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根大梵木,按照原來的交換,就要五十瓶低級療傷藥劑,這個數量的確有點大,度里阿巴道:「你只要給四十瓶藥劑就可以了。」

寧厄阿巴立即招呼手下,去取大梵木,有輪藏空間,就算百根大梵木,也很容易就送過來。

放出一根千年大梵木,雷星峰也驚訝了一下,這根木料長達十米,直徑達到一米五,一放出來就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度里阿巴道:「一根生長千年的大梵木,一般會截成四段,每段長十米,這一段是根部樹榦,特別粗壯。」

雷星峰走上前去,伸手摸摸粗糙的樹皮,說道:「不錯的東西。」他知道這種大梵木生長極其緩慢,千年老樹的直徑也不過一米多,很少能夠達到兩米的,經過百年儲藏,這木料才能完美的表現出自己的特性。

這樣的交易,雷星峰非常滿意,收起大梵木,他留下了四十瓶療傷藥劑。

雙方都很滿意這次交易,對於寧厄阿巴而言,大梵木多得是,但是療傷藥劑這種消耗品,卻是很少能夠搞到,得到四十瓶,也算意外之喜了。

雷星峰也想在鏡之界建造一座自己的大梵木小樓,在大三門居住的這些天,他唯一感覺到舒服的就是在大梵木建造的小樓修鍊或者睡覺。

用這種材料建造房屋,的確奢侈之極,這次搞到那麼多的大梵木,可以在鏡之界建造不少木屋了,在這種木屋修鍊,絕對比普通房屋強很多,尤其對普通修鍊者而言,周圍都是大梵木,可以迅速進入修鍊狀態。

寧厄阿巴和度里阿巴各自收了十支藥劑,剩下的二十支藥劑,他們打算給宗門十支,息思阿巴十支,當著雷星峰的面就瓜分了,當然,雷星峰就當看不到,沒有好處,誰願意幹這種事情。

雷星峰還討要了幾十棵大梵木的樹苗,這種樹木,大三門也移栽了一批,這也是一種很好的資源。

這筆交易完成,雙方又親近了一層,雷星峰心裡明白,只要有好處,不管什麼人都會和自己親近,這樣也就達到交友的目的,憑著藥劑這一樣東西,他就能和大三門的大多數人成為不錯的朋友。

午陽和辛哲陸也交談甚歡,他和雷星峰的任務,就是交友,然後探聽這裡的情況,在兩人刻意結交下,沒有人可以抵擋。

漸漸地,兩人都了解一些本地修鍊者的情況。

雷星峰笑道:「寧厄阿巴,雲宗門在整個大陸上,實力怎麼樣?和別的大型宗門相比?」

寧厄阿巴道:「雲宗門在我們這裡絕對是超一流的宗門,這裡雖然也有幾個大型宗門,但是和我們雲宗門相比,就差了很多,要知道,我們雲宗門可是依附明澤大陸的星雲宗,那可是控制十幾個大陸的超級大門派,實力在域外星空都數得上!」

雷星峰道:「明澤大陸?對了我們大陸叫什麼?星雲宗又是什麼門派?」

寧厄阿巴道:「我們大陸沒有名字,因為我們大陸的修鍊者……比較弱,沒有超級大門派,呵呵,不過,我們大陸也不差就是了。」

雷星峰問道:「為什麼不叫星雲大陸?」

度里阿巴道:「星雲宗可比不過明澤盟,所以整個大陸都被命名為明澤。」

雷星峰不解道:「明澤盟?什麼玩意?」

度里阿巴苦笑一聲道:「那可不是什麼玩意,是一個大聯盟,只有超級大門派才能參加的大聯盟!星雲宗也是其一份!」

雷星峰倏然而驚,僅僅看星雲宗就是一個了不得的大勢力了,竟然還有明澤盟這種怪胎出現,漸漸地他開始理解了,這裡的世界,就像是金字塔結構一般,底層就是各個小門派,他們依附大型宗門,而這些大型宗門,又依附那些超級大門派,這些超級大門派,又結成聯盟,想想都可怕,以前在家鄉的這些秘門,現在看看,就是一盤散沙,就是渣渣。

原本還想著佔據一塊地盤發展,可一旦和任何宗門有矛盾,憑藉現有的武力根本就沒有贏的希望,對方的勢力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惹上了一個有根底的門派,那麼被滅門就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根本就打不得。

如果這次不是進入大三門,如果不是用藥劑開路,雷星峰覺得自己秘門,面臨極大的危機,按照秘門高層的幾個人,想要在這片大陸上立足,當真是千難萬難。



雷星峰道:「明澤大陸在哪裡?」

這個大陸的秘門坐標是不保密的,寧厄阿巴給了雷星峰,同時叮囑道:「那地方高手如雲,如果要去的話,最好跟著雲宗門的人進入,不然很難混的,我們沒有得到命令前,是不願意過去的,那裡的修鍊者……讓人見到生氣!」

雷星峰道:「生氣?他們會怎麼樣?」

寧厄阿巴嘆口氣,說道:「我們是小地方的修鍊者,他們有著天然的傲氣,對待我們……」

雷星峰好奇道:「怎麼樣?會動手嗎?」

度里阿巴道:「不會動手,但是他們會欺負人,以勢壓人,讓你還沒法反抗,很火大……所以,能不去就不要去那裡,除非你的實力,讓所有人恐懼,可這種實力,你也不會留在小地方了。」 雷星峰點點頭,說到底還是一個實力問題,雖然這個世界講究大聯盟,那才是巨無霸,可論到個人的話,實力為先,有實力什麼都好說,沒有實力,那麼就不要去大聯盟所在的大陸,那會很憋屈的。

雷星峰問道:「明澤大陸的資源很豐富嗎?」

寧厄阿巴道:「不,明澤大陸的資源還不如我們,那裡的資源早就挖空了,就算偶然有點,也不算什麼。」

雷星峰奇道:「還沒有這裡豐富?怎麼可能?」

寧厄阿巴說道:「明澤大陸原本有極其豐富的資源,但是經過那麼多年的挖掘,早就消耗殆盡了,明澤大陸所有需要的物資和資源,都是我們這些門派提供的,作為附庸門派,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收集各種物資和資源,每年都有一定的任務。」

「明澤大陸,就是靠著無數的大小型門派,提供的無數資源和物資生存,當然,明澤盟會提供保護,對我們的保護,另外,還有將有資質和潛質的孩,送到我們這些門派,並且提供高手進行輔導,這些孩,就是我們門派發展的根基。」

雷星峰道:「孩?這些孩修鍊后,還會回去嗎?」

度里阿巴道:「不一定的,基本上就留在了門派,除非有特別厲害的,才會被重新召回,派來一百個孩,修鍊成長,其也許有一兩個召回的,大部分就留在門派,作為門派下一代人。」

雷星峰道:「你們自己沒有修行潛質的孩?」

度里阿巴搖頭道:「我們沒有普通人作為基礎,那些擁有普通人的大陸,早就被嚴格控制了,別人根本就進不去。」

雷星峰問道:「是星雲宗控制的,還是明澤盟控制的?」


寧厄阿巴道:「當然是明澤盟控制,星雲宗只有一部分的權利,他們可以進入那些大陸挑選孩,然後分配給下面門派。」

雷星峰道:「如此的話,那些資質潛質好的孩,就會被他們自己留下?」

寧厄阿巴和度里阿巴都笑了,寧厄阿巴道:「當然是層層淘汰,落到我們這些型門派的孩,資質和潛質都很普通的,沒辦法,能夠有孩過來就算不錯了,那些小型門派,就連這樣的孩還得不到,每次接孩的時候,他們比我們可差多了,如果我們每年接受幾十個孩,他們只能得到我們挑剩下的幾個孩。」

雷星峰也不由得苦笑,這種分配方式,那就是強者愈強,弱者愈弱,僅此一點,就牢牢的掌控了所有的門派。

寧厄阿巴道:「其實,小型門派,也會多提供一些東西,用來換取少量的孩,增加自己門派的底蘊,一般而言,我們也一樣會做這種事情,比如,這次我們得到了不少藥劑,就可以和雲宗門多要一點孩,用藥劑換!」

這就是賄賂了,雷星峰都沒有想到,培養下一代修鍊者,竟然要用賄賂的手段來進行。

越是了解,越是心驚,這裡的修鍊者,可以說是分工明確,等級森嚴,一環緊扣著一環,上層牢牢控制著下層,並且從下層收割各種物資和資源,這種組織結構,看似鬆散,可一旦發生事情,卻是無比的緊密,所謂的徵召令,就是控制下面的一種好方法,難怪大三門對他們的加入,抱有如此的熱情。

不說午陽等人的實力,僅僅是帶來的藥劑,就讓大三門握有一張好牌,對於大三門有很大的好處。

雷星峰問道:「你們一般在什麼地方收集材料和資源?」

寧厄阿巴道:「我們這裡的資源和材料不算多,大都要去外大陸去收集,如果發現某個資源豐富的大陸,一般都是自己收集,若是遇上抵抗,就可以報到雲宗門去,如果還不行,那就報到星雲宗,再不行的話,嘿嘿,那就是明澤盟出面了,不過,這往往是引起大型戰爭的前兆。」

度里阿巴道:「這一步,是所有大小型門派不願意麵對的。」

雷星峰道:「那就不要報上去,不就完了?」

寧厄阿巴道:「報上去的好處,就是這個門派有大量的獎勵,這種獎勵會提升門派的等級,比如一個小型門派,若是找到一個資源豐富的大陸,就可以被提升為型門派,這個誘惑不是誰都抵擋的,至於其他門派不願意,那就是不是這個門派的問題了。」

雷星峰知道,有些資源豐富的大陸,往往有外族人,或者其他聯盟控制,只要去挖掘,就會引起各種衝突,這時候就是比肌肉比力量的時候,他問道:「這種戰爭多嗎?」

寧厄阿巴道:「很多,很頻繁,不過,對於小型門派而言,相對就少多了,主要都是由大型宗門和超級大門派承擔,除非規模太大,才會徵召我們小型門派。」

雷星峰道:「為什麼?」

寧厄阿巴道:「我們主要的任務不是戰鬥,畢竟我們高端武力太少了,一旦抽掉太多,門派駐地就不安全,這世界可不是只有一個聯盟,有無數的聯盟存在。」

雷星峰由此判斷,這裡有無數的修鍊者,有無數的修鍊門派,只是因為地域遼闊,大陸眾多,所以看上去並不明顯。

一番交談后,雷星峰這才告辭離去,他需要回去和午陽商量,這次得到的信息相當多,他們要理清以後要走的路。

回到午陽住所,午陽回來的比較早,兩人就坐在院的一棵大樹下,擺放了一張桌,雷星峰放了一點零食和魚人酒,兩人邊喝酒邊聊著新得到的消息。

各自將自己探聽到的消息訴說了一遍,午陽也不由得驚訝此地的嚴密組織。

午陽道:「這樣看來,我們如果不依附一個大型門派,就很難立足了。」

雷星峰道:「我們也有自己的優勢,我們擁有普通人,這是我們以前不重視,或者忽視的一個優勢,這是基礎,這是我們秘門以後是否能夠壯大的關鍵。」

午陽點頭道:「是啊,我們還是重視不夠,沒有相當,大聯盟會控制普通人,這可是門派發展的關鍵,以前我們家鄉就沒有這個問題。」

雷星峰道:「如果我們秘門的普通人被發現,會發生什麼?」

午陽思索了片刻,說道:「要麼殺光,要麼搶光,這些大聯盟的人,是不會留下普通人的,這樣……我們根本就發展不起來了。」

雷星峰道:「我們必須加強對普通人的保護,一旦發生意外,要保證他們能夠回到鏡之界!」

午陽點頭道:「沒錯,等一會兒,我就悄悄回去一趟,將這個任務布置下去。」

午陽的秘門要保有普通人,還是有把握的,兩個生產基地都有不少普通人,一旦發生事情要撤退的話,擁有鏡之界這個秘密武器,撤退並不困難,這就保證了秘門的人不會損失慘重,但是必須在之前就有所準備,不然手忙腳亂,一定會出大事的。

這是一個隱患,必須立即解決,很快,午陽就在房間直接進入鏡之界,兩個小時后,回到房間。

重新回到院里坐下,午陽笑道:「你師傅去安排了,加強兩個基地的防禦,另外,原來設立的一個秘門還遠遠不夠,會設立幾個秘門,就算多花費一些材料,也在所不惜,一旦撤退,幾個秘門開啟,再加上真君的秘門,撤退的速度就能達到我們的要求。」

雷星峰也鬆口氣,說道:「我也沒有想到普通人是那麼重要,難怪這裡根本就看不到普通人。」

從來到域外星空,雷星峰就一直奇怪,從來都沒有遇上過普通人,要知道修鍊者是從普通人而來的,沒有普通人,這些修鍊者是哪裡來的,實在是讓人無法理解,現在才知道,居住普通人的大陸,早就被大聯盟給封鎖了,根本就找不到,就算找到也進不去。

現在午陽和雷星峰才明白,大聯盟真正的寶藏,真正看重的東西,恰恰就是他們以前不重視的普通人,幸好和大三門的人交流,才得知這一重要的信息。

午陽嘆口氣說道:「我們有發展的潛力,只是需要我們這一輩人的努力了。」

雷星峰很明白整個秘門的命運,由於有鏡之界,並且在遷移的時候,為了以後的生產,所以帶了相當大的一批普通人,其有小一半是秘門修鍊者的家屬,這些人就成了秘門的根本所在,是秘門真正的基礎,這一點,不但雷星峰明白了,午陽也同樣認清了。

雷星峰道:「我有信心,我有信心秘門的發展,我們掌握了只有大聯盟才有的寶貴資源,對於我們秘門發展,有了最有利的位置。」

午陽贊同道:「沒錯,如果我們只是擁有普通人,還是遠遠不夠的,生存並且發展,還要得益於我們擁有鏡之界!」

有了鏡之界后,他們就可以進退自如了,這裡無數的大陸,就給了他們機會,就算被人發現,只要放棄基地,重新尋找一處合適的大陸,是一件不算困難的事情。 住了幾天後,午陽找了理由,帶著雷星峰離開,他們和大三門約定,半個月後回來。

長老有很大的活動自由,不需要承擔門派具體的事務,而且午陽等人不是大三門長老團的人,不用駐守在門派,所以離開就很容易了。

很快,午陽和雷星峰就回到鏡之界,第一件事情,就是組織秘門的高層,去兩個生產基地。

……………………

這次由古奇帶隊去一個基地,另外一隊就是午陽帶隊了,雷星峰兩個基地都要跑,誰讓他現在的禁制學的最好,他的任務就是重新布置兩個基地的禁制。

雷星峰先跟著古奇去了生產糧食的基地,這個大陸上有著肥沃的土地,卻沒有什麼威脅普通人的猛獸猛禽,也沒有修鍊者和外族人,這個大陸對於修鍊者而言,沒有絲毫吸引力,但是這裡非常適合種植糧食。

這一隊人馬,以古奇帶隊,宇寇,辛兆侖,戚梅雲跟著前往,這時候,辛兆侖,戚梅雲都已經晉級到了真君,辛兆侖甚至達到了階真君,差一步就晉級到高階,而戚梅雲則差一步就達到階真君,最可憐的就是宇寇,這傢伙並沒有得到萬年靈液。

另外,臘也跟著過來,還有就是雷星峰帶著的金大亞和嗜虎,瘋鷹留在鏡之界守家。

一群人來到生產基地,這裡有上萬的普通人,已經建成了十幾個村莊,還有一個小鎮,整個基地是一個大大的圓形土地,就在禁制的籠罩範圍內,而這個禁制籠罩的範圍,大概十幾平方公里,範圍相當廣闊,唯一的缺點就是這個禁制相當弱,可以擋住野獸之類的侵襲,但是對於修鍊者而言,只能遲滯他們的行動,卻不能完全阻擋。

這次雷星峰打算布置一個雷系的禁制圈,不但可以防禦,還能對攻擊禁制圈外的人,只要這人對禁制圈不利,禁制圈就會發起雷電攻擊。

主要雷星峰得到的大雷晶,可以形成禁制樞紐,加上以前得到的雷金,還有雷液電漿,都是製作禁制的好東西。

大規模布置禁制圈,雷星峰已經有點經驗了,不過威力讓他很不滿意,主要是缺少關鍵材料,還有就是架構禁制圈的思路,現在這兩樣都得到一定的緩解,尤其是大雷晶,絕對是建造禁制圈的好東西。

古奇重新規劃村莊,雷星峰布置禁制,他指揮宇寇,辛兆侖,戚梅雲,臘等人,各種材料的煉製,都需要大家一起動手,然後雷星峰給出圖紙,讓他們去布置。

雷星峰自己則躲在房間,開始製作禁制樞,這玩意製作完畢后,只要放入禁制圈,然後啟動,就可以將整個禁制控制,禁制樞紐是最關鍵的東西,整個禁制的威力,就看禁制樞紐的威力,樞紐威力強,整個禁制就強。

每個人都忙碌著,雷星峰忙了差不多十來天,才算將整個禁制樞紐製作完畢。

雷星峰走出房間,其他人都已經製作好了分配的禁制構件,然後雷星峰帶著眾人走出莊園的大門,開始重新布置禁制圈。

莊園地處基地的央,一共有五棟房屋,都是磚木結構的房,最高達三層,建造的非常漂亮,周圍種滿了大樹,都是保留下來的古樹,其他樹林都被砍伐乾淨。

走出莊園的大門,就看到一望無際的稻田,這時候的稻田剛剛收割完畢,地里有很多鳥雀在啄食遺留的稻穀,清晨,薄薄的霧靄籠罩著大地,遠處村莊冒出淡淡的炊煙,一派平和氣氛。

隱隱有雞鳴聲傳來,臘盯著遠處的村莊,說道:「有時候,我真的想要在這樣的村莊度過一生,平安喜樂,也許這才是我的追求。」

宇寇忍不住嘲笑道:「臘師叔,想的美吧,你老人家不想繼續晉級了?」

臘抬腿就踢了他一腳,說道:「媽的,讓我美一下也不行啊,非要打破老的美好的幻想!」

宇寇得意的嘿嘿一笑,他跳到一邊,揉揉踢痛的屁股,一臉嬉皮笑臉的模樣。

臘道:「你是大師兄,那麼多師弟師妹晉級,你就不著急?哈哈!」狠狠的挖苦了宇寇一句。

宇寇頓時臉色就變了,他滿臉苦澀道:「臘師叔,你就不能不提這個啊!我笨!我傻!我,我資質不行!」

臘哈哈笑道:「活該!就你這張嘴,也該你不晉級!」這話就有點惡毒了,可他是長輩,宇寇也只能吃癟聽著。

雷星峰淡淡道:「今天任務很重,大家跟著我!」說著飛到空,向著外圈飛去,其他人都飛了起來,一大幫人,其還包括幾十個環真人,一起跟著雷星峰飛了出去。

宇寇是最後飛起的,他嘴裡還嘀咕道:「最近運氣有點差啊,唉,要加油了!」他心裡是絕對的鬱悶,原本是二師弟三師妹的兩人,現在他要叫師叔師姑,雖然兩人和雷星峰一樣,依舊用老的稱呼,但是他可不敢壞了規矩,整個秘門只有雷星峰不同,他堅持別人叫阿峰,其實這和稱呼無關,就像現在,雷星峰就是指揮他們的長輩,都必須聽從他的命令。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飛了起來,宇寇心裡還是納悶,為什麼辛兆侖和戚梅雲能晉級,自己就不能?他還不知道金大亞等幾人晉級到真君,若是知道估計更加難受了。

雷星峰身邊緊跟著的是金大亞和嗜虎兩人,現在他們兩人都很低調,知道兩人晉級到真君的人很少,兩人都特意隱去自身的氣勢,如果不注意觀察,根本就看不出兩人已經是真君了,而且他們和其他的人關係都很熟悉,一旦很熟的關係,大家都不會特意去觀察什麼,除非你自己要炫耀。

這個禁制圈,雷星峰準備控制的範圍更大,包裹了原來的禁制圈,之前布置的禁制圈,雷星峰並沒有打算廢掉,反正留在也沒有什麼,還多了一層保護,他打算在原來禁制圈外,圈入更多的土地,最少要大上幾倍才行。

以後人口多了,就可以多建造幾個村莊,會有更多適合耕種的土地。

雷星峰開始確定禁制構件埋藏的地點,每確定一個,就留下幾個人開始布置,基本上就是一個真君帶著幾個環真人。

圍繞圈定的土地,飛了整整一圈,雷星峰身邊就剩下了金大亞和嗜虎,雷星峰道:「好了,我們去一個地方。」這一圈飛下來,雷星峰早就瞄準了一個地方,那裡適合放置禁制樞紐,這是整個禁制的核心,這個核心不被破壞,禁制就不會損壞。

那是一堆亂石,就在河岸邊,雷星峰,金大亞和嗜虎落下,金大亞問道:「怎麼搞?」對於禁制他完全陌生,以前修鍊就是掙命,他很少有時間專研別的東西,更別提禁制了。

不懂禁制不要緊,雷星峰指揮兩人開始搬動巨大的岩石,這種幾人高的巨型岩石,若是普通人就沒有辦法了,可金大亞和嗜虎都是真君級高手,對於岩石的搬動就是小意思了,兩人虛形大手顯現,硬生生的將岩石從地上拔起,放到一邊去,下面有幾條毒蛇和毒蟲,飛快跑掉,露出地下的泥土。

雷星峰伸手,一隻虛形大手猛地插入泥土,用力一掀,就挖出一個巨大的坑洞來。

這個大洞有一人多深,直徑有三四米,眼看著水從地下滲出,雷星峰再次用虛形大手挖掘,連水帶泥被掀飛出去,雷星峰迅速拿出一個長達一米的青石匣,外形看上去就是一個小棺材,完全封閉,這就是他製作的禁制樞紐。

金大亞奇道:「這禁制樞紐那麼大?」

雷星峰也只能苦笑了,他說道:「技術不過關,只好向大的方向發展了,空間大,好處理點。」

青石匣完全封閉,看上去就是一塊修理整齊的大石頭,只不過青石匣的表面上,有兩個凹槽,雷星峰將青石匣放入土坑,他說道:「和其他人聯絡一下,看看他們準備好了沒有?」

嗜虎道:「我來聯絡。」

片刻,嗜虎道:「都好了,阿峰,可以開始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