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歐陽博邊跑邊想。

「尼瑪,看來這個歐陽博是真的不怎麼樣,不知道之前的那些傢伙是怎麼回事,居然讓他走到了這裡來了。」

「不行,再晚了就來不及了,白白給金豐浩得意了,我也得參戰,反正叫我們一起上的好似他自己,又不是我們要聯手攻擊他的。」

「我看歐陽兄的速度夠快,一時也忍不住了,我也來湊合一下。」想到這裡,諸葛向陽朝著場中的人說了一句,也同時沖了進去。

「諸葛兄,我跟歐陽兄此刻正是大戰中,你先休息一下!」金豐浩說著,立即對著諸葛向陽發出了一道刀芒阻止了他的參戰。

他算是看出來了,歐陽博對他的火焰刀芒已經疲於應付了,也看出來了歐陽博不懂什麼屬性攻擊,失敗是早晚的事情,他可不想讓諸葛向陽參戰進來。

「哼!」被阻攔在戰圈外的諸葛向陽冷哼一聲,退到了擂台的角落上。

「歐陽兄,接招!」金豐浩再次對著歐陽博發出了猛烈的進攻。

「尼瑪,氣死我了!」歐陽博一邊想,一邊退,一邊在心中暗暗罵著這個金豐浩。

「主人,你太丟人了,這樣跑下去,你早晚會輸的,火爺我都看不下去了。」就在歐陽博最煩躁的時候,腦海中傳來了火魂的聲音。

「你瞎子啊,沒看到對方的火焰刀那麼猛烈嗎?不跑的話,你主人我都快成為了人干。」歐陽博沒好氣的說道。

「主人不懂屬性攻擊所以才會這麼狼狽的,本來嘛,火爺我可是不出面的,但是看到小主人這般,我身為上古異種火源實在是忍不住了。」火魂的聲音傳來說道。

「屬性攻擊?老子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你趕緊給我說說怎麼對付他火焰刀再說。」歐陽博說道。

「好吧!先解決了這件事情,火爺在對小主人指導一番。」火魂得意的傳音說道。

「你趕緊使用元氣運集至上丹田,我現在已經在你的上丹田位置了,跟你煉丹的時候一樣,催發火焰攻擊,或者是讓火焰籠罩在你身上,放心,就跟上次一樣,保定你搞死他。」火魂得意的聲音傳來。

「好!」歐陽博一個漂移躲過了火焰刀的熱浪,立即發動了三色元氣,在上丹田處擠滿了元氣,呼的一下,他的長劍也籠罩上了火焰。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七章大賽十三:爭奪戰

藍色凝光劍被上古異種火源給包裹著,紅光當中透著藍色的光芒,看起來非常的妖異。

這一次避過了一次攻擊,終於,那火焰刀發出來的烈焰斬已經完全沒有了那黃總炙熱的熱浪了。

「呵呵,金豐兄追著本少打了半天也差不多了,現在該我來了!」

歐陽博這一次沒有後退避讓,反而是站定了腳步,三色元氣催發的撼岳劍法發出了一招劍技對著金豐浩的烈焰斬對轟了過去,力量他已經開到了九倍。

「轟!」

金豐浩被一招轟得倒飛出去!

「瑪德,怎麼可能,之前不是還被我轟得到處跑嘛?怎麼一下子這麼厲害了,難道他之前一直都是像他說的再看我的攻擊嗎?」 美男與野獸

雖然他自己沒有受傷,但是心中的戒心已經大起,他可是知道歐陽博妖異之處的,不敢再單獨跟歐陽博對轟了。

可是歐陽博卻不打算放過他了,之前被他得意不已的追著打了半天,這口氣不出怎麼可能忍得下。

「悟性上乘之中的上乘啊,開始反擊了么?」白祖看到歐陽博跟金豐浩一招對轟之後,自語了一句。

「呵呵,隊長開始反擊了,這一下有他好看的了。」吳少群鬆開了緊握的拳頭說道。

「嘿嘿,現在就看隊長如何虐他了。」區青也鬆了一口氣說道。


「天才,天才啊!」楚嘯天暗暗在心中狂呼。

「金豐兄接我幾招試試看。」歐陽博身法施展開來,每次移動之後都會拉出一道長長的殘影。

金豐浩的烈焰斬已經不能威脅道歐陽博了,想要對轟又不敢,所以只能夠施展速度逃跑了,這個時候,他是多麼的希望諸葛向陽趕緊上來幫忙啊!

「不是很狂妄嗎?不是想要獨佔鰲頭嗎?看你怎麼死的。」諸葛向陽在一邊看到情勢突然轉變,陰著臉自語了一句。

金豐浩一邊躲,一邊不停的朝著諸葛向陽那邊打眼色,可是對方看到了卻裝作沒有看到一樣。

「金豐兄,你速度很快啊,可惜跟我比速度你差遠了。」歐陽博搬回了上風,根本就不給金豐浩一點時間,不斷的發出劍芒轟過去。

異種火源可不是普通的火種,那熱量也不是一般的火種能夠比擬的,由於金豐浩的速度沒有歐陽博速度快,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沒有一塊是完整的了,樣子也是狼狽不堪。

「逃不了的!接我這一招放過你。」撼岳劍法再一次對著金豐浩的後背轟了出去。

「嗷嗚!」就在劍芒快要打在金豐浩的背後,一聲魔獸的怒吼聲傳了出來。

緊要的關頭,金豐浩召喚出了他的護身魔獸雙頭狼王,他寧願犧牲狼王也要先保住自己的生命。

「噗!」

劍芒直接轟在了相當於人類人元境九階巔峰的雙頭狼王身上,直接把雙頭狼王轟飛了出去,但是沒有死,魔獸的防禦都是相當強大的,但它站起來的時候,嘴角已經滴下了血跡,這就說明了,歐陽博的這一劍還是很兇猛的,魔獸的防禦是眾所周知的。

看到自己心愛的魔獸被歐陽博所傷,金豐浩憤怒不已,但是他已明白要是沒有雙頭狼王替他擋住了這一劍,恐怕他是站不起來了,雖然心疼自己的魔獸,但跟自己的生命比起來,他更害怕失去生命。

「諸葛兄還不出手更待何時啊。」魔獸替他擋下了一擊,他也乘機到了諸葛向陽的身邊,朝著諸葛向陽說道。

「哼,你不是不要我查收的嗎?」諸葛向陽沒有好氣的回道。

他也不想被金豐浩當槍使,自己佔盡上風的時候他不要自己查收,現在受到了威脅了就要自己出手。

「諸葛兄,之前是小弟不對,但是你要明白,這個歐陽博不是我們單獨一個人能夠應付得了的,你不出手等他收拾了我,你也逃不掉的。」金豐浩說道。

「哼,動手吧!」

「嗷!」一頭八米大小的魔獸出現在了諸葛向陽的面前,正是他的護身魔獸虎獅。

「哈哈,你們現在成了四個打我一個了啊!」歐陽博一點也不害怕出現的虎獅,看著對面的二人說道。

「歐陽兄可是萬年罕見的天才,別說是我們的魔獸,就是再多機頭魔獸,估計歐陽兄也不會放在心上的。」金豐浩恭維的說道。

可惜的是他的這種恭維是非常不要臉的恭維,真的是丟盡了天下人的臉面的一種恭維。

「謝謝金豐兄看得起啊,兩頭相當於人類人元境九階巔峰的魔獸,這還得了啊。」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我們知道歐陽兄是不能以常理論之的,所以只能如此了,不過歐陽兄放心,我們不會傷你的。」諸葛向陽看著歐陽博說道。

他的算盤倒是打得叮噹響,先把話放下說不傷害歐陽博,他到底還是在心中害怕歐陽博傷了他,畢竟歐陽博的速度真不是蓋的。

「太卑鄙了吧!連這麼強大的魔獸都召喚出來了。」

「這樣的魔獸也只有他們這些有著深厚底蘊的人才能夠擁有啊!」

「要是我有一頭這樣的魔獸,哪怕折壽十年我也願意。」

在兩頭魔獸出現的時候,觀眾席中發出了一陣嘩然之聲,繼而是不斷的口誅金豐王國和諸葛家族的話語。

其中辱罵金豐王國不要臉的是最多的,諸葛家族是皇族,願意得罪他們的人倒是很少,但是經過這一場戰鬥之後,相信皇族的威信一定會大大的下降,這完全是諸葛向陽一手造成的,但在議論的同時,所有的人都無比的佩服歐陽博。

在面對兩個實力比自己強大得多的武者他毫不畏懼就算了,居然現在又多出了兩頭強大無比的魔獸,他臉上還是沒有一點變化,歐陽博內心的堅定想不佩服的都不行。

「不行啊,他們這樣太不公平了,我要找裁判。」吳少群直接不顧其他人的勸阻,直接王裁判席那裡衝過去。

「各位裁判大人,他們這樣已經完全失去了公允,兩人聯手就算了,居然還把這麼強大的魔獸給召喚出來了,四對一,這還可以打下去嗎?」吳少群說道。

「小子,這裡沒有你說話的地方,滾下去。」大野王國的長老瞪著吳少群吼道。

他們王國的大野南被歐陽博重傷,他正憋著一肚子的火氣沒地方發,歐陽博又大言不慚的讓人家聯手,他是真心的希望剩下來的兩人聯手好好的教訓歐陽博,可是事與願違,自大的金豐浩也不是對手。

現在吳少群找上來說不公平,就是給了他一個發泄怒火的機會,他可不希望吳少群的出現讓裁判們修改約定好了的戰鬥方式,他希望歐陽博被魔獸給撕碎了才甘心。

「不錯,約定是他們自己定下來的,你小子少在這裡胡攪蠻纏。」匡上王國的長老也出聲斥責吳少群,他倒是站在了大野王國那一邊去了,畢竟他們都是非常的討厭歐陽博的。

「小子,你下去,我相信博兒。」 無上女仙君

「可是……」吳少群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白祖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話,他只好慢慢的走了下去。

「隊長,希望你這次好運了吧!」吳少群邊走邊在心中為歐陽博祈禱。

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辦法了,對局室隊長和那兩個無恥的人約定的,他自己是人微言輕,想要改變什麼意見是無能了。

「希望老大吉人天相了!」 某末日的變形金剛

歐陽博沒有說什麼,反倒是對著他的親友們投去了一個更加堅定的眼神,繼而轉身看著他的兩位對手。

「小墨,出來吧!」歐陽博輕喝一聲。

「哎呀,大哥,我正在睡覺啊!」墨麒麟那近十米大小的身軀一下子出現在了擂台之上,跟著就立即傳給了歐陽博一個意念說道。

「睡覺,等你睡醒了,你老大就被人家給吞下去了。」歐陽博拍了一下墨麒麟的腦袋說道。

「啊!那是什麼魔獸啊!」

「像這樣的魔獸誰見過啊。」

「瑪德,以前想看強大的魔獸都看不到,今天終於看到什麼是強大的魔獸了。」

「神獸!這是神獸麒麟啊。」

「不錯,神獸墨麒麟。」

觀眾當中爆發出了各種不甘心的聲音,一個個聲音充滿了無限的羨慕和渴望。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大野王國的長老結巴著站起來指著擂台上說道。

「誰知道怎麼回事啊,這是什麼魔獸。」匡上王國的長老站了起來說道。

「神獸墨麒麟啊,嘖嘖,這歐陽小友真的是好福氣啊。」諸葛豐也站了起來看著台上的墨麒麟說道。

「神獸墨麒麟么?」

聽到諸葛豐的話,這一刻,大野王國的長老眼神變得火熱起來了,眼珠子不斷的再轉,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了。

「能得到神獸跟隨的人都是擁有著大氣運的人,這個小子我劍宗要定了。」劍宗的長老一下子站了起來,氣勢猛然攀升,盯著台上的歐陽博說道。

可惜,他現在說的話沒有一個人能夠聽得進去,因為其他的人都是無比火熱的看著台上那威風凜凜的墨麒麟在發獃,各自在想著各自的打算。

魔獸常見,強大的魔獸可不多見,更何況是傳說中的神獸,那更是一輩子難以見到的護身神獸啊。

台上台下,不管是裁判還是觀眾,完全被歐陽博這神獸墨麒麟給震撼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八章大賽十四:落幕,魁首

「我說呢,這個小子這麼篤定,原來是有著這麼強大的底牌啊!」白祖微笑著說道。

「太出乎老夫的意外了。」朱元林撫須長嘆道。

「不知道這個神獸是什麼實力的!看樣子還是未成年的神獸啊。」陰冥宗一位長老輕輕的說道。

雖然陰冥宗比較神秘,很少見到他們的弟子出世,但是他們每一屆都會派出一位長老直接聯繫皇族,前來擔當裁判的,目的就是不想讓人們忘記帝國還有陰冥宗的存在。

「地元境啊!」劍宗的長老臉色劇變,立即說道。

他身為地元境二階的武者,當然能夠感受出來墨麒麟的實力,其他人大多是地元境一階中期,或者是剛剛踏入地元境的武者。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其他的裁判直接都快要暈倒了,地元境的神獸護身,基本上已經斷定了歐陽博的未來了,不可限量。


裁判們議論起來了,觀眾們議論起來了,可是台上的三人卻有兩人直接傻眼了。


他們正得意自己四個打歐陽博一個的時候,歐陽博的一聲輕喝之後,這個黑乎乎的魔獸就出現了,這直接讓他們無語了。

更可怕的是這出現的魔獸他們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實力,既然感受不出來,那就是實力絕對超過他們很多,這如何不讓他們傻眼。

不過很快的,他們就明白過來了,兩人對歐陽博,兩魔獸對歐陽博的魔獸,這樣還是有機會的。

如果讓他們知道這不是魔獸,而是神獸的話,不知道他們還會怎麼想,如果讓他們再知道墨麒麟是地元境一階中期的實力了,他們又會如何做呢。

「來吧!」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事到如今,不打不行了,諸葛兄,我們上,人對人,魔獸對魔獸。」金豐浩提醒了一下諸葛向陽說道。

「戰!怕什麼。」諸葛向陽這一刻也從兩人的對話中清醒過來。

「小墨,這兩個傢伙的肉味一定很好,我想你一定很久沒有開葷了吧!」歐陽博拍了拍墨麒麟的腦袋說道。


「大哥,我一直在裡面修鍊啊,事半功倍,都不想出來了,也的確沒有開葷。」墨麒麟傳給了歐陽博一個意念說道。

「好吧!今天你就好好的飽餐一頓了。」歐陽博笑道。

「狼王給我上!」

「虎獅上!」

「嗷嗚!」


「嗷!」

兩頭魔獸在後面走了出來,站在了他們的身前。

「嗷~~~~」

墨麒麟一聲大吼,它是神獸,是萬獸之王,不允許其他的魔獸在他的面前囂張,神獸的威嚴是不允許被挑釁的。

當墨麒麟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兩頭魔獸不斷的後退,腳都是顫抖的,要不是它們簽訂了主僕契約,可能此刻轉身就跑了。

墨麒麟這一發怒,威壓臨敵,終於對面的人忍受不住了,直接跪在了地上,這還沒有開打呢。

到了這一刻,諸葛向陽和金豐浩終於明白了,魔獸是地元境的實力,魔獸是個變態的主,主人更是變態得不行。

「小墨,給我吃了他們。」歐陽博沒有理會他們的狀態,直接吩咐了一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