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秦寧還真是下了決心要創立一個秦門在這裡了。

雖然在修真界也創過一個秦門。但是,那裡的情況與這裡完全不同。如果在這一顆大星上把秦門創立出來,下一步那善能這會大幅得到。

戰艦破空而行,秦寧站立在那空中,神識完全向著地面延伸出去。

「這是什麼地方?」

突然,看到一座大山出現在前方時,秦寧就問了一句。

胡猛剛果然是強者,對於國內的地形完全熟悉,看了一眼道:「師傅,此乃獸山,裡面據說獸類很多,兇險無比,一般人員都不敢介入。」

感受到從那大山之上傳來的陣陣靈氣,秦寧暗贊一聲,這座大山的靈脈並不比自己吸納的那座低,完全可以當成自己的秦門總部所在。

「這片地域就當成我秦門的根據地!」

說完這話,秦寧指揮著戰艦已是到了前方一處他看好的靈能最為豐富的地方。

很快,大家就看到了那戰艦的威力了。

突然之間,就見戰艦萬炮齊發,一座山頭竟然被戰艦整個的轟平。

聽著那戰艦轟擊的聲音,整座大山一下子亂了起來,大量的野獸在那山裡奔行。

太強大了!

看到的人們心底直冒涼氣,這一次的轟擊差不多就是毀了一座大城的力量,如果是一座大城,現在整個的就完蛋了,擁有這樣的戰艦,有什麼仗打不勝?

秦寧看向那些野獸,看了一陣,就把目光投到了明顯是野獸中的王者的一頭已達到靈獸標準的獨角獸身上。

不僅是秦寧看到,那些戰艦上的人們也都看到了這萬獸奔騰的情況,那種壯觀的場面讓他們心神震蕩。

如果是軍隊面對著這樣的一群野獸,胡猛剛知道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勝算,但是,現在大家卻是在這戰艦之上看著它們的奔行,有著一種天人在看向弱小者的感覺。

更讓大家吃驚的還是秦寧這時一隻手伸了出去,就見秦寧的手變得大了起來,那麼遠的距離,一下子就按在了那頭獨角獸的頭頂。

也沒見秦寧做什麼事情,那頭獨角獸已是靜靜站立在那裡。

隨後就見秦寧把手一縮時,那獨角獸已是被他拉到了戰艦之上。

「此獸有點靈性,以後作為我秦門守門之獸。」

看著那在下界威風八面的獨角獸就這樣被秦獸抓到了戰艦上,大家看看獨角獸又看看秦寧,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這也太厲害了一些!

不過。想到秦寧本來就是神人時,大家又都釋然了。

對付這樣的剛開智靈獸。對於秦寧來說真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目光投到了那片被轟平的地方。

一陣連續的轟擊之後,那片地域已是被轟出了一座大城的地盤。

「起!」

抖手就向著那個方向扔出了一些法寶。

這次秦寧扔出的就是一些在修真界得到的宮殿之類的煉製之物。

修真界在煉器上已是有了很大的發展。門派的建設並不會是做那土木之事,往往都是先煉製好一個庭院,到時選一處地方祭出就行了。

秦寧擊殺了不少的人,從他們的戒指中就得到了不少的這種東西。其中更是有著幾套整個門派的架構法寶,反正對秦寧來說已經作用不大,他乾脆就用來建設這樣的一處門派了。

隨著那些法寶的祭出,秦寧把那法寶與整個的地脈進行連接之後,注入了龐大的地脈之後,那些宮殿法寶已是不停的生成出來。

就在大家的眼前。一座比皇宮都還要巨大無比的門派之地出現了。

宏大、充滿氣勢、有著一層防禦罩的巨大修鍊城市就這樣出現在了這裡。

震憾!

除了震憾,誰也說不出什麼話來。

大家就是親眼看到了秦寧做出這樣的事情。

帶著人們下了戰艦就走到了那門派所在地。

戰艦秦寧收了起來之後,看向那大門這上,秦寧運用自己的煉器手段,重新進行了煉製。

「秦門!」

兩個巨大的金字出現在了那上面。

向著胡猛剛看了一眼,秦寧道:「從今往後,這裡就將是我門派重地,你如果同意,就搬到這裡來坐鎮!」

胡猛剛當然樂意了。看到秦寧一樣樣的大能力展示出來,他真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是!」

胡猛剛只能說那麼一句。

看到甘采怡這個太后又要說什麼時,秦寧微笑道:「一個門派的生存,需要的就是不斷的得到人才。世俗之國也不可小視,河川國同樣重要,你負責好世俗之國。下一步要廣建秦廟,我吸納眾多的人信仰我門!」

甘采怡最擔心的就是秦門出現之後河川國失去了存在的地位。現在有了秦寧的這話,她的心情一下子大好起來。有了秦寧的這句話,以後河川國就算是萬年不倒了。

彷彿看到了甘采怡的想法,秦寧道:「世俗的力量我們需要,但是,如果世俗的政權**了,不為老百姓做事了,可拋棄!」

甘采怡心神一凜道:「遵令!」

對於秦寧,大家已無法生出反抗之力。

從戒指中拿出了一個測靈儀,秦寧道:「這是測試靈根的東西,你們自己測試一下,如果是極品靈根,由我親自收為弟子,靈根弱一些的你們自己收。」

帶來的這些人也都是一些皇家的重要人物,秦寧心想既然自己要發展秦門,把他們引入也是好事。


很快,經過了測試之後,僅只有一個皇家的女子擁有極品木靈根,秦寧把這個叫做桑青水的女人收為自己的弟子,其他的人只要有靈根都一律收入門派。

做完了這事,秦寧同樣給了甘采怡和那桑青水一個與胡猛剛相似的飛行器,只是他們的飛行器上多了一座小樓。

「現在你們去做兩件事情,一件就是把我門開派收弟子的事情廣為宣傳,讓他們到這裡來接受挑選,另一件事情就是向這星球的各國發出通知,任何勢力必須歸於我秦門之下,否則剿滅!」

聽到這話,大家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這神人要幹什麼,統一全球啊!

不過,想到了那戰艦的威力,再想到了秦寧表現出來的那種強大力量,大家的心中反而升起了無窮的鬥志,心想一個新的局面可能就會出現了。(未完待續。。) 把人趕走之後,秦寧就獨自留在了這裡。

想想自己的種種手段,秦寧也是一樂,通過這些事情的做出,秦寧相信秦門算是有了很大的影響了,下一步自己就把這秦門弄成這顆星球最大的一個門派。

這次的事情是秦寧靈機一動的想法,本來是玩樂的行為,現在卻是發現這事並不是一件小事,如果真是在這域外之地有了自己的信徒,對於自己的成長應該作用巨大。

這兩天秦寧也細細的感悟過那善能的情況,他發現善能除了從這一域到來,從其它地方同樣也在有到來的情況。

難道修真界的善能也會到來?

秦寧越發對於這種善能的力量重視起來。

對了,僅只是門派還不夠!

秦寧又有了想法,心想乾脆一些,把這門派弄成一個教派可能更利於傳播。

教派?

想到這裡,秦寧就撓了一下頭,這事有些難度。


不過,秦寧也心中明白,如果真是一個教派的話,信仰之力就太強了。

秦寧都無法抵擋這樣的誘惑。

不過,秦寧一想到創立一個教派需要的內容太多時,就有些敗退感。

想了一下,秦寧心想自己沒有時間去玩這東西,胡猛剛他們是完全有這種時間的,自己需要的不外就是一個信仰的力量,至於搞成了什麼樣子,自己只需要提出一些要求就行了,由他們自己去搞可能比自己來搞會更搞得好些。

想想地球上那些宗教的情況,秦寧也有了自己的事情可做,大家不外就是寫了一些經文嗎?自己也完全可以搞一個如同《道德經》那樣的東西,人家老子一篇文章就搞出了那麼大的一個場面,自己也搞一個好了。

走到最裡面的大殿中心,秦寧乾脆盤坐了下來,然後就把那戒指中的各種典籍翻看了起來。

越是翻看就越是對於這種創教的事情有著敬畏,的確並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夠做到。

不過。秦寧發現自己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自己的五禽戲在修鍊時候已經有著很多的感悟,至少到達那大乘期,甚至對於天界的那種天道也有一些觸及。以善為中心,寫一些這方面的內容並不困難。

秦寧本來就是地球上那種最優秀的人才派到東南亞去交流的人,對於這方面的知識也有著太多的涉獵,在文筆上並不存在問題。

自從進入到了天界之後,秦寧的感悟太多了,每一種感悟對於修真者的成長都擁有著不少的幫助。

《秦論》

秦寧把自己要寫的標題都想好了,就寫一些對於各個層次,對於天道的感悟好了。

有了目標之後,秦寧又把自己的這種種的感悟上升到對天道的一些認識,然後已是弄出了不少的東西出來。

「起!」

關於進入築基期的感悟刻寫在了一塊煉製的石碑之上。在這塊石碑之上,秦寧更是融入了一個空間在裡面,只要修真者與這石碑有了某一種共振之後,神識就能量進入到這裡面。

隨後,從築基到大乘。秦寧都煉製了一些石碑。

這些石碑專門設置在了一些院落之內,供大家來學習。

最後,在門派的核心區域,一個巨大的石碑豎立在了那裡,一篇擁有著秦寧修真之後太多感悟的散文就刻寫在了那上面。

看著自己所寫的這篇文章,秦寧又是一樂,這文章純碎就是散文。不過,如果真能夠有所感悟,進入很高的層次仍然沒有問題。

做完了這些事情,秦寧又精心選擇了一些功訣出來,由他按照自己的修鍊情況進行了修改,讓功訣更利於向大道邁進。秦寧把這套秦門功訣稱之為《升天訣》。

有了教義《秦論》、有了功訣《升天訣》、有了其它的一些雜學。一個龐大的修鍊體系擁有了,秦寧這時也算是放心了許多,下一步就看這裡的弟子們到底會把這個教派發展成什麼樣子了!

對於這河川國和周邊國家來說,現在最為關注的就是出現了一個秦門的事情。

各種的消息向著四處快速傳送了出去,越來越多的勢力都知道有了這樣的一個強大門派。

河川國代表秦門傳出來的那種必須服從秦門的事情更是激起了千層之浪。所有的勢力都震驚了。

這秦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門派呢?

獸山這裡還沒有等到開山門時,已是到來了太多的人員。

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有的是真的想拜師之人、有的是有著各種想法的人、更多的就是看看這秦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門派之人。

反正不管是居於什麼樣的心思,這原來荒蕪之地熱鬧了起來。

一些商人更是看中了這裡的商機,在這四處征地建房,一個個的人員聚居區出現了。

凡是到來的人們都被那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一眼看去,原來的一座大山消失了,現在呈現在大家眼前的完全就是一個金碧輝煌,萬千瑞氣的龐大城市。

再看看那明顯有著一道光芒的護罩時,原來還有著一些懷疑之心的人們算是徹底找消除原來的想法。

如果不是神人,誰能夠弄出這樣大的動靜?

太多的人在老遠的地方就拜倒在地。

胡猛剛等人再次到來時,同樣是震驚了,現在的整個秦門已是表現出了強大的氣勢,胡猛剛就親眼看到一個不信邪的高手為了表現出他的力量,率著幾十個高手攻擊那門戶,結果卻是被那守護的獨角獸一獸之力衝擊下打得頭破血流。

這段時間也並非就沒有人來挑戰,可是,無論他們怎麼樣的挑戰,就連那獨角獸的一關都無法過去。

帶著敬畏之情,胡猛剛和那桑青水走進了秦寧所在的房間。

甘采怡由於事情較多,這次到也沒有到來。

秦寧這時也剛把該做的事情做完,看向兩人道:「秦門的創立有什麼議論?」

胡猛剛道:「河川國到也沒有什麼情況,大家向道之心極濃,許多人都想拜入到老師座下。不過,其他的國家就不同了,他們對於秦門有著太多的想法,我們更是得到了消息。有幾個國家聯合起來,想向我河川國發起攻擊,太后這時正在與大臣們研究著這事。」

向著兩人看去,看到的是他們都有些擔心的樣子。

「隨我來!」

帶著兩人到了一處空曠之地,秦寧就把那艘戰艦祭了出來,然後一手一指就點在了兩人的腦門,把操縱戰艦的方式傳授給了他們。

做完了這事,秦寧又拿出了幾個自己煉製的傀儡給兩人道:「你們跑一趟,凡是反對的,給我滅了!」

兩人都看到過戰艦的強大。聽到秦寧竟然把這任務交給了他們時,兩人的心中狂跳不已。

這時,秦寧看了一眼桑青水,又拿出了一艘同樣的戰艦。

看著秦寧抖手又是一艘戰艦出來,兩人都有些麻木了。對於秦寧已是敬畏得再也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戰艦一人一艘,傀儡用來保護他們,秦寧擺了擺手,讓他們自己前去操作。

看著兩艘戰艦已是兩人的操縱之下破空而起時,秦寧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兩艘戰艦雖然外觀跟自己那威力最大的戰艦一樣,但是,這樣的戰艦也就只能在這星球上飛行。至於到星空中,這樣的戰艦就很難做到了。

不過,這種戰艦對於這片天地足夠了。

遠處那些關注著秦門情況的人們這時也看到了突然飛出來的兩艘巨大的戰艦。

看到這戰艦的情況,大家對於秦門就更加上心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