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們現在是身處虛空中,身處化生巔峰法寶朱天寶塔內啊!

其他低層次的修士不知道,但奉邵東天知名留守山門的那個東天門元神修士此刻卻肝膽欲裂。

通過朱天寶塔的法力禁制,他能清楚看見一隻紫氣凝結成的大手。直接從虛空中伸出,五指張開,抓在朱天寶塔上。

朱天寶塔周身寶光流轉,體積飛速變大想要掙脫,與此同時,寶塔外圍無數光華亮起。化作重重光霧。營造一方青天世界,億萬符文聚攏化作巨大法陣,保護朱天寶塔。

但那隻遮天巨手對此視若無睹,也沒有什麼特別威勢,但指掌到處,天穹瞬間崩塌,空間、時間、風暴、天地萬物全部碎滅,法陣頃刻間化為烏有。

大手一把抓住朱天寶塔,朱天寶塔立刻動彈不得,全身上下的朱紅寶光盡皆泯滅。

這紫氣大手就這麼在虛空亂流的風暴中。抓著朱天寶塔,就像抓著一個小茶杯,然後在空中輕輕搖晃一下。

寶塔內任何聲息都沒有發出,方才凡是說話議論之人,全部化作飛灰消失不見,但朱天寶塔本身卻未受損,未開口說話之人安然無恙,目瞪口呆看著眼前驚悚的一幕。


一群人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大手抓了朱天寶塔,便即收回虛空之中。

神州浩土上看不見,所有生靈卻都離奇感到震撼,不明所以的抬頭望天,彷彿有一個無形的巨人,穿梭虛空,一步一步不急不徐的在天地間行走。

此刻的南荒輪迴宗天人道山門中,雖然天道修士沒有隨釋天方前往昆崙山,但也都密切關注昆崙山那邊的戰局,等候佳音捷報傳來。

昔日昆崙山法會,隨天曇道尊沈奇峰一起同前往參加的孟碑、杜庭師徒二人,此刻便在一起,同樣議論著此次滅玄之戰。

杜庭雙目放光,興奮的說道:「師父,這一次定能叫那傲慢的玄門天宗付出代價!」

孟碑同樣點頭:「不錯,玄門天宗這些年來霸道慣了,卻不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一次玄門之主又離奇失蹤,正是玄門天宗的劫數到了!」

杜庭搓著雙手:「宗主這次帶著我輪迴宗大部分強者一起出擊,顯然是對玄門諸寶勢在必得,卻不知道能有多少收穫?」

孟碑說道:「大周皇朝被大秦皇朝牽制,宗主他們此行最大對手是蜀山劍宗,到底收穫如何,眼下還不好說,不過能拿到玉京山,那是最好。」

在另外一間靜室中,則躺著一個人,臉色灰敗,原本肥胖的身材此刻消瘦了不少,卻仍然顯得臃腫不堪,一對小眼睛閃動著惡毒的光芒,正是昆崙山法會上被周雲從打廢的楊利琨。

他的笑聲彷彿夜梟一般:「小畜生,落入妖族大聖手中,真是便宜你了,否則這次攻破了玉京山,老子定要你生不如死!」

「但你別得意,你死了,你那些同門師兄弟,那些玄門天宗弟子,一個都別想跑。」

「殺!殺!殺!玄門天宗的人都該死,都該殺!」(未完待續~^~)

PS:第三更,求月票! 除了較低修為的門人此刻聚集在一起,充滿忐忑與期待的等待消息之外,輪迴宗天人道其他元神境界長老,也都聚集在一起。

玄武大帝 ,其他人都留了下來,一方面是顧慮萬一事有不諧,給自家留下些底子,一方面也是為了看管尚未真正臣服的修羅道掌門莫修羅。

這些天人道長老此刻神色倒是平靜,目光淡然,不過神識也在不停交流。

「打蛇不死,反被蛇咬,若是能徹底覆滅玄門天宗,圍殺玄門之主,才是最好的結果。」

「很難,西陵城一戰後,太虛觀雖然改變了整體行事方針,不再顧忌於保全我人族元神修士,以撥亂反正,讓神州浩土整體局勢重歸他們掌控為第一要務,但玄門之主氣候已成,太虛觀雖然針對他,卻也不會真的殺他,若是眾家聯手圍殺他,恐怕太虛觀就會出手干涉了。」

「大幅度削弱玄門天宗,使之無法繼續像之前一樣鷹視狼顧,或許才是太虛觀樂意看到的。」

「玄門諸寶落入我們幾家勢力手中,損玄門天宗,而增強我們,玄門之主和他座下那一眾同樣氣候漸成的弟子們只要不隕落,神州浩土整體實力便不會衰弱,這應該也是太虛觀的底線。」

「哼,當真是便宜了那林鋒!」

「就算不圍殺他,他回來后也翻不了天。若是膽敢較真報復。 總裁老公寵到底 ,落一落他的臉面,真要是冥頑不靈,那說不得也只有……」

「上萬年了,我輪迴宗此次終於要再次崛起了!昔日的榮光將重歸我輪迴宗,重歸我天人道!」

一時間,一眾天人道長老臉上都露出笑容。磅礴氣息衝天而起,雖然沒有任何聲音,但這氣息攪動山外虛空,使得天地間彷彿都迴響起歡愉的笑聲。

但就在這時,輪迴宗天人道山門外,頭頂天空突然破裂,自虛空之中,一隻腳朝著地面落下!

那是一隻完全由蒙蒙紫氣構成的大腳,巨大無比。其中隱隱有無數光輝涌動,卻看不真切。

這一腳踩下,整個天穹一起塌方,捲動那虛空盡皆破滅,腳底一切彷彿都盡數回到天地未開的鴻蒙階段!

而這隻大腳,正是踩向輪迴宗天人道的山門洞天!

天人道眾人的笑聲嘎然而止。瞬間變成驚恐的尖叫。

比東天門守山大陣更強大的法陣被激發出來。六個巨型法陣共同組成一個彷彿輪盤似的超大型法陣,出現在天人道山門洞天上空,遮天蔽日。

六個法陣,分別代表了輪迴六道,合併在一起,化作六道輪迴大陣,演化六道輪迴之生滅輪轉。

雖然沒有合道境界強者操控,但在一個返虛境界天人道長老主持,其他長老輔佐的情況下,此陣還是發揮出驚人的防禦力。

可惜。一切全是徒勞!

天空中那一腳踩下,紫氣中無窮光芒閃動,輪迴六道頃刻間崩解!

六道破碎,輪迴不再!

龐大的法陣直接碎滅,緊接著那隻大腳繼續踩落,直接將輪迴宗天人道所居的靈山一腳踩踏!

如同一個巨人,一腳踩塌一個螞蟻窩!

有那些無知無覺的輪迴宗晚輩弟子,眼前一花,卻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山門,反而處於遙遠的曠野中,彼此對視一眼,全都莫名其妙。

極目遠眺,就見觸目驚心的一幕呈現在他們面前,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山門福地,那巍峨靈山,此刻已經完全化作平地,彷彿被人直接從大地上抹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時他們才發現,方才身邊正在奚落謾罵之人,也全部消失不見,自家一眾元神大佬們,也都沒了蹤影。

看著那彷彿末日災劫,天降神罰的景象,所有輪迴宗弟子都精神恍惚,只能獃獃看看這這一幕,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同處南荒地帶的大橫斷山脈南麓地區,大荒劍宗山門上方的虛空中,此刻正有兩道劍光交錯。

一道劍光色彩斑斕,荒蕪蒼涼,另一道劍光則如同烈火,焚燒半邊虛空。

烈火一樣的劍光中傳出聲音:「大荒,你這是真要一條道走到黑了?玄門天宗此次自身難保,等滅玄之後,你大荒劍宗多年基業,全都要一起陪葬!」

大荒劍尊還沒來得及回話,兩人激斗的虛空突然微微震動了一下。

兩道劍光都緩了緩,方才那感覺,就彷彿一個人腳步落在地上,但那麼大的動靜,也未免過於誇張了。

下一刻,一隻紫氣大手從虛空中伸出,五指一張,直接將身化漫天火海的烈火劍尊抓住!

鋪天蓋地,無邊無際的火海在這大手面前,猶如虛幻,手掌一抹,火焰散盡,虛空中灼熱的溫度都在瞬間冷卻下來。

大荒劍尊現出自己的身形,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只有一個淡然的聲音在他心底響起:「道友辛苦了,稍後可以來本座玉京山坐一坐。」

聲音瞬間遠去。

虛空震蕩,彷彿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在虛空中行走,這巨人瞬間便來到霹靂劍宗的山門所在。

在那裡,雷聲陣陣,霹靂連環炸裂,正與懸於天空的無邊海洋纏鬥。

「霹靂,你靜觀其變,才是明智之舉,如今卻是在自找麻煩,相信我,要不了多長時間……」滄海劍尊話正說著,身旁虛空突然洞開。

滄海劍尊一愣,就見一隻紫氣大手從中伸出,一把將他握住!

與此同時。洞開的黑暗虛空。彷彿一張大嘴,猛然從中生出磅礴吸力,一下子將遮蓋在霹靂劍宗山門上方的無窮碧海全部吞入其中!

滄海劍尊想要反抗,整個人化作滔滔波光,可是被紫氣大手用力一握,頓時被重新壓回人形。

下一刻,紫氣大手抓著滄海劍尊。收回虛空之中,不見了蹤影。

霹靂劍尊看著這一幕,膛目結舌,短短瞬間,眼前重見藍天,滄海劍尊和懸天汪洋已經全部消失,天地間空餘他一人站立。

「道友辛苦了,稍後可以來本座玉京山坐一坐。」一個浩渺聲音在他心底響起,又瞬間遠去。

在紫霄道山門雷鳴山脈紫霄峰趕往昆崙山的路上。虛空里,無窮法力不停震蕩,雷聲轟鳴。

層層疊疊的陣法鋪開,不斷阻擋著洶湧的雷光向外衝擊,與此同時,還有一頭頭狂暴的巨獸在法陣內肆虐。與雷霆纏鬥。

卻是輪迴宗地獄道掌門冥尊和畜生道掌門巫續森。在這裡阻擊紫霄道宗主雷雲道尊和其師弟藍霆道尊。

浩瀚的九天神雷將一頭又一頭妖獸劈成焦炭,撕裂一個又一個玄奧法陣。

但冥尊和巫續森的手段也層出不窮,將雷雲道尊和藍霆道尊攔截在這裡。

巫續森微笑著說道:「兩位何必如此儘力?你紫霄道與玄門天宗雖然交好,是盟友,但可不是其分支或者下屬,與我等死拼,毫無意義。」

「更何況,就算你們趕過去,也已經於事無補,蜀山、東天門還有我輪迴宗聯手滅玄。玄門之主不在,玄門天宗又能支撐多久?」

「滅玄乃是定數,就與當年滅佛一樣,想來,現在應該已經成功……」

巫續森突然說不下去了,因為他忽然感覺虛空中有一個無形的巨人正在邁步前行,明明還遙遠得很,但是一步就邁到了戰場跟前。

兩隻紫氣化成的巨手從虛空中伸出,一左一右,分別將巫續森和冥尊抓住!

巫續森神色大變,心念一動間,便有數頭強大妖獸出現在身旁護衛他,其中更有足足兩頭力量層次媲美原始真靈大妖級別的妖獸。

但那大手一抓,眾多妖獸瞬間化作漫天血霧,那兩頭最強的妖獸也全身扭曲,血肉淋漓,沒了氣息。

五指一握,已經將巫續森連同這些血肉一起攝拿。

另一邊的冥尊,身體周圍亮起重重光輝,一個又一個強大法陣在他身上湧現,他那件黑袍同樣光芒閃動,布滿了各式各樣的符文,赫然是一件化生級數的法寶。

這千百法陣,每一個看似都只有巴掌大小,但其實是縮疊了空間,這才聚攏在冥尊身前。

這每一個法陣,都是由億萬符籙聚集而成,鋪展開來,個個鋪天蓋地,廣闊無邊。

每個法陣都各有妙用,有反彈,有吞噬,有禁錮,有純粹防禦,有陷阱式的寓攻於守,有重重阻隔消磨……

其中足足上百個法陣,一起化身大門,大門打開,每一扇門的另一邊,都是一重異域空間,仿若地獄。

黑沙地獄、寒冰地獄、烈火地獄、颶風地獄、熔岩地獄……

各種各樣恐怖災劫力量降臨,一起圍繞冥尊,看得雷雲道尊和藍霆道尊都皺眉不已。

但那隻大手卻彷彿不受任何阻隔,對眼前千百法陣視若無睹,指掌開闔間,千百法陣全部碎開,然後不等冥尊有下一步動作,就一把將他握住。

雷雲道尊和藍霆道尊震撼得看著眼前一幕,耳邊突然聽見一個淡然的聲音:「兩位道友辛苦了,稍後可來本座玉京山坐一坐。」

話音裊裊,人已遠去,兩隻紫氣大手抓著巫續森和冥尊一起收回虛空,不見了蹤影。(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玖葵的打賞,同時也感謝每一位打賞本書,訂閱本書和投月票給本書的朋友們,謝謝大家!這裡是第一章盟主加更,我承諾過的事情,絕不會欠賬。只不過存稿君就這樣再次被我幹掉了,我接下來還會繼續奮戰,爭取再碼一章,但用於明天白天的保底更新,玖葵盟的第二章加更,放到明天晚上,一定不會少,請大家放心!祖師爺重臨大千,接下來將是最華彩酷炫的篇章!什麼叫橫掃千軍?接下來就是!即將到來的是表演時刻!ShowTime開始! 月初發第一個單章的時候,有書友跟我說,標題改成「求月票以發宏願,呼戰友共證大道」會更好。


我想了想,是這麼回事,這證大道,是我和大家一起證道!

月初時我說,這個月最少九十三更,未必能每天三更,但要做到日均三更!

截止二十三號,我更新了七十一章。

薄情總裁,太無恥 ,但對於我來說,二十三號到現在還沒有過完,因為我還不能睡,還要繼續奮鬥寫下一更,為大家準備好明天白天的更新。

很多朋友關心我,勸我早點休息,注意身體,心意我領,但至少這個月,我要拼到最後!

結果如何且不論,但我自己會盡我全力!

能否證道,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但我發出的宏願,我會全力以赴去完成!

而究竟能否證道,除了我自己努力以外,還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

本書現在分類第十,總榜第三十,我們還能不能更向前一些?

我們還能不能進一步超越?

我相信能!

接下來,將是屬於終於回歸的祖師爺的表演時刻!

精彩的ShowTime!

我相信,這也是我的書友們,是大家的表演時刻!

讓我們一起向前不斷前進,共證大道!

我會拼盡我全力,也希望大家都多多支持我!

感謝每一位投月票給本書,訂閱本書,打賞本書的朋友,謝謝大家!

謝謝!(未完待續~^~) 看著消失在虛空中的紫氣大手,雷雲道尊、藍霆道尊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玄門之主重回大千世界了!」

紫霄道兩位大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一起嘆息一聲。

不過嘆息過後,藍霆道尊就嘿然笑道:「這下子,有人要倒霉了。」

雷雲道尊點點頭:「此番當真有大劫,不過,卻不是玄門天宗的大劫。」

北疆草原上,正與長生天矛、北戎大祭司纏鬥的少商劍尊和離凶劍尊,看著眼前突然破空而至的兩隻紫氣大手,心中頓時升起一股災劫臨頭的感覺。

感受那浩如天穹般雄渾的法力波動,少商劍尊、離凶劍尊都是心頭一沉:「玄門之主,竟然這麼快就回來了?!」

毫不猶豫,兩個大劍修一起顯化自身返虛法體,元神寄劍,與少商、離凶二劍相合,化作兩道斬天裂地,如星河倒卷般的劍光,要破開紫氣大手,遠遁離開。

一劍剛猛雄渾,霸道無鑄,另一劍則更加狠辣凌厲,森寒刺骨。

兩道雄渾劍光直接將虛空都分裂開來,留下兩道凄厲的傷痕。

但那兩隻紫氣大手輕輕一拍,頓時就將兩道劍光拍落。


大手一握,已經將兩道劍光捏在掌心,鋒銳無匹,剛猛凌厲的劍光,落在這大手中,就彷彿兩根失去鋒芒的木棍,被牢牢捏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