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有問題,我的感知是沒有錯的。」千雪宗宗主心中還是不放心,暗暗運轉一門天級防禦高等靈技,只需要心念一動就能出現,這下千雪宗宗主才放下心來。

「轟隆!」

超過二十位上三境大能者在這裡出手,姜羽周圍所在的空間完全崩潰,連黑洞和空間裂縫都無法生出,攻擊波動傳遞出去很遠。

大域壁壘凝聚出的各種界兵,造化靈寶都無法靠近,造化靈寶還好,界兵只要剛一出現就會被擊成粉末。

不滅冥王聖凱此時已經從暗紅色轉化為血紅色,血淋淋的聖凱表面充滿殺意氣息,殺氣沖入雲霄,久久不能消散。

「你們打夠了嗎?」身穿不滅冥王聖凱的姜羽突然走出,對超過二十位的上三境大能者攻擊出現免疫。

在一道道靈力氣流和各種靈技的攻擊下,身穿不滅冥王聖凱的姜羽屹立不動,周身氣息平穩,定住破碎的空間。

「怎麼可能?」

「還有這種事情?」

「我們這裡可是有超過二十位上三境大能者在攻擊!」

「…..」

一眾上三境大能者感到不可思議,在這種程度的攻擊,就是來一位真正的上三境大能者也只能隕落,只有尊者級強者才能活下來,但就是這樣一個環境,姜羽卻紋絲不動,好像還有餘力反殺。

「怕什麼?我們是上三境大能者,他只是一個後生晚輩。」萬靈宗宗主大吼。


「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身穿不滅冥王聖凱的姜羽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周身纏繞血淋淋的殺意。

站在一旁的天眼微微一退。「不滅冥王聖凱內的器靈竟然真的被喚醒了!」

「快逃!」千雪宗宗主開口,看出姜羽的恐怖,或者說是復甦的不滅冥王聖凱的恐怖。

「沒機會了!」姜羽臉上出現冷笑,黑暗色的簾幕從背後升起,向著前方籠罩過去,很快就將二十多位上三境大能者困住。

「這是什麼東西?」有上三境大能者被困住,很是緊張,打出一拳。

拳勁與黑暗色簾幕撞到一起,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黑暗色簾幕一動不動,出手的上三境大能者面如死灰,剛剛的一拳最起碼動用了八成力量,可是竟然一點效果沒有。

接著又有幾位上三境大能者出手,結果和第一位上三境大能者出手時一樣,黑暗色簾幕就好像大域壁壘一般,不是大能者這個境界的修為所能撼動的。

「哼,就這樣也想困住我們?」萬靈宗宗主譏誚一笑。「諸位道友不用擔心,只要殺了這個小子,我們自然能走出去。」

一眾上三境大能者目中充滿殺意,死死盯住姜羽,那種感覺就要一群餓狼盯上了一頭小白兔。

不過姜羽這隻小白兔在下一秒搖身一變成為猛虎,而且還是上古異種,兇悍無比。

「轟!」

不滅冥王聖凱內的器靈在咆哮,殺伐氣息畢露,狠狠衝擊著在場的上三境大能者。

「死」

出手的不是姜羽,而是不滅冥王聖凱器靈,因為頭盔還不知道處在什麼地方,不滅冥王聖凱的力量並不完整,所以只能藉助姜羽的身體為導體,將力量傳遞出去。

萬靈宗宗主被不滅冥王聖凱的器靈盯上,頓時全身毛孔打開,絲絲涼氣灌入體內,心中有說不出的害怕。

「諸位道友,我們一同出手斬了這個小子。」萬靈宗宗主知道自己被盯上,直接開口要拉所有人下水。


一眾上三境大能者也不是傻子,誰都明白這個狀態下的姜羽還是不要去碰為好,免得發生意外,所以一個個的都閃開,將萬靈宗宗主暴露在身穿不滅冥王聖凱的姜羽身前。

「你們….」萬靈宗宗主氣急,就差破口大罵。

不過他已經沒有機會,因為姜羽已經衝上來,揮動萬靈戰神戟,斬出造化之力。

「死亡才是最終歸宿。」

這一次說話的是姜羽,不滅冥王聖凱的器靈就是一道虛影,外人看不到,只有姜羽才能發現。

「轟!」

萬靈宗宗主身體一震,然後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有一種未知力量在體內篡改一切。

「你對我做了什麼?」萬靈宗宗主一動不能動,只能看著姜羽一步步走上來。

「讓你去地獄贖罪而已。」姜羽陰冷一笑。

「什麼?地獄?」萬靈宗宗主腦海中出現血海末日之景,那裡埋葬著太多的強者,無數生靈被困在那裡,失去輪迴的資格,此生只能在困苦中掙扎,不斷掙扎,永無出頭之日。

「不…不,我不要去那種地方。」萬靈宗宗主背後,聲音中充滿恐懼。

讓一眾上三境大能者感到毛骨悚然,每一個人都知道萬靈宗宗主現在正在承受極大的痛苦與折磨。

「看到沒有,這就是你的同伴,眼睜睜的看著你去死的同伴。」姜羽的聲音如同催命之音,讓本在掙扎的萬靈宗宗主雙目變得空洞,漸漸不在反抗,慢慢接受自己即將進入地獄的事實。

… 現在誰也救不了萬靈宗宗主,因為他已經自己放棄了生的希望,也可以說是在姜羽的引導下放棄了生的希望。

從不滅冥王聖凱器靈出聲,到姜羽的言語,萬靈宗宗主就註定了隕落下場。而姜羽也從來沒想到要以武力殺死對方,而是憑藉靈魂攻擊,每一次的開口,表面是話語,暗中卻存在不可抗拒的靈魂攻擊,這是萬靈宗宗主沒想到的。

「真不愧大聖級寶物。」一旁的天眼也不得不佩服,不滅冥王聖凱不僅是一件強大的鎧甲,擁有無與倫比的防禦力,同時還有很高的智慧,對人心的揣摩已經到了一個讓上三境修者都為之驚訝的地步。

「隕落吧!」姜羽揮動萬靈戰神戟。

萬靈宗宗主就這樣死去,直到隕落前一刻都沒能發現不對勁,可以說是死的稀里糊塗。

「這….」一眾上三境修者向後退步,要不是有黑暗色簾幕阻擋,可能已經逃走。

「這是什麼手段?」一位上三境大能者恐懼道。

如果姜羽憑藉強悍戰力和聖者圖卷擊殺萬靈宗宗主,一眾上三境大能者還不會如此恐懼。

可這種殺人手段,讓一眾上三境大能者心中發毛。

「爾虞我詐的人啊!」姜羽嘆氣。

一眾上三境大能者剛一聽到姜羽說話,紛紛臉色大變,竟然直接斷絕六識,封閉與外界的一切,甚至已經有上三境修者動用防禦性造化靈寶。

姜羽心中一嘆,剛剛他的確動用了靈魂力之力攻擊,不過沒想到一眾上三境大能者已經警惕起來,根本不給他第二次出手的機會。

「小子,收起你殺死萬靈宗主的那一套,我們是不會上當的。」戰神殿堂上三境修者怒吼。

金石王朝上三境修者也開口。「我們都是上三境修者,那點下手段還奈何不了我等。」

「是嗎?那萬靈宗宗主是怎麼隕落的?」姜羽淡然一笑。

金石王朝上三境大能者變色,姜羽說的是事實,他就是想反抗也找不大言語去反駁。

第一發現姜羽有問題的千雪宗宗主絲毫不受影響,天級高等防禦靈技還是很強悍的,在某些背.景下並不比一些防禦古經差。

「說到底你也只是一個半步洞玄境修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能夠發揮出如此實力,但本質是不會變的,你不可能是我們這麼多上三境大能者的對手。」千雪宗宗主說道。

「現在放棄反抗和我們去見神殿尊者,說不定還能保住一條命。」

姜羽不由得眉頭一皺。「你是在勸我?」

「可以這麼說!」千雪宗宗主點頭。

「小子你聽到沒有,千雪宗主已經為你求情,只要你放棄反抗,我們可以不殺死你。」戰神殿堂上三境大能者說道。

其他上三境大能者也紛紛點頭,他們心中知道如果全力出手肯定能拿下對方,甚至斬殺,可姜羽剛剛殺死萬靈宗宗主的一幕給他們帶來深深的恐懼,誰知道還有沒有類似的手段。

如果真的有,肯定還會有人隕落,能夠修鍊到大能者這個境界,靠的已經不是天賦等級和修鍊資源,更多的還是機緣和造化,所以沒有一個人想去冒險,也不敢去冒險。正所謂越是強大者,心中越是怕死。

「哼,跟你們去天意神殿還不是死路一條。」對於這個問題,姜羽連考慮都不會考慮。

就算天意神殿的尊者不殺他,那肯定也會封印他,等於徹底失去自由,陷入無窮無盡的沉睡中,還不如一死了之。

「你們能保證天意神殿的尊者不會殺死或者封印我嗎?」

千雪宗宗主說不出來,天意神殿和尊者級強者的想法可不是他一個小小上三境大能者能夠動搖和擅自做主的,那是大不敬,會受到天意神殿和尊者級強者的敵視,有極端尊者級強者甚至會直接出手斬殺她。

看著一臉難看的千雪宗宗主,姜羽臉色突然一變。「你好熟悉,我是不是曾經見過你。」

一眾上三境大能者露出驚訝,心中紛紛想到難道千雪宗主真的和對方有關係,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是前者第一發現有問題。

「我從來沒有見過你。」千雪宗宗主周身纏繞著沸騰靈氣,一般上三境大能者都無法看穿。

雖然看不到千雪宗宗主的面貌,不過對方身上的氣息還是讓姜羽動容,很熟悉,肯定在哪裡見到過。

「聖者圖卷」

聖者圖卷出現,垂落下力量,姜羽瞳孔發光,立刻看到千雪宗宗主的真實面貌。

在聖者圖卷出現那一刻,千雪宗宗主就已知道瞞不過去,聖者圖卷擁有破除萬法的為力,更何況是一層靈氣籠罩。

「是你?」姜羽神情興奮,但很快冷靜下來。

記得還在岩城的時候,林曉芸被一個中域強者帶走,臨走前來看自己,現在看來千雪宗宗主就是那個中域強者。

「小芸現在在哪裡?」姜羽靈魂傳音給千雪宗宗主,不願意林曉芸的存在讓其他上三境大能者知道。

千雪宗宗主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林曉芸的天賦的確不錯,但在千雪宗宗主眼中還不算什麼。所以回到宗門后,便給林曉芸找了個師父,如今這麼多年過去,是生是死千雪宗宗主都不知道。

見千雪宗宗主久久不開口,姜羽已經大概猜到一點,大宗門弟子間的爭鬥,姜羽比誰都清楚,更何況是千雪宗這樣的超一流勢力,那必然更加艱難。

林曉芸進入千雪宗時才凡靈境修為,在千雪宗肯定是底層中的底層。

「如果小芸有什麼意外,我第一個殺了你,讓你連進入地獄的機會都沒有,整個千雪宗都要陪葬。」姜羽神情猙獰,對著黑暗色簾幕咆哮。

千雪宗宗主看到姜羽如此神情,連繼續開口的勇氣都沒有。

「轟隆!」

黑暗色簾幕破碎,一股強絕力量突然降臨。

「是尊者級強者。」天眼來到姜羽身邊。

姜羽點頭,能明顯感受到這股力量中的暴虐與強勢。

「參見尊者!」

千雪宗宗主等上三境大能者單膝下跪,對著出現的氣息頂禮膜拜。

… 尊者威勢強大無比,僅僅只是氣息降臨,就已經能夠完美鎮壓上三境大能者,在場一眾上三境大能者連抬頭都不敢,只有姜羽和天眼沒有跪下。

天眼本身就是尊者,而且還是妖獸一族尊者,論戰力要比人類尊者強悍很多;姜羽有聖者圖卷力量和不滅冥王聖凱保護,完全不受影響,自然不用跪下。


「轟隆隆!」

天意神殿尊者的氣息完全降臨,大域壁壘攻擊範圍內的攻擊竟然慢慢退去,尊者一出手就是不同凡響,竟然直接將一眾上三境大能者,連同姜羽,天眼的氣息都屏蔽過去。

「你就是姜羽?」一道無形之體走出,模模糊糊,似乎受到的干擾很強烈,能夠投影降臨已經很不簡單。

姜羽看著出現的天意神殿尊者,心中沒有一點畏懼。「就是我!」

「大膽,這就是你和尊者說話的態度嗎?」一位上三境大能者憤怒道,顯然是想討好降臨的天意神殿尊者。

「尊者是人間稱尊的強大存在,庇護我們整個人族,有大功勞,還不趕緊跪下行禮。」

「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姜羽冷哼,不滅冥王聖凱器靈更是感到憤怒,他雖然意識不全,但還是能聽懂這位上三境大能者說的話。

「撕拉——」

刀光閃過,姜羽背後的冥王之翼震動,一道道刀光從羽翼上射出,說話的上三境大能者瞬間感到後悔,暗恨自己為什麼要多嘴,根本就是自找難看。

刀光垂落下來,很快就將說話的上三境大能者包裹住,這位來自中域一座超一流勢力的上三境修者終於慌張起來,直到這時才明白姜羽和不滅冥王聖凱的恐怖,根本不是他這樣一個小小上三境修者能夠抗衡的。

「啊!」這位上三境大能者慘叫起來,身上出現數十道傷痕,都是被冥王之翼切割的。

天意神殿的尊者再也看不下去。「夠了!」

尊者氣息轟擊出去,想要擋住冥王之翼,不過沒能成功,因為先一步被天眼擋住。

「尊者就很了不起嗎?」天眼冷笑,本身就為尊者的他一點都不害怕。

「哼,我知道你,那個身受重傷的妖獸一族尊者。」天意神殿尊者冷哼,對天眼很是不屑。

「轟隆!」

天意神殿尊者伸出一條手臂,轟擊在天眼身上,意料中的天眼吐血後退情況並沒有出現,天意神殿尊者這才緊張起來。

「你恢復實力了?」

「沒有!不過擋住你這種剛剛進入修者第八境的尊者還不算什麼!」天眼一臉笑意。

「找死!」被如此輕視,天意神殿尊者有些接受不了,很是憤怒,不過憤怒歸憤怒,卻根本奈何不了天眼。

「尊者救我!」被不滅冥王聖凱器靈盯上的那位上三境大能者已經堅持不住,在無奈中隕落,直接化為齏粉。

「幽冥聖王不能被侮辱。」不滅冥王聖凱的器靈在咆哮,宣洩自己心中的怒火。


天意神殿尊者見狀知道沒有繼續出手的必要,收回伸出去的手臂。

「天眼尊者,本尊沒有時間和戰鬥,也沒有戰鬥的必要,我來找的人是幽冥聖王。」天意神殿開口。

不管是從氣息,還是說話的語氣都能看出這次出現的尊者並不是之前吩咐一眾上三境大能者來中域邊緣擊殺姜羽的那名尊者,這也從側面反映了天意神殿的強大,有數位尊者存在。

天眼退到姜羽一側。「來者不善。」

姜羽暗暗點頭,知道對方口中的幽冥聖王就是自己。「這位來自天意神殿的尊者,有什麼話就請直說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