個千,便匆匆而去。

屋內三人看他身影消失,慶生的心思也淡了幾分,胤禩眸中的暗色越發深邃,盯著那托盤上的如意,心中卻是閃過無數心思。

作者有話要說:不一定是穿越女,(*^__^*)嘻嘻…… 胤禩讓胤禟收下禮物可不是想讓少年與太子打好關係,不過胤礽畢竟是儲君,他送來的賀禮即使不想收也得收。

只是希望太子不要對小九存了不該有的心思,看著那柄普通的如意,胤禩心頭埋上了一抹陰影。

毓慶宮內,胤礽正在寢殿內來回踱步,兩手相互交握又時而望向門外,似乎正在等什麼人。

當看到方全進來時,胤礽也不讓他請安,急忙問道:「禮物送過去了?」

「是…」

「那他怎麼說?」 被動戀愛法則[快穿] ,又接著的問:「有沒有什麼話要帶給孤。」

方全呆住,他當時害怕九阿哥不想收下賀禮,急急忙忙就走了,如今太子突然問話心中一突一時不敢吱聲。

胤礽見他不說話十分著急,追問道:「那他當時是什麼反應?有沒有高興?」

「有….有….會太子的話,奴才將禮物承給九阿哥時,九阿哥雖然沒說什麼,不過還是很高興的收下了。」

方全深知自己的答案若是不能令太子滿意,必要受到懲罰,見太子神色著急哪還猶豫結結巴巴的回答。

「你說他很高興?」

「是太子爺。「

胤礽一愣,接著心頭湧起甜絲絲的味道,心知這個答案有故意的成分,可一想到少年收下了他的禮物還是止不住的喜悅。

抑制住想要上揚的嘴角,胤礽看了眼方全滿意說道:「你這次算立了一功,下去領賞吧。」

「謝太子爺。」

方全歡天喜地的退了出去,寢殿內只剩下了太子一人,胤礽仍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喜悅漸漸開始從胸腔蔓延,漸漸的他的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不一會兒空曠的寢殿內回蕩起了爽朗的笑聲。

胤禟的生辰過得十分簡單,而一個月後,大學士明珠卻把六十大壽辦得非常熱鬧。

他心想,中秋宴時康熙皇帝當著百官的面親自敬酒,自然這次六十大壽要乘機顯露一下排場。

沒過多久壽誕的請帖就發出去一千多張,凡是在京官員,無論職務大小,幾乎是全請了。

壽宴當天明珠府上來的官員數不勝數,就連送禮的人都排隊了,禮品一直擺到了廳廊下,真箇是堆積如山。

府里擺了一百多桌宴席,來的客人們,又都得先向皇上的賜字行禮。

只見廳堂正中高懸著四個遒勁的隸書大字,正是康熙親筆寫的「亮輔良粥」,墨光閃閃,令人羨慕不已。

酒席筵上明珠春風滿面,挨桌敬酒,聽著眾官員們的阿諛奉承,座上的大阿哥胤禔看著也是心中得意。

宴席從中午直吃到申時,客人們都已帶了幾分酒意,酒桌上有猜拳行令的,捏耳灌酒的,也有賴著不吃的,氣氛十分熱鬧。

就在這時,突然門上的人進來稟報,都御史郭秀郭大人賀喜來了。

明珠一愣,這郭秀是出了名的剛正不阿,從來不吃任何人的酒,沒想到他卻是來了。

既然來了就不能慢待,明珠站起身連忙笑著迎了出去。

「恭賀明相六十大壽。」郭秀昂首闊步地走進來了對著明珠就是舉手一拱。

「郭大人,說哪裡話。來來來,留著坐呢,還請入席。」

「明相,請別客氣。今天,在下有篇文章,想要獻給明相,有何不妥之處,還請不要見怪!」


「郭大人乃飽學之士,自然便是佳作….」

郭秀一笑從袖子里掏出一疊紙來,大聲念道:「臣郭秀彈劾大學士明珠,貪贓枉法,結黨營私疏!」

「尚書房大臣、領侍衛內大臣、太子太保文華殿大學士明珠,數十年來深蒙皇恩,卻不思忠君報國,暗中廣結黨徒妄行不法,有十不赦之罪…..明珠豺狼心,蛇蠍性,鬼蜮行,奸臣術,此為十不可赦也!臣郭秀叩請皇上,將明珠立即罷斥,明正典刑!」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官員各個神色慌張,而作為主人公的明珠更是臉色鐵青,原本喜慶的壽宴變得壓抑以及。


誰也沒有想到明珠慶賀自己的六十大壽時,御史郭秀回大鬧宴席,乘機參了明珠一本把壽宴鬧了個不歡而散。

明珠沒法只好即刻遞牌子進宮請見皇上,要當面謝罪。

而導演這一切的康熙皇帝,卻是冷笑著讓太監傳旨:「朕已給了明珠三天假,讓他好好在家休息!」

這樣不同尋常的態度卻是讓明珠真的慌了,郭秀的奏本夠狠的了,可並沒把他嚇住,但是,這旨意卻如晴天霹靂一樣,把他徹底打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