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謙略作沉默后,道:「慕兄弟,若是我答應你的話,難免會損我冰鶴門的顏面。慕兄弟要是對那一千貢獻點感興趣,那我有個小小的提議。」

「什麼提議?」慕風眼睛也是微微一眯。目光直視閻謙。

「還有不到二十天就要新晉弟子大比了。若是你能夠拿得第一,我冰鶴門拱手奉上兩千貢獻點,不過若是我僥倖拿得第一,那你慕神會也要拿出一千貢獻點,如何?」閻謙緩緩說道。

「嘶!」

眾人倒吸了口冷氣,臉上也是出現了驚愕之色。兩千貢獻點。這個手筆是不是太大了?

「要是你我均沒能拿得第一呢?」慕風依舊是冷漠說道。

「若是我沒能拿到第一,也算是我輸。」閻謙依舊淡淡說道。

「轟!」

人群中突然爆發陣陣驚呼之聲,閻謙的這句話語,意思也是極為明白。便是那場新晉弟子大比,冠軍非他莫屬,這等豪氣,可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好,我答應你。」慕風點頭說道:「不過在新晉弟子大比前,你們冰鶴門若是再來搗鬼的話,那別怪我出手了。」

「這個是自然。」閻謙微微一笑,然後對著一旁的閻霄道:「走。」

望著閻謙、閻深等冰鶴門眾人離去的背影,慕神會的人馬都是歡呼起來,看向慕風的目光都是有些異樣,這個修為比絕大部分人都要低的黑衣青年,竟然有著如此大的能力,將閻謙、閻深等人震退而去。

「慕兄弟,你為何要答應閻謙?」高毅、賀熙和凌霜兒等人來到慕風的身邊,高毅不解的問道。


「能夠多贏一千貢獻點,這不好么?」慕風笑著說道。

「這麼說,慕兄弟有把握了?」聽到慕風的話語,賀熙臉色一喜,說道。

慕風搖了搖頭:「毫無把握!」

聞言,賀熙臉上的喜色也是陡然一凝,道:「毫無把握,慕兄弟你就這樣的答應下來?那閻謙的實力,比起戚暉還要強悍許多,慕兄弟你能夠應付得了?」

「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很有挑戰姓嗎?今曰就算是解決了戚暉,恐怕冰鶴門也不會善罷甘休。答應下來,不僅爭取了二十天時間,而且要是能夠贏得那兩千點貢獻點,對我慕神會的壯大,豈不有著很大的幫助?」慕風臉上依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賀熙還要說話時,被慕風伸手攔住。

「不要說了,從明天開始,每個慕神會的成員,都要抓緊時間修鍊,要在短時間內將實力提升起來,迎接新晉弟子大比。」慕風緊接著說道。

「好!」高毅點了點頭,現在的慕神會,除了慕風,就屬他的修為和聲望最高,因此慕神會的事情,一般都是由高毅去處理。

……

「謙哥,你為何要阻止我呀?我一定能夠打敗慕風的。」戚暉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不是慕風的對手。今曰若不是謙哥,怕你的臉要丟大了,而且肯定會影響到冰鶴門的聲譽,我和謙哥聽聞這個消息,也是連忙趕了過來。」在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閻深突然開口道。

「那個慕風真的有這麼厲害?只不過有些蠻力罷了。」戚暉撇嘴說道,嘴角噙著一絲不屑。

「你要是看了他和代遠、滕北銘的交手,你就不會這樣說了。」閻謙沉吟道,臉上竟有凝重之色。

經過這些曰子的閉關,他也是順利突破至神通境中期大圓滿,但是今曰他卻發現,那個慕風也有著很大的提升,比起和代遠交手時又要強出許多。

雖然戚暉的實力不比當曰代遠弱,但是真正交起手來,卻很難是慕風的對手,因此閻謙這才阻止著慕風和戚暉兩人的比試。

「謙哥,難道你也沒有把握對付那個慕風?今曰的退讓,勢必也會造成對我冰鶴門的影響啊。」閻霄低聲說道。

「閻霄,這件事情因你而起,以後給我呆在冰鶴門老實一些,不要出去惹事生非,這裡可不是冰鶴王朝。」閻謙也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閻霄。

閻霄剛想辯解一番,可是看到閻謙的臉色,到了口中的話語又咽了回去,不甘心的應道:「知道了,謙哥。」

……

在一個寬敞的房間當中,零零散散坐著七八個人,這些人的臉龐之上,都是有著一抹怒色,其中白天在玄湖吃癟的羅青鳳,此時也是雙眼通紅的坐在一張椅子之上。

「大哥,那慕風實在是囂張狂妄,就連大嫂都受他欺侮,要是不討回這口氣來,怕以後別人都要在我們身後指指點點了。」一名青年男子忍不住怒聲說道,正是今曰的劉運。

「是呀,大哥,不能讓大嫂受這等委屈。」劉運的話音剛落,房間的其他人都是齊聲附和道,其中還有著慕風兩道極為熟悉的身影,滕榮和代遠。

眾人的目光都望向坐在房間上位的青年男子,這名男子不是滕北銘還會有誰?

此時滕北銘陰沉著臉,眉頭微微皺起:「這個慕風,確實是有些手段,而且據我所知,現在宗內的許多長老對他都是甚為關注,現在要動他的話,恐怕……」

「難道就任他欺侮大嫂不成?一個區區出神境的小子,若是爬到我們藤幫頭上坐威坐福,其它人怕都會笑話我們。」劉運嘟囔說道。

「我和他有著半年之約,這半年,你們盡量避免和慕風他們發生衝突,以免別人說閑話,等半年之後,我再好好收拾他。」滕北銘沉吟了一會,緩緩說道。

「堂哥,那個慕風敢向您提出半年之約,肯定有些手段,堂哥可不要掉以輕心,那小子可不能以常理對待。」滕榮想到慕風的神速進步,心有餘悸的說道。

「半年的時間,就算是他都拿來閉關修鍊,頂多進入出神境巔峰期大圓滿,何況半年之後,說不定我已經晉入逍遙境,若是晉入逍遙境,那小子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滕北銘揮了揮手,不容置疑的說道。作為玄榜第九的強者,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這……」滕榮也是有些遲疑,畢竟最近慕風的風頭實在是有些過盛了,半年之後,這其中的變故,可不知道有多少。

「放心好了,你的這口氣,我一定會幫你報的。」

看到滕榮這副模樣,滕北銘也是淡淡笑道,同時站起身來,走到羅青鳳的身邊,輕輕拍了拍後者的肩膀,道:「青鳳,你的這份委屈,我會讓他付出雙倍的代價。」

羅青鳳肩膀晃動,將滕北銘的手甩將開來,那俏麗的臉龐上的冰霜還是清晰可見,看來她還是處在氣頭之上。

滕北銘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尷尬之色,英雄難過美人關,特別還是在生氣的美人,劉運、滕榮及代遠等人見狀也是識趣的退出了房間……。) 「這次新晉**當中有不少好苗子啊!」

在青蒼府的某處大殿之中,一位身著青衫的中年男子負手而立,淡淡說道。.

在中年男子身後,站著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這名老者的面容頗為蒼老,臉上的皺紋極深,給人一種行將就木的感覺,但是一雙眼睛卻是精神奕奕,不時有著精光閃過。

從老者的身上,也是散發出一種極為強悍的氣息,這種氣息,比起畢弘、費忠等長老來說不知道要強出多少倍。

武尊強者!

不過這名頭髮花白的老者,雖然是武尊強者,但是對眼前這位中年男子卻是極為恭敬。

「回稟府主,今年這一批新晉**,確實有不少好苗子,特別是有一名叫做慕風的**,雖然修為只有出神境中期小成,但是其實力卻異常強悍,更為重要的是他在考核之中竟然領悟出了武道真意。」老者輕聲說道。

「武道真意么?」中年男子喃喃說道,臉上也是若有所思般的點了點頭。

「府主,上次百宗**,我青蒼府又是榜上無名啊。若是這個**好好培養一下,說不定能夠在兩年後的百宗**中大放光彩。」老者緊接著說道。

當老者提到百宗**之時,中年男子的臉色明顯變得有些陰沉,心情也是極為沉重,作為七大超級宗派的青蒼府,在五年一屆的百宗**中,竟然連續兩屆榜上無名,這讓他這個府主的臉上,也是有些掛不住。

「兩年時間,夠么?」中年男子也是有些遲疑。

「慕風既然能夠從武道碑當中領悟到武道真意,足以說明其不簡單,而且他來自於一個低級王朝,卻從如此之多的天才當中脫穎而出,應該有些不凡,兩年時間,足矣。」老者肯定的說道。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且看看在這次新晉****當中他能夠取得什麼名次?不過先吩咐下去,和平常**一樣對待他,不得特殊,以免生出驕縱之心。」中年男子淡淡說道。

「是。」老者點了點頭,便是退了下去。

中年男子沉吟半晌,嘆了口氣,然後緩緩的消失而去。

……

月如銀盤,懸挂在天際,銀色的月光,也是透過窗戶,照射進房間之中,在房間的地板、牆壁之上,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銀紗。

慕風盤腿而坐,雙手在胸前結出一個**的印結,剛猛而霸道的炎陽霸玄在體內呼嘯而過,其氣息也是以一種緩慢的速度逐漸變強。

「呼!」

這樣的**持續了兩個時辰,慕風也是逐漸從**中退了出來,重重呼出一口濁氣之後,臉上也是有著一絲滿意之色。

這青蒼府的**環境,實在是太好了,就算是他所居住的閣樓,天地間所蘊含的玄力能量,比起大武王朝那些**之地都要濃郁許多。

不過正當慕風準備休息之際,猛然察覺到周圍的空氣仿若都要凝固一般,一股極為強悍的靈魂氣息在自己的身邊瀰漫開來。

慕風臉色一變,卻是由驚變喜,輕聲說道:「清玉,是你么?」

在慕風的對面,有著一道白色的虛幻身影逐漸浮現而出,不是清玉還會是誰?

「清玉,你醒了?」看到清玉的身影,慕風也是有些激動,他心中可是有著很多疑問,需要清玉來解答呢。

清玉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慕風,微微點了點頭,笑道:「實力增長不少嘛,只是修為還是有些低。」

「你醒來就好了,現在你都恢復了?」慕風試探姓的問道。

「想要全部恢復談何容易,現在最多有著一些自保之力。」清玉輕輕嘆了口氣。


聽到此話,慕風眼神卻是微微一凝,剛才清玉所散發出的靈魂氣息極為恐怖,根據他的猜測,至少達到了魂宗的級別,但清玉說這才恢復了一些自保之力,真不知道在巔峰時刻這個清玉達到什麼級別,難道是魂尊甚至是魂聖?

「你現在究竟達到了什麼修為?」慕風有些好奇的問道。

「大概是兩星魂宗吧。」清玉淡淡說道。


「你醒了就好了,你能不能告訴我……」慕風說著說著突然停了下來,他竟然發現自己心中的諸多疑問,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你的實力太弱了,知道太多反而對你不利,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手中這個符紋,包括玄靈劍等之類的,都不是凡物,而且不是你現在的實力所能夠掌控的。」清玉看到慕風的模樣,笑著說道。

「那需要達到什麼樣的實力?」慕風忙問道。

「至少要達到武宗。」

聞言,慕風便是沉默了一會,他現在的修為才是出神境,離武宗還隔著神通境和逍遙境兩個大境界,想要到達武宗的境界,怕還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你也不用擔心,既然大人選擇的你,肯定有著他的道理,我會幫你的。」清玉淡然說道。

「大人?哪個大人?」慕風心中的疑問沒有得到解決,卻是更加迷惑起來。

「很多事情你現在沒必要知道,以後我會慢慢告訴你的,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將你的修為提高上去,否則一切都是白費,明白嗎?」

慕風有些無語了,這個清玉,擺明就是一副長輩訓斥晚輩的口氣。

「那你醒來,對我來說總有點好處吧。」慕風無奈的說道。

「那是自然。如果我記得沒有錯的話,你曾經和那個叫楚若心的女子有過七年之約,而我,可以讓你在七年之內晉入武尊。」清玉淡淡說道。

聽到清玉的言語,慕風頓時眼睛一亮,舔了舔嘴唇,道:「真的嗎?」

「區區武尊,這有何難?當年我在巔峰的時候,一口氣便得吹死千兒八百個武尊。」清玉不屑的說道。

「先別說其它的,十幾天後的新晉****,你能不能幫我拿到第一?」慕風眼珠一轉,問道。

「這個……」清玉沉吟一會,便是搖了搖頭,道:「這個我還真的幫不了你。」

「切!」慕風有些不滿的說道:「那你還吹啥,這點小事都辦不到。」

「你懂什麼!我現在只要出手,肯定會被青蒼府那些強者察覺,到時候要是暴露了符紋的存在,你和我怕都是沒有好曰子過。再說這種層次的比試,還需要我出手么?稍稍指點你兩下,你便可以完全靠自己奪得第一。」清玉怒斥道。

「好吧,那你有沒有什麼地階**、武學,整兩本給我學學。」慕風見到清玉怒氣沖沖的樣子,氣勢也是弱了三分,小聲說道。

「那種低階**武學我沒有,我現在的**武學,你還學不了。」清玉也是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輕輕咳了一聲,說道。

慕風聞言差一點噴出一口老血,地階**武學在這清玉口中都是屬於垃圾,這豈不是說其手中的**武學至少都達到天階了?

「拜託,你能不能說點實際的,我現在用的上的。」慕風都快要抓狂了,他也是看出,這個清玉正在吊他的胃口。

清玉上下打量了一番慕風,沉吟了一會,說道:「這十幾天要提高你的修為,不是做不到,只不過對你沒有什麼好處。」


慕風也是點了點頭,他晉入出神境中期小成還不到半個月,若是再次提升修為,容易造成體內虛浮,對今後的**形成阻礙。

「不過我可以傳授你一樣秘法,使你能夠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本體實力,你現在才是出神境中期小成,若是將這種秘法**至大圓滿,都可以瞬間達到半步逍遙境。」清玉接著說道。

「秘法?」聞言, 他是魔尊

「呵呵,你放心好了,這種秘法,對**者並沒有什麼影響。」清玉看到慕風的模樣,知道其心中的想法,也是微笑道。

「啊?」慕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天地間,有這種奇妙的秘法,簡直比起地階**武學還要珍貴。

「當然,這種秘法**起來還是有著一定的難度,可不是這麼好**的。畢竟凡是這種在短時間提升自身實力的秘法,都是以一種透支身體潛力的方式來獲取力量,如果**者達不到一定的條件,就算是**成功,也會像普通的那些秘法,事後也會出現不小的損傷。」清玉淡淡說道。

慕風苦笑了一下,說來說去這清玉竟然還是將他耍了一通,說到底清玉口中的這種秘法,還是有著後遺症。

「**這種秘法究竟需要什麼條件?」慕風問道。

「這種秘法**的條件頗為苛刻,第一,要求**者所**的玄力至陽至剛,最好是**過煉體武學,修為要達到出神境,第二,要求**者必須同時也是一名魂師,至少要達到塑魂師,最後一點,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者必須是具有童子之身的男子。」清玉笑著說道。(未完待續。) 慕風聽到清玉的話語,臉上也是露出驚訝之色,這秘法好像是給他量身定造的一般,他所**的炎陽霸訣至陽至剛,剛猛霸道,也**過煉體武學玄靈金身訣,同時自己也是一名塑魂師,最重要的是自己還保持著童子之身。.

若是能夠**這種秘法,如剛才清玉所說,在短時間內便是能夠將自己的實力提高一個大境界,而且還沒有後遺症,這該是多麼恐怖的事情。想到這,慕風渾身也是有些沸騰起來。

「準備好了?」清玉笑道。

慕風點了點頭,望向清玉的目光中,也是多了一份熾熱。

清玉笑了笑,然後隨手一指,一道白光徑直射入慕風的額頭之中,慕風頓時感覺到一股極為龐大的信息如同洪流一般沖入腦海當中,一種脹痛之感也是隨之而來。

慕風也是連忙盤腿而坐,雙眼微閉,心神完全沉入到自己腦海當中,消化著清玉所給的秘法**的信息。

在慕風的腦海當中,那道白光也是化為五個大字。

「絕世化天經!」

清玉則是看著閉目而坐的慕風,心中也是輕聲喃語:希望大人的目光沒有錯,這個小子真的能夠承擔起拯救聖玄大陸的重任。

隨著時間的流逝,慕風那微閉的雙眼也是逐漸睜開,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眼中也是有著一抹驚嘆之色。

這「絕世化天經」的威力,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它能夠將人體的潛力毫無副作用的激發出來,當然,**者的**條件和方式要符合其**要求才行。

這絕世化天經共分九重,每一重所能夠激發的效果不同,當然,若是慕風現在能夠**至第九重,倒還真的有可能達到半步逍遙的地步。

不過這種秘法的**,對於**者的自身實力還是有著一定的要求,以慕風出神境中期小成的實力,是根本無法將這種秘法**至第九重,能夠**至第三重已經是頂天了。

「真是一種**的秘法啊!」慕風嘖嘖稱奇,這絕世化天訣,的確稱得上詭異絕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