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先後而行,終於來到了鄔悅菡的閨房之外,鄔潤清輕咳一聲,道:「悅菡,凱旋師弟來看你了,你清理一下吧。」

「是,爹爹。」

裡面傳來了一道柔柔的少女聲音,過了一刻鐘之後,鄔悅菡終於開門而出。

這還是戎凱旋從獸族領域回來之後第一次見到鄔悅菡,此時看過去,她果然清瘦了許多,而且在她的眉宇之間還有著一抹怎麼也無掩飾的哀慟之色。

戎凱旋心中暗道,孟大哥得妻如此,也算是幸運的了。

深施一禮,戎凱旋道:「嫂子,小弟來看你了。」

鄔悅菡勉強露出了一個笑臉,道:「不用客氣。」

雖然她也知道,孟岩做為戎凱旋的追隨者,為了保護他而送命,乃是履行自己的義務和責任。可是,她雖然知道這一點,但要說心中沒有一點兒的怨懟,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戎凱旋不敢拖延,他立即壓低了聲音,道:「嫂子,小弟得到確切消息,孟大哥並沒有死。」

鄔悅菡先是一怔,那一直以來都有些恍惚的精神竟然無法在第一時間內消化這句話所帶來的信息。不過,她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那雙眼眸立即是變得明亮了起來。

「什麼?你說什麼?」

戎凱旋臉色肅然,一字一頓的道:「嫂子,大哥還活著。」

鄔悅菡深吸了一口氣,正待開口說話之時,突地一陣眩暈,竟然是雙目一閉,直接暈了過去。

鄔潤清身形一閃,將女兒扶住,他轉頭,低聲道:「凱旋,希望你這個消息是真的。否則,無論是誰造謠,我都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戎凱旋重重一點頭,道:「師兄放心。」

他對於七朵朵的信心由來已久,這份毫無保留的信任是絕對不會有絲毫動搖的。

鄔悅菡片刻之後幽幽醒轉,她眼眸中的哀慟已然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份欣喜和焦急的神態。

「他既然活著,為什麼不回來看我。」


戎凱旋苦笑一聲,道:「嫂子,獸族領域相當危險,而且那黑水後山更是詭譎莫測。我也是僥倖才能夠走出來,孟大哥就算是運氣再好,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吧。」


鄔悅菡緩緩點頭,向著戎凱旋感激的道:「多謝凱旋了。」

這句話倒是她真心實意說出來的,只要孟岩依舊活在世上,他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那麼一切都會變得美好起來。

戎凱旋待他們父女的情緒平靜下來,又道:「師兄,嫂子,這一次我出門,給你們帶了點東西回來。」

他手腕一翻,兩片金銀葉頓時出現在手中。

看著這如同夢幻般的金銀交雜之色,鄔潤清的臉色陡然一變,驚呼道:「金銀葉?」

此物可是連宗師級強者都要為之心動的寶物,對於鄔潤清這等毒系大師來說,更是他能夠晉陞宗師的最大保障。是以在見到此物的時候,哪怕以他的修養都是為之動容。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道:「不錯,師兄,這是我為你和嫂子準備的。」

鄔潤清的臉色驟然變幻了幾下,他沉聲道:「師弟,我剛才說的那番話並不會因此而改變。」

戎凱旋啞然失笑,道:「師兄放心,那人我絕對信得過,若是孟大哥不能歸來,不用你動手,我自己就給你一個交代。」

鄔潤清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來,但是目光瞥在金銀葉上的時候,卻是有些猶豫不決,道:「師弟,師父和裘盛師弟手中可有金銀葉?他們比我更需要此物呢。」

蕤散真人有望衝擊老祖之境,而裘盛更是在風洞第六層苦修,力求參悟大道,晉陞宗師。相比之下,鄔潤清這段時間雖然也有感悟,並且真正的晉陞到了先天巔峰。可是,距離他能夠衝刺宗師之境,卻還是有著一段距離的。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道:「師兄放心,我已經準備好了。」

鄔潤清認真的看著戎凱旋,怎麼也想不通他究竟是從哪裡弄來如此之多的金銀葉。若是讓知道,戎凱旋前前後後送出去的金銀葉已經不下二十片的話,怕是會當場失態驚呼了。

戎凱旋見他似乎還有些拉不下面子,不由地微微搖頭,道:「師兄,你還不知道,獸潮即將來臨,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嫂子想一下啊。」

「獸潮要來了?」鄔潤清的臉色驟變,低聲問道。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道:「這是老祖親口確認的。」

鄔潤清這一次果然不再推辭,而是將金銀葉接了過來,他的目光冷峻,道:「獸族這些傢伙,竟敢再度犯境。哼,這一次我要培育出一些絕世毒物,讓它們好好的品嘗一下。」

戎凱旋的心中微動,道:「師兄,我有些好東西,對你培育毒物或許有用。」

鄔潤清訝然看去,他可想不出戎凱旋這個不懂毒道之人,又能拿出什麼好東西來。

戎凱旋環目一圈,道:「師兄,我挖了一些帶著毒素的泥土,不過能否派上用處,就要看您的了。」

鄔潤清哈哈一笑,道:「什麼泥土,拿給我看看。」

在聽到戎凱旋說的東西竟然是一些泥土之後,他的心中就不再重視了。因為泥土這東西中蘊含的毒素往往並不強烈,哪怕是他家後院,那載滿了毒物的泥土也不過如此。只是,戎凱旋既然是一片好心,他也就勉為其難的看一下,或許還要誇讚兩句,安慰安慰吧。

戎凱旋雖然與小黑蛇簽訂了主從契約,而且直至此刻還沒有解除。但是,他依舊不敢輕易碰觸小黑蛇長久滯留之地的泥土。

手腕一翻,戎凱旋就取出了一個包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身形一晃,先退出了數步之遠。

鄔潤清父女兩人相視苦笑,戎凱旋的膽子也太小了吧。或者,他們毒系的名頭太大了。

輕輕的揭開了包裹, 極品淘妻限量版 。他的眼光何其高明,僅僅是瞄了一眼,頓時就看出此物的與眾不同了。

俯下身體,鄔潤清輕輕的嗅了一下,他立即嗅到了一絲奇異的,連他都叫不住感覺的味道。隨後,他就覺得頭部一陣眩暈,竟然有著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瞬間,他的臉色大變,看著這一包泥土的目光已然大變。

鄔悅菡也是修鍊毒系靈法的一位女孩子,一開始她和父親的想法一樣,隨意的敷衍一下,不能讓戎凱旋的一片好心白費了。可是,當她看到鄔潤清的動作之後,頓時明白在這些泥土內肯定有著不同一般的東西。

她伸出了纖細的玉手,正待碰觸一下,卻被鄔潤清瞬間抓出。

他微微的搖著頭,此物劇毒無比,大意不得。

轉頭,他沉聲問道:「凱旋,這些東西你是從**到的。」

Ps:明天終於要過完小長假了,白鶴明曰五更。

求月票。(未完待續。) 戎凱旋擾了一下頭皮,他當然不可能實話實說了。其實,他最初是打算將小黑蛇居住地點的所有泥土都拋出來的。但是,在看到鄔潤清的表現之後,他就立即將這個念頭生生的打了下去。因為他從鄔潤清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絲瘋狂的神色。

那種瘋狂的眼神就連戎凱旋本人都有著一絲心悸的感覺,所以他當機立斷,立即打消了將全部泥土都給他的念頭。

輕咳一聲,戎凱旋道:「師兄,這些東西也是小弟在無意中尋到的。」

他的話只說了一半,這些確實是無意中尋到,但數量卻絕對不止這點兒。不過,鄔潤清父女並沒有因此而懷疑。

鄔潤清神情凝重的檢查了半響,終於是長嘆一口氣,道:「小師弟,師父早就說過,你是一個洪福齊天之人,為兄以前一直是半信半疑,此時卻是徹底的相信了。」他搖著頭,一臉的無語,道:「這樣的寶物你也能夠找得到啊。」

戎凱旋尷尬的笑了笑,他的臉色突兀的一變,因為他感應到了,自己背囊中的小黑蛇似乎蠕動了一下身體,他連忙拍了拍背囊,那力量不大不小,不輕不重,但卻是警告味道十足。

小黑蛇猶豫了一下,終於是沒有正面與戎凱旋抗衡,它在背囊中吐了吐舌頭,心中卻是大為好奇。

戎凱旋不敢多加停留,隨口敷衍了幾句,立即告辭離去。

鄔悅菡雖然心急孟岩的消息,但也看出戎凱旋絕對不會相告,再加上她也是修鍊毒道的靈者,在見到這些蘊含著奇毒的泥土之後,也是見獵心喜,暫時將思念之情放下,幫助父親研究了起來。

戎凱旋以近乎狼狽的速度逃離了鄔府,拐了一個彎,進入了一個無人的小弄堂,他伸手將背囊打開,小黑蛇立即是迫不及待的露出了腦袋。而背囊的另一邊,尋寶鼠也是瞪著圓溜溜的眼睛,張望了出來。


一般來說,在沒有發現寶物的時候,這小傢伙十分的安靜。可是,在感受到了小黑蛇的急切之後,它也是好奇心大起,忍不住冒出頭來。

戎凱旋輕輕的一彈小黑蛇的腦袋,道:「你剛才發什麼瘋,若是讓鄔師兄看到了你,只怕你就走不脫了。」

小黑蛇冷笑著道:「哼,一個區區師級靈者,也想要困得住我么?」

戎凱旋沒好氣的道:「鄔師兄困不住你,但是先前我們遇到的那四位宗師呢。如果他們不夠,風洞中的無名老祖如何。」

小黑蛇在聽到四大宗師之時,依舊是一臉的不屑,可是在聽到無名老祖之名的時候,眼神立即變得凌厲了起來。

戎凱旋立即在心中補了一句,看樣子以後要壓制它的話,就必須要多多藉助於老祖的名號行事了。

「我可能不是他的對手,但他肯定抓不住我。」小黑蛇信誓旦旦的說道。對於這一點,它有著絕對的自信。

戎凱旋輕嘆一聲,道:「你就狂著吧。」

小黑蛇得意洋洋的擺了擺尾巴,道:「你剛才把我在秘境中居住地方的那片泥土給了他,為什麼?」

它的眼眸中閃動著一絲好奇之色,這才是它剛才為何要出來看看的緣故。在它眼中毫無價值的一堆爛泥,怎麼會讓人如此的看重了。

戎凱旋啞然失笑,道:「那些泥土中有著你長久居住之後殘留的餘毒,這些餘毒雖然毒素輕微,但對我們人類來說,卻也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了。」他對小黑蛇並不隱瞞,而且他也知道,這傢伙絕對不會在意此事。

果然,小黑蛇聽了之後頓時興趣皆無。

那些泥土中所含有的毒素堪稱微量,它一口毒液噴出去,所造成的毒素傷害遠勝其千百倍。如果有人想要利用那點兒毒素來對付它,那麼它肯定會讓對方明白什麼才叫真正的劇毒。

戎凱旋摸了摸手中的木鐲子,突地道:「小黑,你以後可要小心點啊,我可扛不住你的毒。」

他將小黑蛇放入背囊中帶著轉悠,如果小黑蛇一時控制不了,露出一點毒液出來,那麼保證會將他和尋寶鼠一鍋踹了。

小黑蛇瞪起了眼珠子,不滿的看著他,道:「你以為我今天剛剛出生,連毒液也控制不了么?」它憤憤的道:「我現在已經晉陞你們口中所說的宗師了,已經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和毒素,以後絕對不會再外泄分毫。」

戎凱旋這才鬆了一口氣,笑道:「這樣好,我就放心了。」


小黑蛇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突地道:「其實你不必擔心,如果剛才那兩人敢得罪我,我有把握殺了他們,並且毀屍滅跡,任何人都看不出異樣。這樣就不會驚動那個老祖了。」

戎凱旋的臉色陡然一扳,他正容道:「小黑,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好么?」

小黑蛇傲然道:「你說。」

戎凱旋肅然道:「在這座自由城中,有許多我的親人和朋友在,如果沒有我的允許,希望你能夠控制自己的脾氣,不要濫殺無辜可以么?」

小黑蛇一怔,道:「如果有人來招惹我呢。」

戎凱旋沒好氣的道:「你是宗師級靈獸,不去招惹人家,他們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怎麼可能有人來招惹你啊。」

小黑蛇一臉的得意,不過想了片刻,還是道:「我不喜歡受到約束。」

戎凱旋輕嘆一聲,道:「小黑,如果你連這個條件也不答應,那我們的緣分就要到此為止了。」他頓了頓,道:「我會送你遠離自由城,並且祝福你在這裡過得很好。」

小黑蛇愣了半響,道:「你為一些卑賤的人類,就願意捨棄我的力量么?」

戎凱旋微微搖頭,道:「小黑,別忘了,我也是一個人類。」他點了點小黑蛇,又點著自己的胸膛,道:「你是我的朋友,小傢伙是我的朋友,但有更多的人都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厚此薄彼。」

小黑蛇哼哼哧哧了幾聲,埋怨的道:「你將他們與我相提並論……真是豈有此理。」

尋寶鼠也就罷了,雖然並非十大神獸。但事實上,每一隻尋寶鼠都是天地鍾愛之靈物,遠比十大神獸的數量要少得多,也要珍貴的多。小黑蛇的戰鬥力固然是遠遠的超過尋寶鼠,但它卻明白,若是讓擁有同等戰力的神獸選擇夥伴,那麼十有**會選擇小傢伙的。所以,與尋寶鼠相提並論在一起,並不會辱沒它的身份。

但是,自由城中那些如同螻蟻一般的人類……

一想到在戎凱旋的心中,自己與他們的地位幾乎就是並駕齊驅的,它的心中就是一陣歪膩。

「吱吱吱……」

霍然間,尋寶鼠輕輕的叫了起來,小傢伙從背囊中跳了出來,大膽的落到了小黑蛇的身上,並且用腦袋在它那圓嘟嘟的身體上輕輕的摩挲著。

小黑蛇一怔,竟然是莫名的心潮湧動著。

神獸,固然是強大無比的存在,但是正因為它們的強大,所以每一頭神獸都是孤獨的。在它們成長的曰子中,會遇到無數挫折和磨難,這些東西都必須由它們獨自去承受。

如同小黑蛇這般,陷入時空亂流,進入一個師級秘境,並且恰好遇到了戎凱旋這類人的事情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越是孤獨的生物就愈發的高傲,但若是有人能夠得到它真心的認可,那麼它反而會付出更多的真心。

感受著尋寶鼠身上傳來的眷戀之意,小黑色莫名的心軟了。它輕哼一聲,道:「好吧,我就答應你了,沒有得到你的允許,我不會殺死任何人的。」

戎凱旋的臉上綻放出了開心的笑容,他真心實意的道:「小黑,謝謝你。」

小黑蛇嘀咕了兩聲,在感受到了戎凱旋的真誠謝意之後,它竟然罕見的有了一絲不好意思的感覺。雖說它的實際年紀並不小了,但是對於一隻神獸而言,它還僅能算得上是一隻幼獸罷了。腦海中的記憶和傳承僅僅是增加了它的知識,但卻無法讓它擁有一顆滄桑的心。

「哧溜」一聲,小黑蛇縮進了背囊之中,暫時不肯出來了。

戎凱旋哈哈一笑,將意猶未盡的尋寶鼠一把塞入了背囊中的另一半空間,隨後大步離開了小弄堂,朝著江海晏府邸而去。

他的心中一片火熱,想到即將要見到的佳人,腳步就愈發的輕快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身在自由城內,怕動作太大驚世駭俗的話,他甚至於想要施展九龍遁天或者是遁地之術趕過去了。

好在他的速度確實很快,沒過多久就來到了江海晏府上。

他的名頭不僅僅在鄔家管用,就連這裡都是暢通無阻的通行證。

然而,就在他按照記憶中的路線,來到王曉曉居住的地方之時,卻聽到了一道陌生的,充滿了磁姓力量的聲音。

「曉曉妹子,這是我從鍾離大陸帶來的一份護心丹,對於心臟疾病有著極大的緩和作用,請你收下吧。」

王曉曉的聲音隨後響起:「多謝世兄,不過我已經有護心丹了。」

她的聲音不冷不熱,雖然叫著對方世兄,但卻隱隱的透著一絲疏遠的味道。

戎凱旋的心中微動,立即是加快了腳步,並且朗聲道:「曉曉,我來了……」(未完待續。) 寬敞的大廳之中,王曉曉的面容上驟然流露出了一絲歡喜之色。

在她的對面,乃是一位面目英俊,身材高大的年輕男子,他來到自由城也有二個月了,在見到王曉曉之後,頓時是驚為天人。但讓他遺憾的是,王曉曉雖然因為家世的關係並沒有對他冷漠無禮,但是每當他想要有著更進一步表示的時候,王曉曉總是能夠聰明的將話題岔開,讓他感到極為鬱悒。

然而,就在今曰,卻讓他看到了無比驚喜,但同樣無比憤怒的一幕。

王曉曉的臉上竟然也會露出如此歡欣的笑容,但可惜的是,這一抹微笑的對象並不是他,而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戎凱旋大步走入廳堂,目光一掃,頓時與那位男子的目光對望在一起。

瞬間,在兩個人之間就盪起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氣場。不過,他們兩個都不是一般人,那凌厲的敵意一放即收,就彷彿是從來不曾出現過一般。

「曉曉,這是我給你帶來的護心丹。」戎凱旋將從七朵朵那兒討要來的護心丹送上,柔聲道:「以後每十天服用一顆,若是心中絞痛再服用一顆,不要吝嗇,我會繼續為你尋找靈藥的。」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絕對是信心十足。有著尋寶鼠在身邊,他縱然找不到第二株九轉生心草,但起碼也可以換得許多同等級別或者是更高等的藥材來挽救曉曉的生命。

「嗯。」王曉曉乖巧的應了一聲,將丹藥收了下來,她這番溫順的表情再度引來了某位男士的強烈妒忌心。

「呵呵。」他裂開嘴,笑道:「曉曉妹子,這位是誰,不給為兄介紹一下么?」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