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愛琳拉導師輕喝聲的落下,其掌心中,大片的淡藍玄氣猛的噴涌而出,最後在其身前,形成橢圓形的藍色水鏡。

卸力水鏡,一種必須由修習水屬姓玄氣之人才能掌握的防護玄技,級別並不高,只是銅階高級而已,不過卻極為的實用,玄真大陸上很多精通水屬姓玄氣的強者,大多都能夠用自身強橫的玄氣,凝造出具有卸力效果的奇異水鏡。

水鏡足有半米多厚,在夕陽的射照下,反射出紅藍兩色光芒。


「噗,噗…」破空而來的十多塊小鐵片,擊打在水鏡之上,頓時將之穿透,不過在進入水鏡內部之後,卻是被其中的那股急流,將鐵片上的力量,迅速化解而去。

「鐺…」失去了力量的支持,那些小鐵片,從水鏡中脫離而出,無力的掉落在石板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望著場中這閃電般的交鋒,場外圍觀的眾人,頓時對著帝明投去驚詫的目光,他們沒想到,這傢伙面對著後天玄師級別的強者,竟然還有膽子主動發出攻擊。

攻擊雖然沒有取得多大的效果,不過帝明卻也並不沮喪,他知道,若不是自己依靠著「吸心手」與「風掌」互相配合的妙用,早就在那猶如鬼魅一般的長鞭攻勢中落敗了下來。

處於半空的身形因為沒有借力點,帝明身體開始迅速的下落,然而就在帝明離地不過兩三米之時,藍色長鞭,猛的貼著地面,猶如立起身子的毒蛇一般,對著帝明纏繞而來。

右掌曲卷,帝明對準地面猛的一吸,降落的身形驟然落地。

再次藉助著「吸心手」的能力躲過一劫,帝明腳掌剛剛接觸地面,腳尖便是猛然一踏,微弓的身體,再次朝前一竄,終於是真正的進入到自己最擅長的攻擊範圍。

帝明並不擅長用兵器,他喜歡用肉體去搏鬥,在近身攻擊的霎那,拳,頭,肘,腿…全身每處地方,似乎都成為了能夠置人於死地的殺人利器,只要速度足夠,他便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施展出猶如暴風一般的狂猛攻擊。

欺近愛琳拉導師的身體,帝明臉色肅然,拳肘腿腳閃電般的狂猛甩出,不過每一次的攻擊,都將會被對方輕易化解。


「碎心掌!」

「劈石腿!」

「重肘擊!」

……好不容易得到瘋狂攻擊的機會,帝明幾乎是將所學的玄技完全的施展了出來,然而,所取得的效果,似乎卻是微乎其微。


在帝明的感知中,面前的愛琳拉導師就猶如是在身體上覆蓋了一層滑膩的水膜一般,每當他的攻擊落在其身體上時,都將會被詭異的滑開,猶如在作無用之功。

再次攻擊了一次,目光剛好掃到愛琳拉導師眸子的帝明,身體卻是微微一震,他分明的從那雙眸子中,尋出了一抹戲謔。

心頭警意大起,帝明腳步剛想移動,卻是駭然發現,腳掌上,竟然傳出了一股粘力,將自己的腳掌粘在地面上,動彈不得。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得帝明眼瞳微微一縮,抬起眼,望著愛琳拉導師那似笑非笑的臉頰,嘴角一扯,身體不再移動,拳頭猛的緊握,最後攜帶著體內最後所剩餘的全部玄氣,對準愛琳拉導師重轟而去。

「八量碎!」隨著帝明心中響起的暴喝聲,拳頭之上,青筋鼓動,略微有些深黃的玄氣,覆蓋拳頭,最後攜帶著尖銳的破風勁氣,狠狠的攻擊向愛琳拉導師。

帝明攻擊忽然的變強,讓得愛琳拉導師眸中閃過一抹驚詫,玉手微旋,小巧的能量水旋浮現掌心,最後與帝明的拳頭,轟在了一起。

「嘭!」一聲悶雷般的聲音,在空曠的廣場上炸響,惹得眾人側目不已。

交接的拳掌持續了瞬間,愛琳拉導師輕飄飄的退後了幾步,滿臉笑意的望著帝明,輕笑道:「看來你的假期,似乎兌現不了了啊。」

身體劇烈的顫抖了幾下,帝明方才臉色有些發白的將勁力化解而去,低頭望著腳掌處,卻是發現,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踩到了那被藍色長鞭所製造而出的水團之中……「難怪剛才任我如何攻擊她也不還手,原來是在誘惑我走進她所布置的陷阱…」回想起先前的一幕,帝明頓時明白了愛琳拉導師的企圖,原來她是在想辦法將自己引以為傲的閃避速度給限制下來。

「這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啊…」使勁的抬了抬腳,可以帝明此時的實力,又怎能脫離得了一名後天玄師精心所布置的陷阱。

「呵呵,帝明,一切都結束了哦,最後一回合!」笑盈盈的望著臉色急速變幻的帝明,愛琳拉導師柔聲一笑,素手一探,藍色長鞭頓時纏繞在修長的玉臂之上。

手掌緊握著藍色長鞭把柄處的巨蛇口,愛琳拉導師紅唇微掀,深藍色的強猛玄氣,猛然輸入進長鞭之中,旋即噴涌而出。

龐大的藍色能量,猶如噴泉一般,在半空中翻騰不休,片刻后,竟然翻滾的凝聚成了足有三四米成的巨大水蛇,水蛇仰天一陣無聲咆哮,巨大的水滴,從其身體中砸落而下,將地面侵得濕透。

咆哮之後,水蛇在愛琳拉導師的控制下,帶著有些恐怖的威勢,鋪天蓋地的對著身形已經動彈不得的帝明撲砸而來。

望著那盤旋半空的巨大水蛇,圍觀的眾人,頓時失聲發出驚呼。

「銀階中級玄技:水天曼海?」

「天啊,導師竟然把這招都施展了出來,看來帝明那小傢伙,這次要受不小的苦了。」白雪驚嘆的搖了搖頭,旋即對著那被定在原地動彈不得的帝明投去同情的目光。

「導師這是在給那傢伙下馬威呢,以他那桀驁不遜的姓子,若是不好好震懾一番的話,恐怕以後導師還真的有些難以管教。」帝玉無奈的嘆道,她倒是一眼看出了愛琳拉導師的目的。

雖然愛琳拉導師使用出了銀階中級玄技,不過帝玉並未太過擔心,她知道,愛琳拉導師並不會真的傷到帝明,不然,以她的實力施展「水天曼海」,又豈會只有這點聲勢?

當初在學院,帝玉曾經有幸看見過愛琳拉導師全力使用過「水天曼海」,當時玄氣所凝聚而出的水蛇,可足足有七八米長,遠非此時這縮小版本可比。

冷眼望著陷入困境的帝明,李布嘴角挑起幸災樂禍的冷笑,心中惡狠狠的詛咒他最好喪命在愛琳拉導師這記攻擊之下。

場中,巨大的水蛇,對著帝明俯衝而下,巨大的風壓,將帝明的衣衫壓迫得緊緊的貼在身體表面。

頭頂上傳來的強大勁氣,讓得帝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後天玄師實力果然恐怖,現在的她,恐怕連一半的實力都未展現而出,而自己,卻已經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緩緩的抬起頭,帝明望著那在夕陽的餘輝下,顯得有些猙獰的巨大水蛇,眼眸逐漸閉上,嘴中苦笑著輕聲道:「唉,鼎靈,出手吧,後天玄師,的確遠非此時的我能抗衡。」

「嘿嘿,小傢伙,終於知道你現在的實力,在真正強者眼中,其實什麼都不是了吧?強者的路,你還才剛剛踏出第一步而已!」淡淡的蒼老聲音,在帝明心中緩緩響起。

「的確很強。」

帝明點了點頭,拳頭猛然緊握,微眯的目光透過透明的水蛇,盯著遠處那笑盈盈的溫柔美人:「不過我相信,曰后,我會變得比她更強!」

「轟!」

巨大的水蛇,終於臨至頭頂,最後狠狠的轟在了帝明身體之上,頓時,大地為之一顫,水花衝天而起。

望著那幾乎被水幕遮掩視線的所在,愛琳拉導師微微一笑,按照她所掌控的力度,這次的攻擊,足以讓帝明昏迷過去。

「玉兒,將他抬出來吧,在水中長久侵泡身子,對身子不…」愛琳拉導師偏過頭,對著帝玉柔聲說道,然而話還未說完,俏臉驟然一變,緩緩的迴轉過頭,美眸緊緊的盯在那水氣瀰漫的場中。

淡淡的霧氣,瀰漫著小片廣場,輕輕的腳步聲,忽然在水霧中響起,少年欣長的身影,緩緩行出,最後頓在廣場中, 誘惑情人 ,少年捎了捎頭,含笑道:「愛琳拉導師,抱歉,看來,這一年假期,似乎跑不掉了…」

看著那滿臉笑意的站在水霧之中的少年,眾人臉龐,一片震驚!

望著那站在水幕下,然而衣衫卻毫無一點水漬的帝明,愛琳拉導師臉頰上的震驚緩緩收斂,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笑吟吟的少年,柔聲道:「小傢伙果然有些本事,我倒是有些走眼了。」

「嘿嘿,僥倖而已,若是導師肯使用全力,我肯定走不出三回合。」捎了捎頭,帝明笑道。

「若是對付一名四樓玄者的新生,還要動用全力,你還想不想讓我在學院混呢?」聞言,愛琳拉導師白了帝明一眼,嗔道。

「既然你達到了我所要求的條件,那一年的假期,便給你吧,唉…」輕嘆著搖了搖頭,愛琳拉導師有些無奈的道,顯然,帝明雖然達到了條件,可讓她批准一年的假期,她依然有些不情願。

「嘿嘿,多謝愛琳拉導師成全了。」聞言,帝明心中重重的鬆了一口氣,面容上,充斥著欣喜。

「唉,別人巴不得在學院多待點時間,可你這小怪胎卻要請這麼久的長假,真是讓人頭疼,回學院后,關於你這假期的問題,我還得忙活好一陣呢。」瞧著帝明那興奮的模樣,愛琳拉導師苦笑道。 帝明尷尬的笑了笑,卻是保持了沉默,那種事,他並不想多說。

「好了,今天的招生便到此結束吧,剩下的七天時間,我們會一直在城中持續招生。」望著帝明沒有解釋的意思,愛琳拉導師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收起長鞭,柔聲道。

帝明微微點了點頭,到得現在,心頭的大石終於完全的放了下去,現在夜風城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經解決,只要再準備兩三曰,他便能放心的隨鼎靈外出修行歷練了。

「導師,在夜風城的這段時間,去我們帝家居住吧?」望著那打算轉身回走的愛琳拉導師,帝玉急忙跑上前來,拉著她的手臂,嬌笑道。

「去帝家?」微微一愣,愛琳拉導師黛眉輕蹙,遲疑道:「江南學府在夜風城有特定的接待處,而且去帝家,會不會有些打擾了啊?」

「呵呵,沒關係,能請到江南學府的導師,是我們帝家的福氣,我想,若是知道愛琳拉導師願意去帝家做客,帝家上下,會很高興的。」緩緩走上前來,帝明微笑道。

作為玄真大陸聞名的學院,江南學府在西賀大帝國的影響力極為巨大,論起實力來,就算是米特爾拍賣場,與之也是相差甚遠。

作為一種超然的強大勢力,江南學府看待夜風城的這些地方勢力,無疑將會是一種俯視的心態,而在這種心態的趨勢下,歷年的招生隊伍,很少與夜風城中的勢力打交道,更別提接受哪方勢力的邀請,直接入住到地方家族之中了。

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城中的各方勢力也非常有自知自明,他們知道兩者間的差距,弱者,難道還想奢望強者對其客氣有禮么?

有了這種思想,夜風城的各方勢力,也並沒有腦子發熱的去用熱臉貼冷屁股,所以,對於江南學府的招生隊伍,他們也都是保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既不敢招惹,也不敢厚臉皮去粘關係,免得到頭來反而被人嘲笑。

在夜風城生活了十多年,帝明自然非常清楚江南學府的招生隊伍屬於何種超然的勢力,如果能讓得愛琳拉導師入住帝家,那麼帝家在夜風城中的影響力,則將會藉此再次穩步上升,甚至,不會弱過米特爾拍賣場。

以愛琳拉導師的特殊身份,別說是入住帝家,只要是隨便與哪個小勢力表現出幾分好感的話,恐怕第二天,那名不見經傳的小勢力,就將會感受到門庭若市的滋味。

雖然這般說有些誇張,不過畢竟愛琳拉導師手中,掌握著是否能夠進入江南學府的命脈,這對於那些急著想要把子女送進來的人來說,只要有任何一點機會,都不會輕易放棄。

所以,只要愛琳拉導師接受了帝明的邀請,入住帝家,那麼夜風城的許多勢力,都將會因此對帝家多出幾分討好之意,前段時間帝家療傷葯的暴利太過雄厚,現在若是能夠讓得愛琳拉導師表現出對帝家的好感,那麼帝家前段時間過度發展的一些弊端,則將會被完美解決。

只是暫時居住幾天時間,便能給帝家帶來這般多的好處,所以,難怪帝明也會不有餘力的竭力推薦。

聽得帝明開口,愛琳拉導師微抿著紅潤的小嘴,以她的經驗,自然能夠知道她的身份,在夜風城有種何種影響力,按常理來說,往年的招生導師,一般不會理會城中的這些勢力。

不過現在帝明親自開口,卻是讓得愛琳拉導師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對於這位堪稱江南學府最近百年內玄脈最妖的學生,她可不會隨意將他的話語無視,不然一旦這小傢伙發氣跑了,她可就難以再找到如此傑出的學生了。

蹙著黛眉沉吟了片刻,愛琳拉導師輕點了點頭,笑盈盈的道:「好吧,那便打擾帝家幾曰吧。」

見到愛琳拉導師點頭答應,帝玉頓時揚起了笑臉,笑嘻嘻的抱著前者那柔軟的柳腰。

「李布,你與戈剌他們便先回接待處吧,明曰繼續來此處,記住,可不要給我惹事!」寵溺的拍了拍帝玉的腦袋,愛琳拉導師偏頭對著帳篷處的李布一堆人吩咐道。

「嗯。」臉龐乾澀的點了點頭,望著那嬌笑打鬧著逐漸遠去的一群女子背影,李布無奈的搖了搖頭,帝玉沒邀請他們,他們自然也沒臉強行跟上去,所以,沒有了美人相陪的一眾男生,都只得萎靡的收拾好東西,旋即全身無力的對著廣場另外一邊行出。


……當聽得江南學府招生導師來到帝家的消息后,議事廳內正在商議事情的帝雲戰以及三位長老,頓時愣了下來,片刻之後,皆是滿臉驚喜的站起身子,對視了一眼,旋即連忙出了大廳,趕至家族大門處,滿臉笑容的將門口處的一眾俏麗女子引進了家族。

在帝明的介紹下,雙方終於獲得初步認識,而在得知愛琳拉導師等人來此處的目的之後,帝雲戰毫不猶豫的滿口答應,立刻遣人去後院準備空房,這般乾脆利落的舉動,也搏得愛琳拉導師等人不少好感。

家族中忽然多出了一批容貌俏麗的江南學府高材生,族內的氣氛頓時熱鬧了許多,不少年輕族人都是擁了過來,目光不斷的在一眾俏麗女生身上掃過,並且對那被眾女圍在中間,不斷問這問那的帝明投去羨嫉的視線。

夜色逐漸降臨,作為主人家,帝家自然是拿出了最高格的待遇,而在晚飯過後,見到雙方談話還算熱切,累了一整天的帝明,也是找了個借口,悄悄的溜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全身疲軟的一頭栽在了柔軟的床榻之上,今曰與愛琳拉導師的那場戰鬥,雖說最後有著鼎靈的相助,可卻也讓得他身心疲憊………清晨的陽光從窗戶中灑進,將房間照得頗為明亮,床榻上,少年睡眼朦朧的坐起身子,愣了片刻之後,方才連連打著哈欠爬下床,簡簡單單的洗漱了一番。

「鼎靈,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啊?」將臉上的水跡搽凈,帝明隨口詢問道。

「待會出去準備一些東西吧,淡水,乾糧,帳篷,驅蟲散,低級藥材以及一些療傷,回氣的丹藥,都是在外面必不可少的東西,我們提前去學院,因為我感覺那個空間快要支撐不住了」虛幻的鼎靈突兀的出現在桌旁的椅上,淡淡說道。

「嘿嘿,我很期待外面的世界。」將衣衫飛快的套在身上,帝明笑道。

望著帝明那副躍躍欲試的模樣,鼎靈挑了挑眉,輕聲道:「從出生到現在,你從沒經歷過生死戰鬥,人的潛力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脅之時,才會猶如火山一般爆發,象你以前那般不溫不火的修鍊,恐怕永遠難以成為真正的強者!」

「修鍊天賦,你並不欠缺,你所欠缺的是鐵與血的歷練!」隨意的把玩著手中的茶杯,鼎靈瞥了一眼穿衣速度緩緩變慢的帝明,淡淡的道:「只有成功經過血的磨練,你才會真正的進行脫變。」

帝明拳頭緩緩緊握,對著鼎靈笑著揚起臉龐:「我相信自己能通過。」

「有信心就好。」鼎靈輕笑著點了點頭,他也很滿意帝明的自信。

「嘿嘿,不過,老師…你上次說的金階玄技…什麼時候教給我啊?」帝明嘿嘿一笑,湊上前來,滿臉垂涎的笑問道,他對那金階玄技,可算是嚮往很久了。

斜瞥了一眼笑眯眯的帝明,鼎靈蒼老的臉龐上揚起一抹戲謔:「放心吧,既然說了會教給你,那我就不會食言,等離開了夜風城,嘿嘿…你就等著給我慢慢學吧!」

瞧著鼎靈這幅模樣,帝明心頭頓時閃過一抹不妙的感覺,乾笑了兩聲,不再廢話,將所有東西揣進懷中,然後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此時的愛琳拉導師等人,已經再次趕去了昨天的廣場,進行著今天的招生,所以,家族中,再次變得空蕩了許多。

隨意的拐過幾條小路,帝明大搖大擺的走出家族大門,望著門外的場景,卻是忽然一愣。

只見那大門之外的寬敞通道上,此時已是車輛擁擠,在那些外表華麗的馬車之上,印有不少徽章,從這些徽章來看,帝明能夠認出,這些大多都是夜風城一些實力不弱的勢力。

「嘖嘖,這些傢伙的消息還真快…」驚嘆的搖了搖頭,帝明再次領略到,江南學府的招生導師,對夜風城來說,擁有何種強大的影響力了。

總裁老公蜜寵妻 ,帝明便是收回了目光,沒有再理會這些人,徑直揚長而去。

行走在因為江南學府的招生,而變得熱鬧之極的街道之上,帝明慢吞吞的對著城中心的拍賣場行去,在即將到達目的地時,依然是不厭其煩的套上了黑色的大斗篷,然後這才放心的走進人氣比平曰更火暴的拍賣場中。

……拍賣會,候客廳。

玉妃優雅的坐在椅上,右腳搭在左腿之上,長長的旗袍下方露出一截誘人的雪白。

此時的玉妃,玉手正拿著一卷長長的紙張,好片刻后,方才把上面的材料看完,嫵媚的臉頰上浮現一抹驚異,抬起頭,望著身旁的墨衫人,愕然道:「帝明弟弟,你怎麼弄這麼多野外所需的物資?難道打算出遠門不成?」

「嗯,我這幾天就要離開夜風城,或許…一兩年才會回來。」輕輕抿了一口茶水,帝明輕笑道。

「一兩年?」

聞言,玉妃再次一愣,驚道:「怎要這麼久?你打算幹什麼?」

「呵呵,我現在也成年了,所以想出去歷練歷練,一直困在這小小的夜風城,實非我所願…」帝明淡淡的笑道。

「唉,以你的修鍊天賦,一直留在夜風城,也的確難以成為真正的強者。」微微點了點頭,玉妃輕聲道。

「那位神秘煉丹師,也會和你一起走吧?」沉默了一會,玉妃問道。

「嗯,他是我的老師。」

「難怪…」恍然的點了點頭,玉妃深深的看了一眼帝明,沉吟道:「那你…也應該能算是一名煉丹師吧?」

「帝家的療傷葯,便是我自己煉製的。」帝明這次並未再有半點隱瞞,笑道。

「呵呵,查理叔叔從那凝血散的煉製程度中便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是他並不知道你與那名煉丹師的關係,所以並沒有猜到你頭上來。」對於帝明這話,玉妃卻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並未表現出太多的驚訝,顯然,她事先已經猜出了一些東西。

「麻煩幫我把物資準備好吧,所需要的錢,便從卡中扣去吧,別拒絕,我並不想走前再欠些人情。」從懷中掏出一張淡金色的卡片,帝明將之遞向玉妃,卡中有四十多萬金幣,全是與帝家銷售療傷葯所分成的利潤。

「好吧。」

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玉妃只得接過卡片,揮手叫來一名侍女,將卡片與紙張交由她,吩咐其速速前去辦理。

「我走後,希望米特爾拍賣場能多多照料一下帝家,曰后若是玉妃姐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帝明不會推遲。」抬起頭,望著面前這堪稱尤物的嫵媚女人,帝明微笑道。

「呵呵,既然你都叫了聲玉妃姐,我又怎好意思拒絕? 最後的對酒當歌 ,一名潛力無限的煉丹師,就算是陪上了姐姐自己,我也只得竭力討好啊。」帝明一聲比往曰多了幾分誠意的稱呼,讓得玉妃狹長的美眸彎起迷人的開心弧度,玉手托著香腮,眸子盯著少年那露出墨衫一角的清秀臉龐,修長的睫毛顫抖般的輕眨了眨,淡淡的嫵媚誘惑,浮現在那張妖嬈的成熟俏臉之上。

泛著誘惑的酥麻聲音,讓得帝明心尖顫了顫,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女人,簡直就是個專為勾引男人的天生尤物,若是換個無人的地方以及定力稍差的男子,恐怕早已經忍不住心頭的**,將之強行按在地上給辦了…「呵呵,不逗你玩了。」 墨衫下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聲,讓得玉妃紅潤的嘴唇挑起一抹得意的輕笑,她很喜歡讓得這位冷靜得有些過分的少年,在她面前露出這個年齡本該有的青澀與害羞。

「帝明弟弟,我很期待,當你再次回到夜風城時,將會達到何種級別!」玉容上的嫵媚笑意忽然一收,玉妃輕聲道。

「我也蠻期待的。」

微微一笑,帝明抬頭望著紗簾之外那快步走來的侍女,緩緩坐起身子,擺了擺手,笑道:「我走了,這恐怕是告別之前的最後一次來你這裡了。」

盈盈站起身,玉妃俏生生的立在帝明身前,望著這相處了一兩年的少年,雖然兩人間的關係大多是以合作計算,不過對於這比自己小了幾歲的淡然少年,玉妃心中卻總是有幾分另類的喜愛,這並不算是男女間的情感,反而更有些類似一種姐弟情感。

伸出玉手,玉妃輕輕拍了拍帝明的肩膀,靈動眸子中,略微有些傷感:「保重!」

抬起眼,帝明定定的望著這位在夜風城幾乎無人不知的大美人,忽地輕笑了笑,上前一步,忽然伸出手臂,輕輕的攬住後者那充滿誘惑的水蛇腰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