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火焰升騰而起,瞬間淹沒了吳悠悠的身軀。

吳悠悠只覺一陣劇烈的疼痛,她決定以後還是不要輕易侵入別人的記憶里了,單是烈火焚身這一項體驗就不值當的啊。

醒來時她發現天色微明,自己是被關在紀寒的記憶里,過了一夜,一個白天,又一夜么?

接著她發現自己果然沒有躺在客房的床上。

微微轉過頭,她就看到了令她崩潰的場景。

她平躺在紀寒的床上,紀寒就在她的旁邊,半卧半起的用手肘支撐著身體,饒有興味的看著她:「醒了?」

吳悠悠迅速恢復了平靜,又不是沒和他在一張床上睡過,失態只會讓他更加有機會嘲弄自己。

有些事情有沒有發生,自己還是能感覺到的。


然而下一秒她就失態了。

她低頭就看到身上僅有的那件T恤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有著花邊和蝴蝶結的絲質睡衣。


吳悠悠尖叫起來:「我的衣服呢?你!你脫我衣服?無恥!」

紀寒恬不知恥的道:「作為一個抱枕,我覺得你穿這件睡衣更像一個洋娃娃。」

但是吳悠悠低頭仔細一看,原來那件T恤還在裡面,絲質睡衣是直接套上去的。

她略略鬆了一口氣:「我為什麼會在你的床上?」

「我不是說了嘛,抱著一個人形抱枕睡覺很舒服呀。你沒意識的樣子那麼可愛,放在客房裡太浪費了,我就用了一下。」 我還是老實道:「我不敢去的,是被……」

我話還是沒能說完,父神又道:「雪之你信不信本帝將你打殘了?」

我驚恐的道:「我信,不信就不是你女兒。」

說完這句話,我就見父神手裡已然有一根藤條朝我招呼過來,我是撒丫子開跑。

他手裡的藤條可不是普通的藤條,那根藤條從我記事起,就一直抽我,我都被打的快殘了,那藤條竟然還毫髮無損。

我在前面跑,父神在後面追。

父神怒不可解:「雪之你竟然還敢跑。」

我道:「你要打我,我不跑不就傻了么?」

父神更怒:「我可生不出個傻子來。」

我更是有自知之明的道:「你知道就好。」

這句話一出,父神更怒了,「雪之你給我站住,我保證不將你打的很慘。」

一聽這話我就更不樂意了,「我才不相信你,每次你都這麼說,結果都將我打的很慘。」

父神道:「我說的是真的。」

見父神這麼怒,我知道一定不會是他說的那樣,他是將我框的停下來然後吊起來打。

想想都覺得恐怖,母後生我可不是拿給他打的,一想到母后,我突然來了靈感。

對身後的父神道:「父神你好狠的心,母后這麼辛苦的生下我,還帶了腦子不靈活的病,你竟也捨得這麼打,你一點都不愛母后。」

不說還好,說了父神更怒,道:「雪之你莫要胡說,誰說本帝不愛你母后?」

我道:「你打我就是不愛母后,母后若知道你這麼打我,一定是要被氣活了。」

哪知後面傳來父神一句我更不想聽到的話:「求之不得。」

這句話已經道明了我現下的命運,故此也不再浪費力氣的跑了。

停下來轉身道:「你打吧打吧,打死我算了,我也好去找母后,母后一定不捨得這麼打我。」

一邊說,一邊還流起了眼淚,哪知父神根本就不是個憐香惜玉的主,也不會輕易聽信我的讒言,將我胖揍了一頓不說,還讓我跪在飛雲宮三天。

故此,我真的是認為父神他不愛母后,或者是很愛,那麼打我是想將我母后給氣活。

從頭到尾,輕音都在一旁冷眼旁觀,一句好話也沒能幫我說。

好不容易熬過三天,輕音將我抱起來,我有些想哭的道:「你一點都不愛我。」

輕音道:「莫要胡說,天下什麼我都能捨去,唯獨不能捨去你。」

我眼睛紅了一圈的道:「你愛我為什麼不幫我,就看著父神揍我,都疼死了。」

天知道,我知道,我身上到底有多少處傷,一雙膝蓋現在是站都站不起來了,疼的厲害,疼的直冒眼淚。

對於我的抱怨,輕音只是輕輕的嘆息一聲道:「我若是不勸,你就跪了三天,我若是勸了,你這雙腿指定得跪殘了。」

我流著眼淚花,認同道:「知我父神者,輕音也。」


好容易父神的氣也消了,九重天宮都在忙同一件事,那就是我和輕音的婚事。

…………

在魔家和鬼家的時候,我很想回來娶輕音。

我這個人,做事不能有人逼我,一旦被逼,我就容易逆反。

回來后,輕音給我的壓力倒不是多大,主要是父神太過於嘮叨,日日在我耳邊念叨說輕音的婚事,結果的結果就是,我現在又婚恐了。

「父神,七位仙女姐姐皆沒有出嫁,你為何不操心她們,獨獨對我的婚事窮追不捨?」

父神肯定是討厭我,急著將我嫁出去,扔出九重天宮外。

果不其然,父神來了句:「我看著你心煩的很,想將你扔出九重天宮外。」

好吧,果然是這樣。

不過隨即我想到一個問題,從我記事以來,輕音就一直跟在父神身邊,也是前不久才住進我飛雲宮。

剛才父神亦是說了,是要將我嫁給輕音,並不是我要娶輕音過門。

可出了九重天宮后,我們住哪兒?

遂我向父神倒出這一疑惑,父神來了句很無情的話:「你都成婚了還想賴著老子,你是不是想賴著老子一輩子?」

我道:「我是你的女兒,賴你一輩子怎麼了?」

父神再次來了句無情的話:「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我道:「也就是說嫁出去就不是你的女兒了嗎?」

父神甩了我一記眼刀子道:「雪之你是不是很想和我斷絕父子關係?」

他這話問的很是自知之明,我笑了一下道:「和你斷絕父子關係也不是不可以,到時候你就不能名正言順的打我了。」

「你跟輕音的婚事往後挪一挪。」父神忍無可忍的對我怒吼道。

說真的,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我發怒,看著他滿臉怒容,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父神莫氣,只是為何要將我和輕音的婚事往後拖?」

誰知,這父神來了句更氣人的話,道:「我還想名正言順的打你一段時間。」

「……」不得不說,這父神真是忒狠心,連這種話都說的出口,感情這些年他從來不曾疼我,就知道打我,還要名正言順的打。

……

飛雲宮由原本的冷清變的熱鬧非凡,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出入,輕音已經習慣了陪在我身邊。

他的手藝不錯,自從他來了飛雲宮,我就再也不想吃天宮的大鍋飯,只可惜這隻狐狸傲嬌得很。

每次要想吃他做的飯,都要說一百遍我愛你,他說只要聽到我說愛他就非常高興。

所以,我便每天都將我愛你三個字掛在嘴上,一天若是不說個上千遍就不舒服,因為我太想吃輕音做的飯。

這日,我吃著輕音給我做的飯糰子,很好吃,吃美食的時候,我總是愛想很多事,這****突然記起一件事。

從記事以來,輕音都跟在父神身邊,那他家是哪裡的?父神說我嫁給他之後就要跟他走,可我不知道他家住在哪裡。

遂我向輕音道出了我的想法,輕音告訴我,他家是青丘的,修鍊成仙后就是天宮的。

也就是說,父神說我們成婚後滾出天宮,到時候就是無家可歸,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輕音說,他會為我遮風擋雨,我撇撇嘴道:「那那點身板,能擋得住多少?」

輕音看著我,眯眼一笑道:「你嫌我身體薄弱?」

我道:「好像是這麼回事。」

話音剛落,輕音便欺身上前,一臉戲謔的笑道:「我不介意在洞房之前先讓你驗明正身。」

我道:「你身上有什麼需要我驗的?」

輕音道:「你不是嫌棄我薄弱嗎?」

我一臉疑惑的道:「我什麼時候嫌棄你薄弱了?」

外星蘿莉很傲嬌 。」

誤入迷局 那你薄弱嗎?」

問出這句話,我就後悔了,看著輕音那雙狐狸眸子透出的光,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想要將我就地正法。

每次他露出那樣的眼神都會將我添的渾身癱軟,還添的我一臉的口水,對此我十分不滿。

輕音道:「雪之,下午會有人來給你試穿嫁衣。」

我道:「嫁衣是紅色的嗎?」

輕音看著我笑了笑,道:「成親是大喜的日子,穿紅色的喜慶。」

我道了一句:「若是穿白色裙子應該更加唯美,比紅色好看。」

…………

對於我超前的思想輕音並不打算理我。

這個時候,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離鏡那廝那日為我擋劍,神符重傷離去,現在他怎麼樣了,傷的那樣重,會不會掛了?

而我又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萬年前父神逼他娶二仙女姐姐,那魔帝護短的很,差點掀翻了天宮。

這次離鏡受了這麼重的傷,若魔帝知道他是為我而傷,依照那強悍護短的脾氣,會不會直接將天宮給端了?

故此,我擔心的很,跑到父神處理公務的地方,焦急的道:「父神,不得了了,魔家就要打上來了。」

滿屋子臉皮忒冷的仙人都看著我,一副這公主又闖禍了的模樣,可不是,這次我闖的貨還不小呢。

父神瞪了我一眼,有些嫌棄道:「雪之,老子跟你說過多少次?這個地方不要隨便的來。」

我喘了喘,道:「老子跟我說過1一百多次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的來。」我掰了手指算了算,大概是一百二十多次,至於到底一百二十幾次有些算不準。

父神更不滿道:「那你還來?」

我想了想,有些不滿的看著父神道:「其實我也不想來,我怕魔家來端了天宮父神都不知道,特地來通知父神做好迎戰準備。」

父神怒道:「雪之你再胡說八道……」

見父神生氣,我忙道:「話我帶到了,先走了。」

一溜煙撒丫子的跑了,我不笨,我再說下去,父神指定在那些仙人面前沒面子,他都沒發覺的問題,被我這個女兒道出來確實有些傷面子。

不過我的這個推算似乎不準,後面的日子天宮非常平靜,根本沒有魔家之人來搗亂,故此我的推算明顯失算了。

飛雲宮,織女送來了我跟輕音的嫁衣。

輕音一貫都喜歡穿白色,突然穿上這紅色更顯風/騷,不得不說,這狐兒真真是迷死人不償命的主,這麼看著,我有些、把持不住對他的迷戀。

輕音輕笑道:「雪之,我好看嗎?」

我點頭如搗蒜,很老實的道:「好看,很好看,輕音最好看了。」

輕音道:「那現在,雪之還想穿白色成婚嗎?」

我搖頭道:「還是穿紅色的喜慶。」


心道,這廝穿白色都無法掩飾他的風/騷,穿紅色更無法遮住他的妖嬈,真是生得一張禍害人得臉皮。

這嫁衣,輕音穿的甚是好看,可織女安排人給我換上的時候,我臉皮頓時沉了下來。

輕音見狀道:「怎麼了雪之,又不想成婚了?」

不得不說,這狐兒是敏感的很,我就這麼一個表情,也能讓他面露這般緊張的樣子。

我有些不忍,卻無法掩蓋我的委屈,道:「你穿的比我好看。」


說著,眼淚花還在眼眶裡打轉,若是成婚當天他比我好看,我怕人搶了他去。

輕音安撫道:「雪之也很好看啊。」

我轉頭看了看後面拖的老長的裙擺,道:「你的穿在身上剛剛好,你看看我,長的矮,後面拖了這麼長一段。」

說完這話,織女在一邊噗嗤一笑,上前很是溫和的拉過我的手道:「小公主可不能這般哭了,都要成婚的人了,姑姑給你織的這件嫁衣就是這樣的款式,後面拖的長一點好看。」

逆天無敵大魔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