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很篤定,這個即將來的傢伙,肯定是凶多吉少,這小魔女妞妞一拳頭下去,就算你再厲害,你也得趴著。

不一會兒,這人就走了過來,楊寧遠遠望去,好像是個挺精瘦的傢伙,也沒太在意,在樹上等著這個傢伙被小魔女妞妞揍趴下,一邊翹著二郎腿,一邊微閉著雙眼,不時查看這人的位置,好示意小魔女妞妞動手。

可當這個人近了之後,楊寧卻吃驚的發現,這人居然是個熟人,嚇了一跳,驚的坐了起來,「怎麼會是他!」

但是楊寧的這個舉動卻沒有引起小魔女妞妞的注意,而是已經準備攻擊這個人了,楊寧急忙示警,但是卻已然來不及,小魔女妞妞就像是一個炮彈一樣徑直攻向了這個傢伙。楊寧心裡的第一反應就是,完了,被坑了!

「小心!」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楊寧提醒這個人道。這個人聽到楊寧提醒,先是一愣,旋即意識到了危險的存在,在危急關頭,偏離了原來的位置一丟丟,而就是這一丟丟保住了這個人的一條小命,滿身大汗的站在那裡,幾乎都要跪倒在那裡了。

而小魔女妞妞見一擊不中,又準備來一拳頭,楊寧急忙高聲的喝止道,「妞妞,住手!」

小魔女妞妞聽到楊寧喊第一聲的時候其實就知道楊寧改變主意了,但是她妞妞可不是一個隨隨便便就能被指使的,所以她小嘴邪邪的一笑,並沒有停止,楊寧見此,知道自己的話不管用了,急忙道,「你還想不想吃好吃的了!」


似乎這句話的作用要比前面那句聲嘶力竭的大很多,幾乎是在瞬間,小魔女妞妞『切』的一聲,制住了攻擊的勢頭,坐在地上,生起悶氣來,憤憤不平的道,「你最好給我好吃的,否則,你就等著吧,哼!」

楊寧滿身大汗的走了過來,無奈的搖搖頭,拍了拍嚇得哆嗦不已的熟人,如是道,「沒事吧!」

「沒,沒事,寧兄弟,你怎麼在這裡,這,這位是?」這位熟人不是別人,其實就是比他們提前進入青龍軍團的候五。

「別提了,沒事就好,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你們第四區是不是已經尋找到了要塞啊?」楊寧並不想提起小魔女妞妞,如是道。


「是啊,就在青龍湖之上,離前面不遠的地方,怎麼了?」候五如實的回答道。

「我……」此時…… 此時,楊寧繼續問道,「你們第四區是不是大部分的區域都是青龍湖?」

「兄弟,你怎麼知道的?」候五聞此,吃了一驚道。

「猜的,對了,你們這要塞是怎麼找到的呢?」楊寧笑了笑,如是回答道。

「其實是因為我們這第四區,已經很明顯的分成了兩塊,分別是由兩個團體管理,所以很快我們就搜索到了要塞的位置!」候五解釋道。

「兩個團體?這麼快,那肯定是提前就安排好的咯,不知道是哪兩個家族呢!」楊寧腦中閃過幾個家族的名字,白家的人在第五區,那這其他四區,很有可能有其他幾個家族的人,陳家,蘇家,王家,秦家,南宮家,都有可能。

「兄弟,你真聰明,這兩個團體真的是兩個家族在背後撐腰,一個南宮家的,另一個則是十大望族之一的東方家!」候五點點頭,如是道。

「東方家,就是那個擅長奇門遁甲的家族么,沒想到他們對青龍軍團也有想法,真是有意思!」楊寧回想了一下東方家的相關信息,如是道。

「青龍軍團作為我們大武帝國第一軍團,哪個家族不想培養自己的勢力在這軍團里,據我所知,不僅是第四區,其他幾區也都有不少家族的人,這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了!」候五如是答道。

「兄弟,你的消息還真的很靈通呢,那你能不能告訴我,第一區到第三區的地形是什麼樣的?」楊寧又問了問心中的疑惑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曾經去過一次第三區,好像他們那邊有一片流沙地,寸草不生!」候五聞此,將自己知道的說出來了道。

「這樣啊,我大概明白了,看來這青龍森林也暗藏玄機呢!」楊寧聞此,點點頭,如是道。

「噢!此話怎講?」候五聽楊寧這麼說,好奇道。

「我們第五區,也連著青龍湖,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是山林,說明,我們第五區以林為主,那就是木,第四區,你說絕大多數部分是青龍湖,最終也是在青龍湖上找到了要塞,那就是水,第三區,有流沙,說明這第三區主土,還有第一區和第二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可能是金和火。」楊寧分析道。

「居然是金木水火土布局,這點我到是真的沒有想到,如果按照寧兄弟你說的這樣,到是真的很有可能呢!」候五如是答道。

「那我們回去在搜查一下林中試試看,候兄,有什麼事情,到時候我還會聯繫你的,別藏著掖著哦!」楊寧想到這些,笑了笑道。

「當然!這是我特有的信號彈,只要你放了出來,我就知道是你了,我會第一時間趕過來的!」候五掏出幾枚信號彈,如是道。

「嗯,那我們先走了!」楊寧說著就拉著小魔女妞妞走了,走過幾條巷道看見小美女姍姍正在那裡等著自己,「浩哥哥,你知道我們的要塞在那裡了嘛?」

「不敢確定,我還是想去看看第四區的要塞!」楊寧聞此,微微一笑道。

「怎麼,你不信候大哥說的話?」小美女姍姍有些訝異的道。

「到不是,只是我覺得可能沒有那麼簡單,但是貿然的讓候五帶我去他們要塞,可能會有麻煩,還不如我們跟著他後面,偷偷的去!」楊寧笑了笑道。

「浩哥哥,我真的不懂你誒!」小美女姍姍露出疑惑的表情道。

「嘿嘿,這叫避嫌,以後你會懂的,哈哈!」楊寧聞此,嘿嘿笑道。

儘管小美女姍姍還是很疑惑,但是楊寧這麼決定的,她也不好說什麼,跟在楊寧的身後緊跟著候五,這候五離開了楊寧之後,就徑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楊寧遠遠的看見,應該是什麼採集任務,候五的搜集信息的能力很強,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就搜集好了,轉身向青龍湖的方向走了過去,楊寧知道這是要回去要塞的節奏了,楊寧不緊不慢的跟著候五,發現候五來到了湖邊,卻什麼也沒有。而就在這時,候五一下子消失不見了,楊寧一驚,急忙跟上,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回身看了看小美女姍姍,如是問道,「姍姍妹子,你看到了什麼嗎?」

「沒有啊,就看見他走進了青龍湖然後就消失不見了,奇了怪了,到底是去哪裡了呢?」小美女姍姍搖了搖頭道。

楊寧皺著眉,在心裡問七彩玲瓏鼠道,「小七,你感知到了什麼嗎?」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有個結界,很強的結界,我不知道該怎麼穿過去!」七彩玲瓏鼠聞此,如是回答道。

「結界?」楊寧一驚,但是旋即明白了,自己找對了地方,這要塞肯定是隱藏起來了,難怪自己等人在樹林里找了那麼長時間居然一點都沒有發現,原來是有結界,心中不禁對候五的話又有了新的考量,居然隱去了這麼重要的信息沒有說,看來這個候五也不是想象中那麼靠譜了。

「浩哥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小美女姍姍雖然不知道怎麼辦,但是也不能老是留在這裡,畢竟時間不等人,他們第五區的要塞還么有發現,如果在這裡耗下去的話,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小美女姍姍如是提醒楊寧道。

「先別急,我好像感知到了什麼!」楊寧還是打算破開這結界進去看看,既然是結界,那麼要進入,只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強行的突破,第二種那就是找到這結界的突破口,很明顯,第一種是不大可能了,因為先不說自身的實力,就單說這結界自己破不破的開都是個問題,所以楊寧還是準備找到了這結界的突破口,楊寧怎麼說也算是大道三千,智神星轉世,如果連這個小小的結界都破不了,以後也不用混了。

用手感知了一下周圍的靈力波動,楊寧感知到這結界非常的穩定,似乎是自內而外的輸送著靈力,頻率很高,感知了一會,楊寧大概計算了一下,如果要穿過去,是要千分之一秒內,這就需要動用空間之力,「試試吧,我知道你如果不試試的話,是肯定不會罷休的!」七彩玲瓏鼠聽到楊寧在心裡這樣思量,如是回答道。

「嗯!」楊寧點了點頭,對小美女姍姍道,「妹子,這裡面可能帶不了你進去了,你先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等我出來了,再來找你!」

「啊,那怎麼行啊,你一個會很危險的!」小美女姍姍皺著眉頭道。

「沒事,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楊寧自信的一笑道。其實說真的,楊寧自己也沒有多大把握,只是嘗試一下,之所以這麼說,也只是想寬慰一下小美女姍姍,聽到楊寧這麼說,小美女姍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為難的點了點頭,向後退去。

與此同時,楊寧開始準備兩種的靈力的碰撞,爭取能夠在這千分之一秒呢穿過這結界,瘋狂的閃電之力與幽夢神蜃的霧之力開始碰撞,出現了可怕的力量,以前是楊寧自身的力量與這閃電之力相撞,雖然也能開啟這空間之力,但是卻並沒有達到很高的速度,楊寧這次特意用了與七彩玲瓏鼠相當的幽夢神蜃的力量,希望一舉通關結界,也是良苦用心,畢竟拖了久了,很有可能出現什麼變故,那就不好了。

這兩種力量非常的強大,撞擊出來的力量也不容小覷,楊寧感到非常的難受,幾乎都要放棄了,而就在這緊要關頭,楊寧看到了這千分之一秒的間隔,一個閃身,希望藉助閃電與霧的碰撞之力,一舉進入這結界。

事實證明,楊寧還是慢了,兩種力量雖然非常的強大,塑造的穿越空間之力也很迅速,但是對於這千分之一秒的間隔來說還是有些力不從心,楊寧有些灰心喪氣的從地上爬起來,摸了摸屁股,嘆了口氣,「不行吧!」七彩玲瓏鼠如是道。

「嗯!估計是不行了!」楊寧有些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道。

「空間之力本來就不是你這個等級所能駕馭的,你現在能夠涉及已經算不錯了,不要泄氣,回去再好好想想辦法,要不等你大哥來了,再做打算!」七彩玲瓏鼠如是道。

「只好如此了,雖然有些不甘心!」楊寧瞅了一眼,點點頭道。七彩玲瓏鼠見楊寧往回走,也就不在打擾他了,準備閉目休息,而就在這時他似乎聽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皺著眉道,「你不會又要嘗試那種危險的事情吧,我可告訴你,這次你師父大哥都不在,如果嘗試失敗了,你能量太多,爆體而亡了,誰也救不了你!」

「嘿嘿,小七,你不要忘了,我現在有一個可以肆意吸收能量的武技哦!」楊寧聞此,咧嘴笑了笑道。

「我暈,要不要這樣拚命啊,也就是一個試煉而已!」七彩玲瓏鼠頗為無奈的道。

此時…… 此時,楊寧心意已決,是不會聽進去七彩玲瓏鼠的話的,身上又一次開始積聚起閃電之力和霧之力,兩種力量積聚差不多的時候,就是第三種力量,暗夜修羅雀的暗之力了,三種力量整裝待發,就差楊寧的一聲令下,三種力量就要在他的身上交匯了,也許是已經有些撐不住了,還是怎麼的,暗夜修羅雀的暗之力並沒有積聚完全,楊寧就釋放了出來,三種力量交匯於心口之處,到不是楊寧藝高人膽大,只是楊寧有吸星秘法,如果力量太強大的話,他可以用吸星秘法瞬間吸收這龐大的力量。

強忍住不適感,楊寧拚死的將三種力量湊到了一塊,巨大的爆炸,帶來的不適感讓楊寧幾乎要昏厥了過去,不過慶幸的是,這三種力量融合交匯所形成的新力量確實強大,楊寧幾乎可以看見結界上的脈衝,一個閃身沖了進去,下一秒,楊寧就出現在了一處走廊上,氣喘吁吁靠在走廊上,調息了一會,睜開眼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庭院之中,這庭院非常的大,也非常的富麗堂皇,就像是一個很大的莊園,不僅有很多亭台樓閣,還有很多奇花異石,楊寧忍不住到處看了看。

參觀了一會,楊寧才漸漸的合攏嘴,不知道是誰有這麼強的實力,居然在這湖上建了一棟如此恢弘的山莊,從心底里佩服這個建造者,四處看了看,發現有不少人在這莊園裡面,楊寧表現的很淡定,看著就像是老在這裡似得,不知不覺逛到了門口處,只見上書碧蓮山莊四字,心想這大概就是這座山莊的名字了吧,從門口進去,這裡的人越來越多,楊寧也不得不躲著點人,從一些偏僻的地方行走,畢竟在這裡如果一個不好,被發現了,那就不是逃走那麼簡單了,到時候群起而攻之,那就是粉身碎骨,摧骨揚灰了。

楊寧走了一會,進入了大殿,發現這大殿上好像正在商議什麼事情似得,聚了不少人,楊寧咧嘴一笑,這種場面是他最想看見的,急忙走了上去,站在了擁擠的人群里,還好楊寧的個子不算太矮,勉強可以看到裡面在幹什麼。

一個穿橙色衣服的男子和一個穿黑白相間衣服的男子正在比武,兩人實力有個差不多,激戰正酣,楊寧不禁有些好奇,問向身旁的一個看著嘴就是很大的人道,「這是在幹嘛呀?」

「你才回來的吧,今天正在爭奪莊主呢!」大嘴的人聞此,笑了笑道。

「莊主,哦!怎麼個爭奪法啊?」楊寧聽這大嘴的人一說,旋即明白了一些東西,如是問道。

「自然是誰武功高,誰是莊主了,現在已經比了好幾輪了,這兩人僵持時間最久,你看黃色衣服的那人是南宮家的,白黑衣服那人就是東方家的了!」大嘴的人介紹道。

「哦!這兩人實力如何?」楊寧聞此,點點頭,表現出很大的興趣道。

「實力也就罷了,只是這兩個家族控制我們第四區,最後莊主肯定是從他們兩個家族中出來唄!」大嘴的人繼續笑著道。

「噢,對了,這位仁兄怎麼稱呼?」楊寧聞此,點點頭如是問道。

「我姓十,叫十一嘴,嘿嘿!兄弟你呢?」自稱十一嘴的大嘴笑了笑道。

「十一嘴,這是外號還是真名啊?」楊寧心中這麼想,但是嘴上卻如是道,「原來是十一兄,久仰久仰!在下浩寧!」

「失敬失敬!」十一嘴也是個好禮之人,聽楊寧這麼說,如是回應道。

「十一兄,不知道你可有興趣插一腳?」楊寧其實是想去比試比試,但是想想有些不合適,於是問向這個十一嘴道。

「沒興趣,像我這樣的散戶,傍大腿就行了,保住小命,最終進入青龍軍團,當個幾年兵,最後混點退伍費也就是了,沒多大想法,嘿嘿!」十一嘴到是個實在的人,只聽他如是道。

「十一兄到是知足常樂!」楊寧聞此,想想也覺得有些道理。

「浩兄弟,準備上去嗎?」十一嘴笑著點點頭,問向楊寧道。

「我也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十一兄,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進入這山莊的?」楊寧笑著搖了搖頭,如是問道。

「第一天聽到有人找到了,我就進來,好多人呢!」十一嘴如是答道。

「原來是這樣,我就是消息不靈通,一直也是在邊緣地區混,你看,不現在才找來,不知道可錯過了什麼精彩的地方沒有?」楊寧故意誆騙十一嘴,想從他的嘴裡問出點什麼東西道。

「第一天進來的時候,其實也沒有遇到什麼精彩的事情,說真的,其實我也算是第二批來的了,只是我聽說啊,第一批進來的人好像是有些什麼好處,但是他們個個都守口如瓶的,我也就不知道了!」十一嘴聞此,如實的回答道。


「好處,呵呵,我明白了!」楊寧聞此,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道,而這時黃衣服的南宮家人與白黑相間的東方家的人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是南宮家隱隱佔了上風,正在楊寧獲得了相關的信息準備離開的時候,卻又發現了一個熟人,南宮宛如,皺了皺眉,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又出現在了這裡,過去的一幕幕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尤其是這個女人跟許陽庶親密的樣子,楊寧就氣不打一處來,只聽她很是得意的在那裡道,「今天比試,我們南宮家小勝一籌,小女子也不跟大家客氣了,這碧蓮山莊的莊主一職就由我南宮宛如暫且擔當了!」

楊寧斜眼睨了一下這個正神彩飛揚的女人,皺了皺眉,撇了撇嘴,「我說你,千萬別惹事,我們三個剛才元氣大傷,如果你出了什麼幺蛾子,可保不了你!」七彩玲瓏鼠的聲音傳了過來道。

「這口氣叫我怎麼咽的下啊!」楊寧很生氣的道。

「你還年輕,機會有的是,不要因為這一時的義氣,毀了你的一生啊!」七彩玲瓏鼠很緊張的提醒楊寧道。

「我不管,不論怎麼說,我今天要給她一點教訓,不要緊,她不會認出我的!」楊寧冷冷的笑了笑道。

「隨你,但是你要記住,後果自負!」七彩玲瓏鼠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楊寧也不會聽的,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不在做聲了,楊寧此刻是想要復仇急紅了眼,所以也沒有在乎七彩玲瓏鼠說的這些,走了出去道,「噢,難道不是能者居之嘛,這麼簡單就是你們南宮家的嘛?」

「怎麼,你有異議?」南宮宛如本來已經勢在必得的東西,沒想到楊寧突然躥了出來,攪局,她怎麼能不生氣。

「不敢,只是我今天剛進山莊,還不了解規則,想知道知道,不知道可否告知一下呢?」楊寧彬彬有禮的道。最讓人受不了的不是流氓,而是有文化的流氓,而現在楊寧就是要扮演有文化的流氓。

「規則就是,擂台賽,誰最終取得了勝利,自然就取得了這山莊的莊主之位,你現在知道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南宮宛如雖然很生氣,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太失態,不然以後不能服眾那就麻煩了,尤其是對方還有個東方家族。

「哦,擂台賽,那請問擂台賽結束了嘛?」楊寧聽到擂台賽三個字,不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道。

「你不是看見了嘛,剛剛已經結束了,我們南宮家獲得了勝利!」南宮宛如如是答道。

「噢,難道說擂台賽只是你們南宮家可以比嗎?」楊寧雖然知道這碧蓮山莊是在兩個大家之中爭奪,但是他是來搗亂的,自然不能按常理出牌,如是道。

「擂台賽,自然是能者居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南宮宛如已經快失去耐心了,如是道。

「沒什麼別的意思,就是我想參加者擂台賽!」楊寧信心滿滿的道。

「你!」南宮宛如此刻已經怒火中燒,說話的語氣也並不是那麼友善了,繼續道,「哼!就憑你!」

「對,就憑我!」楊寧繼續露出微笑,在他的俊臉上,如此迷人的微笑,如果是平時,到是讓南宮宛如這樣的贊上一贊,但是此刻,卻足以讓她生厭,她要讓他死,死的很慘,敢忤逆他們南宮家的人,她不會留。

「好,我答應你,但是你要知道一點,那就是擂台賽,拳腳無眼,生死有命!」南宮宛如,一字一句的道,尤其是那句生死有命。

「好,生死有命!一言為定!」楊寧知道這仗不會輕鬆,但是他還是要搓搓這南宮宛如的銳氣,如是道。

南宮宛如回身跟身後的一人,耳語了幾句,一個中年的男子就走了出來,看的出來,這人實力不俗,應該是個強力的打手,只見這個中年男子只是稍稍鞠躬就攻了過來,楊寧卻突然制止中年男子,如是道,「等等……」此時…… 此時,楊寧見男子二話不說就沖了過來,卻及時叫停道,「等等,我還有件事情想要問清楚!」

「你什麼意思,不敢打就直說,我可以留你一條小命!」南宮宛如以為楊寧是怕了,如是道。

「謝謝,不用,我是想問,你們南宮家人多勢眾,如果這個人輸了,你們是不是還會派其他的人來繼續,如果是那樣的我覺得沒有必要打了,因為,就算你們都不如我,這車輪戰也會累死我,是也不是!」楊寧擺出一副輕鬆的樣子,搖頭晃腦的道。

「你!好,我答應你,只要你戰勝宮一,我們南宮家就認輸!」南宮宛如聞此,雖然非常的生氣,但是聽了楊寧的話,還是妥協道。

「一言為定!」楊寧看了看眼前的中年男子,點點頭道。

「玄金雨鏢!」中年男子聞此,也不在跟楊寧客氣什麼了,閃身後退,而手中激射出閃著黑色流光的三支鏢,帶著強勁的靈力直逼楊寧的面門。楊寧千閃游龍身法,呼之欲出,隨著閃電的噼啪聲和淡淡的龍吟,抽身後退,卻發現這玄金雨鏢之勢並沒有衰減,眼看著就要直刺面門了,楊寧一個躬身,好險是躲了過去。

「這南宮一族向來擅長遠距離器械,就算是功法也是與其相配的,你要小心哦!」七彩玲瓏鼠忍不住提醒楊寧道。楊寧沒有說話,飲血紫劍從戒指中抽了出來,迅速的靠近這宮一,但是讓楊寧有些驚訝的是,這宮一速度奇快,就算是自己將千閃游龍身法摧生到了極致,也摸不到他的身子,反而是你追我趕之際,又被射了幾鏢。

「我擦!」楊寧忍不住心裡吐槽了一聲,這傢伙居然跑來跑去的,攻擊不了啊,那最終還不得被他耗死,楊寧頗為無語的在心裡道。

「你傻啊,他用遠程的,你也可以用遠程的啊,我好像記得你似乎有個什麼鐵手似得?」七彩玲瓏鼠聽到楊寧在吐槽,不禁提醒道。

「那個東西不能用,會被識破身份的,我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只是沒想到一上來就會使用這招!」楊寧想了想,搖了搖頭道。

「你是說百閃幻影劍?」七彩玲瓏鼠簡直就是楊寧肚子里的蛔蟲,一下子就想到了楊寧的意思,如是問道。楊寧此刻又沒有說話,而是飛快的又一次向宮一跑去,而這次,讓宮一有些驚訝的是,居然有兩個楊寧,另一個楊寧封鎖了他的退路,雖然一驚,但是還是可控範圍之內,只見宮一不緊不慢的退著,等著兩個楊寧近身,就在楊寧的劍要觸碰到他的一剎那,只見宮一,迅速的閃身近了楊寧的身,然後接著其中一個楊寧的身體,一蹬,躍了起來,楊寧感到有些鬱悶,這人居然還會這一招,眼看著就要逃脫兩個楊寧的包圍圈了,這百閃幻影劍最後一招,就這樣劈了下來。

楊寧這招非常的狡猾和兇狠,就算是像萬惡水蛟王那樣的強悍靈獸都被傷到了,楊寧心想這小小的宮一應該是沒有什麼可能活命了,就在劍尖要碰到這宮一的一剎那,宮一似乎意識到了危險,仰頭的瞬間,居然消失不見了,楊寧撲了個空,站起身看向宮一,皺了皺眉道,「你還真不錯啊!」

「這話應該是我說的,不過,既然你有這樣的實力,那我也就不在客氣了,咱們真刀真槍的來一戰吧!」宮一說著,手中拿出一柄非常短的匕首,如是道。

楊寧一開始也就感到了這個宮一隱藏了實力,剛才那一閃,就說明了些問題,如果楊寧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傢伙的級別應該是高出楊寧兩個級別,到達了通幽境的層次。不然也不會瞬間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見到對方認真,楊寧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怎樣,總之,楊寧不敢掉以輕心,這樣一個對手,而且是下了死命令的,隨時都可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小命,儘管有絲絲的後悔,但是楊寧此刻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

通幽境的強者又如何,我照樣能將你干趴下,你就等著吧!楊寧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但是與此同時宮一隨著實力的展露,渾身的氣質都有些不同了,尤其是他散發出來的威壓,足以讓人喘不過氣來,在場的很多實力不濟的,都有些不自禁的往後退了。

說時遲那時快,宮一提著匕首攻了上來,不在遠程投射,楊寧其實隱隱感到有些慶幸,但當他真正跟宮一對上手,又有些無語了,這傢伙近戰的實力也非常的強,力量和準度絲毫的不遜於自己,尤其是這短短的匕首,真的是一寸短一寸險,直逼自己的要害啊,要不是百閃流星劍可攻可防,估計自己早就被捅成了窟窿了。

不過這樣下去,最終也是會輸的,楊寧知道自己也不能再隱藏下去了,血煞七羅典的口訣在心中運轉,血色原種開始升騰,灌注到了兩個腳上,現在的楊寧就是要追上這個宮一的步伐,然後在給他致命的一擊,空間之力的使用,楊寧略有所聞,那就是需要一定的時間,使用一次之後,使用第二次,可能就需要間隔一段時間,他不知道這個宮一的實力已經到了什麼層次,但是他相信,不管到了什麼層次,這個傢伙使用空間之力肯定是有間隔的,只要抓住了這個間隔,那麼打敗這個傢伙那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儘管這個傢伙的實力比自己高兩個層次。

「咦!」意識到了楊寧速度的加快,宮一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傢伙居然在自己的攻擊之下還隱藏了實力,不禁有些訝異,皺了皺眉,加快了手上的動作,想要快點解決這個傢伙。

但是楊寧又豈是那麼好對付的傢伙呢,有了血煞七羅典的加持,楊寧的速度基本上可以跟宮一持平了,飲血紫劍對上短短的匕首,雖然一開始有些吃力,但是隨著飲血紫劍吸入對方的血氣越來越多,已經變得輕鬆多了。

不自禁的露出一絲邪魅的笑意,楊寧漸漸的剋制了這宮一,如果在這樣繼續下去,宮一輸是必然的,宮一是個高手也深刻的認識到了這一點,兀的抽身,祭出短匕首,「刀雨梨花!」

只見匕首突然幻化出無數個分身,然後像是下雨一樣,落了下來,直直的插到了地上,見到如此大範圍的攻擊,楊寧下了一跳,看到了這鋒利的刀鋒好像不是開玩笑的,楊寧急忙用飲血紫劍去抵擋,可是杯水車薪,這刀雨太密了,曝露在外的皮膚,已經被刀割破,向外滲著鮮血,楊寧知道如果在不採取什麼動作的話,被這刀雨砍成肉醬,真的只是一兩刻鐘的事情。

大吼了一聲,百閃流星劍對上刀雨梨花,這細密的閃電網到是很好的防禦了這刀雨梨花,讓楊寧躲過一劫,就在楊寧稍稍安心的時候,卻兀的瞥見,這宮一,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很大弩弓,而弩弓之上是一把藍色的靈力光劍,閃爍著藍色的光,而這靈力光劍的準頭卻直面自己。

「嗖」的一聲,這藍色光劍就飈射了過來,頃刻間破開了楊寧的百閃流星劍織起來的閃電網,直面楊寧而來,楊寧想要閃開,但是卻沒有辦法,好像是被氣息鎖定了般,千分之一秒內,楊寧的腦中閃過七彩玲瓏鼠的話,快使用吸星秘法!

來不及思索,本能的開啟了吸星秘法,胸口的黑洞在藍色的光劍碰到他身體的一剎那開啟,只見藍色的光劍產生了巨大的光耀,在場的人幾乎都看不清當時的情況。

而似乎只有幾個人可能了解,「哼!在宮一藍色多瑙劍之前,你已經是個死人了!」南宮宛如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

藍色多瑙劍,是宮一的成名功法,該劍乃是靈力凝聚而成,不但威力巨大,一旦進入人體還會分散成細小的箭頭,瞬間絞殺對方的所有筋脈,只要中了這藍色多瑙劍的人,必死無疑,神仙難救。所以,南宮宛如才會如此自信的看向楊寧,認為他必死無疑。

待藍色多瑙劍劍光消散之後,楊寧痛苦的單膝跪在了地上,宮一也得意的跳了下來,走到楊寧面前,「你輸……」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