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雙方的差距實在太大了,那名武尊一聲冷哼,一股浩蕩的氣息掃過,周身無論是靈王軍統領還是其他全都炸開了,只有戰甲墜落。

「十大傳承能拿到肉芝的只能是我們昆家!」昆家武尊冷笑,而後沿著赤烈逃走的方向瘋狂的追了下去。

王動抬頭,隱約間他看見無數道鐵流衛渾身帶著烈焰墜落而下,現在在谷頂有鐵流衛埋伏,正在拖延赤烈。

「跟十大傳承有關,看來靈族很昆族這是要徹底顛覆啊!」王動心中一動,捕捉到了昆家武尊離開時的話語,若是不是對十大傳承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是絕對不會想到這些的。

但是知道了「荒令」的秘密,那就不同了,他猜測,這一次雙方不惜捨棄最強軍隊,很有可能是將要觸碰,或者已經觸碰的荒令的禁忌,急需太歲的力量來解除。

顯然,靈族和昆族的強大遠遠超出了「荒令」限制的範圍,現在兩大家族都在尋找解脫之法,同時阻止對方獲得解脫。

先自己脫離「荒令」的禁錮,而後通過「荒令」來掌控其他傳承,無論是昆族還是靈族都是打的這個主意。

王動甩了甩頭,現在沒有時間想這些,相對來說眼前的事情無疑是最為緊迫的,最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谷底的太歲受到血肉的熏陶似乎已經覺醒。

「該死!」王動起身和無影飛逃,這裡的一切都在被瘋狂膨脹的肉芝所淹沒。

「轟隆隆……」

肉芝碾壓,原本並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是肉芝膨脹的速度實在太快,而且數量龐大,眨眼間形成的巨大擠壓里甚至相當於武宗一擊,一旦被攆上別想再脫身,也難怪兩名武尊逃的飛快,而且將士們甚至不惜用生命為其開路!

王動剛剛衝出山谷,還沒來得及抬頭看上一眼就被一隻巨大的黑豬蹄踹了下去。

還還不是最倒霉的,黑雲之中有兩道身影正在苦戰,其中半片天烈焰燒天,如同朝霞,他知道那是赤烈動用了最強法則「炎劍」。

他來不及多想,墜落中撐開刀域空間將無形送了進去,原本他也可以躲進去,但是他猶豫了片刻終究還是放棄了。

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那就不要再彳亍,即便面臨的是看不見歸途的絕路!

「來吧,太歲!」王動調整身形,整個人氣勢大變,如同雄鷹一般張開雙臂,朝著瘋長的肉芝衝去。

此時山谷已經開始劇烈晃動,兩旁不斷有巨石墜落,砸下深谷出來陣陣驚心動魄的轟鳴。

王動決絕而無謂,這一刻他放開了所有,雙瞳化作刀鋒,眉心荒蕪之眼大盛,他表情瘋狂而凌厲, 美女的仙帝保鏢 ,時而如人時而如刀。

「古今敬畏的太歲是嗎,?來看看是你的歲月腐蝕之力強還是我的荒蕪吞噬之力強!」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 黑豬統御長空,四肢豬蹄踏得兩名武尊吐血,不斷地後退,甚至不惜聯手禦敵,但是即便如此依然很是慘烈。

黑豬戰到酣時也只是肉芝凝聚而成的肉身,即便被粉碎千萬遍依然可以恢復如初。

正如靈王軍統領所說一般,黑豬過河,唯有高級鑒石師才能依靠強大的魂力對其造成傷害。

「你我不要再留後手,先聯手逃出去,出去以後生死由命!」高空中昆族武尊開口!

「好!」赤烈也非矯情之人,一口應下,剎那間炎劍氣勢再次暴漲一倍。

就在兩位武尊準備放開一戰之時,谷底突然狂風卷子直接掀翻了高空中的黑雲,面目猙獰的黑豬顯現出來,一摞陀肉芝堆砌,看上去噁心到了極點。

而這才剛剛開始,下一刻一股驚天動地的吞噬之力和歲月腐蝕之力交織在一起爆發出了從未有過的震撼場面。

「這是……」兩名武尊徹底驚呆了,他們可以肯定,除了他們以外絕對沒有更高的戰力了,但是現在爆發的力量又是來自哪裡?

「有人在谷底和太歲開戰了!」赤烈也瞪大了雙眼,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感受了谷底出來的力量他的神色卻變得凝重起來,「居然是傳說中吞噬之力,到底是什麼人擁有這樣的力量,若是吞噬之力的話,對上歲月腐蝕說不定還真能一戰!」

另一邊昆家武尊同樣表情震撼,擁有吞噬之力的人,居然出現在了這裡,一直在東嶺。

毫無疑問,吞噬的力量是恐怖的,甚至令人恐懼,因為它的殺傷力和破壞力實在太大。

「幾個月前海外傳來消息,有人在暗黑秘境得到了饕餮傳承,難道這個人來到了東嶺?」

兩名武尊心中難以平靜,不過他們的危機卻也因此而解除了,黑豬咆哮,似乎感受到了危險,掉頭筆直的朝著山谷下衝去,剎那間身後被衝散的黑雲再次凝聚,如同一條漆黑河流倒灌而入!

「吼!」

震撼的吼叫聲傳來,長空黑雲化作長劍斬殺而下,一切的攻擊都沖向了谷底,沒有人知道下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即便是兩位武尊也只能感受到其中吞噬之力越來越強大,而同樣的歲月之力更是恐怖,連山谷兩邊的山峰都風化了,瞬間如同過了萬年。

周圍的景物在瘋狂的變化,有無數幾人高的老鼠蜘蛛從谷底沖了上來,有的逃的慢了,直接被肉芝包裹化作了糧食,還有一類則是瞬間骨瘦如柴失去了一切生機。

兩名武尊看得心底發寒,,好不容易贏得喘息的機會根本不敢多做逗留,兩人一個選了一個方向也顧不得對方了,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黯淡的光色中,剎那間最後的生機也消失了,唯獨谷底如同末世一般不斷的震動,同時傳來駭人的嘶吼。

就在兩名武尊離開不久,轟隆一聲,山谷兩邊山嶽齊齊坍塌,而後肉糊糊的肉芝蠕動,瘋狂的膨脹,朝著高空,朝著山谷四周噴涌。

在不斷膨脹的肉芝頂端,一把似人非人似劍非劍的光華筆直的插在肉芝中心,在其周圍吞噬之力如同汪洋一般澎湃,所有地方的肉芝都在暴漲,唯獨這裡不僅沒有暴漲,反而在不斷的消減。

於此同時一頭黑豬不斷的朝著那劍影衝去,奈何每一次都被一雙魂手揍飛,全然沒有之前高空大戰兩名武尊的霸氣,而黑豬用黑雲化作了長劍更是一把不漏的被接住,而後全插在了它自己身上。

劍影不斷的閃爍,王動累得吐血,他感覺自己真的到達極限了,狠心之下原本準備和太歲來個魚死網破,奈何肉芝增長的速度實在逆天,根本沒有絲毫的機會,連肉芝都破不開,更別說接近最裡面的太歲了。

「無影,一會兒我會竭盡全力展開最後一擊,若是失敗我還活著的話,等太歲退卻將我帶出去!」王動對著刀域空間的無影吩咐道。

「明白,主人!」無影認真回應,它知道此時的兇險,王動實力不夠吞噬之力遠遠無法發揮出來,抗衡不斷膨脹的肉芝雖然不會被腐蝕,同時也能獲得源源不斷的力量,但是耗損的卻是肉身,最後只有被磨成人乾的下場。

得到回復王動不再猶豫,若是現在他還有力氣來進行一搏,在過一段時間即便他想要一搏,估計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過度的消耗只會越來越虛弱。

「吞噬之眼,開!」

一聲輕呵,王動恢復人形,周邊肉芝瞬間撲了上來,但是也就在這一刻他眉心裂開一道縫隙的豎眼瞬間睜開,無邊荒蕪瀰漫。,號稱歲月腐蝕的肉芝居然自己先枯萎了。

「嘿嘿……太歲啊太歲,我不行,你也只是個半吊子!」王動吐血慘笑,荒蕪之力對自身的消耗無法想象,所謂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對於吞噬之眼來說再合適不過了。

僅僅只是這樣一眼,眉心的豎眼就已經滲出了血液,看上去如同在流血淚一般。但是他也因此獲得一些喘息的機會。

這一刻王動抓住一切機會調整自己,當再次看見海浪一般的肉芝朝著他鋪天蓋地宣洩而下的時候,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瞬!」

不是御空,勝過御空,在某些領域這就是瞬的強大。

王動的身體直接出現在高空之上,而後雙手拚命打出一道複雜的古老符文,最後狠狠的拍進了自己紫府中。

「噬魂,無盡代價!」

他任憑肉芝將其一只手吞噬,而後發動了噬魂,剎那間他只覺得自己境界飛漲如同要暴體一般不可控制。

「移花接木!」

王動嘴角微翹吐血再語,剎那間符文布滿全身映入了體內,這一刻肉芝變得透亮,其中盤坐著一尊金色小人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和王動露出了一模一樣的表情。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黑雲遮日,山塌地陷,無邊無際的肉芝填滿了山谷,不斷的蠕動,看上去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但是這一刻肉芝的中心卻在發光,一尊金色的小人寶相莊嚴,吐納之間周遭肉芝全都化為灰燼,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為駭人的是金色小人身上纏繞著一種無上法則,不是詛咒勝似詛咒,此時一股腦的全都湧進了肉芝中。

這正是噬魂無限代價所產生的法則,也可以說是天罰,原本應該根據因果降臨到王動身上,結果卻被造化武魂嫁接到了太歲身上。

這絕對是一場天大的變故,噬魂是逆天之法有違天和,此時卻因為得到了肉芝這個無窮無盡的寄體,使得王動力量源源不斷開始瘋狂膨脹。

此時即便是王動自己也嚇的不輕,顯然,這股力量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瞬間所獲得的力量遠遠超出了他本身的境界,以至於在他周身形成了一個域場。

「吼!」

黑豬咆哮,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遨游植物大戰僵尸世界

這是王動所無法掌控的力量,同樣也是致命的力量,他此時滿頭大汗,眼睜睜的看著肉芝中心出凹陷下去,而周身的力量瘋狂膨脹卻無能為力。

噬魂就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餓狼,根本停不下來,他很清楚,若是這股力量得不到宣洩,一旦積蓄到達一個臨界點,那對於他來說將是災難性的。


「別無選擇!」王動心中咆哮,一咬牙,不顧一切的揮動了越來越沉重的手臂。

他的手臂如同山嶽一般沉重,那是噬魂無限代價的產物,吞噬浩瀚無邊的肉芝所得到的力量精髓。

「殺!」

沒有招式,沒有法則,僅僅只是極其艱難的揮動了一次手臂,狂暴的力量如同上古蒼龍化作一道宏光轟擊在山谷深處。

剎那間地動山搖,山谷四周山峰寸寸龜裂,王動的手臂上純粹的力量山崩一樣傾瀉而下,瞬間摧毀了擋在面前的一切。

僅僅只是一擊,那一片區域的肉芝全部化為了灰燼,範圍之大,以至於瘋長的肉芝沒能馬上填上來。

就這樣,王動為了宣洩力量不斷的揮動手臂,最後終於還是到達了極限,以他現在的肉身根本無法承受如此超越極限的力量。

他的境界並沒有上去,瞬間溢滿的歷練以至於他沒來的急平衡魂力提升境界,他現在依然是八級武師,但是力量卻早已達到了尊級,甚至遠遠超越了一般的武尊。

「噗……」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響聲,王動身上不斷有血管炸開,即便經歷了逐鹿刀的簇體現在依然到達了極限,他即將面臨爆體而亡的下場。

王動雙眼發紅,手臂乾枯被魂力包裹一拳轟開了一條通道直接通向被肉芝淹沒的武魂,而後一步跨出和武魂合為一體。

「啊……」

雖然已經有了準備,但是武魂回歸的瞬間所帶來的魂力依然令他震撼,只是這麼一會兒,造化武魂居然自己就依靠噬魂吞噬了如此恐怖的魂力。

巨大的衝力令他忍不住仰天長嘯,剎那間靈力和魂力宣洩交融在一起,兩股無匹的氣息重疊到一起的時候這片天地變色了。

「轟!」

一道縱橫十米的光柱衝天而起,嘯聲震天,驚天的刀氣從其背後升起,武魂不止回歸到了王動體內,而是直接入住紫府,喚醒了天宮。

這股無匹的氣息驚天動地,直接貫穿了肉芝沖向谷底,剎那間黑雲席捲,肉芝瘋狂退卻。

「吼!」

一道黑影閃電般襲來,如同黑暗中的死神一般,毫無徵兆,當其顯化時赫然是一顆豬頭,猙獰的獠牙已經嵌進了王動的肩膀。

「死!」

王動此時氣勢逆天,渾身散發出一股無匹的力道震飛豬頭,但是那獠牙卻依舊死死的咬著他的胳膊沒有鬆開,下一刻被震散的豬頭居然再次顯化,威力增加了一倍不止,獠牙合下直接咬到了骨頭。

這一刻整個山谷的肉芝都褪去了,卻而代之的是一個沒有面部的人形兵器,驚人的殺氣掃來空氣都變得微涼。

「給我開!」王動目光冷冽,並指如刀,魂力直削肩頭,那豬頭終於一聲慘叫退了回去,但是卻化成了一頭比剛剛強大了不下十倍的黑豬咆哮著盯著他。

「越強則強,遇弱則弱,太歲的力量是有一定的契機才會觸發的。」王動自語,之前兩名武尊沒能引發肉芝蛻變,現在卻因為他的噬魂徹底驚醒了。

他知道,現在主導這一切的不再是肉芝,而是太歲,噬魂的力量徹底驚醒了這顆自古至今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的太歲。


天空黑豬咆哮,蹄子蹬踏天空整得下面山嶽不斷塌陷,直到這時王動才明白,這才是真正的黑豬過河,河不是黑雲,而是黑豬駭人的力量掃過後所留下的山越溝壑。

「鏗!」

一道刀光橫貫天際,如同亘古之光怒劈而下。

王動心驚,這一刀他太過熟悉了,居然是紫府中天刀的氣息,但是此刻卻從那尊人形兵器手中劈了出來。

而且他放眼望去,那把長刀居然和他紫府中懸挂的長刀一模一樣。

「太歲沒有靈智,這難道是根據我模仿出來的?」他目瞪口呆,飛快避開這驚世一刀,他無法想象這一刀的來源居然是自己身上,威力是如此的恐怖,他甚至感覺那一刀甚至要劃開蒼穹。

「吼!」

他剛剛避開長刀,背後卻突然閃出一道黑影,一聲咆哮,鋒利的獠牙差點將他貫穿,即便他反應足夠迅速,依然被一頭撞得橫飛了出去,此時此刻黑豬的戰力絲毫不弱於人形兵器。

「該死,一頭畜生也敢欺我!」王動怒吼,心中那個火啊,奈何剛剛咆哮完一隻漆黑的豬蹄就落在了臉上,那個火辣辣的生疼啊,鼻子都被踩得踏了下去,不過幸好如今他無論是體魄還是神魂都堪稱恐怖,這樣的小傷倒是無傷大雅。

黑豬顯然也多了一份靈性,一腳踹得王動翻了七八個跟斗顯得相當的得意,一聲咆哮居然又是獠牙飛起,居然還要來個豬拱。

不過這一次黑豬顯然沒有這麼幸運了,上了一次當的王動自然不會再次伸著臉讓人打,魂力包裹著長刀,如同裂天之刃一般朝著黑豬獠牙上劈去。

「三十二倍刀!」王動不知道他現在若是按照尊者來算應該是幾級,他只知道現在能輕易使出三十二倍刀,而且還不是極限。

「轟!」

這一刀堪稱驚天地泣鬼神,以王動現在的肉體依然被震得手臂發麻,當然效果也是顯著的,黑豬原本是魂體,現在卻被魂力和靈氣其傷,痛得嚎嚎大叫。

不過黑豬的強悍也是相當的恐怖,雖然看上去傷的很重,但是實際上傷口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也就是說除非一招斃命,否則想要解決黑豬簡直比登天還難。


王動心中惱火,現在的他單挑並不怕黑豬,但是就怕黑豬搗亂,人形兵器威力初顯就已經如此恐怖,指不定還有什麼不知道的驚天法則還沒有顯化,到時候說不定他一世英名就毀在一頭豬身上了。

「該死,該死……」

王動大吼,這簡直是要憋屈死,但是當前的境況就是如此,他還沒有任何辦法。

「主人,黑豬由我來對付吧!」突然,無影的聲音在王動心中響起。

王動一驚,而後連連搖頭,無影的能力的確逆天,但是畢竟不是戰鬥型的,甚至毫無戰鬥天賦,雖然有等階壓制,但是想要制服強大的魂體黑豬顯然是不可能的。

「主人,放心吧,您的噬魂也為我來帶了不少好處!」

攻妻不備:老公請你消停點

「這……你還能進化?」王動驚呼。

無影搖頭,道:「這是無影的戰鬥姿態,捨棄完美的隱身為代價,我越是清晰,戰鬥力將越強。」

「那豈不是說,戰力達到巔峰就是真身顯化,將能被殺死?」王動凝重道。

無影點頭,一雙虛幻的眼睛居然都顯化了出來,他望向了黑豬,道:「不過能殺我的現在除了主人,即便是武宗也不可能!」

「轟!」

無影動了,居然是體術,沒有魂力,沒有靈力,但是詭異的是黑豬橫飛了出去,明明只是魂體,不可能受到物理傷害,但是此時卻被無影一腳轟飛,甚至吐出了魂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