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這般不長眼的傢伙不少,燕塵也不客氣,一一擊殺。

在迷宮中徘徊了數個時辰,燕塵便有些不耐起來,地宮開啟的時間不過三天,在第一層花費越久,就越難抵達地宮深處。

但這迷宮複雜,牆壁又是古老的青銅所鑄,極難打穿,一時也沒什麼好辦法。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轉過一個彎,抬眼一看,便見前方是一條死路。

他一陣愕然,正要轉身,忽地瞥見前方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他眸光一凝,立時露出了驚喜之色。

這可不正是通往第二層的通道。

像這樣的通道,在迷宮中有不少,但若想遇上,便完全看運氣了。

他快步行去,先探下魂識,確定沒什麼危險后,這才一躍而下。

環目一掃,可見這是個寬闊的房間,四周的牆上,各自點著一盞長明燈。

房間的裝飾有些破敗了,地面上,一片狼藉,滿是屍骨。



在昏暗的燈光下,這一幕透著幾分陰森之氣。

燕塵左右看了看,微微皺起了眉。

死在此地的武者,還真不少,有些還是剛死不久。

他一搖頭,便收攝心神,往前掠去。

房間一共有四個出口,他揀了一處,行入了通道中。行至盡頭,便又進入了一個房間中,裝飾大同小異,同樣一片狼藉。

翻找一番,一無所獲。

這房間早已被搜刮一空,連那些屍身,亦被劫掠一空,半點有用的東西都沒有。

往前掠去,皆是這般情形,燕塵便絕了在這一層尋找寶物的想法。

地宮開了數次,這第二層早就被眾多武者翻了個底朝天,哪還有東西剩下。

片刻后,燕塵便摸清了這一層的結構,朝著中間而去。

通往第三層的入口,便在這一層的中間處。

第三層的結構,與第二層差不多,同樣被分隔成一個個房間。

不過,在這一層,卻出現了有人生活過的痕迹。

關於這地宮,有人曾推測過,乃是上古一處宗派的駐地,第一層迷宮用來禦敵,第二三層,則是議事,居住的地方。

至於第四層,則是種植藥材的葯園,據說生長著不少珍稀的藥材。

而第五層,進入者甚少,情報也不多,但據推測,可能是收藏各類珍寶的地方,曾有人得到過不少礦石,兵刃。

再下去,便無人能知了,連是否有第六層,也沒人清楚。

在第三層轉了轉,仍是一無所獲,燕塵便放棄,轉而尋找起下去的通道來。

順著通道下去,便至一處幽暗洞穴。

洞穴中,竟生長著茂密的植被,同時,有涓涓的水聲傳來。

再一感應,此地的靈氣竟是異常濃郁,遠超上面幾層,顯是人工而為。

在一處樹冠上落下,燕塵環目一掃,見得這洞穴並不大,但其中的森林,卻是鬱郁蒼蒼,四下有打鬥之聲傳來。

燕塵一振羽翼,朝著其中一處掠去。

近了之後,可見兩名黑衣男子正在廝殺,刀劍碰撞,斗得激烈。

燕塵身形一頓,眸光四下一掃,便在倆人不遠處,瞥到了一團淡淡的靈光。

「龍膽草……」

定睛一看,燕塵便認了出來。

這龍膽草,有著滋養氣血,強筋健骨的作用,可入用來強化肉身的丹藥,價值不菲,難怪這兩人斗得如此激烈。

見得燕塵靠近,兩人立時分開,同時投來警惕的目光。

將兩人打量一番,燕塵便嗤笑一聲,一沉身,朝著那株龍膽草掠去。

「大膽!」

「住手!」

兩人立時暴怒,竟是齊齊殺來。

霎時,刀光劍影,如怒濤般湧來。

燕塵身形一頓,輕哼一聲,便是一跺腳,暴沖而上,雙拳悍然轟出。

嘭嘭!

拳罡與刀芒,劍氣碰撞,炸開一股猛烈的氣勁。

受到氣勁衝擊,兩人身形一震,竟是被掀得倒飛而出,狼狽砸落在地。

兩人立時大駭,臉色刷的一下白了。

「這株龍膽草,是我的了,你們可有意見?」

燕塵飄然落下,冰冷的眸光探去,蘊著森寒殺機。

兩人渾身一個激靈,忙不迭地搖頭,旋即,爬起身來,倉皇逃竄而去。

見得兩人遠去,燕塵才往前行去,將那株龍膽草收入囊中。

在洞中轉了轉,他才尋到出去的通道。

出了通道,便是另外一個葯園。

轉了一圈,見沒什麼好東西,他便繼續往前。

一連經過數個葯園,其中皆聚了不少武者,為了爭奪藥材而大打出手,情形頗為混亂。

片刻后,又至一葯園。

環目一掃,園中竟無一人。

燕塵頓時一喜,徑直掠去,眸光四下一掃,便陡然一凝,在森林中間處,見到了一棵奇特的樹。

此樹的樹榦,以及枝葉,竟是銀色的,籠著一層輝光,在這昏暗之中,實在太過顯眼。


「這是……?」

燕塵仔細一打量,忽地,卻是露出了一抹驚容。

「天靈果樹?」

他喃喃了出聲,接著,便是微吸了口涼氣,眸中綻出了一抹火熱之色。

這天靈果樹,可結一果,名為天靈果,內蘊純粹靈氣,吞服之後,可增長修為,乃是一種赫赫有名的天材地寶。

他目前已是半步尊級,想突破到尊級,便需要大量靈氣,正急需這等寶貝。

當下,眸光再一掃,便見樹上僅僅結著三顆天靈果。

他身形一沉,便要去摘這三枚天靈果,但剛落下,下方的樹林中,陡然傳來一聲響動,接著,一道龐大的黑影竄起,張開血盆大口,噬咬而來。

這,乃是一頭體型巨大的血蟒。

燕塵臉色微變,往後急退。

這時,身後處,傳來了一陣破空聲,接著,有人高喊道:「那是什麼?」

「是天靈果,那是天靈果!」又是一人喊道。

聞言,燕塵臉色一沉。

嗖嗖嗖!

伴著密集的破空聲,一道道身影掠來,頃刻超過了燕塵。數人朝著燕塵瞥來一眼,便是輕哼一聲,繼續往前掠去。

燕塵收住身形,斂去了一身氣勢。

環目一掃,便見這一群人清一色的藍衫華服,上綉有滾滾浪濤之紋,個個氣勢深沉,修為不俗,其中幾人氣勢尤為深沉,乃是尊級高手。

再仔細一看,可見那華服的背後,綉有一族徽,乃是一頭藍色的巨鯨。

「藍電巨鯨?是李家!」

燕塵立時認了出來。

這李家,乃是北冥之中,頗有出名的勢力,雖說不上頂尖,但也是一等一的大勢力。

李家眾人急匆匆掠去,數人沖向那頭血蟒,另外幾人便朝果樹衝去,欲要摘取果實。

但這時,從另一方向的通道中,猛地衝出道道身影。

接著,便是一聲大笑。

「哈哈!竟是天靈果,真是天助我也。李家老賊,給我住手,這天靈果,合該是佛爺我的。」

說話間,數道身影陡然加速,宛若驚虹般掠來,攔下了李家眾人。

定睛看去,可見來人是一群和尚,身披墨色袈裟,個個身形魁偉,面目威嚴,有的身負戒刀,也有的身負長棍。

當先一人,身形尤為壯碩,魁偉如熊,面貌粗獷,神色分外兇狠。

左邊臉頰處,有一道猙獰的血疤,更添幾分悍勇之氣。

在果樹前,兩方人馬對峙了起來。

見狀,燕塵神色一動,眸中浮現了一抹喜色。

若是僅僅李家一夥勢力,他倒無法下手,搶奪天靈果,但兩方勢力相爭,他便有機會了。

當下,身形微沉,袖袍中的雙拳微微一握,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天靈果樹前,氣氛劍拔弩張。

一旁處,戰鬥已平息。

不出片刻,那頭血蟒已被擊斃,一名老者掠回,行至隊伍前。

他面色陰沉,怒意勃發。

冷冷掃過身前一眾和尚,便是哼了出聲,旋即,眸光落在了中間那和尚身上。

「這天靈果,乃是我李家先發現的,已是我李家的東西,怎麼,你們海星寺要搶?」

老者寒聲道。

「哈哈!」那和尚大笑起來,「笑話,這東西還長在樹上,沒到你們李家人的手中,怎麼能算是你們李家的東西!」

老者冷哼一聲,面色越發陰沉。

驀地,冷笑起來,「智海,你真要跟我李家過不去?要知道,別人可能怕你海星寺,但是,我李家可不怕!」

「是嗎?」智海和尚亦是冷笑,眸中寒芒大漲。

「既然你們不怕,那就打一架好了,看看誰能搶到!」智海道。

說著,迴轉過身,眸光掃過身後一眾和尚,道:「我們這麼多人,真打起來,你們李家可要吃虧了。」

「哼!那可不一定!在我看來,你們海星寺不過一群烏合之眾,人多又如何,不足為懼,想跟我爭天靈果,你還嫩著呢!讓幻海來還差不多。」


老者冷聲道。

言罷,腳掌一跺,只聽轟的一聲,周身氣勁勃發,一襲藍衫獵獵鼓脹起來,鬚髮飛揚。

噼啪!噼啪!

在他右手背上,藍色電光暴閃。


旋即,光華衝天,凝作一頭藍色巨鯨,周身有電光繚繞。

這,便是靈品獸武魂,藍電巨鯨。

這一武魂,乃是水系武魂,同時,亦可掌控雷電之力,作為巨鯨類武魂,亦兼具極強的肉身力量。

這藍電巨鯨,有些類似於那寒武裴家的雷角巨鯨,只不過,那雷角巨鯨更為厲害,品質更勝一籌。

即便如此,這一武魂在靈品中,仍是頗為強大的武魂。

見得老者喚出了武魂,那智海和尚輕哼一聲,其胸膛處,立時綻出了漆黑的光華,伴著一聲驚天猿嘯,凝作一頭黑色巨猿。

此猿通體毛髮濃密,身形尤為駭人,一對眼瞳呈現碧綠之色,內蘊奕奕神芒。

巨猿仰天一嘯,便有聲波滾滾盪開,震耳欲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