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九火神炎依舊是不肯鬆緩一步,神獸白虎也是有些始料未及,「既然這樣,我們之間怕也只能不死不休了。白虎金剛變,一變之力!」

下一刻,神獸白虎猛地便是暴喝了起來,接著那龐大的虛影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收縮著,眨眼之間,一個全身泛著金光的男子便是取代了龐大虛影的位置。看著這突然氣勢大變的神獸白虎,梵天星炎的目光也是變得凝重了不少。

「本源九火神炎之力!出!」這一刻,神獸白虎明顯已是被逼到了施展絕招的份兒上,對此,梵天星炎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甚至連他的本源火之力都給召喚了出來。

此刻,燕飛依舊是急速朝著前方賓士著。這時,燕飛只覺得自己的後背變得涼颼颼的,好似在他的身後正有著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要出現了一樣。燕飛緩緩轉身朝著身後望了望,發現此時梵天星炎跟神獸白虎所在之地的那一方天地時空都好似交融了一起,一股強大到讓人窒息的龐大氣勢自那一片空間之中傳盪開來。

也沒想太多,燕飛知道眼下形勢極為迫切,因此其速度更是展開到了一個極致。漸漸地,燕飛已是能夠感應到不遠處有著一道極為熟悉的氣息。幾個掠動之後,燕飛便是來到了金小木的跟前,不過讓燕飛有些吃驚的是,此刻的金小木正處在一座被金光籠罩的大陣之中。 誘夫入局

看著這金光大陣以及此時正處於大陣中心位置處的金小木,燕飛一臉狡黠地笑了笑,神獸白虎以為他所布置的大陣將燕飛阻絕在外應該是綽綽有餘了,可他哪裡知道身上的萬骷項鏈,本就具有穿梭虛空的能力,一個小小的陣法又如何能夠阻攔住燕飛的步伐呢?

下一刻,燕飛身影突然消失不見了蹤影,同時,一道如影如幻的項鏈在空中擺動了幾下后便是朝著那金光大陣飛馳了去。眨眼之間,原本還端坐在大陣中央位置處的金小木,突然也是消失不見了蹤影。

當金小木的身影消失不見的那一刻,遠處正跟梵天星炎對持的神獸白虎其臉色猛地一沉,接著仰天便是發出了滔天怒吼之聲。 早先為了安全起見他便是在金小木的周圍布置下了結界大陣以防萬一,可就在剛剛,他通過大陣竟然絲毫察覺不到金小木的氣息,這實在是讓神獸白虎有些不能接受,眼下金小木通過他的幫助實力已是達到了中階戰帝層次,只要金小木能夠將實力修鍊到巔峰戰帝層次,那麼他便是有著一定的信心衝破西金之地的枷鎖。

等出了這西金之地,那天下之大還不是任由他白虎瀟洒?但這一切卻在剛剛華為了泡影,這如何叫神獸白虎不憤怒咆哮?

感受到神獸白虎身上傳出來的暴怒氣息,梵天星炎也是明白,應該是燕飛那邊得手了才會惹得這傢伙這麼暴跳如雷。

「九火神炎,都是你,要不是你,我的計劃就能完成了,是你,是你斷送我離開這裡的希望!」

暴怒之中的神獸白虎沖著梵天星炎大聲怒吼著,眼下金小木已是被燕飛給救走,這一切要不是有梵天星炎的幫助話,僅憑燕飛一人又豈敢來西金之地撒野?因此,神獸白虎此時將所有的罪責全都加持到了梵天星炎身上。

感受著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神獸白虎,梵天星炎化身的老者也是眯了眯眼。

「斷送你一個人的希望,總比斷送我異火一脈的所有希望要好!我看你還是好好在此處修鍊吧,說不得哪天你便是能夠修鍊到超越神級的地步也不一定。」

聽到梵天星炎這話,神獸白虎也是知道他這是準備撤離了,看來燕飛已經離開了西金之地,而金小木自然也被其給帶了出去。

「哼!來了我西金之地,破碎了我的希望,要是你想這麼安安穩穩的就離開的話,那豈不是會讓人笑話我白虎好欺負?」

眼見梵天星炎生出退意來,神獸白虎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哦?單打獨鬥你都不是我的對手,我想走難道你還能留得住我不成?」

梵天星炎瞅著一臉狠厲的神獸白虎說道,這一次他跟神獸白虎之間也沒有爆發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戰來,他也不想因為這麼一件事情而徹徹底底地得罪一個很難纏的神級強者。

可梵天星炎哪裡知道,此次他幫助燕飛將金小木從西金之地中救出去,可謂是斷送了神獸白虎無數年來的計劃,硬生生掐斷了神獸白虎要從西金之地逃離出去的希望,這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的。

「哼!別以為火克金我就會怕你,今日就算你想走,那也得給我留下一點紀念。」

神獸白虎冷厲喝道,隨著他這喝聲出口,其身影突然詭異消失。梵天星炎見此,眉頭微微一皺,緊接著其周身升騰起一簇簇銀白光芒來。

神獸白虎出現時,已是來到了梵天星炎的跟前,前前後後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此時,神獸白虎化身的青年,其雙手之上托著一團耀眼到了極致的金色光團。梵天星炎一見到這光團,心中的駭然之意頓時大增,同時他也開始急忙調動自己體內的本源火之力來。

此時神獸白虎就在梵天星炎的跟前,梵天星炎在這個時候方才調動本源火之力,已是顯得有些晚了。

「哼,我以白虎精魄凝聚出的來攻擊,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抵擋?」

說著神獸白虎直接便是將托著的那一團耀眼金色光團朝著梵天星炎拋甩了過去。

下一刻,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在整個西金之地傳盪開來,整個空間在這一刻都震動了起來,好似地動山搖一般。梵天星炎在承受了神獸白虎這一掌之後,其身子就如同是炮彈一樣快速飛了出去。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梵天星炎這才穩住自己的身形,「噗嗤…」從梵天星炎的口中噴吐出一口火之精血來,想來應該是在剛剛承受神獸白虎那一記攻擊之下受了不小的傷。

「好啊!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這麼心狠,連自己的精魄都捨得拿出來消耗。不過就算如此,我要走你又留得住么?哼!」

梵天星炎瞅著遠處的神獸白虎,呢喃了幾句后,其身影一動接著便是在一道火芒的帶領下朝著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望著急速消失的梵天星炎,神獸白虎並沒有追上去的舉動,反而是一臉陰冷地瞅著遠方。

「你們給我等著,等我從這西金之地逃離出去,定然第一個把你們給滅了。」

說完這話,神獸白虎的身影便是慢慢消散在了半空之上。

與此同時,外面的黃泉河旁邊燕飛已是翹首以待了許久,之前他剛剛將金小木給救出來,便是給梵天星炎悄悄傳音,讓他可以離開了,因為人都救了,何必跟神獸白虎做無謂地爭鬥呢?還不如省點力氣去對付魔族之人的好。


在接收到燕飛的傳音后,梵天星炎也是準備第一時間離去,可誰知道那神獸白虎竟然連自己精魄都拿出來消耗使用,一個不慎之下,他梵天星炎倒是因此而受了不小的傷。

「星炎前輩怎麼還不出來?難道他又跟神獸白虎打起來了?剛剛那震動感?」

燕飛的神色之中帶著一絲擔憂之色,雖然他對梵天星炎充滿信心,但神獸白虎一看就知道也不是什麼好招惹的存在,兩人真要是放開手腳大戰一場的話,勝負還真的很難說。

就在燕飛擔憂之時,一道破空聲突然傳了過來,接著燕飛便是瞅見了一臉蒼白的梵天星炎正拖著一副略顯狼狽的身影朝著自己賓士了過來。

見著梵天星炎這般模樣,燕飛疑惑不解地問道:「星炎前輩?你這是怎麼回事?」

燕飛記得他離開西金之地的時候,梵天星炎可還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這才多久時間就變得這麼狼狽了?

感受到燕飛眼中的疑慮,梵天星炎倒也沒有隱瞞什麼,接著說道:「那神獸白虎竟然敢拿自己的精魄之力對付我,我猝不及防之下受了他一擊!」

聽到梵天星炎這般說,燕飛也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下一刻,燕飛心念一動,接著他跟梵天星炎便是消失不見了蹤影,出現的時候,已是來到了萬骷項鏈內。

「星炎前輩,我這朋友怎麼依舊是處於昏迷之中?難道是神獸白虎在他的身上的做了什麼手腳不成?」

燕飛凝望著跟前一動也不動依舊緊緊閉著雙眼的金小木,接著朝一旁的梵天星炎問道。

梵天星炎看了看金小木,眉頭微微皺了皺,沉默了好半響後方才開口道:「你這朋友的意識似乎已經不在他的身軀中了!」聽到梵天星炎這話,燕飛只覺得腦海中一片轟隆聲響。

「什麼?星炎前輩的意思是小木的意識已經去了意識之界了?」

這一下,該輪到燕飛頭痛了,這一波未平一潑又起啊!

「哦?聽你的口氣你似乎也知道意識之界的存在?」對於燕飛能一口說出意識之界來,梵天星炎也顯得有些吃驚。

燕飛點了點頭,接著回應道:「我不僅知道,而且還去過呢,並且還從裡面救出來了一些被困住的意識體!」燕飛這話倒也不加,魅姬跟瀟戰的意識就是他從意識之界中給救出來的。

聽到燕飛如此說,梵天星炎的眉頭挑了挑,接著大笑著說道:「你小子就給我吹吧。那意識之界乃是一處獨立的世界,在那裡,意識之界的界主便是無上的存在,即便是神級強者的意識進入到意識之界,那也只能聽從讓的號令!你憑什麼能夠從意識之界中救出意識體來?」

面對梵天星炎的質問,燕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反正這些事他的確就是做過,至於梵天星炎相不相信那便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

「小子?你不會是真的打算去意識之界將你這夥伴的意識體給救出來吧?」

見燕飛半天沒有開口,梵天星炎也是有些著急起來,那意識之界中的危險程度,在他看來絕對比得上戰神大陸上的一些險地了。


「小木是我的兄弟,兄弟有難我又豈能袖手旁觀?更何況我還答應過金辰前輩,說一定會好好照顧小木的。」

寵妻 ?不過燕飛也很寬心,至少現在金小木的肉身已經在他的手裡了,只要他能夠在意識之界中順利地將金小木的意識體給救出來,那麼金小木便是能順利醒過來了。

「哎!你小子怎麼就這麼倔呢?好了好了,不說你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你只要記住,忙完眼前這些事情后就立馬來我異火神廟,神廟之心中的豁口可還需要你來修補呢!」

說著梵天星炎的身子便是直接從萬骷項鏈中隱退了出去。

待得梵天星炎離去之後,燕飛的臉上也是顯現出一抹凝重的色彩來。久久的沉思后,燕飛終於是下定了決心,立馬前往意識之界將小木的意識體給救回來,等喚醒了小木,再去考慮戰魔大戰的事情。

說著燕飛便是凝神起來,之前他為了前往意識之界營救魅姬跟瀟戰的意識體,乃是皇甫軒一手鍛造的一個陣法,在陣法的支撐下放才將燕飛送入到了意識之界中。

時至今日,燕飛的實力比之當初已是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按照當初皇甫軒的手法,燕飛很輕鬆地便是凝聚出了皇甫軒當日所凝練的那個傳送陣!

接著,燕飛的意識一動,便是已經利用傳送法陣將自己的意識傳送了出去。正所謂這藝高人膽大,現如今燕飛是依仗著自己擁有強大的實力才敢這麼肆無忌憚地進入到意識之界中,要是換做以往,燕飛要進入到意識之界,一定會經過千思萬慮方才能夠最終下定決心。

一進入到意識之界中,燕飛便是能感覺到一股股朦朦朧朧的霧氣始終都縈繞在他的眼前。

還不待燕飛有所行動,一個威嚴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何方之人?竟然敢闖我意識之界?」

伴隨著這個聲音落下,一道接著一道的光影便是紛紛從四周憑空閃現,看上去竟然是將燕飛給牢牢包裹了住。

燕飛目光凝視著這些包圍了了自己的意識體,他能感覺到,這些意識體每一道都很強大,要是按照修者的等級來劃分的話,他們應該是全都是高階聖階的實力。

面對質問,燕飛風輕雲淡地回應道:「我來意識之界只是為了救一個朋友,別無他意!」

聽到燕飛這話后,周圍的那些意識體們紛紛露出了嘲笑的聲音來。

「來意識之界救你朋友?哈哈!笑死我了,要是每個人都像你這樣,一旦其親人朋友的意識體來到了我們意識之界,便是給救出去,那這樣下來,我意識之界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哼!觀你氣息想必你也應該是一方強者,這般肆無忌憚地闖入到意識之界,你莫非真的以為這意識之界是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么?」

一道道喝聲不斷落入到燕飛的耳中,此時,燕飛的身邊已經被不下於數百道意識體給包圍了起來。這些意識體跟燕飛以往見到過的銀甲、金甲兵士不一樣,因為這些意識體比之那些兵士強大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此刻,燕飛心中也是有些叫苦不迭,之前皇甫軒送他進來的時候,他可是處於隱身狀態,而且出現之地也沒有這麼多的意識體存在。可現在他方才一出現,便是惹得了這般多的強悍意識體的圍堵,這對於燕飛來說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這些傢伙都很強悍,看來我得雷厲風行起來才行了!」

燕飛已是打定主意,快速出手解決掉這些意識體,以他靈魂之力的強度,對付這些有著高階聖階實力的意識體應該不成什麼問題。

就在燕飛打算出手之時,之前那個威嚴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

「小友切莫動手,不然悔之晚矣!」

這個威嚴的聲音一傳來,原本朦朧的空間之中突然迸射出一道金光來,金光炸裂之後,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金色光芒的老者出現在了燕飛的視線中。

此時,在這老者的身邊站著兩個童子,燕飛的目光在老者一出現的后,便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老者身邊的一個童子身上。

此時燕飛心中的震撼之意已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因為那靠近老者右手邊的那個童子,不正是金小木么。

雖然時間流逝,但燕飛依稀記得,他第一次遇見金小木的情形,那個時候的金小木一臉的童真對於一切都充滿了好奇跟憧憬。

現如今,金小木已經變成了一個青年,但其小時候那可愛的模樣卻是在的燕飛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刻看見老者身邊的童子的竟然跟金小木小時候一模一樣,他如何能不震驚?

見到這個老者出現后,下方將燕飛圍堵住的數百意識體,紛紛對著老者投遞去了敬畏的目光,接著一個個意識體紛紛的對著老者躬身行了行禮。燕飛微微皺了皺眉,能看得出來,這突然出現的這個老者在這意識之界中應該有著極高的地位。

「好了!你們都散去吧,剩下的事情我自會處理!」

老者對著下方的諸多意識體喝道,聞言,這些意識體們紛紛遣散離去。到最後,只剩下燕飛跟這老者以及其身邊的兩個童子了。

「小友!如果老夫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你第三次進入我意識之界了吧?你身上的氣息,我可是熟悉的很呢!」

老者笑眯眯地望著燕飛說到,他這話一說出口來,燕飛便是吃驚了起來。

的確如這老者所說一般,他這已經是第三次來到意識之界了,第一次是在跟魔尊卡薩爭鬥的時候,他受了重傷,其意識被動地吸納到了意識之界中。第二次進入到意識之界中,燕飛是為了將魅姬跟瀟戰的意識營救牽引出去。而這一次,他是為了金小木而來。燕飛點了點頭,老者所說沒錯,他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閣下應該便是意識之界的界主吧?」

燕飛望著老者淡淡問道,他感受不到這老者身上氣息,這已經能夠很清楚地說明一些事情了。

以燕飛現如今的能力,都還感應不到其氣息,那麼這個老者的實力有多強應該一猜便能猜測得出來了。


「呵呵!你小子眼光倒是挺毒辣的。說說吧,這一次來我意識之界是為了什麼?」

老者倒也沒有否認什麼,直接開門見山地切入主題,他可不認為有誰會有事沒事跑到意識之界中來遊玩。

聽到老者這話,燕飛微微頓了頓,接著一手指了指老者身邊的一個童子。還不待燕飛開口,老者便是率先搖頭說道:「不行不行!這童子可是我前些日子好不容易方才發現的一個苗子。

他們兩人可都是我極力培養的下一任意識之界的界主,你要他,不行!」老者幾乎是斬釘截鐵地說道。見老者這般形態,燕飛也是苦苦一笑。

「前輩!你身邊的這位童子便是我此行的目的,他的肉身尚在,只是被人用歹毒的手段將其意識剝離了而已。希望前輩能夠看在相識一場的份兒上,將他給我吧?」燕飛凝望著老者苦苦哀求道,要讓他對這個意識之界的界主動手,燕飛沒有絲毫的把握。

「小傢伙,我不是都說了么,要其他的意識體或許我會看在一些情面上將他們給你。可唯獨這兩個童子我是真的捨不得啊!特別是你指明的這小傢伙,那可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庚金意識體,要是把他給你了,我不知道要後悔成什麼樣子呢!」

老者說著說著,還一邊撫摸著其身旁的兩個童子。

「前輩,難道就沒有一點迴旋的餘地么?」燕飛也是感覺到了老者所表現出來的心痛之意的確不像是裝出來的,因此他也不拖沓,直接如此問道,他相信,這老者應該會提出一些苛刻的交換條件來。

「迴旋的餘地?」老者微微沉思了好一會兒,接著方才說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迴旋的餘地,只要你小子答應我一件事,我便立馬將這小童子給你。」老者微眯著眼凝視著燕飛,任誰都看得出來此刻的他心懷鬼胎。

燕飛微微一愣,只要他答應這老者一件事,便是能夠將小木的意識體給換回來,天下間還有這等的好事?

「前輩,不知道你要我答應你一件什麼事情?只要小子能夠做到一定不會辜負前輩的期望。」燕飛對著老者躬了躬身,對於這個意識之界的界主燕飛也是忌憚的很,說不得這便是他見到的第三個神級強者也不一定。

「呵呵!你小子答應的倒是挺快的嘛。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簡單,將來來做我意識之界的皇者,你看怎麼樣?」老者這話一出口,燕飛徹底陷入到了震驚之中,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讓他來做意識之界的皇者?

「前輩?你不是開玩笑的吧?小子我何德何能能夠勝任意識之界的界主啊!」燕飛略顯得有限尷尬地回應道。

「別人說你不行沒關係,只要我覺得你小子行就可以了。你要是答應等將來某一天來勝任我意識之界的界主之位,我立馬便放了你朋友,並且讓他恢復記憶。你看如何?」

老者笑望著燕飛問道,這等好事,可謂是千年等一回,燕飛竟然還需要時間來考慮,這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指不定會如何羨慕嫉妒恨呢!

見燕飛遲遲不做回應,老者似乎也失去了一些耐心,盯著燕飛喝道:「喂,小子!我這位置無數人想坐還坐不上去呢,讓你小子來接班難道還委屈你了不成?這都什麼世道,送皇者之位給人都沒人要,真是想不通啊!」

聽到老者的這一番言語后,燕飛也是從思慮中退了出來,沖著老者問道:「前輩!我答應你,不過事先我得問清楚了,我什麼時候來這裡當老大啊?」

燕飛如此一說,倒是惹得老者有些摸不清燕飛的底細了,此刻他也不知道燕飛究竟是想要當意識之界的皇者還是不想當這個皇者!

想了好半天後,老者方才緩緩開口道:「等你哪天境晉陞到了神級再說吧!」

隨著老者這話出口,燕飛的嘴角微微泛起了一抹弧度。 等他晉陞到了神級再說?這對燕飛來說,無疑是一件好的不能再好的事情了,他現在才戰帝境界,等他的實力達到了神級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了。

因此在聽到意識之界界主的言語之後,燕飛方才陰陰一笑,至少這件事並不是特別的迫切,他倒是不用率先就將此事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還請前輩答應之前所說吧!」

燕飛凝視著意識之界的界主朗聲說道,在這之前,意識之界的界主可是答應過他,只要燕飛答應他的一個要求,那麼釋放金小木絕對沒問題。

聽到燕飛的喝聲后,意識之界的界主也是愣了愣,怎麼他感覺自己這一次好像上當了一樣?

「小子,放了你朋友沒問題,但是你得給我一個保證啊!萬一到時候你反悔,我上什麼地方去說理去啊?難道要我去找神界的執法隊?」

聽到意識之界的界主這般一說,燕飛倒是微微頓了頓,神界?執法隊?這些字眼無不讓燕飛感到好奇跟震驚。「前輩,那你要小子如何向你保證?」

燕飛也是一臉不做所措地望著老者,他這人一向很重承諾,說的話斷然不會反悔,可要讓他拿出實際保證來,燕飛又如何做得到呢?

見燕飛這般模樣,老者微微頓了頓,接著嘆了嘆道:「哎,我看這樣好了!你讓我在你的腦海之中種下一枚因果,等你晉陞到了神級之後,這枚因果便會顯現,到時候你應諾來我意識之界做老大,這因果自然也就了解了。如若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老者厲聲說道,言辭之激烈就連燕飛聽了都不由得有些顫慄,聽老者這言語,他接下來是要給燕飛種下一個什麼因果之類的東西在腦海?

按理說,這應該燕飛感到反感與擔憂才是,怎麼這意識之界的界主反而有一些肉痛的感覺呢?這也是燕飛在觀察到意識之界界主的表情后,沒有一口拒絕他的原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