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和韓蠻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宗門氣運。

以林楓的實力和天賦,只需要給他時間,一定能夠成為八大公子層次的人物,那時候的雲海宗,才能得以喘息。

現在的雲海宗看似平靜,但實則暗潮洶湧,很危險。

「希望他們能成長為雲海宗的希望吧。」南宮凌看著生死台上的韓蠻,心中嘆息,皇城的那位已經在開始創建雪月聖院,這可不是什麼好徵兆啊。

此時,韓蠻腳步再度一踏,生死台上,竟彷彿有滾滾黃沙在咆哮,讓王翰身體緊繃,壓迫在身上的氣勢,浩瀚、沉重,讓他不堪重負。

「我不是你的對手,恭喜你踏入內門。」

王翰突然渾身放鬆了下來,眼眸微微一閉,語氣中滿是悵然,不戰而敗,是武者恥辱,但戰,亦不過是自取其辱。

「哈哈,兄弟你也不要介意,我不過是佔了武魂的便宜。」韓蠻身上的氣勢突兀的消失,他整個人又恢復了憨厚模樣,讓人感覺親近。


「謝謝。」王翰對著韓蠻點頭,轉身走下生死台,雖然韓蠻給他留面子,但敗就是敗了,成王敗寇,他也沒臉在繼續留在這裡了。

韓蠻來到林楓身邊,高興的笑道:「怎麼樣,沒丟臉吧。」

「不錯。」林楓點頭笑道,掌握了勢,同級別對戰,優勢太大了,除非遇到那些擁有極強天賦的人,不然已經能立於不敗之地。

之後的戰鬥與林楓無關,但他依舊在這裡看完了所有戰鬥,汲取所能學到的一切。

「我的目標,是屠夫,這傢伙太強了,一招擊敗核心弟子,踏入核心之列。」

韓蠻看完這一輪的大比雙眼放光,不僅是他,其他人也是如此,尤其是屠夫那一戰,太霸道了,能夠成為核心弟子的沒用一個是善茬,但依舊禁不起屠夫的霸道,僅僅一拳,就轟暈了過去。

「林楓,你呢,目標是誰?」韓蠻突然問道。

「我?」林楓一愣,笑著搖了搖頭:「還沒想好。」

林楓他的確沒用想好,雲海宗的外門弟子,大都是氣武境實力,想要跨入內門,就要有靈武境實力。


靈武境一重,是內門基礎,而靈武境三重,是內門強者,一旦有人跨入靈武境四重境界,就會想要挑戰核心弟子,進入核心行列。

當然,挑戰常常以失敗居多,核心弟子最弱的都是靈武境四重,而且在一年前他們踏入核心行列的時候就已經是了,他們也同樣是通過擊敗核心弟子才取而代之的,可想而知,隨著時間的推移,核心弟子的實力,會越來越強悍,想要挑戰核心弟子,談何容易。

但即便難,每年的宗門大比,依舊有許多人挑戰,這種機會,一年,只有一次。

卡在氣武境一重到四重之間的內門弟子太多了,唯有踏入核心,才能與眾不同,擁有更廣闊的空間,受宗門重點培養。

但是,重活一世,擁有逆天三武魂,林楓的目光,豈會只放在內門弟子或者核心弟子層次上,而且,就算他到達了核心弟子又怎樣,一個內門長老莫邪,就足以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宗門大比第一輪落幕,人群都議論著散去,意猶未盡,對三天後的第二輪越來越期待。

內門弟子以及核心弟子的排名戰,真正的強強對決,宗門所有天賦優秀的弟子,都會在排名戰中傾盡全力,以獲得好的名次,戰鬥的精彩毋庸置疑。

林楓等人並未隨眾人一道散去,而是朝雲海宗內門子弟修鍊的地方而去,如今他們已經踏入內門,需要領取內門弟子的令牌以及服飾,那是身份的象徵。

「林楓。」

正在這時,行走著的林楓身後傳來一道聲音,讓林楓腳步停下,轉過身,就看到一道靚麗的身影朝著這邊走來。

「有事嗎?」林楓看著走來的柳菲,有些意外。

「我能和你單獨談談嗎?」

柳菲目光中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神色,看了韓蠻等人一眼。

單獨談談?

林楓眼睛閃動著,柳菲有什麼事需要找他單獨談談的?

雖說那一日柳菲射向莫邪武魂的一箭已經讓林楓對她的偏見徹底消失,但還不至於親密到『單獨談談』吧?

「哈哈,當然沒問題,林楓,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了。」

林楓還沒有說話韓蠻就率先開口了,顯得很是豪氣,拉著破軍和靜芸一塊離開,讓林楓一愣一愣的,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聰明』了?

有事?不就是領取內門令牌和服飾嗎。

此時柳菲已經走到林楓身邊,臉色有幾分尷尬,說道:「我們邊走邊聊吧。」

林楓微微點頭,他也好奇柳菲到底找他什麼事。

「林楓,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記得,那次我差點被你給射殺了。」林楓嘀咕了一聲,這女人的霸道可是讓他印象深刻啊。

「你不偷窺我的話,我又怎麼會射殺你?」柳菲很不爽的瞪了林楓一眼。

「我偷窺你哪裡了?」林楓也同樣不爽了,眼睛在柳菲的身上上下掃視著,他進入一線天完全是巧合,但這女人就是一口咬定他偷窺。


「你……」柳菲看到林楓的目光差點沒氣得吐血,這混蛋……好邪惡的眼神。

看到柳菲的樣子林楓一陣爽快,既然你要污衊我偷窺,那我就明著窺,不過說實話,這女人無論是相貌和身材,都可以算是極品了,肯定有不少人想偷窺吧……

「好,我承認,我誤會你了,我向你道歉。」

柳菲咬牙切齒,要不是為了父親,她才不會來找這傢伙,低聲下氣。

「額……」林楓完全弄不明白柳菲唱的是哪一出,眼睛一直打量著柳菲,想要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出一些端倪來。

「你看什麼?」被林楓一直盯著,柳菲只覺渾身不自在,臉上竟微微泛紅,讓林楓又是一陣愕然,難道……

「你不會……」林楓眼神古怪的看著柳菲,欲言又止,讓柳菲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你不會……看上我了吧?」林楓終於憋出一句話來,實在不能怪他胡思亂想,柳菲這女人實在太反常了,再加上他今天的表現,林楓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想起前世的自己都沒有談過戀愛,林楓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柳菲整整愣了好幾秒,終於,一聲怒吼再也無法忍住的從她嘴中發出:「混蛋……」 聳了聳肩,林楓微微一笑,不能怪他自戀,實在柳菲表現的不正常。

一旁的柳菲看到林楓漫不經心的樣子,胸膛起伏不定,咬了咬牙,才將心中怒火壓下去。

「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沉默了片刻,柳菲漲紅著臉,還是忍不住開口。

「什麼事?」林楓好奇道。

「你知道在我們雪月國,哪一勢力最強大嗎?」柳菲問道。

「當然是雪月皇城的那家。」林楓隨意說道,他對雪月國也了解一些,那一家能夠稱皇,實力當然最強,這點毋庸置疑,就說上一世的古代諸侯,誰強大,便會爭霸天下,搶奪皇位,如今這世界更加赤/裸,只認實力,林楓可不認為那家能夠成為帝皇之家,會沒有震懾雪月的實力。

柳菲一愣,沒想到林楓有些見識,竟然能一語中的。

「不錯,在雪月國,皇家勢力最強,即便雪月也有不少其它強大的勢力和家族,譬如我們雲海宗,但都不足以與皇家相抗。」柳菲緩緩說道:「然而就在現在,雪月君主,要集雪月英才,建立雪月聖院,到時候,雲海宗、皓月宗等大宗門的優秀子弟,都會齊聚一堂,得到最好的資源,由最好的老師教導,成長為真正的強者。」

說到這柳菲停頓了片刻,目光看向林楓。

林楓看著柳菲,懶散的一笑,道:「這和我有關係嗎?」

柳菲白了林楓一眼,心中暗罵,這傢伙聰明的很,柳菲不信他不明白自己話中含義。

「難道不想成為雪月聖院的一員嗎,只要進入那裡,各種靈丹武器,取之不盡,功法武技,任意挑選。」柳菲誘惑說道。

到了此刻,林楓哪裡還會不明白柳菲的意思,只是他現在正在猜測,柳菲這女人到底什麼身份,竟然為皇室招攬人才。

想到那日在山腳遇到的赤血鐵騎,林楓更加確信,柳菲的身份,非比尋常。

看到林楓閃爍的眼眸,柳菲笑道:「怎麼樣,是否心動了。」

林楓摸了摸下顎,看著柳菲,似笑非笑道:「有沒有像你一樣的美女相贈?」

「…………」

看到柳菲臉色紅一陣青一陣,林楓爽朗一笑,腳步朝前走去。

「皇室雖強,但雪月國其它的宗門勢力也俱都野心勃勃,無一甘願沉淪,要讓他們將宗門培養出來的優秀弟子交出來,送予皇室進入雪月聖院,有那麼簡單嗎?」

林楓的聲音傳來,讓柳菲目光一怔,這傢伙,比她想象中的還要聰明,難怪天賦如此之強,至於剛才,不過這混蛋在調侃自己……

想到這柳菲就渾身不爽,要是有機會一定要暴揍這混蛋一頓,讓他敢隨意取笑自己,至於現在……柳菲抬起腳步,又追上了林楓。

…………

九寒峰,內門弟子聚居之地。

在九寒峰上有一巨大的洞府,是內門弟子最常來的地方,因為洞府的中央有一面石壁。

石壁上面,刻著一個個姓名,每一行九個,共有九行,八十一個姓名,代表著內門弟子最強的八十一人。

更令人驚奇的是,這整面巨大的石壁,就如一幅棋譜般,而那八十一個姓名,則如棋子,能夠隨意的移動,更換位置。

所有內門弟子,都希望自己的名字靠前,不斷的往前跳躍,這意味著他們的排名在往前靠。

此時,屠夫的大名已經從最前面那位被取下,但眾人都明白,核心弟子的排名石壁上,將會出現屠夫之名。

而取代屠夫名字,位於石壁之首的三個字就顯得格外耀眼。

「聞人岩。」

這如彗星般崛起的名字,只用了僅僅一年時間,就站在了內門弟子的巔峰,而且,沒有人會懷疑,只要聞人岩願意,他這一次,甚至可以踏入核心行列,不過聞人岩沒有,所有人都知道,聞人岩太驕傲了,他不會讓自己的排名在核心弟子中的後面幾列。

聞人岩,十六歲那年,正式出現在雲海宗,而且沒有經歷外門,直接跨入內門當中,之後在這一年中,他不斷衝擊著石壁的前面,如今,整整一年過去,他的名字刻在了最耀眼的那個位置。

許多人都相信,聞人岩的成就,甚至會比令狐河山以及屠夫更高。

此時,在石壁洞府外,一行身影朝著這邊走來,周圍的內門弟子瞬間紛紛讓道,目光中露出崇敬之色。

「聞人岩,他來了。」

這一行人中,走在中間之人身穿白色長袍,英俊瀟洒,他的瞳孔,竟帶著湛藍之色,顯得格外的妖異,此人正是聞人岩。


「聞人,恭喜。」聞人岩身旁的青年笑著道。

「內門第一而已。」聞人岩面無表情,掃視了排名石壁一眼,說道:「晨星,以你如今的實力,這次也能讓名字刻在石壁之上。」

「嗯,一定會的。」晨星點了點頭,上次在眾目睽睽之下敗給了林芊,他也更加刻苦的修鍊,實力在不久前得到突破,如今已經是靈武境二重,天賦出眾,在內門中也有不小的名氣,還被聞人岩看重。

「呵呵。」聞人岩淡然一笑,隨即目光一掃周圍人群,湛藍的眼眸閃爍著一抹妖艷的色澤。

「今日起,我宣布,柳菲,是我聞人岩的女人,誰若敢再打柳菲的主意,就是與我聞人岩為敵。」

聞人岩的話音落下,眾人都是唏噓不已,早就聽說聞人岩對柳菲有意,果然不假,而此時聞人岩更是當眾宣布柳菲是他的人,極為霸道。

要知道,連核心弟子中都有人看中柳菲,聞人岩在自己成為內門第一人後敢說如此狂言,已經不將其他追求柳菲的人放在眼裡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起來,但就在這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柳菲是不是你的女人,你說了不算,要柳菲自己說。」韓蠻知道柳菲現在正和林楓在一塊呢,聽到聞人岩的狂言頓時很不爽。

「嗯?」眾人目光一凝。

「誰這麼大膽,敢質疑聞人岩,想找死不成。」

人群心中暗道,如今聞人岩不僅自身實力強悍,同時因為他的天賦,極受宗門重視,核心弟子都不敢跟他叫板。

「很好。」聞人岩目光轉過,腳步微動,湛藍的目光中閃爍出一縷妖異的光澤,白皙的手掌猶如毒蛇般擊出。

「轟。」

韓蠻的身體與洞府的牆壁猛烈的碰撞,鮮血從嘴角溢出,但他那雙眸子中卻帶著不服的寒芒。

「你再說一句,我殺了你。」

聞人岩語氣平靜,卻無比霸道。

「媽的。」韓蠻吐出一口血水,冷冷的盯著聞人岩:「別以為一年時間成為內門第一人有多了不起,給老子兄弟一年時間,照樣滅了你。」

「哦?你兄弟是誰,說來聽聽。」聞人岩露出一絲戲謔的神色。

「林楓,柳菲的男人。」

韓蠻故意說道,以今日林楓在生死台上的表現,韓蠻不信宗門會讓聞人岩動他,只要給林楓時間,就一定能超越聞人岩,韓蠻相信林楓遠勝過相信他自己。

「林楓是誰?」

聞人岩淡淡問道,今日他並沒有去生死台,以他的實力,也不可能有人敢挑戰他。

「一個剛踏入靈武境的小子而已,領悟了幾分劍勢,和你相差太遠了,我就足以蹂躪他了。」

一旁的晨星不屑說道。

「是嗎?」

就在這時,洞府之外,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放蕩、不羈。 眾人的目光朝外望去,眼眸頓時一凝。

柳菲,那朝著這邊走來的美艷少女,不是柳菲是誰。

但讓人群驚訝的是,此刻的柳菲,竟然和一男子在一塊,正是林楓,他們許多人都在生死台見到過的林楓。

至於剛才的聲音,自然出自林楓之口。

「難道林楓真是柳菲的男人?」

眾人想起韓蠻剛才的話不由得面露驚訝之色,看了聞人岩一眼。

只見此時的聞人岩面色依舊平靜,但那湛藍的眸子中卻有寒光一閃而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