羈絆,友誼在這一刻被盡數摧毀,只有那刻着劃痕的護額依舊是那麼醒目,那麼哀傷! 葉辰身處雷電**中心,無盡的神雷劈落下來,他沒有掙開領域世界,劈在他身上的神雷威力當然要比那七名長老與長陽碩的威力小上很多,渡劫乃是渡自己的劫,自身修為境界越高,雷劫之力便越強,

葉辰引動的天劫屬於化形雷劫,七名長老與長陽碩以往渡劫就只是普通的天劫而已,從未引來化形的雷劫,那些神雷化為各種兵器劈落下來,威力比他們以往的雷劫大了好幾倍,

葉辰很輕鬆的承受著雷天的洗禮,每一次神雷落下都會將他的肌體劈裂,但很快就被他強大的血氣所修復,他引雷電入體不斷的淬鍊著自身的肉身,有莫大的好處,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變強,

這樣的劫雷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就算是皮開肉綻也只是外傷,那雷電反而成為他淬鍊肉身的力量,

雷電**之中,七名核心院長老與長陽碩劈頭散發,渾身焦臭,肉身被劈得不成樣子,不過這還要不了他們的命,八人各自祭出靈兵竭力抵抗著,只是他們再沒有時間去顧及葉辰了,

遠處的弟子們全都瞪目結舌,看著雷電**中的一幕驚得說不出話來,

七名長老與長陽碩拼盡全力抵抗雷劫也被劈得人不人鬼不鬼,可葉辰竟然像是在沐浴雷電,他盤坐在那裡接受雷電洗禮,竟然在以天雷淬體,實在讓一眾弟子們心中發顫,這得需要多麼變態的肉身,

「葉辰的體質太恐怖,簡直就是妖孽,從來都只是聽說,而今才知道純陽霸體為何萬古難處其一,實在是太強悍,你們看那血氣,看那肉身與生命力,妖孽到變態了,」

「對啊,傳聞純陽霸體舉世無雙,也難怪二世黨的人為了對付他無所不用其極,什麼陰險無恥的手段都使得出,這樣的體質誰能不忌憚,一般成長起來,二世黨中誰能奈何他,」

「嘿,葉辰的戰力我們今日都親眼見證了,跨越好幾個境界逆伐強者如同割草,一矛一奪命,一矛一秒殺,若是他將來與李一凡等人處在同一個境界上,你們說會是怎麼樣的結局,」

「秒殺,」

「虐殺,」

好多弟子都是支持葉辰的,畢竟對於他們來說葉辰是真正有希望徹底壓制二世黨的人,原本以為寒清雪會壓制二世黨,后來他們失望了,因為寒清雪性子清冷,而二世黨也忌憚她,從不招惹,所以一直以來寒清雪都與二世黨井水不犯河水,

「哼,葉辰算什麼東西,純陽霸體算什麼,等李一凡師兄他們歸來之後就是他的死期,在李師兄等人面前葉辰連螻蟻都不如,一隻手指便可戳死他,」一名混在眾弟子人群中的二世黨成員不屑的說道,

他的話一落,無數道目光都盯向他,有人道:「李師兄是你們二世黨巨頭之一,難不成他還能自降身份對一個外院弟子出手,」

那二世黨成員撇了撇嘴冷笑,道:「如此喪心病狂的惡魔,人人得以誅之,李師兄出手又如何,只是為宗門清理門戶,為天下修者除害,還天地一個朗朗乾坤而已,看著吧,紫風師兄已經去請李師兄了,說不定李師兄已經回到了宗門正向這裡趕來,葉辰死定了,」

「哼,」

人群中發出數道冷哼聲,那些弟子們沒有反駁,不能真的去得罪李一凡,否則修鍊之路就等於走到了盡頭,性命不保,在二世黨的巨頭眼中他們這些弟子實在是太弱小了,

雷電**中,葉辰肌體不斷的被雷電劈裂又不斷的癒合,每一次淬鍊都讓他的肉身變得更強大一分,他渾身上下血氣滔天,黃金血氣自體表透出,如一條金色的大河逆天而上,洶湧澎湃,體內更是發出轟隆隆的巨響,聲勢無比驚人,

他黑髮濃密,其上沾染的鮮血早已被雷電洗禮乾淨,黑髮上雷電交織,根根如針,飛揚而動,寶體血氣衝天,像是一尊戰神臨世,

「轟隆隆,」

九天之上發出驚天雷鳴,萬里劫雲像是在下一刻就要徹底的壓落下來,

在劫雲的中心,就是葉辰所在的那片雷電**海的上方,劫雲突然裂開,九道粗大如山嶽的雷電凝聚,在七名長老與長陽碩驚恐的眼中啪嚓一聲就劈落了下來,

銀色的雷電,如同極光,照亮了整片天地,山嶽般巨大的電龍咆哮而來,頓時間八人就亡魂皆冒,各自祭出數件靈兵迎了上去,想要將這恐怖的劫雷拒當在空中,

遠處,那些弟子們都被這種威勢的劫雷所驚呆了,有的嚇得瑟瑟發抖,這還是劫雷嗎,簡直就是一座座雷電山直接壓落了下來,恐怖到讓人顫慄,

葉辰展開雙臂,迎接最後一次劫雷的洗禮,那粗大無比的劫雷劈落,當時就將他的肉身劈得皮開肉綻,連骨茬子都露了出來,白骨森森,但是葉辰的臉上並無半分痛苦之色,反而還很享受,雷電之力在渾身上下每一處流動,將肉身淬鍊得越發的強悍,

「嘣嘣嘣,」

遠處傳來一連串的金屬裂聲,葉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這次的劫雷太粗大,一落下就將方圓百里所有的一切都淹沒了,外面的弟子們根本就看不到雷電海中的任何情景,如此也給了葉辰好機會,

他迎著劫雷,渾身上下都被雷電淹沒,在雷電**中行走,很快就看到了一名長老,正是那個面目陰鷙的老者,此時他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幾乎去了大半條命,正盯著一件靈兵苦苦的支撐著劫雷,

「很幸苦是不是,我來幫幫你,」葉辰一步邁出直接就出在那面目陰鷙的長老身前,

「你…」見葉辰頂著雷劫而至,那長老心膽俱裂,本就支撐得很幸苦了,葉辰一來,雷劫就會更猛烈,因為葉辰才是正主,他所在之處天地感應最為強烈,

「葉辰小兒,你不得好死,以下犯上,殺害核心院長老的諸多罪名就算是寒清雪也保不住你,」那長老色內厲荏的吼道,

葉辰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還有絲絲雷電在其上繚繞,看起來無比的詭異,「不勞你費心,現在我送你上路,」

在那長老驚恐絕望的眼神中,葉辰打開命海空間,一下就將其收入命海中的神農百草鼎內,混沌真火熊熊燃燒,焚盡世間萬物,那長老頓時就發出凄厲至極的慘叫聲,化為了劫灰與大量磅礴精純的靈力,

這一聲慘叫可謂是凄厲到讓人頭皮發麻,傳遍方圓幾百里,像是厲鬼在哭嚎,外面的弟子們心膽皆寒,知道有一名長老徹底隕落了,

雷電**中,其餘人聽到這聲慘叫心中一晃,差點沒穩住,更有一人靈力一泄,半個身體直接被劫雷劈成了渣了,奄奄一息,

就在這時葉辰再次出現,一把就將其拘在了手中,丟盡神農百草鼎中,瞬間將之焚化,

很快的葉辰又出現在另一名長老的面前,那長老見到葉辰攜著劫雷而至,頓時驚恐而暴怒,怒瞪著他,像是要將之吞進腹中,

「你個孽畜,今日本座度過此劫后定要將你抽筋剝皮,」

「痴人說夢,你認為你還有機會活著走出這片雷電海嗎,」葉辰冷笑連連,這老東西死到臨頭還放狠話,

「我說過,今日你們沒有一個能活著離開,言出即行,」


話落,葉辰命海空間瞬間敞開,以領域世界將其包裹直接丟入鼎中,

「啊,」

那長老發出凄厲慘叫,化為了灰燼,

連續兩名長老身死,其餘幾人全都驚駭莫名,等待他們的也將是死亡,沒有活路可言,別說其他的,現在連雷電接就差點要了他們的命,接下來的紅蓮業火如何抵抗,

葉辰在雷電海中如閑庭信步,將幾名長老全都收進了神農百草鼎中,七名天脈秘境的修者,煉化之後的靈氣是何等的精純與強大,那簡直就是難以想象,

是福是禍,禍福相依,原本葉辰還在為靈藥資源的問題而費心,以他的特殊體質想要突破到命海秘境巔峰所需要的靈藥資源都足有普通修者的百倍之多,更別說日後破開封印進入玄藏秘境以後的每突破一個所需求的靈氣量了,對於別人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個嚇死人的天文數字,

而今,有了七名天脈秘境長老的血肉所化的靈氣,這樣龐大的資源葉辰不知道能將自己突破到什麼境界,反正命海秘境巔峰肯定遠遠用不完的,

最後,葉辰找到了在雷電海中已經嚇得亡魂皆冒渾身顫慄的長陽碩,

見到葉辰,長陽碩的眼神就無比的怨毒,雖然那怨毒之色一閃而逝,但還是被葉辰捕捉到了,

「葉辰,我們同為靈泉福地弟子,你何必趕盡殺絕,放過我一次,日後絕不與你為敵,我會在李師兄等人面前為你說話,讓你將來在宗門內一帆風順,如何,」

長陽碩雖然知道葉辰幾乎沒有可能放過他,但他還是要一試,想要活命只要有一絲的機會都不能錯過, “聽說了嗎?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叛逃了!”一名醫護人員對着醫務室裏的人說道。

“是啊,還打傷了那麼多的忍者,夠我們忙乎了,琳今天就交給你值班了,這兩天都快忙死了!”

“是!前輩!”琳乖巧的應了一聲。

“不過,真的很難相信啊!大蛇丸大人居然會背叛木葉啊!”

“小聲點,火影大人已經下了封口令了,要是讓那些暗部知道了,那可就麻煩了!我可不想被那些暗部抓去拷問什麼呢”

"好了,好了,別說了,趕快回去休息了!”

隨着幾個醫療人員邊說邊走的出去,執勤室中就只有琳一個人,無聊的坐在那裏,擺弄着秀髮!

平靜的夜裏,一陣呱呱呱呱的蛙叫聲,打破了這寧靜的氣氛,只見一隻青蛙在執勤室的門窗上撞着。

“吵死了!”被打攪的琳,生氣的站來起來,來到了窗邊,打開窗戶,正想一把毀滅掉這隻礙人的青蛙!

可是看到它身上刻有的特殊紋路,那是某種通靈術式,讓她停止了這樣的動作。

只見青蛙慢慢的跳到了桌子上面,從細小的口中吐出了一個渾身滿是血跡,破破爛爛的人,看到眼前不成人樣的忍者,琳不由皺了皺眉頭,當琳翻過這個忍者的時候,頓時驚的不知所措。

“卡卡西??”琳瞪大雙目,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生命垂危,彷彿馬上就要死去的卡卡西,有種撕心裂肺的痛覺,頓時眼淚就流淌下來。

“心跳微弱,全身各處血管崩裂,手骨骨折,肋骨斷了四根!”琳越是心驚,這樣的傷勢,以自己的醫療忍術根本就沒有辦法治癒!

“怎麼辦,怎麼辦!”琳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不知所措,“對了,找老師,老師一定有辦法的!”

琳馬上推開執勤室的大門,一路急急撞撞的向火影大樓跑去。

“喂,可惡,小姑娘,怎麼這麼沒禮貌!”一位行人被撞翻在地,但是琳卻沒有管他,在她的心中,卡卡西的性命纔是最重要的。

“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好…”

啪的一聲,火影辦公室的大門被琳撞破,水門和那些委託人一臉無語的看着眼前精悍的少女。

“老…老師…呼呼!”琳累的氣喘吁吁。

“怎麼了,琳?”水門放下手中的文件,疑惑的看着琳,對琳今天的行爲很訝異,琳是那種溫柔可人型的少女,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必定有什麼大事!

“卡.卡卡西卡卡西他…”琳說着說着慢慢帶了點哭音。

“卡卡西怎麼了?”看到琳這番,水門一下站了起來。

“卡卡西,他受了重傷生命垂危,以我的醫療忍術,更本沒有能力去治療!”

“什麼!”水門再也顧不得那些事務,拉起琳向天善的家裏奔去,又回頭對着那些委託人說道,“對不起,我的弟子受了重傷,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木葉的忍者吧!”

短短數秒鐘,水門便用瞬身術帶着琳到了藥師天善的家裏。

“天善大人,我有急事找你!”不待天善的迴應,水門便走了進去。

而正在吃飯的天善一家人,在震驚的眼神中,看着偉大的四代火影,像老鷹捉小雞般,揪起天善,一下秒便消失在天善家中…

-----------------------------------------------------------------------------------------------------------------

“這…!”檢查着卡卡西身上的傷口,天善帶着凝重的表情,“這些傷口是風屬性忍術照成的,而且卡卡西還時候了類似提升速度的禁術,傷口和血管已經崩裂!如果晚到幾小時,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救的了他!”

水門和琳安靜的站在醫務室裏,看着天善,不愧是繼綱手之後的第二醫療忍者,一語便道出了卡卡西的傷勢,聽到能夠救得了卡卡西,水門和琳放下了心,安靜的看着天善施展醫療忍術。

翠綠色的查克拉帶着生命力般,在卡卡西的身體上慢慢開始蔓延,隨着天善的手,撫摸到哪一處,哪一處的傷口便慢慢開始癒合,那些崩裂的血管也慢慢奇蹟般的連接起來。

雖然藥師天善的醫療忍術造詣高深,但是治癒卡卡西的傷勢依舊讓天善耗盡了查克拉,天善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呼呼呼,好了,火影大人,雖然卡卡西的傷勢穩住了,不夠因爲失血過多,陷入了深度的昏迷,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醒!”

“這樣嘛!麻煩你了,天善大人!”水門感激的對着天善說道。

“沒什麼,火影大人,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要回去吃飯了!”天善疲憊的對水門行了一禮,轉身便告退了。


“琳,你帶卡卡西去住院部吧!卡卡西就交給你了!”水門對着琳囑咐道,隨即也施展瞬身術離開了,畢竟作爲火影,手頭上壓着的事務太過沉重,耽誤這麼久的時間,看來晚上又得通宵達旦了。

接下來琳便處理餘下來的事務,首先卡卡西的全身在琳羞澀的目光裏,被琳打包的活脫脫的像個糉子,綁滿了繃帶,直接被送到住院室療養。

經過天善的搶救,卡卡西終於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異想天開,二世黨早晚有一天會在我手中覆滅,而你現在就要死,」

葉辰聲音冷酷,臉上一片冷漠,對於這些處心積慮想要取他性命的人,他絕不會心軟,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長陽碩頭頂上罩著一口靈鍾,這口靈鍾流轉土黃色的光華,將大半的雷電都隔絕在外,若非如此,長陽碩早已化為焦炭,

葉辰盯著那口靈鍾,看著品階不低,否則怎麼能為長陽碩擋下雷劫而沒有被強大的雷電之力被劈裂,

「不要,葉辰你不能這樣,」見葉辰盯著自己頭頂的靈鍾,長陽碩差點嚇破了膽,要是將這靈鍾取走,那麼他完全無力對抗劫雷,將會在片刻之內化為劫灰,不但是肉身,就連靈魂神識都會灰飛煙滅,

「欲殺我者,我必殺之,既然你從頭至尾都想要取我性命,那麼也該有被我斬殺的覺悟,」

葉辰話落探手抓去,掌指變大,一把就將靈鍾給抓在手中,那靈鐘的全部力量都在對抗劫雷,而今被葉辰輕易的抓在手中,瞬間收入命海之內鎮壓起來,其上長陽碩所附的一縷神識被消磨,靈鍾便成了無主之物,靜靜的懸浮在靈力海上,

「啊,,」

失去靈鐘的保護,長陽碩的身體立刻就被四周的雷電淹沒,渾身不斷的崩裂,葉辰探手而出,將其拘在手裡,丟進神農百草鼎中,


隨著長陽碩的聲音戛然而止,外面的弟子們一個個似乎連呼吸都忘記了,每一次慘叫聲響起他們便默默的記在心中,而今已經是第八聲慘叫了,那麼也就意味著七名內院長老,一名內院的頂尖弟子長陽碩徹底身死,在雷電中化為了劫灰,

「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不知道葉辰是不是也死了…」一些弟子喃喃自語,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

今日幾十個核心院弟子,一名護法,七名核心院長老,如此強大的陣容對付一個外院弟子,一個命海秘境的外院弟子而已,非但沒有奈何對方還將性命全都丟在了這裡,沒有一個人活了下來,此事太過重大,相信不久之後整個宗門都會發生大震動,到時執法堂的長老都會介入此事,

一個命海秘境的外院弟子在靈泉福地這樣龐大的宗門中掀起如此的滔天駭浪,這根本就如同一個神話,一個傳說,若是傳出去,天下間怕是沒有幾個人會相信,

雷電**依舊在咆哮,滔天的雷電之力在翻騰洶湧,葉辰自雷電海中飛身而起,虛空盤坐,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在透射金光,像是一輪發光的太陽,黑髮飛動,寶體生輝,

「看,那是葉辰,他竟然完好無損,唔..似乎比剛才還要強大了,」

「嘩,」

弟子們全都嘩然,雖然只聽到八聲慘叫,但很多人心中都以為葉辰在最後那恐怖粗大的劫雷中也隕落了,而今卻見他完好無損的盤坐在雷電海上方的虛空中,那身體金光燦燦,如同黃金澆鑄,寶輝閃爍,充滿了力感,彷彿蘊涵著無窮的力量,

天上的劫雲開始變淡,尤其是劫雲的中心部位正漸漸散開,許多人都望著天際,自語道:「天劫要消失了么,葉辰順利渡劫了,」

就在這些人以為天劫要徹底消失的時候,那劫雲的中央部位火光閃耀,劫雲突然飛快的退開,露出一個巨大的空缺,一朵火紅色的蓮花映入所有人的眼帘,

「那是什麼….」感受到那火蓮中散發出的心悸氣息,很多人顫慄的說道,

「那是…」有對紅蓮業火有所認知的人頓時就發出驚呼聲,脫口道:「那是紅蓮業火,那是業火…如此恐怖的業火…」

「什麼,紅蓮業火,葉辰渡劫怎麼會引來如此恐怖的紅蓮業火,他都做了些什麼,怎會有那麼恐怖的孽力與業力,」

「哼,葉辰死定了,自古難有幾人能在紅蓮業火中存活下來,今日他必將化為劫灰,永世不得超生,」一些混在人群中的二世黨成員怨毒的說道,

葉辰抬頭望著九天上的那一朵巨大的紅蓮,那種氣息讓他心神極度不穩,升起一抹恐懼感,紅蓮業火,專程焚燒孽力與業力,連同人的軀體與神識一起都會化為劫灰,自古以來這都是最為恐怖的天劫之一,

「轟,」

突然間九天上的紅蓮猛地一顫,無盡的紅蓮之火傾斜而下,化為一朵朵拳頭大小的火蓮落向葉辰,將他身周方圓十米全都籠罩,

葉辰心念一動,兩大領域直接同時展開,並且重合在一起,他不敢以身試業火,這種未知的東西讓他心中有一種恐懼,單單是感受到了那一絲威力都那般的恐怖,更別說業火加身,他的肉身雖然強大無比,但也不敢真的迎接業火的焚燒,

葉辰的天劫聲勢太過浩大,早已驚動了靈泉福地中的人,不論是弟子亦或是長老全都被驚動了,誰人渡劫如此驚天動地,且還有紅蓮業火,大批大批的人不斷的向著平原趕來,

核心院長老們與院主最先趕至,因為在七名長老魂記牌位破碎的那一刻他們便知道七人徹底隕落了,還以為是七人渡劫失敗,感到現場方才知道原來是那個外院弟子葉辰在渡劫,

那些長老以及院主剛到這裡便有幾名二世黨的成員跑了過去,將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一群長老與院主聽后眼中怒火噴薄,眼睛死死的盯著虛空中正抵擋著紅蓮業火的葉辰,像是要食其肉飲其血,

無奈,此時葉辰正在渡自古以來算的上最為恐怖之一的天劫,沒有人敢靠近他,否則一但被強制性的連帶渡劫那是必死無疑,紅蓮業火沒有那個修者敢說自己能安然的渡過,

很快的,一些在宗門內未閉關修鍊的親傳弟子也來到了場中,他們都是年輕俊傑,資質出眾,但看到葉辰以自身修為將紅蓮業火抵擋在外時盡皆震驚莫名,

一群群的人陸續而來,葉辰這次渡劫引來紅蓮業火,引動了整個靈泉福地,就連聖堂的長老也來了十餘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