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敵三千七百餘人,玄王六人,四死兩俘虜。我們這邊犧牲了十一個兄弟,還有二十三頭妖獸坐騎死了。其餘基本都有傷,但並不算太嚴重。」

千葉對修羅之殤的成員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初次實戰,還是面對這等超大規模的突襲戰就能達到這等效果,比預想的好許多。也很好的印證了修羅之殤訓練理念的成功,以及未來所能擁有的戰鬥力。

其中修羅第二、第四分隊,都是獨立擊殺了一名玄王,付出的傷亡很大,但戰果鼓舞了整個修羅之殤。

普通玄靈斬殺玄王,修羅之殤做到了,刀網困殺陣、絕刀三十六式,人與妖獸的配合,共同塑造了這個奇迹。

「不要太激動,那兩個玄王本身就受傷,又被夢魘霧境干擾,你們贏得其實有些僥倖。」千安提醒著他們,在為他們感到驕傲的同時,不希望在將來的戰鬥中輕敵。

畢竟玄靈和玄王完全是兩類層面,任何閃失都可能全軍覆沒。

「明白!!」第二和第四分隊的隊員們振聲呼吼。

「你們已經做的很好,千葉師兄做個統計,該賞該罰,做到公平公正,我也會給你們相應的戰利品。」

「謝統領!」全體修羅之殤的成員全部挺身抱拳。

但帝星辰好像並沒有太高興,目光來來回回在隊伍裡面轉了兩三圈,眉頭反而一皺。

千葉奇怪道:「流星兄弟,怎麼了?」「犧牲兄弟的屍體呢?戰死妖獸的屍體呢?」「這……戰場太亂,沒來得及處理。」帝星辰的目光依次掃過各個隊員,似笑非笑的哼了聲:「隊友死了,你們就不管不顧的拋棄不理?只顧回來領取戰功?這就是你們向我解釋的……情義和忠義?」

氣氛慢慢變化,眾人感覺臉頰發熱,原本興奮的目光一點點偏開,不敢直視帝星辰的眼睛。

「你們呢?」帝星辰看向那些沒有坐騎,站在旁邊的隊員:「你們的妖獸戰死了,你們就不傷心?還是想著死了就死了,回去之後再換一頭?你們把它當成奴僕,還是當成夥伴? 第五百五十章分贓問題

戰場局勢瞬息萬變,生死往往只在一瞬間,誰都無法保證單純依靠自身的能力就可以百戰百勝。我強調感情,不只是戰友間的感情,更有跟坐騎間的感情。

記住我一句話,妖獸最重感情,比人類更重!

你怎麼對它,它就百倍償還,你們跟夥伴間只是協作,跟它確實生死一體。仔細想一想,沒有感情的配合,它任何一個抵觸的念頭,都可能讓你滾到敵人的屠刀下。」

「統領,我們……」

「別跟我解釋,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立第五條軍規,修羅之殤沒有解釋!只有行動和認可。

修羅之殤剛剛組建,你們間缺乏感情,這一次我可以理解,也可以原諒。但是下一次,我不希望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再添第六條軍規,凡沙場征戰,人死獸駝歸,獸死人背回,人獸皆亡,隊友帶回。我心目中的修羅之殤,勇猛只是其一,團結和感情更為重要,希望你們能養成生死與共的至真至情。最後一次強調,妖獸不止是你們的坐騎,增強你們戰鬥的威力,更是你們的夥伴,是你們生死與共最親近的夥伴。這份感情,不可或缺!」

帝星辰說的非常嚴肅,就是希望修羅之殤能夠真正的凝聚為一個整體,人和獸之間也要養成相互守護的感情,這樣才能更大限度的發揮出戰鬥的威力。

冷血殘酷,只是對外,內部則要鐵板一塊!

「謹遵統領教誨!」修羅之殤全體挺身,看著前面嚴肅訓斥的少年,心裡竟生出絲絲異樣的、溫熱的感覺。

他們混跡富士山脈數十年,一直鐵血無情,學會的是兇殘的生存之道,從未有人刻意的提及感情,何況還是跟妖獸間的感情,也沒有經歷過哪位領導者會如此注重感情,如此堅定地往隊伍裡面注入感情理念。帝星辰露出笑容,替面前的壯漢扯了扯破損的衣領:「在外面、在戰場上、在訓練中,都必須保持紀律和形象,令行禁止,軍令如山,誰都不許違抗。

不過……私下裡……都是兄弟,有什麼不懂得,可以向我請教。誰要是能死皮賴臉的從我這裡要走幾枚玄液,也算是你們本事。」「是!統領!」眾人振聲高喝,又咧嘴一笑。

帝星辰再次來到青魔峰廢墟處,金烏尊者等人都趕了回來。這場惡戰打的驚險又刺激,且戰果豐碩,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幾分笑容。

倒是諸葛輝很不適應被眾人『圍攻』的感覺,滿臉漲紅,局促不安,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話來,再沒有之前英姿颯爽的氣概。「流星,東西分半!!」雲惜可逮著帝星辰了,眼睛一瞪,臉色一沉,就差掐腰怒叱了。

帝星辰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問向玖兒:「你家三宮主……受過刺激?還是已經那啥了?」

「什麼刺激?那什麼?」玖兒有些奇怪,但也有些警惕,這丫嘴裡肯定蹦不出什麼好話。

「就是年輕時候被男人拋棄過啦,渴望男人追求又沒人理會啦,內心空虛得不到滿足啦,等等。那啥就是……女人嘛,年紀大了,就開始莫名的心煩意亂,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帝星辰刻意的壓低聲音,但在場除了玄王就是玄皇,聽力和智力都不缺。場面當場陷入寂靜,連不遠處調養休息的拈花等人都是睜開眼看了過來。「你這小兔崽子……」雲惜當場發飆。

「解釋就是狡辯,反抗就是承認,你打我試試?」帝星辰閃身躲到驚鯊巨虎身邊,還真不怕這娘們兒。

「三姐,忍一下,別跟他一般見識。」玖兒狠狠瞪了帝星辰一眼,趕緊安慰雲惜。自己這位三姐本身就孤傲的不可一世,尤其是怨惡男人,這下好了,帝星辰一劍封喉,直擊軟肋。

雲惜冷聲道:「本宮不跟你這無恥之徒見識,別廢話了,把東西都拿出來。這水月洞天是我們四方一起打下來的,都下了大力氣,你不能把東西全部給獨吞了。」「什麼東西?你在說什麼呢?」

「裝!!非逼我說出來?」雲惜看著帝星辰挑釁的目光,一陣氣惱:「水月洞天的寶閣!被你小子一鍋端了!」

「啊?」金烏和榮姓老者等人暗暗一驚,猴皇他們都看向帝星辰,連宜賓皇者都看了帝星辰一眼。

雲惜不提,他們還真想不到這些。真狠!這小子把水月洞天的藏寶閣給端了!是自己太純潔了?還是這小子太陰了?自己在前面奮勇殺敵,他竟然偷偷摸摸的悶聲發大財。他們暗恨自己純笨,又感慨人要是無恥到一定級別,也是可以賺大便宜啊。

「流星閣主啊,不講究啊。」紅猴族長咳嗽聲,那是水月洞天的寶庫,完完整整的寶庫啊,連它都不淡定了。

「流星閣主,要不……分一分?」金烏尊者也不得不厚顏了。

雲惜冷哼:「聽到沒有,全部倒出來,按照功勞平均分配!」

「好吧好吧。」帝星辰百般不情願的敞開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呼啦的倒了出來,碎裂卻寬敞的石台頓時堆得滿滿的,各式武器、武技、藥材、骨架等等,足足數千種類型。他們沒想到帝星辰這麼大方,快步湊上去一陣翻騰,相繼在其中找到些像樣的寶貝,暗自感慨水月洞天就是富有。

雲惜掃了眼地上的東西,繼續看著帝星辰:「繼續。」「繼續什麼?」

「你糊弄誰呢,甑雲博逃得倉促,寶閣完好無損,裡面就這點東西?你是在埋汰甑雲博,還是感覺我們好騙?」

「我哪知道,反正就這麼些。」「你可敢讓我們探查你的空間戒指?」

「三宮主,你還真得寸進尺?當時又不是只有我在寶閣,我進去的時候你也在裡面,還是在最頂層呢。」

「血口噴人。」

「我這叫實話實說,我看到你的時候,你正往胸口塞東西呢,你敢不敢讓我探查一下?放心,我對你著平胸沒感覺,就是摸摸看,找東西。」

帝星辰一番毒舌直接把雲惜給激怒了,更讓金烏尊者等人倒吸涼氣,這渾小子真心剽悍啊。

「三妹!!」拈花實在聽不下去了,這帝星辰不是一般人物,誰敢跟他鬥嘴,『非死即殘』。

「我們剛剛取得了很小的勝利,還沒到分配戰利品的時候,既然是流星閣主發現的寶閣,又有合適的空間容器,就暫且保存在你那裡,等一切事情都結束后,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各位,你們看怎麼樣?」

「大宮主深明大義,同意!!」帝星辰一抱拳,一揮手,滿地的東西全部收進空間戒指中,那叫一個乾脆利落,榮姓老者還保持著抓東西的姿勢,地上已經空空如也。連驚鯊巨虎都別過頭去,丟人吶!!

「大姐,二姐,你們太遷就他了。」雲惜實在是氣不過,這渾小子三番兩次挑釁自己,現在不給他個教訓,將來還能了得?

「別鬧了,我們還有正事要做。流星閣主、金烏尊者、族長,我們現在商量趁勝追擊。甑雲博逃往東部,應該是去提醒三戒和尚,整合部隊。戚老二和歐陽華他們往南部逃往,那裡是煙雲山的本部。

我們跟風凌閣結盟聯合、夢魘霧境又被毀,甑雲博的處境非常危險,他會想辦法盡量避免損失,召集三戒他們朝著南部逃往就是當務之急。我們現在趕過去,有可能會在甑雲博把他們全部召集起來之前堵在風凌閣領地,但也可能撲個空。

我建議,我們採取折中保險的措施,不去風凌閣,離開這裡直接南下,在他們逃往煙雲山的路上設法攔截。這樣能節省大量的時間,增加成功的幾率。」

金烏尊者贊同道:「甑雲博傷到很重,不敢繼續進攻風凌閣,儘快整合隊伍逃往是理所當然。但是甑雲博現在是驚弓之鳥,可能會料到我們去攔截他。何況從風凌閣到煙雲山的路途很長,橫跨山脈的東部和南部,範圍也很廣,他隨便拐個彎子,就能避開我們的攔截。」

宜賓皇者參與建議道:「還要考慮到煙雲山和毒蟾谷的反應,他們原本打的注意就是坐山觀虎鬥,現在局勢突然逆轉,我方勢力大漲,他能感到威脅,就不會坐視我們再次重創水月洞天了。


我擔心的是,戚老二歐陽華他們返回劍台山後,劍台山的山主就會立刻派出強者來迎接甑雲博。真要是發生這種情況,我們這場行動就不是伏擊甑雲博了,而是被他們雙方包餃子了。」

眾人略微沉默,宜賓皇者考慮的很周全,這種情況確實存在著可能性,可能性還非常大。煙雲山和毒蟾谷都不是目光短淺之輩,他們不會坐視甑雲博被滅,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都懂。

「流星閣主,你的意見呢?」拈花看向帝星辰,這小子雖然混蛋了些,但鬼點子很多。以富士山脈的局勢,公平爭鬥已經沒有意義,關鍵是取得勝利,陰招或許會管用。帝星辰看向諸葛輝,示意由他來提些意見。可諸葛輝垂著頭,抱著槍,紅彤彤的臉蛋還是沒有退色,局促緊張,可能連說法都費勁。

給讀者的話:

新書《楓凌天下》,希望大家可以給個收藏,推薦票也很重要噢! 第五百五十一章金烏追擊

看來受刺激是一回事,要想完全改變怯懦的性格,還是得多做努力。


「簡單,我們可以派人偷偷的回趟風凌閣,把水月洞天的消息告訴他們,提高下士氣。再集合部分玄王玄皇,沿著甑雲博他們逃跑的方向追蹤。

我們伏擊的位置盡量遠離煙雲山靠近風凌閣,這樣一來,既能增加鎖定甑雲博的概率,也能遠離煙雲山的援軍,在他們趕到之前,再給甑雲博一次重創。

哪怕是運氣不佳,煙雲山及時趕過來了,大不了硬碰硬的干一場,我們這邊的力量不弱於他們。但問題是,派誰去風凌閣。」

金烏尊者道:「當然是我們回去,那是風凌閣的領地。離開一個多月了,閣主他們就盼著能等到個喜訊呢。」

「你們回去沒問題,但得保證能順利回到風凌閣,把消息傳過去。甑雲博整合隊伍沒有那麼快,萬一你不巧碰到呢?甑雲博雖然受傷很重,但三戒和尚他們可是五個玄皇,羅秦和魔雲都是玄皇後期,實力都不比你弱。」

「儘管放心,我們沒問題,保證能順利把消息傳回去。計劃就這麼定下?如果沒有問題,我們現在就動身。」金烏尊者長身而起,榮姓老者和蘇何兩位副統領也頗有信心,只要能謹慎小心,避開甑雲博其實很簡單。

拈花等人再次做些商量,約定埋伏的大致方位和行動主體計劃,金烏尊者帶人告辭離開。

拈花道:「我們也走吧,先找到合適的伏擊地點,然後再休整調養。」

「你好像還有問題。」星月瞥了眼皺眉的帝星辰,容顏絕美,不比拈花差,完全符合帝星辰心目中女神的形象,但問題是氣質太冷了,連她的臉頰都有些冰凌般的白皙。還有玄皇後期的實力、詭異可怕的湮滅領域,足以讓任何仰慕的男人望而卻步。都說冰雪女人最能激起男人征服的慾望,冰雪融化更是另類的激情,但凡事都得有個前提,就是這男人得有征服的資本,哪怕只是零星一點。

可星月給人的感覺太冷太強,足以讓你心裡的小火苗還沒點燃呢,就給徹底冰封。帝星辰也有些膽怯,訕訕一笑:「沒事,就是擔心金烏尊者遇到意外。」

「金烏尊者晉入玄皇後期已有百年,雖沒有領悟領域奧義,但武技霸道、擅長速度,不是尋常武者能傷害的,兩三個同級玄皇都很難困住。甑雲博若是在全盛,還有可能制服她,現在嘛……金烏尊者即便遇到危險,逃跑沒有問題。」

「但願吧。」

「甑雲博現在是驚弓之鳥,只顧保命逃跑,也料不到我們會回去報信,你大可放心。」星月破天荒的說了很多話,聲音依舊冰冷,但語氣好像並不是冷的那麼……過。帝星辰感覺到異樣,奇怪的挑眉看過來,她卻已經隨著拈花離開,只留下修長的背影,及腰的紫色長發。

「喂,流星,你可得小心點了。」玖兒忽然湊上來。

「啊?怎麼了?」

玖兒正了正貓臉面具,低著頭放輕聲音道:「我二姐脾氣怪,很厭惡男人,幾乎從來每跟男人說過話。可剛才是她主動跟你說的話吧?好像語氣還不太對勁,我猜可能是你調戲三姐的事讓她不高興了。你可千萬小心,二姐人冷心更冷,傷了你是小事,廢了你後半生,可就是大事了。」

「……」

帝星辰翻個白眼,還是望了眼金烏尊者離開的方向,眉頭微皺。心裡其實是希望驚鯊巨虎能親自過去趟,至於為什麼……反正就是這麼感覺,怪怪的感覺。

甑雲博帶著悲憤逃離夢魘霧境,期間幾次按捺住再回去的衝動。這場襲擊來的突然又狂烈,連自己最後的逃亡都非常倉促,以至於遺忘了自己的兒子甑子丹還在外圍閉關,也沒有來得及去整理自己千年來積攢的財富——寶閣!

但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拈花她們有可能還在那休整,有可能已經追過來了。他只能祈禱甑雲博能保持冷靜,趁著混亂躲藏出去,將來有機會再相聚,至於寶閣,只能忍痛捨棄了。

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三戒他們,儘快從風凌閣那邊撤離,把自己手下這些殘存的力量保存完整。

十天後,風凌閣領地正北方位。

甑雲博耗盡玄氣終於趕了過來,很容易找到外圍警戒的水月洞天的弟子,在他們的帶領下找到三戒和尚精修的地方。

綿延起伏的群山間,有個縱深凹陷的峽谷,峽谷內外,古木參天,遮蔽天曰,方圓千米的廣闊範圍,被蒙蒙的金色光華籠罩。這是萬佛領域!

各式各樣的獸型佛像充斥周圍山林,每個佛像都代表著一個佛印武技,平平靜靜卻散發著強橫霸道的氣息,或停留樹冠、或漂浮半空,或趴伏地面,又或倒掛於枝杈、蜷縮於草叢,姿態萬千、衍化不止,共同營造這片威嚴肅穆的萬佛領域。

萬佛領域籠罩範圍,天地玄氣非常濃郁,連附近山域的靈力,都像是受到吸引,緩慢平靜的朝這裡匯聚著。

領域籠罩下,三千餘眾獄佛弟子盤坐精修,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冷硬的像是傀儡木偶。每人頭頂都佇立著一座佛印金影,彼此間像是達成某種聯繫,它們的金影像是吸納囚困著濃郁的玄氣,而獄佛們在緩慢有力的吸納著。

每個獄佛體內氣息都混亂不堪,卻非常的強橫。


一種霸烈的強橫。

他們曾經都是普通門派里的弟子,后因三戒和尚的殺伐屠戮而淪為俘虜,經歷百般痛苦煎熬,歸附三戒。但身存心已死,成為一名只會殺戮的野獸。

他們置身在萬佛領域內,默默感悟著佛印,吞納著靈力,不斷的成長變強,彷彿被飼養的野獸。

他們就是三戒和尚耗時一年所塑造的獄佛大軍,起初數量龐大,直至過萬,卻在一次次的蹂躪和不間斷的戰鬥中殘存至三千,大浪淘沙、千錘百鍊,剩下的這些才是真正的獄佛大軍。

也是讓風凌閣和青鸞殿感到忌憚的殘暴部隊,跟金烏戰隊正面抗衡而穩居上風的強橫戰隊。

在萬佛領域的中央,三戒和尚盤坐凝神,沉肅如佛,靜若處子,平靜的誦詠佛經。

萬佛領域囚困住的玄氣,除部分分攤到各個佛印,傳入獄佛弟子外,絕大部分還是向著他所在的方位匯聚。

萬佛領域,不僅是造獄佛,更是他修鍊的容器。

每個獄佛聯合一個佛印,形成微妙聯繫,如同一體,既能加劇萬佛領域的穩固,又能提升吸納天地能力的速度。

彷彿一個龐大的修鍊群體融合為一個個體,吸納的範圍變大,玄氣的數量自然會成倍提升。

相當於三戒在修鍊的同時,領域內的萬千獄佛也在輔助著他修鍊,為他提供充足的玄氣,營造個穩定的環境。

這也是他當年實力能夠突飛猛進的主要原因之一。

兩年前剛剛蘇醒的時候,渾身都是隱患,虛弱羸弱,無法完整的施展萬佛領域真正奧義,也無法籌集足夠的獄佛弟子,但現在……吸納青鸞殿的一名皇者的澎湃玄氣后,實力恢復接近四成,獄佛大軍又經一年多的錘鍊而終於成型。

三戒和尚終於有了自保的力量,也有了可以協助恢復的基礎。

只是……『四成』還是有些羸弱,遠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程度。

在他自己算來,只需要再吸納兩個玄皇,就可恢復六成實力,六成?!將接近玄皇巔峰,渾身隱患消除過半。到那個時候,便無需再刻意的尋找強大的女玄皇,只需要足夠的時間就能恢復到全盛。

可是,恰恰是這兩個玄皇,難住了三戒。

風凌閣的金烏尊者是眼下最理想的目標,但另一個呢?

化羽宮!思來想去,還得找機會向她們出手!

拈花等各大宮主的實力,驚艷的姿容,同樣是吸引他的一個原因。

甑雲博剛剛進入萬佛領域,便忍不住深深的吞納一口玄氣,整片區域裡面的玄氣濃郁至澎湃,讓他既是貪婪,又是驚訝。這是領域?聚攏並能囚困著玄氣?竟然會有這等怪異變態的領域。領域還能這樣來使用?聞所未聞!

甑雲博吩咐陪同過來的水月洞天弟子去尋找羅秦和魔雲等人,獨自走向玄氣最濃郁的峽谷,也就是三戒精修的地方。一路走來,不時露出詫異的神情,那些漂浮靜止的金色獸影玄妙逼真,惟妙惟肖,又像是蘊含著一個玄妙的武技,吸引著人去探索。而盤膝靜坐的光頭武者們,也給他種怪異的氣息,像是跟附近漂浮的金色獸影融為一個整體。

但跟金色的獸影不同的是,這些和尚頭頂的戒疤全部都是血紅色的,紅色戒疤向光滑的腦袋擴散出大量的紅色紋路,一直向臉頰和後頸擴散,有的直接延伸到全身。沉靜的氣度、邪惡的血色、詭異的紋路,帶來種野獸般的兇殘氣息。 第五百五十二章魂種

最讓甑雲博感到吃驚的是,在這些光頭和尚之中,竟然還有為數眾多的玄王級強者!紋路越多的,氣息越強,那些全身遍布血色紋路,且成規則分部的光頭和尚,竟全是玄王!

數量足有三十之數!

甑雲博神情凝重,暗自警惕,在不知不覺間,三戒和尚竟然成長到這等程度。據青羊皇者彙報,早在半年前,三戒就能獨立抗衡青鸞殿三大玄皇,當時只當僥倖,如今心裡有了新的判斷。

再度歷經半年的修養成長,他又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走著走著,甑雲博的步伐微微一頓,心裡竟然不合時宜的出現了稍許的遲疑。自己重傷,夢魘等人隕落,等同於孤家寡人一個。三戒精明如鬼,很可能通過自己的舉動猜測出水月洞天的境況,到那時候,還能不能繼續聽命於自己?

甑雲博站在原地,目光微微晃動著。他跟三戒和尚接觸時間不算太長,看似友好和善,但到目前為止還是沒能看得透徹,只覺此人城府極深,危險性更強。

萬一他背叛呢?

甑雲博遲疑了,也生出遠離的想法。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