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羽暗暗後悔魂力分散,不然他能夠清楚感受肉身傳來的快感。

只是凰秋璃的痛楚越來越大,已經到了令人抓狂的地步,為此,她竟然劇烈的扭動著身體,藉助刺痛和感官的摩擦,抵消那種痛楚。

陳羽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分散了魂力,否則假裝暈眩的話,只怕剛才的那一刻,劇烈的痛楚足以讓他暴露出來。

兩人的陰陽交合,似乎成了某種能量的一道引子,一股強烈的能量相互貫通,兩人的身體巨震,像是被一道閃電劈中了般。

藍黃兩股能量突然浮現在兩人的體表,相互交錯流動著,這股詭異的能量,不斷將兩人體內的能量全部融合起來。

一股股強大的元力,湧進了陳羽的肉身里,流轉一周全后,又流入了凰秋璃的體內,如此循環往複,不斷煉火著那道強大生物的精血。

只可惜那道精血的能量太過駭人,到現在,凰秋璃依然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忍受那蠻橫的能量在橫衝直撞她的肉身,經脈破損不堪。

目睹這一切的陳羽,慢慢體會到凰秋璃的決絕,還有朱雀靈山群島高階武者的無奈,在這片四困之地,想必各種珍稀的修鍊資源都已經找遍了,但是卻無法更進一步修為,只有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或者其他條件,才能達到更進一步的目的。

而這陰陽交合,也許就是凰秋璃所能夠做的一種方法了,陳羽很快就將事情的前因後果猜測得七七八八。

想不到她追求武道的決心如此之大,只是她怎麼知道自己對她有幫助呢。

隨著她扭動的身體,不斷引導那精純能量的流出,再次流入,一種循環往複的作用下,不斷煉化消化那強大生物的精血能量。

而肉身的不斷受到衝擊,陳羽唯一的魂力已經承受不了,最後徹底暈眩過去了。


這已經是陳羽所能夠承受的極限了,然而那強大生物的精血能量太過驚駭人,加上本身凰秋璃體內的龐大元力,以陳羽炫紋境八階的肉身,已經難以支撐。

也幸好陳羽修鍊了神皇霸體訣,若是換了其他人的肉身,別說是炫紋境八階,即便是玄真境巔峰修為的肉身,也扛不住兩股強大能量氣息的沖刷。

更何況先前凰秋璃還給他肉身畏服了冰火兩種分極化的能量,各種高階丹藥,如今的陳羽肉身,就像是一個丹爐,將各種能量全部凝聚一起,進行融合和升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石室的陣法里,已經像是一個膨脹的巨大氣球,隨時都有可能爆炸,陣法里蘊含滂湃的能量,這些都是全新的一種能量,只適合凰秋璃肉身的元力。

兩人一場單方面的風雨折騰過後,凰秋璃除了香汗淋漓,毫無一絲的疲憊之態,相反,她的雙目越發精純透徹起來,舉手投足間,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空靈,出塵和脫俗。

陳羽在她身下,一動也不動,只有淡淡的藍黃色能量波動一直沒有消停。

看著陳羽平靜的面容,凰秋璃臉上慢慢流露出一絲愛憐之意,她輕輕地擦拭著陳羽臉上的汗滴,然後慢慢撐起身體,隨著她的意念控制下,最後那藍黃色的能量波動全部被吸收完畢。

陳羽體表沒有了任何的能量氣息,體內的元氣更是一絲不剩,全部被凰秋璃吸收了。

她盤膝做起來,閉目調試著身體的元力,此刻,煉化融合了多種的能量,再次形成只適合她肉身的元力,慢慢吸收著陣法里飄逸出來的能量。

時間慢慢流逝,她也進入了平靜的修鍊之中。

而陳羽的肉身,此刻已經慢慢鬆弛了下來,之前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隨著那些外力的刺激,肉身凝結達到了極致,此刻慢慢得到了舒緩。 平靜下來,恢復元氣。

江山依舊,波濤洶湧。

浪人獨走,歸去何處。

歲月流逝,枯草秋黃。

春色美人間,少年與清花漫步在後山湖海之巔。

「小花花,你今天為何不理我呀。」

少年身穿黑色長袍,宛如狡兔強健。

清花表情憂傷,一身粉裙遮膝,單手扶額,踏雲遠眺。

「小花花,看我可憐的小眼神,理理我可好。」

「雁去樓空滿天霜,悲傷無我人間長。」

清花揮袖離去,獨留少年遠眺肅立。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少年已經長大,修鍊以小成,唯獨記憶全無。

「我是誰?」

「我在哪裡。」

清花那日一別,輪迴轉世,如今以是翩翩少女,白紗羅裙元氣滿滿。

少年走在鬧市,一眼看到了清花,那種熟悉的味道,那種溢於言表的喜歡。

鬧市中,小販吆喝聲不斷與耳,站在青石板路上的二人互相對望。

「你好,我,我叫…」

少年學習著世俗之人的方式打著招呼,只是,他心跳加快,說話急促,不知所措。

「嗯?哼。公子叫我鑫兒就好。」

少年囔囔自語。

「鑫兒?三金為鑫,多嬌貴的名字,預示著尊貴身份。帶點男孩兒劍鋼氣,有家國天下之情懷。無形之中背負著希望與夢想。」

此時名為鑫兒的女子就在少年晃神之間,失去了蹤影。

少年回眸痴笑,化作雲霧消失不見。

「鑫兒小花仙,小花花,花花,花。」生活給了我們什麼,也意味著我們失去了什麼。

給了小鳥飛的翅膀,給了小魚瀚海的山水。

平心靜氣,是一種態度。

處事不驚,也是一種境界。

不去比較就不會有傷害。

沒有完美的永恆,只有發現美好的心靈。

何為階層。


就像住房子一樣。

有高有低。

高有高的好處,低有低的樂趣。

原本就無異,何必還去糾結什麼。

心靜,而非生出妒忌。

這就是一種好。 密室之內,變得一片安靜,之前的沉悶聲響和一些嬌喘聲息已經消停了,此時一個盤膝而坐,一個平躺沉睡。

隨著吸收的能量到了最後邊緣,凰秋璃的氣勢在慢慢發生變化,一種前所未有的高度,她終於突破了困頓多年的桎梏,進入了嶄新的一個高度。

此時此刻,她已經半隻腳邁過了那個門檻,只怕連宗主的師父,上清虛者都未必走到那一步。

這一天,她等待了很久,為此,她早早就計劃好這步棋子,便是看中了陳羽兄妹兩人的特殊體質。

但是陳莘是女兒身,不適合用這種方法,只能落到了陳羽的頭上了。

她的體錶慢慢散發出一絲精純到極點的綠色能量波動,只要閉生死關,她就能短時間內突破下一個境界,那個境界,現在整個撼林宗,只怕只有那幾個老怪物了。

「師兄,我說過,我會超過你的。」當凰秋璃從入定之中轉醒過來,說出的第一句話。

她神色奕奕,充滿了一種強勢者的威嚴霸氣。

凰秋璃看著一安寧沉睡的陳羽時,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絲艱難矛盾,她似乎掙扎了一小會,最後她不由嘆息了一聲道:「臭小子,算是便宜了你,青鸞的一絲精血竟然沒有被煉化完,被他五臟六腑的正反五行聚元陣吸收了,真是可惡之極。」

「就當是給你的報酬吧,平白無故廢掉修為,有了青鸞的一絲精血,即便是重新修鍊,也不會是什麼難事。」

凰秋璃凝神看著陳羽,微微出神起來,過了很久,她才思緒清醒過來,扶起陳羽來到石室一側,施展了一個凝水訣,將兩人身上的污垢全部清洗了一遍。

她重新穿上艷麗寬大的長裙衣服,整理好容顏衣裝,隨後給陳羽也穿上了衣物。

看著秀氣的臉龐,眉宇間一絲滄桑而有堅定的氣質,她的心微微顫抖了一下,不由伸手撫摸著他的臉龐。

凰秋璃喃喃自語道:「可惜了,不過若是往後你表現好,說不定我會將我女兒許配給你。」

她右手一揮,將密室的陣法解開,推開石室的大門,抱著陳羽走出了石室,來到外面的建築大殿里。

她將陳羽放在一張椅子上,然後畏服了他一粒香氣騰騰的丹藥,右手輕輕彈射了一道精純的元力進入他體內。

隨後她回到了高堂直上,凝神觀看著陳羽的轉醒。

像是做了一場久遠的夢境,陳羽打了個激靈,意識漸漸清醒過來。

「啊……」

陳羽悶哼一聲,發現身體四周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包裹下替,只覺得火辣辣的,又有些拉扯的遺留痛感。

「尼瑪的,這算不算被她強姦了。」陳羽心中咒罵了一句。

感應到體內經脈氣走如絲的元氣,陳羽有些絕望了,一點內力都沒有了,這不是比怪病發作回到解放前還要嚴重嗎?

這樣出去,若是被李之天那幫人看見,只怕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陳羽睜開雙眼,空洞的雙眼茫然地看著前方,他到現在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

身體的疲倦之感讓他有些難受,整個人有些昏昏欲睡的樣子,這一方面除了昏迷過去被凰秋璃折騰的後果,另一方面也是陳羽施展神魂分化術的後遺症。

整個腦袋處於懵然狀態,這得一些時間才能徹底恢復過來,以後還是要謹慎使用才行。

「你好點了嗎?」凰秋璃柔和的聲音問道。

陳羽微微晃了晃腦袋,往高堂上望去,此時,凰秋璃一直在仔細觀察著他。

「凰峰主?我剛才怎麼了……」

陳羽茫然問道,他可不能讓她發現自己有段時間假暈過去。

「我本來想要測試一下你的修為,卻不料你竟然承受不了暈眩了過去,而且你身體的怪病似乎提前發作了,所以你體內的元氣修為跌回了最初的水平。」

「好傢夥,竟然連我怪病都知道,看來這事之前,她已經做足了功夫。」

陳羽微微愕然道:「原來如此,幸好遇到的是凰峰主,若是遇到左劍鋒那些人,只怕我就危險了,還得感謝凰峰主的救命之恩。」

「這些見外的話就不用說了,既然我三年前能夠留下你和你妹妹在撼林宗,這點事情就不足掛齒了。」凰秋璃眼神有些飄忽,不敢凝視看著陳羽。

顯然即便她修為高深,甚至地位尊崇,但是面對與她有肌膚之親的陳羽,她說起謊來還是很心虛。

陳羽看著她問道:不知道今日凰峰主召我上冰璃峰有什麼重要事情嗎?

凰秋璃似乎早已經想好了說辭,點點頭說道:「因為過幾日撼林宗外門弟子大比試就要開始了,既然三年前我們約定,到期限后你憑藉真正的實力,進入五峰一堂里,如此你才能不被驅逐出撼林宗。」

「你妹,還有臉說,搞得小爺現在渾身發軟,連體內的一絲元氣都沒有了,這剩餘幾天時間,哪裡能夠恢復到原來水平,更別說是之前想好的,在大比試之前,突破到炫紋境九階,現在一場銷魂之後,連基本的元氣都沒有了。」

陳羽心中很是鬱悶,卻又不能說出來。

「你的怪病發作來得倒也是時候,若是在大比試當天才發作,那你就連一絲希望都沒有了,現在我這裡有些中品玄晶石,還有一些丹藥,你拿去用吧,儘快在大比試到來之前,修為恢復到原來的水平,若是能夠突破到炫紋境九階,甚至是巔峰實力,那就再好不過了。」凰秋璃突然給陳羽拋來了一小袋玄晶石,還有一瓶丹藥,說道。

陳羽裝作歡喜的笑容,接過來打開看了一眼,有上百塊中品玄晶石,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收穫。「多謝凰峰主的美意,現在我體內元氣全無,有了這些,應該能夠恢復不少實力。」

在朱雀靈山群島,流通的玄晶石,非常的稀缺,普通的弟子都是全部由宗門統一發放,或者完成足夠的任務,用宗門貢獻值來兌換這些玄晶石。

武者吸收了玄晶石里蘊含的能量,便能夠快速的提升修為,與丹藥和一些修鍊珍稀資源相互配合,提升武者的修為境界。

凰秋璃思索了一會,對陳羽說道:「恩,這些時間,你就安心修鍊吧,既然你來了,便安心在這裡修鍊幾日,等你實力恢復差不多了,再下山回去外門吧,你妹妹那邊我會派人去通知,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留在這裡方便嗎?」陳羽看了她一眼,反問道。

凰秋璃說道:「給你五天時間,不管你修為恢復到多少,你都給我下冰璃峰去。」

「這裡的元氣濃郁異常,配合這些玄晶石和丹藥,絕對沒問題。」

「那弟子打擾了,不知道我在什麼地方修鍊比較合適?」陳羽看了一眼大殿四周,問道。

凰秋璃秀眉挑了挑,語氣威嚴說道:「你就在這裡修鍊,僅限這座大殿和外門的亭宇,不許踏入石室半步,更加不能騷擾冰璃峰的其他女弟子,否則後果自負。」來,來我這裡撒野,

你就是最美麗的風景。

那時我們擁抱,嬉鬧,


開心著別人眼中的開心。

快,快把心交給我,

讓你不在憂傷懷疑。

雖然才見過幾次面,

就想讓你來撒野。

還等什麼,我不能再等待,

我快要隨你而飛去了。

好吧,我知道了。 看著凰秋璃不像是開玩笑的話,陳羽有種爆出一句,你養我啊?

不過想想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她剛剛突破到了多年瓶頸,心情好不代表他可以胡言亂語,整不好還會吃苦頭。

凰峰主的修為似乎又精進了不少,即便我修為全無,也能夠感應到峰主體內蘊含的滂湃元力,想來近日將會有好消息了。

「你怎麼知道?」凰秋璃微微皺了皺眉,眼神里閃躲著一絲異色,隨即淡然地看著陳羽問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