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於的臉色漸漸變得凝重,連腰背都不自覺挺直了起來。

「還有什麼?」

「反正挺親密的。」

「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有多親密!」

「哎,你這麼激動幹嘛?」司徒往後縮了縮,警惕道:「我現在後悔了,我不跟你說了。」說完站起身。

鮮於哪肯放他走,一把抓住他搖了搖:「少他媽啰嗦!快說,視頻里兩個人有多親密!」

司徒被他搖得七葷八素的,咳嗽道:「放手、你放手!」

鮮於偏不放,換做手臂勒住他脖子,沉聲道:「快說!」

「哎呦你手勁兒真大!」司徒伸著脖子往後空出些距離,喘了口氣說:「擁抱親吻脫光了沐浴算不算親密啊!」

「……」


這時,廚房的門「砰」地一聲,一個女子的聲音由遠及近:「你說的,是誰?」


鮮於放開司徒,趕緊跳起來說:「沒有,沒有,他沒說誰。」

「我說新老大……」司徒看見鮮於惡狠狠瞪了他一眼,立馬閉了嘴。

紅葉臉色變得凝重,冷冷望著鮮於說:「他是不是你們十字的一員?他說的新老大是不是彤彤?」

鮮於臉色一僵,不知道如何回答。

「彤彤和誰擁抱親吻脫光了沐浴,看他那緊張躊躇的樣子,不可能是子衿,那是誰?」紅葉見鮮於不說話,急聲道:「我問你呢,是誰?!」

鮮於嘴張了張,還是選擇無言以對。

紅葉的臉色陰沉得可怕,冷冰冰道:「你知道這個事情,有多嚴重么?」

司徒正為這事煩惱,聽見她這麼說,心裡一沉,不自禁問:「有,多嚴重?」

紅葉的雙眼還是緊盯著鮮於:「是不是沈素?是不是?」

鮮於嘆了口氣,說:「雖然沒看到視頻,但是,**不離十,是了。」

紅葉身形一顫,扶著沙發坐了下來,靜默片刻,轉身向司徒:「她去哪了,看完視頻后?」

司徒喉結動了動,緊張道:「當時,她臉色特別難看。一臉的悲憤,我想問她怎麼辦的,可她一句話不說就走了。」

紅葉低垂著眸子,神色焦慮。

司徒不放心地問:「她會去做什麼?」

鮮於實在看不得她這個樣子,心裡別提多在意。他知道她對黃彤的感情,可是,他以為那是過去時了。可現在,他突然覺得有些擔心:「我在老大身邊那麼久,還有回國后一路目睹了她倆的感情經歷。我覺得你是不是悲觀了?既然她倆已經和好,說明沈素已經不是問題了。」

「是你了解她,還是我了解她?」紅葉說,眸中生出濃得化不開的憂慮:「沈素是子衿的心結,何嘗不是她的。都道子衿有心理潔癖,難道她沒有?她有的,不僅有,還很嚴重。承認自己的不潔,可能比讓她死還難受。她又是個死心眼……我很怕,很怕她又想不開。」

「想不開會怎樣,不會自殺吧?」司徒臉色被嚇得慘白,慌聲道。

紅葉搖搖頭:「死算什麼,活著承受才最誅心。」

三人想起平日里黃彤對子衿的痴情絕戀,心不約而同沉至谷底。

「那這件事要不要告訴老大?」司徒說。

鮮於和紅葉皆看向他。

司徒疑惑地問:「怎麼了,到底要不要告訴?」

「恐怕梁歆怡不會放過這次打擊老大的機會。」鮮於碾碎了煙蒂,恨聲道。

此時,梁宅。

「我洗好澡了。」蘇淺言帶著一身水汽從後面抱住梁歆怡:「你也快去。洗完睡了,好累。」

梁歆怡把手機不動聲色放回到遠處,轉過身回抱住她:「好。我去洗澡,你先睡吧。」

「不,我還要跟你說會兒話。我等你。」蘇淺言赧然道。

梁歆怡捏了捏她的鼻頭:「好。我很快。」說完,又似想了想,於是又把手機默默拿回到手裡,進了浴室。

浴室門關上后,梁歆怡靠著盥洗台,望著天花板發了會兒呆。長發甩了甩,脫了衣服準備進去。隨即又不甘心似的回頭望了望那手機,彷彿在做著什麼思想鬥爭。眼神閃爍不定。

最終她似堅定了神色,義無反顧地拿起自己的手機,撥通了秘一的電話,然後打開那部手機和軟體,在一支視頻上猶豫了片刻,狠心地按了發送鍵。

浴室的熱水無法給她的身體帶來絲毫溫暖,她還是覺得自己由里到外泛著涼氣。她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不,其實她知道。不然也不會瞞著蘇淺言。她怕她會對自己失望。

因為,為了自己的利益,她選擇出賣了朋友。

連認識黃彤時間不長的蘇淺言都知道黃彤是個怎樣的人,那麼她更是了解得透徹。她更清楚的是,這件事會給子衿帶來怎樣的影響。

子衿的軟肋一直是黃彤,從來都沒有變過。

看來這件事會令她分神一陣子了,那麼這段時間,就正是她收回萬星的最佳時機!

水汽氤氳溫熱,讓她的靈魂似乎也漸漸軟化。讓她禁不住總是在想……子衿。

那樣一個傲氣的人,命運卻沒有特別善待她。

她不得不寬慰自己道,就算她不去告訴她,黃彤接下來的反應也會讓她猜到。

她只是讓進展更快而已,她只是,想趁此機會奪回本該屬於她的一切。


只是子衿……

她,應該沒什麼好讓人擔心的吧,她不是很強大么?

這麼強大的人,連那樣的非人對待也抗下來了的人,對待這個事情當然也不是問題。

可……為什麼,覺得,那麼可憐……

這個放到那人身上就似侮辱了她的詞,此刻卻清晰地浮在心頭。

不行了,她不能再想下去!她怕她會心軟。

於是果斷從浴室出來,快步移到床前。

火紅的發襯著那身姿更是浮凸妖嬈,一件貼身如水流的長睡裙,領口開得極低,一股的天然媚態令人心動神馳。

蘇淺言幾乎已是睡著了,朦朧睜開眼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梁歆怡不語,卻俯身,命令道:「吻我。」

蘇淺言凝視她微微上挑的眼尾,驕傲美好的下巴弧線,理智沉淪,一瞬間**已野火般燃遍全身……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我的小衿衿,不能因為她強大,就欺負她~ 「在去武天學院之前,就麻煩幾位掌事輪流指導墨臻他們三人!」玄弈天倒沒說什麼,點頭示意下后,便揮袖起身道,「就到這裡吧!」說完,就先行離去。

很快的,幾位天門掌事各自離去。

而墨臻、 這個主神有點壞 ,也紛紛離去。

「寒師妹……」墨臻跟在寒白雪身後,出了天武殿後,立刻就對寒白雪叫道。

「墨師兄有什麼事情嗎?」寒白雪回眸問道。

「哦,我們似乎很久沒切磋過了,離天黑還有點時間,不如找個地方切磋切磋如何?正好讓我看看寒師妹的實力最近又長進了多少……」墨臻有些殷情的說道。

「改天吧,我還有點事情。」寒白雪冷冰冰的應了一聲,便身形一展,直接往後山去了。

不久后,寒白雪就在半途追上了紫天昊。

紫天昊一見寒白雪追他而來,也是嘴角輕勾道,「寒師姐是在追我嗎?」

「誰追你了,我只是有些嘴饞了,想去後山采些果子。」寒白雪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是來追紫天昊的。

「是嗎?那我先走了。」紫天昊說完,便施展影步,頓時,沒了蹤影。

「這傢伙!」寒白雪立刻小腳一跺,便追了上去。

可追了半天,竟然沒看到紫天昊的蹤影。

寒白雪粉唇一咬,心想算了,但就在眨眼間,一道身影風捲殘雲般地出現在她面前,手裡還捧著幾顆用芭蕉葉包著的桃果。

「你……」寒白雪不禁一愣,因為這捧著桃果站在她面前的,正是紫天昊。「這些果子不錯,師姐不是要吃果子嗎?拿去吧!」紫天昊將桃果連芭蕉葉一同塞到了寒白雪手中。

雖說只是一句話,一個動作,但忽然讓寒白雪有種莫名的感動,心裡湧起一陣強烈的悸動,她只不過是隨口一說的借口,但沒想到紫天昊卻當真了,親自替她采來了果子。

一時間,四目交錯,相對無言。

當然,紫天昊絕不是當真,只是順水推舟而已,為了泡到寒白雪,騙寒白雪,完成變態的主線任務,他當然要利用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

寒白雪突然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原本的冰容也在剛才那一瞬間融化,不由自主地微微勾起那映紅的嘴角,猶如牡丹花開般,此刻,正好夕陽西下,一抹晚霞餘暉傾灑而下,照著她的身上,顯得格外嬌媚動人,如詩如畫!

「師姐果然很美!」紫天昊的雙目映著如此美景,由衷地讚歎了一句。

寒白雪登時就覺得臉頰紅起,心潮徘涌,像是害羞,卻又似無措,雖說從小到大有無數人讚美過她的美貌,但是,她卻從未放在心上過,因為她明白那隻不過是為了接近她的虛言而已,但此時此刻,面對紫天昊的讚歎,她竟然生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就像是初戀的女生,被喜歡的男生所讚美一樣,驚慌而又欣喜!

「別亂說……」不過,片刻之後,寒白雪立刻恢復冰容的輕嗔道。

剛才那好似錯覺般的一幕,瞬間又被冰雪覆蓋,冰山就是冰山,想要融化,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夠做到的。紫天昊也心知如此,不過,他明白寒白雪對他的感覺已經和以前大為不同,但要達到同床共枕,肌膚相親的程度,恐怕還需要加把勁才行。

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

「寒師姐,雖然我這次資格選拔賽我沒能得到第一名,但這第二名的成績應該也算不錯了吧,況且,我也獲得了進入了武天學院的資格,那你之前答應的事情還算不算數……」這時,紫天昊試探地問了一句。

「都說了第一名才考慮。況且,你還騙了我,我不生氣已經算不錯了。」寒白雪一聽,馬上就秋後算賬的嗔瞪了紫天昊一眼,雖說紫天昊之前告訴過她關於實力提升的事情,但是,卻沒有告訴她,連原本的兩倍武速也突破到了三倍武速,所以,她自然會覺得有些生氣。

「我騙啥?騙財還是騙色?我倒想啊!可寒師姐都沒有給我機會……」紫天昊無辜的應道。

「那你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擁有三倍武速的?」寒白雪立刻質問道。

「這個……」紫天昊頓時猶豫了一下,原來寒白雪是在意這個。

「我就知道你騙我,看來在資格選拔賽之前,你就已經擁有了三倍武速了,對不對!你這個騙子,故意騙我,哼,以後我不會再理你了。」寒白雪竟然猶如任性的女孩一般,怒嗔地說完,徑直轉身而去。

「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唉,這女人心海底針啊!弄不懂,搞不懂……浪費我剛才苦心營造的氣氛了,看來要被這位師姐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果然還是要不擇手段一點,下藥什麼的,更直接一點……」紫天昊看著寒白雪的背影,也是嘆氣搖頭道。

回到後山的帳篷,紫天昊鑽進去后,馬上就進入系統之中。

「恭喜你獲得進入武天學院的資格,獎勵凡級晉階丹一顆!」這時,夢兒的嬌音忽然興奮地響起道。

「啊?這是哪一出?我不記得有這麼一個任務啊!」紫天昊一聽,也是愣了一下,自從主線任務卡住之後,他除了修鍊任務之外,並沒有接過其他任務。

「此任務為隱藏的任務,完成此任務后,將開啟新的支線尋寶任務,新的支線任務將會根據你在武天學院的實際情況而隨機發布……」夢兒立刻解釋道。

「我還愁無法完成主線任務,沒任務可接呢!」紫天昊一聽,馬上就樂開了花,因為沒有任務,也就沒有任務獎勵,沒有任務獎勵,肯定會影響他的實力進展。雖說,這修鍊任務也都會獎勵一些輔助修鍊的丹藥,但也只夠正常的修鍊之用。

眨眼間,一顆閃爍著紫色光芒的圓丹就落在了紫天昊面前,正是讓他垂涎已久的,可以直接提升一階實力的晉階丹。

因為這一顆凡級晉階丹就是一整階的實力,所以,紫天昊也沒有閑著,直接服下凡級晉階丹后,就開始煉化起來。

三天三夜之後,紫天昊靠著凡級晉階丹就突破了凡級八階。

因為離前往武天學院,還有些時間,所以,紫天昊也趁這段時間,研究起小龍女給他的那本武匠秘錄……

!! 第215章

蘇淺言覺得今天大妖精變身成為千年老妖,總是要不夠……她。

最後自己精疲力盡,不知不覺睡了過去,她才罷休。半夜醒來口渴,下床的時候腿軟得差點跪在地上,趕緊扶住床沿,慢慢站起身,卻看見皎潔的月光下,梁歆怡睜著眼,正一臉沉思。

「你沒睡?」果然是很不對勁了。

梁歆怡把她抱住,頭埋在她纖腰處:「淺淺,我做了一件昧心的事。可是又不得不這樣做。你會覺得我是一個壞人么?」

「你不是跟我說,只有小孩子才說好壞對錯,成人只權衡利弊么?」

「但是如果按這個為標準,那未免太自私了。」梁歆怡聲音低沉沙啞,在夜裡有一種蠱惑的性感。

蘇淺言揉了揉她發頂:「是誰讓你這麼脆弱了?」想來應該是一個她很重視的人,不然以她對她的了解,對於自己的利益,她可是見鬼殺鬼,佛擋殺佛的。

梁歆怡把頭悶在蘇淺言腰窩的睡衣里,直憋得透不過氣來,才瓮聲瓮氣地說:「你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什麼忙?」

梁歆怡抬起頭,眸光流轉眼神企盼,說:「幫我去勸勸黃彤。」

「她,怎麼了?」蘇淺言不解。難道是她已經知道神仙姐姐被虐待過,所以不能接受這個事實?雖然是很難接受, 天帝別秀了

梁歆怡眼神閃爍著,就是不肯在心上人面前說自己做的事。

看她躊躇的樣子,蘇淺言只覺得她是擔心黃彤,就說:「放心,我會勸勸她的。不過有些事情,不是別人說些寬慰的話就頂用的,還是要她自己想得開。」

「你肯定幫我去勸她我就心滿意足了。」梁歆怡彷彿卸下了一點心理負擔,臉上綻放出笑容。很快,她發現在自己的動來動去下,蘇淺言的睡衣可以說是虛虛掛在了肩頭,她壞心思一起,用根手指就把它挑落在地。

她衣衫除盡的潔凈身軀,驟然清晰如月映在窗,美得令人怦然心動。

梁歆怡把她推到床上,啞著聲音道:「想要你……「

「還要!」蘇淺言害怕了,她明天還要回家,這怎麼成。這樣下去她明天根本沒法下床了。

梁歆怡不管,說:「誰讓你勾引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