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開啟的時間需要再等上一年。

「六天了……。」

趙大師望著塔層的頂端,喉嚨中微微發澀,隨著趙絮兒兩人的出現,唯一能確認的便是進入第七層的人便是林雨。

那是一種魔力,吸引著所有小隊的人,沒日沒夜的望著塔頂。在他們內心深處,除了震撼還有著一些擔憂和期盼…..

如果林雨真的能在第七層待了那麼久,想必修為也會暴漲。整個卡薩帝國雛鳳閣的人都是知道,能夠進入到尼羅塔第七層的人的潛力會如何恐怖,以後的發展也是會如鯉魚躍龍門一般。

晌午的時刻,太陽的光熱越發強烈。

如今已經是進入到了初夏。

「這林雨到底在搞什麼鬼,這已經是晌午了,距離尼羅塔關閉只有不到三個時辰了。」趙弟在一旁擔憂道。

「再等等,若是過了時辰我們也沒辦法。不過我相信他……。」趙絮兒道。

只有進入過尼羅塔的她才知道那裡的恐怖,只有到過第五層的他才知道那裡的恐怖。

陽氣、元力、威壓,所有的一切夾雜在一起,稍有不慎便是被撕裂開來。當時趙絮兒、芷纖在第五層堅持了兩天,最後狼狽的主動放棄了前進,匆匆出了尼羅塔。

那麼第六層、第七層將會是何等恐怖?


等待中,兩個時辰已過,距離尼羅塔的關閉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了。

整個小隊的人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此時尼羅塔中,林雨一動不動的坐在地上,這種狀態已經保持了五天。自從進入第七層便是這個樣子。那一幕幕的畫面在林雨的腦海中漸漸展開,一次,兩次,三次,男子死了八次!足足八次之後,林雨的目光清晰的看見一抹鮮血、一個心臟自深淵中迅速冒了出來。

鮮血飛向了天際,而心臟則是在陽光下迅速乾枯!那一點一點的心血和著鮮血向著大羅神域的一個角落飛去!

「哈哈,我又回來啦!」

一聲粗狂的聲音響徹整個天地。


光線迅速暗淡下來,林雨緩緩掙開雙眼。方才的一切像是一場醒不來的噩夢一般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那個身影、那個男子、那個方天畫戟!

所有的一切與自己遇見小兵之時的夢一模一樣,所有的畫面和小兵說的一模一樣。

他是弒天神,但弒天神不是神。

緩緩站起身來,林雨看著身上已經完全癒合的傷口,心中說不出的滋味。看著那些血染蒼天的畫面,心裡的悲傷被盡數牽引而出。

「哎……。」

一聲哀嘆傳來,聲音像是亘古一般蒼老而嘶啞。

「誰?」


林雨打理了身上積下的灰塵,目光在四周掃了一掃。

剛才的聲音,他清楚的聽見了。

「小娃娃,我是這輪迴塔的塔魂,那麼你又是誰呢。」一道虛影緩緩顯現而出。

拱了拱手,林雨道:「小子林雨,冒昧打擾您了。」

眼前的虛影顯得蒼老之極,看著林雨的眼睛也是有些令人膽寒。

「小娃娃,你的命很不好。」老者無悲無喜。

「哦?」林雨挑眉,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直白的說自己命不好,以往在林家也有人說過,只不過如今他已經由一個廢柴變成了眾人眼中的天才,又怎麼會命不好?

「你在第六層看見的東西都是你的幻覺,只不過這些幻覺全是真實的。」老者喃喃。

「什麼幻覺,什麼真的,不懂。」

眼見這個塔魂對自己沒有敵意,林雨也是席地而坐,聽聽他怎麼說。

「所謂幻覺乃是人所迷幻而生,所謂真是便是幻覺成真。比如你看見的那塊令牌、黑石、玉碗,這些都是真是存在的,只不過擺在你面前的卻是虛幻。」

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林雨沒有開口,靜靜的等著老者說話。

「這三件東西都是不祥之物,出現在這裡實屬不該。不過這是輪迴塔的法則,你我都無法改變。」老者低聲道,語氣里似乎有些忌諱著什麼。

「你的命里終究會遇見這些東西,它們也將左右你的命運。」

「這些東西的出處我不能言,想來你已經知道,不然不會出現這三件邪物。我要說的是你的命,你的命很不好。」

「你會死的,我只能看到你前二十年,後面的一切都是迷霧,這意味著你會死在二十歲那年。」

「所謂天誅便是如此。」

「天誅?天要亡我?」林雨咽了一口口水道。

「是。」老者點了點頭。

「能改嗎?」

「所謂知天易逆天難。」


林雨點了點頭,起身便欲離開。

「你去這大羅神域的神都找泥菩薩,或許他能幫你。」頓了頓,老者道。

「你為什麼要幫我?」林雨轉過身來,道。

「所有進入輪迴塔第七層的人都會受我指點,無論是修鍊還是命運,我都會幫助。雖然你是靠神印進來的,可這也不失為一種手段。」

點了點頭,林拿起一盞青燈向著塔下而去。

此時的整個塔身已經沒有的任何的威壓和徑直,元力等也是盡數逸散。

「哎……。」

一聲長談隨著林雨的離去傳遍整個輪迴塔。

林雨終於明白,這尼羅塔的本名叫輪迴塔。所謂輪迴便是知前世,明今生,那些景象,恐怕和林雨有著密切的關係、那些飛灑的血液到底去了哪裡,那個男子與自己到底是什麼關係,自己的命難道與他的命一般?

帝都都沒去去過的林雨,又怎麼知道大羅神域的神都在哪兒。

泥菩薩又是誰。

繁複紛擾,林雨拋開一切的問題,如果他只能活到二十歲,那麼他也必須在二十歲以前讓自己一家人團聚!其他不重要,生死無非百年輾轉。

當林雨自尼羅塔走出時,看見的是一個個似木柱一般的身影,遲疑了片刻,那些身影的目光盡數匯聚到了他的身上,那模樣像見鬼了一般。

「咳咳,你們沒事吧?」被怪異眼神看得發毛的林雨走上前,道。

而隨著林雨的走出,尼羅塔的大門也是轟然關閉。

「你上了第七層?」

趙大師死死的盯著林雨,蒼老的面龐仍不住顫抖了兩下,這尼羅塔的第七層即便是當年的他,亦或者是雛鳳閣的建立者也不曾進入過。但如今眼前的少年卻是就這麼進去了,而後安然的出來,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這尼羅塔的建立趙大師當年也是參與其中,遍布整個卡薩帝國的每個地方,那種古老的陣法令趙大師記憶猶新。當初雛鳳閣的主人意外得了這個古陣,隨後大肆修鍊這尼羅塔,為的是提升雛鳳閣的整體實力,而後便是對整個帝國的人開放。

其中也出了不少的人物,可是進第七層的人,即便加上林雨也才五個。

但前面四個人如今不是一方巨擘便是域主帳下的大將!

「呃…怎麼了?第七層什麼都沒有……。」見到趙大師等人的神情,林雨也是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與老者的對話被他們聽見了。

「你這小子…真他娘的猛。」

聽到林雨親口承認,趙弟以及趙大師等人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那第七層如果趙大師沒有猜錯的話,已經是有著數十年沒有人踏入,沒想到被林雨闖了進去。

「等等。」

趙弟忽然一愣,道:「你說什麼,七層什麼都沒有!?」

聞言,趙絮兒小嘴微張,顯然吃驚到了極點。

乾笑了兩聲,林雨微微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

趙大師忽然尖叫道,老臉漲得通紅。

「裡面真是什麼都沒有,不僅是第七層,第六層也是空的。不過第七層倒是有個老頭子,我在那裡睡了一覺然後和他說了一會兒話就出來了……。」

趙絮兒忽然衝上前來一把抓住林雨的衣衫一陣細看,而後又摸了摸林雨的腦門。

面對趙絮兒奇怪的動作,林雨一把將她拉到一旁。

「你幹嘛呢,我說真的。上面就一個老頭子,我睡了一覺,說了一會兒話就下來了。」

「你這一睡就是五天?」趙絮兒睜著大眼睛,擺脫林雨的手,問道。

「沒印象……。」

「那老者跟你說什麼了,是不是指點你修鍊?」趙大師皺著眉在一旁道。

「他說我命不好……。」

「就這麼簡單?」

林雨微微點頭。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趙絮兒忽然發現自己吃虧了,若是自己再咬咬牙上了第六層,跟著林雨上第七層看看,或許還能討老者歡心,指不定就是什麼傳承啊、功法啊、法寶啊什麼的。

趙大師眼石一凝,林雨的身體除了元力更為精純之外似乎並沒有突破,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僵持了許久之後,林雨一副無辜的樣子還有絲毫沒變的修為,眾人也是相信了林雨的說辭。

不過這尼羅塔的第七層為什麼這麼難進卻是成了所有人心中的謎團。

… 第七十九章紛爭

「不管怎麼樣,此次尼羅塔之爭多謝你了。」

就在眾人尷尬站在原地之時,一旁的芷纖走上前來,輕聲道。如今的芷纖已經是沒了之前的傲氣和冷漠,她明白這次尼羅塔之爭完全是靠林雨才拿下這三個名額,她雖然冷漠可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先前對於林雨的偏見也是一掃而空,而且自己根本沒有上場,反倒還獲得了進入尼羅塔的機會。

見到一直不相信自己,甚至有些冷漠自己的芷纖忽然變得溫柔起來,林雨也是微微一愣,這種反常的態度讓他有些不自然,笑道:「我是受人之託便忠人之事罷了。」

話音剛落趙大師也是走上前來,道:「如今尼羅塔關閉,咱們還是回萬象城吧,畢竟這裡是天羽城的地界,不宜久留。」

收拾了帳篷及一些物品,一行人踏上了歸途。

經過幾個時辰的跋涉,在趙大師的帶領下返回了萬象城雛鳳閣。

三樓閣樓上,趙大師微笑著緩緩走了下來,手裡拿著一個小袋子。此時尼羅塔之爭以勝利告終,林雨自然是居功至偉。

「等急了吧?」

緩緩走下閣樓,林雨已經是靜候在大堂中。看著趙大師手裡的袋子林雨不自覺的搓了搓手,想必這就是自己的報酬-兩千聚元丹了!

「喏,這裡是五千聚元丹,鑒於你此次尼羅塔之爭中不僅表現優異,而且還受了一些傷,多出來的三千算是給你的補償。」趙大師將盛放丹藥的袋子拿給了林雨,隨即捋了捋鬍子,順勢在大堂中坐了下來。

「五千?」

林雨眼睛直愣愣的看著這個袋子,直接多出來三千!

「對,五千。還有這個袋子,這個袋子叫須彌袋,須彌乃是高山之意,意思就是說這個袋子至少可以裝下整座山,也一併送與你了。」

趙大師不動聲色,無論在戰鬥中還是生活中,林雨什麼東西都往懷裡裝,看著他鼓囊的懷中摸出各種東西,趙大師也是決定送他一點小禮物。這須彌袋對於趙大師來說不算什麼,可對於困守於萬象城的林家來說可就是珍貴的東西了。

萬象城位於卡薩帝國東部,對於帝都來說本來就算是偏遠山區了,各種物資匱乏也是常事,盛產的金銀礦脈也做不出法寶、須彌袋等玩意兒。

「須彌袋?」

林雨拿著袋子看了看,密密麻麻的丹藥整齊的擺放在袋子的底部,心中一喜,林雨將骨刀、凌雲訣的拓印、還有鹽啊什麼的,統統放進了袋子。這些東西終於不用再在自己的懷裡膈應自己了。

須彌袋入手,那種輕盈的感覺像是根本沒有放東西在裡面一般。

出了雛鳳閣,林雨直接奔回林家,離家才一周的時間竟是還有點想念的感覺了。

而在入大門不久之後,他的眉頭便是忍不住的一皺,林家除了門房的一些人外,無論內堂還是外堂都是沒有人影。

「小雨!」

在林雨奇怪之時,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在後方響起,轉身順著聲音看去,一個白衣女子快步跑了上來,望著女子跑來,林雨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笑意,道:「笑笑。」

「小雨你可算是回來了。」

林笑笑跑到林雨跟前,清澈的雙眸中並沒有喜色,眉宇間反倒有著一絲愁容。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林雨心頭微沉,他能感覺到林笑笑的焦慮,當下也是立即問道。

「你走的這幾天,我們和謝家在生意上發生了一些糾紛,現在二叔已經帶著人過去了,我知道你和謝楠關係不錯,所以一直在家裡等你,你快去看看吧。不然兩家人就要打起來了!」

說話間,林笑笑便是拉著林雨往外跑。

「生意上的糾紛很正常,而且我也不覺得謝家會和我們作對啊。」林雨的手被笑笑拉著,一邊跑著一邊問道。


「我當時也這麼想,可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叔那個人,以前就是暴脾氣,現在我們林家崛起了他那暴脾氣更火爆了。你想想,他以前是在窩裡橫,現在是跑到外面橫去了。我估計他是想吞了謝家在南邊的生意,故意找茬。」

「謝楠的脾氣你也該清楚,她本來就有著一些瘋性,起初肯定會讓著二叔,可後面可就說不清楚。這兩個人遇在一起不生事才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