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還沒容蕭雲將話說完,這對夫妻撲嗵一下子,又跪在了他的面前,那個松下褲帶子更是哽聲道:「蕭先生,還請今晚讓我陪你睡吧,求求你了,只要你開心,我什麼都可以滿足你的!」

冬瓜懶人也同樣地道:「蕭先生,今晚我的夫人就是你的人了,你無論如何都要接受下來!」

!!!

暈啊!

狂汗啊!!!

蕭雲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

他怎麼也想不到,在島國還有這種奇葩的事情等著自己。

可是,他又總感覺在這事情的背後,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至於是什麼,連他也說不上來。

對於蕭雲來說,今天他救了冬瓜懶人的女兒,他想找個什麼方式報恩,也很正常的。

如果是給錢,不論多少,他蕭雲或許都可以接受的。

唯一讓他無法接受的,是主人要將他的夫人獻出來陪他睡覺。

這事如果傳到華夏,讓人怎麼看他?

可蕭雲也看得出來,如果他不答應,這對夫妻估計跪在地上,一直會跪到天亮,也不會起來的。泥馬,這簡直是陷我於不義啊!

「唉,冬瓜先生,我答應你了!」在遇到這種情況下,你能不答應嗎?

蕭雲也只好老神在在地應承下來了。

更何況冬瓜懶人的夫人,也就是松下褲帶子長得的確太誘惑人心了。

再說,那也是人家主動送上門的。他蕭雲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更不是柳下惠,即來之,則安之。或者說,是入鄉隨俗好了。

話說,看到松下褲帶子那雨打梨花的一張俏臉,某人自然抱著一顆憐香惜玉之心,因此伸出雙手將她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謝謝蕭先生了!」

看到蕭雲願意接受自己老婆的陪睡了,冬瓜懶人竟是感激地一連磕了三個頭,這才站起來告退。

臨告辭前,又叮囑自己的夫人道:「夫人,今晚請你一定要服侍好蕭先生!」

「是的,我一定會做好自己應以的責任!」松下褲帶子道。

靠,

這叫什麼事兒呀!

蕭雲真的有點頭暈了,今天剛踏上島國,就讓他遇上這種好事了。

……

而此時此刻,龍艷在卧室里,正和龍老爺子通電話。

當然,在這裡不得說明一下,龍組所用的手機,是華夏高科技產品,無論在哪裡打電話,別人休想是能竊聽得到的。

「爺爺,我已經在日本東京的淺草街了……」龍艷將她和蕭雲到了日本的事情全說了出來。

那邊龍老爺子聽了后,略一沉吟道:「這蕭雲果然不同凡人啊!呃,對了,你們現在休息了?」

「是的,爺爺!」

龍艷接著將話題一轉道:「爺爺,有一件事我必需要告訴你,你的斷魂香早被蕭雲在回銀河市區之前識破了,他用掉包計,換了別的香!」

「啊,你說什麼,我那斷魂香被他掉了包?」那邊的龍老爺子聞聽后,大驚失色。

龍艷道:「是的。」接著,她便將在飛機上,蕭雲對她所說的經過,都一五一十轉告訴給了龍老爺子。


龍老爺子搖頭嘆道:「這個姓蕭的,真是一個逆天的奇葩啊。龍艷啊,我知道那姓蕭的對你抱有成見,為了讓你能夠控制住他,我這才使用了斷魂香這一計策。唉,想不到卻被這小子給識破了,你說,這可如何是好!」

龍艷知道爺爺是擔心自己被蕭雲欺負,冷聲笑道:「爺爺,你放心好了,我看得出來,這傢伙純粹是一個登徒子,為了能夠控制他,將天機鏡尋找到,交到我的手裡,我已經決定,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他。我相信自己的魅力,一定能征服他的。」

「不行,」那邊龍老爺子咆哮了起來,「我龍嘯天的孫女兒,怎麼可能委身於這種男人?不行,絕對的不行!」

龍艷的雙眼裡閃過一抹冷光,一字一頓地道:「為了華夏的利益,我做出這樣的犧牲,是值得的!」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放下電話,龍老爺子無力地躺在了沙發上。

這個蕭雲真是太逆天了,自己只向他索要了身上幾滴血,居然就被他懷疑上了。

讓龍老爺子怎麼也弄不明白的是,這小子身上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讓自己的孫女兒秦芸迷上了這小子。現在,自己的另一個孫女兒龍艷,為了掌控蕭雲,迫不得已要用自己的身體來征服他了。

他知道,龍艷的性格比秦芸還要倔強,她認定要做的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將她拉回頭的。更何況,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龍老爺子也沒有辦法能阻擋得了她的。

想到自己的孫女兒要獻身於蕭雲這個小子,龍老爺子的心都快滴出血來了。

秦芸和龍艷都是他的命根子,他怎麼可能允許她們委身於一個來自鄉野的小子呢?

龍老爺子後悔得連連跺腳,早知道如此,他大不應該讓龍艷陪蕭雲到島國去的,龍組裡漂亮的女成員很多,讓任何人去,都比龍艷去也好啊。

可是,事情已經落到這個地步了,他後悔也晚了。

在龍老爺子的眼裡,華夏的安全大於一切,凡是參加龍組的人,首先就得要滅掉自己的人性,沒有什麼親情、友情、愛情……

這——就是龍組成員的特性!

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兩個孫女兒龍老爺子那一顆心就顫抖了。

或許,這就人類自私的本性使然吧!

……

「蕭先生,讓我替你脫下身上的衣服吧!」

那邊冬瓜懶人剛離開,松下褲帶子便像蛇一樣纏上身來。

「夫人,這……」身在異國他鄉,儘管松下褲帶子嬌媚如花,勾引得蕭雲渾身邪火轟轟烈烈地燃燒了起來,但他還是有點不習慣,推拒著道。

松下褲帶子嬌媚地一笑道:「蕭先生果然不虧是華夏人,溫爾文雅,讓人著實敬佩和羨慕。這樣吧,我先脫了衣服吧!」

這邊說著,她手腳麻利地就將自己剝得跟白燦燦的鰻魚似的,扭著山水畢現、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依偎在了他的身邊。

靠,

有這麼誘惑人的嗎?

蕭雲真不明白那冬瓜懶人是怎麼想的,硬是要自己的老婆陪他睡覺。

難道這是島國人報恩的一種方式?

可他從來也沒有聽說過呀。

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陰謀啊?

自第一眼看到冬瓜懶人時,蕭雲就感覺到他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更讓他感覺奇怪的是,在東京這寸土寸金的地方,他竟然擁有這麼大的住宅。

還有,從他走進這屋時,他還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這屋裡進出的人並不多,但每次那冬瓜懶人需要人時,隨手拍幾下掌,叫喊一下,便有幾個容顏絕佳的女子出現在了面前。

蕭雲是何等的神識啊?

讓他驚駭的是,那些女子出現時,他從她們身上看不到任何氣機。

只有死人,身上才沒有氣機的。

這是怎麼一回事?

蕭雲心中不僅是驚駭,更是懷疑那幾個進進出出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人!

同樣,這松下褲帶子儘管嫵媚撩人,但,蕭雲在她的身上依然看不出有任何氣機來。

「蕭先生,你在想什麼?」松下褲帶子貼身上前,兩隻雪嫩如玉一般的胳膊,纏在了蕭雲的脖子上。

她的皮膚光滑溫潤,與正常人沒有什麼不同。

「夫人,我……我們這麼做是不是不適合?」蕭雲的確有些糾結。

松下褲帶子笑了,道:「怎麼會不適合呢,能讓我侍奉先生一夜,那可是冬瓜君和我最大的榮幸啊!」

暈,既然這女人都說出這話來了,蕭雲還有什麼可顧忌的呢?

再說,他本身就不是什麼柳下惠或正人君子的,特別是那女人的貼身纏綿,如果他再沒有什麼動作的話,真的連禽獸都不如了。

一伸手,蕭雲就緊緊握住了她那一對美人峰,揉了又捏,道:「感覺不錯啊,呃,手感特別的好。」

松下褲帶子嚶嚀一聲,便將身體橫陳在榻榻米上,輕聲呼喚道:「蕭先生,快,來吧,我要……」

而就在這時候,龍艷在自己的卧室里,將自己梳洗打扮了一番。

她對著鏡子看著自己冷艷而不失青春嬌美的面容,心裡暗自感嘆,難道我今晚真的要將自己最寶貴的一次,給那個姓蕭的嗎?

在龍艷的心目中,原先的蕭雲只不過是姐姐秦芸被情迷心竅,竟然將他引進了龍組,而今在她看來,這傢伙的確讓人驚奇,甚至她還一直在想,這人身上到底隱藏了多少謎?

這不僅是他身手讓人不可想象,還有他的畫骨換骨的秘術,簡直這常人不敢想像。

他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也只有他到日本才能尋找到天機鏡?

雖然她不知道天機鏡是什麼,但從爺爺爺迫切的神態上,可以想見此物的重要性了。

——他會要我的身體么?

現在,這才是龍艷最頭疼的問題了。

她知道,自己在蕭雲心目中的印象是很不好的。

更重要的是,她是秦芸的妹妹。

她早就看出來了,蕭雲喜歡的是她的姐姐,如果他和姐姐真的成了夫妻,而她呢——說穿了,只是一個不討他喜歡的姨妹子而已。

猶豫了好一會兒工夫,龍艷終於咬了咬牙,攔開卧室的門,向蕭雲所睡的房間走去。

到了蕭雲房間的門口,她一手按著胸口,遏力抑制著一顆心的激烈跳動,伸出一隻手,正要敲門,不想一隻有力的大手,在背後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隨後,從身後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龍艷小姐,蕭先生早已經休息了,在這半夜三更的,你敲他的房門有什麼事嗎?」

呃,龍艷一個急轉身,卻發現那個冬瓜懶人不知是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

在聽到冬瓜懶人的話后,龍艷的一張俏臉唰地一下子紅了。

一時間,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話才好。

「你怎麼在這裡?」龍艷總感覺那冬瓜懶人望人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半晌,她這才心慌地問道。

冬瓜懶人嘿嘿一笑道:「蕭先生是我尊貴的客人,為了不讓別人打攪他的休息,我特地守護在這裡。」

他為了不讓別人打攪蕭雲休息,特地守護在這裡?

這種謊言說得也太穿幫了吧?龍艷暗自冷笑,臉上卻不動聲色地道:「呵呵,難得冬瓜君一片好心啊!」

冬瓜懶人沖著龍艷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話,道:「龍艷小姐,你能不能跟我來一下,我有非常重要的話和你談談!」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龍艷在心裡窩了一肚子的火。


她能不火么?作為一個黃花女子,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準備去找蕭雲獻身,不料卻被這傢伙闖入,生生給破壞了好事。

她不明白,這半夜三更的,冬瓜懶人怎麼鬼鬼祟祟地出現在了蕭雲卧室的門口,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說是為了不讓別人打攪蕭雲的休息,他特地守護在那裡,簡直是天大的笑話,這估計哄三歲的小兒,也沒有人相信吧。

龍艷跟著冬瓜懶人來到了客廳。

冬瓜懶人指了指著面前的凳子,微微欠了欠腰道:「請龍小姐就座!」

龍艷與他隔桌坐了下來。

隨後就見他抬手拍了拍掌,由屏風後面轉出一位絕色麗人,飄飄然走了過來,給他們每人面前沏了一杯茶。

冬瓜老人揮了揮手,那個侍女模樣的女子退進了屏風的後邊。


難道這些下人都不睡覺,隨時都準備著聽從他的使喚?

龍艷心裡百思不得其解。

她覺得這個冬瓜老人很是古怪,卻又說不上古怪在哪裡。

「龍小姐,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將你領到這裡來嗎?」冬瓜老人輕啜了一口茶,微笑地看著龍艷的臉問。

龍艷搖了搖頭,道:「我不明白,還請你解釋。」

冬瓜老人道:「我發現你正要敲蕭先生的門,我怕你耽擱了我夫人和他的好事,故此將你引到這裡來了。」

他夫人和蕭雲的好事?

龍艷更是糊塗了,他的夫人和姓蕭的會有什麼好事?


「嘿嘿,」冬瓜老人發現龍艷一臉迷惑的模樣,又笑了起來,道,「為了感謝蕭先生救了我的女兒,今夜我讓自己的夫人陪蕭先生過夜!」

龍艷傻眼兒了,這冬瓜懶人讓他老婆陪蕭雲睡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