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界王和幻虛界王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神中的那一絲驚訝,葉揚居然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就抵擋住了金剛神猿一族的秘技,並沒有使用出自己的真正底牌,

「啪啪啪」

鼓掌聲響起,不過不是觀戰的人們鼓的,而是來自於葉揚對面的猿方,猿方雙目之中露出一絲狂熱,

「很好,你的力量竟然這麼強大,的確出乎我的意料,那麼你有資格讓我用這一招了,自從出道以來,我還從未對同階之人使用過,你能死在這一招上,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猿方臉色浮現一抹莊嚴,更帶著一絲狂傲,忽然一聲怒喝,整個人爆發出一個令天地變色的力量,腳下的擂台瞬間崩碎, 猿方臉色浮現一抹莊嚴,更帶著一絲狂傲,忽然一聲怒喝,整個人爆發出一個令天地變色的力量,腳下的擂台瞬間崩碎,

「神猿金剛體,,現」

「轟」

又是一聲爆響,大地一陣抖動,狂暴的氣浪滾滾而來,報幕官臉色大變,居然有些承受不住那股力量,

「呼」

天羅界王大手一揮,天地間一陣波動,所有人都眼睛前一花,駭然發現自己竟然被傳送到了數百萬里以外,

「轟」

一聲爆響傳來,人們紛紛向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原來的擂台處,覆蓋在擂台上的護罩已經能爆碎,

原本眾人圍坐的外圍,已經被震成了一片廢墟,方圓幾十萬里,都是一片狼藉,

看到這個情景,人們不禁一陣后怕,如果不是界王出手,他們很有可能直接被那恐怖的餘波震死了,

誰能想到,兩個仙君的戰鬥,居然連仙王強者都罩不住,這是在是他恐怖了,

如今護罩爆碎,方圓十幾萬里都成了一片廢墟,不過當所有人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時,徹底忘記了剛才的恐懼,一臉的不敢置信,

此時的猿方,已經顯出了本體,變成了一個身高十丈的金剛神猿,渾身神力澎湃,額頭上更是一道奇異的符文閃閃生輝,

「轟」

猿方大腳在地上一踏,原本堅固的擂台,頓時爆碎了一大片,被一腳跺出了數十里的大坑,

人們一片駭然,難怪猿方說,自己從未於同階對手使用過這樣的招數,因為它太強大了,同階之中,無人值得他使用神猿金剛體,

「神猿金剛體,不愧是大力神猿一族的鎮族秘法,強大無匹,尤其猿方更是天生奇才,居然只有仙君境,就將神猿金剛體練至第九重,威力更是驚人」幻虛界王看著十丈多高的猿方道,

「葉揚,現在你知道你有多麼渺小了嗎,在我高貴的金剛神猿面前,你什麼都不是,你只有匍匐在我腳下顫抖的資格,你現在跪下,我可以饒你不死」猿方顯化本體后,聲音透出無比的猙獰,

葉揚看著猿方,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既沒有驚訝,也沒有嘲諷,只是就那麼看著他,別人也不知道他想些什麼,

「他不會是怕了吧」有人小聲嘀咕道,雖然已經被送出百萬里之外,不過眾人都是仙君強者,可以清楚的看到擂台那邊的情形,

「你這不廢話嗎,要是你你怕不,不過人家葉揚是在考慮要不要繼續拼」有人不屑的道,

「拼個毛啊,現在猿方顯化本體召喚出神猿金剛體,此時的他已經有著跟仙王挑戰的實力了,這時候還拼,不是找死嗎,」有人不屑的道,

「你們懂個屁,人家葉揚是什麼人物,二十一歲的至尊,修為才仙君初期,哦,貌似還沒到初期,就有如此戰力,那都是拼出來的,輕易放棄那是他的風格嗎,」有人為葉揚抱不平道,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葉揚嘆息了一聲,淡淡的道:「可惜了,是人形的,沒法吃」

人們先是一愣,等明白過來味兒來后,一臉的震駭之色,這個小子瘋了嗎,居然想吃了人家,

「嗷」

猿方發出一聲怒吼,周圍氣浪滾滾,恐怖的威壓升騰而起,葉揚居然把他看成了食物,這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死」

一隻巨大的拳頭,穿過了空間的距離,帶著無盡的毀滅氣息,對著葉揚砸落,

葉揚看著猿方的拳頭,嘴角浮現一抹冷笑,也許該是暴露一點實力的時候了,

「龍,,象,,附,,體」

一聲嘹亮的象鳴,響徹九霄,崩碎了天上雲朵,令諸天星辰搖曳,同時一股恐怖的氣息直衝天際,

幻虛界王和天羅界王同時瞳孔一縮,他終於使出了這一招,當初幽露的葉揚分身,就差點使用了這一招,不過給幽露及時給收了回去,

但是兩個界王強者眼光何等犀利,一眼就看出了那個起手式,不過他們一直都有些驚疑不定,畢竟那一招可是那一族的不傳之秘,從未有人族可以修行到那種地步,

看著葉揚身後長達千丈的龍象虛影,即使是兩個界王強者,都不禁大吃一驚,

吃驚的不光是兩界王,因為全場上除了鳳清兒和狐小月外,就沒有人不吃驚的,

此時葉揚爆發出的氣勢,居然讓人生出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那是一種皇者的驕傲,讓人打心底生出臣服的yuwang,

葉揚這還是在龍象暗金身進入第四階后,第一召喚出龍象附體后,此時他身後的龍象虛影,並非黃金色,而是暗金色,

上次在天一真水湖內,連續使用了龍象合體和龍象附體,不過在恐怖的湖水中,他時刻都被恐怖的壓力包圍,根本沒有仔細體會過暗金身的變化,

如今使出了龍象附體后,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力量,好像身精力無限,像奔騰的怒濤需要宣洩一般,見猿方一拳砸來,想也不想也是一拳揮出,

「轟」

兩人全力一擊之下,擂台消失,方圓幾十萬里被震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滾滾氣浪襲來,即使處在百萬里之外的人們,都覺得一陣心驚肉跳,

「噗」

一口鮮血噴出的聲音傳來,人們趕快望去,只見猿方居然狼狽地被震飛,那口鮮血正是他噴出來的,

「猿方受傷了」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幻虛界王看著葉揚,喃喃的道:「以前人族強者,也有修行龍象秘技的,不過最多只能修出白銀戰身而已,從未聽說過進入黃金境,更別說暗金境界,

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能夠進行龍象附體,那需要得到龍象精血的傳承,才能做到的啊」

天羅界王搖頭道:「人族想要得到龍象一族的精血,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那群高傲的傢伙,怎麼會讓自己的精血被別人得到,」

「就是如此,我才有些擔心啊」幻虛界王有些擔憂的道,「龍象一族,雖然已經幾千萬年沒有踏足仙界,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不關心仙界的動向,一旦得知有人族煉化了龍象一族的精血,這後果恐怕……」


「你是懷疑葉揚的龍象精血,來路不正」天羅界王臉色微微一變,

「不管來路正不正,那群高傲的傢伙,出了名的護短,一億八千萬年前的,血族強者追殺過龍象一族的歷練者,結果一夜之間整個血族被覆滅,就連血族的界王強者,都沒逃出去,這樣的種族,怎麼會允許自己的血脈外流,」幻虛界王嘆息了一口氣道,

天羅界王不禁臉色數變,有些不甘心的道:「難道這葉揚死定了,」

「這個還不好說,龍象一族幾千萬年前忽然集體消失,不再踏足仙界,希望他們不會得到消息吧」如今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不管什麼樣的種族,一旦自己孩子的精血被別人煉化,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更何況驕傲的龍象一族,

就在兩位界王大人擔憂之際,猿方一臉震驚的看著葉揚,雙目之中閃過一絲驚駭,在他無比驕傲,無比自信的力量上,居然輸給了一個人族,

「你這是什麼招數」猿方怒道,

除了兩位界王外,包裹那個報幕官,沒有人知道葉揚的龍象暗金身的來歷,

因為龍象一族的人口非常稀少,而且極少踏出仙界,大多數對於龍象一族了解,基本上都源於一些傳說,

如今距離龍翔一族最後一次踏足仙界,已經足足過去了八千多萬年,仙界的人,除了一些活化石外,早就已經把這個神秘種族遺忘了,

葉揚拿著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你當老子是白痴啊,你特么口口聲聲要殺了我,我憑什麼告訴你,

遠處觀戰的幽露俏臉上全是激動的神色,一把抱住狐小月和鳳清兒,興奮的道:「賺大了,賺大了,沒想到葉揚居然這麼強大」

狐小月和鳳清兒微微一笑,幽露這個表情,早就在她們的預料之中,因為之前幽露就告訴過她們,她的「葉揚分身」,擁有葉揚八成戰力,而且是可以成長的類型,

也就是說,只要葉揚不死,她發法身就永遠擁有葉揚八成戰力,如今擁有,將來也同樣擁有,就算是葉揚晉陞為界王,那麼她的「葉揚分身」,也跟著水漲船高,

最厲害的是,她的「葉揚分身」可是不死之身,即使滅亡了,還是可以重新凝聚的,

當初狐小月和鳳清兒被這個逆天技能給驚呆了,同時也暗暗佩服幽露的膽量,以及對葉揚的深情,她在不知道葉揚完全實力的情況下,凝聚了葉揚分身,確實是對葉揚一往情深,並非貪圖的他的戰力,

可是如今錯有錯著,居然好人有好報,撿到了一個天大的寶,有這樣一個強大的貼身保鏢,還有什麼發愁的,

「嘻嘻,姐姐要淡定,你現在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以後還會有驚喜哦」狐小月意味深長的笑道,

在旁邊的歐陽飛、風平等人則心中一凜,顯然鳳清兒和狐小月,才是最了解的葉揚的人,如果按照她們的說法,那葉揚就太恐怖了,

猿方見葉揚那輕蔑的眼神,原本一臉的震驚,忽然變得怒氣滔天,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別人這樣看著,

「吼」


猿方一拳狠狠砸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口鮮血噴出,卻被他一把抓住,輕輕塗抹在額頭上,

當鮮血被他額頭上的血紋路吸收后,身後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虛影,恐怖的力量讓大地緩緩塌陷, 「吼」

猿方一拳狠狠砸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口鮮血噴出,卻被他一把抓住,輕輕塗抹在額頭上,

當鮮血被他額頭上的血紋路吸收后,身後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虛影,恐怖的力量讓大地緩緩塌陷,

「居然激活了血脈之力,這個袁方這是要拚命了啊」幻虛微微搖頭道,

「不拚命不行啊,龍象一族,那是何等的存在,那可是真龍後裔,葉揚召喚出的暗金狀態的附體,身體強悍程度,已經到了極為恐怖的地步」天羅界王道,

觀戰的人們,都已經被震傻,他們甚至覺得自己太渺小了,尤其那些曾經夢想在大比上大放異彩,奪得頭籌的至尊天才們,他們發覺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同時他們也響起了葉揚之前和楚傷戰鬥時說的過的話,當時他曾告訴楚傷,楚傷根本跟至強者不是一個級別的,別人深處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他,

當時楚傷根本不信,別說楚傷不信,大部分人都不信,以為葉揚是故意打擊他,

可是如今,他們再也沒有對葉揚的話產生一絲懷疑,當看過八強戰前幾場之後,就已經不再懷疑葉揚的話了,

如今葉揚和猿方的大戰,他們甚至認為葉揚當時說的話都有些謙虛了,這樣的強者,根本不用出手,只需要散發出的氣勢,都能夠震死楚傷這樣的強者,

這就是仙界的恐怖,雖然同樣都是仙君強者,可是這差距簡直天差地遠,沒有一絲可比性,

「吼」

猿方身後浮現出那個神猿虛影后,氣勢又暴漲了一大截,沒有任何猶豫,一拳揮出,劃破長空,震動天宇,彷彿要將天地擊穿,聲勢驚人,

葉揚嘴角浮現一抹微笑,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火熱,猿方很強,那就看看到底誰更強,

面對猿方的全力一拳,葉揚一步跨出,一聲斷喝,舌綻春雷,暗金色拳頭,劃出一道玄奧的弧線,迎上了猿方的一拳,

一聲爆響,可令天聾地啞,日月無光,兩人都被那狂暴的力量震退,不過兩人剛剛退出,忽然同時暴起,揮舞著拳頭,狠狠砸向對方,

「砰」

「砰」

「砰」

連續的爆響,讓大地不停地都空,恐怖的力量激起漫天煙塵,如怒海狂濤一般,向四周涌來,

即使隔著百萬里之遙,人們都被那股恐怖的氣息,驚的臉色蒼白,這真的是仙君級強者嗎,他們又一次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兩人對攻了幾十招,招招威猛,絕不留情,力量大到極致,大地破碎雲朵崩散,宛如滅世一般,

「好久沒見到這麼激烈的戰鬥了」天羅界王看著激戰中的兩個身影,不禁贊道,

「是啊,雖然這次大比前期有些冷場,不過這後面的精彩大戰,比往屆絕對要激烈數倍,而且這只是四強戰而已」幻虛界王笑道,

葉揚這一站酣暢淋漓,雖然非常討厭這個袁方,不過葉揚不得不承認,袁方是他起勁為止遇到肉身最為強大的強者,

見猿方又是一拳攻來,葉揚這次卻沒有硬拼,一隻手搭在猿方巨大的拳頭上,借著他的力量,直接將他甩飛,

「轟」

猿方一直本葉揚硬拼,沒想到葉揚會忽然使出這一招,沒有防備之下,直接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因為是斜著甩飛,貼著大地直接滾出上千里之遙,堅固的大地,被趟出了一條筆直的大溝,

「砰」

猿方被甩出,不過他肉身極為強悍,居然沒有受傷,大手一拍地面,人如同一個炮彈一般又衝到了葉揚面前,

「轟」

猿方力量恐怖,可是戰鬥技巧並不強大,跟身經百戰的葉揚相比,相差甚遠,一時間被葉揚連續甩出數次,雖然並沒有受傷,可是樣子非常狼狽,

大地之上全是猿方用身體犁出的大溝,縱橫來去,極為驚人,遠處的人們,都心驚膽戰的看著兩個身影,

「這個也還所有保留啊,居然不想再露底牌了,準備就這樣耗死猿方」幻虛界王看出了葉揚的心思,

「才一個二十一歲的小子,並非轉世者,也並非封印者,居然沒有一點少年人的自負和狂傲,這份沉穩的性格,還真是可怕」天羅界王點點頭,

幻虛界王微微搖頭笑道「你可看錯了,天底下恐怕沒有人比他更驕傲了,他的驕傲在骨子裡,這一點倒是跟那一族一模一樣」

「轟」

猿方已經是第九次被甩飛,雖然受傷不重,不過一路上連滾帶爬,頭暈腦脹,讓他無比的狼狽,

可是如今葉揚根本不跟他拼力氣,而是跟他拼技巧,這是他致命的短板,

畢竟他是金剛神猿一族的王子,極少踏足外界,在本族內同強者切磋,基本上都是拼力量,他們素來信奉一力降十巧,

一力降十巧這個道理是沒錯,可是也要看能量對比上,一旦兩個人力量不相上下,那麼這個「巧」就降不住了,

猿方沒有界王的眼光,以為葉揚拼怕了,體力跟不上,才用這樣的招數來對付他,

可是這樣的招數他一點辦法沒有,氣得哇哇大叫,可依舊被摔的極為狼狽,葉揚就像一個泥鰍一樣,滑不留手不說,還每次都是藉助他的力量,來反擊他,


他的力量使的越大,自己被甩出的越遠,可是如果不敢用力,那這場比試也就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