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對手逃不掉,本身實力就差了江守兩重域,要滅他不用靈寶都不難!

「嘭~」

恆極刀一刀分屍,血羅王替身寶物發揮神效,可他剛剛凝塑好肉身,刀光又從後方一閃而回,再次分屍。

刷刷刷!

短短几息內接連斬殺了血羅王七次,最後一次時江守體內才暴起一層玄妙的血管脈絡圖,籠罩著血羅王的殘魂就瘋狂汲取。

等脈絡圖彈落回江守體表,又在接觸到肌膚時轟然碎裂。

掠奪失敗。

江守體表被炸裂的血水覆蓋,臉色也變得慘白起來時,他才又一咬牙毫不停歇的閃遁而出。

………………

「失敗就失敗吧,我現在也有儲備起了不少的神脈脈魄,這還多虧了這次威名的傳播……有足夠脈魄在,重新凝練一次就行了,血羅王也不是林種族裡唯一的力速神國圓滿者。」

閃遁出內王府,江守直接進入一座隨身洞府,借著洞府內的傳送陣就消失在了王城。

他這次出來襲殺也做好了各種掠奪失敗準備,行動前又去了一趟神脈族坐鎮的中域定武大帝城購買脈魄。

因為他的威名正在傳播,一次次在神界掀起驚天巨浪,神脈族都願意交好他,所以江守到了后很輕鬆就購買五萬滴脈魄,不用像購買天翼族神翼那樣還要完成對方提出的要求才能換來更多。

他現在掠奪循環神國失敗,重新凝練一次也就是單脈五千,雙脈一萬而已。

這也是當初運氣好,比掠奪殺戮神國時用的還少些。(未完待續。。) 「這是什麼情況,血羅王被斬殺在內王城王府之內?」

「無聲無息,連外界都沒有怎麼察覺戰鬥就結束了,這是在嚇唬我們么?」

「血羅王,這已經算是我們族群內第四強了,就這麼隕落了?」

………………

一段時間后,當林種族剩餘神王全部匯聚在攀升王城,聽了盤升王所說,其他一眾神王也紛紛炸了鍋,都不敢置信的盯著盤升王呆看。

對方所說的事也太驚粟了,一個神王在自己的王城裡,層層連綿不絕的禁制維護下還被突然斬殺,外界都沒怎麼發現出不對,這就太可怕了。

當初他們襲殺神族聯盟內的強者,就算也斬殺了兩大神王,可那動靜是很大的。

哪有像血羅王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死了?正因為這死亡太無聲,才會給予其他王者們更強大的衝擊力。

下方眾神王議論紛紛時,盤升王才冷冷一眼掃過,用眼神壓住了各種爭論盤升王才道,「諸位,老夫召集你們來可不是讓你們驚嘆血羅王的隕落的,如果你們還只保持這種心思,恐怕下一個就是你們中的一個緊步後塵了。」

「現在我們第一個要弄明白的,是到底是誰斬殺了血羅王!」

……

眾神王沉默,幾息后才由一個通體油綠的神王道,「咱們族群雖然樹敵不少,但這個時間段突然如此八成和神族聯盟有關,那個聯盟內有實力做到這些的只有古涼王或者江守了。」

林種族族群天賦擺在那裡,能壯大到如今自然是樹敵無數,可他們既然還能雄霸一方就足以說明了很多事。

一般的仇敵是沒那種實力做到這件事的。

近期里能有那種實力動機的似乎也只有江守、古涼王!

這句話一出當場引起了不少贊同聲,贊同之後許多神王又驚了。

「難道神族聯盟開始反擊了?換了以前的神族聯盟他們沒反擊的實力,現在有了江守就不好說了。」

「如果他們持續反擊,我們該怎麼辦?對方第一次能無聲息斬殺血羅王,那咱們這裡除了四個王級七重域以上外。其他神王幾乎都沒抗爭之力,難道我們也要龜縮在一起么?」

…………

不管猜出猜得出是誰下的手,依照對方之前展現出的斬殺血羅王的實力來看,那都不是一般神王能抗衡的,足以讓在場大部分神王驚懼的不敢離開盤升王城了。

但是不離開?

神王們還在思索對策,一道身影就急急從殿宇外入內,入內后匍匐下跪慌張的通稟,「大長老,諸神王麾下王城遇襲。」

「什麼?」盤升王臉色大變。

等那身影詳細彙報后,殿宇中所有神王又驚駭的厲害了。此刻還在林種族掌控著的十多座神王城三座都遭受到了襲殺,大量的林種族半神、真神、主神級強者被屠殺。

動手的也正是江守。

三個江守出現在三座王城,以炫目至極的姿態威凌天下。

遇見這種情況他們該怎麼辦?片刻前他們還只是猜測斬殺血羅王的是江守,現在幾乎就得到證實了。

江守能悄無聲息斬殺血羅王,實力之強簡直不可思議。

那麼對方此刻的行為絕對是引蛇出洞,吸引殿宇內的神王返回王城救援,你去救了,指不定就會被江守反殺。

不去救?還是別開那種玩笑了,誰家半神真神能承受得住神王肆意殺戮。

「不能讓他這麼殺下去。大長老,動手吧!」

「那個人王是為了引蛇出洞,他的實力也很可怕,但只要我們集結起來。所有神王集結在一起去救援,還會怕了他不成?」

「笑話,若咱們這麼多強者集結在一起只為對付江守,你趕到這個王城他直接逃竄。逃不掉被殺也無所謂,反正只是一個分身,而他其他分身也可以繼續在其他王城屠殺我族。一個接一個去阻止那種效率太慢了!」

………………

驚駭後殿宇中再次響起各種爭論,盤升王則在權衡片刻后驀地一咬牙,「兵分三路!其中一路由老夫帶領,第二路由梟城王帶領,第三路歸席王統率。」

梟城王正是那個放棄了感悟血統轉修不死族分身的王級七重域王。

他一個獨當一面絕對沒大問題,席王則是普通王級七重域王,外加最後一個王級七重域回照王,這兩大王級一起統轄一方應該也足夠自保。

在盤升王的命令里,他們這些都不是單獨行動,而是各自統轄剩餘的諸多神王。

這三個大隊每一隊都至少五位林種族神王,外加12種傀分散開,的確很強橫了。可是當三個神王隊伍紛紛趕至彙報中的被屠殺王城時,卻無語的發現江守已經消失了,迎接他們的只有滿目蒼涼破敗。

「大長老,江守又在魂越王城出現了。」

由盤升王帶領的隊伍剛剛無語片刻,又一道身影就從王城傳送陣處趕來,對方的彙報則讓盤升王一行都破口大罵起來。

………………

「拖住,這三天,我需要用三大分身拖住他們,三天後等我本尊肉身內重新凝練出力速循環神脈,才能對其他目標下手。」

……

林種族眾神王被江守分身搞得焦頭爛額時,一片偏僻荒野中,江守的本尊則靜靜盤坐在隨身洞府煉化脈魄。

他之前掠奪血羅王失敗,當時承受的傷勢恢復起來並不需要浪費什麼時間,可重新凝聚脈魄就麻煩了些,至少三天才能完結,若他幾天他躲起來什麼都不做,恐怕有血羅王先例在,其他神王不止會自己躲起來,還會讓麾下所有半神以上強者逃往盤升王城。

所以江守沒有讓自己閑著。

他若是接受感悟提升狀態,需要讓分身也靜靜的不受干擾著去和本尊同步,可只是煉化神脈族脈魄不屬於直接提升感悟,也就不需要那種麻煩。

本尊不動,分身齊行,足以把十多個林種族神王耍的團團轉了。

當然,能做到這些也因為江守往分身里注入靈魂力更強了,以前他只是往分身注入百分之一的靈魂,此刻那三個分身都是三成靈魂力,本尊只剩下一成。

三成靈魂力,就能讓不死之身功效發揮三成,原本修為枯竭什麼的兩三個呼吸恢復,現在每個分身都是十個呼吸恢復痊癒。

再持有化天意和萬界之門,一個分身屠殺中操控化天意感知,只要有林種族強者離開屠殺圈報信就直接催動萬界之門跨越到其他分身所在,再轉換王城,足夠了!(未完待續。。) 「快,快撤!」


「上次那小賊的分身是出現在湖屠、緋月等三大王城,沒有在咱們種魔王城現身,可這次就不一定了,一定要在他趕來滋擾前轉移走絕大部分強者。」

「還真是有夠無語的,誰會想到他也會躲躲藏藏,不斷的出現只為了滋擾?不過他媽的,這些滋擾就讓咱們損失足夠慘重了。」

…………

時間一晃三天過去,林種族種魔王城內,席王、回照王、種魔王等七位神王,外加4個神王級種傀足足11大王者坐鎮高空。

不過這些王者並不是聚在一團無所事事,而是邊來回飛遁著指揮種魔王城內神王以下強者進入隨身洞府,邊不斷的破口大罵。

三天了,他們不知道江守只讓分身滋擾是為了給本尊爭取煉化神脈的機會,所以還真以為那是江守不敢和他們的大隊照面,只敢來滋擾著襲殺低弱的神級強者。

這情況讓不少神王包括種傀都鬆了一口氣的,11大王里只有席王、回照王是王級七重域,其他修為實力都不如已經被斬殺的血羅王,那麼江守避而不戰自然讓他們安心,可那種滋擾下一批接一批半神、真神、主神被屠殺,三天下來林種族已經折損了數十萬之多,足以讓任何一個王者暴跳如雷。

未婚夫黑化之後 ,以林種族的底氣,那些被屠殺的眾多強者里也未必不能培育出幾個神王的。


他們就那麼被屠殺了,遇到江守時毫無抵擋之力,死的也毫無意義和價值,足以讓大部分王級強者崩潰。


但再崩潰也沒辦法,只能在每每驅逐了江守的分身,在對方還沒抵達下一個王城之前盡量去轉移麾下那些強者。

三天來林種族神王們也坐鎮著護衛了不少王城的大撤離,眼前只要再撤離四五個王城就徹底安全了時,那股鬱氣和悶火才開始發泄出來。

一個個神王在低空飛遁中都是面色猙獰眉目泛青。

又過了幾個時辰。等這裡最強也是最有天賦的半神、真神、主神們都集結的差不多了,全部被眾神王帶入洞府,11王才又匯聚在了一起。

其中一個身材高大通體烏黑色的中年王者臉上也寫滿了慶幸,「還好,還好老夫這裡有些走運沒被那小子盯上,這下子只要離開就安全了。」

這正是種魔王。

「你是安全了,可老夫的湖屠城,那小賊怎麼現在不來?他若是來了,有咱們這麼多強者在一定要他吃不了兜著走,至少也要滅他一個分身!」另一個身形消瘦面色油綠的王者則破口大罵。這是湖屠王,他的王城於半日前撤離前被江守光顧,一次就死了上萬的強者。

「你說的也是好笑,他現在又怎麼敢出現?」罵聲里,算一群王者首腦的席王也冷笑著開口。

在場王者的確不認為江守敢出現了,可席王這話才落地種魔王就臉色大變,色變中沒等他說出什麼,江守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幾個光息之外,同時還有一條黑色光河呼嘯而開。趨勢就是要把在場所有王者容納。

「好膽!」

種魔王怒喝一聲,周邊層層禁制之力就在他調動下蜂擁匯聚,這些禁制之力調動的還是有些稍慢,剎那之後雖然種魔王自身。包括在他身邊的席王、回照王都抓住機會沒被吞入界河,除了他們之外的其他八王,包括那四個神王種傀就全部消失不見。

「定!」

一舉吞下八個實力不怎麼強的神王,江守一個分身持有界河時。以媲美九重域王的實力也不需要忌憚他們能破開界河。

同一時間,他另一分身已經催動定空珠防止前方種魔王三個逃竄。

重新凝練出了力速循環神脈,這一次他的目標是要一舉吞下在場所有王者。不要說他狂妄,四大分身共同持有多件混沌靈寶,每一個都能媲美九重域王,那就是在場里有兩個王級七重域也根本不足為懼。

林種族以為這陣容已經很強大,足以讓他忌憚,實際上那是對方還不清楚他的實力,以為他還是神國剛成型的神王。

王級七重域也不過是媲美是十重域左右,雖然比現在的他強也強的有限。

「浮沉殺!」

分身動用了兩件靈寶,江守本尊則在這時催動浮沉殺幻境力場,意圖把前方三個強者拖入幻境中。

不過江守沒想到的是,幻境力場一出席王身上就乍現一捧靈光,猶如彩色淚滴一樣點綴在他眉心。

剎那間正散發出吸扯力的幻境力場差點就被強烈的反震之力撼動,差點震散而導致江守自身受傷。

「混沌靈寶?」

江守驚呼出聲時,席王身側的回照王、種魔王也紛紛慶幸不已的驚呼起來。

「該死,都差點忘了這小子致幻能力很強大。」

「要不是有這靈寶護靈痕,恐怕又要吃大虧了!」

……

混沌靈寶各式各樣,威能也有很大差異,護靈痕就是一種對靈魂力有奇效的至寶,只要佩戴此寶在身,不需要你催動修為運轉,就能抵擋一切的靈魂致幻力,還有隻要佩戴此寶在身,可以溫養一個武者的靈魂不腐不朽。

失去肉身的武者,哪怕只剩下一縷殘魂附著在這上面都能永不腐朽枯敗,一些武者因為壽元耗盡而死亡在靈魂潰散前持有護靈痕,他的肉身還會枯敗致死,靈魂卻還能長存,但這種長存無法在發揮絲毫感悟力等等,就是一個孱弱的靈魂,只保留自己思維意識存在著,不再受天道壽元限制。

問題就是除了這些之外,護靈痕也沒其他作用了,不能幫武者主動去提升靈魂力,不能對你修鍊有幫助,也沒什麼殺傷力。

總的來說這靈寶是有些雞肋的,以往對於席王而言,他都經常為此鬱悶不已,現在席王卻只有滿心的慶幸了,要不是這件靈寶恐怕他們還真會著了江守的道。

「你有靈寶在手,難道我們就沒有么?無常鏡!」

回照王同樣怒喝一聲,胸前閃現一枚巴掌大渾圓妙鏡,境身黑紅二氣螺旋流動,一光普動,遠處江守本尊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無法形容的心悸。

心悸的剎那他來不及逃亡,甚至有些逃不脫的感覺,本能的催動不死族血統化出一具擋在本尊身前。

那分身剛一出現,就被黑紅二氣重重轟擊在身,一息不到二氣散,分身也猶如灰塵堆積起的事物失去了支撐似的,轟的炸裂潰散。(未完待續。。) 混沌靈寶無常鏡,乃是匯聚世間最濃於死亡氣息,最純粹的攻殺力至寶,雖然一次只能針對一個生命體目標,可只要被境內黑紅二氣照射,那恐怖的死亡氣息會帶動生命體體內所有生機剎那間轉化為死氣。

一旦轉化就是徹底隕落。

靈寶的強大也絕對不是虛言的,尤其是對於只具有單一攻殺力的靈寶而言,殺傷性只會更強大更恐怖。

以前江守知道的靈寶太衍木,就是一次針對一個目標,卻能讓真神二變持有時就有希望反殺二道主神,無常鏡和太衍木甚至都有些類似。

更別提此刻持有無常鏡的還是回照王這個王級七重域,實力境界比江守更強些,只要他一光打出,哪怕皇級七重域盤升王都未必能活下去。

說未必,看的就是盤升王能不能躲開,或者有沒有足夠多的替身寶物。

更甚至就算是大帝,大帝肯定能躲開,但基本也沒有直面硬抗此境威能的底氣。所以江守的分身被秒殺的徹底而乾脆!

剛才的江守沒有其他辦法躲閃,主要也是他一個分身正催動著定空石,有定空石鎮壓在,他本尊哪怕拿著萬界之門都無法跨越。

否則,無常鏡威能爆發之前他若能靠化天意感知察覺,再跨越空間逃竄,那就還有希望躲開那致命殺機。

在江守分身被轟碎時,回照王也大喜狂喜。

一個江守揮灑界河吞下八大王者,一個江守催動一件散發空間之力的器物,前面的江守之前才是催動靈魂力,應該就是主體,之前無常鏡又轟碎了那疑似主體內暴起的分身??

因為這種狂喜,回照王下一刻又瘋狂運轉體內的修為和神國感悟之力呼嘯著沒入無常鏡,再次調動神境準備繼續轟殺對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