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

別說是楚天明瞭,在場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相信楚芸能夠和康緣集團達成合作意向。

“井底之蛙!”

王策笑了笑,隨後從包中直接將合同甩在了桌子上。

“你們睜大眼睛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王策凌厲的眼神掃視過在場每一個人。

每一個被王策看過的人,無一不心神一顫,心裏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股畏懼感。

這種感覺。

如同帝皇降臨一般。

就連楚老爺子也心有餘悸。

“天明你把合同拿過來給我看看!”

楚老爺子沉住氣,讓楚天明去將合同拿過來。

楚天明點點頭,將合同遞到了楚老爺子的手中。

楚老爺子簡單的翻閱了兩下,很快,神情就變得越發嚴肅。

“楚芸!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爲了一己私慾!你竟然敢用假合同來糊弄我們!”

合同剩下的部分,楚老爺子都沒看,直接就甩在了桌子上。

見狀。

楚天明拿過一看,整個人笑的都合不攏嘴。

“楚芸啊你好歹也算是開過公司的人!怎麼這麼沒腦子呢?”

“你就算弄虛作假,也弄的真實一點好不好?”

“這合同也太假了吧!康緣集團會把利潤全部都給我們楚家?”

“這可能嗎?”

楚天明一開始還在擔心,楚芸不會真耍什麼小伎倆,把康緣集團給忽悠了一頓。

然後把合同給簽下來。

可現在。

楚芸在楚天明眼中。

那就是個傻子!

一個蠢貨!

二百五! 衆人也都紛紛翻閱了桌面上的合同。

不約而同。

發出了刺耳的嘲諷聲。

楚芸和王策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廢物!真是廢物啊!”

楚建國氣的是吹鬍子瞪眼。

“我怎麼就生了你這個女兒!攤上了這樣一個窩囊廢女婿!”

楚建國現在腸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道楚芸這麼沒用。

當初自己就不應該比她叫回來參加宴會!

楚芸低着頭,默不作聲。

她對楚家的一切。

都感到很失望。


只是這一幕在楚天明看來,那就是楚芸謊言被戳穿,已經無地自容了。

楚天明現在該做的。

那就是往楚芸的傷口上撒鹽。

讓她徹徹底底的跪在地上。


再也爬不起來!

“楚芸啊,機會我們可是給過你的!”

“既然你不好好把握,而且還把我們這麼多人當猴耍!”

“這一次恐怕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楚天明冷笑了兩聲。

“從今以後,自己滾出楚家!”

“是嗎?”

楚天明話音一落。

王策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戲虐的笑容。

“怎麼?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楚天明譏笑道:“來來來,有什麼話儘管說,畢竟以後,你都沒有機會見到我們這種身份的人了。”

“沒什麼好說的。”

王策淡然一笑,“我只是想要告訴你們,你們真是一羣井底之蛙!這合同上可是有陳浩的親筆簽名!合同可以造假,那不成簽名也可以?”

“你少在這胡說八道了!你們是什麼個東西?陳總身份如此高貴,他會和你們籤合同?”

楚天明嘲諷道:“你們說謊能不能先動動腦子?”

“你們見不到陳浩,難道我老婆也不行?”

“你……”


“不對啊。”

就在楚天明準備開口反駁的時候。

人羣中突然傳出了一道異樣的聲音。

“這……簽名好像確實是陳總的,而且這上面還有康緣集團的公章!”

“難不成……這合同是真的?”

合同可以造假。

簽名可以造假。

但是公章不可以。

而且康緣集團的公章那可是獨一不二的。

根本就不可能造假。

“這……不可能!”

楚天明一聽這話,緊張的說道:“康緣集團怎麼可能會和我們籤這份合同!”

“是不是真的,你們把陳浩叫過來不就行了?”

王策歪着脖子,看着楚天明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噗。”

衆人一聽這話。

頓時炸開了鍋。

“王策啊王策說你傻,你還真的是傻得可憐啊。”

楚天明捂着自己的肚子,笑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你以爲陳總是誰啊?是你想叫就叫?”

“真是腦子有病!這麼睿智的話,也能說的出口!”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怎麼楚建國的家裏全都是這些沒腦子的人才呢。”

“陳總那樣身份的人,我們平日裏想和他見一面,那都難於上青天,還想叫過來,這不是癡人說夢嗎?”

……

“楚芸你這老公可真是個人才。”

楚天明譏笑道:“說話是不經過大腦思考嗎?”

“如果我真把陳浩叫過來呢?”

王策冷笑道。

“你要是能把陳總叫過來!我楚天明!離開楚家!並且願意捨棄一切!”

楚天明叫囂道。

王策微微頷首。

“這可是你說的。”

說完。

王策將視線放在了楚芸的身上,“打電話給陳浩,讓他過來。”

“王策你瘋了嗎!”

楚芸着急的說道:“我……我怎麼會有陳總的電話,更何況……陳總他根本就不可能過來。”

楚芸深知,簽下這份合同,陳浩就已經給足自己面子了。

這要是還讓他過來,這幾乎就不現實。

陳浩是誰。

那可是康緣集團的董事長啊。

分分鐘幾千萬上下的大人物。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王策咧嘴一笑,隨後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皺皺巴巴的紙條。

“這是夾在合同裏面的,之前被我給拿出來了。”

“這……”

一時。

楚芸有些猶豫。


“打啊!”

楚天明還以爲楚芸不敢,叫囂道:“你有本事就打啊!磨磨唧唧的幹什麼呢!”

“打就打!”

楚芸也被楚天明的話給氣到了,接過紙條,就將電話給打了過去。

電話剛響。

楚芸就後悔了。

自己怎麼這麼衝動。

萬一惹惱了陳總可怎麼辦?

楚芸剛想掛電話,裏面卻傳來了陳浩的聲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