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不許再提起那天的事情了!」蘇靈兒白了林磊一眼,心想,林磊怎麼這樣啊,這種事情私底下說叫調情,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讓自己一個女孩子以後還怎麼見人呀。

「我的好靈兒,我以後絕對不當著外人的面說,只在咱們兩個人的時候說,可以嗎?你快點把手放來吧,疼死我了!」林磊疼得直呲牙,雖然他的肉身非常強大,但此時一點防備沒有便被蘇靈兒掐住了一塊軟肉,這可把林磊疼壞了。

「看你以後還敢說不敢說了,再說我就踢你!」蘇靈兒鬆開了自己的玉手,假裝生氣的說道。

「好,我保證不說了,我要是再說了,你就踢我!但你踢得時候可得注意點,別踢到不該踢的地方了,那樣到時候你就該後悔了!」林磊舉著拳頭髮誓道。

「哪裡呀?」蘇靈兒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成熟,很嫵媚,但內心卻是純的像一張白紙,她自然不知道林磊說的是那裡。

「嘿,等你踢我的時候,我再告訴你!」林磊壞壞一笑,他現在可不敢說是哪裡,萬一再把蘇靈兒惹急了,真的一腳踢過來,那林磊可就徹底悲劇了。

「那好吧!」蘇靈兒點了點頭。

「好了,先忙正事!」林磊和蘇靈兒打情罵俏了半天,卻發現其他人都在等著自己,這讓林磊有點不好意思了。

「歐陽爺爺,胡王霸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歐陽家族的成立儀式也繼續進行吧!」林磊看著歐陽無敵說道。

畢竟接下來的主角是歐陽無敵,因為歐陽無敵是歐陽家族的老祖,歐陽家族的事情肯定還是歐陽無敵來主持。 「嗯!」歐陽無敵點了點頭,來到了胡王霸的身邊,看著胡王霸說道:「你終究還是要死在老夫的手裡!你有如此強大的實力,為何不好好繼續修鍊下去呢?貪心只會害了你自己!」

「哼,歐陽無敵,你少假惺惺了,我告訴你,只要你今天殺了我,那你和歐陽家族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付出代價的,你可要想好了!」胡王霸臨死之前,眼中卻沒有絲毫懼怕,有的反而是一種猖狂。

「哦?莫非你身後還有著什麼強大的門派不成?他們過後會來報復我?」歐陽無敵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難道這胡王霸不是散修?

「哈哈,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獨自一人的?我告訴你,我身後的門派比你想象的要強大的多,我這次是帶著任務來的,那便是一統南域,順便除掉歐陽家族。雖然我不知道我的任務中為什麼會多出除掉歐陽家族這一項,但我遵從命令,只有這樣做了。沒想到啊,歐陽家族藏龍卧虎,連王級武器這種等級的寶貝都有,我還真是低估你們了!」胡王霸一臉的不甘心,他在南域得瑟了幾個月,沒想到卻栽在了這個剛剛準備成立的歐陽家族手裡,這還真是小河溝里翻船了。

「說出那個門派的名字,我可以饒你不死?」歐陽無敵眼中寒光一閃,他不能容忍有人或者門派威脅到歐陽家族,哪怕這個人或者門派再強大,歐陽無敵也要在其對歐陽家族下手之前,對其率先出手。


「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訴你,慢慢猜去吧,等你猜到了,相信你距離死亡也就不遠了!」胡王霸囂張的看著歐陽無敵,非常得意的說道。

「呵呵,虛張聲勢罷了,既然你不想活,那我就送你上路吧!」歐陽無敵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隨即左掌緩緩抬起,一股股風法則在其手掌上凝聚。

「你……你不敢殺我,你若是殺了我,我身後的門派就會立馬知道,到那個時候,你就會後悔的!」胡王霸瞪了歐陽無敵一眼,他現在就是一個廢人,歐陽無敵這一掌拍下來,他必死無疑。

「是嗎?我歐陽無敵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威脅!」歐陽無敵此時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為現在就算不殺掉胡王霸,胡王霸身後的門派也不會放過自己,所以還不如先除掉胡王霸。

「歐陽爺爺,讓我來吧!」然而就在歐陽無敵準備動手的時候,林磊站了出來。

「嗯?」歐陽無敵一臉的疑惑,林磊此時為什麼又想親自動手解決掉胡王霸了呢?「歐陽爺爺,這傢伙說的有百分之八十應該是真的,他只要一死,他背後的門派就會立即知道,或許連殺他的人都能在短時間內查出來。所以還是讓我來吧,反正他也是我打成重傷的,到時候就讓他身後的門派去找我復仇,這樣就不會波及到歐陽家族了!」林磊提議道。

「那不行,胡王霸是沖著我來的,我怎麼能讓你背黑鍋呢?要殺也是我來殺,到時候就讓他們來找我好了,反正我一把老骨頭了,死了也就死了!」歐陽無敵毅然決然的否定了林磊的提議,他怎麼可能會讓林磊替自己背黑鍋呢,在歐陽無敵的心中,林磊就如同自己的親孫子一樣。

「歐陽爺爺,你忘了嗎?我是無量門門主趙成的徒弟,就算胡王霸身後的門派特彆強大,那也得顧忌一下我的身份,你覺得他們有可能為了一個造化境初期強者去和無量門開戰嗎?所以說,還是我殺掉胡王霸比較合適!」林磊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說的確實是事實,無量門門主的弟子,這後台背景太強硬了,就算胡王霸背後的門派知道胡王霸是被林磊殺掉的,那也只能白白生氣而已,他們不可能為了胡王霸這一個造化境初期的強者就去和無量門開戰,因為那樣不值得。

造化境初期強者在南域非常稀少,但在中域那個強者如雲的地方,真的是多如狗,一點都不珍惜,所以死一個胡王霸真的是無足輕重的事情。可要是胡王霸被歐陽無敵所殺,那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歐陽無敵沒有背景,只是一個造化境初期的強者,胡王霸背後的門派能放過歐陽無敵嗎?對他們來說,死一個造化境初期的強者是無足輕重的事情,那殺一個造化境初期的強者也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

「可是……我感覺還是有些不妥啊!」歐陽無敵猶豫了一下,他總感覺這件事情有蹊蹺,胡王霸的身份絕對不是造化境初期強者那麼簡單,若是按照胡王霸所說的那樣,他身後的門派異常強大,但這麼強大的門派為何只派了胡王霸這個造化境初期的強者來一統南域呢?

如此看來只有一個可能了,這胡王霸絕對不是一般的造化境初期強者,不然那個門派為什麼會派他來,而不是派一個更強的強者來。

說不定這個胡王霸就是那個門派長老或者掌教的親戚,再要麼就是弟子一類的。

想到這裡,歐陽無敵更不願意讓林磊替自己背這個黑鍋了。普通造化境初期強者死在林磊的手中,那個門派可能會因為林磊的身份而不去找林磊的麻煩,但若是那個門派長老或者掌教的親戚死在了林磊的手中,那個門派不瘋了才怪呢,他們肯定不會顧忌林磊的身份。

「沒事的,無量門有多強大,我心裡有數,難道胡王霸身後的門派比無量門還強大嗎?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小!」林磊搖了搖頭,其實他並不知道胡王霸背後的門派到底有多強大,他這樣說也只是為了讓歐陽無敵安心而已。

「可是……」歐陽無敵還是有點不放心。

「相信我,我來解決掉他!」林磊說完,直接伸出左拳,一拳轟向了胡王霸的胸膛,林磊不想再拖下去了!

「你……噗!」胡王霸剛想說些什麼,卻被林磊這一拳打的再次一口黑血吐了出來,這一次,胡王霸的氣息直接衰弱到了極點。

「再見!」林磊見胡王霸沒有死透,又一拳補了上去…… 「再見!」林磊見胡王霸沒有死透,又一拳補了上去,這一拳正好打在了胡王霸心臟的位置,胡王霸的心臟直接被林磊擊碎了。

「嗷……林磊,我不會放過你的!」隨著胡王霸的心臟碎裂,胡王霸算是徹底失去了生命的氣息,然而林磊並沒有放鬆警惕,因為他知道,胡王霸還不算真正死去。

「嗡!」果然,在胡王霸閉上雙眼的那一刻,其頭部突然紅光四射,下一刻,胡王霸的元神便從其頭部飛了出來,向歐陽家族的大殿外急速飛去,顯然是要逃離這裡。

林磊剛想要追上去阻攔,旁邊的蘇靈兒卻是拉了林磊一下,這讓林磊一臉的疑惑。

「嘿嘿,龍爺我可是在這裡等你好久了,你終於出來了,造化境初期強者的元神,大補之物啊,我要吃!」就在林磊疑惑之際,小龍的聲音卻是突然在大殿外響起。

「嗷……」只聽一道異常凄慘的慘叫聲響起,緊接著,小龍便拍著圓鼓鼓的肚子飛進了大殿之中。

「小龍,你這是?」林磊看著大搖大擺飛進大殿的小龍,還有它那鼓起來的肚子,一臉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我的身份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別人頂多會認為我是一條龍,至於那個胡王霸的元神,已經被我吃掉了!」小龍飄落在林磊的肩膀之上,低聲給林磊解釋道。

小龍剛才和蘇靈兒開著傳送門傳送到了歐陽家族正殿的門口后,小龍便留在了門口,而是讓蘇靈兒先進去了,對此蘇靈兒也很是不解,不過當時她很擔心林磊,所以也沒有問太多便直接走進了大殿。

而小龍之所以留在大殿門口,自然是為了等胡王霸的元神,因為小龍知道胡王霸死後,他的元神肯定要飛離大殿逃到外面來,所以小龍乾脆就等在門口,準備來一個守株待兔。

果然,小龍還沒等五分鐘呢,胡王霸的元神就飛了出來,這可把小龍開心壞了,張口就迎向了胡王霸的元神,將胡王霸的元神一口吞進了肚子里,這對它來說可是大補之物。

「好吧,怪不得靈兒拉住了我,沒有讓我去追胡王霸的元神,原來是有你在門口守著呢!」林磊看了一眼依舊拉著自己手臂的蘇靈兒,微笑著說道。

「我只是覺得一個元神而已,小龍應該可以對付!」蘇靈兒連忙鬆開了林磊的手臂,一抹羞紅浮上了臉頰。

「那當然,區區一個造化境初期的元神,還真的難不倒我,若是真的造化境初期強者,那我肯定不是對手,但那只是一個元神而已,我還真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小龍揮了揮小爪子,一臉自信的說道。

失去了肉身的本命元神,根本沒有一點戰鬥力,所以小龍才會如此自信。

「好了,歐陽爺爺,家族成立儀式繼續進行吧!」林磊看向了一旁的歐陽無敵,說道。

「嗯,繼續進行!」歐陽無敵點了點頭,走向了首席,開始繼續進行家族成立儀式。而林磊則是和蘇靈兒一起坐在了客席之中,等待著歐陽家主成立儀式的結束。

其實這個所謂的成立儀式,無非就是將南域各大門派、家族的領導者聚集在一起,然後宣布一下歐陽家族正式成立了,看看有沒有人反對,若是沒人反對的話,那就算是圓滿結束了,歐陽家族也就算是正式成立了。

歐陽家族接下來的成立儀式進行的特別順利,歐陽無敵宣布歐陽家族成立后,連著問了幾遍有沒有人反對,可客席的眾人沒有一個敢搖頭說反對的,全部都點頭稱好,誇讚歐陽家族,總之各種各樣的馬屁都有。

其實就算在場的眾人中有人不同意歐陽家族成立,那他也得敢說出來啊,就連造化境後期的胡王霸都栽在了歐陽家族的手裡,誰還敢反抗歐陽家族?他們巴結都來不及呢,所以自然沒有一個人敢反對歐陽家族的成立,於是歐陽家族的成立儀式很快便結束了,而歐陽家族也算是再一次在南域站住了腳跟。

儀式結束后,林磊給歐陽無敵打了一個招呼,便率先帶著蘇靈兒離開了,而歐陽無敵則是留下來應酬,畢竟各大門派的掌教和各大家族的族長都還在歐陽家族呢,總不能家族成立儀式一結束,歐陽無敵就將他們轟走吧,自然還是要擺宴款待他們的。

雖然歐陽家族此時已經算是坐穩了南域霸主之位,但還是要和這些門派、家族交好的,不然這些門派、家族聯合起來和歐陽家族抗爭,歐陽無敵總不能將南域各大門派都給血洗了吧,那樣歐陽家族真的就成光桿司令了。

就這樣,歐陽家族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林磊也悠閑的和蘇靈兒牽著手漫步在威斯森林之中,可謂是浪漫至極,蘇靈兒的臉上一直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中域,這個強者如雲的大域,也是人族的核心重地,此時林磊獲得了神器的這個消息在中域傳的沸沸揚揚的,中域各大門派都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前往北域尋找林磊了,可卻沒有一個門派願意做出頭鳥,他們都想讓別的門派先去北域試試水,驗證一下消息的真實性。

正是因為大家都抱著這樣的心態,所以至今還是沒有人去北域找林磊的麻煩,然而,這種局面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中域西北角的一處無人之地,由於這裡是一處山谷,四周又常年瀰漫著致命毒氣,所以這裡被人稱之為「奪命谷」。

奪命谷在中域還是很有名的,因為那是一處死亡之地,就算是玄境強者在裡面迷了路,都不一定能夠活著出來,所以奪命谷也因此聞名中域。

由於奪命谷特別的兇險,所以很少有人去奪命谷,漸漸的,奪命谷也就成了一個無人之地。

然而就在奪命谷的山谷中心,卻有著一座古堡挺立在那裡,這是中域各大勢力都不知道的。更加神奇的是,在這座古堡之中,還有人居住,而且還不止一個人。 古堡的一間密室之中,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正在閉著眼睛打坐修鍊,然而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人急匆匆的闖進了密室,連門都沒有敲,顯然是非常的著急。

黑袍老者忽然睜開了眼睛,淡淡的說道:「不是說了么?在我修鍊的時候,不要來打擾我!」

「師尊,不好了,胡王霸的元神玉牌碎了!」來人也是身穿一件黑色長袍,面色緊張和悲痛。

「什麼,胡王霸死了?他不是去南域了嗎?就南域那個小地方,誰還能殺得了他?」黑袍老者愣了一下,隨即一股森然的寒意從體內散發了出來。

「是的,今天是我負責執事,剛才負責打掃玉牌堂的弟子來報,說就在剛才,胡王霸的的元神玉牌碎了……」來人小心的說道。

所謂元神玉牌,這是一些大門派都會為重要弟子煉製的東西,就是將重要弟子的元神提煉出一絲,然後存放在一塊特製的玉牌之中,若是這名弟子死掉了,那麼他的元神玉牌就會碎掉,這樣門派也會在第一時間內得到這名弟子死亡的消息。

「怎麼可能,胡王霸可是造化境初期的強者,雖然放在中域不算什麼,但在南域,那就是霸主級的存在,況且他還修鍊了《死亡冥祭》這個絕世邪術,可以瞬間將實力提升到造化境後期,這實力放在中域都不算太弱了,他怎麼可能會死掉呢?」黑袍老者顯然有點不能接受現實。

「可是胡王霸的元神玉牌確實碎掉了,這……」來人雖然也有點不敢相信,但事實就是事實,胡王霸的死毋庸置疑。

「去給我查,給我仔細的查,一定要把殺胡王霸的那個人給我找出來,我要讓他血債血償!」黑袍老者霍然起身,對著來人說道。

「是,師尊!」來人雖然是黑袍老者的徒弟,但是在黑袍老者面前,卻也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有絲毫不敬。

「對了,胡王霸的元神玉牌碎裂的時候,有沒有傳出什麼重要的信息?」黑袍老者眼珠子一轉,問道。

「好像傳出了一個什麼林磊的名字!」來人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兒,回答道。

這便是元神玉牌的又一個功能,它能將死者臨死前最後一秒的記憶記載下來,而胡王霸最後一秒的記憶便是林磊一拳將自己殺死,至於之後胡王霸元神飛出身體並被小龍一口吞掉,這個時候的胡王霸已經算是死了,嚴格來說,胡王霸元神飛出身體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算是死了,所以他最後的記憶也就停留在了林磊一拳殺掉他的那一幕。

「林磊?」黑袍老者一臉的疑惑,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想來也是,黑袍老者所在的門派,整個門派的人都住在奪命谷之中,與世隔絕,他能知道林磊的名字那才叫稀奇呢。

「是的!這應該是兇手的名字,就算林磊不是兇手,那也一定和兇手有關!」來人點了點頭,說道。

「嗯,就去南域給我查這個人,他能夠擊殺造化境後期的胡王霸,想必也不是無名之輩!」黑袍老者眼中射出了一道攝人心魄的精光,讓來人不敢直視他。

「遵命,我這就去辦!」來人抱拳恭敬的說道。

「去吧!記住,雖然你已經是玄境初期的強者了,但去了南域也要萬事小心。胡王霸之所以會死掉,那也是因為我們對外界不太了解而造成的,若是我們多了解一下南域的消息,派一個更強的強者前往南域,也就不會出這件事情了!」黑袍老者揮了揮手,囑咐道。

「師尊放心!」來人說完便拱手告辭了。

而黑袍老者則是又盤腿坐在了地上,準備繼續閉眼修鍊,但此時他的心怎麼也靜不下來了。

「難道南域也已經有人突破到造化境巔峰了?還是其他分域的強者呢?胡王霸,我絕對會為你報仇的!」黑袍老者在心裡暗暗發誓……

天色漸暗,而林磊和蘇靈兒兩人絲毫沒有累的感覺,兩人依舊牽著手,在偌大的威斯森林中漫步著,而威斯森林中那些強大的妖獸見到林磊和蘇靈兒兩人後,也是遠遠的躲了起來了,不敢去打擾二人。

開什麼國際玩笑,先不說蘇靈兒這個威斯森林的女王了,光是林磊就讓眾妖獸不敢上前招惹,雖然林磊此時將自己的氣息收斂了起來,但妖獸們依舊從林磊的身上察覺到了一絲壓迫感。

「好了,天都黑了,咱們回去休息吧?」林磊看著一臉幸福的蘇靈兒,心裡也是一陣內疚,原來蘇靈兒要的幸福就是自己能夠陪著她,平平淡淡的生活,可惜自己現在卻做不到。

「好!」蘇靈兒嫵媚一笑,都走了一下午了,也該休息休息了。

「好嘞,老婆,咱們回家咯!」林磊直接壞笑著將蘇靈兒攔腰抱起,然後大步向威斯森林深處的小房子走去。

「討厭……」蘇靈兒將自己羞紅的俏臉緊緊的貼在林磊的胸口之上,她很希望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但那顯然是不現實的,不過饒是如此,蘇靈兒也感覺自己很幸福了。

兩人就如同一起出去遊玩的小夫妻一般,回到了小房子中,兩人便躺在床上開始聊天,幾個月沒見,林磊和蘇靈兒有著說不完的話,雖然昨天晚上已經聊了很久,但那顯然是不夠的。

就這樣,兩人又聊到了很晚,這才一起進入了夢鄉,這一晚,兩人註定又要一起做一個好夢了……

戒指深處,小龍和顏聖正一臉認真的相互看著對方,誰也不說話,兩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噗哈哈,顏聖,我說你有完沒完?」小龍率先忍不住笑出聲來。

「少來,不是說要給我解釋嗎?我現在就想聽你給我解釋!」顏聖不依不饒的瞪著小龍,說道。

「那你去找林磊啊,找我幹嘛?我是無辜的!」小龍眨了眨兩顆金光閃閃的大眼睛,一臉無辜的說道。 「找他?他現在正睡覺呢,我怎麼找他?再說了,你是無辜的嗎?」顏聖白了小龍一眼,說道。


「我怎麼不是無辜的?我為什麼不是無辜的?」小龍開始和顏聖瞎扯了。

「別給我扯淡。我問你,林磊的腦海是什麼時候解封的?你們又是怎麼出去的?為什麼過了那麼久才來找我?」顏聖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他一直在盯著小龍的眼睛,只要小龍一撒謊,他就能看出一些什麼。

「林磊的腦海是什麼時候解封的……嗯,今天天氣不錯,你看,天都黑了,太陽都出來了,還下著雨,刮著龍捲風。哇噻,有流星哇!都下大雪了!」小龍眼珠子一轉,突然指著外界說道。

至於小龍說的是什麼,估計也只有小龍自己能聽得懂了,它真的能聽得懂嗎?

不過小龍也是沒辦法才這樣的,它總不能告訴顏聖,因為發現了林磊的精神力源頭是固體形態的,所以它和林磊一激動,就忘記告訴顏聖一起離開了吧,那樣不是找罵么?

「我草,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喝高了?」顏聖直接愣住了,小龍的回答未免也太犀利了吧,還特么天黑了,太陽出來了,這特么是什麼邏輯啊?下著雨,刮著龍捲風?有流星,還下了大雪?

這小龍的眼睛到底是怎麼長的?額,不對,這應該不是眼睛的問題了,這應該是大腦的問題吧?

「啊,對啊,剛才偷了點林磊的九葉香草茶,我都給泡著喝光了,現在有點喝高了,不行了,我要去睡覺,咱們明天再聊!」小龍說著就轉身向戒指外面飛去。

「你給我站住,小龍,你特么真當我白痴啊?喝茶也能喝高?你逗我玩呢?」顏聖一把拽住了小龍的尾巴,讓小龍飛了半天都沒有飛出去。

「大哥,你就饒過我吧,你要想知道真相,那你就去找林磊,我真心不知道!」小龍搖著頭,很是無辜的說道。

「說不說?不說以後你別想再待在戒指裡面了!」顏聖威脅道。其實他也沒有生氣,他就是好奇林磊的腦海是怎麼解封的,小龍和林磊是怎麼出去的。

「你……也罷,告訴你就是了,但你要保證聽后不能生氣,不能和我絕交,更不能不讓我回戒指空間,還有……」小龍說了一大堆,它準備等顏聖答應自己后,再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顏聖。

「你怎麼這麼多事啊,趕快說,我都答應你!」顏聖不耐煩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就說了。在林磊的腦海最深處,我和林磊發現了……」小龍將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顏聖,包括林磊的固體精神力源頭。

「什麼?你確定是固體形態的?」顏聖也是一驚,他自然知道固體形態的精神力源頭代表著什麼。

「當然,以我的經驗,自然不會判斷失誤的,那肯定是固體形態的精神力源頭,如假包換,假一賠十,你愛信不信!」小龍一臉認真的說道。

「額,當你們發現精神力源頭后,腦海就自動解封了,然後你們就直接出來了,但是你們卻很不講義氣的把我給忘了,再接下來你們遇到困難這才又想起了我,對不對?」顏聖面色淡然,一點都看不出來他生氣了。

「是啊……」小龍小心翼翼的注視著顏聖的表情,生怕顏聖不開心。

「就這點事,你都不敢告訴我啊?」顏聖並沒像小龍想象的那樣勃然大怒,依舊是一臉的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我這不是怕你生氣么……」小龍雖然不知道顏聖為什麼沒有發火,但它依舊實話實說。

「噗哈哈,小龍,我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就這點小事,我為什麼要生氣?」顏聖看著小龍一副「我錯了」的表情,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啊?」小龍也是一愣,顏聖沒有生氣?

「說實話,我確實有點生氣,但生氣的不是你們把我遺忘在了腦海之中,而是你們對我隱瞞真相!你,我,林磊,咱們三個一路風雨闖了過來,也算是同生共死過吧?我想我們已經算是好兄弟了,好兄弟之間需要計較那麼多嗎?」顏聖看著小龍的眼睛,一臉認真的說道。

「對,好兄弟,這次是我小心眼了,我以為你會生氣的,沒想到你這麼大度!」小龍很感動,他真的沒想到顏聖會是如此大度的一個人,在小龍的記憶中,顏聖一直是一個自戀狂,然而今天,顏聖讓小龍刮目相看,小龍再也不會覺得顏聖是自戀狂了,就算顏聖是自戀狂,那也是一個大度的自戀狂!

「宰相肚裡能撐船,我顏聖也是一個正人君子,怎麼可能會那麼小心眼呢?」顏聖笑著說道。

「你越這樣說,我就越覺得愧疚,不行,我得補償你!」小龍說完,便開始想著如何補償顏聖了。

「補償你妹啊,好兄弟不說這個,如果你實在覺得愧疚的話,那就去再偷點林磊的九葉香草茶,我活了這麼久,還沒喝過這九葉香草茶呢,讓哥也享受一把!」顏聖拍了一下小龍的腦袋,然後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